春秋集傳纂例 (四庫全書本)/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春秋集傳纂例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集傳纂例卷七
  唐 陸淳 撰
  弑例第二十六
  隠四年春戊申衛州吁弑其君完公羊以國氏當國也義見本傳桓二年春正月戊申宋督弑其君與夷
  莊八年冬十一月癸未齊無知弑其君諸兒 十二年八月甲午宋萬弑其君㨗
  僖十年春晉里克弑其君卓
  文元年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弑其君髠 十四年九月齊公子商人弑其君舎商人昭公之弟舎之叔父為命卿十六年十有一月宋人弑其君杵臼 十八年
  夏五月戊戌齊人弑其君商人 冬十月莒弑其君庶其
  宣二年秋九月乙丑晉趙盾弑其君夷臯當稱人以弑文脱耳四年夏六月乙酉鄭公子歸生弑其君夷 十
  年五月癸巳陳夏徴舒弑其君平國
  成十八年正月庚申晉弑其君州蒲
  襄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齊崔杼弑其君光 二十六年二月辛夘衛寗喜弑其君剽 二十九年夏閽弑吳子餘祭公穀皆云譏近刑人也 三十年夏四月蔡世子般弑其君固 三十一年十有一月莒人弑其君密州
  昭十三年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晉歸于楚弑其君于乾谿 十九年夏五月戊辰許世子止弑其君買二十七年夏四月吳弑其君僚
  定十三年冬薛弑其君比
  哀四年春二月庚戌盗殺蔡侯申 六年秋九月齊陳乞弑其君荼
  啖子曰凡魯君見弑止皆書薨不可斥言也他國公子簒大夫弑必書名志罪也若州吁宋督之類非君無道也稱國以弑目大臣也晉弑其君州蒲之類凡四莒吳薛也不書大夫君無道也言舉國皆欲殺之也稱人以弑自賤人也宋人弑其君杵臼之類是也亦惡其君也君不善國人皆欲殺之稱盗以弑非君之惡也盗殺蔡侯申之類賤人為逆非君之惡也以自罪也人之賤之也不書其名罪已彰矣經書盗足以見罪若云蔡盗殺其君則不成文據此君有道則大臣稱名卑者稱盗君無道則大臣稱國卑者稱人其理例昭然不足疑也三傳之義例皆不安矣
  殺未踰年君
  莊九年九月齊人取子糾殺之
  僖九年冬晉里克殺其君之子奚齊
  文十四年秋齊公子商人弑其君舎稱公子命卿也
  趙子曰魯君未踰年而見殺亦但書卒不可斥言也他國未踰年見殺者二晉奚齊以本不正故曰君之子明國人意不以為嗣獨君意立之明里克雖有罪而合晉人之心也齊舎雖未踰年而為亂故夫子原情特以成君書之榖梁云成舎之為君所以重商人之弑此説是也齊人取子糾殺之雖未嗣位而以未踰年稱之以其正故特書以罪國人殺正而立不正也小白不正
  殺簒弑賊
  隠四年九月衛人殺州吁于濮
  桓六年秋蔡人殺陳陀
  莊九年春齊人殺無知
  僖三十年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昭十三年夏楚公子棄疾殺公子比
  趙子曰凡作亂自立為君而國人殺之者皆稱人以殺言衆所共棄不君之也且明無所累也公羊榖梁皆云稱人以殺殺有罪也此説是也楚公子比稱公子者棄疾假立為君國人心亦未服比雖立亦未如君故以兩下相殺之辭言之也衛公子瑕即元咺所立瑕立而自秉國權瑕亦未如君也故以君殺大夫之辭言之而反在元咺之下以咺罪重於瑕也僖二十八年衛侯殺叔武晉人執之歸于京師元咺立公子瑕三十年衛侯歸殺元咺及公子瑕
  殺大夫公子
  趙子曰凡殺卿皆書雖未命亦書之大之也殺公子公孫雖非卿亦書重親也或曰志其罪也或死者之罪或殺者之罪
  内殺公子
  僖二十八年公子買戍衛不卒戍刺之
  成十六年乙酉刺公子偃
  啖子曰内殺大夫謂之刺周禮有三刺之法避惡名也唯有二人皆非卿而特書明其是公子也偃則直書刺者有罪當殺也買則上言晉人伐衛下言買不卒戍明不勝而還非其罪也不斥言無罪申臣禮也榖梁傳誤矣
  外殺大夫公子
  莊二十二年春陳人殺其公子禦寇
  僖五年春晉侯殺其世子申生 七年夏鄭殺其大夫申侯 十年夏晉殺其大夫里克 十一年春晉殺其大夫㔻鄭父 二十八年夏楚殺其大夫得臣 三十年秋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
  文六年春晉殺其大夫陽處父 九年春晉人殺其大夫先都 三月晉人殺其大夫士縠及箕鄭父十年夏楚殺其大夫宜申
  宣九年冬陳殺其大夫洩冶 十三年冬晉殺其大夫先縠 十四年春衛殺其大夫孔達 十五年夏王札子殺召伯毛伯
  成八年夏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十五年秋宋殺其大夫山 十六年夏楚殺其大夫公子側 十七年冬晉殺其大夫卻錡卻犨卻至 十八年春正月晉殺其大夫胥童 齊殺其大夫國佐
  襄二年冬楚殺其大夫公子申 五年秋楚殺其大夫公子壬夫 十年冬盗殺鄭公子騑公子發公孫輙凡盗殺不言大夫不可言也義見於本傳 十九年秋齊殺其大夫高厚 鄭殺其大夫公子嘉 二十年秋蔡殺其大夫公子燮 二十二年冬楚殺其大夫公子追舒 二十三年夏陳殺其大夫慶虎及慶寅冬晉人殺欒盈出奔而還非大夫也 二十六年秋宋公殺其世子痤 二十七年夏衛殺其大夫寗喜 三十年夏天王殺其弟佞夫 秋鄭人殺良霄義同欒盈
  昭二年秋鄭殺其大夫公孫黒 五年春楚殺其大夫屈申 八年春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 秋陳人殺其大夫公子過 十二年夏楚殺其大夫成熊 十三年夏楚公子棄疾殺公子比 十四年冬莒殺其公子意恢 二十年秋盗殺衛侯之兄縶 二十七年夏楚殺其大夫卻宛
  哀二年蔡殺其大夫公子駟 四年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 十三年冬盗殺陳夏區夫
  啖子曰凡他國殺其大夫公子目君者惡其君也晉侯殺其世子申生宋公殺其世子痤天王殺其弟佞夫直是君自殺之非國也稱人者討罪之辭也衛人殺州吁之類言國人皆欲殺之也稱國以殺者罪累上也宋殺其大夫司馬之類是也但稱大夫者無罪而死也曹殺其大夫之類也兩下相殺稱名目罪人之貴者也王札子殺召伯毛伯陳侯之弟招殺世子偃師之類是也稱盗者目罪人之賤者也盗殺衛侯之兄縶之類出奔而復入見殺不言大夫者言已絶也欒盈良霄之類凡君命之大夫奔叛執殺皆書之紀邦政也又齊髙厚楚卻宛莒意恢等據左氏傳事迹並是兩下相殺而經以國討為文者盖殺者承君之命故經書國以累上傳憑雜記之事意在專歸罪于殺者故遺君命耳且當憑經以為正也
  諸殺大夫不書名
  莊二十六年夏曹殺其大夫
  僖二十五年夏宋殺其大夫
  文七年夏宋人殺其大夫左氏云昭公將去羣公子穆襄之族率國人以攻公殺公孫固公孫鄭于公宫六卿和室昭公即位而塟書曰宋人殺其大夫不稱名衆也且言非其罪也八年冬宋人殺其大夫司馬左氏云宋襄夫人襄王之姊也昭公不禮焉夫人因戴氏之族以殺襄公之孫孔叔公孫鍾離及大司馬公子卬皆昭公之黨也司馬握節以死故書以官
  啖子曰稱國者明死者全無罪累君益深也死者又無名節故不紀官與字也稱人者明死者無罪又非君意而殺之者衆不可書名特加人字以别之若守節以死特書官以美之
  諸大夫國君被弑而見殺者三忠義見殺故不入常例特略之
  桓二年春正月宋督弑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莊十二年秋八月甲午宋萬弑其君㨗及其大夫仇牧
  僖十年春晉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趙子曰皆忠義見殺與君而死故言及以連之美其能死節也孔父之節最高故又特書字以嘉之公羊曰孔父正色於朝則人莫敢致難於其君
  殺他國君
  桓六年秋蔡人殺陳陀陀雖踰年夲簒弑之賊故不成之為君與無知同宣十八年秋七月邾人戕鄫子于鄫公羊曰戕殘賊也謂加刳剔支解異於常殺也
  昭十一年夏四月丁巳楚子䖍誘蔡侯般殺之於申兩罪之故兩書名也十六年春楚子誘戎蠻子殺之
  啖子曰凡殺他國君卿亂辭也死者殺者皆有罪也稱人以殺殺者無罪死者無道也兩書名俱罪之也楚子䖍誘蔡殷殺之是也楚子誘戎蠻子殺之不名莫得而知也地逺故不知名也故楚子不名均其辭言罪之均也為不知蠻子名故楚子亦不書名令其罪惡均也
  殺他國大夫
  宣十一年十月楚人殺陳夏徴舒為弑靈公楚入陳殺之也昭四年秋七月楚子蔡侯云云伐吳執齊慶封殺之襄二十五年與崔杼同殺莊公奔吳故殺之 八年夏楚人執陳行人干徴師殺之干徴師告楚以偃師被殺楚人殺之 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云云殺陳孔奐陳侯之弟招殺世子偃師楚入陳執陳招放之于越孔奐招黨故殺之也
  趙子曰三者皆宜見討干徴師無罪故稱陳行人以别之也
  執放例第二十七
  執諸侯
  僖五年冬晉人執虞公天子三公故不書名 十九年春三月宋人執滕子嬰齊六月己酉邾人執鄫子用之取其血與之盟 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云云㑹于盂執宋公以伐宋 二十八年三月丙午晉侯入曹執曹伯畀宋人不稱晉人執者承上晉侯入曹文故不可重言晉人也 冬晉人執衛侯歸之于京師以其殺武叔元咺訴之受臣之訴以執其君不可以訓故不得稱侯
  成九年秋晉人執鄭伯 十五年春晉侯執曹伯歸之于京師以其簒立故公羊云稱侯以執伯討也
  襄十六年春晉人執莒子邾子以歸 十九年晉人執邾子昭四年楚人執徐子
  哀四年春宋人執小邾子 夏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
  啖子曰春秋時以强暴弱故執諸侯皆稱人亂辭也以私相執不歸京師唯言晉侯執曹伯義見㣲㫖趙子曰被執失地則名不然則否滕嬰齊戎蠻赤失地凡執不言釋唯言釋宋公為公㑹而見釋嘉我公之救患也
  執外大夫
  桓十一年九月宋人執鄭祭仲左氏曰宋誘而執之使立厲公以其受脅廢立故不稱行人也
  莊十七年春齊人執鄭詹不知以何罪執也
  僖四年夏齊人執陳袁濤塗左氏云齊伐楚還説令循海而歸故見執文十四年冬齊人執單伯公榖皆云道淫故也
  成十六年九月晉人執季孫行父舎之于苕丘左氏云僑如譛之也
  襄十一年秋楚人執鄭行人良霄鄭人使告服於晉故也 十八年夏晉人執衛行人石買責其伐曹也為使而見執故稱行人二十六年秋晉人執衛寗喜弑其君剽故也
  昭四年楚子伐吳執齊慶封殺之 八年夏楚人執陳行人干徴師殺之告楚以世子被殺故立君之事 十三年秋晉人執季孫意如以歸以其伐邾故也 二十三年秋晉人執我行人叔孫婼責伐邾也伐邾非其罪且是使人故稱行人
  定元年春三月晉人執宋仲幾于京師左氏云㑹城成周仲幾不受故也 六年秋晉人執宋行人樂祁犁左氏云使於晉趙簡子逆而飲之酒范獻子讚之云未致命而飲酒故執之 七年秋齊人執衛行人北宫結以侵衛衛欲叛晉而齊人執之
  啖子曰凡稱行人而執以其事執也言為使事不稱行人而執以已執也言其使有罪也榖梁曰稱人以執大夫執有罪也稱行人以執怨接於上此説皆通也
  執内女
  文十四年冬齊人執子叔姬與單伯同罪也
  趙子曰内女見執依内大夫例書之左氏言是齊侯舎之母春秋例别無書執本國人者故知左氏誤此乃魯女嫁齊齊以非禮不肯受而執之耳公榖之義為是也義見本傳
  
  宣元年夏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衛
  昭八年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執陳公子招放之于越
  哀三年冬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
  啖子曰放者宥之以逺謂君以禮命命令去也依殺例言之則稱國者罪累上也稱人者宜放也
  天王居
  僖二十四年冬天王出居于鄭襄王也不書入見内之不臣也昭二十二年夏劉子單子以王猛居于皇 二十三年秋天王居于狄泉景王
  啖子曰天子以天下為家故不言出襄王獨書出者自絶天位雖居於鄭猶若出在四海之外然王者至尊故不曰奔雖在外皆曰居諸侯奔在竟内亦曰居皆言猶居其地但不得其所耳公居于鄆之類是也
  公及夫人遜
  莊元年三月夫人遜于齊
  閔二年九月夫人姜氏遜于齊哀姜氏
  昭二十五年九月己亥公遜于齊次于陽州
  啖子曰凡公及夫人出謂之遜不可斥言奔公羊曰内諱奔謂之遜是也
  奔逃例第二十八
  諸侯奔
  桓十五年五月鄭伯突出奔蔡 十六年十一月衛侯朔出奔齊
  莊四年夏紀侯大去其國失國而云大去所以䕶紀而惡齊也
  僖二十八年夏衛侯出奔楚令叔武攝位而去故不名也
  文十二年春正月郕伯來奔
  襄十四年四月己未衛侯衎出奔齊
  昭三年冬北燕伯欵出奔齊 二十一年冬蔡侯朱出奔楚 二十三年秋七月莒子庚輿來奔
  哀十年春二月邾子益來奔
  啖子曰凡人君奔例書名者罪其失地言非復諸侯也或曰臣出其君非至公而其罪不彰無廼掩姦乎答曰出君之罪史氏知之也春秋舉王綱正君則而治道興矣不善之莫非已招也
  未踰年諸侯奔
  桓十一年秋鄭忽出奔衛
  莊二十四年冬曹羈出奔陳
  昭元年秋莒展輿出奔吳
  趙子曰未踰年之君出奔但書名不書爵言不能嗣先君也鄭忽曹羈是也莒展輿雖踰年猶不書爵其罪大也
  王子王臣奔
  成十二年春周公出奔晉
  襄三十年夏王子瑕奔晉
  昭二十六年冬尹氏召伯毛伯以王子朝奔楚
  啖子曰天子公卿奔者不言出天下皆周土也唯周公自絶於王故書出罪之也左氏曰凡自周無出周公自出故也榖梁云周有入無出皆是也王子朝書尹氏以者能制之也
  内大夫奔
  閔二年九月公子慶父出奔莒
  文八年十月公孫敖如京師弗至而復丙戌奔莒復者事未畢
  宣十八年十月歸父還自晉至笙遂奔齊還者事畢也成十六年冬十月乙亥叔孫僑如出奔齊
  襄二十三年冬十月乙亥臧孫紇出奔邾
  昭十二年冬十月公子愸出奔齊
  外大夫奔
  莊十二年冬十月宋萬出奔陳
  僖二十八年六月衛元咺出奔晉
  文六年冬晉狐射姑出奔狄 七年夏晉先蔑奔秦不言出奔言不返命也 八年冬宋司城來奔左氏云非其身之罪為官故也 十四年秋宋子哀來奔左氏云不義宋公而出稱字美之也
  宣十年四月齊崔氏出奔衛公羊云稱崔氏譏世卿也
  成七年冬衛孫林父出奔晉 十五年秋宋華元出奔晉宋魚石出奔楚 十七年秋齊高無咎出奔莒
  襄六年夏宋華弱來奔 十七年秋宋華臣出奔陳二十年秋蔡公子履出奔楚 陳侯之弟光出奔楚榖梁云書弟罪其兄也 二十一年秋晉欒盈出奔楚二十三年夏邾畀我來奔 二十四年冬陳鍼宜咎出奔楚 二十七年夏衛侯之弟鱄出奔晉二十八年夏衛石惡出奔晉 冬齊慶封來奔二十九年九月齊高止出奔北燕 三十年七月鄭良霄出奔許
  昭元年夏秦伯之弟鍼出奔晉 冬楚公子比出奔晉 六年夏宋華合比出奔衛 八年夏陳公子留出奔鄭 十年夏齊欒施來奔 十五年夏蔡朝吳出奔鄭 二十年夏曹公孫㑹自鄸出奔宋據鄸以叛今出奔 冬十月宋華亥向寧華定出奔陳二十二年春宋華亥向寧華定自宋南里出奔楚前年自陳入南里以叛今復出奔故湏言南里以符前事 二十七年邾快來奔
  定四年冬楚囊瓦出奔鄭 十年秋宋樂大心出奔曹 宋公子地出奔陳 冬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暨者以彼及此也盖彄首謀出奔辰從之 十四年春衛趙陽出奔宋 夏衛北宫結來奔 秋衛世子蒯瞶出奔宋 衛公孟彄出奔鄭 宋公之弟辰自蕭來奔
  哀四年二月蔡公孫辰出奔吳 六年夏齊國夏及高張來奔 十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 冬十一月衛世叔齊出奔宋
  啖子曰内外大夫奔卿則書君之股肱也治亂所寄故重而書之凡奔皆惡也有非惡者則異其文宋司城是也有美者又褒之宋子哀是也不是從國都而出奔皆書所自兩下相逐不書責政於邦也來奔不言出異於外也稱弟者罪其兄也非兄之罪則曰公子惡甚曰某鄭叚是也
  
  莊十七年秋鄭詹自齊逃來
  僖五年八月諸侯盟于首止鄭伯逃歸不盟時齊桓大㑹以尊王室鄭伯不當逃歸也
  襄七年十有二月公㑹晉侯宋公陳侯云云于鄬陳侯逃歸二慶告陳侯曰楚人執公子黄矣君若不來社稷懼有二圖遂來歸也
  趙子曰凡言逃者皆為義當留而竊去也故榖梁云逃義曰逃君臣同辭逃者匹夫之事也
  諸叛例第二十九
  莊三年秋紀季以酅入于齊稱季順兄之命也不書名言季非叛也不書弟言兄無惡也書入以罪齊也
  成十八年夏楚子鄭伯伐宋宋魚石復入于彭城十五年奔楚至此時入左氏曰以惡入曰復入不稱所自以伐為重不稱納非復臣也不稱叛不止乎叛也言其志在滅本國也
  襄二十一年春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以地來奔即叛也二十三年夏晉欒盈復入于晉入于曲沃二十一年奔楚不稱所自潛至也稱叛夲非叛也 二十六年春衛孫林父入于戚以叛 三十年秋鄭良霄自許入于鄭不言叛與欒盈義同但不據邑也不書復入志在復讎非謀害國不爾即經闕文也
  昭五年夏莒牟夷以牟婁及防茲來奔義同庶其 二十一年宋華亥向寧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叛三十一年冬邾黒肱以濫來奔義同庶其
  定十一年春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公子地自陳入于蕭以叛 秋宋樂大心自曹入于蕭 十三年秋晉趙鞅入于晉陽以叛 冬晉荀寅士吉射入于朝歌以叛
  啖子曰凡據土背君曰叛叛者皆書不必命卿也以地來者而不言叛從可知也又凡叛而書所自非君無道也
  至歸入納例第三十
  公至自㑹
  僖十五年九月公至自㑹 十七年九月公至自㑹文十四年七月公至自㑹
  宣八年春公至自㑹 十七年秋公至自㑹
  成六年正月公至自㑹七年公至自㑹 九年正月公至自㑹 十五年三月公至自㑹 十六年秋公至自㑹 冬公至自㑹 十七年秋公至自㑹
  襄三年秋公至自㑹 五年秋公至自㑹十年公至自㑹十一年公至自㑹 十六年夏公至自㑹 二十年秋公至自㑹 二十二年正月公至自㑹 冬公至自㑹二十四年冬公至自㑹 二十五年八月公至
  自㑹
  昭十三年八月公至自㑹 二十六年公至自㑹定四年七月公至自㑹 十四年五月公至自㑹哀十三年秋公至自㑹
  公至自某國某地
  桓二年冬公至自唐
  莊二十三年春公至自齊 夏公至自齊 二十四年秋公至自齊
  僖三十三年冬十二月公至自齊
  文四年春公至自晉 十四年正月公至自晉 十七年秋公至自榖
  宣四年秋公至自齊 五年夏公至自齊 九年正月公至自齊 十年春公至自齊 五月公至自齊
  成三年夏公至自晉 四年秋公至自晉 十一年三月公至自晉 十八年夏公至自晉
  襄三年四月公至自晉 五年春公至自晉 八年夏公至自晉 十三年春公至自晉 二十一年夏公至自晉 二十九年五月公至自楚
  昭五年七月公至自晉 七年九月公至自楚 十四年公至自晉 十六年夏公至自晉二十六年三月公至自齊居于鄆 二十七年春公至自齊居于鄆 二十九年春公至自乾侯居于鄆
  定八年夏公至自瓦 十年夏公至自夾谷 十二年十一月公至自黄
  公至自侵伐圍救
  定六年二月公至自侵鄭 八年正月公至自侵齊
  三月公至自侵齊已上至自侵
  桓十六年七月公至自伐鄭
  莊六年秋公至自伐衛 二十六年夏公至自伐戎僖二十六年冬公至自伐齊
  宣七年秋公至自伐萊
  成三年二月公至自伐鄭 十三年七月公至自伐秦 十七年十一月公至自伐鄭
  襄十年冬公至自伐鄭 十一年七月公至自伐鄭
  十九年春公至自伐齊
  哀十年五月公至自伐齊已上至自伐
  僖二十九年春公至自圍許
  定十二年十二月公至自圍成已上至自圍
  襄五年十二月公至自救陳
  致前事
  僖六年公㑹齊侯云云伐鄭圍新城秋楚人圍許諸侯遂救許冬公至自伐鄭
  襄十年春公㑹晉侯云云㑹吳于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偪陽公至自㑹
  致後事
  僖四年春王正月公㑹齊侯云云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八月公至自伐楚
  襄十一年七月公㑹晉侯云云伐鄭㑹于蕭魚公至自㑹
  雜致
  成七年秋公㑹晉侯云云救鄭八月公至自㑹 十六年秋公㑹尹子云云伐鄭十二月公至自㑹
  定四年春三月公㑹劉子云云于召陵侵楚秋七月公至自㑹已上不以本事致而以㑹致
  襄十八年十月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𣏌伯小邾子同圍齊十九年春正月公至自伐齊亦不以本事致
  桓十八年夏公之䘮至自齊
  啖子曰凡公行總一百七十有六書至者八十有二不書至者九十有四此因時君告廟不告廟也左氏傳桓二年公至自唐曰告于廟也此説是告廟則書之于䇿故夫子隨其所致而書以示功過且志其去國逺邇遲速也其有一出而渉兩事者則或致前事若僖六年伐鄭救許書至自伐鄭之類或致後事若僖四年侵蔡伐楚至自伐楚之類盖夫子擇其重者志之也又有不致本事者盖本事非功也十二公獨隠公不告盖謙讓不以人君之禮自居也其餘不告或恥也或怠
  
  桓十一年九月突歸于鄭
  莊二十四年冬赤歸于曹
  僖三十年秋衛侯鄭歸于衛
  昭十三年秋蔡侯廬歸于蔡 陳侯吳歸于陳定十三年冬晉趙鞅歸于晉
  哀八年夏歸邾子益于邾十年衛公孟彄自齊歸于衛
  桓十七年秋八月蔡季自陳歸于蔡此以下皆自某歸成十四年夏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 十五年八月宋華元自晉歸于宋 十六年秋曹伯歸自京師
  襄二十三年夏陳侯之弟黄自楚歸于陳
  昭十三年夏四月楚公子比自晉歸于楚
  復歸來歸逃歸附
  桓十五年五月鄭世子忽復歸于鄭
  僖二十八年六月衛侯鄭自楚復歸于衛 冬衛元咺自晉復歸于衛 曹伯襄復歸于曹
  襄二十六年二月甲午衛侯衎復歸于衛
  閔元年八月季子來歸
  僖五年八月鄭伯逃歸不盟
  襄七年十二月陳侯逃歸
  入
  隠八年庚寅我入邴
  桓十五年夏許叔入于許秋九月鄭伯突入于櫟莊六年夏六月衛侯朔入于衛 九年夏齊小白入于齊 二十四年秋夫人姜氏入
  襄二十五年秋衛侯入于夷儀 三十年秋鄭良霄出奔許自許入于鄭
  昭元年秋莒去疾自齊入于莒 二十二年秋劉子單子以王猛入于王城 二十六年冬十月天王入于成周
  定十一年秋宋樂大心自曹入于蕭
  哀六年秋齊陽生入于齊
  復入入某以叛見叛例
  成十八年夏宋魚石復入于彭城
  襄二十三年夏晉欒盈復入于晉入于曲沃
  
  莊九年夏公伐齊納子糾
  僖二十五年秋楚人圍陳納頓子于頓
  文十四年秋晉人納㨗菑于邾弗克納
  宣十一年冬楚子入陳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昭十二年春齊高偃帥師納北燕伯于陽
  哀二年夏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瞶于戚
  已上啖趙之辭亡








  春秋集傳纂例卷七
<經部,春秋類,春秋集傳纂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