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八 曝書亭集 卷第七十九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八十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九

            秀水 朱彝尊 錫鬯

 墓誌銘

   烈婦楊氏墓誌銘

華亭之郷伍胥浦之右有水曰璜溪陳氏丗居其上烈婦楊

氏者儒學生諱某之子給事中諱某之孫嫁陳某生三子一

女歲在乙酉八月松江城破游卒乘勝至璜溪執陳其斧傷

其首烈婦奔救其夫卒舍某執婦某得脫婦紿卒曰毋縛我

我走及汝卒信之比登舟遽躍入溪中死時年三十有一陳

氏之僕有妻曰張惜匿葭葦中見婦死狀兵退其長子曰治

年十二號于溪畔越二日婦尸浮溪面得就斂當是時游卒

大掠溪上一婦投溪之東曰徽州商人孫氏之媪一婦投溪

之西曰儒學生孫諤妻顧氏三人皆完節死烈婦幼能讀毛

詩孝經列女傳平居訓子女不輟舎傍有梅三十本皆其手

植蓋至今存也治好學多材藝游于京師以醫自給將歸葬

其母乞其友秀水朱彝尊爲銘銘曰

溪之水沄沄若斧者墳於戲女子而烈如是旣活其夫乃捐

其軀有子也賢壼行斯傳我銘于石南史是擇

   蔣孺人墓誌銘

康熙二十有三年彞尊謫官居京師之宣南坊武進龔勝玉

持束紡升堂再拜請銘其祖妣蔣孺人之墓彝尊老矣而文

不加進恒自恧許之而未果作也後三年勝玉復謁予宣北

坊固以請乃取其季父燾所爲行狀誌之曰

孺人姓蔣氏先丗侯爵也自宜興從府城曰某曽祖考也曰

某江西吉安府通判祖考也曰某國子監生考也年二十三

歸龔某事孀姑以孝姑殁哭盡哀上膳縿幕無異事生者其

持家以儉蒿簪布裠躬自操作相夫子三十年生産日益旣

遭亂率其子士槱匿深村葭葦中士槱中溼疾殞叔子士黯

亦殤越三年而寡孺人少知書能讀孝經列女傳敎其子若

孫讀書歳時膢臘修祀事惟謹門以内肅然睦于娣姒族人

喪葬輒以錢資之有貸者靡勿與與不責其必償也孺人年

七十季子士燕以治曆官欽天監歷科博士假歸於是五子

及婦十孫咸奉觴爲夀鄰里以爲榮旣而士燕又死歲在己

未孺人亦以疾卒享年七十有七子男八人女一人孫男若干

人女若干人曽孫男若干人女若干人勝玉好學有文以國

子監生知名一時昔河東柳宗元于其母盧叔妣陸伯祖妣

李皆不外求而爲之誌勝玉宜古是師顧數請于予予則烏

能詳孺人之壼行也系之以銘銘曰

杞也姒宋也子楚也芉蔣諸SKchar文公裔封通侯陽羨里後徙

郡世膴仕孺人賢爲龔婦孝厥姑配嘉耦訓子孫勤莫比善

必昌自今始蓼莪山樹枌梓井同穴葬于是勒吾銘庶垂久

   朱孺人墓誌銘

先太傅文恪公有女二人其一作配臨安縣儒學敎諭平湖

陸君瀹原彞尊之王姑也生子埜以能詩聞于時女嫁劉炳

圖文恪公子女中孺人最少年十四嬪于陸氏族黨交稱其

賢敬以事姑謙以接娣姒儉以自處家人外内忘其爲宰輔

臣女也孺人生于萬曆三十八年正月日殁于崇禎十六年

十一月日年三十四卒之日一女甫嫁子猶未㛰也陸君悼

孺人不已遂不復娶獨居四十年及卒有孫四人曾孫男女

七人於是埜舁孺人之柩祔葬于東湖之鱗圩屬彞尊爲銘

彞尊生時先太傅已卒是時曽祖王母何太夫人尚存孺人

歲歸寧者再伯叔晜弟姑姊妹羅拜于堂猶記孺人貌言必

莊行坐皆有矩度今老矣回首少日事若夢寐先人北門之

宅曩之聚族居者已不可問及孺人之葬北門羣從少長零

落殆半銘其墓不禁涕泗之下也銘曰

朱氏之先居商河之滸贈少保者孺人曽祖祖同厥官太傅

爲父實相熹宗事在策府陸亦清門莊簡後昆夫也通儒子

才逸羣齒雖不永後嗣則繁東湖之濆松柏在原兆基井椁

孔固且安孰銘幽宅乃其歸孫

   嚴孺人墓誌銘

常熟隱湖之濵隱君子毛翁居焉其繼室曰嚴孺人孺人者

明光禄大夫太子太保吏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贈少保諡

文靖諱訥之曽孫隆慶丁卯郷貢進士承廕中書科中書舍

人諱治之孫國子監生諱枏之女年二十有三嬪于毛氏孺

人生長髙族旣嫁卻綺紈金翠之飾簪萬裙布甘與翁偕隱

翁先有母戈甫昏疾篤孺人居姑喪所以致其孝者無不盡

也翁先有一子三女孺人撫之若己出所以用其慈者無不

周也翁于家祭折衷司馬氏書儀朱子家禮行之孺人潔治

錡釜所以將其敬者無不專也翁從游錢尚書謙益之門勤

學嗜古博覽典籍謂經術必本漢唐庶窮源得以津逮乃于

崇禎元年開犂棗之局發雕經十三史十七于所居汲古閣

下時諸務未中條理明年孺人來主中饋分命傔僕各執其

役讎勘之賔剞劂之工裝潢熟紙之匠各從其宜秩然有序

則孺人内助之力居多自元典章用宋熙寜經義取士所主

傳注率本淳熙諸儒明因之經生立異義者黜又以灑埽應

對進退易古小學其後書數方名均置不講而識文字者寡

矣挾三家村夫子SKchar園冊足以取髙第縻好爵而有餘無事

洽聞周見也翁深憂之力搜祕冊經史而外百家九流下至

傳奇小說廣爲鏤板由是毛氏鋟本走天下翁旣沒孺人持

門戸又二十一年其季子扆精小學傳寫諸家金石書画記

及古五曹九章算經思盡刋刻以行可謂善述先人之事者

巳翁初名鳳苞字子晋後更名晉別字潛在天啓崇禎間屢

試于郷不利兵後遂髙蹈不出有子五孺人出者四曰褒曰

衮曰表存者扆也孫二十人曽孫二十三人翁之葬也錢尚

書銘其藏矣今以孺人祔扆率其諸兄之子來請銘銘曰

裴宗五眷李族三祖志尚詩書相門之女河間汲郡抱經以

傳隱君嘉耦其功嫓焉同穴旣封考宅永久我作斯銘竊附

蒙叟

   王淑人墓誌銘

淑人諱克榮姓王氏順天宛平人今保和殿大學士太子太

傅兼禮部尚書加三級熙之女光禄大夫太子太保禮部尚

書諡文貞諱崇簡之孫布政司使贈太子太保禮部尚書諱

愛之曽孫太子少保吏部左侍郎山隂胡公諱兆龍之子婦

河南提刑按察司使介祉之配也

丗祖章皇帝時王公胡公並以翰苑受知備顧問侍左右兩

公交好日篤同居禁近無間言旣而胡公沒遺産甚薄公配

劉夫人鞠育三嵗孤比長延經師敎之學脩脯必豐又睦于

懿親日費恒詘持門戸甚力王公每歎其賢曰吾當以女爲

之婦於是淑人年十五歸于按察君事姑惟謹不以生長冨

貴自矜也君旣通籍爲工部營繕司員外郎遷兵部車駕司

郎中以清白自勵俸入苦不支淑人拆花鈿易米鬻嫁具于

市不少靳及出爲湖廣按察司僉事督理驛鹽事務會

王師平雲南凱旋檣櫓轅馬絡繹于楚君治公務不遑啓居

淑人事其姑彌謹明年君移官山東布政司參議督漕運駐

德州未行而淑人卒卒後遇 覃恩誥贈恭人進贈淑人生

順治十七年十月甲寅沒于康熙二十二年七月辛巳年

僅二十有三淑人産五女其三夭謂按察君曰姑老矣宜亟

見孫爲置妾媵二人視之若娣妹然及淑人沒舉子三人女

四人嗚呼婦德之難也貴則淩長才則嫉下蓋往往然矣淑

人孝事其姑順事夫子而仁以逮下可不謂賢乎且匪獨淑

人之賢亦以見王公門内之訓之嚴交友之厚而按察君伉

儷之重自淑人沒後十年不更娶皆人之所難能也巳銘曰

以淑人之德曽不永年迴鸞有紙賁于下泉伐石于燕奪玉

之白刻我銘詩可永無泐

   孫恭人墓誌銘

戸部廣西清吏司員外郎休寧程君岳造予旅館奉幣稽首

而曰曩者屯溪石橋之建先生記之以文道先君子爲德于

郷里甚備今不幸先恭人喪將合葬于某原卜兆有日冀先

生一言掩諸幽敢以請予不敢辭迺按狀誌之曰

恭人姓孫氏丗居縣之西山父處士某有五女不生男子恭

人最少嫺内則處士憐之及笄歸程翁子謙翁逺服賈貿遷

滁泗潁亳諸州恭人家居事舅姑盡力潔盤餐而能飭躬以

儉暇課臧僕種紫爪白莧蔬果繞牆屋夜督女婢篝火治機

絞以爲常惟敎二子厚脩脯延名師講經義每放假叩以所

學則色喜謀于夫子置祭田春秋聮其宗族又念所生之不

祀也別爲祠屋立栗主俾二子陳俎豆拜焉賙戚懿之窮者

⿰貝專鄰里郷黨之死喪者至率水之隄屯溪之石梁動費金錢

累萬恭人悉勸翁成之蓋翁固樂善不倦亦由恭人傾箱篋

不少靳蓋所見者逺而所施者弘矣今丗禄之家夫不以智

率婦不以義從往往爲之婦者輒制其夫夫亦甘受制而不

知恥即爲善之念油然根于心而管鑰恒司于内雖銖兩之

需不謀諸婦不可得由是失其初心者不少也惟浮屠道士

營造動以禍福惑愚婦人則施予者有焉以予聞恭人臨沒

誡其子勿作佛事嗚呼恭人孜孜爲善若是特不惑于二氏

此士君子所難能也已恭人生于明崇禎元年月日卒以康

熙四十二年月日享年七十有六以 覃恩誥封子二人長

即員外君次崙内閣中書舍人出嗣丗父後女三人均嫁士

族孫男五人女一人曽孫男一人銘曰

德積于身寧責報于子孫然不爽者天徵信者文吾銘其藏

豈惟以貽程氏之後昆

   馮媪冢

嘉興縣治東南三十里曰練浦浦之東民居曰馮村村之女

有終身不嫁年六十七以死者曰馮媪媪之兄歸安縣儒學

敎諭馮君也葬媪于君之宅西二十步而誌之以文者君女

壻朱彛尊方媪年少父母欲嫁之媪之言曰吾好直言而貌

樸好直言必獲罪翁姑貌樸則不禮于壻嫁焉未有不困者

也吾從兄㛮以居而送父母老何以嫁爲馮君憫其言不復

強也媪之父母旣沒食于其兄者四十年君旣就官乃依予

妻以居抱予子女甚謹予游嶺南歲丁酉正月媪以疾卒予

妻視其殮殯焉予哀媪無祀爰封以土銘其藏在某年月日

嗟夫婦人之義從一而終嫁而寡守貞宜也其或未嫁而夫

死雖未從之以身守其言不改其節蓋丗之所難能故或旌

其門或表其閭則猶有名焉若媪之貞無得而名焉者也予

嘗疑媪迷惑佛氏之言詢之馮君曁予妻則媪生平未嘗事

佛異哉媪之所以自處也銘曰

猗女子之不字無非無儀瘞汝銘汝夫又奚嗟

   葉嫗冢

葉嫗者乳予于襁褓者也予生四齡嫗歸歸九年浙東西大

旱飛蝗蔽天歲饑人相食而嫗之夫適死因就食予家予家

自先太傅文恪公以宰輔歸里家無儲粟先大父繼之益以

廉節自礪知楚雄府事還力不能具舟楫至是先大父已卒

先處士安度先生家計愈窘嘗至絶食從祖諱大定通判成

都以蜀江米四斛貽處士米色殷而糲食之咽喉若中魚骨

嫗不得飽乃流涕辭去十年之中凡五嫁而夫輒貧嘗語人

曰安得十郎驟冨使我老不復更嫁乎其言可憫如是十郎

謂予也嫗年七十有一而死死之日後夫益貧予妻爲典衣

買棺以殮越眀年戊申予在濟南聞而哀之資其夫錢若干

俾往瘞焉寄之以銘曰

婦人五嫁理則不可貧實驅之否誰依者傷哉貧乎乃至辱

其身乎


曝書亭集卷第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