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景德傳燈錄 卷第十六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七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六

𠮷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五丗中七十二人

   朗州德山宣鑒禪師法嗣九人

鄂州巖頭全豁禪師    福州雪峯義存禪師

天台瑞龍院慧恭禪師   泉州瓦棺和尚

襄州髙亭簡禪師     洪州感潭資國和尚巳上六人見録

德山鵝湖紹奭大師    鳳翔府無垢和尚

益州雙流尉遟和尚巳上三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潭州石霜慶諸禪師法嗣四十一人

河中南際山僧一禪師   潭州大光山居誨禪師

廬山懷祐禪師      筠州九峯道䖍禪師

台州涌泉景欣禪師    潭州雲蓋山志元禪師

潭州谷山藏禪師     福州覆船山洪荐禪師

朗州德山存德慧空禪師  𠮷州崇恩和尚

石霜第三丗輝禪師    郢州芭蕉和尚

潭州𦘺田伏和尚      潭州鹿苑暉禪師

潭州寶蓋約禪師     越州雲門海晏禪師

湖南文殊和尚       鳳翔府石柱和尚

潭州中雲蓋和尚      河中捿巖存壽禪師

南嶽𤣥泰上坐巳上二十一人見録  杭  州龍泉敬禪師

潞府盤亭宗敏禪師    新羅欽忠禪師

新羅行寂禪師      洪州鹿源和尚

郢州大陽山和尚      滑州觀音和尚

鄆州正覺和尚       商州髙明和尚

許州慶壽和尚       鎭州萬歳和尚第二

鎭州靈壽和尚       鎭州洪濟禪師

吉州𥳑之禪師      大梁洪方禪師

卬州守閑禪師      新羅朗禪師

新羅淸虚禪師      汾州爽禪師

餘杭通禪師巳上二十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澧州夾山善㑹禪師法嗣二十二人

澧州樂普山元安禪師   洪州上藍令超禪師

鄆州四禪和尚       江西逍遥山懷忠禪師

𡊮州盤龍山可文禪師   撫州黃山月輪禪師

洛京韶山寰普禪師    太原海湖和尚

嘉州白水寺和尚      鳳翔府天蓋山幽禪師

洪州同安和尚巳上一十一人見録  韶  州曇普禪師

吉州僊居山和尚      太原資福端禪師

洪州盧僊山延慶和尚   越州越峯和尚

朗州祇闍山和尚     益州棲穆和尚

嵩山全禪師       益州夾山院和尚

西京雲巖和尚      安福延休和尚巳上一十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前朗州德山宣鑒禪師法嗣

鄂州巖頭全豁禪師泉州人也姓柯氏少禮淸原𧨏公落髮

住長安寶壽寺稟戒習經律諸部優遊禪死與雪夆欽山

爲友自餘杭大慈山邐迤造于臨濟屬臨濟歸寂乃謁仰

山才入門提起坐具曰和尚仰山取拂子擬舉之師曰不妨

好手後參德山和尚執坐具上法堂瞻視德山曰作麽師咄

之德山曰老僧過在什麽處曰兩重公案乃下參堂德山曰

遮个阿師稍似个行脚人至來日上問訊德山曰闍梨是昨

日新到否曰是德山曰什麽處學得遮个虚頭來師曰全豁

終不自謾德山曰他後不得孤負老僧他日參師入方丈門

側身問是凡是聖德山喝師禮拜有人舉似洞山洞山曰若

不是豁上坐大難承當師聞之乃曰洞山老人不識好惡錯

下名言我當時一手擡一手搦雪峯在德山作飯頭一日飯

遟德山擎鉢下法堂雪峯曬飯巾次見德山乃曰鍾未鳴鼓

未打老和尚却什麽處去德山却歸方丈師在堂中聞之拊

掌曰大小德山猶未㑹句在時大衆駭之白德山曰豁上坐

不肯和尚請勘過德山令侍者喚入方丈問曰上坐今日道

老人未㑹句在且作麽生師密而啓述德山明日說法竟大

衆下堂師於僧堂前拊掌曰慙愧大衆喜德山老人㑹句也

他後天下人近不得然雖如此也只得三年德山果三年後示滅一日

與雪峯義存欽山文邃三人聚話存驀然指一椀水邃曰水

淸月現存曰水清月不現師踢却水椀而去自此邃師於洞

山存豁二士同嗣德山師與存同辭德山德山問什麽處去

師曰暫辭和尚下山去德山曰子他後作麻生師曰不忘曰

子憑何有此說師曰豈不聞智慧過師方傳師敎其或智慧

齊等他後恐減師半德曰如是如是當善護持二士禮拜而

退存返閩川居象骨山之雪峯師庵于洞庭卧龍山徒侣臻

萃僧問無師還有出身處也無師曰聲前古毳爛問堂堂來

時如何師曰刺破眼問如何是祖師意師曰移取廬山來向

汝道師一日上堂謂諸徒曰吾甞究𣵀槃經七八年覩三兩

叚文似納僧說話又曰休休時有一僧出禮拜請師舉師曰

吾敎意如伊字三㸃第一向東方下一㸃㸃開諸菩薩眼第

二向西方下一㸃㸃諸菩薩命根第三向上方下一㸃㸃

菩薩頂此是第一叚義又曰吾敎意如摩䤈首羅劈開面門

豎亞一隻眼此是第二叚義又曰吾敎意猶如毒塗鼔擊一

聲逺近聞者皆喪亦云俱死此是第三叚義時小嚴上坐問

如何是毒塗鼓師以兩手按膝亞身曰韓信臨朝㡳嚴無語

夾山㑹下一僧到石霜入門便道不審石霜曰不必闍梨僧

曰恁麽即珍重又到巖頭如前道不審師曰嘘僧曰恁麽即

珍重方迴歩師曰雖是後生亦能管帶其僧歸舉似夾山夾

山曰大衆還㑹麽衆無對夾山曰(⿱艹石)無人道老僧不惜兩莖

眉毛道去也乃曰石霜雖有殺人刀且無活人劒師與羅山

卜塔基羅山中路忽曰和尚師迴顧曰作麽羅山舉手曰遮

裏好片地師咄曰𤓰州賣𤓰漢又行數里徘徊間羅山禮拜

問曰和尚豈不是三十年在洞山而不肯洞山師曰是又曰

和尚豈不是法嗣德山又不肯德山師曰是曰不肯德山即

不問只如洞山有何所闕師良久曰洞山好个佛只是無光

僧問利劒斬天下誰是當頭者師曰暗擬再問師咄曰遮鈍

漢岀去問不歷古今時如何師曰卓朔地曰古今事如何師

曰任爛師問僧什麽處來曰西京來師曰黃巢過後還收得

劒麽曰收得師作引頸受刃聲僧曰師頭落也師大𥬇其僧後到

雪峯舉前語𬒳杖打趂下山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曰俱錯僧問雪峯

聲聞人見性如夜見月菩薩人見性如晝見日未審和尚見

性如何峯以柱杖打三下其僧後舉前語問師師與三摑問

如何是三界主師曰汝還解喫鐵棒麽瑞巖問如何是毗盧

師師曰道什麽瑞巖再問之師曰汝年二七八未問塵中如

何辨主師曰銅鈔鑼裏盛油問弓折箭盡時如何師曰去問

如何是巖中的的意師曰謝指示僧曰請和尚荅話師曰珍

重問如何是道師曰破草鞋與抛向湖裏著問萬丈井中如

何得到㡳師曰吽僧再問師曰脚下過也問古帆不挂時如

何師曰後園驢喫草邇後人或問佛問法門道問禪者師皆

作嘘聲而常謂衆曰老漢去時大吼一聲了去唐光啓之後

中原盗起衆皆避地師端居晏如也一日賊大小責以無供

饋遂倳刃焉師神色自若大叫一聲而終聲聞數十里即光

啓三年丁未四月八日也門人後焚之獲舎利四十九粒衆

爲起塔壽六十僖宗謚淸嚴大師塔曰出塵

福州雪峯義存禪師泉州南安人也姓曽氏家丗奉佛師生

惡葷茹於襁褓中聞鍾梵之聲或見幡花像設必爲之動容

年十二從其父遊莆田玉澗寺見慶玄律師遽拜曰我師也

遂留侍焉十七落髮謁芙蓉山常照大師照撫而器之後往

幽州寶刹寺受具足戒久歷禪㑹縁契德山唐咸通中迴閩

中登象骨山雪峯創院徒侣翕然懿宗錫號眞覺大師仍賜

紫袈裟僧問祖意與敎意是同是别師曰雷聲震地室内不

聞又曰闍梨行脚爲什麽事問我眼夲正因師故邪時如何

師曰迷逢達磨曰我眼何在師曰得不從師問剃髪染衣受

佛依䕃爲什麽不許認佛師曰好事不如無師問坐主如是

兩字盡是科文作麽生是夲文坐主無對五雲和尚代云更分三叚著

有人問三身中那个身不墮諸數古人云吾常於此切意旨

如何師曰老漢九轉上洞山僧擬再問師曰拽出此僧著問

如何是覿面事師曰千里未是逺問如何是大人相師曰瞻

仰即有分問文殊與維摩對譚何事師曰義墮也僧問寂然

無依時如何師曰猶是病曰轉後如何師曰船子下揚州問

承古有言師便作卧勢良久起曰問什麽僧再舉師曰虚生

浪死漢問箭露投鋒時如何師曰好手不中的僧曰盡眼勿

標的時如何師曰不妨隨分好手問古人道路逢達道人不

將語黙對未審將什麽對師曰喫茶去師問僧什麽處來對

曰神光來師曰晝喚作日光夜喚作火光作麽生是神光僧

無對師自代曰日光火光栖典坐問古人有言知有佛向上

事方有語話分如何是語話師把住曰道道栖無對師蹋倒

栖起來汗流師問僧什麽處來僧曰近離浙中師曰船來陸

來曰二途俱不渉師曰爭得到遮裏曰有什麽隔礙師便打

問古人道覿面相呈師曰是曰如何是覿面相呈師曰蒼天

蒼天師問僧此水牯牛年多少僧無對師自代曰七十七也

僧曰和尚爲什麽作水牯牛師曰有什麽罪過僧辭師問什

麽處去曰禮拜徑山和尚去師曰徑山(⿱艹石)問汝此閒佛法如

何作麽生道曰待問即道師以拄杖打㝷舉問道怤怤即鏡淸順德

遮僧過在什麽處便喫棒怤曰問得徑山徹困也師曰徑

山在浙中因什麽問得徹困怤曰不見道逺問近對師乃休

東禪齊云那僧(⿱艹石)㑹雪峯意爲竹麽𬒳(⿱艹石)不㑹又打伊作什麽且道過在什麽處鏡清雖即子父與他分析也大似成

就其醜拙還㑹麽且如雪峯便休是肯伊不肯伊師一日謂慧稜曰稜即長慶吾見潙山

問仰山諸聖什麽處去他道或在上或在人間汝道仰山意

作麽生稜曰(⿱艹石)問諸聖出没處恁麽道即不可師曰汝渾不

肯忽有人問汝作麽生道稜曰但道錯師曰是汝不錯稜曰

何異於錯師問僧什麽處來對曰離江西師曰江西與此閒

相去多少曰不遥師豎起拂子曰還隔遮个麽曰(⿱艹石)隔遮个

即遥去也師便打問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个入路師曰

寧自碎身如微塵終不敢瞎却一僧眼問四十九年後事即

不問四十九年前事如何師以拂子驀口打有僧辭去參靈

雲問佛未出丗時如何靈雲舉拂子又問出丗後如何靈雲

亦舉拂子其僧却迴師問闍梨近去返太速生僧曰某甲到

彼問佛法不相當乃迴師曰汝問什麽事僧舉前話師曰汝

問我爲汝道僧便問佛未出丗時如何師舉拂子又問出丗

後如何師放下拂子僧禮拜師便打後僧舉似玄沙玄沙云汝欲得㑹麽我與汝說

个喻如人賣一片園東西南北一時結契緫了也中心有个樹子猶屬我在崇壽稠云爲當打伊解處别有道理

舉六祖云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師曰大小祖師龍

頭虵尾好與二十拄杖時太原孚上坐侍立聞之咬齒師又

曰我適來恁麽道也好與二十拄杖雲居錫云什麽處是祖師龍頭虵尾便好喫棒

只如雪峯自道我也好喫拄杖且道佛法意旨作麽生久在衆上坐無有不知𥘉機兄弟且作麽生㑹東禪齊云雪峯恁

麽道爲當㸃檢別有落處衆中喚作自抽過過且置祖師道不是風動不是憣動作麽生師問慧全汝

得入處作麽生全曰共和尚啇量了師曰什麽處商量曰什

麽處去來師曰汝得入處又作麽生全無對師打之全坦問

平洋淺草麈鹿成羣如何射得麈中主師喚全坦坦應諾師

曰喫茶去師問僧近離什麽處僧曰離潙山曽問如何是祖

師西來意潙山據坐師曰汝肯他否僧曰某甲不肯他師曰

潙山古佛子速去禮拜懴悔𤣥沙曰山頭老漢蹉過潙山也

東禪齊云什麽處是蹉過的當蹉過莫便恁麽㑹也無(⿱艹石)麽㑹即未㑹爲山意在只如雪峯云潙山古佛子敎去懴悔

是證明山是讃歎潙山去事也難子細好見去也不難問學人道不得處請師道師曰

我爲法惜人師舉拂子示一僧其僧便出去長慶稜舉似泉州王延彬乃曰

此僧合喚轉與一頓棒彬曰和尚是什麽心行稜曰幾放過師問慧稜古人道前三三後

三三意作麽生稜便出去鵝湖别云諾師問僧什麽處來對曰藍

田來師曰何不入草長慶稜云險問大事作麽生師執僧手曰上

坐將此問誰有僧禮拜師打五棒僧曰過在什麽處師又打

五棒喝出師問僧什麽處來僧曰嶺外來師曰還逢達磨也

無僧曰靑天白日師曰自己作麽生僧曰更作麽生師便打

師送僧出行三五歩召曰上坐僧迴首師曰途中善爲僧問

拈槌豎拂不當宗乗和尚如何師豎起拂子其僧自把頭岀

師乃不顧法眼代云大衆看此一貟戰將僧問三乗十二分敎爲凡夫開演

不爲凡夫開演師曰不消一曲楊柳枝師謂鏡淸曰古來有

老宿引官人巡堂云此一衆盡是學佛法僧官人云金屑雖

貴又作麽生老宿無對鏡淸代曰比來抛塼引玉法眼別云官人可得

貴耳而賤耳師上堂舉拂子曰遮个爲中下僧問上上人來如何

師舉拂子僧曰遮个爲中下師打之問國師三喚侍者意如

何師乃起入方丈師問僧今夏在什麽處曰涌泉師曰長時

涌暫時涌曰和尚問不著師曰我問不著曰是師乃打普請

往寺莊路逢獼猴師曰遮畜生一人背一面古鏡摘山僧稻

禾僧曰曠劫無名爲什麽章爲古鏡師曰瑕生也僧曰有什

麽死急話端也不識師曰老僧罪過閩帥施銀交牀僧問和

尚受大王如此供養將何報荅師以手托地曰少打我僧問䟽山

曰雪峯道少打我意作麽生䟽山云頭上挿瓜虀垂尾脚跟齊問吞盡毗盧時如何師曰福

堂歸德平善否師謂衆曰我若東道西道汝則㝷言逐句我

(⿱艹石)羚羊挂角汝向什麽處捫摹僧問保福只如雪峯有什麽言敎便似羚羊挂角時保福

云莫是與雪峯作小師不得麽師住閩川四十餘年學生冬夏不減千五百

人梁開平二年戊辰春三月示疾閩帥命醫診視師曰吾非

疾也竟不服其藥遺偈付法夏五月二日朝遊藍田暮歸澡

身中夜入滅壽八十七臘五十九

天台端龍院慧恭禪師福州人也姓羅氏家丗爲儒年十七

舉進士隨計京師因遊終南山奉日寺睹祖師遺像遂求出

家二十二受戒遊方謁德山鑒禪師鑒問曰㑹麽恭曰作麽

鑒曰請相見恭曰識麽鑒大𥬇遂入室焉曁鑒順丗與門人

之天台瑞龍院大開法席唐天復三年癸亥十二月二日午

時命衆聲鍾顧左右曰去言訖跏趺而化壽八十四臘六十

二門人建塔

泉州瓦棺和尚德山問曰汝還㑹麽師曰不㑹德山曰汝成

持取个不㑹好師曰不㑹成持个什麽德山曰汝似一團鐵

師遂摳衣德山

襄州髙亭𥳑禪師初隔江見德山遥合掌呼云不審德山

以手中扇子再招之師忽開悟乃撗趨而去更不迴顧後於

襄州開法嗣德山

洪州大寧感潭資國和尚白兆問家内停喪請師慰問師曰

苦痛蒼天兆曰死却爺死却孃師打而趂之師凡遇僧來亦

多以柱杖打趂

前潭州石霜山慶諸禪師法嗣

河中南際山僧一禪師僧問幸獲親近乞師指示師曰我若

指示即屈著汝僧曰敎學人作麽生即是師曰切忌是非問

如何是納僧氣息師曰還曽薫著汝也無問𩔖即不問如

何是異師曰要頭即一任斫將去問如何是法身主師曰不

過來又問如何是毗盧師師曰不超越師初居末山後閩帥

請開法於長慶禪苑卒謚本淨大師塔曰無塵

潭州大光山居誨禪師京兆人也姓王氏初造于石霜之室

函丈請益經二載又令主此塔麻衣草屨殆忘身意一日石

霜將試其所得垂問曰國家每年放舉人及第朝門還得拜

也無師曰有人不求進曰憑何師曰且不爲名石霜又因疾

問曰除却今曰別更有時也無師曰渠亦不道今日是石霜

甚然之如是徴詰數四醻對無爽盤桓二十餘祀瀏陽信士

胡公請居大光山提唱宗致有僧問只如達磨是祖否師曰

不是祖僧曰旣不是祖又來作什麽師曰爲汝不薦祖僧曰

薦後如何師曰方知不是祖問混沌未分時如何師曰時敎

阿誰敘師又曰一代時敎只是收拾一代時人直饒剥徹底

也只是成得个了汝不可便將當却納衣下事所以道四十

九年明不盡四十九年標不起凡示學徒大要知此唐天復

三年癸亥九月三日歸寂壽六十有七

廬山棲賢懷祐禪師泉州僊遊人也受業於九坐山陳禪師

㝷參學預石霜之室旣承奥旨居于謝山其道未震復遷止

棲賢徒侣臻萃僧問如何是五老峯前句師曰萬古千秋僧

曰恁麽莫成嗣絶也無師曰躊躇欲與誰僧問自逺而來請

師激發師曰也不憑時曰請師憑時師曰我亦不換問如何

是法法無差師曰雪上更加霜師後終于廬山謚𤣥悟大師

塔曰傳燈

筠州九峯道䖍禪師福州𠉀官人也姓劉氏徧歷法㑹後受

石霜印記化徒於九峯焉師上堂有僧問無閒中人行什麽

行師曰畜生行曰畜生復行什麽行師曰無閒行曰此猶是

長生路上人師曰汝須知有不共命者曰不共什麽命師曰

長生氣不常師又曰諸兄弟還識得命麽欲知命流泉是命

湛寂是身千波競涌是文殊境界一亘晴空是普賢牀榻其

次借一句子是指月於中事是話月從上宗門中事如節度

使信旗且如諸方先德未建許多名目指陳巳前諸兄弟約

什麽體格商量到遮裏不假三寸試話㑹看不假耳根試采

聽看不假眼試辨白看所以道聲前抛不出句後不藏形盡

乾坤都來是汝當人个體向什麽處安眼耳𤾁舌莫伹向意

根下啚度作解盡未來際亦未有休歇分所以古人道擬將

心意學玄宗狀似西行却向東時有僧問九重無信恩赦何

來師曰流光雖徧閫内不周曰流光與閫内相去多少師曰

渌水騰波靑山秀色問人人盡言請益未審師將何拯濟師

曰汝道巨嶽還曽之寸土也無曰恁麽即四海叅㝷當爲何

事師曰演若迷頭心自狂曰還有不狂者也無師曰有曰如

何是不狂者師曰突曉途中眼不開問如何是學人自巳師

曰更問阿誰曰便恁麽承當時如何師曰還更戴須彌麽問

祖祖相傳復傳何法師曰釋迦慳迦葉富曰畢竟傳㡳事作

麽生師曰同歳老人分夜燈問諸佛非我道如何是我道師

曰我道非諸佛曰旣非諸佛爲什麽却立我道師曰適來暫

喚來如今却遣出曰爲什麽却遣出師曰(⿱艹石)不遣出眼裏塵

生問一切處覔不得豈不是聖師曰是什麽聖曰牛頭未見

四祖時豈不是聖師曰是聖境未忘曰二聖相去幾何師曰

塵中雖有隱形術爭奈全身入帝郷問承古有言眞心妄心

師曰是立眞顯妄曰如何是眞心師曰不雜食曰如何是妄

心師曰攀縁起倒是曰離此二途如何是學人本體師曰本

體不離曰爲什麽不離師曰不敬功德天誰嫌黒暗女問承

古有言盡乾坤都來是个眼如何是乾坤眼師曰乾坤在裏

許曰乾坤眼何在師曰正是乾坤眼曰還照矚也無師曰不

借三光勢曰旣不借三光勢憑何喚作乾坤眼師曰(⿱艹石)不如

是髑髏前見鬼人無數問一筆丹靑爲什麽邈不得師曰僧

繇却許誌公曰未審僧繇得什麽人證旨却許誌公師曰烏

龜稽首須彌柱問動容沈古路身没乃方知此意如何師曰

偷佛錢買佛香曰學人不㑹師曰不㑹即燒香供養本邪孃

師後住泐潭而終謚大覺禪師塔曰圎寂

台州涌泉景欣禪師泉州僊遊人也夲白雲山受業得石霜

開示而止丹丘涌泉之蘭若一日師不披袈裟喫飯有僧問

莫成俗否師曰即今豈是僧邪有彊德二禪客到於路次見

師𮪍牛不識師乃曰蹄角甚分明爭奈𮪍者不識師驟牛而

去二禪客憇於樹下煎茶師迴下牛近前不審與坐喫茶師

問曰二禪客近離什麽處曰離那邊師曰那邊事作麽生彼

提起茶盞師曰此猶是遮邊那邊事作麽生二人無對師曰

莫道𮪍者不識好

潭州雲蓋山志元號圎淨大師遊方時問雲居曰志元不奈

何時如何雲居曰只爲闍梨功力不到處師不禮拜而退遂

參石霜亦如前問石霜曰非但闍梨老僧亦不奈何師曰和

尚爲什麽不奈何石霜曰老僧若奈何拈過汝不奈何别有問荅

石霜章出之有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黃面㡳是曰如何是法師曰

藏裏是問然燈未出時如何師曰昧不得問蛇子爲什麽吞

師師曰通身色不同問如何是納僧師曰參㝷訪道

潭州谷山藏禪師僧問祖意敎意是一是二師曰靑天白日

夜半濃霜

福州覆船山洪荐禪師僧問如何是本來面目師閉目吐舌

又開目吐舌僧曰本來有如許多面目師曰適來見什麽問

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黙對未審將什麽對師曰老僧也恁麽

師將示滅三日前令侍者喚第一坐來師卧出氣一聲第一

坐喚侍者曰和尚渇要湯水喫師乃面壁而卧臨終令集衆

乃展兩手出舌示之時第三坐曰諸人和尚根硬也師曰苦

哉苦哉誠如第三坐所言舌根硬去也再言之而告寂謚紹

隆大師塔曰廣濟

朗州德山存德號慧空大師第六丗住僧問如何是一句師曰更

請問問如何是和尚先陀婆師曰昨夜三更見月明

𠮷州崇恩和尚僧問祖意敎意是一是二師曰少林雖有月

葱嶺不穿雲

石霜輝禪師第三丗住僧問佛出丗先度五俱輪和尚出丗先度

何人師曰緫不度曰爲什麽不度師曰爲伊不是五俱輪問

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竹筯瓦椀

郢州芭蕉和尚僧問從上宗乗如何舉唱師曰巳𬒳冷眼人

覰破了問不落諸縁請師直指師曰有問有荅問如何是和

尚爲人一句師曰只恐闍梨不問

潭州𦘺田伏和尚號慧覺大師僧問此地名什麽師曰𦘺田曰

冝什麽師以拄杖打而趂之

潭州鹿苑輝禪師僧問不假諸縁請師道師敲火鑪僧曰親

切處更請一言師曰莫睡語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

如月在水曰見後如何師曰如水在月問祖祖相傳未審傳

个什麽師曰汝問我我問汝僧曰恁麽即緇素不分也師曰

什麽處去來

潭州寶蓋約禪師僧問寶蓋髙髙挂其中事若何請師言下

旨一句不消多師曰寶蓋挂空中有路不曽通儻求言下旨

便是有西東

越州雲門山拯迷寺海晏禪師僧問如何是納衣下事師曰

如人齩硬石頭問如何是古寺一鑪香師曰廣大勿人齅曰

齅者如何師曰六根俱不到問久嚮拯迷到來爲什麽不見

拯迷師曰闍梨不識拯迷

湖南文殊和尚僧問僧繇爲什麽邈誌公不得師曰非但僧

繇誌公也邈不成曰誌公爲什麽邈不成師曰彩繢不將來

曰和尚還邈得也無師曰我亦邈不得曰和尚爲什麽邈不

得師曰渠不似苟我顔色敎我作麽生邈問如何是密室師

曰緊不就曰如何是密室中人師曰不坐上牛

鳳翔府石柱和尚遊方時遇洞山和尚第三垂語曰有四種

人一人說過佛祖一歩行不得一人行過祖佛一句說不得

一人說得行得一人說不得行不得阿那个是其人師岀衆

而對曰一人說過祖佛行不得者只是無舌不許行一人行

過祖佛一句說不得者只是無足不許說一人說得行得者

即是函蓋相稱一人說不得行不得若有斷命而求活此是

石女披枷帶鏁洞山曰闍梨自已作麽生師曰該通㑹上卓

卓寧彰洞山曰只如海上明公秀又作麽生師曰幻人相逢

拊掌呵呵

潭州中雲蓋和尚僧問和尚開堂當爲何事師曰爲汝驢漢

曰諸佛出丗當爲何事師曰爲汝驢漢問祖佛未出丗時如

何師曰像不得曰出丗後如何師曰闍梨也須側身始得問

如何是向上一句師曰文殊失却口曰如何是門頭一句師

曰頭上揷花子問如何是超百億師曰超人不得肯

河中府棲巖山大通院存壽禪師不知何許人也姓梅氏初

講經論後入石霜之室隨縁化抵于蒲坂緇素歸心僧問蓮

華未岀水時如何師曰汝莫問出水後蓮華事麽僧無語師

平居罕言叩之則應度弟子四百人尼衆百數終壽九十有

三謚眞寂大師

南嶽𤣥泰上坐不知何許人也沉靜寡言未甞衣帛衆謂之

泰布納始見德山鑒禪師升于堂矣後謁石霜普㑹禪師

遂入室焉所居蘭若在衡山之東號七寶臺誓不立門徒四

方後進依附皆用交友之禮甞以衡山多被山民斬木燒畬

爲害滋甚乃作畬山謡逺邇傳播達于九重有詔禁止故嶽

中蘭若無復延燎師之力也將示滅並無僧至乃自出門召

一僧入付囑令備薪蒸又留偈曰今年六十五四大將離主

其道自𤣥𤣥个中無佛祖不用剃頭不須澡浴一堆猛火千

足萬足偈終端坐垂一足而逝闍維收舎利於堅固禪師塔

左營小浮圖置之壽六十有五

前澧州夾山善㑹禪師法嗣

澧州樂普山元安禪師鳳翔麟遊人也姓淡氏丱年出家依

本郡懷恩寺祐律師披削具戒通經論首問道于翠微臨濟

臨濟常對衆羙之曰臨濟門下一隻箭誰敢當鋒師蒙許可

自謂巳足㝷之夾山卓庵後得夾山書發而覽之不覺竦然

乃棄庵至夾山禮拜端身而立夾山曰雞棲鳳巢非其同𩔖

出去師問曰自逺趨風請師一接夾山曰目前無闍梨夾山

無老僧師曰錯也夾山曰住住闍梨且莫草草忩速雲月是

同谿山各異闍梨掐却天下人舌頭即得如何却敎無舌人

解語師茫然無對夾山遂打師因兹服膺數載興化代云但知作佛莫愁衆生

師一日問夾山佛魔不到處如何體㑹夾山曰燭明千里像

闇室老僧迷又問朝陽巳昇夜月不現時如何夾山曰龍銜

海珠游魚不顧夾山將示滅垂語於衆曰石頭一枝看看即

滅矣師對曰不然夾山曰何也曰自有靑山在夾山曰苟如

是即吾道不墜矣曁夾山順丗師抵于涔陽遇故人因話武

陵事故人問曰倐忽數年何處逃難師曰只在闤闠中曰何

不無人處去師曰無人處有何難曰闤闠中如何逃避師曰

雖在闤闠中人且不識故人罔測又問曰承西天有二十八

祖至於此土人傳一人且如彼此不垂曲者如何師曰野老

門前不話朝堂之事曰合譚何事師曰未逢別者終不開拳

曰有人不從朝堂來相逢還話否師曰量外之機徒勞目擊

無對師㝷之澧陽樂普山⺊于宴處後遷止朗州蘇谿四方

𤣥侣憧憧奔湊師示衆曰末後一句始到牢𨵿鎖斷要津不

通凡聖欲知上流之士不將祖佛見解貼在額頭如靈龜負

圖自取喪身之夲又曰指南一路智者知䟽問瞥然便見時

如何師曰曉星分曙色爭似太陽輝問恁麽來不立恁麽去

下泯時如何師曰鬻薪樵子貴衣錦道人輕問經云飯百千

諸佛不如飯一無修無證者未審百千諸佛有何過無修無

證者有何德師曰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夜迷巢問日

未出時如何師曰水竭滄溟龍自隱雲騰碧漢鳯猶飛問如

何是夲來事師曰一粒在荒田不耘苗自秀曰若一向不耘

莫草裏埋没却也無師曰肌骨異芻蕘稊稗終難映問不傷

物命者如何師曰眼花山影轉迷者謾彷徨問不譚今古時

如何師曰靈龜無卦兆空殻不勞鑚問不挂明暗時如何師

曰𤣥中易舉意外難提問不生如來家不坐華王坐時如何

師曰汝道火鑪重多少問祖意與敎意是一是二師曰師子

窟中無異獸象王行處絶狐蹤問行到不思議處如何師曰

靑山常舉足白日不移輪問枯盡荒田獨立事如何師曰鷺

𠋣雪巢猶可辨烏投漆立事難分問如何是賔主雙舉師曰

枯樹無橫枝鳥來難措足問終日朦朧時如何師曰將寶混

沙中識者天然異曰恁麽即展手不逢師也師曰莫將鶴唳

悮作鸎啼問圎伊三㸃人皆重樂普家風事若何師曰雷霆

一震布鼓聲銷問停午時如何師曰停午猶虧半烏沈始得

圎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颯颯當軒竹經霜不自寒僧擬再

問師曰只聞風擊響不知幾千竿師上堂謂衆曰孫賔收鋪

去也有⺊者出來時有僧出曰請和尚一卦師曰汝家邪死

僧無語法眼代拊掌三下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敲禪牀曰㑹麽曰不

㑹師曰天上忽雷驚宇宙井㡳蝦蟇不舉頭問佛魔不到處

如何辨得師曰演若頭非失鏡中認取乖問如何是救離生

死師曰執水苟延生不聞天樂妙問四大從何而有師曰湛

水無波漚因風擊曰漚滅歸水時如何師曰不渾不濁魚龍

任躍問生死事如何師曰一念忘機太虚無㸃問如何是道

師曰存機猶滯迹去瓦却通途問如何是一藏收不得者師

曰雨滋三草秀片玉本來輝問一毫吞盡巨海於中更復何

言師曰家有白澤之圖必無如是妖怪保福别云家無白澤之圖亦無如是之怪

問凝然時如何師曰時當應節震嶽驚蟄曰千般運動不異

个凝然時如何師曰靈鶴翥空外鈍鳥不離巢曰如何師曰

白首拜少年舉丗人難信問諸聖恁麽來將何供養師曰土

宿雖持錫不是婆羅門問祖意與敎意同別師曰日月並輪

空誰家别有路曰恁麽即顯晦殊途事非一槩也師曰但自

不亡羊何須泣歧路問學人擬歸郷時如何師曰家破人亡

子歸何處曰恁麽即不歸去也師曰庭前殘雪日輪消室中

遊塵遣誰掃問動是法王苗寂是法王根根苗即不問如何

是法王師舉拂子僧曰此猶是法王苗師曰龍不出洞誰人

奈何師二山開法語播諸方唐光化元年戊午秋八月誡主

事曰出家之法長物不留播種之時切冝減省締構之務悉

從廢停流光迅速大道深𤣥苟或因循SKchar由體悟雖激勵懇

切衆以爲常略不相儆至冬師示有微疾亦不倦參請十二

月一日告衆曰吾非明即後也今有一事問汝等(⿱艹石)道遮个

是即頭上安頭若道遮个不是即斬頭求活時第一坐對曰

靑山不舉足日下不挑燈師曰遮裏是什麽時節作遮个語

話時有彦從上坐别對曰離此二途請和尚不問師曰未在

更道曰彦從道不盡師曰我不管汝盡不盡曰彦從無侍者

祗對和尚師乃下堂至夜令侍者喚彦從入方丈曰闍梨今

日祗對老僧甚有道理據汝合體先師意旨先師道目前無

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且道那句是主句

(⿱艹石)擇得岀分付鉢袋子曰彦從不㑹師曰汝合㑹但道曰彦

從實不知師喝出乃曰苦苦玄覺云且道從上坐實不㑹是怕見鉢袋子粘著伊二日

午時别僧舉前語問師師自代曰慈舟不棹淸波上劒峽徒

勞効木鵝便告寂壽六十有五臘四十六塔于寺西北隅

洪州上藍令超禪師初住筠州上藍山說夾山之禪學侣俱㑹

後於洪井創禪苑居之還以上藍爲名化道益盛僧問如何

是上藍本分事師曰不從千聖借豈向萬機求曰只如不借

不求時如何師曰不可拈放汝手裏得麽問鋒前如何辨事

師曰鋒前不露影莫向舌頭㝷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曰

其珠徧地目覩如泥問善財見文殊却往南方意如何師曰

學憑入室知乃通方曰爲什麽彌勒遣見文殊師曰道廣無

涯逢人不盡至唐大順庚戍歳正月初召衆僧而告曰吾夲

約住此十年今化事旣畢當欲行矣十五日齋畢聲鍾端坐

長往謚元眞大師塔曰夲空鄆州四禪和尚僧問古人有請

不背今請和尚入井還去也無師曰深深無别源飲者消諸

患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㑹得㡳人意須知月色寒

江西逍遥山懷忠禪師僧問不似之句還有人道得否師曰

或即五日齋前或即五日齋後問劒鏡明利毫毛何惑師曰

不空𦊰索問洪鑪猛燄烹鍜何物師曰烹佛烹祖曰佛祖作

麽生烹師曰業在其中曰喚作什麽業師曰佛力不如問四

十九年不說一句如何是不說㡳一句師曰隻履西行道人

不顧曰莫便是和尚消停處也無師曰馬是官馬不用印問

如何是一老一不老師曰三從六義曰如何是竒特一句師

曰坐佛牀斫佛朴問祖與佛阿那个最親師曰眞金不肯博

誰肯換泥丸曰恁麽即有不肯也師曰汝貴我賤問如何是

懸劒萬年松師曰非言不可及曰當爲何事師曰只汝道話

曰言外之事如何明得師曰日乆年多筋骨成問不敵魔軍

如何證道師曰海水不勞杓子舀問不住有雲山常居無㡳

船時如何師曰果熟自然曰更請師道師曰門前眞佛子曰

學人爲什麽不見師曰處處王老師

𡊮州盤龍山可文禪師僧問亡僧遷化向什麽處去也師曰

石牛㳂江路日裏夜明燈問如何是佛師曰癡兒捨父逃師

後居上藍院

撫州黃山月輪禪師福州福唐人也姓許氏志學之歳詣本

郡黃蘗山寺投觀禪師稟敎及圎戒品遂遊方抵塗水謁三

峯和尚雖問荅有序而機縁靡契㝷聞夾山盛化乃往叩之

夾山問師名什麽師曰名月輪夾山作一圎相曰何似遮个

師曰和尚恁麽語話諸方大有人不肯在曰貧道即恁麽闍

梨作麽生師曰還見月輪麽曰闍梨恁麽道此間大有人不

肯諸方師乃服膺參訊一日夾山抗聲問曰子是什麽處人

師曰閩中人曰還識老僧否師曰和尚還識學人否曰不然

子且還老僧草鞋價然後老僧還子江陵米價師曰恁麽即

不識和尚未委江陵米作麽價夾山曰子善能哮吼乃入室

受印依附七年方辭往撫州⺊龍濟山隱居𤣥侣雲集師遂

演夾山奥旨名聞諸方後歸臨川樂棲黃山謂諸徒曰吾居

此山頗諧素志矣師上堂謂衆曰祖師西來特唱此事自是

諸人不薦向外馳求投赤水以㝷珠就荆山而覔玉所以道

從門入者不是家珍認影爲頭豈非大錯時有僧問如何是

祖師意師曰梁殿不施功魏邦絶心迹問如何是道師曰石

牛頻吐三春霧木馬嘶聲滿道途問如何得見夲來面目師

曰不勞懸石鏡天曉自雞鳴問宗乗一句請師商量師曰黃

峯獨脫物外秀年來月往冷颼颼問不辨中言如何指撥師

曰劒去逺矣爾方刻舟問如何是納衣下事師曰石牛水上

卧東西得自由問如何是目前意師曰秋風有韻片月無方

問如何是學人用心處師曰覺戸不檜對月莫迷問如何是

淸霄路師曰鶴棲雲外樹不倦苦風霜問過去事如何師曰

龍叫淸潭波瀾自肅師住黃山僅十三載學者來無虚往以

後唐同光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示有微恙至二十六日午

時奄然坐化壽七十二臘五十三明年正月二十日塔于院西

北隅

洛京韶山寰普禪師有僧到參禮拜起立師曰大才藏拙戸

僧過一邊立師曰喪却棟梁材遵布納山下見師乃問韶山

在什麽處師曰靑靑翠竹處遵曰莫只遮便是否師曰是即

是闍梨有什麽事曰擬申一問未審師還荅否師曰看君不

是金牙作爭解彎弓射尉遟遵曰鳳皇直入煙霄路誰怕林

中野鵲兒師曰當軒畫鼓從君擊試展家風似老僧遵曰一

句逈超今古挌松蘿不與月輪齊師曰饒君直得威音外猶

較韶山半月程遵曰過在什麽處師曰倜儻之辭時人知有

遵曰恁麽即眞王泥中異不撥萬機塵師曰魯般門下徒施

巧妙遵曰學人即恁麽師意如何師曰玉女夜抛梭𭔃錦於

西舎遵曰莫便是和尚家風也無師曰耕夫置玉樓不是行

家作遵曰此是文言和尚家風如何師曰橫身當宇宙誰是

出頭人終謚無畏禪師

太原海湖和尚因有人請灌頂三藏供養敷坐訖師乃就彼

位坐時有雲渉坐主問曰和尚什麽年行道師曰坐主近前

來渉近前師曰只如憍陳如是什麽年行道渉茫然咄曰遮

尿牀鬼僧問和尚院内人何太少定水院人何太多師曰草

深多野鹿巖髙獬豸希

嘉州白水寺和尚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四溟無窟宅一

滴潤乾坤問曹谿一路合譚何事師曰㵎松千載鶴來聚月

中香挂鳳皇歸

鳳翔天蓋山幽禪師僧問如何是天蓋水師曰四海滂沲不

犯㳙滴問學人擬看經時如何師曰旣是大商何求小利

洪州建昌鳳悽山同安和尚第一丗住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

曰金雞抱子歸霄漢玉兔懷胎入紫微僧曰忽遇客來將何

祗待師曰金果早朝猿摘去玉華晚後鳳銜來問終日在潭

爲什麽釣不得師曰𤣥源不隱無生寶莫謾垂鉤向碧潭間

澄機一句曉露不逢時如何師曰太陽門下無星月天子殿

前無貧兒問如何是同安轉身處師曰曠劫不曽沈玉露目

前豈滯太陽機問險惡道中如何進歩師曰𤣥身透過千差

路碧海無波往即難問如何是納衣下事師曰一片玉輪今

古在豈同漁父夜沈鉤問如何是大勿慙愧㡳人師曰空王

不坐無生殿迦葉堂前不㸃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