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德先生郡齋讀書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昭德先生郡齋讀書志 卷第一上
宋 晁公武 撰 宋 趙希弁 重編併撰附志後志故宮博物院圖書館藏淳祐中袁州刊本
卷第一下

昭德先生郡齋讀書志卷第一上

自漢武帝之後雖世有治亂無不知崇尚典籍劉歆

始著七畧緫錄羣書一曰輯畧二曰六藝三曰諸子

四曰詩賦五曰兵書六曰術數七曰方技至荀朂更

著新簿分為四部一曰甲部紀六藝及小學等書二

曰乙部有古今諸子家及兵書術數三曰丙部有史

記及故事四曰丁部有詩賦圖讚朂之簿蓋合兵書

術數方技於諸子自春秋𩔖摘出史記别為一六藝

諸子詩賦皆仍歆舊其後歴代所編書目如王儉阮

孝緒之徒咸從歆例謝靈運任昉之徒咸從朂例唐

之分經史子集藏於四庫是亦祖述朂而加詳焉歐

陽公謂其始於開元其誤甚矣今予所錄書史集猥

衆若依七畧則多寡不均故亦分為四部焉

經部其類十一曰易類二曰書類三曰詩類四曰禮

類五曰樂類六曰春秋類七曰孝經類八曰論語類

九曰經解類十曰小學類孔氏之敎别而為六藝數

十萬言其義理之富至於不可勝原然其要片言可

斷曰修身而已矣修身之道内之則本於正心誠意

致知格物外之則推於齊家治國平天下内外兼盡

無施而不冝學者若以此而觀六藝猶坐璇璣以窺

七政之運無不合者不然則悖謬乖離無足恠也漢

承秦後六藝皆出於灰燼之餘學者顓門名家故易

有田氏焦氏費氏詩有魯詩韓詩齊詩春秋有鄒郟

左丘明公羊高榖梁赤禮樂有大小戴之殊書有古

文今文之異各尊其師說而伐其異已者黨枯骸䕶

蠧簡至於忘父子君臣之分爭辯不少屈其弊甚矣

迨至晉魏之後此弊雖衰而學者徒剽賊六藝之文

飾其辭章以譁世取寵而不復有明道之意無以議

為及唐之中葉海内乂安士稍知宗尚經術而去聖

愈遠異端並興學書者則以今文易古文而頗改其

辭學春秋者則合三傳之同異而雜舉其義不本所

承決以胷臆以迄于今釋老申韓之說雜然滿於六

經之中雖與漢儒之學不同而其失一也凢此者豈

有他哉皆不能探修身之道及刻意於章句是以迢

迢千載之間悖謬乖離殊塗而同歸至此其極悲夫

今所錄漢唐以來之書甚備觀者其愼擇焉論語孝

經自班固以來皆附經類夫論語羣言之首孝經百

行之宗皆六經之要其附於經固不可易又藝文志

有小學類四庫書目有經解類蓋有補於經而無所

系屬故皆附于經今亦從之

  易類

   王弼周易十卷

右上下經魏尚書郎王弼輔嗣注繫辭說卦雜卦序

卦弼之門人韓康伯註又載弼所作畧例通十卷自

啇瞿受於孔子六傳至田何而大興為施讎孟喜梁

丘賀其後焦贛費直始顯而傳受皆不明由是分為

三家漢末田焦之學㣲而費氏獨存其學無章句惟

以彖象文言等十篇解上下經凢以彖象文言等叅

入卦中皆祖費氏束京荀劉馬鄭皆傳其學王弼最

後出或用鄭說則弼亦本費氏也歐陽永叔見此遂

謂孔子古經已亡按劉向以中古文易經校施孟梁

丘經或脱去無咎悔亡唯費氏經與古文同然則古

經何嘗亡哉

   周易正義十四卷

右唐國于祭酒孔穎逹與顏師古司馬才章王恭馬

嘉運趙乾叶王談于志寕等同撰蘇德融趙𢎞智覆

審序稱江南義疏有十餘家辭尚虛誕皆所不取唯

王弼之學獨冠古今以弼為本采諸說附益之

   易乾鑿度二卷

右舊題蒼頡修古籒文鄭氏注按唐四庫書目有鄭

𤣥注書詩緯及有宋均注易緯而無此書其中多有

不可曉者獨九宮之法頗明昔通儒謂緯書偽起哀

平光武旣以䜟立故篤信之陋儒阿世學者甚衆鄭

𤣥何休以之通經曹褒以之定禮歴代革命之際莫

不引䜟為符瑞故桓譚張衡之徒皆深疾之自符堅

之後其學殆絶就使其尚存猶不足保况此又非眞也

   卜子夏易十卷

右舊題卜子夏傳唐藝文志巳亡子夏書今此書約

王弼注為之者止雜卦景迂云唐張弧偽作

   京房易三卷

右隋有漢京房章句十卷此書舊題京房傳呉陸績

注皆星行氣候之學非章句也

   關子明易一卷

右魏關子明傳子明名朗元魏太和末王虬言于孝

文孝文召見之著成筮論數十篇唐趙㽔注㽔云恨

書亡半隨文詮解才十一篇而已四庫書不載

   李氏集解十卷

右唐李鼎祚集解經皆避唐諱又取序卦各冠逐卦

之首所集有子夏孟喜京房馬融荀爽鄭康成劉表

何晏宋衷虞翻陸績干寶王肅王輔嗣姚信王廙張

璠向秀王凱冲侯果蜀才翟𤣥韓康伯劉瓛何安崔

憬沈麟士盧氏崔覲孔頴逹三十餘家又引九家易

乾鑿度義所謂蜀才者人多不知按顏之推云范長

生也其序云自卜商之後傳註百家唯王鄭相㳂頗

行於代鄭則多參天象王乃全釋人事易之道豈偏

滯于天人哉而天象難尋人事易習折楊黄華學徒

多從之今集諸家刋輔嗣之野文補康成之逸象以

貽同好蓋宗鄭學者也隋書經籍志所錄易類六十

九部子今所有五部而已関朗易不載于目乾鑿度

自是緯書焦贛易林又屬卜筮子夏書或云張弧偽

為然則隋志所錄捨王弼書皆未得見也獨鼎祚所

集諸家之說時可見其大指唐錄稱鼎祚書十七卷

今所有十卷蓋亦失其七惜哉

   周易口訣義七卷

右唐史證撰抄注疏以便講習田氏乃以為魏鄭公

撰誤也

   周易微旨三卷

右唐陸希聲撰希聲大順中棄官居陽羡自號居陽

遁叟著傳十卷别撰易圖一指說一釋變一微㫖一

通十卷此微㫖也皆設問答

   周易舉正三卷

右唐郭京撰京嘗任蘇州司户序稱京家藏王弼韓

康伯手扎周易本及石經校正一百三十五處二百

七十三字蓋以繇彖相證有闕漏處可推而知託云

得王韓手札與石經耳如渙之繇利渉大川下有利

貞字而彖辭無之則增入漸之繇女歸吉下無也字

而彖辭有之則削去他皆此類

   元命包十卷

右唐衞元嵩撰蘇源明傳李江注坤為首因八卦世

變為六十四卦之次又著運蓍說源二篇統言卦體

不列爻位自云周易元包一也

   易軌一卷

右偽蜀蒲乾貫撰專言流演其序云可以知否㤗之

源察延促之數蓋數學也景迂云按劉道原十國紀

年乾貫作䖍觀今兩字皆誤

   易論三十三卷

右皇朝王昭素撰昭素居酸棗 太祖時嘗召令講

易其書以注疏異同互相詰難蔽以巳意

   證墜簡一卷

右皇朝天禧中毗陵從事建溪范諤昌撰其書酷類

郭京舉正如震卦象辭内云脫不喪七鬯四字程正

叔取之漸卦上六疑陸字誤胡翼之取之自謂其學

出於湓浦李處約廬山許堅意者豈果有師承故程

胡有所取焉

   胡先生易傳一十卷

右皇朝胡瑗撰瑗字翼之泰州人通經術樂律敎人

有法在湖州從其學者常數百人成材而備朝廷器

使者不可勝數此解甚詳或云門人倪天隱所纂非

其自著也無繋辭

   周易述聞一卷隱訣一卷補解一卷精微三卷

右皇朝皇甫泌撰又有紀師說辯道通為八卷

   邵康節皇極經世十二卷

右皇朝邵雍撰雍字堯夫謚康節隱居愽學尤精于

易世謂其能窮作易之本原前知來物其始學之時

睡不施枕者至三十年此書以元經㑹以㑹經運經

世起於堯卽位之二十二年甲辰終於周顯德六年

己未編年紀興亡治亂之事以符其學又有觀物篇

系于後其子伯溫解

   劉長民易十五卷

右皇朝劉牧長民撰 仁宗時言數者皆宗之慶曆

初呉祕獻其書于朝優詔奬之田况為序

   鈎隱圖三卷

右劉牧撰皆易之數也凢四十八圖并遺事九有歐

陽永叔序而其文殊不類

   鄭揚庭周易傳十二卷

右皇朝鄭夬掦庭撰姚嗣宗謂劉牧之學受之呉祕

袐受之夬夬又作明數明象明傳道明次例明範五

篇邵雍言夬竊其學於王豫沈括亦言夬之學似雍云

   王逢易傳十卷

右皇朝王逢撰嘗為國子直講其學宗王弼

   溫公易說一卷

右皇朝司馬光君實撰雜解易義無詮次未成書也

   周易聖斷七卷

右皇朝鮮于侁子駿撰本之王弼劉牧而時辯其非

且云衆言淆亂析諸聖故名其篇曰聖斷

   周易古經二卷

右皇朝呂大防微仲編其序云彖象以為注乃分於

卦爻之下學者於是始不見完經而文辭次第貫穿

之意亦缺然不屬因按古文而正之凢十二篇别無

解釋

   毗陵易傳十一卷

右皇朝蘇軾子瞻撰自言其學出於父洵且謂卦不

可爻别而觀之其論卦必先求其所齊之端則六爻

之義未有不貫者未嘗鑿而通也

   程氏易十卷

右皇朝程頥正叔撰朱震言頤之學出於周敦頥得

之於穆脩亦本於陳摶與邵雍之學本同然考頥之

解不及象數頗類胡瑗爾景迂云胡武平周茂叔同

師潤州鶴林寺僧壽涯其後武平傳其學于家茂叔

則授二程與震之言不同

   周易義海一百卷

右皇朝房審權撰集鄭𤣥至王安石凢百家摘取其

專明人事者為一編或諸家說有異同輙加評議附

之篇末

   乾生歸一圖兩卷

右皇朝石汝礪撰先辯卦彖爻象之别後列數圖頗

雜以釋老之說

   王介甫易義二十卷龔原注易二十卷耿南

   仲注易二十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介甫三經義皆頒學宮獨易

解自謂少作未善不專以取士故紹聖後復有龔原

耿南仲注易三書偕行于場屋

   晁以道古易十二篇

右從父詹事公撰以諸家易及許愼說文等九十五

書是正其文且依漢田何本分易經上下并十翼通

為十二篇以矯費氏王弼之失謂劉向嘗以中古文

易經校施孟梁丘經至蜀李譔又嘗著古文易遂名

之曰古易公諱說之字以道昔班固自序其父祖事

皆著名袁種字其叔父曰絲人皆不以為非今錄先

世及諸父所著書若不記名字則後莫知為誰非史

之比故不敢効孟堅况非靣斥輙援袁種舊例云餘

皆倣此

   晁以道太極傳六卷因說一卷太極外傳一卷

右從父詹事公撰其學本之邵雍自云初學京房後

遇楊賢寳得其傳初著商瞿傳亡之建炎中再作此

書時年七十一

   晁以道易𤣥星紀譜一卷

右族父詹事公撰溫公𤣥曆及邵康節太𤣥凖易圖

合而譜之以見揚雄以首凖卦非出私意蓋有星候

為之機括且辯正古今諸儒之失如羡不當凖臨明

夷不當凖大壯之類凢此難與諸家口舌爭觀譜則

彼自屈矣此譜之所以作也

   朱子發易集傳十一卷易圖三卷叢記一卷

右皇朝朱震子發撰自謂其學以程頥為宗和㑹邵

雍張載之論合鄭𤣥王弼之學為一云其書多采先

儒之說以成故曰集傳

   先天易鈐太極寶局兩卷

右皇朝牛師德撰自云傳邵雍之學於司馬溫公而

其說近於術數未知其信然否

   芸閣先生易解一卷

右皇朝呂大臨與叔撰有統論數篇無詮次未完也

   焦氏易林十六卷

右漢天水焦贛延壽傳易於孟喜行事見儒林傳中

此其所著書也費直題其前曰六十四卦變人有唐

俞王序其書每卦變六十四總四千九十六首皆為

韻語與左氏傳所載鳯皇于飛和鳴鏘鏘漢書所載

大横庚庚予為天王之語絶相類豈古之卜者各有

此等書耶

  書類

   尚書十三卷

右本古文孔安國傳五十九篇安國取序一篇分諸

篇之首更定五十八篇晉之亂歐陽夏侯尚書並亡

晉梅賾始得此傳闕舜典一篇乃以王肅注足成上

之齊建武中呉姚方興得之於大稚比王注多二十

八字唐孝明不喜古文以今文易之又頗改其辭如

舊無頗今改无陂是也按安國旣定古文㑹有巫蠱

事不復以聞藏于私家而已是以鄭康成注禮記韋

昭注國語杜預注左氏趙岐注孟子遇引今尚書所

有之文皆曰逸書蓋未嘗見古文故也然嘗以禮記

校說命孟子較秦誓大義雖不遠而文不盡同意者

安國以𨽻古定時失之耳

    尚書正義二十卷

右孔頴逹等撰因梁費甝疏廣之注唐儒學傳稱頴

逹與顏師古司馬才章王恭王琰撰五經義訓百餘

篇號義贊詔改為正義包括異家為詳備然其中不

能無謬冗馬嘉運駮正其失永徽中于志寧張行成

高季輔就加增損始布天下藝文志云頴逹與李子

雲王德韶等撰朱長才蘇德融隋德素王士雄趙𢎞

智審覆長孫無忌李勣等二十四人刋定唐史志傳

記事多叅差此為尤甚所記撰著人姓氏頴逹外徃

徃不同

   古文尚書十三卷

右漢孔安國以𨽻古定五十九篇之書也蓋以𨽻寫

籒故謂𨽻古其書自漢迄唐行於學官明皇不喜古

文改從今文由是古文遂絶陸德明獨存其一二於

釋文而己 皇朝呂大防得本於宋次道王仲至家

以較陸氏釋文雖小有異同而大體相類觀其作字

竒古非字書傅㑹穿鑿者所能到學者考之可以知

制字之本也

   尚書大傳三卷

右秦伏生勝撰鄭康成注勝至漢孝文時年且百歲

歐陽生張生從學焉音聲猶有訛誤先後猶有差舛

重以篆𨽻之殊不能無失勝終之後數子各論所聞

以己意彌縫其闕而别作章句又特撰大義因經屬

指名之曰傳後劉向校書得而上之

   尚書解十四卷

右皇朝顧臨蔣之奇姚闢孔武仲劉敞王㑹之周範

蘇子才朱正夫呉孜所撰後人集之為一編然非完

書也

   胡翼之洪範解一卷

右皇朝胡瑗翼之撰皆其門人所錄無詮次首尾

   張晦之洪範一卷

右皇朝張晦之撰晦之景祐三年為房州參軍著論

七篇

   洪範傳一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安石以劉向董仲舒伏生明

災異為蔽而别著此傳以庻徴所謂若者不當訓順

當訓 如人君之五事如天之雨暘寒燠風而已大

意言天人不相干雖有變異不足畏也

   楊元素書九意一卷

右皇朝楊繪元素撰其序云詩書春秋同出於史而

仲尼或刪或修莫不有筆法焉詩春秋先儒皆言之

書獨無其法邪故作斷堯虞書夏書禪讓稽古商書

周書費誓泰誓意九篇

   蘇明允洪範論圖一卷

右皇朝蘇洵明允撰三論皆援經繋傳斥未以歸本

二圖一以指歆向之繆一以形其意

   新經尚書義十三卷

右皇朝王雱撰雱安石之子也熙寜六年命呂惠卿

兼修國子監經義王雱兼同修撰王安石提舉而雱

董是經頒於學官用以取士士或少違異輙不中程

由是獨行于世者六十年而天下學者喜攻其短自

開黨錮之禁世人羞稱焉

   書義辯疑一卷

右皇朝楊時中立撰其書專攻王雱之失時仕至禮

部侍郎

   東坡書傳十三卷

右皇朝蘇軾子瞻撰熙寜以後專用王氏之說進退

多士此書駭異其說為多又以𦙍征為羿簒位時康

王之誥為失禮引左氏為證與諸儒之說不同

   顏呉范司馬無逸說命解三卷

右皇朝呉安詩范祖禹司馬康元祐中侍講筵顏復

說書崇政殿日所進講說也

   伊川書說一卷

右皇朝程頥正叔之門人記其師所談四十餘篇

   洪範㑹傳一卷

右皇朝孫諤撰元祐中博士其說多本先儒頗攻王

氏之失

   書傳一卷

右不載撰人蓋為程正叔之學者疑諸呂所著也

  詩類

   毛詩詁訓傳二十卷

右古詩三千餘篇孔子刪取其三百一十篇為經後

亡其六漢興分為三申公作訓詁號魯詩轅固生作

傳號齊詩韓嬰作傳號韓詩皆列學官最後毛公詩

出自謂子夏所傳公趙人為河間獻王慱士五傳至

東京馬賈二鄭皆授其學魏晉間魯齊詩遂廢而韓

詩僅存毛公詩獨行至今世謂其解經㝡密其序蕭

統以為卜子夏所作韓愈常以三事疑其非至介甫

獨謂詩人所自製按東漢儒林傳曰衞宏作毛詩叙

善得風雅之旨隋經籍志曰先儒相承謂毛詩序子

夏所創毛公及衞公所潤益愈之言蓋本於此韓詩

序芣苢曰傷夫也漢廣曰悅人也序若詩人所自製

毛詩猶韓詩也不應不同若是况文意繁雜其不出

一人之手甚明不知介甫何以言之殆臆論也漢鄭

康成箋

   毛詩正義四十卷

右唐孔頴逹等撰據劉炫劉焯䟽為本刪其所煩而

增其所簡云

   韓詩外傳十卷

右漢韓嬰撰嬰燕人其書漢志本十篇内傳四外傳

六隋止存外傳折十篇其及經蓋寡而遺說徃徃見

於他書如逶迤郁夷之類其義與毛詩不同此書稱

外傳雖非其解經之深者然文辭清婉有先秦風

   詩譜一卷

右漢鄭𤣥康成撰歐陽永叔補完之

   毛詩草木鳥獸蟲疏二卷

右呉陸璣撰或題曰陸機非也璣仕至烏程令

   新經毛詩義二十卷

右皇朝熙寜中置經義局撰三經義皆本王安石說

毛詩先命王雱訓其辝復命安石訓其義書成以賜

太學布之天下以取士云

   蘇氏詩解二十卷

右皇朝蘇轍子由撰其說以毛詩序為衞宏作非孔

氏之舊止存其首一言餘皆刪去按司馬遷曰周道

鈌而關睢作揚雄曰周康之時頌聲作乎下關雎作

乎上與今毛詩序之意絶不同則知序非孔氏之舊

明矣雖然若去序不觀則詩之辭有溟涬而不可知

者不得不存其首之一言也

   伊川詩說兩卷

右皇朝程頥正叔門人記其師所談之經也

   陳氏詩解二十卷

右皇朝陳少南撰

   歐陽詩本義十五卷

右皇朝歐陽脩永叔撰歐陽公解詩毛鄭之說已善

者因之不改至於質諸先聖則悖理攷於人情則不

可行然後易之故所得比諸儒最多但平日不信符

命嘗著書以周易河圖洛書為妖妄今又以生民𤣥

鳥之詩為怪說蘇子瞻曰帝王之興其受命之符卓

然見於詩書者多矣河圖洛書𤣥鳥生民之詩豈可

謂誣也哉恨學者推之太詳流入䜟緯而後之君子

亦矯枉過正舉從而廢之以為王莾公孫之流緣此

作亂使漢不失德莾述何自起而歸罪三代受命之

符亦過矣

  禮類

   周禮十二卷

右鄭𤣥注漢武帝時河間獻王開獻書之路得周官

有五篇失冬官一篇乃募以千金不得取考工記以

補其闕至孝成時劉歆校理祕書始得序列著于錄

略為衆排棄歆獨以為周公致太平之迹永平時杜

子春初能通其讀鄭衆鄭興亦嘗傳受𤣥皆引之以

參釋異同云大夫者興也司徒者衆也

   儀禮十七卷

右鄭氏注兩漢諸儒得古文禮凢五十六篇高堂生

慱士禮十七篇為禮儀喪服傳一卷子夏所為其說

曰周禮為本聖人體之儀禮為末聖人履之為本則

重者在前故宗伯序五禮以吉㐫賔軍嘉為次為末

則輕者在前故禮儀先冠昏後喪祭唐韓愈謂文王

周公法制粗在於是恨不及其時進退揖遜于其間云

   禮記二十卷

右漢戴聖纂鄭康成注聖即所謂小戴者也此書乃

孔子没後七十子之徒所共錄中庸孔伋作緇衣公

孫尼子作王制漢文帝時博士作河間獻王集而上

之劉向校定一百五十篇大戴旣刪八十五篇小戴

又刪四十六篇馬融傳其學又附月令明堂義合四

十九篇唐孝明刪月令移第一 皇朝以禮記不刋

之書改正復為第五議者謂經禮三百曲禮三千毋

不敬一言足以蔽之故先儒以為首孝明肆情變亂

甚無謂也復之當矣

   大戴禮記十三卷

右漢戴德纂亦河間王所獻百三十一篇劉向校定

又得明堂陰陽記三十三篇德刪其煩重為八十五

篇今書止四十篇其篇目自三十九篇始無四十三

四十四四十五六十一四篇有兩七十四蓋因舊缺

錄之每卷稱今卷第幾題曰九江太守戴德撰按九

江太守聖也德為信都王太傅蓋後人誤題

   三禮義宗三十卷

右梁崔靈恩撰一百五十二篇今此本頗殘缺

   周禮疏四十卷

右唐賈公彥撰公彥洺州人永徽中仕至太學博士

著周禮䟽四十卷今併為十二卷

   儀禮䟽五十卷

右唐賈公彥撰齊黄慶隋李孟悊各有䟽義公彥刪

二䟽為此書

   禮記䟽七十卷

右唐孔穎逹等貞觀中奉詔撰其序稱大小二戴共

氏而分門王鄭兩家同經而異注爰從晉宋逮于周

隋傳禮業者江左尤盛其為義䟽者甚多唯皇甫侃

熊安生見于世然皇氏為勝今據以為本其不備以

熊氏補焉

   禮記外傳四卷

右唐成伯璵撰義例兩卷五十篇名數兩卷六十九

篇雖以禮記為目通以三禮言之劉明素序張㓜

倫注

   三禮圖二十卷

右聶崇義周世宗時被旨撰以鄭康成阮諶等六家

圖刋定 皇朝建隆中奏之竇儼為之序

   明道中庸解一卷

右皇朝程顥撰陳瓘得之江濤江濤得之曾天隱天

隱得之傅才孺才孺云李丙所藏也

   芸閣禮記解四卷

右皇朝呂大臨與叔撰與叔師事程正叔禮學甚精

愽中庸大學尤所致意也

   編禮三卷

右皇朝呂大臨與叔編以士喪禮為本取三禮附之

自始死至祥練各以類分其施於學甚惠尚恨所編

者五禮中特㐫禮而己

   新經周禮義二十二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熙寜中設經義局介甫自為

周官義十餘萬言不解考工記按秦火之後周禮比

他經最後出論者不一獨劉歆稱為周公致太平之

迹鄭氏則曰周公復辟後以此授成王使居洛邑治

天下林孝謂之黷亂不驗之書何休亦云六國陰謀

之說昔北宮錡問孟子周室班爵祿之法孟子以謂

諸侯惡其害己滅去其籍則自孟子時已無周禮矣

况經秦火乎漢濡非之良有以也不知劉鄭何所據

而言然又自違異不同王莾嘗取而行之歛財聚貨

瀆祀煩民冗猝詭異離去人情遠甚施於文則可觀

措於事則難行凢莽之馴致大亂者皆其所致厥後

唯蘇綽王通善之諸儒未嘗有言者至於介甫以其

書理財者居半愛之如行青苖之類皆稽焉所以自

釋其義者蓋以其所創新法盡傅著經義務塞異議

者之口後其黨蔡卞蔡京紹述介甫期盡行周禮焉

圜土方田皆是也周姬姓故其女曰王姬舍其周姓

其臣如宋齊之女亦不曰姬而各氏其姓曰姜氏曰

子氏趙嬴姓京乃命帝女稱帝姬噫至於姓亦從焉

何其甚也久之禍難並起與莽曾無少異殆書所謂

與亂同事者邪

   中庸篇一卷

右族父詹事公撰近世學者以中庸為二事其說是

書皆穿鑿而二之於是本諸胡先生司馬溫公程明

道張横渠王肅鄭𤣥作傳焉

   游氏中庸解一卷

右皇朝游酢定夫撰酢亦程正叔門人

   楊中立中庸解一卷周禮辨疑一卷

右皇朝楊時中立撰時載程正叔之言曰不偏之謂

中不易之謂庸蓋亦猶王氏之說也周禮辨疑其如

辨詩書者也

   周公謚法一卷

右其序曰維周公旦太公望相嗣王發建功于牧野

及終將葬乃制謚計一百九十餘條云謚隋志附於

論語類中今遷于此

   春秋謚法一卷

右與周公謚法相類而小有異同

   沈賀謚法四卷

右梁沈約撰凢七百九十四條賀琛又加婦人謚二

百三十八條

   嘉祐謚法三卷

右皇朝蘇洵明允撰洵嘉祐中被詔編定周公春秋

廣謚沈約賀琛扈䝉六家謚法於是講求六家外採

今文尚書汲冡師春蔡邕獨斷凢古人論謚之書收

其所長加以新意得一百六十八謚三百一十一條


芟去者百九十有八又為論四篇以叙其去取之意

  樂類

   樂府雜錄一卷

右唐段安節撰記唐開國以來雅鄭之樂并其事始

古之為國者先治身故以禮樂之用為本後世為國

者先治人故以禮樂之用為末先王欲明德於天下

深推其本必先修身而修身之要在乎正心誠意故

禮以制其外樂以養其内使内之不貞之心無自而

萌外之不義之事無由而蹈一身旣修而天下治矣

是以禮樂之用不可須臾離也後世則不然設法造

令務以整治天下自適其暴戾恣睢之心謂躬行率

人為迂濶不可用若海内平定好名之主然後取禮

之威儀樂之節奏以文飾其治而已則其所謂禮樂

者實何益於治亂成敗之數故曰後世為國者先治

人以禮樂之用為末雖然禮文在外為易見歴代猶

不能廢至於樂之用在内微密要眇非常情所能知

故自漢以來指樂為虛器雜以鄭衞夷狄之音雖或

用於一時旋卽放失無復存者况其書哉今裒集數

種姑以補書目之闕爾

   羯鼔錄一卷

右唐南卓撰述鼓曲故事

   補亡樂書三卷

右皇朝房庻撰古律旣亡後世議樂者縱黍為之則

尺長律管容黍為有餘王朴是也横黍為之則尺短

律管容黍為不足胡瑗是也故庻欲先以一千二百

黍納之於律管中黍盡乃得九十分為黄鍾之長其

說大要以律生尺耳范蜀公本之以製雅樂

   五音㑹元圖一卷

右未知何人所撰謂樂各有譜但取篥譜爲圖以七

音十二律使俗易曉

   大晟樂府雅樂圖一卷

右皇朝政和中建大晟樂府起黃鍾于上躬之中指

弃塞古今諸儒異同之論此其譜也

   琴筌十卷

右皇朝苟以道撰記造琴法彈琴訣并譜


昭徳先生郡齋讀書志卷第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