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高祖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晉高祖論
作者:朱敬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0

王業不同,其來尚矣。若乃待辛癸之禪,湯武不得稱仁;要西伯之資,高光無由濟世。或寧亂以得誌,或興禍以取威,遭遇雖殊,天命一也。

宣帝聰豪明允,博學洽聞,敏而好謀,寬而能斷。其未得誌也,服勤王事,夙夜在公,知無不為,芻牧必履,取信嚴主,所謂能臣也。及勳德日隆,雄材漸著,權略不世,合變如神。受命崇華,竭股肱於明帝;忍死嘉福,遂無君於衝人,所謂奸臣也。及內難既平,外寇斯殄,威力翕赫,指麾風飛,遂乃臨神器以徘徊戮,公族以顧望。雖大業初構,人望斯存,若格以名神,請罪不暇;歸諸天命,則前代有辭。美哉!未盡善也。

且成湯之在夏世,行仁以動諸侯;文王之處殷朝,好讓以懷鄰國。高祖以豁達容物,光武以長者得人,未有專仗陰謀,每行詭計,寄何晏以鞠獄,示李勝以謬言。請戰以見威,指水以表信。乞襦不與,懼有陳恒之譏;封墓釋囚,不嫌武王之事。愧情負理,掩耳避聲,狼顧以噬魏人,狐媚以取天下,亦前史所鬼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