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書/卷0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帝紀第四 晉書
卷五 帝紀第五
帝紀第六 

懷帝[编辑]

  孝懷皇帝諱熾,字豐度,武帝第二十五子也。太熙元年,封豫章郡王。屬孝惠之時,宗室構禍,帝沖素自守,門絕賓遊,不交世事,專玩史籍,有譽于時。初拜散騎常侍,及趙王倫篡,見收。倫敗,爲射聲校尉。累遷車騎大將軍、都督青州諸軍事。未之鎮。

  永興元年,改授鎮北大將軍、都督鄴城守諸軍事。十二月丁亥,立爲皇太弟。帝以清河王覃本太子也,懼不敢當。典書令廬陵脩肅曰:「二相經營王室,志寧社稷,儲貳之重,宜歸時望,親賢之舉,非大王而誰?清河幼弱,未允衆心,是以旣升東宮,復贊籓國。今乘輿播越,二宮久曠,常恐氐羌飲馬於涇川,螘衆控弦於霸水。宜及吉辰,時登儲副,上翼大駕,早寧東京,下允黔首喁喁之望。」帝曰:「卿,吾之宋昌也。」乃從之。

  光熙元年十一月庚午,孝惠帝崩。羊皇后以於太弟爲嫂,不得爲太后,催清河王覃入,已至尚書閣,侍中華混等急召太弟。癸酉,卽皇帝位,大赦,尊皇后羊氏爲惠皇后,居弘訓宮,追尊所生太妃王氏爲皇太后,立妃梁氏爲皇后。

  十二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己亥,封彭城王植子融爲樂城縣王。南陽王模殺河間王顒于雍谷。辛丑,以中書監溫羨爲司徒,尚書左僕射王衍爲司空。己酉,葬孝惠皇帝于太陽陵。李雄別帥李離寇梁州。


  永嘉元年春正月癸丑朔[1],大赦,改元,除三族刑。乙太傅、東海王越輔政,殺御史中丞諸葛玫。

  二月辛巳,東萊人王彌起兵反,寇青、徐二州,長廣太守宋羆、東牟太守龐伉並遇害。

  三月己未朔[2],平東將軍周馥斬送陳敏首。丁卯,改葬武悼楊皇后。庚午,立豫章王詮爲皇太子[3]。辛未,大赦。庚辰,東海王越出鎮許昌。以征東將軍、高密王簡爲征南大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鎮襄陽;改封安北將軍、東燕王騰爲新蔡王、都督司冀二州諸軍事,鎮鄴;以征南將軍、南陽王模爲征西大將軍、都督秦雍梁益四州諸軍事,鎮長安。幷州諸郡爲劉元海所陷,刺史劉琨獨保晉陽。

  夏五月,馬牧帥汲桑聚衆反,敗魏郡太守馮嵩,遂陷鄴城,害新蔡王騰。燒鄴宮,火旬日不滅。又殺前幽州刺史石尟于樂陵,入掠平原,山陽公劉秋遇害。洛陽步廣里地陷,有二鵝出,色蒼者沖天,白者不能飛。建寧郡夷攻陷寧州,死者三千餘人。

  秋七月己酉朔,東海王越進屯官渡,以討汲桑。己未,以平東將軍、琅邪王睿爲安東將軍、都督揚州江南諸軍事、假節,鎮建鄴。

  八月己卯朔,撫軍將軍苟晞敗汲桑於鄴。甲辰,曲赦幽、幷、司、冀、兗、豫等六州。分荊州、江州八郡爲湘州。

  九月戊申,苟晞又破汲桑,陷其九壘。辛亥,有大星如日,小者如斗,自西方流於東北,天盡赤,俄有聲如雷。始修千金堨於許昌以通運。

  冬十一月戊申朔,日有蝕之。甲寅,以尚書右僕射和郁爲征北將軍,鎮鄴。

  十二月戊寅,幷州人田蘭、薄盛等斬汲桑于樂陵。甲午,以前太傅劉寔爲太尉。庚子,以光祿大夫、延陵公高光爲尚書令。東海王越矯詔囚清河王覃于金墉城。癸卯,越自爲丞相。以撫軍將軍苟晞爲征東大將軍。


  二年春正月丙子朔,日有蝕之。丁未,大赦。

  二月辛卯,清河王覃爲東海王越所害。庚子,石勒寇常山,安北將軍王浚討破之。

  三月,東海王越鎮鄄城。劉元海侵汲郡,略有頓丘、河內之地。王彌寇青、徐、兗、豫四州。  夏四月丁亥,入許昌,諸郡守將皆奔走。

  五月甲子,彌遂寇洛陽,司徒王衍帥衆禦之,彌退走。

  秋七月甲辰,劉元海寇平陽,太守宋抽奔京師,河東太守路述力戰,死之。

  八月丁亥,東海王越自鄄城遷屯于濮陽。

  九月,石勒寇趙郡,征北將軍和郁自鄴奔于衛國。

  冬十月甲戌,劉元海僭帝號于平陽,仍稱漢。

  十一月乙巳,尚書令高光卒;丁卯,以太子少傅荀籓爲尚書令。己酉[4],石勒寇鄴,魏郡太守王粹戰敗,死之。

  十二月辛未朔,大赦。立長沙王乂子碩爲長沙王,尟爲臨淮王。


  三年春正月甲午[5],彭城王釋薨。

  三月戊申,征南大將軍、高密王簡薨。以尚書左僕射山簡爲征南將軍、都尉荊湘交廣等四州諸軍事,司隸校尉劉暾爲尚書左僕射。丁巳,東海王越歸京師。乙丑,勒兵人宮,於帝側收近臣中書令繆播、帝舅王延等十餘人,並害之。丙寅,曲赦河南郡。丁卯,太尉劉寔請老,以司徒王衍爲太尉。東海王越領司徒。劉元海冠黎陽,遣車騎將軍王堪擊之,王師敗績於延津,死者三萬餘人。大旱,江、漢、河、洛皆竭,可涉。

  夏四月,左積弩將軍朱誕叛奔於劉元海。石勒攻陷冀州郡縣百餘壁。

  秋七月戊辰,當陽地裂三所,各廣三丈,長三百餘步。辛未,平陽人劉芒蕩自稱漢後,誑誘羌戎,僭帝號於馬蘭山。支胡五斗叟郝索聚衆數千爲亂,屯新豐,與芒蕩合黨。劉元海遣子聰及王彌寇上黨,圍壺關。幷州刺史劉琨使兵救之,爲聰所敗。淮南內史王曠、將軍施融、曹超及聰戰,又敗,超、融死之。上黨太守龐淳以郡降賊。[6]

  九月丙寅,劉聰圍浚儀,遣平北將軍曹武討之。丁丑,王師敗績。東海王越入保京城。聰至西明門,越禦之,戰于宣陽門外,大破之。石勒寇常山,安北將軍王浚使鮮卑騎救之,大破勒於飛龍山。征西大將軍、南陽王模使其將淳于定破劉芒蕩、五斗叟,並斬之。使車騎將軍王堪、平北將軍曹武討劉聰,王師敗績,堪奔還京師。李雄別帥羅羨以梓潼歸順[7]。劉聰攻洛陽西明門,不克。宜都夷道山崩,荊、湘二州地震。[8]

  冬十一月,石勒陷長樂,安北將軍王斌遇害。因屠黎陽。乞活帥李惲、薄盛等帥衆救京師,聰退走。惲等又破王彌于新汲。

  十二月乙亥[9],夜有白氣如帶,自地升天,南北各二丈。


  四年春正月乙丑朔,大赦。

  二月,石勒襲鄄城,兗州刺史袁孚戰敗,爲其部下所害。勒又襲白馬,車騎將軍王堪死之。李雄將文碩殺雄大將軍李國,以巴西歸順。戊午,吳興人錢璯反,自稱平西將軍。

  三月,丞相倉曹屬周玘帥鄉人討璯,斬之。

  夏四月,大水[10]。將軍祁弘破劉元海將劉靈曜于廣宗[11]。李雄陷梓潼。兗州地震。

  五月,石勒寇汲郡,執太守胡寵,遂南濟河,滎陽太守裴純奔建鄴。大風折木。地震。幽、幷、司、冀、秦、雍等六州大蝗,食草木,牛馬毛皆盡。

  六月,劉元海死,其子和嗣偽位,和弟聰殺和而自立。

  秋七月,劉聰從弟曜及其將石勒圍懷,詔征虜將軍宋抽救之,爲曜所敗,抽死之。

  九月,河內人樂仰執太守裴整叛,降于石勒。徐州監軍王隆自下邳棄軍奔于周馥。雍州人王如舉兵反于宛,殺害令長,自號大將軍、司雍二州牧,大掠漢沔,新平人龐寔、馮翊人嚴嶷、京兆人侯脫等各起兵應之。征南將軍山簡、荊州刺史王澄、南中郎將杜蕤並遣兵援京師,及如戰于宛,諸軍皆大敗;王澄獨以衆進至沶口,衆潰而歸。

  冬十月辛卯,晝昏,至於庚子。大星西南墜,有聲。壬寅,石勒圍倉垣,陳留內史王贊擊敗之,勒走河北。壬子,以驃騎將軍王浚爲司空,平北將軍劉琨爲平北大將軍。京師饑。東海王越羽檄徵天下兵,帝謂使者曰:「爲我語諸征鎮,若今日,尚可救,後則無逮矣。」時莫有至者。石勒陷襄城,太守崔曠遇害,遂至宛。王浚遣鮮卑文鴦帥騎救之,勒退。浚又遣別將王申始討勒于汶石津[12],大破之。

  十一月甲戌,東海王越帥衆出許昌,以行臺自隨。宮省無復守衛,荒饉日甚,殿內死人交橫,府寺營署並掘塹自守,盜賊公行,枹鼓之音不絕。越軍次項,自領豫州牧,以太尉王衍爲軍司。丁丑,流氐隗伯等襲宜都[13],太守嵇晞奔建鄴。王申始攻劉曜、王彌于瓶壘,破之。鎮東將軍周馥表迎大駕遷都壽陽,越使裴碩討馥[14],爲馥所敗,走保東城,請救于琅邪王睿。襄陽大疫,死者三千餘人。加涼州刺史張軌安西將軍。[15]

  十二月,征東大將軍苟晞攻王彌別帥曹嶷,破之。乙酉[16],平陽人李洪帥流人入定陵作亂。


  五年春正月,帝密詔苟晞討東海王越。壬申,晞爲曹嶷所破。乙未[17],越遣從事中郎將楊瑁、徐州刺史裴盾共擊晞。癸酉,石勒入江夏,太守楊珉奔于武昌[18]。乙亥,李雄攻陷涪城,梓潼太守譙登遇害。湘州流人杜弢據長沙反[19]。戊寅,安東將軍、琅邪王睿使將軍甘卓攻鎮東將軍周馥于壽春,馥衆潰。庚辰,太保、平原王幹薨。

  二月,石勒寇汝南,汝南王祐奔建鄴。

  三月戊午,詔下東海王越罪狀,告方鎮討之。以證東大將軍苟晞爲大將軍。丙子,東海王越薨。

  四月戊子,石勒追東海王越喪,及於東郡[20],將軍錢端戰死,軍潰,太尉王衍、吏部尚書劉望、廷尉諸葛銓、尚書鄭豫、武陵王澹等皆遇害,王公已下死者十餘萬人。東海世子毗及宗室四十八王尋又沒于石勒。賊王桑、冷道陷徐州,刺史裴盾遇害,桑遂濟淮,至於歷陽。

  五月,益州流人汝班、梁州流人蹇撫作亂于湘州,虜刺史苟眺[21],南破零、桂諸郡,東掠武昌,安城太守郭察[22]、劭陵太守鄭融、衡陽內史滕育並遇害。進司空王浚爲大司馬,征西大將軍、南陽王模爲太尉,太子太傅傅祗爲司徒,尚書令荀籓爲司空,安東將軍、琅邪王睿爲鎮東大將軍。

  東海王越之出也,使河南尹潘滔居守。大將軍苟晞表遷都倉垣,帝將從之,諸大臣畏滔,不敢奉詔,且宮中及黃門戀資財,不欲出。至是饑甚,人相食,百官流亡者十八九。帝召羣臣會議,將行而警衛不備。帝撫手歎曰:「如何會無車輿!」乃使司徒傅祗出詣河陰,修理舟楫,爲水行之備,朝士數人導從。帝步出西掖門。至銅馳街,爲盜所掠,不得進而還。

  六月癸未[23],劉曜、王彌、石勒同寇洛川,王師頻爲賊所敗,死者甚衆。庚寅,司空荀籓、光祿大夫荀組奔轘轅,太子左率溫幾夜開廣莫門奔小平津。丁酉、劉曜、王彌入京師。帝開華林園門,出河陰藕池,欲幸長安,爲曜等所追及。曜等遂焚燒宮廟,逼辱妃后,吳王晏、竟陵王楙、尚書左僕射和郁[24]、右僕射曹馥、尚書閭丘沖、袁粲、王緄、河南尹劉默等皆遇害,百官士庶死者三萬餘人。帝蒙塵于平陽,劉聰以帝爲會稽公。荀籓移檄州鎮,以琅邪王爲盟主。豫章王端東奔苟晞,晞立爲皇太子,自領尚書令,具置官屬,保梁國之蒙縣。百姓饑儉,米斛萬餘價。

  秋七月,大司馬王浚承制假立太子,置百官,署征鎮。石勒寇穀陽,沛王滋戰敗遇害。

  八月,劉聰使子粲攻陷長安,太尉、征西將軍、南陽王模遇害,長安遺人四千餘家奔漢中。

  九月癸亥,石勒襲陽夏,至於蒙縣,大將軍苟晞、豫章王端並沒于賊。

  冬十月,勒寇豫州,諸軍至江而還。

  十一月,猗盧寇太原,平北將軍劉琨不能制,徙五縣百姓於新興,以其地居之。


  六年春正月,帝在平陽。劉聰寇太原。故鎮南府牙門將胡亢聚衆寇荊土,自號楚公。

  二月壬子,日有蝕之。癸丑,鎮東大將軍、琅邪王睿上尚書,檄四方以討石勒。大司馬王浚移檄天下,稱被中詔承制,以荀籓爲太尉。汝陽王熙爲石勒所害。[25]

  夏四月丙寅,征南將軍山簡卒。

  秋七月,歲星、熒惑、太白聚于牛斗[26]。石勒寇冀州。劉粲寇晉陽,平北將軍劉琨遣部將郝詵帥衆禦粲,詵敗績,死之,太原太守高喬以晉陽降粲。

  八月庚戌,劉琨奔于常山。己亥[27],陰平都尉董沖逐太守王鑒,以郡叛降于李雄。辛亥,劉琨乞師于猗盧,表盧爲代公。

  九月己卯,猗盧使子利孫赴琨,不得進。辛巳,前雍州刺史賈疋討劉粲於三輔,走之,關中小定,乃與衛將軍梁芬、京兆太守梁綜共奉秦王鄴爲皇太子於長安。

  冬十月,猗盧自將六萬騎次于盆城。

  十一月甲午,劉粲遁走,劉琨收其遺衆,保于陽曲。

  是歲大疫。


  七年春正月,劉聰大會,使帝著青衣行酒。侍中庾珉號哭,聰惡之。

  丁未,帝遇弑[28],崩于平陽,時年三十。

  帝初誕,有嘉禾生于豫章之南昌。先是望氣者云「豫章有天子氣」,其後竟以豫章王爲皇太弟。在東宮,恂恂謙損,接引朝士,講論書籍。及卽位,始遵舊制,臨太極殿,使尚書郎讀時令,又於東堂聽政。至於宴會,輒與羣官論衆務,考經籍。黃門侍郎傅宣歎曰:「今日復見武帝之世矣!」秘書監荀崧又常謂人曰:「懷帝天姿清劭,少著英猷,若遭承平,足爲守文佳主。而繼惠帝擾亂之後,東海專政,無幽厲之釁,而有流亡之禍。」

愍帝[编辑]

  孝愍皇帝諱鄴,字彥旗,武帝孫,吳孝王晏之子也。出繼後伯父秦獻王柬,襲封秦王。

  永嘉二年,拜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及洛陽傾覆,避難於滎陽密縣,與舅荀籓、荀組相遇,自密南趨許潁。豫州刺史閻鼎與前撫軍長史王毗、司徒長史劉疇、中書郎李昕及籓、組等同謀奉帝歸於長安[29],而疇等中塗復叛,鼎追殺之,籓、組僅而獲免。鼎遂挾帝乘牛車,自宛趣武關,頻遇山賊,士卒亡散,次于藍田。鼎告雍州刺史賈疋,疋遽遣州兵迎衛,達于長安,又使輔國將軍梁綜助守之。時有玉龜出霸水,神馬鳴城南焉。

  六年九月辛巳,奉秦王爲皇太子,登壇告類,建宗廟社稷,大赦。加疋征西大將軍,以秦州刺史、南陽王保爲大司馬。賈疋討賊張連,遇害,衆推始平太守麹允領雍州刺史,爲盟主,承制選置。

  建興元年夏四月丙午,奉懷帝崩問,舉哀成禮。壬申,卽皇帝位,大赦,改元。以衛將軍梁芬爲司徒,雍州刺史麹允爲使持節、領軍將軍、錄尚書事,京兆大守索綝爲尚書右僕射。石勒攻龍驤將軍李惲於上白,惲敗,死之。

  五月壬辰,以鎮東大將軍、琅邪王睿爲侍中、左丞相、大都督陝東諸軍事,大司馬、南陽王保爲右丞相、大都督陝西諸軍事。又詔二王曰:「夫陽九百六之災,雖在盛世,猶或遘之。朕以幼沖,纂承洪緒,庶憑祖宗之靈,羣公義士之力,蕩滅凶寇,拯拔幽宮,瞻望未達,肝心分裂。昔周邵分陝,姬氏以隆;平王東遷,晉鄭爲輔。今左右丞相茂德齊聖,國之昵屬,當恃二公,掃除鯨鯢,奉迎梓宮,克復中興。令幽、幷兩州勒卒三十萬,直造平陽。右丞相宜帥秦、涼、梁、雍武旅三十萬,徑詣長安。左丞相帥所領精兵二十萬,徑造洛陽。分遣前鋒,爲幽幷後駐。赴同大限,克成元勳。」

  又詔琅邪王曰:「朕以沖昧,纂承洪緒,未能梟夷凶逆,奉迎梓宮,枕戈煩冤,肝心抽裂。前得魏浚表,知公帥先三軍,已據壽春,傳檄諸侯,協齊威勢,想今漸進,已達洛陽。涼州刺史張軌,乃心王室,連旗萬里,已到洴隴;梁州刺史張光,亦遣巴漢之卒,屯在駱谷:秦川驍勇,其會如林。間遣使適還,具知平陽定問,云幽幷隆盛,餘胡衰破,然猶恃險,當須大舉。未知公今所到,是以息兵秣馬,未便進軍。今爲已至何許,當須來旨,便乘輿自出,會除中原也。公宜思弘謀猷,勖濟遠略,使山陵旋反,四海有賴。故遣殿中都尉劉蜀[30]、蘇馬等具宣朕意。公茂德昵屬,宣隆東夏,恢融六合,非公而誰!但洛都陵廟,不可空曠,公宜鎮撫,以綏山東。右丞相當入輔弼,追蹤周邵,以隆中興也。」

  六月,石勒害兗州刺史田徽。是時,山東郡邑相繼陷于勒。

  秋八月癸亥,劉蜀等達于揚州。改建鄴爲建康,改鄴爲臨漳。杜弢寇武昌,焚燒城邑。弢別將王真襲沔陽[31],荊州刺史周顗奔于健康。

  九月,司空荀籓薨于滎陽。劉聰寇河南,河南尹張髦死之。

  冬十月,荊州刺史陶侃討杜弢黨杜曾於石城,爲曾所敗。己巳,大雨雹。庚午,大雪。

  十一月,流人楊武攻陷梁州。

  十二月,河東地震,雨肉。


  二年春正月己巳朔,黑霧著人如墨,連夜,五日乃止。辛未,辰時日隕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於西方而東行。丁丑,大赦。楊武大略漢中,遂奔李雄。

  二月壬寅,以司空王浚爲大司馬,衛將軍荀組爲司空,涼州刺史張軌爲太尉,封西平郡公,幷州刺史劉琨爲大將軍。

  三月癸酉,石勒陷幽州,殺侍中、大司馬、幽州牧、博陵公王浚,焚燒城邑,害萬餘人。杜弢別帥王真襲荊州刺史陶侃於林鄣,侃奔灄中。

  夏四月甲辰,地震。

  五月壬辰,太尉、領護羌校尉、涼州刺史、西平公張軌薨。

  六月,劉曜、趙冉寇新豐諸縣[32],安東將軍索綝討破之。

  秋七月,曜、冉等又逼京都,領軍將軍麹允討破之,冉中流矢而死。

  九月,北中郎將劉演克頓丘[33],斬石勒所署太守邵攀。丙戌,麟見襄平。單于代公猗盧遣使獻馬。蒲子馬生人。


  三年春正月,盜殺晉昌太守趙佩。吳興人徐馥害太守袁琇。以侍中宋哲爲平東將軍,屯華陰。

  二月丙子,進左丞相、琅邪王睿爲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34],右丞相、南陽王保爲相國,司空荀組爲太尉,大將軍劉琨爲司空。進封代公猗盧爲代王。荊州刺史陶侃破王真於巴陵。杜弢別將杜弘、張彥與臨川內史謝摛戰于海昏,摛敗績,死之。

  三月,豫率內史周訪擊杜弘,走之,斬張彥於陳。

  夏四月,大赦。

  五月,劉聰寇幷州。

  六月,盜發漢霸、杜二陵及薄太后陵,太后面如生,得金玉彩帛不可勝記。時以朝廷草創,服章多闕,敕收其餘,以實內府。丁卯,地震[35]。辛巳,大赦。敕雍州掩骼埋胔,修復陵墓,有犯者誅及三族。

  秋七月,石勒陷濮陽,害太守韓弘。劉聰寇上黨,劉琨遣將救之。

  八月癸亥,戰于襄垣,王師敗績。荊州刺史陶侃攻杜弢,弢敗走,道死,湘州平。

  九月,劉曜寇北地,命領軍將軍麹允討之。

  冬十月,允進攻青白城[36]。以豫州牧、征東將軍索綝爲尚書僕射、都督宮城諸軍事。劉聰陷馮翊,太守梁肅奔萬年。

  十二月,涼州刺史張寔送皇帝行璽一紐。盜殺安定太守趙班。


  四年春三月,代王猗盧薨,其衆歸于劉琨。

  夏四月丁丑,劉曜寇上郡,太守籍韋率其衆奔于南鄭。涼州刺史張寔遣步騎五千來赴京都。石勒陷廩丘,北中郎將劉演出奔。

  五月,平夷太守雷照害南廣太守孟桓,帥二郡三千餘家叛,降于李雄。

  六月丁巳朔,日有蝕之。大蝗。

  秋七月,劉曜攻北地,麹允帥步騎三萬救之。王師不戰而潰,北地太守麹昌奔于京師。曜進至涇陽,渭北諸城悉潰,建威將軍魯充、散騎常侍梁緯、少府皇甫陽等皆死之。

  八月,劉曜逼京師,內外斷絕,鎮西將軍焦嵩、平東將軍宋哲、始平太守竺恢等同赴國難[37],麹允與公卿守長安小城以自固,散騎常侍華輯監京兆、馮翊、弘農、上洛四郡兵東屯霸上,鎮軍將軍胡崧帥城西諸郡兵屯遮馬橋,並不敢進。

  冬十月,京師饑甚,米斗金二兩,人相食,死者太半。太倉有麴數餅,麹允屑爲粥以供帝,至是復盡。帝泣謂允曰:「今窘厄如此,外無救援,死于社稷,是朕事也。然念將士暴離斯酷,今欲因城未陷爲羞死之事,庶令黎元免屠爛之苦。行矣遣書,朕意決矣。」

  十一月乙末,使侍中宋敞送箋于曜[38],帝乘羊車,肉袒銜壁,輿櫬出降。羣臣號泣攀車,執帝之手,帝亦悲不自勝。御史中丞吉朗自殺。曜焚櫬受壁,使宋敞奉帝還宮。初,有童謠曰:「天子何在豆田中。」[39]時王浚在幽州,以豆有藿,殺隱士霍原以應之。及帝如曜營,營實在城東豆田壁。辛丑,帝蒙塵于平陽,麹允及羣官並從。劉聰假帝光祿大夫、懷安侯。壬寅,聰臨殿,帝稽首于前,麹允伏地慟哭,因自殺。尚書梁允[40]、侍中梁濬、散騎常侍嚴敦、左丞臧振[41]、黃門侍郎任播、張偉、杜曼及諸郡守並爲曜所害,華輯奔南山。石勒圍樂平,司空劉琨遣兵援之,爲勒所敗,樂平太守韓據出奔[42]。司空長史李弘以幷州叛,降于勒。

  十二月乙卯朔[43],日有蝕之。己未,劉琨奔薊,依段匹磾。


  五年春正月,帝在平陽。庚子,虹霓彌天,三日並照。平東將軍宋哲奔江左。李雄使其將李恭、羅寅寇巴東。

  二月,劉聰使其將劉暢攻滎陽,太守李矩擊破之。[44]

  三月,琅邪王睿承制改元,稱晉王于建康。

  夏五月丙子,日有蝕之。[45]

  秋七月,大暑,司、冀、青、雍等四州螽蝗。石勒亦競取百姓禾,時人謂之「胡蝗」。

  八月,劉聰使趙固襲衛將軍華薈于定潁[46],遂害之。

  冬十月丙子,日有蝕之[47]。劉聰出獵,令帝行車騎將軍,戎服執戟爲導,百姓聚而觀之,故老或歔欷流涕,聰聞而惡之。聰後因大會,使帝行酒洗爵,反而更衣,又使帝執蓋,晉臣在坐者多失聲而泣,尚書郎辛賓抱帝慟哭,爲聰所害。

  十二月戊戌,帝遇弑,崩于平陽,時年十八。帝之繼皇統也,屬永嘉之亂,天下崩離,長安城中戶不盈百,牆宇頹毀,蒿棘成林。朝廷無車馬章服,唯桑版署號而已。衆唯一旅,公私有車四乘,器械多闕,運饋不繼。巨猾滔天,帝京危急,諸侯無釋位之志,征鎮闕勤王之舉,故君臣窘迫,以至殺辱云。

史論[编辑]

  史臣曰:昔炎暉杪暮,英雄多假于宗室。金德韜華,顛沛共推于懷愍。樊陽寂寥[48],兵車靡會,豈力不足而情有餘乎?喋喋遺萌,苟存其主,譬彼詩人,愛其棠樹。夫有非常之事,而無非常之功,詳觀發迹,用非天啓,是以輿棺齒劍,可得而言焉。于時五嶽三塗,並皆淪寇,龍州、牛首,故以立君。股肱非挑戰之秋,劉石有滔天之勢,療饑中斷,嬰戈外絕,兩京淪狄,再駕徂戎。周王隕首於驪峰,衛公亡肝於淇上,思爲一郡,其可得乎! 干寶有曰:

  昔高祖宣皇帝以雄才碩量,應時而仕,值魏太祖創基之初,籌畫軍國,嘉謀屢中,遂服輿軫,驅馳三世。性深阻有若城府,而能寬綽以容納;行任數以御物,而知人善采拔。故賢愚咸懷,大小畢力。爾乃取鄧艾于農隙,引州泰於行役,委以文武,各善其事。故能西禽孟達,東舉公孫,內夷曹爽,外襲王淩。神略獨斷,征伐四克,維御羣后,大權在己。于是百姓與能,大象始構。
  世宗承基,太祖繼業,玄豐亂內,欽誕寇外,潛謀雖密,而在機必兆;淮浦再擾,而許洛不震:咸黜異圖,用融前烈。然後推轂鐘鄧,長驅庸蜀,三關電埽,而劉禪入臣,天符人事,於是信矣。始當非常之禮,終受備物之錫。至于世祖,遂享皇極。仁以厚下,儉以足用,和而不弛,寬而能斷,故民詠維新,四海悅勸矣。聿修祖宗之志,思輯戰國之苦。腹心不同,公卿異議,而獨納羊祜之策,杖王杜之決,役不二時,江湘來同。掩唐虞之舊域,班正朔於八荒,天下書同文,車同軌,牛馬被野,餘糧委畝,故于時有「天下無窮人」之諺。雖太平未洽,亦足以明吏奉其法,民樂其生矣。
  武皇旣崩,山陵未乾,而楊駿被誅,母后廢黜。尋以二公、楚王之變,宗子無維城之助,師尹無具瞻之貴,至乃易天子乙太上之號,而有免官之謠。民不見德,惟亂是聞,朝爲伊周,夕成桀蹠,善惡陷於成敗,毀譽脅於世利,內外混淆,庶官失才,名實反錯,天綱解紐。國政迭移於亂人,禁兵外散于四方,方岳無鈞石之鎮,關門無結草之固。李辰、石冰傾之於荊楊,元海、王彌撓之於青冀,戎羯稱制,二帝失尊,何哉?樹立失權,託付非才,四維不張,而苟且之政多也。
  夫作法於治,其弊猶亂;作法於亂,誰能救之!彼元海者,離石之將兵都尉;王彌者,青州之散吏也。蓋皆弓馬之士,驅走之人,非有吳先主、諸葛孔明之能也;新起之寇,烏合之衆,非吳蜀之敵也;脫耒爲兵,裂裳爲旗,非戰國之器也;自下逆上,非鄰國之勢也。然而擾天下如驅羣羊,舉二都如拾遺芥,將相王侯連頸以受戮,后嬪妃主虜辱於戎卒,豈不哀哉!天下,大器也;羣生,重畜也。愛惡相攻,利害相奪,其勢常也。若積水于防,燎火于原,未嘗暫靜也。器大者,不可以小道治;勢重者,不可以爭競擾。古先哲王知其然也,是以扞其大患,禦其大災。百姓皆知上德之生己,而不謂浚己以生也,是以感而應之,悅而歸之,如晨風之鬱北林,龍魚之趣藪澤也。然後設禮文以理之,斷刑罰以威之,謹好惡以示之,審禍福以喻之,求明察以官之,尊慈愛以固之。故衆知向方,皆樂其生而哀其死,悅其教而安其俗;君子勤禮,小人盡力,廉恥篤於家閭,邪辟消於胸懷。故其民有見危以授命,而不求生以害義,又況可奮臂大呼,聚之以干紀作亂乎!基廣則難傾,根深則難拔,理節則不亂,膠結則不遷,是以昔之有天下者之所以長久也。夫豈無僻主,賴道德典刑以維持之也。
  昔周之興也,後稷生於姜嫄,而天命昭顯,文武之功起於后稷。至於公劉,遭夏人之亂[49],去邰之豳,身服厥勞。至於太王,爲戎翟所逼,而不忍百姓之命,杖策而去之。故從之如歸市,一年成邑,二年成都,三年五倍其初。至於王季,能貊其德音;至于文王,而維新其命。由此觀之,周家世積忠厚,仁及草木,內隆九族,外尊事黃耇,以成其福祿者也。而其妃后躬行四教,尊敬師傅,服瀚濯之衣,修煩辱之事,化天下以成婦道。是以漢濱之女,守潔白之志,中林之士,有純一之德,始於憂勤,終於逸樂。以三聖之知,伐獨夫之紂,猶正其名教,曰逆取順守。及周公遭變,陳后稷先公風化之所由,致王業之艱難者,則皆農夫女工衣蝕之事也。故自后之始基靖民,十五王而文始平之,十六王而武始居之,十八王而康克安之。故其積基樹本,經緯禮俗,節理人情,恤隱民事,如此之纏緜也。
  今晉之興也,功烈於百王,事捷於三代。宣景遭多難之時,誅庶孽以便事,不及修公劉、太王之仁也。受遺輔政,屢遇廢置,故齊王不明,不獲思庸於亳;高貴沖人,不得復子明辟也。二祖逼禪代之期,不暇待參分八百之會也。是其創基立本,異於先代者也。加以朝寡純德之人,鄉乏不貳之老,風俗淫僻,恥尚失所,學者以老莊爲宗而黜《六經》,談者以虛蕩爲辨而賤名檢,行身者以放濁爲通而狹節信,進仕者以苟得爲貴而鄙居正,當官者以望空爲高而笑勤恪。是以劉頌屢言治道,傅咸每糾邪正,皆謂之俗吏;其倚杖虛曠,依阿無心者皆名重海內。若夫文王日旰不暇食,仲山甫夙夜匪懈者,蓋共嗤黜以爲灰塵矣。由是毀譽亂于善惡之實,情慝奔于貨欲之塗。選者爲人擇官,官者爲身擇利,而執鈞當軸之士,身兼官以十數。大極其尊,小錄其耍,而世族貴戚之子弟,陵邁超越,不拘資次。悠悠風塵,皆奔競之士,列官千百,無讓賢之舉。子真著《崇讓》而莫之省,子雅制九班而不得用。其婦女,莊櫛織紝皆取成於婢僕,未嘗知女工絲枲之業,中饋酒蝕之事也。先時而婚,任情而動,故皆不恥淫泆之過,不拘妒忌之惡,父兄不之罪也,天下莫之非也。又況責之聞四教於古,修貞順於今,以輔佐君子者哉!禮法刑政於此大壞,如水斯積而決其提防,如火斯畜而離其薪燎也。國之將亡,未必先顛,其此之謂乎!
  故觀阮籍之行,而覺禮教崩馳之所由也。察庾純、賈充之爭,而見師尹之多僻;考平吳之功,而知將帥之不讓;思郭欽之謀,而寤戎狄之有釁;覽傅玄、劉毅之言,而得百官之邪;核傅咸之奏、《錢神》之論,而𧡺寵賂之彰。民風國勢如此,雖以中庸之才,守文之主治之,辛有必見之於祭祀,季劄必得之於聲樂,范燮必爲之請死,賈誼必爲之痛哭,又況我惠帝以放蕩之德臨之哉!懷帝承亂得位,羈於強臣,愍帝奔播之後,徒廁其虛名,天下之政旣去,非命世之雄才,不能取之矣!淳耀之烈未渝,故大命重集於中宗元皇帝。

  贊曰:懷佩玉璽,愍居黃屋。鼈墜三山,鯨吞九服,獯入金商,穹居未央。圜顱盡仆,方趾咸僵。大夫反首,徙我平陽。主憂臣哭,于何不臧!

校勘記[编辑]

  1. 正月癸丑朔 正月壬子朔,非癸丑。
  2. 三月己未朔 三月辛亥朔,己未乃月之初九日,疑此「朔」字爲衍文。
  3. 立豫章王詮爲皇太子 清河康王傳「詮」作「銓」。
  4. 己酉 己酉在丁卯前,此失日序。
  5. 正月甲午 上月辛未朔,甲午爲上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是年正月不得有甲午。
  6. 龐淳 劉琨傳作「襲醇」。
  7. 羅羨 李雄載記、華陽國志八皆作「羅羕」,疑是。
  8. 劉聰攻洛陽至地震 據通鑑八七,聰攻洛陽在十月,梓潼降亦在十月;又據五行志下、宋書五行志五,山崩、地震並在十月。紀混十月事於九月,失之。
  9. 十二月乙亥 十二月乙未朔,無乙亥。殿本天文志下作「十一月」。
  10. 大水 據五行志上、宋書五行志四,「大水」上當有「江東」二字。
  11. 劉靈曜 通鑑八七作「劉靈」,無「曜」字。斠注據御覽三八六引趙書有劉靈,爲元海之將,因謂此「曜」字衍。按:石勒載記有劉零,即此人,此「曜」字蓋衍文。
  12. 王申始 石勒載記作「王甲始」,下同。
  13. 流氐隗伯等襲宜都「伯」下原有「苻」字。舉正據通鑑八五有「氐苻成隗伯」之文,謂此「苻」下少一「成」字。按:隗伯、苻成二人,此僅舉其一,今據宋本刪「苻」字。
  14. 裴碩討馥 「裴碩」原作「裴頠」。周校:「裴頠」馥傳作「裴碩」。惠帝時頠已爲趙王倫所害,此時不得復存。按:周說是,茲據馥傳及通鑑八七改。
  15. 加涼州刺史張軌安西將軍 通鑑八七從軌傳「安西」作「鎮西」。通鑑考異云:惠帝永興二年已加軌安西將軍。
  16. 乙酉 舉正:「案通鑑長曆,是年八月辛卯朔,十二月不當有乙酉。」
  17. 乙未 「乙未」爲二月初八,下文「癸酉」爲正月十五,「乙亥」爲正月十七;「乙未」不當在「癸酉」、「乙亥」之前,失序。
  18. 楊珉 石勒載記作「楊岠」。
  19. 湘州流人杜弢據長沙反 杜弢傳敘此事與紀文不同,杜弢既非流人,入長沙又在五月。通鑑述此事本杜弢傳,當以傳爲確。
  20. 及于東郡 舉正:東郡是時已省,越傳作「苦縣」。按:通鑑八七亦作「苦縣」。胡注云「苦縣屬陳郡」,疑此「東」字乃「陳」字之誤。
  21. 苟眺 杜弢傳、通鑑八七並作「荀眺」。
  22. 安城太守郭察 周校:地理志、杜弢傳「安城」俱作「安成」。
  23. 六月癸未 舉正:通鑑此日在五月。按:五月丁巳朔,癸未爲二十七日。下文「庚寅」,始入六月;六月丁亥朔,庚寅爲初四,「六月」二字當移于「庚寅」上。
  24. 和郁 傅祗傳謂洛陽陷後,和郁與傅宣徵義兵,苟晞傳、和郁傳均謂郁奔晞,則和郁此時未死,疑紀文有誤。
  25. 汝陽王熙 「汝陽」原作「汝陰」。周校:「汝陽」誤「汝陰」,武十三王傳別有汝陰王謨。按:熙傳云:「熙初封汝陽公,進爵爲王。永嘉末沒於石勒。」今據改。
  26. 歲星熒惑太白聚于牛斗 考異:據元紀及王廙傳,此脫「鎮星」。按:天文志中、宋書天文志二、御覽七引中興書並有「鎮星」。
  27. 己亥 上文有八月庚戌,據長曆,庚戌爲朔日,則此月不得有己亥。
  28. 丁未帝遇弒 校文:御覽一九0(按當作一一九)引前趙錄作「二月丁未」,通鑑同。按:正月丁丑朔,丁未宜在二月。
  29. 李昕 舉正:「昕」,閻鼎傳作「暅」,王浚傳、通鑑八七作「絙」。
  30. 殿中都尉 「尉」原作「督」,宋本及通鑑八八作「尉」。無論殿中都尉或殿中都督,職官志均未載,輿服志大駕鹵簿有殿中都尉,今從宋本。
  31. 王真 陶侃傳、通鑑八八並作「王貢」。
  32. 趙冉 斠注:南陽王模、苟晞、索綝、麴允諸傳及劉聰載記俱作「趙染」。按:通鑑八九及御覽四五四引前趙錄亦作「趙染」,但劉琨傳又作「趙冉」。
  33. 劉演 原作「劉寅」。周校:即劉琨傳及石勒載記之劉演。按:元紀勸進表有定襄侯劉演,亦即此人。今據改。下四年「劉演」同。
  34. 進左丞相琅邪王睿爲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 據元紀、通鑑八九,「大都督」上當有「丞相」二字。此廢左右丞相,由左丞相而爲丞相,故言「進」。若無「丞相」二字,依史文例,只能言「加」。
  35. 地震 校文:五行志作「長安地震」,此脫「長安」二字。
  36. 青白城 麴允傳亦作「青白城」,斠注:當從劉聰載記作「黃白城」。
  37. 始平太守竺恢 周校:「始平」一作「新平」。麴允傳新平太守竺恢與始平太守楊像並列,一時不得有兩始平太守,宜作「新平」爲是。
  38. 宋敞 通鑑八九作「宗敞」。通鑑考異云從晉春秋。
  39. 天子何在豆田中 類聚八五、御覽八四一引王隱晉書作「天子在何許?近在豆田中」。紀文省約,不似童謠矣。
  40. 尚書梁允 「梁允」上本有「辛賓」二字。杭世駿諸史然疑:「辛賓」二字衍。按:下文五年述尚書郎辛賓抱帝慟哭,足證辛賓死在後,因據刪。
  41. 左丞臧振 「左丞」原作「左丞相」,此時左丞相已廢,且按所敘諸人次序,臧振非「左丞相」可知,「相」字衍文,因刪。
  42. 韓據 「據」原作「璩」,據宋本及通鑑八九、通志一0上改。
  43. 十二月乙卯朔 「乙卯」原作「甲申」,通鑑考異云:帝紀、天文志皆誤作「甲申朔」。宋志作「乙卯朔」,與長曆合。按:通鑑考異說是,今據通鑑八九改。
  44. 李矩 「矩」原作「距」,今據本傳、祖逖傳、郭默傳、劉聰載記及通鑑九0改。
  45. 五月丙子日有蝕之 通鑑考異云:帝紀、天文志皆云「五月丙子日食」,按長曆是月壬午朔,無丙子。
  46. 襲衛將軍華薈于定潁 校文:「定潁」當作臨潁。按:據薈傳,薈時適避居其弟潁川太守華恒所,因而遇害。臨潁屬潁川,若定潁則屬汝南矣。以作「臨潁」爲是。
  47. 冬十月丙子日有蝕之 宋本作「十一月丙子」,天文志中同。通鑑九0作「十一月己酉朔,日有蝕之」。通鑑考異謂長曆是月己酉朔。
  48. 樊陽寂寥 「樊陽」疑當作「陽樊」,句蓋謂時無勤王之師也。「陽樊」見左傳僖公二十五年。
  49. 至於公劉遭夏人之亂 文選晉紀總論「夏人」作「狄人」。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