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卷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六 古今詩(十五) 曝書亭集
卷十七 古今詩(十六)
卷十八 古今詩(十七) 

卷十七 古今詩(十六)[编辑]

○柔兆困敦[编辑]

【耳疾示王周二上舍】[编辑]

我齒未七十,恒苦兩耳充。患此已三年,入秋輒內訌。始焉輪濕濕,既乃氣燭燭。床下駭鬥牛,門前失吠狨。有如兩豆塞,難使五藥攻。因之日靜坐,物理究初終。是非始聽聞,褒貶將安窮。屬垣第自苦,察察爾何功。讒柄變白黑,治道淆汙隆。君子天地閉,小人地天通。世事付一聵,葆我以太衝。免懾喪匕雷,免驚攧鷂風。人勞我則逸,美疢丁我躬。相法十七家,不容麥者豐。況若封丸泥,寧非富家翁。比鄰有二子,相憐病適同。褎如顧我笑,子論詎發蒙。耳者心之候,其穴名聽宮。其神字幽田,其用在司空。子今勤著書,不異五經筒。有時議紛綸,講席相磨礱。說詩匡丞相,解經戴侍中。無人為畫字,子將焉折衷。主人作而歎,何術返我聰。客云古方法,社酒能治聾。來朝海燕歸,陌上賽社公。伐鼓聲淵淵,割肉飽蓬蓬。吾儕試往祈,泥飲等暍虹。按節舞麗娟,安歌走明童。三人共顧曲,其樂也融融。

【初夏重經龍洲道人墓三十二韻】[编辑]

亭亭馬鞍山,產石光瑩瑩。其東勢䃕礐,竹柏翠相映。劉生昔棲遲,於焉日吟詠。生耽巖壑幽,死愛水木淨。要知賢達心,義不陷俗阱。一棺抱山阿,勝夾兩婢媵。傾崖屏荊榛,老樹絕鴞鸋。既鮮蕘豎侵,亦免菜畦蝗。乃知斯丘樂,匪藉青烏訂。我思南渡後,思陵失其政。謀夫多去國,魏公執兵柄。幕府盛賓僚,子弟談性命。棄師累十萬,三敗無一勝。肆將功罪淆,第許心術正。猛將反先誅,豈惟一檜橫。哀哉小朝廷,自此和議定。金繒括脂膏,臣妾費辭令。忍忘君父仇,寧計蒼生病。過也大布衣,慨慷本天性。好遊或渡江,嗜酒數中聖。議論辛陳間,恥與餘子並。歌詩存十卷,卷卷氣雄勁。靜夜思中原,往往血淚迸。厥後詣闕書,何減諍臣諍。庶幾國士風,合古之儒行。我來百世下,適墓必生敬。三年兩經過,涼燠感時興。番番玉山叟,文史廣援證。思復東齋祠,暇日便眺聽。奠以椒桂漿,辟此鼯鼪徑。誰與能好事,率錢表名姓。遺文並雕鎪,足以播遙敻。

【曝書亭偶然作九首】[编辑]

拓得園基一百弓,閑來樹底逐雞蟲。埽除蝗菜下鶯粟,亟命畦丁修水筒。

垞南宜得翠筠看,上番移來近百竿。昨夜疾風吹拔木,老夫差喜竹平安。

蜻蜓翅丹蝴蝶黃,白露滿園秋草長。靜聽桑斧斫叢棘,忽露一株岩桂香。

蒲萄煎濃注酒瓶,酒闌荷葉香滿汀。新涼枕簟不妨設,時有北風吹我亭。

槿花本與佛桑同,也向籬邊吐白紅。試待來年根盡活,編成著色短屏風。

雨裏芭蕉風外楊,水中菡萏岸篔簹。衰翁愛植易生物,不願七年栽豫章。

移橙種橘計蹉跎,一個茅亭草蔓多。輸與城隅譚給事,花時處處有行窩。

縮版誅茅事偶然,修門見說此亭偏。須知庾信園雖小,詩賦江關獨易傳。

平泉花木遠爭移,金谷繁華盛詠詩。淪落棲遲杜陵叟,何人尚寄草堂貲。

【斑魚三十韻】[编辑]

吾衰薄滋味,意不在粱肉。第苦藜莧羹,精力易消縮。以茲盤中饌,往往供水族。持螯疑蟛蜞,握鱣近蜪蝮。可怪黿脂垂,生憎鱟尾矗。所欲庶其魚,又無取乾鱐。河豚昔最嗜,恒用井華漉。塵遠烹於庭,血去抉其目。刈楚然豆萁,務候湯火熟。瓊乳捋西施,但恨不盈匊。誰能罷饞扠,對此食指搐。自從十年來,不敢恣口腹。鴆毒安可懷,災生慮薄祿。斑魚乃具體,秋深出洄洑。小大雖云殊,一氣同化育。其形亦彭亨,其性齊忿慉。此時釣魚師,香餌素所畜。藋藋三竹竿,編坐跧伏。垂綸韌且弱,沉鉤曲而復。有時十數輩,戢戢歸罜鷫。安砧剖瓜刀,汲水浮柹木。於焉敕中廚,慎勿覆我餗。排泥剔其羽,起肝淘以曲。法使甘不噮,瑩白類新沐。和之以蟹胥,其汁轉濃鬱。既異齒鏌鋣,兼免愁慘黷。因思膳夫經,珍未窮水陸。設鱠薑侯曾,思鱸張翰獨。俊味恥自饕,有客至不速。亟須問前村,侑以酒一斛。

【題汪上舍《讀書圖》】[编辑]

朝看牧豕助邊儲,暮見為郎擁傳車。勸爾須拋《兔園冊》,世間風漢乃耽書。

【山陰客舍題高布衣蓴鄉《釣師圖》二首】[编辑]

蛤蜊菰葉橫塘曲,細雨斜風西塞山。爭似蓴鄉好秋色,輕舟容與水雲間。

愛餐花港雞頭芡,更采湘湖雉尾蓴。踏浪緣流無不可,只休驚起浣紗人。

【顧明府培元載酒邀觀三江閘】[编辑]

一舍三江閘,輕舟度幾灣。蕭疏何限樹,平遠不多山。小管聲聲急,深杯戶戶豩。賢侯有高興,未許夕陽還。

【壽孟叟】[编辑]

最愛鑒湖好,秋山百里青。君家秋山下,繞屋泉泠泠。黃菊樹百本,翠濤開幾瓶。玉顏長可駐,不藉蕊珠經。

【贈牧上人】[编辑]

我客柘湖曲,上人來叩關。欲浮清淮浦,直渡黃河灣。霽雪亂塔寺,夕陽平坡山。五茸春草綠,一舸望南還。

○強圉赤奮若[编辑]

【萬年藤杖歌贈尤檢討侗】[编辑]

我有天台萬年藤,持贈吳下遂初翁。想當李明柏碩跡未到,此藤久已生山中。偶然拾自金庭宮,攜歸曉夜但拂拭,重之不異長生桐。翁昔史館文最雄,南狐東馬卓有前賢風。即如詩篇也壓蕭范陸,長城笑把偏師攻。歐陽黃九柳秦七,新詞往往傳歌童。翁今歸來雙耳聰,歷頭六十更二十,顏貌卻如四十同。況有才子籍早通,兼珍之膳潔且豐。人生快意亦已足,豈必入海求方蓬。西堂日暖花滿櫳,楊梅漸紫櫻桃紅。翁來期我花下酌,清晨扶杖葑門東。繭紙戢戢抽詩筒,看翁遊覽興未窮。水循練瀆山穹窿,長松樹底芝草叢。四方上下與翁逐,杖兮杖兮藉汝功。

【寄蘭溪葛廣文】[编辑]

飛茭挽粟各喧闐,散吏何如葛稚川。百斛金華新酒熟,醉尋桐柏觀中眠。

【趙讚善以新詩題扇見懷賦答】[编辑]

儲端鎖院各收身,同是承明放逐臣。遠憶音塵千里月,來尋丱菜五湖春。閑教花底安棋局,笑比紅兒狎酒人。縱說卜居猶未定,幾曾憔悴等靈均。

△附:原作(益都趙執信)

江村水樹澹秋煙,不見幽人思悄然。往接簪裾三殿側,近聯蹤跡五湖前。老為鶯脰漁翁長,閑上鴟夷估客船。各有彈文留日下,他時誰作《舊聞》傳。

【雨過馮檢討葑水園四首】[编辑]

蘭成小園在,束晳近遊頻。夾巷千花續,編籬六枳勻。葉低斜曳杖,石礙曲勾身。正值黃梅雨,蹣跚著屐人。

又見衡門改,新看小閣添。海榴橫濕戶,楚雀近窺簾。曲直分沙溜,參差露塔尖。重過轉瀟灑,村郭意能兼。

高柳微風末,新荷驟雨中。竹扉經歲別,茶月一尊同。盡得齊民術,何殊避俗翁。茭田知可拓,小舫後時通。

我亦歸田久,開門近水灣。縱移花百本,並少屋三間。對此增惆悵,何緣數往還。煩君暇相過,看積一房山。

【仙遊茅筆歌酬徐檢討釚】[编辑]

君不用鐵梳梳秋兔毫,亦不用束青羊毛。別搜凡材逞妙技,鼠鬚虎仆非爾曹。吾聞仙遊郭外山最高,仙人九鯉雲中遨。紫鱗三百二十四,白蝦蟆吠黃雞號。有時懸崖忽題科斗字,是豈不律人間操。茅田深深野火燒未盡,樵夫蕘豎赤腳騰磽嶅。拔茅連茹縛作將指節,六寸之體兼頭居。桃枝竹罷火熨帖,鹿角菜免膏煎熬。誰與智者創此物,將毋九何一範授以刻髓之蘆刀。垂虹亭長嗜奇癖,一床載得還吳艚。分我一管已足豪,當其運腕大稱意,筆頭公喜長堅牢。人生知己隨所遭。良工對之但駭遌,足使李展汗走屠希逃。

【區舫即事二首】[编辑]

破窗風雨濕書簽,睡起明星忽在簷。最喜蛛絲捎竹尾,牽牛花翠曉來添==○秋老梧桐葉葉黃,夜來風雨太顛狂。分明了鳥窗深閉,一片何緣墮筆床。

【九月八日滄浪亭懷古二十四韻】[编辑]

滄浪有遺亭,勝跡今始到。疏籬六枳楗,小徑一僧導。古牆聳寺樓,暗水接官漕。怪石長差肩,平林或妨帽。因而詣北碕,歷歷見房奧。石枰雖無存,草庵猶可造。中丞我老友,山水敦夙好。於焉剪榛艿,復此浚潭隩。暇日攜賓僚,曾不擁牌纛。春留露輞駐,暑便接釐倒。畬田課耕稼,浦禽恣啄菢。遊觀民胥悅,豈弟神所勞。湖州謫司馬,賦才本雄驁。詩逼梅歐陽,文亦師訓誥。賢相所館甥,孔壬生嫉冒。舉事偶不慎,眾口逞狂噪。故紙錢區區,乃誣名士盜。茲事近千年,識者尚憤懊。哲人貴自勝,林泉遂遐蹈。南陽招不去,止用尺書報。雜花修竹間,風月任嘲傲。斯人洵可懷,曠世我心悼。朅來謁祠屋,思以渚蘋芼。落景溪橋還,商飆遠吹澇。

【九日宋中丞招集滄浪亭觀韓滉《五牛圖》復成二十四韻】[编辑]

中丞埽亭館,邀我百花洲。遂度宛轉橋,罷繞屈曲流。緣溪尋石磴,九日升崇丘。層層樓堞敞,面面禾黍稠。編籬釘圓菊,密坐軒窗幽。同調二三子,清言答綢繆。樂飲貴適意,豈必量觥籌。邦人許看客,風帽盈牆頭。移時官馬至,畫卷載其尤。示客《五牛圖》,真氣豁我眸。晉公諳燮理,體物固能優。郭椒丁櫟輩,飲降各自由。宣和購遺跡,已詫不可求。何期白石爛,此圖翻得留。鷗波趙王孫,重之若琳球。再三跋卷尾,小字工銀鉤。畫已經千春,尚足藏千秋。吾聞五羖言,養民如養牛。善牧臥其背,穩駕百斛舟。驅使但排促,安用施鞅。昧者費三箠,剔嬲恒不休。吾公務廉靜,化理臻六州。里仁知斯宅,不處古所羞。逝將歌《碩鼠》,樂郊可遨遊。

【得張舍人珝皖口書卻寄】[编辑]

六年不見張右史,忽誦秦遊一卷詩。韓孟元劉無定格,尤蕭范陸有餘師。歸逢灤鯽堆盤日,到及江花夾岸時。試計合並何地好,須憑來雁慰相思。

【寄賈黃州】[编辑]

近聞南紀賈黃州,到日題詩滿竹樓。晝永清香凝列戟,月明赤壁愛停舟。棘針花鳥真無敵,水墨雲山不易求。別後相思意何限,可能尺幅寄輕郵。

【題禹鴻臚《虢國夫人下馬圖》】[编辑]

貌出風姿勝太真,無勞粉翠費千緡。如何南內淋鈴雨,不憶當街下馬人。

【又題】[编辑]

當風帶緩舞衣寬,無復宮門驟曉鞍。一事差贏杜陵叟,畫圖恣得近前看。

【乍浦】[编辑]

乍浦逼瀛堧,孤城小於甕。居民八九家,僅足逭饑凍。邇來弛海禁,伐木運堂棟。排空駕橧巢,近水壓茭葑。陶罝器本窳,橘柚包匪貢。偶然資貿遷,是豈足民用。因而估舶多,僻地乃喧哄。增灶遂成郛,葺牆巧冪空。囝隨郎罷載,行歌雜囉嗊。我行湯山椒,比丘治蔬供。為言弘正間,紺塔翔鐵鳳。苦海迷津人,遠望得無恐。願乞長者文,勝跡復營綜。我口默不言,我心有餘痛。昔者嘉靖中,狡倭肆狂縱。實瞻寶相輪,一針亂帆送。幾曾弓仗放,但操兵刃弄。離亂凡幾年,室家始同夢。坐起謝上人,吾文未足重。於時棹舟還,特為令長諷。此事不果行,吾機偶先洞。

【題吳上舍《菜根香圖》】[编辑]

齊東老圃吾不如,走馬卻返長山居。誓辭肥肉大酒社,手握鶴頭鴉觜鉏。園官日日送菜把,野客時時誇菊菹。閑來插架散簽帙,惟有秦餘種樹書。

【贈繆篆顧生】[编辑]

秦碑換棗木,傳刻或失真。詎若漢摹印,小大皆可珍。鑄金用撥蠟,琢玉同運斤。其文雖參差,離合各有倫。後人昧遺制,惟取字畫勻。鍾鼎雜款識,古法漸以湮。顧生習繆篆,頗見精力勤。博采諸家體,覽者多所欣。一藝期至工,必也醇乎醇。請君薄流俗,專一師古人。

【題崔愨畫《鳩》】[编辑]

我愛臨濠崔子中,輕綃畫出鴬鳩工。枝頭淡染春晴色,不著山花一點紅。

【漕船】[编辑]

國家歲轉漕,每船六百石。官艙計所儲,為斛千二百。其初由海運,險越虎蛟脊。波濤恒簸蕩,日月互跳擲。所以造舟時,不復算尋尺。入明改從河,水次盡置驛。不見真州估,浮江販豆麥。縮之僅得半,滿載未為窄。安用萬斛寬,邪許百夫役。過閘逆上魚,迎風退飛鷁。臘開徂暑到,久而蟲鼠咋。惟以便挽丁,夫婦得泛宅。南去挾枲絲,北來收果核。誰為迂緩圖,因循匪朝夕。吾聞琴瑟敝,弦者必更易。國計在鼎司,何時建良策。

【《御風圖》為魏坤題扇】[编辑]

渡海天王太崛奇,出關老子苦驅馳。未如拔地乘風好,萬里雲山恣所之。

【題蔡徵君方炳《著書圖》】[编辑]

先生忠孝門,早歲力埋照。逃名名愈隨,只緣筆舌妙。中年巾柴車,起應鶴書召。人多留囂塵,君乃返蓬藋。立意在千秋,肯貽北隴笑。淵源訂伊雒,圖書衍周邵。其言明且清,削繁領其要。今已七十餘,行不藉藜筿。請觀息關圖,鉤膝但坐嘯。淙淙石罅泉,丸丸松頂嶠。山宜題六聘,洞可亞三詔。著書早晚成,先以語同調。

【題李秀才琪枝畫《梅》】[编辑]

平生冷笑林君復,活剝江為兩句詩。畫到影疏香暗處,始知一字可稱師。

【贈王叟皞二首】[编辑]

近來山水尚元人,南渡諸公法漸淪。惟有王郎嗜奇古,將無馬遠是前身。

畫家平遠最難工,三板輕船片席風。不數當年宋員外,瀟湘煙雨滿圖中。

【張處士《釣風圖》】[编辑]

漁師蟹舍近西泠,露葦風楊岸岸青。我亦年來撐釣艇,秋花卻少研頭瓶。

【青浦道中】[编辑]

不識三高士,松門第幾峰。潮回黃歇浦,草滿陸機茸。細雨春歸雁,深山日暮鍾。坐看城郭近,猶是水雲濃。

【五雜組九首】[编辑]

五雜組,刺繡文。往復還,金車輪。不得已,見貴人。

五雜組,染布帛。往復還,度阡陌。不得已,逢熱客。

五雜組,神鬼面。往復還,翻飛燕。不得已,交情變。

五雜組,霜林葉。往復還,圍棋劫。不得已,零丁帖。

五雜組,鳳尾羅。往復還,機中梭。不得已,勞者歌。

五雜組,裳衣褲。往復還,錢刀布。不得已,付質庫。

五雜組,車中果。往復還,江上舸。不得已,杭城火。

五雜組,徐州土。往復還,真州估。不得已,宿淮浦。

五雜組,裝潢手。往復還,媒妁口。不得已,飲甘酒。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