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 曝書亭集 卷第七十一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七十二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一

           秀水 朱彞尊 錫鬯

 碑

   禮部尚書兼掌翰林院學士長洲韓公墓碑

禮部尚書兼掌翰林院學士長洲韓公康熙四十有三年秋

八月以疾卒于官明年柩歸依大學士宋文恪公例入城中

故第發喪旣卒哭公子孝嗣孝基御李苴絰造門稽顙言曰

先公之葬不敢後期兹考宅有日矣謹以墓碑爲請彞尊交

公于未第之前逮通籍為公後進辱知最深𢰅碑不敢辭公

諱菼字元少别字慕廬先世自鳳陽遷于吳明太醫院吏目

曰逢隆者公曽祖考也萬曆丙午郷貢進士歷知雲和黃巖

二縣事贈資政大夫經筵講官禮部尚書曰治者公祖考也

長洲儒學生贈資政大夫經筵講官禮部尚書曰馚者公考

也妣曰周安人公以康熙十一年由國子監生中順天郷試

明年會試殿試皆第一授翰林院修𢰅纂修孝經衍義旋充

日講官知起居注主乙卯順天郷試歷右春坊右賛善進翰

林院侍講乞歸改葬其親事畢補原官轉侍讀升翰林院侍

講學士仍充日講官知起居注未踰月擢内閣學士兼禮部

侍郎二十六年以疾給假里居八載點勘六經凡漢儒箋故

唐儒義疏宋儒章句靡不采獲而裁其中於史稱司馬遷班

固陳夀文宗臨海朱右𠩄集唐宋六家詩尚唐音然不喜作

臺閣之體時崐山徐尚書乾學解任出都領書局于洞庭山

公𧨏敦師友兼有山水之好恒往助其討論排纂又於六十

坊𨕖間房得漁邨將著書以老矣

天子忽召公有司敦促就道乃行旣至入見 乾淸門

上慰勞再三

命充纂修一統志總裁官時康熙三十有三年也明年仍補

内閣學士兼禮部侍郞越二年春充殿試讀卷官是秋以禮

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學士尋奉

命掌翰林院學士印務復充日講官知起居注三十八年冬

調吏部右侍郎仍掌翰林院學士事明年春奉

旨敎習庶吉士夏充經筵講官冬升禮部尚書仍兼掌翰林

院學士事敎習如故旣而公以院務殷繁請解尚書任

上不許下

優旨荅公會爕理需人在 朝分職諸卿士僉樂公入知政

事謂

天子方注意公志先定旦晚且宣麻矣俄而不果以保舉失

實咎公公不置辨内自省不知讒柄所從來因謝熱客引醇

酒眷念丘園病日以劇再疏乞身

天子終莫之許也公嘗語門弟子張大受曰吾貴爲尚書何

如秀水朱十以七品官歸田飯疏飲水多讀書萬卷嗚呼公

之胸懷蕭然自逺若此乃或疑公未正揆席抑鬱不得志遂

自託于酒人貞疾不視事是烏足以知公哉蓋公始終以文

學上結

主知

天子語稠疊有云韓菼天下才風度好奏對亦誠實又云韓

菼學問優長文章古雅前代𠩄僅有也又云韓菼𠩄爲文能

道朕意中事故凡應奉文字每進一篇輒稱善館閣多所𢰅

述公必與焉若平定朔漠方略政治典訓律例各局皆充緫

裁官經筵日講

上倚公侍左右敷陳治理公精白一心便宜獻替動

天聽者多矣而公厚重不泄未嘗自矜合乎古大臣善則歸

君之義

萬幾淸暇

錫予便蕃莫能殫記

御書篤志經學潤色鴻業扁額懸于堂洵稽古之至榮矣公

在講幄久 朝廷大政事㦯未與廷議然平生持論侃侃不

阿勿爲兩可之說如海𨵿不當設𨵿稅不當添私錢禁不當

過嚴永定河工事例不當許捐 --捐道府會試𠩄重掄才業分南

北中卷不當復分左右祭酒阿理瑚請以故大學士達海從

祀孔廟公持議以爲從祀之典論定匪易達海造爲國書一

藝爾不可監察御史鄭惟孜以國子監生多江浙人有冒籍

赴試者上言請盡發回原籍肄業公曰太學之設三代共之

漢東京視學生徒圜橋門觀聽者以万計宋立三舍之法明

初擢用人才多由此途出京師首善之地逺人嚮化方且聞風

慕義來學若因一二不肖之徒輒更定制𢘤爲驅除勢必太

學一空有失國體惟孜言非是事得寢公𠩄著有懷堂文集

二十二卷詩稾六卷其舉子業以古文爲今文奇而有法其

初未遇郷之先達SKchar大怪之徐尚書閱其闈卷擊節歎賞登

于牓及取上第傳誦 朝野十室之邑三家之村經生塾師

無不奉爲圭臬然公之不朽終當以古文辭孝經衍義傳也

公生于明崇禎十年七月享年六十有八夫人李氏明太嘗

寺卿掌國子監事贈禮部右侍郎崐山魏恭簡公校之從孫

公本姓李夫人國子生玉滋女也子七人孝嗣康熙己卯

人孝基庚辰進士改庶吉士御李歳貢生孝潔孝容孝鼎孝

餘女子三人一嫁歲貢生金宣忠一許字宋公子訥一未字

孫男九人女十一人曽孫男一人女二人系之詩曰

公先從祖厥諱丗能曳履容臺文獻足徵公復其始於焉代

天子求賢臨軒策問公慮三藩過唐方鎭知幾先見匪啓其

帝曰汝菼乃沃朕心句臚首唱髙讌瓊林當其始進受知已

深乍入玉堂旋司記注載筆螭坳息陰温樹

帝曰汝菼洵美風度先聖有訓行在孝經孰爲衍義著作之

庭公以一手羣言是并公知 制誥達情通理如彼梭腸𢇁

抽不已如彼舟船操之下水公之進講不怵不驚融經會史

專獵其精若鐘在懸大鳴小鳴維宋思陵父讎未雪公之持

論戰不可決辭和且平

帝心嘉恱公之扈蹕㦯疾㦯徐旣抵里第仍竢周廬見賢不

蔽見利不趨

帝有恩言汝遷少宰公方簡要作士模楷兼領詞垣弥有華

帝有恩言汝作秩宗可帥其屬佐建保邦神人上下罔不和

同勵相國家其惟吉士

命專敎習課誦文字樂育英才菁莪中沚人第知進公退是

求遺榮辭老

至尊𢠢留萬鍾非願終戀一丘公也魄動乃寢乃夢神曰止

止時秋届仲淹數之度寤言先洞靑門罷餞素車奈何芝房

就焚蕙歎則那老成凋謝泣下者多公之諸子發喪故宅絮

酒生芻賵方遣策靡不中禮觀者咸戚厥旣得卜井椁起墳

丸丸貞木樹之墓門僉曰吉壤毋有後囏我作斯銘昭諸羨

道其實不誣其言非譑他時琬琰庶幾有考

   光祿大夫兵部左侍郎楊公神道碑銘

公諱雍建字自西一字以齋姓楊氏杭州海寧人補嘉興府

學生貢入國子監順治甲午舉順天郷試明年乙未會試中

賜同進士出身除知髙要縣事充廣東丁酉郷試同考擢授

兵科給事中轉禮科右給事中充已亥會試同考官再轉吏

科左給事中進刑科都給事中以疾去尋起原官内升以京

卿需次田里復

召入省食四品俸管戸科給事中轉禮科掌印給事中遷兵

部督捕右理事官晉右通政使轉左歷太僕寺卿擢都察院

左副都御史充已未會試緫裁奉

詔巡撫貴州

覃恩封光禄大夫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加三級入爲兵部左

侍郎以母年髙上章乞終養

報可歸侍奉者四載旣免喪分

命修理髙堰以勞成疾引還此公立 朝持節在野之進退

本末也髙要當廣右之衝制府駐節於是師行絡繹供億甚

煩羽書一至徵民夫累百動遭鞭笞夫遇㸃冊逃避吏胥縶

之若牽羊犬納諸𪠘宇𨻶地凍餒者多公下車未久歲除飲

𣓙酒起曰民夫亦人子何忍使之露宿命徙廊廡下兼徹酒

𩜹給之夫泥首謝有泣下者平南靖南兩藩王兼鎭南海鹽

穀絲麻輸官價百倍而縣境羚羊峽産硯遣其掾采石日役

黄岡村夫匠無算篝火入巖穴有失氣死者公力減浮費掾

以硯奉公却不受人或比之包孝肅云師中索榕樹條為縚

繩以燃礮火風雨不熄有百夫長持軍符下縣徵解語不遜

公坐而撻之泣吿其帥帥愬之制府王公國光王公語曰書

生彊項㢘吏方剛是不可犯乃杖百夫長薦公于 朝故事

州縣守令歷再朞始預薦牘三年方報最其次給由量銓公

治髙要甫一載就徵洵異數矣

丗祖章皇帝召試者再授兵科給事中時 駕數幸南海子

公首上疏請愼起居其略曰郊原陟歷雖非畋游可比然獸

起于前馬逸于後驚屬車之淸塵不能無萬有一危之慮

丗祖震怒宣公跽苑庭面數其罪公神色不動

丗祖徐爲霽容尋備陳廣東八害大指謂委署太濫雜派太

煩里役無定例用夫無限數鹽埠日横私稅日盈砍柴采木

肆流毒皆切中時𡚁且云以敝攰之粤民任兩藩王之公務

爲力不支目今川貴厎定合移一王坐鎮其地斯則盈庭不

敢置議者公以小臣新進獨奮舌及之旣而靖南移鎭福建

人咸謂公之啓沃上協

天衷者深也明季東南文士倡爲復社海内應之著録者二

千餘人其後十室之邑三家之邨莫不立有文社涖牲以盟

張樂而讌與者結路人爲弟昆道不同則親懿視同讎敵凶

終𨻶末靡𠩄不有公上言朋黨之禍釀于草野欲塞其源必

先杜絶盟社得

旨飭學臣嚴禁焉由是士知閉戸讀書各敬其業公事

丗祖歷三垣三載疏前後三十上嘗一日而上九疏於是臺

省敢諫之臣數浙人居多而輿論以公於天下事獨見其大

羣推公居第一今

天子即阼方在諒闇奏事者見顧命輔臣皆長跪公入獨立

而語輔臣以目送公曰此南苑上書諫獵者也自是奏事者

不跪及復起掌刑科印歲在甲辰冬有星孛于翼軫抵降婁

公之同官有言此名含譽星為今

天子受命之祥非彗也公上言宋咸平初彗見營室明成化

中彗埽三台出天田入太微垣考其時或下詔求言或允羣

臣言修省故不爲災敢請

皇上淸宫齋戒力圖修省發

德音下

詔旨廣求直言詳詢利病有可惠百姓者立賜舉行并飭内

外文武大小臣工滌慮洗心共修職業則無難轉禍為福

天子以公從直建言可嘉優

旨荅之遂赦天下公於天安門聽宣讀赦書是日接

御前發下紅本二獄囚當決吏箝紙尾進請抄發公曰昨頒

赦而今日行刑是

詔令不信于天下也紅本當封還同官皆變色爭言不可公

曰六科以封駮爲職古也吾封之咎吾任之不以累公有

旨三法司再議二囚得不死用是直聲益震朝野公之出撫

貴州也湖北川東甫定道次銅仁無一卒之衞賊烽火迫城

下官屬請避去公曰銅仁黔地巡撫身任封疆去安之因命

燔其後山開南門以待偵者賊疑有伏不敢前旣至貴陽疏

立營制禁侵掠蠲賦稅省力役安集雁户俾有寧居師旋有

約束不明者輒上章劾奏軍中号爲楊一本舊例苗名長官

謁見巡撫必鳴鼓角交戟支于門俾拜其下公曰無庸引至

座前問疾苦予以飲食土司咸輸服公之始至也貴陽斗米

直五千錢公請餉之章屢吿輓運相繼士飽馬騰民獲宴安

版圖旣復翦其荒茅叢箐敎以耕䎫比及三年芸鼓稻田遂

成樂土

天子嘉公成績特

召爲兵部左侍郎公在行間久諳習軍政西南徼將弁多公

拔擢以是入賛中樞若明鏡無塵雖逺畢照及歸養北堂晨

羞夕膳而以麤糲自甘遇簦笠舊交胸無水旱氷炭田衣山

屐舍車而徒行道者不知爲一品貴人也公之文學早見知

丗祖稱公所上章奏盡好文字迨巡撫

命下入謝

賜宴瀛臺舊例止予鞍馬甲胄而已公獨拜

命騎入東華門加賜白金五百兩表裏各十段以行

天子時巡公迎 鑾三百里外

御書松喬堂扁俾懸于宅訃聞

賜祭葬如典禮公𠩄𢰅有黄門疏稾二卷撫黔奏疏八卷政

學編一卷景疏樓詩文十卷自怡集一卷曽祖鸞祖萬年不

仕考斌學官弟子均以公貴累贈光禄大夫娶唐氏

誥封一品夫人先公卒子男四人中訥康熙辛未庶吉士授

翰林院編修加二級愼言戊午副榜貢生中哲國子監生𨕖

授廬州府通判中吉歲貢生女一人嫁國子監生陸丗璜孫

男九人守知庚辰進士淮安府同知餘未通籍孫女八人皆

適士族曽孫女二人尚幼公生于年月日卒于年月日夫人

唐氏生于年月日卒于年月日康熙丁亥十一月中訥等卜

壤于縣治東三十里湯家峴合葬公夫人于新阡先期來乞

碑銘𢑴尊昔游嶺表舍館公所於公爲老賔客知公爲詳念

公一話一言必準于古從容以和和而能介剛無虐簡無傲

澂不淸撓不濁其盛美不可得而具書特粗舉大綱焉爾系

之銘曰

鹽官漢縣左海環之百谷所歸曽不盈而篤生楊公文武兼

資學原王鄭書偕褚薛早貢成均如圭琢切名髙淡墨柳袍

是纈牽絲奉檄百里瞻言不畏彊禦不憚上官憂民之憂晨

暮罷餐公之宰邑朞月而可

帝有恩言夙駕鳬舸入居八舍掖門之左䄂書諫獵首犯逆

鱗雷封雖逷哀彼癉人有言無隱有氣必伸息事寧人輕

薄賦夤縁務絶朋比用杜譬諸樹藝先去其蠧入吿我

后敬天之渝星違其次修省是圖

帝曰直哉乃下赦書古給事中塗歸駮正降而結舌有順無

爭公當疾風草心尤勁謂赦旣頒決囚非宜封還

詔旨侃侃不阿法司服念出諸網羅臺諫陳言𤼵部議事𠩄

司覆奏曰毋庸議公斥其非儆于有位粤稽帝典納言命龍

周有伯冏僕臣是庸若三獨坐尤庶所宗

帝曰黔南寇虐未遏誕弄銀章俾撫天末公拜稽首爰辭

禁闥邇者懷之逺者綏之策我庶士張我六師犵童僰女烝

然來思反側旣安疆宇日闢伐其棘荆播以黍稷乃亦有秋

樂國樂國

帝眷勞臣入爲司馬衮衣遄歸薄言觀者公望公才舍公誰

也今之仕者莫有遐心知進不退終焉陸沉公請養母孝思

足欽天之報施於善人厚子孫繩繩各佩章綬百祿攸宜克

昌厥後旣得吉卜神兮式馮丸丸松柏秀于岡陵我銘以實

國史是徵

   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刑部尚書李公神道碑

丗祖章皇帝光宅方夏北燮東漸雲雨賢才肇開景運於是

故兵部侍郎長山李公方退居閭閻奉母宋太夫人遂北堂

之養順治元年起自田間 召至闕下授工部右侍郎未幾

轉左侍郎三年夏請假省親旋里旣還 朝以原銜掌兵部

右侍郎事尋遷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八年秋

覃恩加太子太保又明年冬拜刑部尚書十年夏四月

帝張讌瀛臺 賜大學士以下坐酒行從容詢諸臣父母有

無公伏地對曰臣有母年八十三矣魯經有言一則以懼烏

鳥之私時縈寤寐也因泣下

帝爲動容謂諸臣曰人之行莫大乎孝子不能盡孝于生前

而欲盡孝于身後朕不以爲孝也公乃復以省親上請

帝曰卿之事親朕深悉之遂 賜馳驛還公諱化熙字

別字五絃先丗自眞定棗強遷濟南之長山曽祖考光先祖

考迓春考夢鳳皆以公貴 誥贈如公官母封一品太夫人

公以天啓四年舉于郷崇禎七年進士出身起家湖州府推

官歷監司巡撫緫督所至有惠政顧不自以爲功人咸稱爲

長者及仕

皇朝在兵部革班軍止運大布邊衣在刑部復熱審朝審舊

例請仍差恤刑司官著爲令大綱悉舉而終身孺慕者母氏

家居一十七載晨羞夕膳侑以絲竹率昆弟子姓融融怡怡

承歡盡力治別業于近郊植果千頭花時爛若雲錦御板輿

樹下公進觴酒于前公弟監察御史文熙曁諸孫羅拜于後

大小東目爲神仙中人公卒時年七十有六訃聞

天子勅翰院𢰅文致祭給帑銀營葬眀年夏巡撫山東工部

侍郎兼右副都御史宛平劉公芳躅以命婦一品百齡疏聞

于 朝得

旨建坊里第而公考宅于祖塋之北古城之南左都御史淄

川髙公珩銘其墓公娶沈氏 誥封一品夫人子八人因之

河東鹽運司同知死姜瓖之難贈山西布政司右參議漑之

灤州知州餘未仕女五人均適士族孫二人斯祥早卒斯佺

今官兩淮都轉運使管鹽法道事曩與予定交久兹以幣來

請補𢰅先公神道碑立隧道之左予惟公佐司空賛中樞位

三獨坐掌邦禁階宫保仁被于天下事載諸國史可以不

書特其百行一夲乎孝人所難能名公鉅卿之養親逮于百

歲者丗亦不多見也乃書公晩節系之以銘其辭曰

濼源有水匯于大東巖巖者岱渢渢者風篤生元老望峻家

邦匪禄是干惟親是顯自從三簠五鼎十臠色養無違儀文

有腆

丗祖特詔賁于丘園汝掌邦土蒼玉佩旃廏馬斯錫衮衣自

天膴仕遺榮寧親邇止舞綵于堂有同孺子慈顔旣和謁

帝有喜升華副相襄賛中樞殊階宫保寵命尚書祥刑敬獄

重典克除

帝讌瀛臺三漿十酒咨爾公卿誰無父母委質以來孰存孰

否公拜稽首彤墀之南微臣有母年八十三一則以懼寸心

用惔

帝聆公辭見公出涕迺降 恩言孝經合契菽水之懽勝于

喪祭公因請假

帝曰俞哉有命馳驛晝錦而回公願旣遂循彼蘭陔筍長魚

肥茶香飯白滿樹鶯花一庭裠屐如彼墉宫長侍瑶席公之

辭丗母已百齡門有綽楔翬革丹青又越五載始御雲駢惟

公事親孝乎惟孝母氏劬勞庶幾仰報我作此銘通國是吿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