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明文選/卷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二十一 昭明文選
卷二十二
蕭統 編 李善
卷二十三
招隱 反招隱 遊覽

詩乙[编辑]

招隱[编辑]

招隱詩二首[编辑]

五言。韓子曰:閑靜安居謂之隱。

主条目:招隱詩 (左思)

左太沖雜詩左居陸後,而此在前,誤也。

杖策招隱士,荒塗橫古今。魯連子曰:連卻秦軍,平原君欲封之,遂杖策而去。說文曰:杖,持也。方言曰:木細枝曰策。董仲舒士不遇賦曰:懼荒塗之難踐。鄭玄周禮注曰:荒,蕪也。郭璞山海經注曰:橫,塞也。
巖穴無結構,丘中有鳴琴。結構,謂交結構架也。魯靈光殿賦曰:觀其結構。尚書大傳,子夏曰:弟子受書於夫子者不敢忘,雖退而巖居河、濟之間,深山之中作壤室,尚彈琴其中,以歌先王之風,則可以發憤矣。
白雪停陰岡,丹葩曜陽林。尚書大傳曰:相與觀乎南山之陰。高誘戰國策注曰:山北曰陰。爾雅曰:山脊曰岡。鄭玄周禮注曰:陽木生於山南也。
石泉漱瓊瑤,纖鱗亦浮沈。楚辭曰:飲石泉兮蔭松柏。漱,猶蕩也。毛萇詩傳曰:瓊瑤,美玉也。
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禮記曰:絲竹,樂之器也。
何事待嘯歌,灌木自悲吟。毛詩曰:其嘯也歌。又曰:集于灌木。毛萇詩傳曰:灌,叢也。南都賦曰:寡婦悲吟。
秋菊兼糇糧,幽蘭間重襟。楚辭曰:朝飲木蘭之墜露,夕餐秋菊之落英。毛詩曰:乃裹糇糧。毛萇曰:糇,食也。楚辭曰:紉秋蘭以為佩。然蘭可為佩,故以間襟也。
躊躇足力煩,聊欲投吾簪。言世務勞促,故足力煩殆也。韓詩曰:搔首躊躇。阮嗣宗奏記曰:負薪疲病,足力不彊。鄭玄毛詩箋曰:聊,且略之辭。蒼頡篇曰:簪,笄也,所以持冠也。


經始東山廬,果下自成榛。王隱晉書曰:左思徙居洛城東,著經始東山廬詩。毛詩曰:經始靈臺。高誘淮南子注曰:叢木曰榛。小栗小棘曰榛。
前有寒泉井,聊可瑩心神。周易曰:井洌寒泉。廣雅曰:瑩,磨也。
峭蒨青蔥間,竹柏得其真。峭蒨,鮮明貌。孫卿子曰:桃李蒨粲於一時,時至而後殺。至於松柏,經隆冬而不彫,蒙霜雪而不變,可謂得其真矣。
弱葉棲霜雪,飛榮流餘津。
爵服無常玩,好惡有屈伸。言爵服之榮,理無常玩,時有好惡,隨之屈伸。管子曰:將立朝廷者,則爵服不可不貴也。爵服加於不義,則人賤爵服矣。家語,孔子曰:君子之行己也,可以屈則屈,可以伸則伸。東征賦曰:行止屈伸,與時息兮。
結綬生纏牽,彈冠去埃塵。言人出仕非一途,或結綬以生纏牽之憂,或彈冠而去埃塵之累。漢書曰:蕭育與陳咸、朱博為友,著聞當世。往者有王陽、貢禹,故長安語曰:蕭、朱結綬,王、貢彈冠。言其相薦達也。說文曰:纏,繞也。淮南子曰:王喬、赤松,去塵埃之間,離群物之紛,可謂養生矣。
惠連非吾屈,首陽非吾仁。論語曰:謂柳下惠、少連降志辱身矣。史記曰:伯夷、叔齊隱於首陽山。論語,子貢問曰:伯夷、叔齊何人也?子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又,子曰: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
相與觀所尚,逍遙撰良辰。趙岐孟子章句曰:各崇所尚,則義不虧矣。廣雅曰:尚,高也。謂中心之所高尚也。莊子曰:逍遙乎無事之業。東征賦曰:撰良辰而將行。

文選考異

注「井洌寒泉」:何校「泉」下添「食」字,陳同。各本皆脫。

招隱詩[编辑]

五言

主条目:招隱詩 (陸機)

陸士衡

明發心不夷,振衣聊躑毛詩曰:明發不寐。楚辭曰:心蛩蛩而不夷。王逸曰:夷,悅也。新序曰:古老振衣而起。杜預左氏傳注曰:振,整也。說文曰:躊,住足也。躊與躑同。
欲安之,幽人在浚谷。周易曰:履道坦坦,幽人貞吉。幽通賦曰:眷浚谷而勿墜。
朝採南澗藻,夕息西山足。毛詩曰:于以采蘋,南澗之濱;于以采藻,于彼行潦。史記,伯夷、叔齊詩曰:登彼西山兮,採其薇。毛萇詩傳曰:麓,山足也。
輕條象雲構,密葉成翠幄。劉公幹詩曰:大夏雲構。又齊都賦曰:翠幄浮遊。杜預左氏傳注曰:幄,帳也。
激楚佇蘭林,回芳薄秀木。上林賦曰:激楚結風。楚辭曰:遊蘭皋與蕙林。王逸楚辭注曰:薄,附也。廣雅曰:秀,美也。
山溜何泠泠,飛泉漱鳴玉。枚乘上書曰:泰山之霤穿石。楚辭曰:吸飛泉之微液。鳴玉,亦瓊瑤也,見上注。
哀音附靈波,頹響赴曾曲。
至樂非有假,安事澆醇樸?莊子曰:天下有至樂無有哉?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樂也。得至美而遊乎至樂之謂至人。又曰:唐、虞始為天下,𣻏淳散朴。許慎淮南子注曰:澆,薄也。𣻏與澆同。
富貴茍難圖,稅駕從所欲。論語,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稅駕,喻辭榮也。史記,李斯曰:當今人臣之位,無居上者,可謂富貴極矣,吾未知所稅駕也。方言曰:舍車曰稅。脫與稅古字通。

文選考異

注「脫與稅古字通」:案:「脫」「稅」二字當乙,謂正文及史記、方言之「稅」即「脫」也。各本皆倒。袁本改「吾未知所稅駕也」作「脫」以就之,大誤。

反招隱[编辑]

反招隱詩[编辑]

五言

主条目:反招隱詩

王康琚古今詩英華題云:晉王康琚,然爵里未詳也。

小隱隱陵藪,大隱隱朝市。
伯夷竄首陽,老聃伏柱史。史記曰:老子,名耳,字聃。列仙傳曰:李耳,字伯陽,生於殷時,為周柱下史。又曰:武王平殷,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
昔在太平時,亦有巢居子。皇甫謐逸士傳曰:巢父,堯時隱人,常山居,不營世利。年老,以樹為巢,而寢其上,故時人號曰巢父。
今雖盛明世,能無中林士?解嘲曰:遭盛明之世。毛萇詩傳曰:中林,林中也。班固漢書序曰:山林之士,往而不能反。
放神青雲外,絕跡窮山裏。琴操曰:許由云:吾志在青雲,何乃劣劣為九州伍長乎?莊子曰:絕跡易,無行地難。郭象曰:不行則易也。王隱晉書,李重奏曰:陳原絕跡窮山,韞櫝道藝。
鵾雞先晨鳴,哀風迎夜起。楚辭曰:鵾雞嘲哳而悲鳴。崔琦七蠲曰:再奏致哀風。
凝霜凋朱顏,寒泉傷玉趾。楚辭曰:漱凝霜之雰雰。又曰:容則秀稚朱顏。毛詩曰:爰有寒泉。左氏傳,楚太宰蒍啟彊謂魯侯曰:今君若步玉趾,辱見寡君。
周才信眾人,偏智任諸己。以出仕為周才,隱居為偏智。傅子曰:君子周才難。論語,子曰:君子求諸己。
推分得天和,矯性失至理。劉向列子目錄曰:至於力命篇,一推分命。莊子曰:夫明白於天地之德者,此之謂太平大宗與天和者也。淮南子曰:顏回夭死,季由葅於衛,皆迫性命之情,而不得天和者也。列子,公孫朝曰:矯性命以招名,弗若死矣。又曰:均天下之至理。張湛曰:物事皆均,則理無不至。郭象莊子注曰:至理盡於自得。
歸來安所期?與物齊終始。莊子有齊物論。又曰:萬物一齊,孰短孰長?又曰:遊乎萬物之所始。孫卿子曰: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終也。

遊覽[编辑]

芙蓉池作[编辑]

五言

主条目:芙蓉池作

魏文帝魏志曰:文帝諱丕,字子桓,太祖太子也,為五官中郎將。太祖薨,嗣位為丞相魏王。受漢禪,即皇帝位。

乘輦夜行遊,逍遙步西園。呂氏春秋曰:乘輦于宮中。毛萇詩傳曰:乘,升也。
雙渠相溉灌,嘉木繞通川。西京賦曰:嘉木樹庭。上林賦曰:通川過於中庭。
卑枝拂羽蓋,脩條摩蒼天。子虛賦曰:上拂羽蓋。東方朔七言曰:折羽翼兮摩蒼天。
驚風扶輪轂,飛鳥翔我前。張衡羽獵賦曰:風翊翊其扶輪。
丹霞夾明月,華星出雲間。法言曰:明星皓皓,華藻之力也。
上天垂光采,五色一何鮮!
壽命非松喬,誰能得神仙?列仙傳曰:赤松子者,神農時雨師也。喬,王子喬,即周靈王太子晉也,道人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
遨遊快心意,保己終百年。莊子曰:聖人其於人也,樂物之通而保己焉。養生經,黃帝曰:中壽百年。

南州桓公九井作[编辑]

五言。水經注曰:淮南郡之于湖縣南,所謂姑孰,即南州矣。庾仲雍江圖曰:姑孰至直瀆十里,東通丹陽湖,南有銅山,一名九井山,山有九井,井與江通。何法盛桓玄錄曰:桓玄,字敬道,出姑孰,大築府第。

殷仲文檀道鸞晉陽秋曰:殷仲文,字仲文,陳郡人也,為驃騎行參軍。以桓玄之姊夫,玄僭立,用為長史。帝反正,出為東陽太守,愈益憤怒。後照鏡不見其面,數日禍及。

四運雖鱗次,理化各有準。莊子,黃帝曰:陰陽四時,運行各得其序。李尤辟雍賦曰:攢羅鱗次。字書曰:準,平也。
獨有清秋日,能使高興盡。潘安仁有秋興賦。鄭玄周禮注曰:興者,託事於物也。
景氣多明遠,風物自淒緊。緊,猶實也。言欲成也。
爽籟警幽律,哀壑叩虛牝。言風之疾也,激爽籟而起其幽律,衝哀壑而叩其虛牝也。爾雅曰:爽,差也。簫管非一,故言爽焉。莊子,南郭子綦謂子游曰:汝聞地籟。子游曰:地籟則眾竅是已,郭象曰:人籟,簫也。夫簫管參差,宮商異律,故有長短高下萬殊之聲。鄭玄禮記注曰:警,起也。孔安國論語注曰:叩,擊也。大戴禮曰:丘陵為牡,谿谷為牝。
歲寒無早秀,浮榮甘夙殞。爾雅曰:不榮而實謂之秀。賈逵國語注曰:浮,輕也。
何以標貞脆,薄言寄松菌。松,貞;菌,脆也。松菌殊質,故貞脆異性也。毛詩曰:薄言采之。毛萇曰:薄,辭也。論語,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莊子曰:朝菌不知晦朔。
哲匠感蕭晨,肅此塵外軫。匠,謂桓玄也。蕭晨,言秋晨也,言秋晨蕭瑟。鄧析子曰:聖人逍遙一世之間,宰匠萬物之形。廣雅曰:感,傷也。鄭玄禮記注曰:肅,戒也。莊子曰:孔子彷徨塵垢之外,逍遙無為之業。郭象曰:所謂塵垢之外,非伏於山林而已。鄭玄考工記注曰:軫,輿後橫木也。言軫,所以明車也。
廣筵散汎愛,逸爵紆勝引。論語,子曰:汎愛眾而親仁。說文曰:紆,屈也。勝引,勝友也;引,猶進也,良友所以進己,故通呼曰勝引。
伊余樂好仁,惑袪吝亦泯。左氏傳,曰族穆子曰:請立起也,與田蘇遊而曰好仁。杜預曰:蘇,晉賢人也,蘇言韓起好仁也。范曄後漢書黃叔度傳,陳蕃、周舉常相謂曰:時月之間,不見黃生,則鄙吝之萌,復存乎心。薛君韓詩章句曰:袪,去也。爾雅曰:泯,盡也。
猥首阿衡朝,將貽匈奴哂。阿衡,喻玄也。言己以凡猥,妄首朝端,匈奴聞之,理將見哂。許慎淮南子注:猥,猶凡也。尚書曰:惟嗣王不惠于阿衡。孔安國曰:阿,倚也。衡,平也。漢書曰:車千秋以一言寤意,旬月取宰相。後漢使至匈奴,單于問曰:聞漢新拜丞相,何用得之?使者曰:上書言事故。單于曰:苟如是,漢置丞相非用賢也,妄一男子上書即得之矣!爾雅曰:貽,遺也。馬融論語注曰:哂,笑也。

文選考異

注「檀道鸞晉陽秋曰」:陳云「晉」上當有「續」字,是也。各本皆脫。餘同此,不悉出。

注「字仲文」:袁本、茶陵本無此三字。

注「左氏傳曰族穆子曰」:案:上「曰」字當作「公」。各本皆偽。

遊西池[编辑]

五言

主条目:遊西池

謝叔源臧榮緒晉書曰:謝混少有美譽,善屬文,為尚書左僕射。以黨劉毅誅。沈約宋書曰:混字叔源。西池,丹陽西池。混思與友朋相與為樂也。

悟彼蟋蟀唱,信此勞者歌。聲類曰:悟,心解也。毛詩曰:蟋蟀在堂,歲聿云暮。今我不樂,日月其除。韓詩曰:伐木廢,朋友之道缺。勞者歌其事。詩人伐木,自苦其事,故以為文。
有來豈不疾,良遊常蹉跎。陸雲歲暮賦曰:年有來而棄予,時無筭而非我。劉楨黎陽山賦曰:良遊未厭,白日潛暉。楚辭曰:驥垂兩耳,中阪蹉跎。
逍遙越城肆,願言屢經過。說文曰:越,度也。鄭玄禮記注曰:肆,市中陳物處也。毛詩曰:願言思子。阮籍詠懷詩曰:趙、李相經過。
回阡被陵闕,高臺眺飛霞。廣雅曰:被,加也,言加大阜而通城闕也。
惠風蕩繁囿,白雲屯曾阿。邊讓章華臺賦曰:惠風春施。廣雅曰:屯,聚也。
景昃鳴禽集,水木湛清華。蒼頡篇曰:湛,水不流也。
褰裳順蘭沚,徙倚引芳柯。毛詩曰:褰裳涉溱。鄭玄曰:揭衣度溱水也。潘岳河陽詩曰:歸鴈映蘭洔。沚與洔同。楚辭曰:步徙倚而遙思。
美人愆歲月,遲暮獨如何?楚辭曰: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王逸曰:遲,晚也。愆,謂過期也。
無為牽所思,南榮誡其多。莊子,庚桑楚謂南榮趎曰:全汝形,抱汝生,無使汝思慮營營。趎,處朱切。

文選考異

注「沈約宋書曰混字叔源」:袁本、茶陵本無此九字,上「臧榮緒晉書曰謝混」下有「字叔源」三字。案:此各本并五臣於善而失其舊,無可訂正也。

注「混思與友朋相與為樂也」:案:此十字係五臣語也。袁、茶陵二本合并六家,往往有之,前後例可推。此本既單行,善注不應竄入,乃尤延之仍舊誤而未知校正者。

泛湖歸出樓中翫月[编辑]

五言。靈運山居賦注曰:大小巫湖。

謝惠連

日落泛澄瀛,星羅游輕橈。楚辭曰:倚沼畦瀛兮遙望博。王逸曰:楚人名池澤中曰瀛。羽獵賦曰:渙若天星之羅。楚辭曰:荃橈兮蘭旌。王逸曰:橈,小楫也。
憩榭面曲汜,臨流對迴潮。毛萇詩傳曰:憩,息也。爾雅曰:決出復入為汜。韓詩外傳,阿谷之女曰:阿谷之豫,隱曲之汜。
輟策共駢筵,並坐相招要。李弘軌法言注曰:駢,並也。
哀鴻鳴沙渚,悲猿響山椒。漢武帝李夫人賦曰:釋予馬於山椒。孟康曰:山椒,山陵名。廣雅曰:土高四墮曰椒丘。
亭亭映江月,瀏瀏出谷飆。亭亭,迥貌。王逸楚辭注曰:瀏,風疾貌。寡婦賦曰:風瀏瀏而夙興。
斐斐氣幕岫,泫泫露盈條。斐斐,輕貌。泫泫,垂貌。
近矚袪幽蘊,遠視盪諠囂。李奇漢書注曰:袪,開散也。王逸楚辭注曰:蘊,積也。鄭玄禮記注曰:聞諠囂則人意動作。
悟言不知罷,從夕至清朝。毛詩曰:彼美淑姬,可與晤言。鄭玄曰:晤,對也。悟與晤同。

文選考異

注「阿谷之豫」:案「豫」當作「隊」。各本皆偽。

注「李弘軌法言注曰」:案:「弘」字不當有。各本皆衍。軌,字弘範。蓋或記於旁而錯入一字耳。善引李軌法言注甚多,皆可證。

從遊京口北固應詔[编辑]

五言。水經注曰:京口,丹徒之西鄉也。又曰:京城西北有別嶺入江,三面臨水,高數十丈,號曰北固。

謝靈運

玉璽戒誠信,黃屋示崇高。言聖人佩玉璽所以儆戒誠信,居黃屋所以顯示崇高。鄧析子曰:為之符璽以信之。蔡邕獨斷曰:璽,印也,信也。古者尊卑共之,秦以來,天子獨以印稱璽,又獨以玉也。漢書曰:紀信乘王車,黃屋左纛。
事為名教用,道以神理超。言上二事乃為名教之所用,而其至道,實神理而超然也。文子曰:聖人所由曰道,所為曰事。三國名臣頌序曰:名教束物也。周易曰: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曹植武帝誄曰:聰竟神理。方言曰:超,遠也。
昔聞汾水游,今見塵外鑣。莊子曰:堯見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陽。塵外,已見上文。說文曰:鑣,馬銜也。言鑣以明馬,猶軫以表車。
鳴笳發春渚,稅鑾登山椒。魏文帝書曰:從者鳴笳以啟路。稅鑾,猶稅駕也。山椒,已見上文。
張組眺倒景,列筵矚歸潮。吳都賦曰:張組帷,構流蘇。遊天台山賦曰:或倒景於重溟。王彪之遊仙詩曰:遠遊絕塵霧,輕舉觀滄溟。蓬萊陰倒景,崑崙罩曾城。並以山臨水而影倒,謂之倒景。
遠巖映蘭薄,白日麗江皋。蘭薄,即蘭林也。楚辭曰:朝騁騖兮,蘭薄戶樹,瓊木籬些。然此意微與王逸注異,不可以王義非之。楚辭曰:朝騁騖兮江皋。王逸曰:澤曲曰皋。
原隰荑綠柳,墟囿散紅桃。大戴禮夏小正曰:正月柳稊。稊者,發孚也,桃則華。荑與稊音義同。廣雅曰:墟,居也。
皇心美陽澤,萬象咸光昭。莊子,舜謂堯曰:昔者十日並出,萬物皆照。司馬彪曰:言陽光麗天,則無不鑒。孝經鉤命決曰:地以舒形,萬物咸載。
顧己枉維縶,撫志慚場苗。鄭玄毛詩箋曰:顧,念也。毛詩曰: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
工拙各所宜,終以反林巢。呂氏春秋曰:至治之世,賢不肖各反其質,若此則工拙愚智可得而知矣。巢,已見上文。
曾是縈舊想,覽物奏長謠。毛詩曰:曾是在位。舊想,謂隱居之志也。歎逝賦曰:覽前物而懷之。劉琨答盧諶詩曰:引領長謠。

文選考異

注「朝騁騖兮」:何校去此四字。陳云注前「朝騁騖兮」衍。案:各本皆涉下而誤也。

晚出西射堂[编辑]

五言。永嘉郡射堂。

主条目:晚出西射堂

謝靈運

步出西城門,遙望城西岑。劉公幹贈徐幹詩曰:步出北寺門,遙望西苑園。爾雅曰:山小而高曰岑。
連鄣疊巘崿,青翠杳深沈。爾雅曰:山正,鄣。巘崿,崖之別名。爾雅曰:重巘,隒。文字集略曰:崿,崖也。王逸楚辭注曰:杳,深冥也。
曉霜楓葉丹,夕曛嵐氣陰。楚辭曰:與曛黃而為期。王逸曰:黃昏時也。夏侯湛山路吟曰:道逶迤兮嵐氣清。埤蒼曰:嵐,山風也。嵐,祿含切。
節往戚不淺,感來念已深。
羈雌戀舊侶,迷鳥懷故林。七發曰:暮則羈雌,迷鳥宿焉。毛萇詩傳曰:懷,思也。
含情尚勞愛,如何離賞心?言鳥含情,尚知勞愛,況乎人而離於賞心也。
撫鏡華緇鬢,攬帶緩促衿。孫綽子曰:撫明鏡則好醜之貌可見。陸機東宮詩曰:柔顏收紅藻,玄鬢吐素華。古詩曰:衣帶日已緩。
安排徒空言,幽獨賴鳴琴。言安排之事,空有斯言;幽獨不悶,唯賴鳴琴而已。莊子曰:仲尼謂顏回曰:安排而去化,乃入於寥天一。郭象曰:安於推移,而與化俱去,故乃入於寂寥,而與天惟一也。楚辭曰:幽獨處乎山中。琴賦曰: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

文選考異

注「山正鄣」:陳云「山」當作「上」。各本皆偽。案:此釋山文。今爾雅云「上正章」,「章」、「鄣」同字耳。

登池上樓[编辑]

五言。永嘉郡池上樓。

主条目:登池上樓

謝靈運

潛虯媚幽姿,飛鴻響遠音。
薄霄愧雲浮,棲川怍淵沈。虯以深潛而保真,鴻以高飛而遠害,今己嬰俗網,故有愧虯鴻也。說文曰:虯,龍有角者。淮南子曰:蛟龍水居。又曰:鳥飛於雲。穀梁傳,孔子曰:聽遠音者,聞其疾而不聞其舒。王逸楚辭注曰:泊,止也。薄與泊同,古字通。馬融論語注曰:怍,慚也。
進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周易,子曰:君子進德脩業,欲及時也。尸子曰:為令尹而不喜,退耕而不憂,此孫叔敖之德也。
徇祿反窮海,臥痾對空林。趙岐孟子注曰:徇,從也。窮海,謂永嘉郡也。說文曰:痾,病也。
傾耳聆波瀾,舉目眺嶇嶔。禮記曰:傾耳而聽之。廣雅曰:聆,聽也。李陵書曰:舉目言笑。洞簫賦曰:嶇嶔巋崎。
初景革緒風,新陽改故陰。楚辭曰:款秋冬之緒風。王逸曰:緒,餘也。神農本草曰:春夏為陽,秋冬為陰。
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
祁祁傷豳歌,萋萋感楚吟。毛詩豳風曰:春日遲遲,采蘩祁祁。楚辭曰: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
索居易永久,離群難處心。禮記,子夏曰:吾離群索居,亦已久矣。詩曰:我行永久。穀梁傳曰:鄭伯之處心積慮,成於殺也。
持操豈獨古,無悶徵在今。莊子,罔兩責影曰:曩子坐,今子起,何其無持操與?周易曰:遯世無悶。

文選考異

傾耳聆波瀾此句上袁本、茶陵本有「衾枕昧節候,褰開暫窺臨」,云善無此兩句,何校添,陳同。案:詳文義當有,各本所見,或傳寫脫之也。

遊南亭[编辑]

五言。永嘉郡南亭。

主条目:遊南亭

謝靈運

時竟夕澄霽,雲歸日西馳。淮南子曰:季夏之月,大雨時行。高誘曰:是月有時雨也。說文曰:霽,雨止也。曹子建詩曰:朝雲不歸山,霖雨成川澤。然雨則雲出,晴則雲歸也。
密林含餘清,遠峰隱半規。呂氏春秋曰:冬不用萐,清有餘也。張載歲夕詩曰:白日隨天迴,曒曒員如規。
久痗昏墊苦,旅館眺郊歧。毛萇詩傳曰:痗,病也。尚書,禹曰:洪水滔天,下民昏墊。孔安國曰:言天下民昏瞀墊溺,皆困水災也。杜預左氏傳注曰:旅,客會也。
澤蘭漸被逕,芙蓉始發池。楚辭曰:皋蘭被逕兮斯路漸。廣雅曰:漸,稍也。楚辭曰:芙蓉始發雜芰荷。王逸曰:芙蓉,蓮華也。
未厭青春好,已睹朱明移。楚辭曰:青春受謝白日昭。爾雅曰:夏為朱明。
慼慼感物歎,星星白髮垂。楚辭曰:愁鬱鬱之無快,居戚戚而不解。古長歌行曰:感物懷所思。左思白髮賦曰:星星白髮,生於鬢垂。
藥餌情所止,衰疾忽在斯。餌藥既止,故有衰病。蒼頡篇曰:餌,食也。
逝將候秋水,息景偃舊崖。毛詩曰:逝將去汝。莊子,罔兩問影曰:向也坐而今也起,向也行而今也止,何也?影曰:火與日吾屯也,陰與夜吾代也,彼吾所以有待也,而況乎以有待者乎?彼來則我與之來,彼往則我與之往。司馬彪曰:屯,聚也。火日明而影見,故曰吾聚也;陰闇則影不見,故曰吾代也。夜代,謂使得休息也。
我志誰與亮?賞心惟良知。毛萇詩傳曰:亮,信也。尚書曰:時惟良顯哉!

文選考異

注「旅客會也」:何校「會」改「舍」,陳同,是也。各本皆偽。

注「居戚戚而不解」:茶陵本「戚戚」作「慼慼」。袁本與此同。案:正文作「慼慼」,茶陵是,袁非也。蓋善「慼」、五臣「戚」,其大概矣。餘倣此,不悉出。

遊赤石進帆海[编辑]

五言。靈運遊名山志曰:永寧、安固二縣中,路東南便是赤石,又枕海。

主条目:遊赤石進帆海

謝靈運

首夏猶清和,芳草亦未歇。爾雅曰:首,始也。歸田賦曰:仲春令月,時和氣清。楚辭曰:芳以歇而不比。杜預左氏傳注曰:歇,盡也。
水宿淹晨暮,陰霞屢興沒。河圖曰:崑崙山有五色水,赤水之氣,上蒸為霞,陰而赫然。
周覽倦瀛壖,況乃陵窮髮。登徒子好色賦曰:周覽九土。史記,騶衍曰:區中者乃有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環之。漢書曰:盡河壖棄地。韋昭曰:謂緣河邊地。鄭玄禮記注曰:陵,躐也。顧啟期婁地記曰:浪山海中南極之觀嶺,窮髮之人,舉帆揚越,以為標的。
川后時安流,天吳靜不發。洛神賦曰:川后靜波。楚辭曰:使江水兮安流。山海經曰:朝陽之谷神曰天吳,是水伯也,其獸也八首八足八尾,背黃青。
揚帆采石華,挂席拾海月。臨海志曰:石華附石,肉可啖。又曰:海月大如鏡,白色。揚帆、挂席,其義一也。海賦:維長絹,挂帆席。
溟漲無端倪,虛舟有超越。莊子曰:北溟有魚,其名曰鯤,海運則圖於南溟。李弘範曰:廣大窕冥,故以溟為名。謝承後漢書曰:陳茂常度漲海。莊子,孔子曰:反覆終始,不知端倪。音義曰:倪音崖。莊子曰:有虛舟來觸舟。孔安國尚書傳曰:越,遠也。
仲連輕齊組,子牟眷魏闕。言仲連輕齊組而之海上,明海上可悅。既悅海上,恐有輕朝廷之譏,故云子牟眷魏闕。史記曰:田單攻聊城不下,魯連乃為書,約之矢以射城中,遺燕將。燕將得書,乃自殺。遂屠聊城。歸而言魯仲連,欲爵之,魯連逃隱於海上。呂氏春秋曰:中山公子牟謂詹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魏闕之下。柰何?高誘曰:子牟,魏公子。一說,魏,象魏也。言身在江海之上,心乃在王室也。
矜名道不足,適己物可忽。韓子,白圭曰:宋君,少主也,而務矜名。郭象莊子注曰:德之所以流蕩,矜名故也。史記曰:莊子,其言汪洋自恣以適己。
請附任公言,終然謝天伐。莊子曰:孔子圍於陳,太公任往弔之,曰:直木先伐,甘泉先竭。子其意者飾智以驚愚,脩身以明污,昭昭若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孔子曰:善。乃逃大澤之中。入獸不亂群,入鳥不亂行,鳥獸不惡,而況人乎!王逸楚辭注曰:謝,去也。

文選考異

注「維長絹」:陳云「絹」當作「綃」,是也。各本皆偽。

石壁精舍還湖中作[编辑]

五言。精舍,今讀書齋是也。謝靈運遊名山志曰:湖三面悉高山,枕水渚山,溪澗凡有五處。南第一谷,今在所謂石壁精舍。

謝靈運

昏旦變氣候,山水含清暉。
清暉能娛人,遊子憺忘歸。楚辭曰:羌聲色兮娛人,觀者憺兮忘歸。王逸曰:娛,樂也。憺,安也。
出谷日尚早,入舟陽已微。左氏傳,趙宣子將朝,尚早。正歷曰:日,太陽也。楚辭曰:陽杲杲其朱光。鄭玄毛詩箋曰:微,不明也。
林壑斂暝色,雲霞收夕霏。霏,雲飛貌。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杜預左氏傳注曰:稗,草之似穀者,薄懈切。阮籍詠懷詩曰:寒鳥相因依。
披拂趨南逕,愉悅偃東扉。莊子曰:雲者風起北方,一西一東,孰居無事而披拂是。爾雅曰:悅、愉,樂也。賈逵國語注曰:偃,息也。
慮澹物自輕,意愜理無違。淮南子曰:澹然無慮。許慎曰:澹猶足也。孫卿子曰:內省則外物輕矣。廣雅曰:愜,可也。
寄言攝生客,試用此道推。楚辭曰:願寄言於三島。老子曰:善攝生者不然。劉淵林吳都賦注曰:攝,持也。左氏傳,劉子曰: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為命。說文曰:推,排也。為推排以求也。

文選考異

注「謝靈運遊名山志曰」:案:「謝」字不當有,前後所引可證也。各本皆衍。又後登臨海嶠詩兩引皆衍,不更出。

注「所為命」:陳云「為」當作「謂」,是也。各本皆偽。

登石門最高頂[编辑]

五言。靈運遊名山志曰:石門澗六處,石門溯水上,入兩山口,兩邊石壁,右邊石巖,下臨澗水。

主条目:登石門最高頂

謝靈運

晨策尋絕壁,夕息在山棲。江賦曰:絕岸萬丈,壁立霞駁。郭璞遊仙詩曰:山林隱遯棲。
疏峰抗高館,對嶺臨迴溪。廣雅曰:疏,治也。西京賦曰:疏龍首以抗殿。廣雅曰:抗,舉也。
長林羅戶穴,積石擁基階。
連巖覺路塞,密竹使徑迷。
來人忘新術,去子惑故蹊。景福殿賦曰:欲反忘術。魏武帝苦寒行曰:迷惑失故路。
活活夕流駛,噭噭夜猿啼。毛詩曰: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楚辭曰:聲噭噭以寂寥。廣雅曰:噭,鳴也。
沈冥豈別理,守道自不攜。漢書曰:蜀嚴湛冥,久幽而不改其操。孟康注曰:蜀郡嚴君平,沈深玄默無欲。言幽深難測也。尸子曰:守道固窮,則輕王公。賈逵國語注曰:攜,離也。
心契九秋幹,目翫三春荑。古樂府有歷九秋妾薄相行。班固終南山賦曰:三春之季,孟夏之初。九秋,已見南都賦。
居常以待終,處順故安排。新序,榮啟期曰:貧者士之常,死者人之終,居常待終,何憂哉!莊子曰:老聃死,秦失弔之,曰: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憂樂不能入也。安排,已見上文。
惜無同懷客,共登青雲梯。陸機詩曰:感念同懷子。郭璞遊仙詩曰:安事登雲梯。張湛列子注曰:雲梯可以陵虛。

文選考異

注「古樂府有歷九秋妾薄相行」:案:此十一字不當有,觀下注云「九秋已見南都賦」可知。各本皆衍。

於南山往北山經湖中瞻眺[编辑]

五言。靈運山居賦曰:若乃南北兩居,水通陸阻。又曰:永歸其路,迺界北山。注曰:兩居,謂南北兩處,南山是開創卜居之處也。又曰:大小巫湖,中隔一山。然往北山經巫湖中過。

謝靈運

朝旦發陽崖,景落憩陰峰。尚書大傳曰:相與觀于南山之陽。
舍舟眺迥渚,停策倚茂松。
側逕既窈窕,環洲亦玲瓏。曹攄贈石荊州詩曰:轗軻石行難,窈窕山道深。甘泉賦曰:和氏玲瓏。晉灼曰:明貌。
俛視喬木杪,仰聆大壑灇。毛詩曰:南有喬木。楚辭曰:聽大壑之波聲。薛綜西京賦注曰:壑,坑谷也。毛詩曰:鳧鷖在潀。毛萇曰:潀,水會也。灇與潀同。
石橫水分流,林密蹊絕蹤。
解作竟何感,升長皆丰容。周易曰: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爾雅曰:感,動也。周易曰:地中有木升。丰容,悅茂貌。郭璞曰:丰,容也,音蜂。
初篁苞綠籜,新蒲含紫茸。服虔漢書注曰:篁,叢竹也。籜,竹皮也。蒼頡篇曰:茸,草貌。然此茸謂蒲華也。江賦曰:擢紫茸茸。
海鷗戲春岸,天雞弄和風。南越志曰:江鷗,一名海鷗,漲海中隨潮上下。爾雅曰:鶾,天雞。毛詩曰:習習谷風。毛萇曰:習習,和舒貌。
撫化心無厭,覽物眷彌重。郭象莊子注曰:聖人遊於變化之塗,萬物萬化,亦與之萬化。覽物,已見上文。眷,猶戀也。
不惜去人遠,但恨莫與同。言獨在山中,無人共遊。人謂古人也。
孤遊非情歎,賞廢理誰通?言己孤遊,非情所歎,而賞心若廢,茲理誰為通乎?

文選考異

注「和氏玲瓏」:案:「玲瓏」當乙,說見前。又正文「玲瓏」,注「瓏玲」,說在遊天台山賦注。各本皆誤。

注「擢紫茸茸」:案:此下當有「而容切」三字。袁、茶陵二本正文下有此音,合并六家,因複出而刪,尤仍其誤。於是「茸而容切」,本以四字為句者,僅存一「茸」字,而不可通矣。凡善音多割裂刪削,無以全復其舊,依此等例推之。

從斤竹澗越嶺溪行[编辑]

五言。靈運遊名山志曰:神子溪,南山與七里山分流,去斤竹澗數里。

謝靈運

猿鳴誠知曙,谷幽光未顯。元康地記云:猿與獮猴不共山宿,臨旦相呼。說文曰:曙,旦明也。
巖下雲方合,花上露猶泫。廣雅曰:方,始也。
逶迤傍隈隩,苕遞陟陘峴。說文曰:隈,山曲也。爾雅曰:隩,隈也。郭璞曰:今江東呼為浦。隩,於到切,又於六切。爾雅曰:山絕曰陘。郭璞曰:連山中斷曰陘。陘,胡庭切。聲類曰:峴,山嶺小高也。峴與現同,賢典切。
過澗既厲急,登棧亦陵緬。毛詩曰:深則厲。毛萇曰:以衣涉水為厲。通俗文曰:板閣曰棧。漢書曰:張良說漢王燒絕棧道。廣雅曰:陵,乘也。韋昭國語注曰:緬,猶邈也。
川渚屢逕復,乘流翫迴轉。楚辭曰:川谷逕復流潺湲。鵩鳥賦曰:乘流則逝。
蘋蓱泛沈深,菰蒲冒清淺。毛萇詩傳曰:蘋,大蓱也。又曰:冒,覆也。
企石挹飛泉,攀林擿葉卷。說文曰:企,舉踵也。毛萇詩傳曰:挹,𣂏也,猶今言酌也。飛泉,已見上文。
想見山阿人,薜蘿若在眼。楚辭曰:若有人兮山之阿,披薜荔兮帶女蘿。
握蘭勤徒結,折麻心莫展。靈運南樓中望所知遲客詩曰:瑤華未堪折,蘭苕已屢擿。路阻莫贈問,云何慰離析。然握蘭擿苕,咸以相贈問也。楚辭曰:被石蘭兮帶杜衡,折芳馨兮遺所思。王逸曰:石蘭,香草也。棗據逸民賦曰:沐甘露兮餘滋,握春蘭兮遺芳。楚辭曰:折疏麻兮瑤華,將以遺兮離居。王逸曰:疏麻,神麻也。司馬彪莊子注曰:展,申也。又漢家侍中握蘭。
情用賞為美,事昧竟誰辨?言事無高翫,而情之所賞,即以為美,此理幽昧,誰能分別乎?
觀此遺物慮,一悟得所遣。淮南子曰:吾獨懷慷慨遺物而與道同出,是故有以自得也。郭象莊子注曰:將大不類,莫若無心,既遣是非,又遣其所遣,遣之以至於無遣,然後無所不遣,而是非去也。

文選考異

苕遞陟陘峴:案:「峴」當作「現」。善注引聲類「峴」云「峴與現同」,可知正文自為「現」字。今各本皆作「峴」,必五臣改為「峴」,而後來以之亂善也。集韻二十七銑有「現」「峴」二文云「胡典切」,或作「峴」,當即出於此,可為證。

應詔觀北湖田收[编辑]

五言。丹陽郡圖經曰:樂遊苑,晉時藥園,元嘉中築隄壅水,名為北湖。集曰:元嘉十年也。太祖改景平十二年為元嘉。

顏延年

周御窮轍跡,夏載歷山川。左氏傳,右尹子革對楚王曰:昔周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將皆有車轍馬跡焉。尚書,禹曰:予乘四載,隨山刋木。孔安國曰:所載者四,謂水乘舟,陸乘車,泥乘輴,山乘樏。樏,力追切。
蓄軫豈明懋,善遊皆聖仙。蓄軫不行,豈是欽明懋德之后;善遊天下,皆是睿聖神仙之君。孔安國尚書傳曰:蓄,積也。范曄後漢書,劉安奏曰:安皇帝聖德明懋。聖謂夏禹,仙謂周穆。
帝暉膺順動,清蹕巡廣廛。周易曰:聖人以順動而民服。漢儀注曰:皇帝輦動,出則傳蹕,止人清道。漢書曰:楊雄有田一廛。晉灼曰:廛,一百畝也。
樓觀眺豐穎,金駕映松山。孔安國尚書傳曰:穎,穗也。金駕,金輅也。言上樓看穗也。映,猶蔽也。
飛奔互流綴,緹彀代迴環。飛奔,車也。陸景典語曰:飛車策馬,橫騰超進。越絕書曰:車奔馬騰。緹彀,騎也。續漢書曰:緹騎一百人,屬執金吾。吳都賦曰:彀騎煒煌。
神行埒浮景,爭光溢中天。列子,黃帝夢遊華胥國,其神行而已。孟康漢書注曰:埒,等也。張孟陽七哀詩曰:浮景忽西沈。史記曰:與日月爭光可也。列子曰:穆王築臺,號曰中天之臺。
開冬眷徂物,殘悴盈化先。言開冬而視徂落之物,雖已殘悴,而尚盈於殘悴之先,言可觀也。開冬,猶開春、開秋也。楚辭曰:開春發歲。羽獵賦曰:玄冬季月,萬物徂落於外。孔安國尚書傳曰:眷,視也。白虎通曰:春,萬物始生。鄭玄禮記注曰:化,猶生也。
陽陸團精氣,陰谷曳寒煙。吳越春秋,越王曰:崑崙乃天地之鎮柱也,五帝處其陽陸。賈逵國語注曰:精,明也。山北曰陰。
攢素既森藹,積翠亦蔥仟。廣雅曰:攢,聚也。
息饗報嘉歲,通急戒無年。禮記曰:蜡者,索也。歲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黃衣黃冠,息田夫也。又曰:國無六年之畜曰急。三年耕,必有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雖有凶旱水溢,人無菜色。周禮曰:無年則公旬用一日焉。鄭玄曰:無歲,無贏儲也。急,要也。通百姓之急者,預戒於無年之時。
溫渥浹輿隸,和惠屬後筵。說文曰:溫,仁也。毛萇詩傳曰:渥,厚也。字書曰:浹,洽也。左氏傳曰:人有十等,皁臣輿,輿臣隸。孔安國尚書傳曰:屬,逮也。
觀風久有作,陳詩愧未妍。禮記曰:歲二月東巡狩,命太師陳詩以觀民風。
疲弱謝淩遽,取累非纆牽。言己才疲弱而謝急遽,其所取累,非由纆牽。西京賦曰:百禽淩遽。戰國策,段干越謂新城君曰:王良子弟駕千里之馬,過京父之弟子,曰:駕千里之馬,而不能取千里何?京父弟子曰:纆牽長。故纆牽於事,萬分之一也,而難千里之行。

文選考異

注「太祖改景平十二年」:案:「十」字不當有。各本皆衍。

注「劉安奏曰」:案:「安」當作「光」,此引順帝紀文也。袁本亦偽「安」,茶陵本刪「劉安奏」三字,更誤。

注「緹騎一百人」:袁本「一」作「二」。案:劉昭注引漢官,亦云「二百人」,可證「二」是,「一」非也。茶陵本亦作「一」,誤與此同。

車駕幸京口侍遊蒜山作[编辑]

五言。劉楨京口記曰:蒜山無峰嶺北臨江。集曰:元嘉二十六年也。蒜山在潤州西二里,京口在潤州。

顏延年

元天高北列,日觀臨東溟。莊子曰:閼奕之隸,與殷翼之孫,遏氏之子,三士相與謀致人於造物,共之元天之上。元天者,其高四見列星。司馬彪曰:元天,山名也。漢書儀曰:泰山東南日觀者,雞一鳴時,見日始欲出,長三丈,所言日觀者,望見長安,其高如視浮雲。孫綽答許詢詩曰:倒景淪東溟。元天山最高,在東北,日出即見。
入河起陽峽,踐華因削成。史記曰:秦使蒙恬築長城,制險塞,起臨洮至遼東,於是度河據陽山。王逸楚辭注曰:陿,山側。峽與陿通。過秦論曰:踐華為城。山海經曰:泰華之山,削成四方。
巖險去漢宇,衿衛徙吳京。言巖險之固,去彼漢宇;衿帶周衛,徙此吳京。宋都吳地,故曰吳京也。西京賦曰:巖險周固,衿帶易守。吳都賦曰:山川不足以周衛。
流池自化造,山關固神營。鄭玄周禮注曰:能生非類曰化。魯靈光殿賦曰:神之營之。
園縣極方望,邑社摠地靈。園縣,廟園之縣也。邑社,陵邑之社也。漢書,元帝詔曰:徙人以奉園陵,今所為陵者,勿置縣邑。然陵傍置園起縣邑也。公羊傳曰:天子有方望之事,無所不通。何休曰:方望,謂郊時所望,祭四方群神日月星辰及五岳四瀆也。廣雅曰:摠,皆也。大戴禮天地祝曰:皇皇上天,照臨下土,集地之靈,降甘風雨。
宅道炳星緯,誕曜應神明。孔安國尚書傳曰:宅,居也。道,經界也。郭璞南郊賦曰:宅是星紀,奄有衡霍。吳都賦曰:固其經略,上當星紀。誕曜,浮曜也。禮斗威儀曰:君乘水而王,辰星揚光。尚書曰:洪範五行傳曰:辰星者,北方水精也。宋為水德,故云應也。
睿思纏故里,巡駕帀舊坰。爾雅曰:林外謂之坰。
陟峰騰輦路,尋雲抗瑤甍。薛君韓詩章句曰:騰,乘也。西都賦曰:輦路經營。喪服傳曰:抗,極也。羊祜請伐吳表曰:高山尋雲霓。杜預左氏傳注曰:甍,屋棟也。
春江壯風濤,蘭野茂稊英。
宣遊弘下濟,窮遠凝聖情。楚辭曰:宣遊兮列宿,順極兮彷徨。周易曰:天道下濟而光明。晉中興書,孝武詔曰:躬儉以弘下濟之惠。
嶽濱有和會,祥習在卜征。國語曰:齊桓公,嶽濱諸侯莫不來服。尚書曰:新作大邑于東國洛,四方人大和會。左氏傳,鄭太宰石曰:先王卜征五年,歲卜其祥,祥習則行。
周南悲昔老,留滯感遺氓。昔老,謂司馬談也。遺氓,自謂也。言帝方卜征以登封,而己巖耕以謝職,不獲預觀盛禮,所以悲同昔人。漢書曰:天子始建漢家之封,而太史公留滯周南,不得與從事,曰:今天子接千歲統,封泰山,而予不得從行,是命也。如淳曰:周南,洛陽也。
空食疲廊肆,反稅事巖耕。空食,猶素餐也。王逸楚辭注曰:不空食祿而曠官也。廊,巖廊,朝廷所在也。文穎漢書注曰:巖廊,殿下小屋。杜預左氏傳注曰:肆,列肆也。說文曰:稅,租也。楊子法言曰:谷口鄭子真,不詘其志,耕於巖石之下,名震乎京師。

文選考異

注「劉楨京口記曰」:案:「楨」當作「損」。隋書經籍志曰:「京口記二卷,宋太常卿劉損撰。」即此。各本皆誤。

注「漢書儀曰」:案:「書」當作「舊」。各本皆偽。

注「元天山最高在東北日出即見」:案:此十二字決非善注,各本皆同,恐係五臣語而竄入也。

注「尚書曰洪範五行傳曰」:陳云「書」下「曰」字衍,是也。各本皆衍。

留滯感遺氓:案:「氓」當作「萌」。茶陵本「氓」作「萌」,云五臣作「氓」。袁本作「氓」,云善作「萌」。尤所見誤以五臣亂善,說詳前長楊賦中。又二本注中皆作「萌」,此亦誤改為「氓」。

車駕幸京口三月三日侍遊曲阿後湖作[编辑]

五言。水經注曰:晉陵郡之曲阿縣下,陳敏引水為湖,水周四十里,號曰曲阿後湖。集曰:元嘉二十六年也。

顏延年

虞風載帝狩,夏諺頌王遊。尚書,虞書曰:歲二月,東巡狩。載,謂載之於策也。孟子,夏諺曰:吾王不遊,吾何以休?
春方動辰駕,望幸傾五州。禮記曰:東方曰春。論語,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故謂天子為辰也。司馬相如封禪文曰:太山梁父,設壇望幸。尚書有十二州,宋得其七,故謂北境云五州。
山祇蹕嶠路,水若警滄流。山祇,山神也。管子曰:登山之神有俞兒者,長尺,人物具焉。霸王之君興,登山之神見,且走馬前導也。爾雅曰:山銳而高曰嶠。楚辭曰:使湘靈鼓瑟兮,令海若舞。王逸曰:海若,海神名。
神御出瑤軫,天儀降藻舟。瑤軫,玉輅也。藻舟,畫舟也。王符羽獵賦曰:天子乘碧瑤之彫軫,建曜天之華旗。東觀漢記曰:東平王蒼上疏曰:賜奉朝請,咫尺天顏。
萬軸胤行衛,千翼汎飛浮。萬軸,謂車也。千翼,謂舟也。越絕書,伍子胥水戰兵法內經曰:大翼一艘,廣一丈五尺二寸,長十丈;中翼一艘,廣一丈三尺五寸,長五丈六尺;小翼一艘,廣一丈二尺,長九丈。
彫雲麗琁蓋,祥飆被綵斿。天台山賦曰:彫雲斐亹以翼櫺。桓子新論曰:乘車玉爪蓋。禮緯曰:君政頌平則祥風至。斿,旌旗之旒也。
江南進荊豔,河激獻趙謳。吳都賦曰:荊豔楚舞。列女傳曰:趙津女娟者,趙河津吏之女也。初簡子南擊楚,將渡河,用楫者少一人,娟攘袂操楫而請,簡子簉之,遂與渡。中流為簡子發河激之歌,其辭曰:升彼河兮而觀清,水揚波兮杳冥冥。禱求福兮醉不醒,誅將加兮妾心驚,罰既釋兮瀆乃清。妾持楫兮操其維,交龍助兮主將歸,呼來櫂兮行勿疑。簡子大悅,以為夫人。
金練照海浦,笳鼓震溟洲。金練,金甲組練也。蔡邕女琰詩曰:卓眾來東下,金甲耀日光。左氏傳曰:被練三千。西京賦曰:囂聲震海浦。列子曰:北極之北有溟海。
藐盼覯青崖,衍漾觀綠疇。藐盼,窈藐顧盼也。衍漾,遊衍漂漾也。杜預左氏傳注曰:並畔為疇。
人靈騫都野,鱗翰聳淵丘。騫、聳,皆驚懼之意也。都野,民靈所居;淵丘,鱗翰所處也。曾子曰:陰之精氣為靈。
德禮既普洽,川嶽遍懷柔。尚書曰:道洽政治,澤潤生民。孔安國曰:道至普洽,其德惠施,乃浸潤生民。毛詩曰:以洽百禮。鄭玄曰:洽,合也。毛詩曰:懷柔百神,及河喬嶽。毛萇曰:懷,來也。柔,安也。喬,高也。鄭玄曰:王行狩來安群神也。

文選考異

注「長五丈六尺」:案:「五」當作「九」。各本皆誤。七命注所引可證。

彫雲麗琁蓋:案:「彫」當作「彤」,注「彫雲斐亹而翼櫺」,亦當作「彤」。各本所見皆誤,據遊天台山賦訂正之。考袁、茶陵二本所載五臣濟注云「雕鏤雲氣」,然則五臣乃作「彫」;後來以之亂善,又并注中改為「彫」字,非。孫興公賦別有作「彫」之本,而善於此引之也。彼賦五臣亦仍為「彤」。

行藥至城東橋[编辑]

五言

主条目:行藥至城東橋

鮑明遠

雞鳴關吏起,伐鼓早通晨。史記曰:關法,雞鳴出客。
嚴車臨迥陌,延瞰歷城闉。楚辭曰:嚴車駕兮戲遊。神女賦曰:望余帷而延視。廣雅曰:瞰,視也。毛萇詩傳曰:闉,城曲也。
蔓草緣高隅,脩楊夾廣津。隅,城隅也。
迅風首旦發,平路塞飛塵。楚辭曰:軼迅風於清涼。又曰:為余先乎平路。
擾擾遊宦子,營營市井人。枚乘七發曰:擾擾若三軍之騰裝。漢書,薄昭與淮南王書曰:遊宦事人。列子,林類曰:吾又安知營營而求生之非惑乎?莊子,仲尼曰:商賈旦於市井以求其贏。司馬彪曰:九夫為井,井有市。
懷金近從利,撫劍遠辭親。范曄後漢書,耿弇曰:懷金玉者,至不生歸。抱朴子曰:夫程鄭、王孫、羅裒之徒,乘肥衣輕,懷金挾玉者,為之倒屣。說文曰:懷,藏也。左氏傳曰:子朱怒,撫劍從之。列女傳,秋胡子妻謂秋胡曰:子辭親往仕。
爭先萬里塗,各事百年身。王羲之答許詢詩曰:爭先非吾事,靜照在忘求。百年,已見上文。
開芳及稚節,含采吝驚春。以草喻人也。草之開芳,宜及少節,既以含彩,理惜驚春。夫草之驚春,花葉必盛,盛必有衰,固所當惜也。陸機桑賦曰:舋稚節以夙茂,蒙勁風而後凋。曹毗冶城賦曰:含彩可以寶珍。孔安國尚書傳曰:吝,惜也。
尊賢永昭灼,孤賤長隱淪。說苑曰:子賤至單父,請耆老尊賢與之共治。范曄後漢書,黃香上疏曰:江、淮孤賤,愚矇小生。隱淪,謂幽隱沈淪也。
容華坐消歇,端為誰苦辛?陸機長歌行曰:容華宿夜零,無故自消歇。古詩曰:轗軻長苦辛。

遊東田[编辑]

五言

主条目:遊東田

謝玄暉朓有莊在鍾山東,遊還作。

慼慼苦無悰,攜手共行樂。慼慼,已見上文。漢書,廣陵王胥歌曰:出入無悰為樂亟。韋昭曰:悰,樂也。魏文帝折楊柳行曰:端居苦無悰,駕遊博望山。悰,裁宗切。楊惲報孫會宗書曰: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
尋雲陟累榭,隨山望菌閣。尋雲,已見上文。楚辭曰:層臺累榭臨高山。王逸曰:層、累,皆重也。尚書曰:隨山刊木。楚辭曰:菌閣兮蕙樓。
遠樹曖仟仟,生煙紛漠漠。廣雅曰:芊芊,盛也。仟與芊同。
魚戲新荷動,鳥散餘花落。
不對芳春酒,還望青山郭。言野外昭曠,取樂非一,若不對茲春酒,還則望彼青山。魏武帝短歌行曰:對酒當歌。陸機悲行曰:遊客芳春林。毛詩曰:為此春酒。

文選考異

注「陸機悲行曰」:案:「悲」下當有「哉」字。各本皆脫。

從冠軍建平王登廬山香爐峰[编辑]

五言。沈約《宋書》曰:「建平王景素為冠軍將軍,湘州刺史。」劉璠《梁典》曰:「江淹年二十,以五經授宋建平王景素,待以客禮。」遠法師《廬山記》曰:「山東南有香爐山,孤峰秀起,游氣籠其上,即樊蘊若煙氣。」

江文通

廣成愛神鼎,淮南好丹經。神仙傳曰:廣成子者,古之仙人也,居崆峒之山石室中,抱朴子曰:服九轉丹,內神鼎中,夏至之後暴之。神仙傳曰:淮南王劉安者,漢高皇之孫也,好道術之士,於是八公乃往,遂授以丹經。
此山具鸞鶴,往來盡仙靈。張僧鑒豫州記曰:洪井西有鸞崗,舊說云洪崖先生乘鸞所憩處也。鸞崗西有鶴嶺,云王子喬控鶴所經處也。東方朔十洲記曰:崑崙山正東曰天墉城,其北戶出承淵山,西王母之所治,真官仙靈之所宗也。
瑤草正翕赩,玉樹信蔥青。瑤草,玉芝也。本草經曰:白芝,一名玉芝。琴賦曰:瑤瑾翕赩。甘泉賦曰:翠玉樹之青蔥。
絳氣下縈薄,白雲上杳冥。王逸楚辭注曰:草木交曰薄。楚辭曰:杳杳冥冥而薄天。
中坐瞰蜿虹,俛伏視流星。西京賦曰:瞰蜿虹之長鬐。魯靈光殿賦曰:中坐垂景,覜視流星。
不尋遐怪極,則知耳目驚。言未盡尋遐怪,則知其至此,耳目必驚也。鄭玄禮記注曰:極,盡也。
日落長沙渚,曾陰萬里生。曾,重也。蔡邕月令章句曰:陰者,密雲也。
藉蘭素多意,臨風默含情。多意,多佳意也。含情,情未申也。隱顯交慮,所以未申。嘯賦曰:藉皋蘭之猗靡。楚辭曰:臨風怳兮浩歌。王仲宣公讌詩曰:今日不極歡,含情欲待誰?臨風,已見月賦。
方學松柏隱,羞逐市井名。方,猶將也。言將隱而棄榮利也。楚辭曰:山中人兮芳杜若,飲石泉兮蔭松柏。市井,已見上文。
幸承光誦末,伏思託後旍。光誦,猶華篇也。後旍,猶後乘也。

文選考異

注「張僧鑒豫州記曰」:陳云「州」,「章」誤,是也。各本皆偽。

注「楚辭曰臨風怳兮浩歌」:案:此九字不當有,觀下注云「臨風已見月賦」可知,各本皆衍。

鍾山詩應西陽王教[编辑]

五言。徐爰釋問略曰:建康北十里有鍾山。裴子野宋略曰:孝武封皇子子尚為西陽王。

沈休文

靈山紀地德,地險資嶽靈。說苑,齊景公曰:天不雨,寡人欲祠靈山可乎?鄭玄周禮注曰:鎮名山安地德者也。周易曰:地險山川丘陵。王隱晉書,苟晞曰:淮陽之地,北阻塗山,南枕靈嶽。
終南表秦觀,少室邇王城。毛詩曰:終南何有?有條有枚。史記曰:始皇表南山巔以為闕。南山則終南也。爾雅曰:觀謂之闕。戴延之西征賦曰:嵩,中嶽也,東謂太室,西謂少室,相去十七里。嵩高,總名也。漢武帝作登仙臺,在少室峰下。東京賦曰:然後以建王城。
翠鳳翔淮海,衿帶繞神坰。鳳翔淮海,喻宋之興也。東京賦曰:龍飛白水,鳳翔參墟。李斯上書曰:今陛下建翠鳳之旗。然但引翠鳳之文,不取旗義也。衿帶、神坰,並見上文。
北阜何其峻,林薄杳蔥青。其一。北阜,鍾山也。西都賦曰:睋北阜。陸機擬古詩曰:西山何其峻。又赴洛詩曰:林薄杳阡眠。
發地多奇嶺,干雲非一狀。子虛賦曰:其山則交錯糾紛,上干青雲。
合沓共隱天,參差互相望。謝靈運登廬山詩曰:巒隴有合沓。楊雄蜀都賦曰:蒼山隱天。子虛賦曰:岑崟參差。尚書曰:終南、惇物至于鳥鼠。孔安國注曰:三山名,言相望也。
鬱律構丹巘,崚嶒起青嶂。西京賦曰:隱轔鬱律。巘,已見上文。魯靈光殿賦曰:崱繒綾而龍鱗。
勢隨九疑高,氣與三山壯。其二。楚辭曰:道幽谷於九疑。山海經曰:南山崑崙,其氣魂魂。漢書曰:蓬萊、方丈、瀛州,此三神山者,僊人在焉。九疑山在長沙零陵,三山在海中。
即事既多美,臨眺殊復奇。即事,即此山中之事也。列子曰:周之尹氏有老役夫,晝則呻呼即事。
南瞻儲胥觀,西望昆明池。儲胥觀、昆明池皆在西京,此皆假言之。
山中咸可悅,賞逐四時移。
春光發壟首,秋風生桂枝。其三。
多值息心侶,結架山之足。大灌頂經曰:息心達本源,故號為沙門。山足,已見上文。
八解鳴澗流,四禪隱巖曲。維摩經曰: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大品經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山海經曰:和山五曲。郭璞曰:曲,迴也。
窈冥終不見,蕭條無可欲。老子曰:窈兮冥,其中有精。王弼曰:窈冥,深遠貌。深遠不可得而見,然而萬物由之,不可得見,以定其真,故曰:窈兮冥,其中有精。老子曰:不見可欲,使心不亂。
所願從之遊,寸心於此足。其四。家語,孔子曰:無聲之樂,所願志從。莊子曰:魯有兀者王駘,從之遊者與仲尼相若。列子,文摯謂叔龍曰:吾見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虛矣。
君王挺逸趣,羽旆臨崇基。說文曰:挺,拔也。旆,旌旗之垂者。旍旗以羽為飾,故云羽旆。陸機樂府詩曰:羽旗棲瓊鸞。崇基,山也。春秋運斗樞曰:山者,地基也。
白雲隨玉趾,青霞雜桂旗。玉趾,已見上文。曹毗臨園賦曰:青霞曳於前阿。楚辭曰:辛夷車兮結桂旗。
淹留訪五藥,顧步佇三芝。楚辭曰:攀桂枝兮聊淹留。周禮鄭玄曰:五藥:草、木、蟲、石、穀也。日出東南隅行曰:顧步咸可懽。蒼頡篇曰:顧,旋也。王逸楚辭注曰:步,徐行也。抱朴子曰:參成芝、木渠芝、建實芝,此三芝得而服之,白日升天。
於焉仰鑣駕,歲暮以為期。其五。歲暮,喻年老也。韓詩曰:蟋蟀在堂,歲聿其暮。薛君曰:暮,晚也。言君之年歲已晚。

文選考異

注「戴延之西征賦曰」:陳云「賦」當作「記」,是也。各本皆偽。

崚嶒起青嶂:案:注引魯靈光殿賦「崱繒綾而龍鱗」,疑善作「繒綾」,五臣作「崚嶒」,合并六家,失著校語。否則善元有注「繒綾」與「崚嶒」異同之語,而今失去之也。

注「維摩經曰」下至「四禪」:此二十六字袁本、茶陵本無,其所載翰注有之,當是。并善於五臣而刪也。尤所見為是。

宿東園[编辑]

五言

主条目:宿東園

沈休文

陳王鬥雞道,安仁采樵路。陳思王名都篇曰:鬥雞東郊道,走馬長楸間。潘岳詩曰:東郊,歎不得志也。出自東郊,憂心搖搖,遵彼萊田,言采其樵。
東郊豈異昔,聊可閑余步。七啟曰:雍容閑步。
野徑既盤紆,荒阡亦交互。子虛賦曰:其山則盤紆岪鬱。
槿籬疏復密,荊扉新且故。謝靈運詩曰:插槿當列墉。鄭玄禮記注曰:蓽門,荊竹織門也。殷仲堪誄曰:荊門盡掩。
樹頂鳴風飆,草根積霜露。
驚麇去不息,征鳥時相顧。毛詩曰:野有死麇。今以江東人呼鹿曰麇。呂氏春秋曰:征鳥厲號。高誘曰:征,猶飛也。鄭玄毛詩箋曰:迴首曰顧。
茅棟嘯秋鴟,平崗走寒兔。任預雪詩曰:寒鳶嚮雲嘯,悲鴻竟夜嗷。
夕陰帶曾阜,長煙引輕素。
飛光忽我遒,寧止歲云暮。古董桃行曰:年命冉冉我遒。毛詩曰:歲聿云暮。
若蒙西山藥,頹齡儻能度。魏文帝詩曰:西山一何高?高高殊無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與我一丸藥,光輝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胸臆生羽翼。陸機應詔曰:悲來日之苦短,悵頹年之方侵。

文選考異

注「荊門盡掩」:陳云「盡」,「晝」誤,是也。各本皆偽。

注「征鳥厲號」:袁本、茶陵本「號」作「疾」,是也。今季冬紀是「疾」字。

注「古董桃行曰」:案:「桃」當作「逃」。各本皆偽。

遊沈道士館[编辑]

五言

主条目:遊沈道士館

沈休文

秦皇御宇宙,漢帝恢武功。過秦論曰:始皇振長策而御宇內。漢書曰:武帝征討四夷,銳志武功。
懽娛人事盡,情性猶未充。何休公羊傳注曰:充,滿也。
銳意三山上,託慕九霄中。銳意,已見上注。西征賦曰:切託慕於闕庭。潘岳書曰:長自絕於埃塵,超遊身乎九霄。
既表祈年觀,復立望仙宮。廟記曰:祈年宮在城外,秦穆公所造。望仙宮在華陰,漢武帝所造。
寧為心好道,直由意無窮。漢武內傳曰:帝好長生之道。
曰余知止足,是願不須豐。老子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周易曰:豐,多也。
遇可淹留處,便欲息微躬。淹留,已見上文。
山嶂遠重疊,竹樹近蒙籠。
開衿濯寒水,解帶臨清風。曹子建閑居賦曰:愬寒風而開衿。
所累非外物,為念在玄空。慎子曰:夫德精微而不見,聰明而不發,是故外物不累其內。廣雅曰:玄,道也。然道體無形,故曰空。
朋來握石髓,賓至駕輕鴻。袁彥伯竹林名士傳曰:王烈服食養性。嵇康甚敬信之,隨入山。烈嘗得石髓,柔滑如飴,即自服半,餘半取以與康,皆凝而為石。郭璞遊仙詩曰:駕鴻乘紫煙。
都令人逕絕,唯使雲路通。吳都賦曰:逕路絕,風雲通。張昶華山堂闕銘曰:必雲霄之路,可升而起。
一舉陵倒景,無事適華嵩。漢書,谷永曰:及言世有仙人,服食不終之藥,遙興輕舉,登遐倒景。如淳曰:在日月之上,日月反從下照,故其景倒。廣雅曰:陵,乘也。列仙傳曰:呼子先者,漢中闕下卜師也,壽百餘年,夜有仙人持二竹竿來至,呼子先,子騎之,乃龍也,上華陰山。又曰:王子喬好笙,浮丘公接以上嵩山。
寄言賞心客,歲暮爾來同。歲暮,已見上文。

古意酬到長史溉登琅邪城詩[编辑]

五言何之元梁典曰:到溉,字茂灌,為司徒長史。沈約宋書曰:南琅邪郡琅邪國人,隨晉元帝過江。大興三年,立懷德縣,隸丹楊,無土地。成帝咸康元年,桓溫領郡,鎮江乘,縣境立郡鎮。輿地圖曰:梁武改南琅邪為琅邪郡,在潤州江寧縣西北十八里。

徐敬業何之元梁典曰:徐勉第三息悱,字敬業,晉安內史,有學業,最知名。卒於郡府。

甘泉警烽候,上谷拒樓蘭。漢書,楊雄上疏曰:孝文時匈奴侵暴北邊,候騎至雍,烽火通甘泉。又曰:上谷郡,秦置。又曰:鄯善國本名樓蘭,王治杅泥城。杅音烏。
此江稱豁險,茲山復鬱盤。蜀都賦曰:豁險吞若巨防。子虛賦曰:其山則盤紆岪鬱。
表裏窮形勝,襟帶盡巖巒。左氏傳,咎犯曰:表裏山河,必無害也。漢書,田肯賀上曰:秦,形勝之國也。衿帶,已見上文。說文曰:巒,小山而高。
脩篁壯下屬,危樓峻上干。子虛賦曰:下屬江河。上干,已見上注。
登陴起遐望,迴首見長安。左氏傳曰:鄭子產授兵登陴。杜預曰:陴,城上睥睨也。王仲宣七哀詩曰:南登霸陵岸,迴首望長安。
金溝朝灞滻,甬道入鴛鸞。戴延之西征記曰:御溝引金谷水從閶闔門入。灞、滻,二水名也。雍州圖經曰:金谷水出藍田縣西終南山,西入灞水。小水入大水曰朝。尚書曰:江漢朝宗于海。甬道,閣道也。淮南子曰:甬道相連。潘岳關中記曰:未央殿東有鴛鸞殿。
鮮車騖華轂,汗馬躍銀鞍。范曄後漢書曰:蜀地饒富,吏民鮮車駕馬,以財貨自達。漢書,劉向上封事曰:今王氏一姓,乘朱輪華轂者二十三人。又公孫弘曰:臣愚駑無汗馬之勞。辛延年羽林郎詩曰:銀鞍何煜爚,翠蓋空踟躕。
少年負壯氣,耿介立衝冠。漢書章義曰:負,恃也。韓子曰:耿介之士。史記曰:藺相如怒髮上衝冠。
懷紀燕山石,思開函谷丸。范曄後漢書曰:竇憲為車騎將軍,與北單于戰于稽落山,破之,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紀威德。又曰:隗囂據天水,王元說囂曰:東收三輔之地,案秦舊跡,表裏山河,元請以一丸泥為大王東封函谷關,此萬世一時也。
豈如霸上戲,羞取路傍觀。漢書曰:匈奴入邊,遣宗正劉禮軍霸上,帝勞軍直馳入,帝曰:鄉者霸上軍如兒戲。古樂府日出東南隅行曰:兄弟兩三人,中子侍中郎。黃金絡馬頭,觀者滿路傍。
寄言封侯者,數奇良可歎!漢書,李廣與望氣王朔語曰:自漢擊匈奴,廣未嘗不在其中,而諸將校尉以軍功取侯者數十人,廣不為人後,然終無尺寸之功以得封邑者,何也?豈吾相不當侯耶!又曰:大將軍衛青陰受上旨,以為李廣數奇。孟康曰:奇,隻不耦也。如淳曰:數為匈奴所敗。數,所具切。奇,居宜切。

文選考異

注「鎮江乘縣境立郡鎮」:案:「縣」上脫「即」字,「郡」下衍「鎮」字。「鎮江乘」為一句,「即縣境立郡」為一句。各本皆誤。

脩篁壯下屬:何校云「篁」疑作「隍」。案:其說是也。善不注此字,而以「下屬江河」注「下屬」,然則「隍」之為城池可知也。偶句云「危樓峻上干」,「危」則「峻」也,「脩」則「壯」也。隍在城下,樓在城上,於義極協。唯五臣銑注云「竹叢曰篁」云云,合并六家,遂以亂善,所當訂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