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春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 杜延業撰。 清 湯球輯

武帝[编辑]

泰始四年,策免石苞官(《通鑒考異·晉紀》)。七年,劉禪卒,諡惠公(同上)。八年二月,以賈充為都秦、涼二州事(同上)。

八年,敦煌太守尹據卒。涼州刺史楊欣表敦煌令梁澄領太守,功曹宋質輒廢。澄表,議郎令狐豐為太守。

八年十月己巳,賈充與朝士宴飲,庾純醉與充爭言,詔免純官(同上)。

太康元年四月甲子,王渾斬張悌。丙寅,吳殺岑昏與何楨書。庚午,送降書。壬申,王浚入石頭。甲申,封歸命侯。五月丁亥,至洛陽(同上)。

武帝謂胡威曰:“卿清孰與父清?”威對曰:“臣不如父。”帝曰:“以何為不如?”對曰:“臣父清,恐人知,臣清,惟恐人不知。是以不如父也。”(《書鈔》三十八)

太康三年春正月丁丑朔,帝親祀南郊。禮畢,問劉毅曰:“朕可方漢之何帝?”對曰:“桓、靈。”帝曰:“何至於此?”對曰:“桓靈賣官,錢入官庫,陛下賣官,錢入私門。以此言之,殆不如也。”帝大笑曰:“桓、靈之世,不聞此言。今朕有直臣,固為勝之(《通鑒考異·晉紀》)。

七年十月,劉毅致仕,尋卒(同上)。

惠帝[编辑]

元康四年七月,傅鹹為司隸。五年五月,始親職。十月,卒(《通鑒考異·晉紀》)。四年閏月,武庫火(同上)。八年,李特就穀入蜀(同上)。

永康元年,趙廞自稱大都督、大將軍、益州牧,建號太平元年(同上五)。二年春,趙廞以李庠大逆不道,斬之(同上六)。太安二年正月,李特僭位,改年建初(同上七)。

七月,顒穎起兵,乃以乂為太尉都督以討之(同上)。八月,樂廣自裁(同上)。十月,穎殺陸機,又收機弟雲及孫承,皆下獄(同上)。十二月,殺乂(同上)。

永興元年十月,李雄自稱成都王,劉淵自稱漢王(同上)。二年六月,李雄即帝位(同上八)。

光熙元年十二月,東海王越殺顒(同上)。

懷帝[编辑]

永嘉元年,討陳敏,顧榮等應之。初,敏弟處知榮等有貳心,勸敏殺之,敏不從。敏臨死,謂處曰:“我負卿。”(同上)

王衍言於太傅越,以王澄為荊州,敦為揚州,據吳、楚以為形援,越從之。於是澄、敦同發,越餞之(同上)。

二年,張軌病。張越與其兄鎮及曹祗謀遣使詣長安,告而代之(同上)。張澹馳詣長安,上訴軌之被誣(同上)。成尚書令楊裦卒(同上八)。

三年春正月、辛丑朔,熒惑犯紫微。漢太史鮮于修之言於漢主雲雲。(同上九)

四年,猗盧率萬餘家避難,自雲中入雁門,從劉琨求地,琨徙五縣居之(同上)。五年正月,上遣李初詔苟晞討越(同上)。猗盧遣其子利孫助劉琨戍新興(同上)。

聰以帝為平河公。明年二月,乃封帝會稽公(同上)。

懷帝陷於平陽,劉聰加帝開府儀同三司,會稽郡公,引帝入宴。謂帝曰:“卿為豫章王時,朕與王武子俱造卿。武子稱朕於卿,卿言聞名久矣,卿以所作樂府文示朕,曰:‘劉君聞君善詞賦,試為看也’。朕與武子俱為盛德頌卿,稱善者久之。又引朕射於皇堂,朕得十二籌,卿與武子俱得九籌。卿又贈朕柘弓、銀硯,卿頗憶否?”帝曰:“安敢忘之,恨爾日不得早識龍顏。”聰曰:“卿家骨肉,何相殘之甚?”帝曰:“此殆非人事,皇天意也。大漢將興,應乾受曆,故為陛下自相驅耳。臣家若能奉武皇帝之業,九族敦睦,陛下何由得之。”聰甚有喜色(《禦覽》五百八十八引《晉春秋》)。

湣帝[编辑]

湣帝名子業,或作業(《通鑒考異·晉紀》九)。建興二年,劉曜、趙染複與段凱率眾向長安(同上十一)。三年,陶侃攻杜弢,城潰,弢投水死(同上)。

四年,漢免卜幹為庶人,太宰河間王士通等諫。

使宗敞送降箋於曜(同上)。

元帝[编辑]

大興元年,蒲洪降劉曜(同上十三)。

大興三年,劉宏以妖術惑眾,張寔左右皆事之。閻涉、趙卬皆宏鄉人,宏謂之曰:“天與我神璽,應王涼州。”涉、印信之,密謀殺寔奉宏。寔弟茂知其謀,請誅宏,寔令史初收之,未至,涉等人殺寔,宏見史初,謂曰:“使君已死,殺我何為?”初怒,截其舌,而囚之轅於姑臧市(《通鑒考異·晉紀》十三)。

明帝[编辑]

太寧元年,王敦移鎮姑蘇,屯蕪(同上十四)。

二年,詔下敦府,列敦罪惡,曰:“敦輒立兄息以自承代,未有宰相繼體,而不由王命者也。頑凶相獎,無所顧忌,誌騁凶醜,以窺神器。今遣王導等進討,有能斬送敦首,封萬戶侯,賞布萬匹。”(同上十五)

敦疾篤,王導為敦發喪(同上)。七月,王含等水陸三萬,奄至江寧南岸(同上)。

錢鳳走,載淵弟良斬鳳(同上)。

成帝[编辑]

鹹和三年,庾亮、溫嶠互相推為盟主。嶠從兄充曰:“陶征西,位重兵強,宜共推之。”(同上十六)石勒即帝位,改元太和(同上)。五年,趙以翟真為句町王(同上)

七年,陶侃遣使聘後趙,趙王勒饗之(同上十七)。

九年,陶侃卒。侃嚐夢化鶴,背上生八翼,飛而上天,見天門九重,已登其八,唯一門不得入,閽者以杖擊之。因墜地折其左翼。及寤,左脅猶痛。及都督八州,握強兵,潛有窺窬之誌,每思折翼之祥,自抑而止(同上)。

石虎即位,改元永熙(《通鑒考異·晉紀》十七)。

鹹康三年,石虎殺其太子邃(同上)。

穆帝[编辑]

永和三年,趙擊張重華,遂城上最(《通鑒考異·晉紀》十九)。五年,石遵即位,廢太後為昭儀(同上二十)。六年,閏正月(同上)。

三月,趙新興王祗即皇帝位(同上)。

哀帝[编辑]

興寧元年閏月,張天錫殺玄靚而自立(同上二十三)。

帝奕[编辑]

太和四年,燕建熙十年八月,秦命匈奴曹轂發使如燕朝貢,以西戎主簿郭辯為之副(同上)。

五年,燕太傅評將精兵三十萬以拒秦(同上二十四)。

孝武帝[编辑]

太元四年,秦苻堅克襄陽,獲習鑿齒、釋道安。時鑿齒足疾,堅見之與語,大悅,歎曰:“昔晉平吳,利在二陸。今破南士,獲士一人有半。”蓋刺其蹇也。初,鑿齒嚐造道安,譚論自讚曰:“四海習鑿齒。”安應聲曰:“彌天釋道安。”鹹以為清對(《廣記》二百四十六)。

安帝[编辑]

隆安五年,涼呂隆遣使請降於秦(《通鑒考異·晉紀》三十四)。義熙十一年二月,姚興卒(同上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