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春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晏子春秋 卷第七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活字本
卷第八

晏子春秋外篇重而異者第七凢二十七章

  景公飲酒命晏子去禮晏子諫第一

  景公置酒㤗山四望而泣晏子諫第二

  景公夢見彗星使人占之晏子諫第三

  景公問古而無死其樂若何晏子諫第四

  景公謂梁丘據與巳和晏子諌第五

  景公使祝史禳彗星晏子諫第六

  景公有疾梁丘據裔欵請誅祝史晏子諫

   第七

  景公見道殣自慙無悳晏子諌第八

  景公欲誅斷所愛橚者晏子諫第九

  景公坐路𥨊曰請將有此晏子諌第十

  景公䑓成盆成适願合葬其母晏子諫而

   許第十一

  景公築長庲臺晏子舞而諫第十二

  景公使燭鄒主鳥而亡之公怒將加誅晏

   子諫第十三

  景公問治國之患晏子對以佞人䜛夫在

    君側十四

   景公問後孰將踐有齊國晏子對㠯田氏

    第十五

   晏子使吳吳王問君子之行晏子對以不

    亂國俱滅第十六

   吳王問齊君僈𭧂吾子何容焉晏子對㠯

    豈能㠯道食人第十七

   司馬子期問有不干君不䘏民耴名者乎

    晏子對㠯不仁也第十八

  高子問事靈公莊公景公皆敬子晏子對

   㠯一心第十九

  晏子再治東河上計景公迎賀晏子辤第

   二十

  太⺊紿景公能動地晏子知其妄使卜自

   曉公第二十一

  有獻書譖晏子退耕而國不治復召晏子

   第二十二

  晏子使髙糺治家三年而未嘗弼過逐之

    第二十三

   景公稱桓公之封管仲益晏子邑辤不受

    第二十四

   景公使梁丘據致千金衣裘晏子固辤不

    受第二十五

   晏子衣鹿裘㠯朝景公嗟其貧晏子稱有

    飾第二十六

   仲尼稱晏子行𥙷三君而不有果君子也

    第二十七

 景公飲酒命晏子去禮晏子諫第一

景公飮酒數日而樂釋衣冠自鼓𦈢謂左右曰

仁人亦樂是夫梁丘據對曰仁人之耳目亦猶

人也夫奚爲獨不樂此也公曰𧼈駕迎晏子晏

子朝㠯至受觴再拜公曰寡人甚樂此樂欲與

夫子共之請去禮晏子對曰君之言過矣群臣

皆欲去禮以事君嬰恐君子之不欲也今齊國

五尺之童子力皆過嬰又能勝君𤉷而不敢亂

者畏禮義也上若無禮無以使其下下若無禮

無以事其上夫麋鹿維無禮故父子同麀人之

所貴以扵禽獸者以有禮也嬰聞之人君無禮

無以臨其邦大夫無禮官吏不恭父子無禮其

家必凶兄弟無禮不能久同詩曰人而無禮胡

不遄死故禮不可去也公曰寡人不敏無良左

右滛蠱寡人㠯至于此請殺之晏子曰右左何

罪君若無禮則好禮者去無禮者至君若好禮

則有禮者至無禮者去公曰善請易衣革冠更

受命晏子避走立乎門外公令人糞灑改席召

衣冠以迎晏子晏子入門三讓升階用三獻焉

嗛酒嘗膳再拜告饜而出公下拜送之門反命

撒酒去樂曰吾㠯彰晏子之教也○此章與景

公酒酣願無爲禮晏子諫大旨同但辭有詳略

爾故著于此篇

 景公置酒㤗山四望而泣晏子諫第二

景公置酒于㤗山之上酒酣公四望其地喟𤉷

嘆泣數行而下曰寡人將去此堂堂國者而死

乎左右佐哀而泣者三人曰吾細人也猶將難

死而况公乎棄是國也而死其孰可爲乎晏子

獨搏其髀仰天而大笑曰樂哉今日之飲也公

怫然怒曰寡人有哀子獨大笑何也晏子對曰

今日見怯君一䛕臣三人是㠯大笑公曰何謂

䛕怯也晏子曰夫古之有死也今後世賢者得

之㠯息不肖者得之以伏若使古之王者毋知

有死自昔先君太公至今尚在而君亦安得此

國而哀之夫盛之有哀生之有死天之分也物

有必至事有常𤉷古之道也曷爲可悲至老尚

哀死者怯也左右助哀者䛕也怯䛕聚居是故

笑之公慙而更辭曰我非爲去國而死哀也寡

人聞之彗星出其所向之國君當之今彗星出

而向吾國我是㠯悲也晏子曰君之行義囘邪

無德于國穿池沼則欲其深㠯廣也爲臺榭則

欲其高且大也賦歛如撝奪誅僇如仇讐自是

觀之茀又將出天之變彗星之出庸可悲乎于

是公惧廼歸寘池沼廢䑓榭薄賦歛緩刑罸三

十七日而彗星亡○此章與景公登牛山而悲

登公阜睹彗星而感旨同而辭少異爾故著于

此篇

 景公夢見彗星使人占之晏子諫第三

景公瞢見彗星眀日召晏子而問焉寡人聞之

有彗星者必有亡國夜者寡人夢見彗星吾欲

召占者夢使占之晏子對曰君居處無節衣服

無度不𦗟正諌興事無巳賦歛無厭使民如將

不勝萬民懟怨見茀星又將見瞢奚獨彗星乎

此章與景公登公阜見彗星使禳之晏子諫辭

○旨同而此特言夣見爲異爾故著扵此篇

 景公問古而無死其樂若何晏子諫第四

景公飮酒樂公曰古而無死其樂若何晏子對

曰古而死則古之樂也君何得焉昔爽鳩氏始

居此地季前因之有逢伯陵困蒲姑氏因之而

後太公因之古君無死爽鳩氏之樂非君所願

也○此章與景公謂梁丘據與巳和景公使祝

史讓彗星皆出扵景公游公阜一日而有三過

言但㭊爲章而辭少異皆著于此篇

 景公謂梁丘據與巳和晏子諫第五

景公至自畋晏子侍扵遄臺梁丘據造焉公曰

維據與我和夫晏子對曰㨿亦同也焉得爲和

公曰和與同異乎對曰異和如𡙡焉水火醯醢

鹽梅㠯烹魚SKchar燀之㠯薪宰夫和之齊之以味

濟其不及㠯洩其遇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

亦𤉷君所謂可而有否焉臣獻其否㠯成其可

君所謂否而有可焉臣獻其可以去其否是以

政平而不干民無爭心故詩曰亦有和𡙡既戒

且平奏鬷無言時靡有爭先王之濟五味和五

聲也㠯平其心成其政也聲亦如味一氣二體

三𩔗四物五聲六律七音八風九歌㠯相成也

清濁小大矩長疾徐哀樂剛柔遲速高下出入

周流以相濟也君子听之以平其心心平悳和

故詩曰悳音不瑕今據不𤉷君所謂可據亦曰

可君所謂否據亦曰否若以水濟水誰能食之

若琴瑟之專一誰能𦗟之同之不可也如是公

曰善

 景公使祝史禳彗星晏子諫第六

齊有彗星景公使祝禳之晏子諌曰無益也秪

耴誣焉天道不謟不貳其命若之何禳之也且

天之有彗㠯除穢也君無穢德又何禳焉若悳

之穢禳之何損詩云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

上帝聿懐多福厥德不囘以受方國君無違悳

國將至何患于彗詩曰我無所監夏后及啇

用亂之故民卒㳅亡若徳之囘亂民將㳅亡祝

史之爲無能𥙷也公說乃止○此章與景公登

公阜見彗星章㫖同故著于此篇

 景公有疾梁丘㨿裔欵請誅祝史晏子諫第

  七

景公疥遂痁期而不瘳諸侯之賓問疾者多在

梁丘㩀裔欵言於公曰吾事鬼神豐于先君有

加矣今君疾病爲諸侯憂是祝史之罪也諸侯

不知其謂我不敬君盍誅于祝固使嚚㠯辤賓

說吿晏子晏子對曰日宋之盟屈建問范㑹

之悳扵趙武趙武曰夫子家事治言于𣈆國

情無𥝠其祝史祭祀陳信不愧其家事無情其

祝史不祈建以語康王康王曰神人無怨宜夫

子之先輔五君以爲諸主也公曰據與欵謂寡

人能事鬼神故欲誅于祝史子稱是語何故對

曰若德之君外内不廢上下無怨動無違事其

祝史薦信無愧心矣是以鬼神用饗國受其福

祝史與焉其所㠯蕃禮老壽者爲信君使也其

言忠信扵鬼神其適遇滛君外内頗邪上下怨

疾動作辟逺從欲厭私高臺深池撞鐘舞女斬

刈民力輸掠其聚以成其違不恤後人𭧂虐滛

縱肆行非度無所還忌不思謗讟不憚鬼鬼

神怒民痛無悛扵心其祝史薦信是言罪也其

盖失數美是矯誣也進退無辭則虗以求媚是

鬼神不饗其國㠯禍之祝史與焉𠩄以夭昏

孤疾者其𭧂君使也其言僭嫚于鬼神公曰然

則若之何對曰不可爲也山林之木衡鹿守之

澤之雚蒲舟鮫守之藪之薪虞𠉀猴守之海之

鹽蜃祈望守之縣鄙之人入從其政偪介之關

𭧂征其𥝠承嗣大夫彊易其賄布常無藝徴歛

無度宫室日更滛樂不違内寵之妾肆奪于市

外寵之臣僣全扵鄙𥝠欲養求不給則應民人

苦病夫婦皆詛祝有益也詛不有損聊攝㠯東

姑尤以西其爲人也多矣雖其善祝豈能勝億

兆人之詛君若欲誅扵祝史修德而後可公說

使有司寛政毀關去禁薄歛巳責公疾愈○此

章與景公病久欲誅祝史㠯謝事悉旨同但述

辭有首末之異故著于此篇

 景公見道殣自慙無德晏子諫第八

景公賞賜及後宫文繡𬒳䑓榭菽粟食鳬鴈出

而見殣謂晏子曰此何爲而死晏子對曰此餧

而死公曰嘻寡人之無德也甚矣對曰君之悳

著而彰何爲無悳也景公曰何謂也對曰君之

徳及後宫與䑓榭君之玩物衣以文繡君之鳬

鴈食㠯菽粟君之營内自樂延及後宫之族何

爲其無悳顧臣願有請于君由君之意自樂之

心推而與百姓同之則何殣之有君不推此而

苟營内好𥝠使財貨衝有所聚菽粟幣帛腐扵

囷府惠不遍加于百姓公心不周乎萬國則桀

紂之所㠯亡也夫士民之所㠯叛由徧之也君

如察臣嬰之言推君之盛悳公布之于天下則

湯武可爲也一殣何足恤哉○此章與景公逰

塞𡍼不䘏死胔辭如相反而其㫖實同故著扵

此篇

 景公欲誅斷所𢜤橚者晏子諫第九

景公登箐室而望見人有斷雍門之橚者公令

吏拘之顧謂晏子趣誅之晏子黙然不對公曰

雍門之橚寡人所甚𢜤也此見斷之故使夫子

誅之黙𤉷而不應何也晏子對曰嬰聞之古者

人君出則闢道十里非畏也冕前有旒惡多所

見也纊紘珫耳惡多所聞也㤗帶重半鈞舄履

倍重不欲輕也刑死之罪曰中之朝君過之則

赦之嬰未嘗聞爲人君而自坐其民者也公曰

赦之無使夫子復言○此章與景公欲殺犯槐

者景公逐得斬竹事悉同但悉辭少異耳故著

扵此篇

 景公坐路𥨊曰誰將有此晏子諌第十一

景公坐扵路𥨊曰美哉其室將誰有此乎晏子

對曰其田氏乎田無宇爲垾矣公曰𤉷則柰何

晏子對曰爲善者君上之所勸也豈可禁哉夫

田氏國門擊柝之家父以託其子兄以託其弟

扵今三世矣山木如市不加于山魚鹽蚌唇不

加于海民財爲之歸今嵗㐫飢蒿種芼歛不半

道路有死人齊舊四量而豆豆四而區區四而

釡釡十而鐘田氏四量各加一焉㠯家量貸㠯

公量収則所以糴百姓之死命者澤矣今公家

驕汰而田氏慈惠國澤是將焉歸田氏雖無悳

而施于民公厚歛而田氏厚施焉詩曰雖無悳

與汝式歌且舞田氏之施民歌舞之也國之歸

焉不亦宜乎○此章與景公登路𥨊而嘆景公

問後世有齊者叔向問齊國之若辭㫖畧同而

小異故著于此篇

 景公臺成盆成适願合葬其母晏子諫而許

  第十一

景公宿于路𥨊之宫夜分聞西方有男子哭者

公悲之眀日朝問扵晏子曰寡人夜者聞西方

有男子哭者聲甚哀氣甚悲是奚爲者也寡人

哀之晏子對曰西郭徒居布衣之士盆成适也

父之孝子兄之順弟也又嘗爲孔子門人今其

母不幸而死祔柩未葬家貧身老子𡥶恐力不

能合祔是以悲也公曰子爲寡人吊之因問其

偏祔何所在晏子奉命往吊而問偏之𠩄在盆

成适再拜稽首而不起曰偏祔𭔃于路𥨊得爲

地下之臣擁札摻筆給事宫殿中右陛之下願

㠯某日送未得君之意也窮困無以圖之布唇

枯舌焦心𤍠中今君不辱而臨之願君圖之晏

子曰𤉷此人之甚重者也而恐君不許也盆成

适蹷𤉷曰凢在君耳且臣聞之越王好勇其民

輕死楚靈王好細腰其朝多餓死人子胥忠其

君故天下皆願得㠯爲子今爲人子臣而離散

其親戚孝乎哉足㠯爲臣乎若此而得祔是生

臣而安死母也若此而不得則臣請輓尸車而

𭔃之扵國門外宇溜之下身不敢飮食擁轅執

輅木乾鳥栖𥘵SKchar𭧂骸以望君愍之賤臣雖愚

𥨸意明君哀而不忍也晏子入復乎公公忿然

作色而怒曰子何必患若言而教寡人乎晏子

對曰嬰聞之忠不避危愛無惡言且嬰固㠯難

之矣今君營處爲游觀既奪人有又禁其葬非

仁也肆心傲𦗟不恤民憂非義也若何勿𦗟因

道盆成适之辭公喟𤉷太息曰悲乎哉子勿復

言廼使男子𥘵免女子髮笄者以百數爲𨳩㐫

門以迎盆成适适脫衰絰冠條纓墨緣㠯見乎

公公曰吾聞之五子不滿隅一子可滿朝非廼

子耶盆成适于是臨事不敢哭奉事以禮畢出

門𤉷後舉聲焉○此章與扵何請合葬正同而

辭少異故著扵此篇

 景公築長庲臺晏子舞而諫第十二

景公築長庲之䑓晏子侍坐觴三行晏子起舞

曰嵗巳暮矣而禾不穫忽忽矣若之何歲巳寒

矣而役不罷惙惙矣如之何舞三而涕下沾𬓛

景公慙焉爲之罷長庲之役○此章與景公爲

長庲欲美之景公冬𧺫大臺之役辭㫖同而小

異故著扵此篇

 景公使燭鄒主鳥而亡之公怒將加誅晏子

  諫第十三

景公好弋使燭鄒主鳥而亡之公怒詔吏殺之

晏子曰燭鄒有罪三請數之㠯其罪而殺之公

曰可扵是召而數之公前曰燭鄒汝爲吾君主

鳥而亡之是罪一也使吾君㠯鳥之故殺人是

罪二也使諸侯聞之㠯吾君重鳥㠯輕士是罪

三也轂燭鄒罪已畢請殺之公曰勿殺寡人聞

命矣○此章與景公欲誅野人景公欲殺圉人

章旨同而辭少異故著扵此篇

 景公問治國之患晏子對㠯佞人讒夫在君

  側第十四

景公問晏子曰治國之患亦有常乎對曰佞人

䜛夫之在君側者好惡良臣而行與小人此國

之長患也公曰讒佞之人則誠不善矣雖𤉷則

奚曾爲國常患乎晏子曰君以爲耳目而好繆

事則是君之耳目繆也夫上亂君之耳目下使

群臣皆失其職豈不誠足患哉公曰如是乎寡

人將去之晏子曰公不能去也公忿𤉷作色不

說曰夫子何小寡人甚也對曰臣何敢槁也夫

能自周扵君者才能皆非常也夫藏大不誠于

中者必謹小誠扵外以成其大不誠于中者必

謹小誠于外㠯成其大不誠入則求君之SKchar

能順之公怨良臣則具其往失而益之出則行

威以耴冨夫何宻近不爲大利變而務與君至

義者也此難得其知也公曰然則先聖柰何對

曰先聖之治也審見賓客聽治不留曰不足群

臣皆得畢其誠䜛䛕安得容其私公曰𤉷則夫

子助寡人止之寡人亦事勿用對曰讒夫佞人

之在君側者若社之有䑕也諺言有之曰社䑕

不可熏去䜛佞之人隱君之威以自守也是難

去焉○此章與景公問佞人之事若何如景公

問治國何患三章大旨同而辭少異故著扵此

 景公問後世孰將踐有齊者晏子對以田氏

  第十五

景公與晏子立曲潢之上望見齊國問晏子曰

後世孰將踐有齊國者乎晏子對曰非賤臣之

所敢議也公曰胡必𤉷也得者無失則虞夏常

存矣晏子對曰臣聞見不足㠯知之者智也先

言而後當者惠也夫智與惠君子之事臣奚足

以知之乎雖然臣請陳其爲政君彊臣弱政之

本也君唱臣和教之隆也刑罸在君民之紀也

今夫田無宇二世有功于國而利耴分寡公室

兼之國權專之君臣易施而無衰乎嬰聞之臣

冨主亡由是觀之其無宇之後無㡬齊國田氏

國也嬰老不能待公之事公若即世改不在

公室公曰𤉷則柰何晏子對其維禮可以巳之

其在禮也家施不及國民不懈貨不移工賈不

變士不濫官不謟大夫不収公利公曰善今知

禮之可以爲國也對曰禮之可以爲國也久矣

與天地並立君令臣忠父慈子孝兄𢜤弟敬夫

和妻柔姑慈婦聽禮之經也君令而不違厲臣

忠而不二父慈而教子孝而箴兄愛而友弟敬

而順夫和而義妻柔而貞姑慈而從婦聽而婉

禮之質也公曰善哉寡人廼今知禮之尚也晏

子曰夫禮先王之𠩄以臨天下也㠯爲其民是

故尚之○此章與景公坐路𥨊問誰將有此景

公問魯莒孰先亡田問後世孰有齊國𣈆叔向

問齊國若何之章畣旨同而辭異故著扵此篇

 晏子使吳吳王問君子之行晏子對以不與

  亂國俱滅第十六

晏子聘于吳吳王問君子之行何如晏子對曰

君順懐之政治歸之不懐𭧂君之祿不居亂國

之位君子見兆則退不與亂國俱滅不與𭧂君

偕亡○此章與吳王問可處可去事㫖旣同但

辭有詳畧之異故著扵此篇

 吳王問齊君僈𭧂吾子何容焉晏子對㠯豈

  能㠯道食人第十七

晏子使吳吳王曰寡人得𭔃僻陋蠻夷之郷希

見教君子之行請𥝠而無爲罪晏子蹵然辟位

吳王曰吾聞齊君盖賊㠯僈野以𭧂吾子容焉

何甚也晏子遵而對曰臣聞之㣲事不通麤事

不能者必勞大事不得小事不爲者必貧大者

不能致人小者不能至人之門者必困此臣之

所㠯仕也如臣者豈能以道食人者哉晏子出

王笑曰嗟乎今日吾譏晏子訾猶倮而高橛者

也○此章與景公問天下之所以存亡魯君問

何事囘曲之君二章或事異而辭同或㫖同而

辭異故著于此篇

 司馬子期問有不干君不恤民耴名者乎晏

  子對㠯不仁也第十八

司馬子期問晏子曰士亦有不干君不恤民徒

居無爲而耴名者乎晏子對曰嬰聞之能足以

瞻上益民而不爲者謂之不仁不仁而耴名者

嬰未得聞之也○此章與叔向問徒處之義章

㫖同而有詳略之異故著于此篇

 高子問子事靈公莊公景公皆敬子晏子對

  以一心第十九

高子問晏子曰子事靈公莊公景公皆敬子三

君之心一耶夫子之心三也晏子對曰善哉問

事君嬰聞一心可以事百君三心不可以事一

君故三君之心非一也而嬰之心非三必也且

嬰之扵靈公也盡復而不能立之政所謂僅全

其四支㠯從其君者也及莊公陳武夫尚勇力

欲辟勝干邪而嬰不能禁故退而埜處嬰聞之

言不用者不受其祿不治其事者不與其難吾

扵莊公行之矣今之君輕國而重樂薄扵民而

厚于養籍歛過量使令過任而嬰不能禁嬰庸

知其能全身以事君乎○此章與梁丘據問事

三君不同心九子之齊不見晏子㫖同而辭少

異故著扵此篇

 晏子再治東阿上計景公迎賀晏子辤第二

  十

晏子治東阿三年景公召而數之曰吾以子爲

可而使子治東阿今子治而亂子退而自察也

寡人將加大誅扵子晏子對曰臣請改道易行

而治東阿三年不治臣請死之景公許於是眀

年上計景公迎而賀之曰甚善矣子之治東阿

也晏子對曰前臣之治東阿也属託不行貨賂

不至陂池之魚以利貧民當此之旹民無飢君

反以罪臣今臣後之東阿也属託行貨賂至并

重賦歛倉庫少内便事左右陂池之魚入于權

宗當此之旹飢者過半矣君廼反迎而賀臣愚

不能復治東阿願乞骸骨避贒者之路再拜便

僻景公廼下席而謝之曰子彊復治東阿東阿

者子之東阿也寡人無復與焉○此章與晏子

再治阿而見信景公任以國政章㫖同而述辭

少異故著于此篇

 太卜紿景公能動地晏子知其妄使卜自曉

  公第二十一

景公問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對曰臣能動地公

召晏子而吿之曰寡人問太⺊曰汝之道何能

對曰能動地地可動乎晏子黙黙不對出見太

⺊曰昔吾見鈎星在四心之間地其動乎太⺊

曰𤉷晏子曰吾言之恐子死之也黙𤉷不對恐

君之惶也子言君臣俱得焉忠於君者豈必傷

人哉晏子出太⺊走入見公曰臣非能動地地

固將動也陳子陽聞之曰晏子黙而不對者不

欲太⺊之死也往見太⺊者恐君之惶也晏子

仁人也可謂忠上而惠下也○章與栢常騫禳

鳥死將爲公請壽晏子識其妄章㫖同而辭異

故著于此篇

 有獻書譛晏子退畊而國不治復召晏子第

  二十二

晏子相景公其論人也見贒而進之不同君所

欲見不善則廢之不辟君所𢜤行巳而無𥝠直

言而無諱有納書者曰廢置不周於君前謂之

專出言不諱於君前謂易專易之行存則君臣

之道廢矣吾不知晏子之爲忠臣也公以爲𤉷

晏子入朝公色不恱故晏子歸僃載使人辭曰

嬰故老悖無能毋敢服壯者事辭而不爲臣退

而窮處東畊海濱堂下生𥠖藿門外生荆𣗥七

年燕魯分爭百姓惛亂而家無積公自治國

輕諸侯身弱高國公恐復召晏子晏子至公一

歸七年之祿而家無藏晏子立侯諸忌其威髙

國服其政燕魯貢職小國旹朝晏子没而後衰

○此章與景公惡故人晏子退章㫖同叙事少

異故著于此篇

 晏子使高糺治家三年而未嘗弼過逐之第

  二十三

晏子使高糺治家三年而辭焉儐者諫曰髙糺

之事夫子三年曾無以爵位而逐之敢請其罪

晏子曰若夫方立之人維聖人而已如嬰者反

陋之人也若夫左嬰右嬰之人不舉曰維將不

正今此子事吾三年未嘗弼吾過也吾是以辤

之○此章與景公欲見高糺章㫖同而辭少異

故著扵此篇

 景公稱桓公之封管仲益晏子邑辤不受第

  二十四

景公謂晏子曰昔吾先君桓公予管仲狐與榖

其縣十七著之于帛申之以策通之諸侯以爲

其子孫賞邑寡人不足㠯辱而先君今爲夫子

賞邑通之子孫晏子辤曰昔聖王論功而賞賢

贒者得之不肖者失之御德修禮無有荒怠今

事君而免于罪者其子孫奚宜與焉若爲齊國

大夫者必有賞邑則齊君何以共其社稷與諸

侯幣帛嬰請辤遂不受○此章與景公致千金

而晏子固不受使田無宇致封邑晏子辭章㫖

悉同而辭少異故著于此篇

 景公使梁丘據致千金之裘晏子固辤不受

  第二十五

景公賜晏子狐之白裘玄豹之茈其貲千金使

梁丘據致之晏子辤而不受三反公曰寡人有

此二將欲服之今夫子不受寡人不敢服與其

閉藏之豈如弊之身乎晏子曰君就賜使嬰脩

百官之政君服之上而使嬰服之于下不可以

爲教固辤而不受○此章與景公使梁丘㨿遺

之車馬三返不受章㫖同而事少異故著于此

 晏子衣鹿裘以朝景公嗟其貧晏子稱有飾

  第二十六

晏子相景公布衣鹿裘㠯朝公曰夫子之家若

此其貧也是奚衣之惡也寡人不知是寡人之

罪也晏子對曰嬰聞之盖顧人而後衣食者不

以貪味爲非盖顧人而後行者不㠯邪辟爲累

嬰不肖嬰之族又不如嬰也待嬰以祀其先人

者五百家嬰又得布衣鹿裘而朝於嬰不有飾

乎再拜而辭○此章與陳無字請浮晏子景公

睹晏子之食而嗟其貧章㫖同而辭少異故著

于此篇

 仲尼稱晏子行𥙷三君而不有果君子也第

  二十七

仲尼曰靈公汙晏子事之以整齊莊公壯晏子

事之㠯宣武景公奢晏子事之㠯恭儉君子也

相三君而善不通下晏子細人也晏子聞之見

仲尼曰嬰聞君子有譏扵嬰是以來見如嬰者

豈能以道食人者哉嬰嬰宗族待嬰而祝其先

人者數百家與齊國之間士待嬰而舉火者數

百家臣爲此仕者也如臣者豈能以道食人者

哉晏子出仲尼送之以賓客之禮再拜其辱反

命門弟子曰救民之姓而不夸行𥙷三君而不

有晏子果君子也○此章與仲尼之齊不見晏

子魯君問何事囘曲之君章㫖同而述辭少異

故著於此篇







晏子春秋外篇重而異者第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