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文選/卷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昭明文選
Arrow l.svg上一卷 卷十八 下一卷Arrow r.svg


文選卷第十八

音樂下[编辑]

長笛賦[编辑]

并序。周禮,笙師掌教吹笛。說文曰:笛七孔,長一尺四寸,今人長笛是也。風俗通曰:笛,滌也。蕩滌邪志,納之雅正。

主条目:長笛賦

  馬季長范曄後漢書曰:馬融,字季長,扶風茂陵人也。將作大匠嚴之子。為人美容貌,有俊才,好吹笛。為校書郎。順帝時,遷南郡太守,免。與馬皇后親,坐高堂,施絳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鄭玄、盧植皆其弟子。後拜議郎,卒。

  融既博覽典雅,精核數術,仲長子昌言曰:精核是非,議之嘉也。說文曰:覈,考實事也。核與覈古字通。漢書曰:術數者,皆羲和卜史之職。韋昭曰:歷數,占術也。又性好音,能鼓琴吹笛,而為督郵,無留事,韋昭釋名曰:督郵,主諸縣罰負殿,糾攝之也。辨位曰:言督郵書掾者。郵,過也。此官不自造書,主督上官所下、所過之書也。史記,齊威王語即墨大夫曰:自子之居即墨,無留事。獨臥郿平陽鄔中。有雒客舍逆旅,漢書右扶風有郿縣。平陽鄔,聚邑之名也。鄔,烏古切。毛詩曰:王餞于郿。毛萇曰:地名。說文曰:鄔,小障也,一曰庳城。在阜部。服虔通俗文曰:營居曰鄔。左氏傳,荀息曰:今虢為不道,保於逆旅。吹笛為氣出精列相和。歌錄曰:古相和歌十八曲,氣出一,精列二。魏武帝集有氣出、精列二古曲。融去京師,京師,謂洛陽也。踰年,蹔聞,甚悲而樂之。追慕王子淵枚乘劉伯康傅武仲等簫琴笙頌,唯笛獨無,王子淵作洞簫賦。枚乘未詳所作,以序言之,當為笙賦。文章志曰:劉玄,字伯康,明帝時,官至中大夫,作簧賦。傅毅,字武仲,作琴賦。故聊復備數,作長笛賦。其辭曰:

  惟籦籠之奇生兮,于終南之陰崖。字林曰:惟,有也。戴凱之竹譜曰:籦籠,竹名。毛詩曰:終南何有。毛萇曰:周之山名。尚書大傳曰:觀乎南山之陰,謂山北。託九成之孤岑兮,臨萬仞之石磎。山海經曰:桓山四成。郭璞曰:成,亦重也。言九者,數之多也。爾雅曰:山小高曰岑。孔安國曰:八尺曰仞。包氏曰:七尺曰仞。爾雅曰:山豄無所通,谿。尸子曰:焦原者,臨萬仞之谿。特箭槁而莖立兮,獨聆風於極危。箭,槁,二竹名也。言似二竹,或生而莖立,或生於極危。爾雅曰:東南之美者,會稽之竹箭焉。郭璞方言注曰:箭者,竹名也。鄭玄周禮注曰:箭幹謂之槁。尚書曰:惟箘簵楛。鄭玄曰:箘簵。蒼頡篇曰:聆,聽也,音零。秋潦漱其下趾兮,冬雪揣封乎其枝。說文曰:潦,雨水也。鄭玄周禮注曰:漱,齧也。爾雅曰:趾,足也。鄭玄毛詩箋曰:團,聚貌。揣與團古字通,徒歡切。漢書音義,孟康曰:揣,持也。巔根跱之𣙗刖兮,感迴飇而將頹。巔根,根生於巔也。作顛,根將顛墜也。𣙗刖,危貌。感,觸也。爾雅曰:颫颻謂之猋。猋與飇同。頹,落也。𣙗,吾結切。刖,五刮切。夫其面旁則重巘增石,簡積頵砡。面,前也。爾雅曰:重巘,隒。郭璞曰:謂山形如累巘。巘曰甑,山狀似之,因以名也。又曰:簡,大也。說文曰:頵,頭落也,五隕切。字林曰:砡,齊頭也,牛六切。𦡼,傾𣅳倚伏。𦡼,嶮峻之貌。,力于切。狋,助緇切。𦡼,魚飢切。庨窌巧老,港洞坑谷。庨窌巧老,深空之貌。港洞,相通也。庨,苦交切。窌,郎交切。巧老,依字。港,胡貢切嶰壑澮𡷋𡸞窞巖𥨍爾雅曰:小山別大山曰嶰,又兩山夾澗也。澮𡷋,嶰壑深平之貌。鄭玄曰:澮,所以通水於川也。𡷋,音兌。𡸞,即坎也。周易曰:入於坎窞,凶。王弼曰:最處𡸞底也。說文曰:窞,坎中小坎也,徒感切。巖,深巖也。說文曰:巖,岸也。巖𥨍,不平也。廣雅曰:𥨍,窟也,字從穴從復,扶福切。運裛窏洝,岡連嶺屬。運裛,迴旋相纏也。窏洝,卑曲不平也。屬,連也。窏,於孤切。洝,音按。林簫蔓荊,森槮柞樸。說文曰:篠,小竹也。簫與篠通。本草經曰:蔓荊,實味苦。森槮,木長貌。鄭玄毛詩箋曰:柞,櫟也,子落切。樸,包木也,補木切。

  於是山水猥至,渟涔障潰。廣雅曰:猥,衆也。埤蒼曰:渟,水止也。薛君韓詩章句曰:涔,漁池也,音岑。賈逵國語注曰:障,防也。字林曰:潰,旁決也。顄淡滂流,碓投瀺穴。顄淡,水搖蕩貌。顄,胡感切。淡,徒敢切。碓投,似碓之所投也。說文曰:碓,舂也,都隊切。瀺,水注聲也。字林曰:流水行也。瀺穴,瀺注隙穴也,士咸切。爭湍苹縈,汩活澎濞。許慎淮南子注曰:湍,水疾也。苹縈,迴旋之貌。汩活,疾貌。字林曰:澎濞,水瀑至聲也。苹,芳耕切。汩,古沒切。活,古活切。波瀾鱗淪,窊隆詭戾。爾雅曰:大波為瀾。郭璞曰:言蘊淪也。鱗淪,相次貌。說文曰:窊,邪下也。窊隆,高下貌。詭戾,乖違貌。窊,烏瓜切𤀰瀑噴沫,奔遯碭突。𤀰瀑,沸湧貌。噴沫,跳沫也。碭,徒郎切。搖演其山,動杌其根者,歲五六而至焉。說文曰:搖,動也。賈逵國語注曰:演,引也。張揖注漢書上林賦曰:杌,搖也。字林曰:至,到也。是以間介無蹊,人跡罕到。孟子曰: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趙岐曰:介然人用之不止,則蹊成為路。杜預注左氏傳曰:介,猶間也,間、介一也。蹊,徑也。言山間隔絕,無有蹊徑也。漢書曰:舟車所不至,人跡所不及。猿蜼晝吟,鼯鼠夜叫。爾雅曰:蜼,卭鼻而長尾。張揖上林賦注曰:蜼似獼猴而大。郭璞爾雅注曰:鼯鼠一名夷𩿬,狀如小狐,似蝙蝠,肉翅,亦謂之飛生,聲如人呼。寒熊振頷,特麚昏髟。振,動也。方言曰:頷,頤也,胡感切。爾雅曰:鹿,牡麚、牝麀也。昏,視。髟,萇髦也。言或顧視,或振髦。昏,昌夷切。髟,方妙切。山雞晨群,壄雉晁雊。毛詩曰:雉之朝雊,尚求其雌。說文曰:雄雞之鳴為雊。埜,古野字。晁,古朝字。求偶鳴子,悲號長嘯。由衍識道,噍噍讙譟。由衍,行貌。羽獵賦曰:噍噍昆鳴。噍,子由切。鄭玄周禮注曰:譟,讙也。經涉其左右,哤聒其前後者,無晝夜而息焉。左右,謂林之左右。國語,管子曰:四民雜處,則其言厖。哤聒,雜聲也。說文曰:聒,讙語也。夫固危殆險巇之所迫也,險巇,猶傾側也。衆哀集悲之所積也。故其應清風也,纖末奮蕱,錚鐄謍嗃。方言曰:捎,動也。蕱與捎同,所交切。謍嗃,並謂其仿聲也。錚鐄,聲也。錚,士庚切。說文曰:錚,金聲。鐄與鍠同,音宏。字林曰:謍,小聲也,呼盲切。埤蒼曰:嗃,大呼也,呼交切。若絙瑟促柱,號鍾高調。淮南子曰:張瑟者小絃絙,大絃緩。高氏注曰:絙,急也。楚辭曰:絙瑟兮交鼓。又曰:破伯牙之號鍾。王逸曰:絙,急張絃也。博物志曰:鑑脅、號鍾,善琴名。

  於是放臣逐子,棄妻離友。彭胥伯奇,哀姜孝己。彭,彭咸。胥,伍子胥也。琴操曰:尹吉甫,周上卿人也,有子伯奇。伯奇母死,更娶後妻,生伯邦。乃譖伯奇於吉甫曰:見妾有美色,然有邪心。吉甫曰:伯奇為人慈仁,豈有此也?妻曰:試置空房中,君登樓而察之。後妻知伯奇仁孝,乃取毒蜂綴衣領,伯奇前持之。於是吉甫大怒,放伯奇於野。宣王出遊,吉甫從。伯奇乃作歌感之於宣王。宣王曰:此放子辭。吉甫乃求伯奇,射殺後妻。左傳曰:魯哀公夫人姜氏歸於齊,將行,哭而過市,曰:天乎!仲為不道,殺適立庶。市人皆哭。魯人謂之哀姜。帝王世紀曰:高宗有賢子孝己,其母早死。高宗惑後妻之言,放之而死,天下哀之。尸子曰:孝己事親,一夜而五起,視衣厚薄,枕之高下也。家語曰:曾子遣妻,告其子曰:高宗以後妻殺孝己,尹吉甫以後妻放伯奇,吾上不及高宗,中不及吉甫,庸知得免於非乎?攢乎下風,收精注耳。收精,不窺。注耳,專聽。靁歎頹息,掐膺擗摽。歎聲若雷,息聲若頹也。楚辭曰:吒增歎兮如雷。靁與雷,古今字也。爾雅曰:焚輪謂之頹。郭璞曰:暴風從上下也。埤蒼曰:掐,爪也。說文曰:膺,胸也。國語曰:無掐膺。韋昭曰:掐,叩也,苦洽切。魏書程昱傳曰:昱於魏武前忿爭,聲氣忿高,邊人掐之乃止。毛詩曰:寤擗有摽。毛萇曰:擗摽,拊心貌。泣血泫流,交橫而下。毛詩曰:鼠思泣血。禮記曰:高子皋之執親之喪,泣血三年,未嘗見齒。楚辭曰:橫垂涕兮泫流。通旦忘寐,不能自禦。淮南子曰:病疵瘕者,通旦不寐。鄭玄周禮注曰:禦,禁也。

  於是乃使魯般宋翟,構雲梯,抗浮柱。魯、宋,二國名也。淮南子曰:魯般,古之巧人。注:公輸班也。為木鳶而飛。論衡曰:魯班刻木為鳶,飛三日不下。為母作木車,木人為御,機關一發,遂去不還,人謂班母亡。翟,墨子之名也。墨子曰:公輸般為雲梯,垂成,大山四起,所謂善攻具也,必取宋。於是墨子見公輸般而止之。張湛列子注曰:雲梯可以凌虛。甘泉賦曰:抗浮柱之飛榱。按墨子削竹以為鵲,鵲三日不行。韓子云:為木鳶三年不飛,一日而敗。抱朴子曰:墨子名翟,宋人。或云孔子時人,或云在後。今案:其人在七十弟子後也。蹉纖根,跋縷。言以足蹉蹋纖根,又跋𨆍細縷也。蹉,七何切,一作搓。埤蒼曰:搓,𢶷也。方言曰:,小也。縷,言細似縷也。上林賦曰:布結𧃒。顏監注:蔓生著地之處皆生細根如相結,故名縷。今俗呼鼓箏草,而幼童對銜之,手鼓中央,則聲如箏,因以名。彼雖草名,抑亦義兼似縷也。膺陗阤,腹陘阻。言以膺服於陗阤,而腹突於陘阻也。淮南子曰:岸陗者必阤。許慎曰:陗,峻也,七笑切。阤,落也,直紙切。字林曰:阤,小崩也。爾雅曰:山絕陘。郭璞曰:連山中斷也。陘,音刑。逮乎其上,匍匐伐取。挑截本末,規摹彠矩。聲類曰:挑,決也。鄭玄毛詩箋曰:挑,支落之,佗堯切。說文曰:摹,規也,莫奴切。彠,亦矱字。王逸楚辭注曰:矱,度也。矩,法也。彠,於縛切。夔襄比律,子壄協呂。尚書,帝曰:夔,命汝典樂,教冑子。家語,孔子學琴於師襄。鄭玄周禮注曰:比,次也。周禮,大師掌六律六呂。六律,陽聲,黃鍾、太簇、姑洗、蕤賓、夷則、無射;六呂,陰聲,大呂、應鍾、南呂、林鍾、中呂、夾鍾。左氏傳曰:師曠侍於晉侯。杜預曰:曠,晉樂太師子野也。孟子曰:師曠之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十二畢具,黃鍾為主。呂氏春秋曰:黃帝命伶倫為律。伶倫制十二簫,聽鳳鳥之鳴,以別十二律,以比黃鍾之宮。故黃鍾宮,律之本也。高誘曰:六律六呂,各有管也,故曰十二簫。漢書,律歷志曰:十二,陽六為律,陰六為呂。律者,黃帝之所作也。黃帝使伶倫自大夏之西,昆侖之陽,取竹解谷生其薄厚均者,斷兩節間吹之,以為黃鍾之律本,氣至則應。六律六呂者,述十二月之音氣也。黃鍾,律呂之長,故曰為主。撟揉斤械,剸掞度擬。蒼頡篇曰:矯,正也。鄭玄周禮注曰:揉謂以火撟也。如酉切。說文曰:斤,斫木。又曰:械,治也。字林曰:剸,裁也,大丸切。又曰:剡,銳也。周易曰:掞木為矢。掞與剡音義同。度擬,量度比擬也鏓硐隤墜,程表朱裏。說文曰:鏓,大鑿中木也。然則以木通其中皆曰鏓也,蘇董切。廣雅曰:硐,磨也,音動。說文曰:隤,墜也,徒雷切。爾雅曰:墜,落也。說文曰:程,示也。張晏漢書注曰:表,猶外也。定名曰笛,以觀賢士。以其滌穢,故可觀士。陳於東階,八音俱起。儀禮大射禮曰:樂人宿縣于階東。周禮曰:播之以八音。孔安國注曰:八音:金、石、絲、竹、匏、土、革、木。食舉雍徹,勸侑君子。食舉,謂進食於天子而設樂,食竟,奏詩之樂以徹食。徹,去也。蔡雍禮樂志曰:天子中樂,殿中食舉樂也。周禮曰:及徹而歌徹。鄭玄曰:歌之者,歌雍也。周禮曰:王以樂侑食。鄭玄曰:侑,助也。然後退理乎黃門之高廊。漢書音義,如淳曰:今樂家五日一習,為理樂。桓譚新論曰:漢之三主,內置黃門工倡。重丘宋灌,名師郭張。漢書曰:平原郡有重丘縣。名師,有名師也。宋、灌、郭、張,皆其姓也。工人巧士,肄業脩聲。工,樂人也。巧,伎巧也。賈逵國語注曰:肄,習也。

  於是遊閒公子,暇豫王孫,史記曰:宛孔氏有遊閒公子之名。國語,優施曰:我教暇豫之事君。韋昭曰:閒,暇也。服虔曰:諸公閒遊戲。若依服解,閒,當工莧切。韋昭曰:優游閒暇也。按史記貨殖傳:有遊閑公子,飾冠劍,連車騎。此則韋說勝。閒,音閑。豫,樂也。心樂五聲之和,耳比八音之調,左氏傳曰:五聲六律。杜預曰:五聲,宮、商、角、徵、羽。乃相與集乎其庭。詳觀夫曲胤之繁會叢雜,何其富也。胤,亦曲也,字或為引。蔡雍琴操,有思歸引,衛女之所作。富,謂聲之富也。紛葩爛漫,誠可喜也。紛葩,盛多貌。波散廣衍,實可異也。毛萇詩傳曰:衍,溢也。牚距劫遌,又足怪也。言聲之相逆遌也。說文曰:牚,柱也。鄭玄禮記注曰:劫,脅也。郭璞穆天子傳注曰:遌,觸也,五故切。啾咋嘈啐,似華羽兮,絞灼激以轉切。蒼頡篇曰:啾,衆聲也。鄭玄周禮注曰:咋,咋然,聲大也,仕白切。埤蒼曰:嘈啐,聲貌。嘈,音曹。啐,才喝切。鶡冠子曰:南方萬物華羽焉,故調以羽。絞灼激,聲相繞激也。切,猶磨切也。震鬱怫以憑怒兮,耾碭駭以奮肆。楚辭曰:怫鬱兮弗陳。王逸曰:蘊積也。怫,扶弗切。左氏傳,蹶由曰:今君震電憑怒。杜預曰:憑,大也。埤蒼曰:耾,聲貌。碭,突也。杜預左氏傳注曰:肆,放也。氣噴勃以布覆兮,乍跱蹠以狼戾。蒼頡篇曰:噴,吒也,普寸切;或作憤,防粉切。勃,盛貌。布覆,周布四覆也。跱蹠,言其聲跱立,如有所蹠蹋也。狼戾,乖背也。戰國策,張儀曰:趙王狼戾無親。靁叩鍛之岌峇兮,正瀏溧以風冽。言音如靁之叩鍛,岌峇為聲也。蒼頡篇曰:鍛,椎也,都亂切。岌,苦協切。峇,苦合切。漢書音義,孟康曰:瀏,清也。毛萇詩傳曰:溧,寒也。說文曰:冽,清也。瀏溧,清涼貌。冽,寒貌。薄湊會而凌節兮,馳趣期而赴躓。凌,乘也。節,曲節也。趣,向也。期,會也。躓,謂顛仆也。

  爾乃聽聲類形,狀似流水,又象飛鴻。列子曰:伯牙鼓琴,志在流水。鍾子期曰:洋洋乎若江河。琴道曰:伯夷操,似鴻鴈之音。氾濫溥漠,浩浩洋洋。氾濫,任波搖蕩之貌。說文曰:氾,濫也。上林賦曰:汎淫氾濫。溥漠,以翮撫水之貌,謂飛鴻之狀也。長矕遠引,旋復迴皇。孟康漢書注曰:矕,視也,莫干切。廣雅曰:引,伸也。李尤七疑曰:迴皇競集。充屈鬱律,瞋菌碨抰。皆衆聲鬱積競出之貌。屈,音掘。瞋,尺鄰切。菌,去倫切。碨,於迴切。抰,烏郎切。酆琅磊落,駢田磅唐。衆聲宏大四布之貌。酆,普耕切。琅,力耕切。磅唐,廣大盤礡也。宋玉笛賦曰:磅唐千仞。取予時適,去就有方。莊子曰:去就取予,能知六者,塞道者也。高誘呂氏春秋注曰:適,中適也。毛萇詩傳曰:方,則也。洪殺衰序,希數必當。鄭玄周禮注曰:殺,減也,所屆切。左氏傳,魏獻子曰:遲速衰序。杜預曰:衰,差;序,次也。衰,楚危切。微風纖妙,若存若亡。老子曰:若存若亡。藎滯抗絕,中息更裝。方言曰:燼,餘也。藎與燼同,在進切。喪服子夏傳曰:抗,極也。許慎淮南子注曰:裝,束也。調更裝而奏之。奄忽滅沒,曄然復揚。方言曰:奄,遽也。曄,盛貌。或乃聊慮固護,專美擅工。聊慮固護,精心專一之貌。說文曰:擅,專也。漂凌絲簧,覆冒鼓鍾。漂凌,謂漂蕩凌駕也。覆冒,謂掩覆冠冒也。風俗通曰:簧,笙中簧也。大笙謂之簧。或乃植持縼纆,佁儗寬容。言聲或植立,而相牽引持,似於縼纆也。說文曰:縼,以長繩繫牛也,徐絹切。漢書音義,張晏曰:二股謂之糾,三股謂之纆。佁儗,寬容之貌。佁,敕吏切。儗,五吏切。簫管備舉,金石並隆。毛詩曰:既備乃奏,簫管備舉。漢書曰:石曰磬,金曰鍾。鄭玄禮記注曰:隆,盛也。無相奪倫,以宣八風。尚書曰:八音克諧,無相奪倫。呂氏春秋曰:舜以夔為樂正,於是正六律,和均五聲,以通八風。杜預左氏傳注曰:八風,八方之風。金乾主磬,其風不周;石坎主鼓,其風廣莫;革艮主笙,其風明庶;匏震主簫,其風條;竹巽主柷敔,其風清明;木離主瑟琴,其風景;絲坤主鍾,其風涼;土兌主壎,其風閶闔。律呂既和,哀聲五降。左氏傳,醫和對晉平公曰:先王之樂,中聲以降,五降之後,不容彈矣。杜預曰:聲成五降而息也。降,罷退也。曲終闋盡,餘絃更興。鄭玄禮記注曰:闋,終也,苦穴切。繁手累發,密櫛疊重。左氏傳,醫和曰:於是有煩手淫聲,慆堙心耳,乃忘平和,君子不聽也。手煩不已,則雜聲並奏,記傳所謂鄭、衛之聲,謂此也。樂記曰:鄭、衛之音,亂世之音也。又雜樂姦聲,以濫溺而不止。鄭音好濫淫志,衛音促速煩志,言鄭、衛之聲煩手雜也。密櫛,密如櫛也。毛詩曰:其比如櫛。踾踧攢仄,蜂聚蟻同。踾踧,迫蹙貌。攢仄,攢聚貌。埤蒼曰:踾,蹋地聲也。字林曰:踧踖不進。踾,音複。踧,子六切。衆音猥積,以送厥終。

  然後少息蹔怠,雜弄間奏。易聽駭耳,有所搖演。言變易人之視聽也。搖,動也。演,引也。言有所動引於心。安翔駘蕩,從容闡緩。毛萇詩傳曰:間,代也。莊子曰:惠施之材,駘蕩而不得。駘蕩,安翔貌。蒼頡篇曰:闡,開也。漢書曰:闡諧慢易之音作惆悵怨懟,窳圔窴𧹞字林曰:懟,怨也。窳圔,聲下貌。圔,於洽切。窴𧹞,聲緩也。窴,恥輦切。𧹞,女善切。聿皇求索,乍近乍遠。聿皇,疾貌。臨危自放,若頹復反。蚡縕繙紆,緸冤蜿蟺。蚡縕繙紆,聲相糾紛貌。蚡,扶云切。縕,於文切。緸冤蜿蟺,盤屈搖動貌。鄭玄曰:蜿,委也。緸,音因。蜿,於阮切。蟺,音善。笢笏抑隱,行入諸變。笢笏抑隱,手循孔之貌。毛萇詩傳曰:行,往也。鄭玄周禮注曰:變,猶更也。樂成則更奏。絞概汨湟,五音代轉。絞概汨湟,音相切摩貌,言聲相絞概,如水之聲。汨湟,水流貌。絞,古巧切。概,古愛切。汨,于筆切。湟,音黃。挼拏捘臧,遞相乘邅。說文曰:挼,摧也,奴迴切。蒼頡篇曰:拏,捽也,引也,奴家切。廣雅曰:捘,按之也,子潰切。臧,猶抑也。邅,邅迴也,張連切。一云邅當為蹍。司馬彪莊子注曰:蹍,蹈也,女展切。反商下徵,每各異善。反商,猶變商也。淮南子曰:變宮生徵,變徵生商,變商生羽。琴道曰:下徵七絃,總會樞極。沈約宋書曰:下徵調法,林鍾為宮,南呂為商。注云:第三孔也,本正聲黃鍾之羽,今為下徵之商也。

  故聆曲引者,觀法於節奏,察變於句投,以知禮制之不可踰越焉。廣雅曰:聆,聽也。引,亦曲也。蔡邕琴操曰:思歸引者,衛女之所作也。琴引者,秦時倡屠門高之所作也。禮記曰:文采節奏,聲之飾也。說文曰:逗,止也。投與逗古字通,音豆。投,句之所止也。聽簉弄者,遙思於古昔,虞志於怛惕,以知長戚之不能閒居焉。簉弄,蓋小曲也。說文曰:簉,倅字如此。毛萇傳曰:怛怛惕惕,憂勞也。閒,音閑。故論記其義,協比其象:徬徨縱肆,曠𤄾敞罔,老莊之概也。老子,已見遊天台賦。史記曰:莊子者,蒙人也,名周。其要本歸於老子之言,其言汪洋自恣,其適己也。曠,若廣切。敞罔,大貌。概,猶節也。溫直擾毅,孔孟之方也。尚書曰:皋陶曰:擾而毅,直而溫。言正直而有溫和也。溫和正直,柔而能毅也。史記曰:孔子名丘,字仲尼,姓孔氏,魯昌平鄉陬邑人。又曰:孟軻,鄒人也。序詩、書,述仲尼之意。激朗清厲,隨光之介也。激切明朗,清而能厲。厲,列也。莊子曰:湯將伐桀,因卞隨而謀之。卞隨曰:非吾事也。湯又因瞀光而謀之。瞀光曰:非吾事也。湯伐桀,克之,以讓卞隨。隨曰:再來漫我以其辱行,乃自投桐水而死。湯又讓瞀光。曰:無道之世,不踐其土,況尊我乎?乃負石而自沈瀘水。高士傳曰:湯伐桀,求道于卞隨,隨不應。及滅,讓於卞隨。隨曰:君以我為食天下。遂投瀘水而死。湯又讓務光,光亦投水而死。劉熙孟子注曰:介,操也。牢剌拂戾,諸、賁之氣也。牢剌,牢落乖剌也。說文曰:剌,戾也。左氏傳曰:吳公子光享王,鱄諸抽劍刺王。說苑曰:勇士孟賁,水行不避蛟龍,陸行不避虎狼。節解句斷,管商之制也。史記曰:管仲夷吾者,潁上人也。任政於齊。又曰:商君者,衛之諸庶孽子也,名鞅,姓公孫氏,好刑名之學。秦封之於商,號商君。條決繽紛,申韓之察也。言科條能分決,繽紛能整理也。史記曰:申不害者,京人也,學本於黃、老而主刑名。又曰:韓非者,韓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見韓稍弱,數以書諫韓王,王不能用,乃觀王者得失之變,作孤憤、五蠹、說林十萬言。秦王見其書曰:嗟乎!寡人得見,與之游,死不恨!繁縟駱驛,范蔡之說也。辭旨繁縟,又相連續也。說文曰:縟,彩飾也。范雎、蔡澤,並辯士也。范雎,已見西京賦,蔡澤,見歸田賦。剺櫟銚,晳龍之惠也。剺櫟銚,皆分別節制之貌。剺,音梨。櫟,音歷。銚,他堯切。,胡麥切。左氏傳曰:鄭駟歂殺鄧晳而用其竹刑。杜預曰:鄧晳,鄭大夫也。史記曰:公孫龍,趙人,為堅白同異之辨。晉太康地記曰:汝南西平縣有淵水,可用淬刀劍特利,故有堅白之論,云,黃以為堅,白以為利也。或辯之曰:白所以為不堅,黃所以為不利也。上擬法於韶箾南籥,左氏傳,昭二十九年,吳公子札來聘,魯人為奏四代樂。見舞韶箾者,曰:德至哉!杜預曰:舜樂也,音簫。又曰:見舞象箾、南籥者,曰:美哉!杜預曰:象箾,舞者所執。南籥,舞也,文王樂也。南,言文王化自北而南,謂從岐周被江、漢也。爾雅釋樂曰:大籥謂之產。注:籥,如笛,三孔而短小。廣雅曰:七孔。箾,音簫。中取度於白雪淥水,宋玉諷賦曰:臣援琴而鼓之,作幽蘭、白雪之曲。淮南子曰:手會淥水之趣。高誘曰:淥水,古詩。下釆制於延露巴人。淮南子曰:歌釆菱,發陽阿,鄙人聽之,不若延露以和。宋玉對問曰: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

  是以尊卑都鄙,賢愚勇懼。毛萇詩傳曰:子都,世之美好者。鄙,陋也。呂氏春秋曰:愚智勇懼,可得而知。魚鼈禽獸,聞之者莫不張耳鹿駭。熊經鳥申,鴟視狼顧。拊譟踴躍,鹽鐵論曰:邊境無鹿駭狼顧之憂。淮南子曰:鴟視而狼顧,熊經而鳥申,此養形之人也。莊子音義曰:熊經,若熊之舉樹而引氣也。各得其齊。人盈所欲,禮記曰:樂者,樂也。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齊,分限也,在細切。皆反中和,以美風俗。禮記曰: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漢書,王尊曰:廣教化,美風俗。屈平適樂國,介推還受祿。言各反其常性也。屈平,屈原也。必適樂國而求仕,不沈湘流以殞身也。史記,屈原者,名平,楚人同姓,為懷王左司徒。為上官大夫心害其能,讒平。及懷王卒,襄王立,又為令尹子蘭使上官大夫短屈原於襄王,王怒而遷之。原至江南,乃作懷沙賦,於是懷石因投汨羅以死也。今言屈平聞此笛聲,即還之楚國,不投汨羅而死。下他皆放此。毛詩曰:適彼樂國。左氏傳,僖二十四年,晉侯賞從亡者。介之推不言祿,祿亦不及。推曰:獻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懷無親,內外棄之。天未絕晉,必將有主。主晉祀者,非君而誰?而二三子以為己力,不亦誣乎?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誰懟?曰:尤而效之,其又甚焉。其母曰:能如是乎?與汝皆隱。遂死。而晉侯求之不獲,以綿上為之田。澹臺載尸歸,皋魚節其哭。博物志曰:澹臺滅明之子溺死於江,弟子欲收而葬之,明止之曰:螻蟻何親?魚鼈何仇?弟子曰:何夫子之不慈乎?對曰:生為吾子,死非吾鬼。遂不收葬。韓詩外傳曰:孔子出行,聞有哭聲甚悲,則皋魚也,披褐擁劍,哭於路左。孔子下車而問其故,對曰:吾少好學,周流天下,以後吾親死,一失也;高尚其志,不事庸君,而晚仕無成,二失也;少擇交遊,寡親友,而老無所託,三失也。夫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往而不可反者,年也;逝而不可追者,親也。吾於是辭矣。立哭而死。孔子謂弟子曰:識矣!於是門人辭歸養親者一十三人。長萬輟逆謀,渠彌不復惡。左傳曰:莊十二年,長萬,南宮萬也,弒宋閔公於蒙澤。蒙澤,宋地,梁國有蒙縣。南宮,氏;長萬,名也。左傳曰:桓十二年傳云:初,鄭伯將以高渠彌為卿,昭公惡之,固諫不聽。昭公立,懼其殺己。辛卯,殺昭公而立公子亹。君子謂:昭公知所惡矣。公子達曰:高伯其為戮乎!復惡已甚矣。注曰:公子達,魯大夫。復,重。本為昭公所惡,而復殺君,重也。昭公,鄭莊公子忽。姓高,渠彌,名也,鄭家大將,欲為卿。蒯聵能退敵,不占成節鄂。左傳曰:定十四年,衛靈公逐太子蒯聵,太子奔宋。至哀公二年,衛靈公卒,而立蒯聵之子輒為衛侯,晉趙鞅乃納蒯聵于戚。至哀三年,衛石姑帥師圍之。父子爭國,為讎敵也。韓詩外傳云:不占,陳不占也,齊人。崔杼弒莊公,陳不占聞君有難,將往赴之。食則失哺,上車失軾。其僕曰:敵在數百里外,而懼怖如是,雖往其益乎?占曰:死君之難,義也;無勇,私也。乃驅車而奔之,至公門之外,聞鼓戰之聲,遂駭而死。君子謂不占無勇而能行義,可謂志士矣。愕,直也。從邑者,乃地名也,非此所施也。字林曰:鄂,直言也。謂節操蹇鄂而不怯懦也。王公保其位,隱處安林薄。楚辭曰:露新夷,死林薄。王逸曰:草木交曰薄。宦夫樂其業,士子世其宅。淮南子曰:古者至德之時,農安其業,大夫安其職,而處士脩其道。鱏魚喁於水裔,仰駟馬而舞玄鶴。韓詩外傳曰:昔伯牙鼓琴,而淫魚出聽;瓠巴鼓琴,而六馬仰沫。淮南子,瓠巴鼓瑟而淫魚出聽。注曰:瓠巴,楚人也,亦善於瑟,淫魚出頭於水而聽之。淮南子,水濁則魚噞喁,政苛則人亂。注:楚人噞喁,魚出頭也。淮南子,伯牙鼓琴而鳴馬仰秣。即頭去謂馬笑。韓子,師曠援琴一奏,有玄鶴二八來集,再奏而列,三奏延頸而鳴,舒翼而舞。尚書大傳曰:虞舜歌樂曰,和伯之樂舞玄鶴。

  于時也,綿駒吞聲,伯牙毀絃。孟子,淳于髡曰:昔綿駒處高唐,而齊右善歌。伯牙,已見上。瓠巴聑柱,磬襄弛懸。列子曰:瓠巴鼓琴,而鳥舞魚躍。孫卿子曰:昔瓠巴鼓琴,潛魚出聽。江遽文釋曰:瓠巴,齊人也。說文曰:聑,安也,丁篋切。論語曰:擊磬襄入于海。周禮曰:大憂令弛懸。鄭玄曰:弛,釋下也。懸,鍾格也。留視𥊲眙,累稱屢讚。字林曰:𥊲,直視貌。蒼頡篇曰:𥊲,直下視貌,丑庚切。字林曰:眙,驚貌,敕吏切。失容墜席,搏拊雷抃。廣雅曰:搏,擊也。說文曰:抃,撫手也。雷抃,聲如雷也。僬眇睢維,涕洟流漫。僬眇睢維,目開合之貌。僬,子小切。方言曰:眇,小也。亡小切。聲類曰:睢,大視也。字林曰:睢,仰目也,許惟切。字林曰:維,持也。周易曰:齎咨涕洟。王弼曰:齎咨,嗟嘆之聲也。說文曰:洟,鼻液也,敕計切。是故可以通靈感物,寫神喻意。喻,曉也。禮記曰:樂和故萬物皆化。言可以通於神靈,感致萬物,舒寫精神,曉喻志意也。致誠效志,率作興事。致,極也。效,驗也。尚書,咎繇曰:率作興事,慎乃憲,欽哉!孔安國曰:憲,法也。天子率臣下為起治事,當慎汝法度,敬其職也。溉盥汙濊,澡雪垢滓矣。毛萇詩傳曰:溉,滌也,古載切,本或為概,音義同。禮記曰:食於質者盥,亦滌也,公緩切。說文曰:濊,水多也。澡,洗手也。莊子曰:澡雪而精神。高誘淮南子注曰:雪,拭也。說文曰:滓,澱也。滓,壯里切。澱,音殿。

  昔庖羲作琴,神農造瑟。庖羲即伏羲也。琴操曰:昔伏羲氏之作琴,所以修身理性,反天真也。淮南子曰:神農之初作瑟,以歸神反望,及其天心也。女媧制簧,暴辛為塤。禮記曰:女媧之笙簧。世本曰:女媧作簧,暴辛為塤。宋均曰:女媧,黃帝臣也。暴辛,周平王時諸侯,作塤,有三孔。郭璞爾雅注曰:塤,燒土為之,大如雞卵。塤,虛袁切。倕之和鐘,叔之離磬。禮記曰:垂之和鐘,叔之離磬。鄭玄曰:垂,堯之共工也。世本曰:叔,舜時人。和離,謂次序其聲縣也。或鑠金礱石,華睆切錯。皆理器之名也。樂汁圖徵曰:鑠金為鐘,四時九乳。鑠金雖出樂緯,此金謂黃金,摠飾衆器,非止鐘也。賈逵注傳曰:消,鑠也。說文曰:金有五色,黃為長。鑠與爍同。國語,張老曰:天子之室,斲其椽而礱之,加密石焉。韋昭曰:礱,磨也,力東切。禮記曰:華而睆,大夫之簀與。鄭玄曰:華,畫也。說者以睆為刮節目也。睆,胡綰切。爾雅曰:骨謂之切,犀謂之剒。毛萇詩傳曰:治骨曰切。尚書曰:錫貢磬錯。孔安國曰:治玉曰錯。丸挻彫琢,刻鏤鑽笮。韓詩曰:松柏丸丸。薛君曰:取松與柏。然則丸,取也。漢書音義,如淳曰:挻,擊也,舒連切,一作埏。老子曰:埏埴以為器。河上公注曰:埏,和也。埴,土也。和土為食飲之器也。淮南子曰:陶人克埏埴。許重曰:埏,抒也。埴,土為也。爾雅,玉謂之彫,石謂之琢。郭璞曰:治玉石也。爾雅曰:金謂之鏤,木謂之刻。郭璞曰:治器之名也。說文曰:鑽,所以穿也。又曰:鑿,穿木也。國語,臧文仲曰:中刑用刀鋸,其次用鑽笮。韋昭注為笮,而賈逵注為鑿,然笮與鑿音義同也。鑽,子丸切。窮妙極巧,曠以日月。然後成器,其音如彼。解嘲曰:曠以日月。唯笛因其天姿,不變其材。伐而吹之,其聲如此。天姿,天然之姿也。蓋亦簡易之義,賢人之業也。周易曰: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此言簡易,不煩劇也。若然,六器者,猶以二皇聖哲黈益。六器:琴、瑟、簧、塤、鐘、磬。淮南子曰:二皇鳳至於庭。高誘曰:二皇,伏羲、神農也。聖哲,謂女媧、暴辛、垂、叔之流。黈,猶演也,佗斗切。況笛生乎大漢,而學者不識其可以裨助盛美,忽而不讚,悲夫!說文曰:裨,益也,婢移切。

  有庶士丘仲言其所由出,而不知其弘妙。尚書曰:庶邦庶士。風俗通曰:笛,武帝時丘仲所作。其辭曰:

  近世雙笛從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風俗通曰:笛元羌出,又有羌笛。然羌笛與笛,二器不同,長於古笛,有三孔,大小異,故謂之雙笛。龍鳴水中不見己,截竹吹之聲相似。見,胡鍊切。己,謂龍也。剡其上孔通洞之,裁以當簻便易持。麤者曰撾,細者曰枚。言裁笛以當簻,故便而易持也。簻,馬策也,竹瓜切。裁,或為材。易京君明識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君明所加孔後出,是謂商聲五音畢。漢書曰:京房字君明,漢武帝時人也。修易,尤好鐘律,知五聲。然京房修易,故曰易京。笛本四孔,京加一孔於下,為商聲,故謂五音畢。沈約宋書曰:笛,京房備其五音。言易京者,猶如莊周蒙人,謂蒙莊,及磬襄、宋翟之比。

文選考異

  • 長笛賦注「周禮笙師掌教吹笛」: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注「今人長笛是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將作大匠嚴之子為人美容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順帝時」: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與馬皇后親」下至「皆其弟子」: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七字。
  • 注「辨位曰」下至「所下所過之書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九字。
  • 注「毛詩曰」下至「在阜部」: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六字。
  • 注「京師謂洛陽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作長笛賦:袁本、茶陵本「賦」作「頌」。案:善無注,二本不著校語,無以考也。
  • 注「字林曰惟有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爾雅曰山小高」下至「山豄無所通谿」: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十二字。
  • 注「箭槁二竹名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案:善以「箭槁為一竹」,下注云「二竹」者,并聆風數之增多,大誤。
  • 注「言似二竹」:茶陵本「似」作「此」,是也。袁本亦誤「似」。
  • 注「蒼頡篇曰聆聽也」:袁本、茶陵本無「蒼頡篇曰」四字,「聽」作「風」。案:二本最是。韋昭注地理志,「箘簵」亦云一名「聆風」,見尚書釋文,與鄭注正合,尤增多及改。皆大誤。
  • 注「漢書音義孟康曰揣持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作顛根將顛墜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郭璞曰」下至「因以名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字。
  • 注「頵頭落也」:茶陵本「落」作「頵」。袁本無此字。案:今說文作「頵,頭頵,頵大也」。疑各本皆誤。
  • 注「又兩山夾澗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鄭玄曰澮所以通水於川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凶王弼曰最處埳𡸞底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巖𥨍不平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卑曲不平也」:袁本、茶陵本「曲不平」三字作「下」。
  • 注「木長貌」:袁本、茶陵本無「木」字。
  • 注「漁池也」:袁本、茶陵本無「漁」字。
  • 注「水注聲也」:袁本、茶陵本無「聲」字。
  • 注「字林曰流水行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字林曰」: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水瀑至聲也」:袁本、茶陵本「水瀑至」作「波」。
  • 注「古活切」:袁本「活」作「括」,是也。茶陵本亦誤「活」。
  • 注「爾雅曰」下至「言蘊淪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說文曰窊邪下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說文曰搖動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張揖注漢書」下至「至到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八字。
  • 注「杜預注左氏傳曰」下至「無有蹊徑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八字。
  • 注「爾雅曰」下至「而長尾」: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而大」: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字。
  • 注「爾雅曰」下至「麀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萇髦也」:案:「萇」當作「長」。各本皆誤。
  • 壄雉晁雊:袁本、荼陵本「壄」作「野」,「晁」作「朝」。案:此未審善果何作。
  • 注「說文曰」下至「晁古朝字」: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
  • 噍噍讙譟:袁本、茶陵本「讙」下校語云善作「嚾」。案:此似尤改之也。
  • 注「左右謂林之左右」: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謍嗃並謂其仿聲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注「錚鐄聲也」:袁本、茶陵本「聲」上有「皆大」二字。
  • 注「說文曰錚金聲」: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淮南子曰」下至「絙急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字。
  • 注「博物志曰鑑脅」: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善琴名」:袁本無「善」字。茶陵本并刪「王逸曰」以下至此,非。
  • 注「彭彭咸胥伍子胥也」:袁本、茶陵本此八字,作「羽獵賦曰餉屈原與彭胥鄭氏曰彭彭咸也晉灼曰胥子胥也」二十四字。案:各本皆非也,依善例當云「彭胥已見羽獵賦」七字。
  • 注「琴操曰」下至「射殺後妻」:茶陵本此一百三十三字作「琴操曰伯奇者尹吉甫之子也吉甫聽後妻之言疑其孝子伯奇自傷無罪投河而死」三十三字,是也。袁本無,非。
  • 注「左傳曰魯哀公」下至「魯人謂之哀姜」:茶陵本此四十字作「左氏傳曰夫人姜氏歸于齊將行哭而過市魯人謂之哀姜」二十三字,是也。袁本無,非。
  • 注「帝王世紀曰」下至「枕之高下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四字。
  • 掐膺擗摽:袁本、茶陵本「掐」作「搯」。案:二本注中祇有國語一條,亦無「苦洽切」之音,恐善自為「搯」字,五臣乃作「掐」,故正文下有「苦合」二字耳。尤改作「掐」,未必是。凡各本音蓋皆失善舊,但今無可考,故多不出。
  • 注「歎聲若雷息聲若頹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爾雅曰焚輪」下至「膺胸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九字。
  • 注「魏書程昱傳曰」下至「乃止」: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三字。
  • 注「禮記曰」下至「未嘗見齒」: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九字。
  • 注「古之巧人注公輸班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刻木為鳶飛三日不下」: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木車」: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字。
  • 注「垂成大山四起所謂善攻具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按墨子削竹」下至「在七十弟子後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八字。
  • 注「一作搓埤蒼曰搓𢶷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顏監注」下至「因以名」: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二字。
  • 注「字林曰阤小崩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聲類曰挑決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子壄協呂:袁本、茶陵本「壄」作「野」。案:已見上。
  • 注「周禮大師」下至「夾鍾」: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一字。
  • 注「伶倫制十二簫」:陳云「簫」當作「筩」,下同,是也。各本皆誤。案:所引仲夏紀古樂文也,今作「筒」,即「筩」字。
  • 注「漢書律歷志曰」下至「故曰為主」: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十八字。
  • 注「矯正也」又注「謂以火撟也」:陳云「矯」,「撟」誤。案上「矯」下「撟」二字當互易。各本皆誤。今考工記注作「槁」。釋文云:劉,苦老反;沈,居趙反。蓋劉「槁」,沈「矯」。善引與沈讀同矣。
  • 注「斤斫木」:袁本、茶陵本「木」下有「也」字。
  • 注「孔安國」下至「匏土革木」: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
  • 注「食舉」下至「徹去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三字。
  • 注「五日一習」:袁本、茶陵本「習」下有「樂」字。
  • 注「閒暇也服虔曰」下至「閒音閑」:袁本、茶陵本「閒暇」作「暇閑」,無「也」字以下至「音閑」五十一字。案:二本最是。「暇閑」連下注「豫樂也」五字,皆韋語,不得增多於其中也。
  • 注「富謂聲之富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牚距劫遌:袁本、茶陵本「牚」下校語云善作「掌」。案:二本所見非。此尤校改正之也。
  • 正瀏溧以風冽:袁本、茶陵本「溧」作「漂」,注同。案:此似尤改之也。
  • 注「漢書音義」下至「冽清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四字。
  • 薄湊會而凌節兮:茶陵本「薄」上有「寒」字,校語云五臣無「寒」。袁本校語云善有「寒」。案:此似尤刪之,善不注,無以考也。
  • 注「說文曰氾濫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李尤七疑曰」:案:「疑」當作「欵」。各本皆偽。范書文苑傳可證。七命注、答東阿王牋注作「歎」,亦偽也。他不悉出。
  • 或乃植持縼纆:茶陵本云五臣作「纆」。袁本云善作「纏」。案:此尤誤以五臣亂善也。注中解「纆」字語本非善所有。見下。
  • 注「漢書音義」下至「謂之纆」: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
  • 注「金乾主磬」下至「其風閶闔」: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十三字。
  • 注「對晉平公」: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慆堙心耳」下至「手雜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十三字。
  • 注「埤蒼曰踾」下至「踧踖不進」: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
  • 注「駘蕩安翔貌」下至「開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鄭玄曰蜿委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言聲相絞概」下至「水流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蒼頡篇曰拏捽也引也」:袁本、茶陵本作「又曰拏索持也」六字。
  • 注「廣雅曰捘按之也」:袁本、茶陵本作「又曰捘推也」五字。
  • 察變於句投:袁本、茶陵本「變」作「度」。案:此似尤改之也,但「度」是,「變」非。
  • 注「思歸引者衛女之所作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說文曰簉倅字如此」: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𤄾敞罔:袁本、茶陵本「𤄾」作「瀁」,下有「余兩」二字。案:此尤本偽耳。但善應有音,今注中不見,然則善音失舊甚明。
  • 溫直擾毅:袁本、茶陵本「擾」作「優」。案:此似尤改之也。
  • 孔孟之方也:案:「方」字必誤。上「概」下「介」,「氣」、「制」、「察」、「說」、「惠」皆韻,不應八句中獨此不協也。五臣濟注「方比也」云云,是其本乃作「方」,各本皆以之亂善而失著校語,遂無可考,以意揣之,疑或當作「大」歟?
  • 注「尚書曰」下至「而有溫和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字。
  • 注「厲列也」:茶陵本「列」作「烈」,是也。袁本亦誤「列」。
  • 注「高士傳曰」下至「光亦投水而死」: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七字。
  • 條決繽紛:案:「紛」當作「理」。袁本云善作「紛」。茶陵本云五臣作「理」。案:各本所見皆非也。善以「科條能分決」注「條決」,以「繽紛能整理」注「繽理」。作「理」不作「紛」明甚。
  • 注「見韓稍弱」下至「死不恨」:袁本無此五十字。茶陵本此節注自史記以下全無,非。
  • 注「范雎蔡澤並辯士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注「趙人」: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字。
  • 注「晉太康地記曰」下至「所以為不利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四字。
  • 注「昭二十九年」下至「魯人為奏四代樂」: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八字,有「曰延陵季子」五字。
  • 注「舞也文王樂也」:袁本、茶陵本「舞」上有「以籥」二字,「文」上有「皆」字。
  • 注「南言文王」下至「七孔」: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一字。
  • 注「箾音簫」:袁本、茶陵本「簫」作「朔」,是也。案:釋文云「徐音朔」,可證。
  • 注「史記屈原者」下至「他皆放此」:袁本、茶陵本無此一百一字。
  • 注「僖二十四年」: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有「曰」字。
  • 注「推曰獻公之子」下至「為之田」: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十四字,有「遂隱而死」四字。
  • 注「以後吾親死」:袁本、茶陵本無「以後」二字。
  • 注「左傳曰莊十二年」下至「桓十二年傳云初」: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六字,有「左氏傳曰南宮長萬弒閔公於蒙澤杜預曰宋大夫也又曰」二十三字。
  • 注「辛卯」: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字。
  • 注「公子達曰」下至「欲為卿」: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七字。案:此注疑袁、茶陵有脫,但尤增多者,決非善舊耳。又袁本此下有「亹音尾」三字,茶陵本在上「亹」字之下。
  • 注「左傳曰定十四年」下至「為讎敵也」:袁本無此六十六字,有「蒯聵衛太子也左氏傳曰衛太子登鐵丘望見鄭師衆懼自投於車下」二十七字。茶陵本脫「蒯聵衛太子也」六字,餘同袁。此所改大誤。
  • 注「不占陳不占也齊人」:袁本、茶陵本作「陳不占齊人也」六字。
  • 注「陳不占」:袁本、茶陵本無「陳」字。
  • 注「占曰」:袁本、茶陵本「占」上有「不」字。
  • 注「聞鼓戰之聲」:袁本、茶陵本「鼓戰」作「鍾鼓」。
  • 注「愕直也」下至「非此所施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
  • 注「字林曰鄂」:袁本、茶陵本「林」作「書」。
  • 注「露新夷」:案:「露」下當有「申」字,各本皆脫。
  • 注「而淫魚出聽」:袁本、茶陵本「淫」作「游」。
  • 注「淮南子瓠巴」下至「楚人噞」: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字。
  • 注「喁魚出頭也」:袁本、茶陵本「出頭」二字作「口上見」三字。
  • 注「淮南子伯牙」下至「舒翼而舞」: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七字。
  • 于時也:袁本、茶陵本「于」下有「斯」字。案:此無以考也。琴賦亦有「于時也」句,或叔夜本此,則無「斯」字者是。
  • 注「而齊右善歌」:袁本「右」作「后」,是也。茶陵本亦誤「右」。
  • 注「孫卿子曰」下至「齊人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三字。
  • 注「懸鍾格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字林曰𥊲直視貌」: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直下視貌」:袁本、茶陵本無「下」字。
  • 注「廣雅曰搏」下至「撫手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方言曰」: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字林曰睢仰目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字林曰維持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言可以通於神靈」下至「曉喻志意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字。
  • 注「慎乃憲欽哉」: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憲法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當慎汝法度敬其職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禮記曰食於質者」 :案:此有誤也。各本皆同,無以訂之。
  • 注「說文曰濊水多也澡洗手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世本曰叔舜時人」:袁本、茶陵本此七字作「叔未聞」三字。案:二本最是。此鄭明堂位注,尤所改,大誤也。世本決無其語;若有之,鄭何得云未聞?孔穎達撰正義,何得不申說?善自決無其語矣。
  • 注「賈逵注傳曰消鑠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注「爾雅曰骨謂之切犀謂之剒」: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一作埏」下至「埴土為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九字。
  • 注「玉謂之彫石謂之琢」:袁本、茶陵本無「玉謂之石」四字。案:尤所增,大誤。
  • 唯笛因其天姿:袁本、茶陵本云善無「其」字。案:此尤以五臣亂善也。
  • 注「暴辛垂叔之流」:袁本無此六字。案:此尤添之,但無所謂「之流」,未必合於善舊也。茶陵本此節注多刪,無以相校。
  • 注「長於古笛」下至「故謂之雙笛」: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
  • 注「麤者曰檛細者曰枚言」: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聲故謂五音畢」: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言易京者」下至「宋翟之比」: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字。案:「易京」上已注訖,此所增大誤。


琴賦[编辑]

并序。尸子曰:舜作五絃之琴,以歌南風: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人之慍。是舜歌也。白虎通曰:琴者,禁也。禁人邪惡,歸於正道,故謂之琴。

主条目:琴賦

  嵇叔夜臧榮緒晉書曰:嵇康,字叔夜,譙國人。幼有奇才,博覽無所不見。拜中散大夫。以呂安事誅。

  余少好音聲,長而翫之。杜預左氏傳注曰:翫,習也。以為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文子曰:夫物盛則衰。滋味有猒,而此不勌。莊子曰:聲色滋味之於人心,不待學而樂之。左氏傳,閻沒,女寬曰:及饋之畢,願以小人之腹,為君子之心,屬猒而已。說文曰:猒,從甘,田犬,會意字也。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管子曰:導血氣而求長年。淮南子曰:古之人,神氣不蕩乎外。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孟子曰:柳下惠遺佚而不怨,阨窮而不憫。是故復之而不足,則吟詠以肆志,吟詠之不足,則寄言以廣意。毛詩序曰:言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杜預左氏傳注曰:肆,申也。尚書曰:詩言志。然八音之器,歌舞之象,歷世才士,並為之賦頌。其體制風流,莫不相襲。淮南子曰:晚世風流俗敗,禮義廢。仲長子昌言:乘此風順此流而下走,誰復能為此限者哉?孔安國尚書傳曰:襲,因也。稱其材幹,則以危苦為上;賦其聲音,則以悲哀為主;美其感化,則以垂涕為貴。麗則麗矣,然未盡其理也。高誘戰國策注曰:麗,美麗也。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覽其旨趣,亦未達禮樂之情也。趣,意也。禮記曰:故知禮樂之情者能作。衆器之中,琴德最優,桓譚新論曰:八音廣博,琴德最優。馬融琴賦曰:曠三奏而神物下降,何琴德之深哉。故綴敘所懷,以為之賦。其辭曰:

  惟椅梧之所生兮,託峻嶽之崇岡。毛詩曰:椅桐梓漆,爰伐琴瑟。毛萇曰:椅,梓屬也。史記曰:龍門有桐樹,高百尺,無枝,堪為琴。披重壤以誕載兮,參辰極而高驤。披,開也。重壤,謂地也。泉壤稱九,故曰重也。毛萇詩傳曰:誕,大也。載,生也。爾雅曰:北極,北辰也。孔安國尚書傳曰:襄,上也。驤與襄同。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謂包含天地醇和之氣,引日月光明也。周易曰:天地絪縕,萬物化醇。鬱紛紜以獨茂兮,飛英蕤於昊蒼。說文曰:蕤,草木花貌,汝誰切。夕納景于虞淵兮,旦晞幹於九陽。納,藏也。淮南子曰:日入于虞淵之汜。又曰:入于虞淵,是謂黃昏。高誘曰:視物黃也。晞,乾也。幹,本也。楚辭曰:夕晞余身乎九陽。王逸曰:九陽,謂九天之崖也。經千載以待價兮,寂神跱而永康。論語,子曰:我待價者也。價者,物之數也。康,安也。

  且其山川形勢,則盤紆隱深,磪嵬岑嵓。盤,曲。紆,屈。隱,幽。深,邃也。崔嵬,高峻之貌。岑嵓,危嶮之形。字林曰:嵒,山巖也。互嶺巉巖,岞崿嶇崟。皆山石崖巘嶮峻之勢。丹崖嶮巇,青壁萬尋。若乃重巘增起,偃蹇雲覆,偃蹇,高貌。言高在上,偃蹇然如雲覆下也。邈隆崇以極壯,崛巍巍而特秀。巍巍,高大貌。廣雅曰:秀,出也。蒸靈液以播雲,據神淵而吐溜。蒸,氣上貌。言山能蒸出雲,以沾潤萬物。播,布也。孔子曰:夫山者興吐風雲,以通乎天地之間。說文曰:津,液也。溜,水流也。爾乃顛波奔突,狂赴爭流。觸巖觝隈,鬱怒彪休。觝,至也。隈,水曲也。彪休,怒貌。洶涌騰薄,奪沫揚濤。瀄汨澎湃,蟺相糾。瀄汨,去疾貌。澎湃,相戾之形也。蟺,展轉也。糾,繚也。,於阮切。蟺,音善。糾,已虯切。放肆大川,濟乎中州。肆,猶縱也。中州,猶中國也。安回徐邁,寂爾長浮。安回,波靜遠去象。上林賦曰:安翔徐回。又曰:寂漻無聲。澹乎洋洋,縈抱山丘。說文曰:澹,水搖也。詳觀其區土之所產毓,奧宇之所寶殖。廣雅曰:奧,藏也。毛萇詩傳曰:宇,居也。珍怪琅玕,瑤瑾翕赩。高唐賦曰:珍怪奇偉。尚書曰:球琳琅玕,皆美玉名。說文:瑾,玉名。翕赩,盛貌。詩傳曰:赩,赤色貌。叢集累積,奐衍於其側。蒼頡篇曰:奐,散貌。衍,溢也。若乃春蘭被其東,沙棠殖其西。楚辭曰:春蘭兮秋菊。山海經曰:崑崙之丘有木焉,其狀如棠而黃華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御水人食之使不溺。涓子宅其陽,玉醴涌其前。列仙傳曰:涓子者,齊人,好餌朮,著天地人經三十八篇。釣於澤,得符鯉魚中。隱於宕山,能致風雨。造伯陽九山法。淮南王少得文,不能解其音旨。其琴心三篇有條理焉。楊雄泰玄賦曰:茹芝英以禦飢,飲玉醴以解渴。宋玉笛賦曰:丹水涌其左,醴泉流其右。玄雲蔭其上,翔鸞集其巔。清露潤其膚,惠風流其間。邊讓章華臺賦曰:惠風春施。竦肅肅以靜謐,密微微其清閑。爾雅曰:謐,靜也。微微,幽靜也。夫所以經營其左右者,固以自然神麗,而足思願愛樂矣。東都主人曰:闕庭神麗。

  於是遯世之士,榮期綺季之疇,周易曰:遯世無悶。列子曰:孔子遊於泰山,見榮啟期行乎邾之野,鹿裘帶索,鼓琴而歌。孔子曰:先生何以為樂?曰:天地萬物,惟人為貴,吾得為人,一樂也;男貴女賤,吾得為男,二樂也;生有不見日月,不充繈褓者,吾年九十,是三樂也。貧者士之常,死者人之終,處常得終,復何憂乎?孔子曰:能自寬也。班固漢書曰:漢興,有東園公、綺季、夏黃公、角里先生。當秦之時,避世而入商洛深山,以待天下之定。即四皓也。皇甫謐高士傳曰:四皓皆河內軹人,一曰在汲。乃相與登飛梁,越幽壑,飛梁,橋也。甘泉賦曰:歷側景而絕飛梁。援瓊枝,陟峻崿,以遊乎其下。莊子曰:南方生樹名瓊枝。周旋永望,邈若凌飛。言若鳥之凌飛。左氏傳,史克曰:奉君以周旋。邪睨崑崙,俯闞海湄。說文曰:睨,邪視也。崑崙,山名也。闞,視也。毛萇詩傳曰:水草交曰湄。指蒼梧之迢遞,臨迴江之威夷。漢書有蒼梧郡。山海經曰:南方蒼梧之丘,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洞簫賦曰:迴江流川而溉其山。韓詩曰:周道威夷。悟時俗之多累,仰箕山之餘輝。高士傳曰:堯讓位於許由,由辭曰:鷦鷯巢在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隱乎沛澤。堯讓不已。於是遁於中岳潁水之陽,箕山之下。死因葬於箕山之巔十五里,堯因就封其墓,號曰箕公。子仲武,陽城槐里人也。呂氏春秋曰:昔堯朝許由於沛澤之中,曰:請屬天下於夫子。許由遂之箕山之下。羨斯嶽之弘敞,心慷慨以忘歸。西京賦曰:赫昈昈以弘敞。爾雅曰:愷慷,樂也。史記曰:穆天子見西王母,樂之忘歸。情舒放而遠覽,接軒轅之遺音。軒轅,黃帝也。遺音,謂琴也。慕老童於騩隅,欽泰容之高吟。山海經曰:騩山,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鐘磬音。郭璞曰:耆童,老童也,顓頊之子。山海經曰:顓頊生老童。思玄賦曰:太容吟曰念哉。騩山,在三危西九十里。顧茲梧而興慮,思假物以託心。莊子曰:不以身假物。乃斲孫枝,准量所任。說文曰:斲,斫也。張衡應問曰:可剖其孫枝。鄭玄周禮注曰:孫竹,枝根之未生者也。蓋桐孫亦然。至人攄思,制為雅琴。莊子曰:不離於真,謂之至人。又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郭象曰:無己故順物,順物而至。劉向有雅琴賦。

  乃使離子督墨,匠石奮斤。孟子曰:離婁,黃帝時人。黃帝亡其玄珠,使離婁索之,能視百里之外,見秋毫之末。離子,離朱也。淮南子曰:離朱之明,察鍼末於百步之外。按慎子為離珠。周禮,禁督逆祀者。鄭玄曰:督,正也,字書曰:督,察也。莊子曰:匠石之齊,見櫟社樹,觀者如市,匠石不顧。司馬彪曰:匠石,字伯。夔襄薦法,般倕騁神。夔及師襄、班、垂,並已見上文。鎪會裛廁,朗密調均。鎪會,謂鎪鏤其縫會也。裛廁,謂裛纏其填廁之處也。說文曰:裛,纏也。廣雅曰:廁,間也。華繪彫琢,布藻垂文。孔安國尚書傳曰:繪,會五彩也,胡憒切。錯以犀象,籍以翠綠。犀、象,二獸名。翠、綠,二色也。絃以園客之絲,徽以鍾山之玉。列仙傳曰:園客者,濟陰人也。常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食其實。一旦有五色神蛾止香樹末,客收而薦之以布,生桑蠶焉。時有好女夜至,自稱我與君作妻,道蠶狀。客與俱蠶,得百頭,繭皆如甕。縿繭六十日乃盡。訖則俱去,莫知所如。淮南子曰:譬若鍾山之玉。許慎曰:鍾山,北陸無日之地,出美玉。爰有龍鳳之象,古人之形。西京雜記曰:趙后有寶琴曰鳳凰,皆以金玉隱起為龍螭、鸞鳳、古賢、列女之像。伯牙揮手,鍾期聽聲。廣雅曰:揮,動也。呂氏春秋曰:伯牙鼓琴,鍾子期聽之,志在泰山。鍾子期曰:善哉!巍巍乎若太山。須臾,志在流水,子期曰:湯湯乎若流水。子期死,伯牙破琴絕絃,終身不復鼓琴,以為世無賞音。列子曰:伯牙善鼓琴。鍾子期聽伯牙鼓琴,每奏,鍾期輒窮其趣。伯牙捨琴而嘆曰:善哉子之聽。夫志相象,猶吾心也,吾於何逃聲哉?華容灼爚,發采揚明。何其麗也!說文曰:灼,明也。又曰:爚,火光也。伶倫比律,田連操張。漢書曰:黃帝使伶倫自大夏之西,崑崙之陰,取竹之嶰谷,斷兩節間而吹之,以為黃鍾之宮,制十二簫,以聽鳳凰之音,以比黃鍾之宮,皆可以生之,是為律本。韓子曰:田連,成竅,天下善鼓琴者也。然而田連鼓上,成竅下,而不成曲。或曰:成連,古之善音者。琴操:伯牙學琴於成連先生,先生曰:吾能傳曲而不能移情。吾師有方子春,善於琴,能作人之情,今在東海上,子能與我同事之乎?伯牙曰:夫子有命,敢不敬從。乃相與至海上見子春受業焉。進御君子,新聲憀亮。何其偉也!憀亮,聲清徹貌。亦與聊字義同。

  及其初調,則角羽俱起,宮徵相證。王逸楚辭注曰:證,驗也。參發並趣,上下累應。踸踔磥硌,美聲將興。廣雅曰:踸踔,無常也。磥硌,壯大貌。磥與磊同,力罪切。固以和昶而足躭矣。廣雅曰:昶,通也,敕兩切。爾乃理正聲,奏妙曲。揚白雪,發清角。淮南子曰:師曠奏白雪而神禽下。白雪,五十弦瑟樂曲,未詳。韓子曰:昔衛公之晉,於濮水上宿。夜有鼓新聲者,召師涓撫琴寫之。公遂之晉,晉平公曰:試聽之。師曠援琴,一奏有玄鶴二八來舞,再奏而列,三奏延頸鳴,舒而舞。音中宮商。師曠曰:不如清角。師曠奏之,有雲從西北方起之,大風起,天雨隨之。此言感天地,清角為勝。宋玉對問曰:其為陽春白雪。韓子,師曠曰:清徵之聲,不如清角。紛淋浪以流離,奐淫衍而優渥。粲奕奕而高逝,馳岌岌以相屬。廣雅曰:奕奕,盛貌。王逸楚辭注曰:岌岌,高貌。沛騰遌而競趣,翕韡曄而繁縟。韡曄,盛貌。繁縟,聲之細也。郭璞爾雅注曰:遌,相觸遌也。狀若崇山,又象流波。浩兮湯湯,鬱兮峨峨。列子曰: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鍾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已見上文。煩冤,紆餘婆娑。煩冤,聲蘊積不安貌。怫,扶味切。,音渭。風賦曰:勃鬱煩冤。上林賦曰:紆餘委蛇。陵縱播逸,霍濩紛葩。言聲陵縱播布而起,霍濩然似水聲。紛葩,開張貌。霍濩,盛貌。魯靈光殿賦曰:霍濩燐亂。檢容授節,應變合度。兢名擅業,安軌徐步。洋洋習習,聲烈遐布。含顯媚以送終,飄餘響乎泰素。含顯媚之聲,以送曲終也。列子曰:太素者,質之始也。若乃高軒飛觀,廣夏閑房;軒,長廊之有牎。冬夜肅清,朗月垂光。新衣翠粲,纓徽流芳。子虛賦曰:翕呷翠粲。張揖曰:翠粲,衣聲也。班婕妤自傷賦曰:紛翠粲兮紈素聲。洛神賦曰:披羅衣之璀粲。字雖不同,其義一也。爾雅曰:婦人之徽謂之縭。郭璞曰:今之香纓也。於是器冷絃調,心閑手敏。毛萇詩傳曰:閑,習也。𢱧如志,唯意所擬。說文曰:批,反手擊也,與𢱧同;蒲結切。如志,謂如其志意。初涉淥水,中奏清徵。淥水,已見上文。韓子曰:師曠奏清徵,有玄鶴二八集廊門。雅昶唐堯,終詠微子。七略,雅暢第十七曰:琴道曰:堯暢逸。又曰:達則兼善天下,無不通暢,故謂之暢。昶與暢同。又曰:微子操,微子傷殷之將亡,終不可奈何,見鴻鵠高飛,援琴作操。寬明弘潤,優遊躇跱。躇跱,躊躇竦跱。拊絃安歌,新聲代起。楚辭曰:翔江州而安歌。王逸曰:安意歌吟也。漢書曰:李延年善歌,為新變之聲。歌曰:凌扶搖兮憩瀛洲,要列子兮為好仇。爾雅曰:扶搖,風也。莊子曰: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史記曰:瀛洲,海中神山也。列子曰:勃海之中有山曰瀛洲。莊子:列子御風泠然者,風仙也。劉向上列子表曰:列子者,鄭人,與鄭繆公同時。漢書曰:列子,名禦寇,先莊子,莊子稱之。毛詩曰:窈窕淑女,君子好仇。餐沆瀣兮帶朝霞,眇翩翩兮薄天遊。鄭玄曰:餐,夕食也。說文曰:餐,吞也。楚辭曰:餐六氣而飲沆瀣兮,漱正陽而食朝霞。凌陽子明經曰:夏食沆瀣。沆瀣,北方夜半氣也。廣雅曰:薄,至也。齊萬物兮超自得,委性命兮任去留。莊子有齊物篇。楚辭曰:漠靈靜以恬愉,澹無為而自得。服鳥賦曰:縱軀委命,不私與己。激清響以赴會,何絃歌之綢繆!會,節會也。論語曰:子之武城,聞絃歌之聲。毛詩傳曰:綢繆,猶纏綿也。

  於是曲引向闌,衆音將歇。引,亦曲也。半在半罷謂之闌。改韻易調,奇弄乃發。揚和顏,攘皓腕,舞賦曰:嚴顏和而怡懌。洛神賦曰:攘皓腕於神滸。飛纖指以馳騖,紛譶以流漫。譶,聲多也。,不及也,師立切。說文曰:譶,疾言也,徒合切。或徘徊顧慕,擁鬱抑按。盤桓毓養,從容秘翫。廣雅曰:盤桓,不進貌。從容,舉動也。毓與育同。闥爾奮逸,風駭雲亂。闥,疾貌。七發曰:波湧而雲亂。牢落凌厲,布濩半散。牢落,猶遼落也。洞簫賦曰:翩綿連以牢落。劉歆遂初賦曰:過句注而凌厲。上林賦曰:布濩宏澤。甘泉賦曰:半散照爛,粲以成章。豐融披離,斐韡奐爛。豐融,盛貌。風賦曰:被麗披離。斐韡,明貌。斐,敷尾切。韡,于鬼切。風賦曰:眴奐粲爛。英聲發越,采采粲粲。廣雅曰:英,美也。或間聲錯糅,狀若詭赴。言其狀若詭詐而相赴也。鄭玄禮記注曰:糅,雜也。雙美並進,駢馳翼驅。駢,併也。翼,疾貌。蒼頡篇曰:隨後曰驅。初若將乖,後卒同趣。或曲而不屈,直而不倨。左傳,吳公子季札聞歌頌曰:直而不倨,曲而不屈。杜預曰:倨,傲也,居預切。或相凌而不亂,或相離而不殊。左氏傳曰:武城人斷其後之木而不殊。漢書音義曰:殊,猶絕也。時劫掎以慷慨,或怨而躊躇。說文曰:掎,偏引也。,嬌也,子庶切,或作姐,古字通,假借也。姐,子也切。韓詩曰:愛而不見,搔首躊躇。躊躇,猶躑躅也。忽飄颻以輕邁,乍留聯而扶疏。言扶疏四布也。或參譚繁促,複疊攢仄。參譚,相隨貌。參,七感切。譚,徒感切。一音並依字。攢仄,聚聲。長笛賦曰:踾踧攢仄。從橫駱驛,奔遯相逼。魯靈光殿賦曰:從橫駱驛。拊嗟累讚,間不容息。淮南子曰:時之反側,間不容息。高誘曰:不容氣息,促之甚也。瑰豔奇偉,殫不可識。高唐賦曰:譎詭奇偉,不可究陳。

  若乃閑舒都雅,洪纖有宜。說文曰:閑,雅也。毛萇詩傳曰:都,閑也。清和條昶,案衍陸離。案衍,不平貌。上林賦曰:陰淫案衍之音。衍,弋戰切。廣雅曰:陸離,參差也。穆溫柔以怡懌,婉順敘而委蛇。毛萇傳曰:婉然,美貌。委蛇,聲長貌。鄭玄毛詩箋曰:委蛇,委曲自得之貌。或乘險投會,邀隙趨危。會,節會也。邀,要也。譻若離鵾鳴清池,翼若游鴻翔曾崖。蒼頡篇曰:譻譻,鳥聲也。琴道曰:操似鴻鴈詠之聲。張衡舞賦曰:含清哇而吟詠,若離鵾鳴姑耶。紛文斐尾,慊縿離纚紛文斐尾,文彩貌。慊縿離纚,羽毛貌。微風餘音,靡靡猗猗。靡靡,順風貌。猗猗,衆盛貌。或摟𢱧擽捋,縹繚潎冽。𢱧擽捋,皆手撫絃之貌。爾雅曰:摟,牽也。劉熙孟子注曰:摟,牽也,力頭切。說文曰:𢱧,反手擊也。廣雅曰:擽,擊也。毛詩曰:薄言捋之。傳曰:捋,取也。縹繚潎冽,聲相糾激之貌。說文曰:繚,纏也。上林賦曰:轉騰潎冽。潎冽,水波浪貌,言聲似也。輕行浮彈,明嫿𥉻慧。說文曰:嫿,靜好也。𥉻,察也。七祭切。疾而不速,留而不滯。左氏傳,吳公子札觀頌曰:處而不底,行而不流。淮南子曰:流而不滯。翩綿飄邈。微音迅逝。遠而聽之,若鸞鳳和鳴戲雲中;迫而察之,若衆葩敷榮曜春風。古本葩字為此莞,郭璞三蒼為古花字。今讀音于彼切。字林,音于彼切。張衡思玄賦曰:天地煙熅,百芔含蘤,鳴鶴交頸,雎鳩相和。以韻推之,所以不惑。既豐贍以多姿,又善始而令終。字書曰:贍,足也。封禪書曰:豈不善始善終哉。毛詩曰:高朗令終。令,善也,嗟姣妙以弘麗,何變態之無窮!西京賦曰:盡變態乎其中。

  若夫三春之初,麗服以時。班固終南山賦曰:三春之季,孟夏之初。纂要曰:一時三月謂之三春,九十日謂之九春。西京賦曰:麗服揚菁。乃攜友生,以遨以嬉。毛詩曰:雖有兄弟,不如友生。又曰:以遨以遊。說文曰:嬉,樂也。涉蘭圃,登重基。春秋運斗樞曰:山者地之基。背長林,翳華芝。甘泉賦曰:登夫鳳皇而翳華芝。臨清流,賦新詩。楚辭曰:竊賦詩之所明。王逸曰:賦,鋪也。嘉魚龍之逸豫,樂百卉之榮滋。樂動聲儀,孔子曰:風雨動魚龍,仁義動君子。歸田賦曰:百卉滋榮。理重華之遺操,慨遠慕而長思。重華,謂舜也。琴道曰:舜操者,昔虞舜聖德玄遠,遂升天子,喟然念親,巍巍上帝之位不足保,援琴作操。

  若乃華堂曲宴,密友近賓。蘭肴兼御,旨酒清醇。邊讓章華臺賦曰:蘭肴山竦,椒酒淵流。毛詩曰:旨酒思柔。醇,厚也。進南荊,發西秦。南荊即荊豔,楚舞也。古妾薄命行歌曰:齊謳楚舞紛紛。漢書有秦倡員。紹陵陽,度巴人。宋玉對問曰:既而曰陵陽白雪,國中唱而和之者彌寡。然集所載與文選不同,各隨所用而引之。又對曰:客有歌於郢中者,始曰巴人。變用雜而並起,竦衆聽而駭神。料殊功而比操,豈笙籥之能倫?

  若次其曲引所宜,則廣陵止息,東武太山。廣陵等曲今並猶存,未詳所起。應璩與劉孔才書曰:聽廣陵之清散。傅玄琴賦曰:馬融譚思於止息。魏武帝樂府有東武吟。曹植有太山梁甫吟。左思齊都賦注曰:東武、太山,皆齊之土風謠歌,謳吟之曲名也。然引應及傅者,明古有此曲,轉以相證耳,非嵇康之言出於此也。佗皆類此。飛龍鹿鳴,鵾雞遊絃。漢書曰:房中樂有飛龍章。毛詩序曰:鹿鳴,宴群臣也。蔡邕琴操曰:鹿鳴者,周大臣之所作也。王道衰,大臣知賢者幽隱,故彈絃風諫。古相和歌者有鵾雞曲。遊絃,未詳。更唱迭奏,聲若自然。高唐賦曰:更唱迭和。流楚窈窕,懲躁雪煩。言流行清楚窈窕之聲,足以懲止躁競,雪蕩煩懣也。懲,直陵切。下逮謠俗,蔡氏五曲。歌錄曰:空侯謠俗行,蓋亦古曲,未詳本末。俗傳蔡氏五曲:遊春、淥水、坐愁、秋思、幽居也。王昭楚妃,千里別鶴。猶有一切承間簉乏。亦有可觀者焉。琴操曰:王襄女,漢元帝時獻入後宮,以妻單于。昭君心念鄉土,乃作怨曠之歌。歌錄曰:石崇楚妃歎歌辭曰:楚妃歎莫知其所由。楚之賢妃能立德著勳,垂名於後,唯樊姬焉,故令歎詠聲永世不絕,疑必爾也。相鶴經曰:鶴一舉千里。蔡邕琴操曰:商陵牧子娶妻五年,無子,父兄欲為改娶,牧子援琴鼓之,歎別鶴以舒其慎懣,故曰別鶴操。鶴一舉千里,故名千里別鶴也。崔豹古今注曰:別鶴操,商陵牧子所作也。牧子娶妻五年,無子,父母將為之改娶。妻聞之,中夜起,聞鶴聲,倚戶而悲。牧子聞之,愴然歌曰:將乖比翼隔天端,山川悠遠路漫漫。攬衣不寢食。後人因以為樂章也。漢書音義曰:一切,權時也。簉,已見上文。然非夫曠遠者,不能與之嬉遊;非夫淵靜者,不能與之閑止;莊子,老聃曰:其居也,淵而靜。非夫放達者,不能與之無吝;說文曰:吝,亦貪惜也。非夫至精者,不能與之析理也。周易曰:非天子之至精,其熟能與於此。莊子曰:判天下之美,析萬物之理。

  若論其體勢,詳其風聲。器和故響逸,張急故聲清。說苑曰:應侯與賈子坐,聞有鼓瑟之聲。應侯曰:今瑟一何怨也?賈子曰:張急調下,使之怨也。夫張急者,良材也;調下者,官卑也。取良材而卑官之,能無怨乎?蔡邕月令章句曰:凡絃之緩急為清濁,琴緊其絃則清,縵則濁。間遼故音庳,絃長故徽鳴。間遼,謂絃間遼遠也。絃長,謂徽闊而絃長也。阮籍樂論曰:琵琶、箏、笛,間促而聲高;琴、瑟之體,間遼而音埤。義與此同。鄭玄周禮注曰:庳,短也,音婢。傅毅雅琴賦曰:時促均而增徽,接角徵而控商。性絜靜以端理,含至德之和平。禮記曰:絜靜精微,易教也。孝經曰:昔者先王有至德要道。禮記曰:樂行血氣和平。誠可以感盪心志,而發洩幽情矣。說文曰:泄,除去也。舞賦曰:幽情形而外揚。是故懷戚者聞之,莫不憯懍慘悽,愀愴傷心。字林曰:慘,毒也。漢書音義,郭璞曰:愀,變色貌。說文曰:愴,傷也。憯,七感切。慘,七敢切。愀,七小切。含哀懊咿,不能自禁。字林曰:懊咿,內悲也。列子曰:喜懼抃舞,不能自禁。懊,於六切。咿,音伊。其康樂者聞之,則欨愉懽釋,抃舞踊溢。說文曰:欨,笑貌也,況于切。留連瀾漫,嗢噱終日。服虔通俗篇曰:樂不勝謂之嗢噱。嗢,烏沒切。噱,巨略切。若和平者聽之,則怡養悅悆,淑穆玄真。廣雅曰:養,樂也。恬虛樂古,棄事遺身。莊子曰:虛靜恬惔者,道德之至也。又曰:棄事則形不勞。是以伯夷以之廉,顏回以之仁,論語,子曰: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又曰:顏回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列子,子夏問孔子曰:顏回之為仁奚若?子曰:回之仁賢於丘。比干以之忠,尾生以之信。論語曰:比干諫而死。莊子,盜跖曰:尾生與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柱而死。高誘注淮南子曰:尾生,魯人,與婦人期於梁下,不至而水溺死。惠施以之辯給,萬石以之訥慎。莊子曰:惠施多方,其書五車。高誘曰:惠施,宋人,仕魏,為惠王相。漢書曰:萬石君奮,恭謹,舉朝無比。奮長子建,次甲,次乙、慶,皆以馴行孝謹,官至二千石。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人臣尊寵,迺舉集其門,凡號奮為萬石君。建郎中令奏下,建讀之,驚恐曰:書馬者,與尾而五,今迺四,不足一,譴死矣。其為謹,雖佗皆如是。服虔曰:作馬字下四而為五,建上書奏,誤作四。慶為太僕,御出,上問車中幾馬,慶策數馬,舉手曰:四馬。孔安國曰:訥,遲鈍也。其餘觸類而長,所致非一。同歸殊途,或文或質。周易曰: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又曰: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禮記曰:虞、夏之質,殷、周之文,至矣。總中和以統物,咸日用而不失。禮記曰:樂者,天地之命,中和之紀。周易曰:百姓日用而不知。其感人動物,蓋亦弘矣!禮記曰:樂其感人深。

  于時也,金石寢聲,匏竹屏氣。孔安國曰:屏,除也。王豹輟謳,狄牙喪味。孟子,淳于髡曰:昔王豹處淇,而河西善謳。說文曰:謳,齊歌也。淮南子曰:淄、澠之水合,狄牙嘗而知之。天吳踊躍於重淵,王喬披雲而下墜。山海經曰:朝陽之谷,有神名曰天吳,是為水伯,其形首足尾並人面而色青。楚辭曰:譬若王喬之乘雲兮,載赤霄而凌太清。舞鸑鷟於庭階,游女飄焉而來萃。說文曰:鸑鷟,鳳屬,神鳥也。國語曰:周文王時,鸑鷟鳴於岐山。韓詩曰:漢有游女,不可求思。薛君曰:游女,漢神也,言漢神時見,不可求而得之。列女傳曰:游女,漢水神。鄭大夫交甫於漢皋見之。聘之橘柚。張衡南都賦曰:游女弄珠於漢皋之曲。感天地以致和,況蚑行之衆類。禮記曰:聖人作樂以應天,制禮以應地,此則樂者天之和也。洞簫賦曰:蟋蟀蚸蠖,蚑行喘息,垂喙轉,瞪瞢忘食。說文曰:蚑,行也,凡生之類行皆曰蚑。嘉斯器之懿茂,詠茲文以自慰。永服御而不厭,信古今之所貴。懿,美也。傅毅雅琴賦曰:明仁義以厲己,故永御而密親。

  亂曰:愔愔琴德,不可測兮。劉向雅琴賦曰;遊予心以廣觀,且德樂之愔愔。韓詩曰:愔愔,和悅貌。聲類曰:和靜貌。體清心遠,邈難極兮。良質美手,遇今世兮。紛綸翕響,冠衆藝兮。識音者希,孰能珍兮。古詩曰: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希。能盡雅琴,唯至人兮。賈逵曰:唯,獨也。

文選考異

  • 琴賦注「尸子曰」下至「故謂之琴」: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九字。
  • 注「說文曰猒」下至「會意字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而不憫」:袁本、茶陵本「憫」作「悶」,下有「也」字。
  • 注「淮南子曰」下至「禮義廢」: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似元不解音聲覽其旨趣:袁本、茶陵本云善作「音聲者覽」。案:此少者字,或尤本脫耳。
  • 注「桓譚新論曰」下至「琴德最優」: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史記曰」下至「堪為琴」: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六字。
  • 注「謂包含」下至「光明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
  • 注「又曰」下至「視物黃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
  • 注「價者物之數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盤曲紆屈」下至「山巖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八字,有「盤紆詰屈也崔嵬岑嵓高峻之貌也」十四字。
  • 互嶺巉巖:袁本、茶陵本「互」作「元」。案:此無可考也,或尤本字偽。
  • 注「崖巘」: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字。
  • 注「偃蹇高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巍巍高大貌」: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言山能蒸出雲以沾潤萬物」: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說文曰津液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觝至也隈水曲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安回波靜遠去象」: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皆美玉名」:茶陵本無此四字。袁本有。
  • 注「說文瑾玉名」: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翕赩盛貌」:袁本無此四字,茶陵本有。
  • 注「詩傳曰赩赤色貌」: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蒼頡篇曰」: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著天地人經」下至「得符鯉魚中」: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
  • 注「造伯陽九山法」下至「不能解其音旨」: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八字。
  • 注「茹芝英以禦飢」: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清露潤其膚:袁本、茶陵本云「露」善作「霧」。案:此尤改之,蓋以五臣亂善。
  • 注「列子曰」:袁本、茶陵本「列子」作「新序」。案:二本最是。
  • 注「行乎邾之野」: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孔子曰先生」下至「能自寬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十字。
  • 注「班固漢書曰」:袁本、茶陵本「書」下有「贊」字。
  • 注「皇甫謐」下至「在汲」: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八字。
  • 注「言若鳥之凌飛」: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奉君以周旋」:陳云「君」字衍,是也。各本皆衍。
  • 注「高士傳曰堯」下至「陽城槐里人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十三字。
  • 心慷慨以忘歸:案:「慷慨」當作「愷慷」。善引爾雅「愷慷,樂也」,「慷」即「康」字,是其本作「愷慷」甚明。袁、茶陵二本所載五臣翰注,乃云「慷慨,歎聲也」,乃誤作「慷慨」,大違嵇賦之意。各本以五臣亂善,失著校語,更誤。今特訂正之。
  • 注「張衡應問曰」:何校「問」改「閒」,陳同,是也。各本皆偽。
  • 注「孫竹枝根之未生者也」:袁本「未」作「末」,是也。茶陵本亦誤「未」。陳云「枝」上脫「竹」字。今案:「枝」當作「竹」耳,各本皆誤。
  • 注「又曰至人」下至「順物而至」: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二字。
  • 注「孟子曰」下至「見秋毫之末」: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十一字。
  • 注「按慎子」下至「督正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九字。
  • 般倕騁神 :茶陵本「般」作「班」,云五臣作「般」。袁本云善作「般」。案:尤所見蓋與袁同也。
  • 注「廣雅曰廁間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我與君作」: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廣雅曰揮」下至「以為世無賞音」: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十二字。
  • 注「自大夏之西崑崙之陰」: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或曰成連」下至「見子春受業焉」: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十二字。
  • 注「淮南子曰師曠」下至「清角為勝」:袁本、茶陵本無此一百二十四字。
  • 注「韡曄盛貌繁縟聲之細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言聲陵縱」下至「開張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九字。
  • 注「翕呷翠粲張揖曰翠粲」:案:「翠粲」皆當作「萃蔡」,順正文而誤改也。說詳下。
  • 注「紛翠粲兮」:案:「翠粲」當作「綷縩」。順正文而誤改。善下文云「字雖不同」,正謂此所引「萃蔡」、「綷縩」與正文「翠粲」及下引「璀粲」各不同也。
  • 於是器冷絃調:案:「冷」當作「泠」。袁、茶陵二本云善作「泠」,此以五臣亂善。
  • 注「如志謂如其志意」: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達則兼善天下」:袁本、茶陵本「達」作「堯」。案:尤未必是也。
  • 拊絃安歌:袁本、茶陵本云「拊」善作「持」。案:此尤改之。
  • 注「爾雅曰扶搖風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史記曰瀛洲海中神山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莊子」下至「風仙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窈窕淑女」: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鄭玄曰」下至「吞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會節會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半在半罷謂之闌」:袁本、茶陵本此七字作「闌亦歇也」四字。
  • 注「聲多也」:袁本、茶陵本此三字作「疾貌」二字。
  • 注「不及也」下至「徒合切」: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案:二本正文「」下音「蘇合」,「譶」下音「徒合」,此與增多間雜,無以審真善音若何也。
  • 注「廣雅曰」下至「舉動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言其狀若詭詐而相赴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蒼頡篇曰隨後曰驅」: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注「韓詩曰」下至「猶躑躅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
  • 注「言扶疏四布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攢仄聚聲」: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毛萇傳曰」下至「聲長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蒼頡篇曰」下至「詠之聲」: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九字。又袁有「似鴈之音已見上文」八字,在注末。茶陵複出,非。尤本倒在上,益非。
  • 注「爾雅曰摟牽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說文曰𢱧」下至「捋取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六字。
  • 注「說文曰繚纏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潎冽水波浪貌言聲似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明嫿𥉻慧:袁本、茶陵本「慧」作「惠」。案:此似尤改之也。
  • 注「古本葩字」下至「所以不惑」: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七字。
  • 注「令善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纂要曰」下至「謂之九春」: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八字。
  • 注「醇厚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又對曰」下至「巴人」:袁本無此十四字,有「巴人已見上文」六字,是也。茶陵本複出,非。
  • 注「崔豹古今注曰」下至「後人因以為樂章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十九字。
  • 非夫放達者:袁本、茶陵本無「夫」字,下「非夫至精者」,同。案:此似尤添之也。
  • 注「說苑曰應侯」下至「能無怨乎」: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九字。
  • 注「字林曰慘」下至「愴傷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三字。
  • 注「喜懼抃舞」:案:「懼」當作「躍」。各本皆偽。
  • 注「服虔」: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字。
  • 注「與女子」:袁本、茶陵本「子」下有「期於梁下女子」六字。
  • 注「高誘注淮南子曰」下至「而水溺死」: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四字。
  • 注「奮長子建」下至「官至二千石」: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字。
  • 注「人臣尊寵」: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迺舉集其門凡號奮為萬石君」:袁本、茶陵本無「舉」字、「奮」字。
  • 注「建郎中令」下至「遲鈍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十三字。
  • 注「孔安國曰屏除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說文曰謳齊歌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其形」下至「而色青」: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國語曰」下至「鳴於岐山」: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列女傳曰」下至「於漢皋之曲」: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十八字。
  • 注「韓詩曰」下至「和靜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賈逵曰唯獨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笙賦[编辑]

周禮,笙師掌教笙。鄭衆曰:笙十三簧。爾雅曰:大笙謂之簧。郭璞曰:列管匏中,施簧管端。白虎通曰:笙者,太簇之氣,衆物之生也。

主条目:笙賦

  潘安仁

  河汾之寶,有曲沃之懸匏焉。河、汾,二水名也。漢書曰:汾水出汾陽北山。又曰:河東郡聞喜縣,故曲沃也。崔豹古今注曰:匏,瓠也。有柄曰縣匏,可為笙,曲沃者尤善。鄒魯之珍,有汶陽之孤篠焉。漢書,魯國有鄒縣,有汶陽縣。杜預曰:汶水,太山出萊蕪縣。說文曰:篠,小竹。戴凱之竹譜曰:篠出魯郡,堪為笙也。若乃綿蔓紛敷之麗,浸潤靈液之滋,隅隈夷險之勢,禽鳥翔集之嬉,鄭玄毛詩箋曰:隅,角也。說文曰:隅,曲也。固衆作者之所詳,余可得而略之也。賈逵國語注曰:略,猶簡也。徒觀其制器也,則審洪纖,面短長。周禮曰:審曲面勢,以飾五材。鄭司農曰:察五材曲直方面形勢之宜。𠜺生簳,裁熟簧。𠜺,割也。設宮分羽,經徵列商。泄之反謐,厭焉乃揚。鄭玄毛詩箋曰:泄,出也。厭,猶捻也,於頰切。亦作,謂指也。管攢羅而表列,音要妙而含清。長門賦曰:聲幼要而復揚。各守一以司應,統大魁以為笙。言其管各守一聲,以主相應統物也。鄭玄禮記注曰:魁,猶首也。大魁,謂匏首插定所也。苦回切。今古怪切。基黃鍾以舉韻,望鳳儀以擢形。毛萇詩傳曰:基,本也。漢書,黃帝使伶倫取竹,斷兩節間而吹之,以為黃鍾之宮。黃鍾,律呂之長,故言基也。說文曰:笙十三簧,象鳳之身。尚書曰:鳳皇來儀。寫皇翼以插羽,摹鸞音以厲聲。列管以象鳳翼也。列仙傳曰:王子喬好吹笙,作鳳鳴。鸞,鳳類,故通言之。如鳥斯企,翾翾歧歧。司馬彪曰:企,望也。景福殿賦曰:鳥企山跱。翾翾,字林,翾翾,初起也。歧歧,飛行貌。漢書音義曰:歧歧,將行貌。明珠在咮,若銜若垂。郭璞爾雅注曰:咮,鳥口也,音晝。脩檛內辟,餘簫外逶。脩檛,長管也。辟,開也。餘簫,衆管也。逶,逶迤漸邪之貌。駢田獦攦,魻鰈參差。駢田,聚也。獦攦,不齊也。攦,音歷。魻鰈,裝飾重疊貌。魻,音押。鰈,助甲切。

  於是乃有始泰終約,前榮後悴。激憤於今賤,永懷乎故貴。杜預左氏傳注曰:泰,奢也。約,儉也。家語,孔子曰:激憤厲之志始。桓子新論琴道曰:雍門周見孟嘗君,孟嘗君曰:先生鼓琴,亦能令人悲乎?對曰:臣之所能令悲者,先貴而後賤,故富而今貧。於是雍門揮琴,而孟嘗君流涕。衆滿堂而飲酒,獨向隅以掩淚。說苑曰:古人於天下,譬一堂之上。今有滿堂飲酒,有一人獨索然向隅泣,則一堂之人皆不樂。韓詩外傳曰:衆或滿堂而飲酒,有人向而悲泣,則一堂為之不樂。王者之於天下也,有一物不得其所,則為之悽愴心傷,盡祭不舉樂焉。援鳴笙而將吹,先嗢噦以理氣。言將欲吹笙,咽中先噦而理氣也。說文曰:嗢,咽也。又曰:噦氣,氣悟也。嗢,於忽切。噦,紆月切。嗢噦,或為溫穢。謂先溫煖去其垢穢,調理其氣也。初雍容以安暇,中佛鬱以怫埤蒼曰:佛鬱,不安貌。終嵬峨以蹇愕,又颯遝而繁沸。蹇愕,正直之貌。罔浪孟以惆悵,若欲絕而復肆。罔及浪孟,皆失志之貌。又云:孟浪,虛誕之聲也。肆,放也。言聲將絕而復放。懰檄糴以奔邀,似將放而中匱。檄糴,疾貌。埤蒼,懰,宿留也。檄,音激。愀愴惻淢,虺韡煜熠。愀愴惻淢,悲傷貌。虺韡熠,盛多貌。淢與惐同,況逼切。廣雅曰:煜,熾也,音育。說文曰:熠,盛光也。熠,以入切。汎淫汜豔,霅曄岌岌。汎淫汜豔,自放縱貌。霅曄,急疾貌。霅,素合切。曄,于怯切。或桉衍夷靡,或竦踴剽急。夷靡,平而漸靡也。或既往不反,或已出復入。徘徊布濩,渙衍葺襲。葺襲,重貌。舞既蹈而中輟,節將撫而弗及。言以笙聲為主,故舞者足蹈中止而待之,歌者將撫節而恐不及。樂聲發而盡室歡,悲音奏而列坐泣。列子,秦青曰:昔韓娥為曼聲哀哭,一里老幼悲愁垂涕相對;復為曼聲長歌,一里老幼喜躍抃舞,不能自禁。纖翮以震幽簧,越上筩而通下管。,指捻也,奴協切。翮,管也。其形類羽,故曰翮也。周易曰:震,動也。呂氏春秋曰:伶倫制十二筩。說文曰:筩,斷竹也,徒東切。應吹噏以往來,隨抑揚以虛滿。翕,虛及切。虛滿,謂隨氣虛滿也。勃慷慨以憀亮,顧躊躇以舒緩。憀亮,聲清也。聲類曰:憀,旦也,音留。廣雅曰:躊躇,猶豫也。輟張女之哀彈,流廣陵之名散。閔洪琴賦曰:汝南鹿鳴,張女群彈。然蓋古曲,未詳所起。詠園桃之夭夭,歌棗下之纂纂。魏文帝園桃行曰:夭夭園桃,無子空長。虛美難假,偏輪不行。古咄喑歌曰:棗下何攢攢,榮華各有時。棗欲初赤時,人從四邊來。棗適今日賜,誰當仰視之。攢,聚貌。纂與攢古字通。歌曰:

  棗下纂纂,朱實離離。毛詩曰:其實離離。毛萇曰:離離,垂也。宛其落矣,化為枯枝。毛詩曰:宛其死矣。毛萇曰:宛,死貌。人生不能行樂,死何以虛謚為!楊惲與孫會宗書曰:人生行樂耳。謚法曰:謚者,行之跡也。

  爾乃引飛龍,鳴鵾雞。雙鴻翔,白鶴飛。飛龍、鵾雞,已見上文。古樂府有飛來雙白鶴篇。子喬輕舉,明君懷歸。荊王喟其長吟,楚妃歎而增悲。歌錄曰:吟歎四曲:王昭君、楚妃歎、楚王吟、王子喬,皆古辭。荊王、子喬,其辭猶存。夫其悽戾辛酸,嚶嚶關關,若離鴻之鳴子也;爾雅曰:關關嚶嚶,音和也。嘽諧,雍雍喈喈,若群鶵之從母也。洞簫賦曰:瞋以紆鬱。禮記,嘽諧慢易,繁文簡節之音作,而民康樂。爾雅曰:雍雍,和也。毛萇詩傳曰:喈喈,和聲遠聞也。歌錄,步出夏門行古辭歌曰:鳳凰鳴啾啾,一母從九鶵。郁捋劫悟,泓宏融裔,郁捋,口循孔貌。劫悟,氣相衝激。泓宏,聲大貌。融裔,聲長貌。說文曰:泓,下深也。哇咬嘲𠽻,一何察惠。舞賦曰:吐哇咬則發皓齒。說文曰:哇,諂聲也。咬,淫聲也。楚辭曰:鵾雞嘲𠹗而悲鳴。哇咬嘲𠹗,聲繁細貌。訣厲悄切,又何磬折。訣厲,謂決斷清冽也。悄,切憂貌。磬折,言其聲若磬形之曲折也。

  若夫時陽初暖,臨川送離。神農本草曰:春夏為陽。莊子曰:暖然似春。楚辭曰:登山臨水送將歸。酒酣徒擾,樂闋日移。漢書音義,應劭曰:不醒不醉曰酣。擾,謂擾攘裝飾也。鄭玄曰:闋,終也。疏客始闌,主人微疲。韓子曰:穰歲之秋,疏客畢食。文穎漢書注曰:闌言希也。謂飲酒半罷半在謂之闌。弛絃韜籥,徹塤屏篪。杜預左氏傳注曰:弛,解也。韜,藏也。絃,謂琴瑟也。孔安國論語注曰:徹,去也。屏,除也。廣雅曰:長琴三尺六寸六分,五絃。瑟二十七弦也。爾雅曰:大籥謂之產。郭璞注曰:籥,如笛,三孔而狹小。廣雅曰:七孔大塤謂之囂。郭璞注曰:燒土為之,大如鵝子,銳上平底,形似稱錘,六孔。小者如雞子。大謂之𪛊。郭璞曰:,竹為也,尺四寸,圍三寸,一孔上出三寸分,右翹,橫吹之,小者尺二寸。廣雅曰:六七孔也。

  爾乃促中筵,攜友生。解嚴顏,擢幽情。舞賦曰:嚴顏和而怡懌,幽情形而外揚。披黃包以授甘,傾縹瓷以酌酃。尚書曰:厥包橘柚。說文曰:縹,青白色。字林,瓷白瓶長𩒜,大禺切。鄒陽酒賦曰:醪醴既成,綠瓷既啟。又曰:其品類則沙洛淥酃,鄔鄉若下,齊公之情。吳錄地理志曰:湘東酃以為酒有名。光歧儼其偕列,雙鳳嘈以和鳴。光,華飾也。歧,衆管也。以其分別,故謂之歧。或作伎,謂光華之伎也。西京雜記曰:成帝侍郎善鼓琴,能為雙鳳之曲。晉野悚而投琴,況齊瑟與秦箏。子野,師曠字,晉人,故曰晉野。杜預左氏傳注曰:悚,懼也。史記,蘇秦說齊王曰:臨菑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歌錄有美人篇、齊瑟行。風俗通曰:箏,蒙恬所造。楚辭曰:扶秦箏而彈徽。新聲變曲,奇韻橫逸。縈纏歌鼓,網羅鍾律。爛熠爚以放豔,鬱蓬勃以氣出。熠爚,光明貌。蓬勃,泰出貌。秋風詠於燕路,天光重乎朝日。魏文帝燕歌行曰:秋風蕭瑟天氣涼。傅玄長簫歌有天光篇。魏文帝善哉行有朝日篇。言既奏天光,又奏朝日,故曰重也。重,逐龍切。大不踰宮,細不過羽。鄭玄月令注曰:大不過宮,細不過羽。國語,泠州鳩對景王曰:臣聞琴尚宮,鍾尚羽,大不踰宮,細不過羽。唱發章夏,導揚韶武。樂動聲儀曰:堯樂曰大章。禮記曰:大章,章之也。鄭玄曰:言堯德章明也。樂動聲儀曰:舜樂曰大韶,禹曰大夏,武曰大武。協和陳宋,混一齊楚。樂動聲儀曰:樂者移風易俗。所謂聲俗者,若楚聲高,齊聲下;所謂事俗者,若齊俗奢陳俗利巫也。又曰:先魯後殷,新周故宋。然宋,商俗也。張衡舞賦曰:移風易俗,限一齊、楚。邇不逼而遠無攜,聲成文而節有敘。左氏傳,昭公二十九年,吳公子札來聘,魯人為奏四代樂為之歌頌。季札歎曰:至矣哉!邇而不偪,遠而不攜,節有度,守有敘。凡人邇近者,好在逼迫,此樂中乃有不逼之聲;凡人相遠者,好在攜離,此頌中乃有遠不攜離之音。毛詩序曰:聲成文謂之音。

  彼政有失得,而化以醇薄。呂氏春秋曰:其治厚者其樂厚,其治薄者其樂薄。樂所以移風於善,亦所以易俗於惡。孝經曰:移風易俗,莫善於樂。故絲竹之器未改,而桑濮之流已作。禮記曰:絲竹,樂之器也。又曰: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鄭玄注曰:濮水之上,地有桑間者,亡國之音於此水出。惟簧也,能研群聲之清;惟笙也,能總衆清之林。言衆若林能總之。禮記曰:唱和清濁,遞相為經。鄭玄曰:清,謂蕤賓至應鍾;濁,謂黃鍾至仲呂。衛無所措其邪,鄭無所容其淫。禮記曰:鄭、衛之音,亂世之音。非天下之和樂,不易之德音,其孰能與於此乎!禮記曰:順氣成象而和樂興焉。又曰:德音之謂樂。周易曰:非天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

文選考異

  • 笙賦注「周禮」下至「十三簧」: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白虎通曰」下至「衆物之生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
  • 注「杜預曰汶水」下至「小竹」: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七字。
  • 注「以飾五材」:案:「飾」當作「飭」,各本皆偽。
  • 注「亦作謂指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統物也」:茶陵本「物」作「摠」,是也。袁本亦誤「物」。
  • 注「黃鍾律呂之長故言基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尚書曰鳳皇來儀」: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司馬彪曰企望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字林翾翾初起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漢書音義曰歧歧將行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郭璞爾雅注曰咮鳥口也」:袁本、茶陵本此十字作「咮亦喙也」四字。
  • 注「駢田聚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字。
  • 注「重疊貌」:袁本、茶陵本「重疊」二字作「衆」。
  • 注「見孟嘗君」下至「亦能令人悲乎對」: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九字。
  • 注「於是雍門」下至「流涕」: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韓詩外傳曰」下至「不舉樂焉」: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十二字。
  • 注「氣氣悟也」:袁本、茶陵本不重「氣」字。
  • 注「謂先溫煖」下至「調理其氣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埤蒼曰佛鬱」:袁本、茶陵本「埤蒼」作「字林」。
  • 終嵬峨以蹇愕:案:「愕」當作「諤」,注同。袁本云善作「諤」。茶陵本云五臣作「愕」,此以五臣亂善,非。
  • 注「又云孟浪」下至「而復放」: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九字。
  • 注「埤蒼懰宿留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虺韡熠」:袁本、茶陵本「熠」上有「煜」字。
  • 注「廣雅曰煜」下至「盛光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五字。案:此蓋音與增多間雜者。
  • 或竦踴剽急:袁本、茶陵本云「剽」善作「彯」。案:此尤改之,亦以五臣亂善也。
  • 注「呂氏春秋曰伶倫制十二筩」: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虛滿謂隨氣虛滿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八字。
  • 注「憀亮」下至「猶豫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一字。案:此蓋音與增多間雜者。
  • 注「古咄喑歌曰」:何校「喑」改「唶」,陳同,是也。各本皆偽。
  • 宛其落矣 :茶陵本云五臣作「落」。袁本云善作「死」。案:此尤改也。
  • 夫其悽戾辛酸:袁本、茶陵本「戾」作「唳」。案:此尤改。
  • 注「聲大貌」: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 注「聲長貌」下至「下深也」:袁本、茶陵本此十字作「聲大且長貌」五字。
  • 注「漢書音義」下至「曰酣」: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三字。
  • 注「鄭玄曰闋終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絃謂琴瑟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廣雅曰長琴」下至「六七孔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一百十八字。
  • 披黃包以授甘:袁本、茶陵本「包」作「苞」,注同。案:此尤改。
  • 注「說文曰縹」下至「大禺切」:袁本、茶陵本此十七字作「縹綠色也瓷瓶也」七字。
  • 注「齊公之情」:案:「情」當作「清」。各本皆偽。
  • 注「吳錄」下至「以為酒有名」: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蓬勃泰出貌」:袁本、茶陵本「泰」作「氣」。
  • 注「鄭玄」下至「不過羽」: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舜樂曰大韶」:袁本、茶陵本「大」作「簫」。
  • 注「限一齊楚」:袁本、茶陵本「限」作「混」。
  • 注「昭公二十九年」: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魯人為奏四代樂」: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凡人邇近者」下至「不攜離之音」: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十八字。
  • 注「言衆若林能總之」: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嘯賦[编辑]

鄭玄毛詩箋曰:嘯,蹙口而出聲也。籀文為歗,在欠部。毛詩曰:其嘯也歌。

主条目:嘯賦

  成公子安臧榮緒晉書曰:成公綏,字子安,東郡人也。少有俊才,辭賦壯麗。徵為博士,歷中書郎。

  逸群公子,體奇好異。傲世忘榮,絕棄人事。文子曰:傲世賤物,不汙於俗。漢書曰:張良願棄人間事,欲從赤松子遊。睎高慕古,長想遠思。謝承後漢書曰:陳謙睎高視遠,清舉矯俗。馮衍顯志賦曰:獨耿介而慕古。舞賦曰:遠思長想。將登箕山以抗節,浮滄海以游志。箕山,已見上文。論語,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歟。於是延友生,集同好。尚書序曰:與我同好。精性命之至機,研道德之玄奧。周易曰:乾道變化,各正性命。管子曰:虛無無形謂之道,化育萬物謂之德。應德璉馳射賦曰:窮百氏之玄奧。愍流俗之未悟,獨超然而先覺。禮記曰:不從流俗。老子曰: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孟子,伊尹曰:天生斯民,使先知覺後知,使先覺覺後覺也。狹世路之阨僻,仰天衢而高蹈。史記曰:不從流俗,王之阨僻。羽獵賦曰:狹三王之阨僻。孔融薦禰衡表曰:龍躍天衢。左氏傳,齊人歌曰:魯人之皋,使我高蹈。邈姱俗而遺身,乃慷慨而長嘯。琴賦曰:棄事遺身。遺身謂其身事。楚辭曰:臨深水而長嘯。

  于時曜靈俄景,流光濛汜。廣雅曰:耀靈,日也。俄,邪也。歸田賦曰:於時曜靈俄景。楚辭曰:出自湯谷,次于濛汜。淮南子,濛汜,日所入處。逍遙攜手,踟跦步趾。廣雅曰:蹢,跢跦也。跢跦與踟躕古字通。左氏傳,蒍啟強謂魯侯曰:今君若步玉趾。發妙聲於丹脣,激哀音於皓齒。神女賦曰:朱脣的其若丹。楚辭曰:美人皓齒嫮以姱。響抑揚而潛轉,氣衝鬱而熛起。言聲在喉中而轉,故曰潛也。熛起,言疾。字林曰:熛,飛火也。協黃宮於清角,雜商羽於流徵。黃宮,謂黃鍾宮聲。清角,已見上文。宋玉笛賦曰:吟清商,追流徵。飄遊雲於泰清,集長風乎萬里。言所感幽深,有同龍虎。聖主得賢臣頌曰:虎嘯而風洌,龍興而致雲。泰清,天也。鶡冠子曰:上及泰清,下及泰寧。曲既終而響絕,遺餘玩而未已。良自然之至音,非絲竹之所擬。是故聲不假器,用不借物。近取諸身,役心御氣。周易曰:近取諸身。動脣有曲,發口成音。觸類感物,因歌隨吟。大而不洿,細而不沈。洿,漫也。琴道曰:大聲不震譁而流漫,細聲不湮滅而不聞。清激切於竽笙,優潤和於瑟琴。玄妙足以通神悟靈,精微足以窮幽測深。老子曰:玄之又玄,衆妙之門。禮記曰:夫禮樂通乎鬼神,窮高遠而測深厚。精微,已見上文。收激楚之哀荒,節北里之奢淫。楚辭曰:宮庭震驚發激楚。王逸曰:激楚,清聲也。史記曰:紂使師涓作淫聲,北里之舞,靡靡之樂。濟洪災於炎旱,反亢陽於重陰。言有洪水之災,濟之以炎旱;有亢陽之災,反之於重陰。說苑曰:湯時大旱七年,煎沙爛石。靈寶經曰:禪黎世界,墜王有女,字姓音。生仍不言。年至四歲,王恠之,乃棄女於南浮桑之阿,空山之中。女無粮,常日咽氣,引月服精,自然充飽。忽與神人會於丹陵之舍,柏林之下。姓音右手題赤石之上。語姓音:汝雖不能言,可憶此文也。遣朱宮靈童,下教姓音治災之術,授其采書八字之音,於是能言。於山出,還在國中。國中大枯旱,地下生火,人民焦燎,死者過半。穿地取水,百丈無泉。王悕懼,女顯其真,為王仰嘯,天降洪水至十丈。於是化形隱景而去。唱引萬變,曲用無方。鄭玄論語注曰:方,常也。和樂怡懌,悲傷摧藏。摧藏,自抑挫之貌。言悲傷能挫於人。琴操,王昭君歌曰:離宮絕曠,身體摧藏。時幽散而將絕,中矯厲而慨慷。矯,舉也。徐婉約而優遊,紛繁騖而激揚。情既思而能反,心雖哀而不傷。毛詩序曰:關雎哀而不傷。總八音之至和,固極樂而無荒。毛詩曰:好樂無荒。

  若乃登高臺以臨遠,披文軒而騁望。新語曰:高臺百仞,文軒彫窗。楚辭曰:白蘋兮騁望。喟仰抃而抗首,嘈長引而憀亮。憀亮,已見上文。或舒肆而自反,或徘徊而復放。孔安國尚書傳曰:肆,緩也。或冉弱而柔撓,或澎濞而奔壯。說文曰:冉弱,長貌。上林賦曰:柔撓嫚嫚。橫鬱鳴而滔涸,冽飄眇而清昶。滔涸,如水之滔漫或竭涸也。飄眇,聲清長貌。眇,他鳥切。爾雅曰:涸,竭也。字林曰:冽,寒貌。逸氣奮湧,繽紛交錯。列列飆揚,啾啾響作。奏胡馬之長思,向寒風乎北朔。古詩曰:胡馬思北風。又似鴻鴈之將鶵,群鳴號乎沙漠。似鴈之音,已見琴賦。字林曰:鳴,聲也。大曰鴻,小曰鴈。武帝元朔六年,衛青將六將軍絕幕。應劭曰:幕,匈奴之南界。傅瓚,沙土曰幕。今案:決幕漫也。西域傳曰:難睨國以銀為錢,文為騎馬,幕為人面。如淳曰:幕,音漫。韋昭曰:幕,錢背也。然則漫、幕同義。古詩曰:此匈奴中沙漫地也,崔浩謂之河底。故李陵歌曰:徑萬里兮度沙漠,是也。猶今人呼帳幔亦曰幕。可依字讀義無爽。今書或作漠,音訓同。說文曰:漠,北方流沙。故能因形創聲,隨事造曲。應物無窮,機發響速。怫鬱衝流,參譚雲屬。怫,扶勿切。淮南子曰:通古之風氣,以貫譚萬物之理。譚,猶著也。參譚,不絕。又曰:龍舉而景雲屬。若離若合,將絕復續。飛廉鼓於幽隧,猛虎應於中谷。楚辭曰:後飛廉使奔屬。王逸曰:飛廉,風伯也。毛詩曰:大風有隧。春秋元命苞曰:猛虎嘯,谷風起,類相動也。南箕動於穹蒼,清飆振乎喬木。毛詩曰:維南有箕。春秋緯曰:月失其行,離于箕者,風。爾雅曰:穹蒼,蒼天也。毛詩曰:南有喬木。散滯積而播揚,蕩埃藹之溷濁。國語,泠州鳩曰:太蔟所以金奏贊陽出滯也。姑洗所以脩絜百物,考神納賓。鄭玄儀禮注曰:播,散也。風賦曰:駭溷濁,揚腐餘。說文曰:溷,亂也。變陰陽之至和,移淫風之穢俗。禮記曰:夫禮樂行乎陰陽。又曰:移風易俗。鄭玄曰:樂用之則正人,和陰陽。

  若乃遊崇崗,陵景山。臨巖側,望流川。坐盤石,漱清泉。景山,大山也。聲類曰:盤,大石也。說文曰:漱,蕩口也。藉皋蘭之猗靡,蔭脩竹之蟬蜎。楚辭曰:皋蘭被徑斯路漸。猗靡,隨風之貌。楚辭曰:娟之脩竹。枚乘兔園賦曰:脩竹檀欒。乃吟詠而發散,聲駱驛而響連。駱驛,不絕貌。舒蓄思之悱憤,奮久結之纏綿。論語,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字書曰:悱,心誦也,芳匪切。纏綿,已見上注。心滌蕩而無累,志離俗而飄然。莊子曰:聖人無天災,無物累。淮南子曰:單豹背世離俗。

  若夫假象金革,擬則陶匏。孔安國尚書傳曰:象,法也。禮記曰:器用陶匏,尚禮然也。衆聲繁奏,若笳若簫。磞硠震隱,訇磕嘈。字林曰:磕,大聲也。磞,芳宏切。硠,音郎。,音勞。嘈,音曹。發徵則隆冬熙蒸,騁羽則嚴霜夏凋。動商則秋霖春降,奏角則谷風鳴條。列子曰:鄭師文學琴於師襄。師襄曰:子之琴何如?師文曰:請嘗試之。於是當春而叩商絃,以召南呂,涼風總至,草木成實;及秋而叩角絃,以激夾鍾,溫風徐迴,草木發榮;當夏而叩羽絃,以召黃鍾,霜雪交下,川池暴沍;及冬而叩徵絃,以激蕤賓,陽光熾烈,堅冰立散。師襄曰:雖師曠之清角,鄒衍之吹律,無以加之。張湛曰:商,金音,屬秋。南呂,八月律。角,木音,屬春。夾鍾,二月律。羽,水音,屬冬。黃鍾,十一月律。徵,火音,屬夏。蕤賓,五月律。鄭玄禮記注曰:喜,蒸也。聲類曰:喜,熙字。音均不恒,曲無定制。均,古韻字也。鶡冠子曰:五聲不同均,然其可喜一也。晉灼子虛賦注曰:文章假借,可以協韻。均與韻同。行而不流,止而不滯。已見上文。隨口吻而發揚,假芳氣而遠逝。音要妙而流響,聲激嚁而清厲。激嚁,清疾貌。嚁,音翟。信自然之極麗,羌殊尤而絕世。杜預左氏傳注曰:尤,異也。越韶夏與咸池,何徒取異乎鄭衛。樂動聲儀曰:黃帝樂曰咸池。韶、夏、鄭、衛,已見上文。

  于時綿駒結舌而喪精,王豹杜口而失色。孟子曰:王豹處淇而善謳,綿駒處唐而齊右善歌。言二人以歌謳化齊、衛之國。鄧析子曰:左右結舌。西京賦曰:喪精亡魄。漢書,鄧公曰:內杜忠臣之口。莊子曰:見夫子之失色。虞公輟聲而止歌,寗子檢手而歎息。晏子春秋:虞公善歌,以新聲惑景公。晏子退朝而拘之。漢興,又有虞公,即劉向別錄曰:有人歌賦楚,漢興以來,善雅歌者,魯人虞公,發聲清哀,遠動梁塵。其世學者莫能及。淮南子曰:寗戚欲干齊桓公,窮困無以自達。於是為商於齊,宿于郭門之外。桓公郊迎,閉門辟住車,爝火甚盛,從者甚衆。戚飯牛車下,望桓公而悲,擊牛角,而疾商歌曲。寗戚,衛人。商金聲清,故以為曲。歌曰:出東門兮厲石班,上有松柏兮青且蘭。麁布衣兮縕縷,時不遇兮堯、舜。牛兮努力食細草。大臣在爾側,吾當與爾適楚國。應劭曰:齊桓夜迎客,寗戚疾擊其角,商歌曰:南山嵳峨白石爛,生不遭堯與舜禪,短布單衣適至骭。從昏飯牛薄夜半,長夜瞑瞑何時旦。七略曰:漢興,善歌者魯人虞公,發聲動梁上塵。呂氏春秋曰:寗戚至齊,暮宿於郭門之外。桓公郊迎客,夜至關門。寗戚飯牛,望桓公而悲,擊牛角疾歌。桓公聞之:歌者非常人也。命後車載之。史記,春申君曰:秦、楚臨韓,韓必斂手。鍾期棄琴而改聽,孔父忘味而不食。論語曰: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孔安國曰:不圖於韶樂之至於斯。周生烈曰:孔子在齊,聞韶樂之盛,故忽忘肉味。王肅曰:不圖作韶樂之至於此。此,齊也。百獸率舞而抃足,鳳皇來儀而拊翼。尚書,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簫韶九成,鳳皇來儀。孔安國曰:雄曰鳳,雌曰皇,靈鳥也。儀,有容儀也。備樂九奏而致鳳皇也。乃知長嘯之奇妙,蓋亦音聲之至極。晉書,阮籍,字嗣宗,陳留尉氏人。容貌瑰傑,志氣宏放,尤好莊、老,嗜酒能嘯。籍嘗於蘇門山遇孫登,與商略終古,栖神道氣之術,登皆不應,籍因長嘯而退至於半嶺,聞有聲若鸞鳳之音,響乎巖谷,乃登之嘯也。

文選考異

  • 嘯賦注「籀文」下至「其嘯也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四字。
  • 注「從我者其由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史記曰不從流俗王之阨僻」: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遺身謂其身事」: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廣雅曰」下至「邪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字。
  • 注「淮南子濛汜日所入處」: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
  • 注「蒍啟強」:茶陵本「蒍」作「薳」,「強」作「疆」,是也。袁本誤與此同。
  • 注「言聲在喉中而轉故曰潛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一字。
  • 注「字林曰熛飛火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黃宮謂黃鍾宮聲」: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注「說苑曰湯時」下至「於是化形隱景而去」:袁本、茶陵本無此一百八十六字。
  • 注「言悲傷能挫於人」: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冽飄眇而清昶:袁本、茶陵本「飄眇」作「繚眺」,注同。案:晉書作「繚眺」,尤改恐誤。
  • 注「爾雅曰」下至「寒貌」: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字林曰鳴」下至「音訓同」:袁本、茶陵本無此一百四十字。
  • 注「通古之風氣」下至「又曰」: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二字。
  • 蕩埃藹之溷濁:袁本、茶陵本「蕩」作「流」,「藹」作「靄」。案:晉書作「蕩」字、「靄」字,未審善果何作?
  • 注「姑洗」下至「考神納賓」:袁本、茶陵本無此十二字。
  • 注「說文曰溷亂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六字。
  • 注「樂用之則正人」:袁本、茶陵本無「之」字。案:樂記注無「之」字,「人」下有「理」字。各本皆脫。
  • 注「景山大山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五字。
  • 注「字書曰悱心誦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字。
  • 訇磕嘈:袁本、茶陵本「」善作「」。案:「」不可通,二本所見非也。晉書亦是「」。
  • 注「字林曰磕大聲也」:袁本、茶陵本「字林曰磕」四字作「皆」。
  • 音均不恒曲無定制:袁本、茶陵本云善無「恒」字,有二「曲」字。案:二本所見不可通,非也。晉書亦有「恒」,不重「曲」。
  • 注「清疾貌」:袁本、茶陵本無「清」字。
  • 注「孟子曰」下至「化齊衛之國」:袁本此三十字作「綿駒王豹已見上文」八字,最是。茶陵本複出,與此異,亦非。
  • 注「晏子春秋虞公」下至「長夜瞑瞑何時旦」:袁本、茶陵本無此二百四十一字。案:凡若此者,複雜已甚,增多之非,固不難辨耳。
  • 注「韓必斂手」:袁本、茶陵本「斂」作「檢」。案:今春申君傳作「斂」,蓋善所據作「檢」也。「檢」、「斂」古字通。
  • 注「孔安國曰」下至「此齊也」:袁本、茶陵本無此四十六字。
  • 注「孔安國曰」下至「而致鳳皇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二十七字。
  • 注「晉書阮籍」下至「乃登之嘯也」:袁本、茶陵本無此七十九字。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昭明文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