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五 曝書亭集 卷第五十六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五十七

曝書亭集卷第五十六

           秀水 朱彞尊 錫鬯

   孔子弟子考

 序曰孔氏之徒三千人身通六藝者七十子其云三千不

 取盈于三千也其云七十不限止以七十也自孔子徒人

 法旣亡而文翁石室象在顯晦之間丗儒據以考定弟子

 之籍惟史記之傳家語之解而已議配祀之典先横七十

 之目于心胷慮溢七十二人之外于是論者紛綸以臆斷

 爲進退舉凡論語春秋傳禮記漫不知省SKchar又于複姓者

 改姓一字書之栗主自國學下至府州縣學皆然是尚得

 爲知禮也乎歸田之暇爰作孔子弟子考下及門人曁孟

 子弟子竊思杏壇設敎必先長幼之序斯史記家語咸紀

 弟子之年兹先書三十二人而萊蕪侯無年歲次于衞公

者依侍坐四子倫序書之不可以郕公先之也餘從羣書

 采獲具列焉

魯秦子商字丕兹家語作不慈史記作子丕少孔子四歲唐開元二十七年

贈上洛伯宋大觀四年贈馮翊侯

 按髙郵夏氏孔門弟子記略及闕里廣志皆云商少孔子

 四十歲然秦子父堇父偪陽之役與叔梁紇俱以力聞宜

 與孔子生年相近今據家語舊聞曁史記索隱蘇氏古史

 文正之又宋大中祥符元年贈孔門弟子侯爵商未得與

 至大觀四年禮局上言遂補贈馮翊侯闗里志誤以秦祖

 鄄城之封移之商非也

魯顔子無繇家語少無字繇作由字季路少孔子六歲唐追贈杞伯宋贈

曲阜侯元進杞國公諡文裕

蒲大夫卞仲子由字子路子亦作季少孔子九歲唐追贈衞侯宋贈

河内侯進衞公

魯南武曽子蒧亦作㸃字子晳唐追贈宿伯宋贈萊蕪侯

蔡漆雕子開字子若史記作子開少孔子十一歲習尚書唐追贈滕

伯宋贈平輿侯

 漢藝文志漆雕子十二篇

 鄭康成曰魯人

 按龜山楊氏先聖大訓以開爲憑恐誤

魯閔子損字子騫少孔子十五歲唐追贈費侯宋贈琅琊公

改費公

 按閔子少孔子十五歲史記家語文同小司馬索隱可證

 今本家語多譌作五十歲夏氏從之非也

魯冉子雍字仲弓少孔子二十九歲唐追贈薛侯宋贈下邳

公改薛公

 按今本家語仲弓無年歲而史記索隱文有之

魯冉子求字子有家語仲弓之宗族少孔子二十九歲唐追贈徐侯宋

贈彭城公改徐公

魯商子瞿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歲唐贈蒙伯宋贈須昌侯

齊梁子鱣㦯作字叔魚少孔子二十九歲家語作三十九歲唐贈趙伯

宋贈千乗侯

魯顔子回字子淵少孔子三十歲唐追贈兖國公宋因之元

至順中贈復聖公

衞士師齊髙子柴字子羔左傳作季羔檀弓韓非子作子臯少孔子三十歲家語作四十

唐贈共伯宋贈共城侯

 鄭康成曰衞人

 王應麟曰衞髙柴爲孔子弟子後居于魯

單父宰陳巫馬子施字子期史記作旗少孔子三十歲唐贈鄫伯宋

贈東阿侯

 鄭康成曰魯人

魯衛相衞端木子賜字子貢少孔子三十一歲唐贈黎侯宋

贈黎陽公進黎公

魯有子若字子有SKchar子若少孔子三十三歲唐贈卞伯宋贈平陰

 按小司馬據家語文云少三十三歲今本家語作三十六歳

 殆誤也

武城宰呉言子偃字子游少孔子三十五歲史記作四十五唐贈吳侯

宋贈丹陽公改呉公許愼說文偃作於象旌旗之游字子游

魯樊子須字子遲少孔子三十六歲家語作四十六唐贈凡伯宋贈益

都侯

 鄭康成曰齊人

宋原子憲檀弓稱仲憲字子思少孔子三十六歲唐贈原伯宋贈

任城侯

 鄭康成曰魯人

魯大夫武城澹臺子滅明字子羽少孔子三十九歲唐贈江

伯宋贈金鄉侯

單父宰魯宓子不齊字子賤少孔子三十九歲唐贈單伯宋

贈單父侯

 按史記索隱引家語云少孔子四十九歲而今本家語無

 九字索隱又引史記文三十而今本史記作四十流傳旣

 久均失其故矣

陳陳子亢說作伉字子禽少孔子四十歲唐贈潁伯宋贈南頓

 按班固古今人表其載孔門弟子甚略獨陳子三見一陳

 亢一陳子禽居中中一陳子亢居中下不得其解

魯公西子赤字子華少孔子四十二歲唐贈郜伯宋贈鉅野

莒父宰衞卜子商字子夏少孔子四十四歲晚爲衞文侯師

唐贈魏侯宋贈東阿公㦯作河東公改魏公

 鄭康成曰温國

南武城曽子參字子輿少孔子四十六歲初仕于莒其後齊

迎以相楚迎以令尹晉迎以上卿唐開元中追贈郕伯宋大

中祥符二年進郕侯政和元年改贈武城侯咸淳三年進郕

國公元至順中贈宗聖公

 漢藝文志曽子十八篇

 王應麟曰參與弟子公明儀樂正子春單居離曽元曽華

 之徒論述立身孝行之要天地萬物之理

魯顔子幸通典作柳咸淳臨安志作韋或作辛字子柳少孔子四十六歲唐贈蕃伯

宋贈陽榖侯

陳顓孫子師字子張少孔子四十八歲唐贈陳伯宋贈宛丘

侯改陳公

魯冉子孺字子魯㦯作少孔子五十歲唐贈紀伯宋贈臨沂

蔡曹子卹字子循少孔子五十歲唐贈曹伯宋贈上蔡侯

魯伯子䖍家語作處字子析家語作晳少孔子五十歲唐贈聊伯宋贈

沐陽侯

 按伯䖍史記家語不著何地人考咸淳臨安志云是魯人

 宋思陵賛曰有䖍子析全魯之彦當必有所本也聊伯志

 作駢伯

魯顔子髙史記索隱云家語名産今本家語作顔刻字子驕少孔子五十歲唐贈琅琊

伯宋贈雷澤侯

魯叔仲子會字子期少孔子五十歲魯峻石壁畫像云唐贈瑕丘伯宋

贈博平侯

 鄭康成曰晉人

楚公孫子龍字子石少孔子五十三歲唐贈黄伯宋贈枝江

 按家語稱龍衞人然唐宋追封皆楚地蓋從北海鄭氏之

 說若爲堅白異同之論者乃趙人樂正子輿謂其行無師

 學無友非孔子弟子可知

  右有年歲著于家語史記隸續者三十有一人并曽蒧

  共三十二人内顔淵年數王肅疑其錯誤

中都宰魯冉子耕字伯牛唐贈鄆侯宋贈東平侯改鄆公

 按聖門志闕里廣志稱伯牛少孔子七歲不審何據

臨淄大夫魯宰子予字子我唐贈齊侯求贈臨淄公改齊公

史記作齊公冶子長家語作萇字子長唐贈莒伯宋贈髙密侯

范𡩋曰名芝字子長

魯南宮子縚式作一名括SKchar字子容唐贈郯伯宋贈襲丘侯

改汝陽侯

 夏洪基曰南宮适之爲敬叔非也按史記南宮括字子容

 初未嘗云是孟僖子之子孟懿子之兄也而索隱注遽云

 是孟僖子之子仲孫閱論語集注亦云諡敬叔孟懿子之

 兄史無其文也可疑一也适見家語一名縚是适巳有二

 名矣而左傳孟僖子云必屬說與何忌于夫子索隱又云

 仲孫閱是又二名天下豈有一人而四名者乎可疑二也

 孔子在魯族姓頗微而南宮敬叔公族元子遣從孔子時

 定已娶于強家矣豈孔子得以兄子妻之可疑三也禮記

 檀弓載南宮敬叔反必載寶而朝孔子曰喪不如速貧之

 爲愈也若而人豈能抑權力而伸有德謹言語而不廢于

 有道之邦邪愚以敬叔之與南宮适皎然二人矣

 按史記南宮括字子容論語括作适家語南宮縚字子容

 鄭康成注檀弓稱南宮縚孟僖子之子南宮閱也字子容

 其妻孔子兄女又稱南宮敬叔魯孟僖子之子仲孫閱也

 左氏傳昭公七年孟僖子屬說與何忌于夫子使事之杜

 預注云說南宮敬叔僖子之子然則括也适也縚也說

 閱也一子容而名有五也崇禎末髙郵夏弘基元開輯孔

 門弟子傳略以南宮縚适括字子容爲一人以仲孫說

 諡敬叔者爲一人至于說苑所載南宮邊子謂是适字之

 譌然漢書古今人表旣有南容又有南宮敬叔又有南宮

 邊子顔師古注于南容則云南宮縚也于敬叔則名南宮

 适也是縚與适适與邊子均未可混而爲一矣

齊公晳子哀家語作克字季次SKchar唐贈郳伯宋贈北海侯

 顧炎武曰汶上縣有漢衞尉卿衡方碑其文曰履該顔原

 兼修季由洪适以顔原爲顔淵原憲而都穆以季由即季

 路與兼修義不協按公晳哀字季次不爲家臣太史公與

 原憲並稱一稱字一稱名亦古文所嘗有也

陳公良子孺字子正唐贈東牟伯宋贈牟平侯

宋司馬子耕家語耕上有黎字字子牛唐贈向SKchar伯宋贈楚丘侯改

睢陽侯

衞琴子牢字子開一字子張唐贈南陵伯宋贈頓丘侯改贈

陽平侯

 家語有史記無

秦秦子祖字子南唐贈少梁伯咸淳臨安志作沙梁宋贈鄄城侯

衞奚容子蒧字子晳一公字子楷唐贈下邳伯宋贈濟陽侯

魯公祖子句兹字子之唐贈期思伯宋贈即墨侯

衞㢘子潔字子庸唐贈莒父伯宋大觀中補贈胙城侯

齊公西子輿如字子上唐贈重丘伯宋贈臨朐侯

SKchar父子黒字子素唐贈乗丘伯宋大觀中補贈祁鄉侯

魯公西子蒧字子尚唐贈祝阿伯宋贈徐城侯

秦壌駟子赤字子徒SKchar唐贈北衞伯宋贈上邽侯

魯冉子季字子産唐贈東平伯宋贈諸城侯

薛子邦字子從

鄭子國字子徒唐贈滎陽伯宋贈朐山侯

 司馬貞曰家語薛邦字從史記作國而家語稱邦者蓋避

 漢祖諱而改鄭與薛字譌也

 按仲尼之徒名字間有同者旣有曽蒧亦有奚容蒧又有

 公西蒧旣有冉耕亦有司馬耕旣有宓不齊又有任不齊

 旣有公西赤亦有壤駟赤旣有卜商亦有秦商旣有原亢

 亦有陳亢旣有狄黒亦有宰父黒旣有冉孺亦有公良孺

 旣有秦祖亦有顔祖此名不嫌同也冉求字子有有若漆

 雕徒父亦字子有顔無繇字季路仲由亦字季路顓孫師

 字子張琴牢亦字子張巫馬施字子期叔仲會亦字子期

 公西蒧字子上公西輿如亦字子上秦非字子之公祖句

 兹亦字子之原憲字子思燕伋亦字子思曽蒧字子晳伯

 䖍狄黒奚容蒧亦字子晳壤駟赤字子徒鄭國亦字子徒

 秦冉字子開琴牢亦字子開申績字子周公伯繚亦字子

 周榮旂字子祺縣成亦字子祺顔噲字子聲樂欬亦字子

 聲漆雕哆字子斂邽㢲亦字子斂此字不嫌同也然則薛

 邦鄭國子徒子從安見其名字相𩔖而并疑其姓氏之誤

 邪乃議祀典者封鄭而罷薛安見其必爲一人揆之于禮

 終有未安也

齊后今本家語誤石子處字子里唐贈營丘伯宋大觀中補贈膠東侯

魯左人子郢字子行唐贈臨淄伯宋贈南華侯

衞狄子黒字子晳家語作晳之唐贈臨濟伯宋贈林慮侯

魯商子澤字子秀唐贈睢陽伯宋贈鄒平侯

楚任子不齊字子𨕖唐贈任城伯宋贈當陽侯

魯榮子旂家語作祈字子祺家語作子顔唐贈雩婁伯宋贈厭次侯

魯顔子噲字子聲唐贈朱虚伯宋贈濟陰侯

原子亢家語作忼SKchar作桃字子藉唐贈萊蕪伯宋贈樂平侯

或作公肩子定字子中唐贈新田伯宋大觀中補贈梁父

魯秦子非字子之唐贈汧陽伯宋贈華亭侯

漆雕子徒父家語名從字子文或云字子友唐贈須句伯宋贈髙苑侯

燕子伋或作字子思唐贈漁陽伯宋贈汧源侯

魯公夏子守字子乗宋大觀中補贈鉅平侯

 按魏志有公夏浩SKchar子乗之後

衞勾子井疆字子疆唐贈淇陽伯宋贈滏陽侯

齊少叔子乗字子車唐贈淳于伯宋贈博昌侯

 按應劭風俗通云凡氏于字伯仲叔季是也氏有太叔仲

 叔則有少叔無足異者子車之姓家語史記諸書皆作步

 而廣韻注云孔子弟子有少叔乗係複姓今從之

石作子蜀字子明唐贈石邑伯宋贈成紀侯

魯邽子㢲史記索隐作邦㢲文翁石室圖作國𨕖家語㢲亦作𨕖字子斂唐贈平陸伯宋贈

髙堂侯

魯施子之常字子恒唐贈乗氏伯宋贈臨濮侯

魯申子續字子周家語今本作績

申子棠字周史記今本作黨禮殿圖作儻唐贈邵陵伯宋贈淄川侯

申子棖字子續成淳臨安志唐贈魯伯臨安志作阿伯宋贈文登侯

 陸德明曰申棖鄭康成云蓋孔子弟子申續史記云申棠

 字周家語云申續字周也

 司馬貞曰文翁圖所記有申棖申棠

 王應麟曰史記申棠字周家語申續字周今史記以棠爲

 黨家語以續爲績傳寫之誤也後漢王政碑云有羔羊之

 絜無申棠之欲亦以棖爲棠則申棠申棖一人耳唐開元

 封申黨召陵伯又封申棖魯伯本朝祥符封棖文登侯又

 封黨淄川侯俱列從祀黨即棠也一人而爲二人失于詳

 考陸氏釋文也史記索隱謂文翁圖有申棠申棖今所傳

 禮殿圖有申黨無申棖

 按七十子顔氏居其八冉氏居其五秦氏居其四公西氏

 漆雕氏居其三商氏縣氏原氏居其二若申棖申棠文翁

 圖記並列開元祥符亦並追封鄭康成陸德明疑爲一人

 則以續黨並字周也夫棠黨字義相近合之可耳而髙郵

 夏洪基強以棠棖爲諧聲字亦近鑿且如公西蒧公西輿

 如同字子上未嘗不並祀何獨續與黨同字必當去其一

 乎竊謂唐宋議禮諸儒未爲不是有其舉之莫或廢也記

 有之矣

魯樂子欬SKchar字子聲唐贈昌平伯宋大觀中補贈建成侯

 按春秋定公十二年費宰公山不狃率費人以襲魯孔子

 命申須句樂頎勒士衆下伐之費人北遂隳三都之城杜

 預注以二人爲魯大夫考樂欬家語作樂欣欣與頎偏旁

 相同疑頎即是欣且文云孔子命之其爲弟子未可知也

魯顔子之僕字子叔唐贈東武伯宋贈冤句侯

魯孔子忠SKchar字子蔑孔子兄孟皮子唐贈汶陽伯宋贈鄆

城侯

魯漆雕子哆字子斂唐贈武城伯宋贈濮陽侯

魯縣子成字子祺今本家語作子横唐贈鉅野伯宋贈武城侯

魯顔子相史記作祖字子㐮唐贈臨邑伯宋大觀中補贈冨陽侯

司馬貞曰家語無此人

 按孟子昔者曽子謂子襄曰或是語顔子亦未可定

魯公伯子寮論語作竂史記索隠作繚今本作僚又作遼SKchar云即申繚字子周唐贈任伯宋贈夀

張侯

 馬融曰竂魯人弟子也

 按公伯繚見史記弟子傳又見文翁禮殿圖必非無稽之

 言後儒以愬子路一事斷爲非聖人之徒然論語聖門六

 十人所記公是公非有過未嘗少隱即宰我冉有陳亢過

 皆不免似未可以一眚而盡掩其生平也子長引孔子之

 言受業身通者七十有七人皆異能之士寮蓋其一矣而

 致堂胡氏因家語不列其名氏謂史記失之迨明程敏政

 乃建議謂是聖門之蟊螣請罷其祀嘉靖中行人司正薛

 侃復謂公伯寮及秦冉顔何皆不見于家語而傅㑹于史

 記請均去之愚謂家語史記周公禮殿圖傳聞異辭則有

 之若專信家語以史記爲傅會未免失之偏矣

鄡子單字子家唐贈銅鞮伯宋大觀中補贈聊城侯

史記禮殿圖有家語無

秦子冉字子開唐贈彭衙伯宋贈新息侯

 史記禮殿圖有家語無

魯顔子何字子冉唐贈開陽伯宋贈堂邑侯

 史記有家語無

 按秦冉顔何二子于弘治元年少詹事程敏政請正祀典

 疑爲字畫相近之誤而罷其配食自詡不舛于禮一洗前

 代相習之陋永爲百丗可遵之典然生數千載之後安見

 二子必無其人釋曇積上言于周太祖曰孔子領徒三千

 達者七十有二升堂入室者莫過數人自餘已外豈容斥

 逐彼釋氏之言尚然乃以臆見斥先賢之祀天資刻薄之

 言吾未信爲百丗可遵也

㢘子瑀

 禮殿圖有家語史記無

魯孺子悲

 按小戴禮雜記恤由之喪哀公使孺悲之孔子學士喪禮

 士喪禮于是乎書鄭康成注云士之喪禮已廢矣孔子以

 敎孺悲國人乃復書而存之方慤注云喪禮將亡聖人不

 可以不書必待孺悲學之然後孔子書之者以明禮之不

 廢亦有所因也蓋孔門自子夏兼通六藝而外若子木之

 受易子開之習書子輿之述孝經子貢之問樂有若仲弓

 閔子騫言游之𢰅論語而傳士喪禮者實孺悲之功也惟

 因論語紀悲欲見而孔子以疾辭疑孔子拒之門牆之外

 不屑敎誨當知始雖辭疾終授以禮以親受禮于孔子之

 儒反不得與配食之列斯則祀典之闕矣

公罔子之裘

序子㸃

 按二子從射矍相之圃孔子使揚觶而語見禮記射義射

 旣闕子路進曰由與二三子者之爲司馬何如孔子曰能

 用命矣則家語載之記首言孔子與門人習射于矍相之

 圃子路之云曰二三子是二子爲孔子弟子無疑也

仲孫子何忌僖子貜之子也卒諡懿子

 按春秋左氏傳孟僖子將死召其大夫曰孔丘聖人之徒

 也臧孫紇有言曰聖人有明德者若不當丗其後必有達

 人今其將在孔丘乎我若獲後必屬說與何忌于孔子使

 事之而學禮焉故孟懿子與南宮敬叔師事仲尼據此縁

 僖子病不相禮故曰禮人之幹也無禮無以立乃屬二子

 事孔子學禮焉懿子問孝對曰無違蓋語以無違僖子學

 禮之命樊遲不知子吿之以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

 之以禮舍禮無以敎懿子也孔叢子又載懿子問書欽四

 鄰之義不可不附弟子之列云

仲孫子說亦作孟僖子之子懿子之弟居南宮又曰南宮敬叔

 按丗本仲生貜生南宮縚孔安國以南宮适即敬叔魯大

 夫鄭康成注禮云敬叔魯孟僖子之子仲孫閱是也又云

 南宮縚孟僖子之子南宮閱也字子容其妻孔子兄女陸

 德明釋文云南宮閱一名縚司馬貞史記索隱亦云南宮

 括家語作南宮縚按其人是魯孟僖子之子仲孫閱也近

 髙郵夏洪基辨南宮适括縚字子容是一人仲孫閱說

 敬叔是一人攷春秋名號歸一圖仲孫即閱南宮敬叔僖

 子之子孔子弟子也而不及括縚則夏說似屬可從昔孔

 子將適周敬叔言于昭公資車一乗馬二匹與敬叔俱至

 周問禮于老聃問樂于萇弘歷郊射之所攷明堂之制察

 廟朝之度自周反魯弟子稍益進焉子曰自南宮敬叔之

 乗我車也而道加行是敬叔在弟子之列有功于聖門者

 矣今祀典配适而無閱不無可議焉

孔子璇

 按嘉靖中張孚敬改定祀典以秦冉顔何疑爲字畫之誤

 而罷其祀又以薛邦疑即鄭國遂亦罷祀而并黜孔璇其

 說本于程敏政攷秦冉開元中追封彭衙伯大中祥符間

 加封新息侯顔何開元中封開陽伯大中祥符間加封堂

 邑侯自唐迄明從祀已久所謂有其舉之莫SKchar敢廢而孚

 敬廢之過矣家語孔璇叔仲會年相比俱執筆迭侍孔子

 孟武伯見孔子而問曰此二孺子之幼也于學豈能識于

 壯哉孔子曰然少成則天性也習摜若自然也惟因二子

 合傳故不復别標璇名今會旣得祀璇不應獨遺矣此則

 祀典之闕也

衞司寇惠叔蘭

 按家語子游嘗從孔子適衞與將軍子蘭相善使之受學

 于夫子司寇惠子之喪檀弓文也鄭司農注云惠子衞將

軍文子彌牟之弟惠叔蘭也古今議弟子從祀者率本家

語而孔璇惠叔蘭獨遺之不當補其闕乎又荀卿法行篇

南郭惠子問於子貢曰夫子之門何其雜也子貢曰君子

 正身以俟欲來者不距欲去者不止且夫良醫之門多病

 人櫽括之側多枉木是以雜也楊倞注云夫子弟子未詳

 其姓名蓋居南郭因以爲号据此疑即蘭也

魯太史左丘子明唐貞觀十三年詔與顔淵同從祀廟庭宋

祥符中贈瑕丘伯政和中改贈中都伯

葉夢得曰古有左氏左丘氏太史公稱左丘失明厥有國

語今春秋傳作左氏而國語出左丘氏則不得爲一家文

 體亦自不同其非一家書明甚

 按左氏爲孔子弟子主其說者衆矣謂孔子將修春秋與

 左丘明乗如周觀書于周史歸而修春秋之經丘明爲之

 傳者嚴彭祖也謂左丘明親見夫子好惡與聖人同者劉

 歆也謂仲尼與丘明觀魯史記有所襃貶口授弟子弟子

 退而異言丘明恐弟子各安其意以失其眞故論本事而

 作傳者班固也謂左氏傳理長至明至切至直至順長于

 二傳者賈逵也謂春秋諸家去孔子逺左氏傳出孔子壁

 中近得其實者王充也謂丘明之傳嚢括古今表裏人事

 者盧植也謂丘明受經于仲尼是爲素臣者杜預也謂孔

 子作春秋丘明子夏造膝親受者荀崧也謂丘明之傳釋

 孔氏之經子應乎母以膠投漆者孔穎達也謂丘明躬爲

 魯史受經于仲尼者劉知幾也謂左氏受經于仲尼博采

 諸家敘事尢備能令萬代之下見其本末比餘傳功最髙

 者啖助也謂仲尼明周公之志而修經丘明受仲尼之經

 而爲傳者權德輿也謂孔氏之門左氏冨而不誣有以見

 聖賢之心者劉軻也謂丘明與聖人同時接其聞見參求

 其長左氏爲上者陳岳也蓋自唐以前諸儒之論皆以丘

 明受業孔門故貞觀永徽中祀周公爲先聖孔子爲先師

 是時孔庭配食止顔淵左丘明二人襃崇之禮若此迨宋

 羣儒盡舍三傳說春秋久而論丗者惑于趙匡之說則疑

 左氏在孔子之前惑于王安石之說則疑左氏生孔子之

 後衆口紛綸迄無定論遂使唐代特祀之先賢并不得與

 七十子之列然則漢晉以來經生之說均不足信邪竊以

 爲議禮者之失矣

 又按司馬遷報任少卿書左丘失明厥有國語應劭風俗

 通丘姓魯左丘明之後然則左丘爲複姓甚明孔子作春

 秋明爲作傳春秋止獲麟傳乃詳書孔子卒孔子旣卒周

 人以諱事神名終將諱之爲弟子者自當諱師之名此第

 稱左氏傳而不書左丘也

魯林子放唐贈淸河伯宋贈長山侯

 按家語弟子解史記弟子傳均無林放姓名惟蜀禮殿圖

 有之

牧子皮

 趙岐曰牧皮事孔子學者

 按孟子與琴張曽晳並稱此必孔子之所與似不宜置之

 祀典之外

常子季

 按莊子德充符篇常季問于仲尼曰王駘兀者也從之游

 者與夫子中分魯郭象注常季孔子弟子

魯大夫子服子何景伯

 按漢魯峻石壁畫七十二子像有子服景伯唐劉懷玉作

 孔聖眞宗録以子服景伯在七十子之間

賔牟子賈

 廣韻注漢複姓魯有賔牟賈

 按樂記賔牟賈侍坐于孔子孔子與之言及樂賔牟賈起

 免席而請斯弟子之職也子曰居吾語女論語之命季路

 孝經之命子輿皆然孔子蓋以師道自居則賈在弟子之

 列明矣惟是孔子語弟子必呼其名而記稱之曰吾子豈

 記禮者去聖人之丗稍後遂有此失乎

鞠子語

 按晏子春秋景公上路寢聞𡘜聲曰吾若聞𡘜聲何爲者

 也梁丘據對曰魯孔丘之徒鞠語者也明於禮樂審於服

喪其母死葬埋甚厚服喪三年哭泣甚哀公曰豈不可哉

 而色恱之孔叢子詰墨篇亦載其事蓋曽參閔損髙柴仲

 由孺悲而外又一孝子也

齊大夫顔子𣵠聚或作濁鄒

 按呂覽云顔𣵠聚梁父之大盜也學于孔子爲天下名士

 以終其壽而史記孔子丗家稱弟子三千身通六藝者七

 十有二人如顔濁鄒之徒受業者甚衆則雖不在七十子

 之列然不可謂非孔氏之徒矣

 右家語弟子解七十六人又與叔孫會合傳有孔璇又别

 見者惠叔蘭共七十八人史記弟子傳七十七人别見孔

 子丗家者有顔𣵠聚共七十八人蘇轍𢰅古史著録七十

 九人家語有而史記無者琴牢薛邦申續陳亢縣亶也史

 記有而家語無者公伯寮鄭國申棠鄡單秦冉顔何也益

 以文翁禮殿之㢘瑀林放魯峻石壁畫象之子服何禮雜

 記之孺悲射義之公罔之裘序㸃春秋左氏傳之仲孫何

 忌仲孫閱晏子之鞠語孟子之牧皮莊子之常季通計九

 十八人竊謂中有姓氏相近者不當以臆見去留先師之

 庭宜槩應從祀他若論語之闕黨互郷二童子魯峻石壁

 畫象之庄子慮襄子孺襄子魯公子庶顔子思夫子髙韋

 續書品爲素王紀瑞製麒麟書之申姓名闕失又蘧伯玉

 孔子嚴事之友施存雖載陶弘景眞誥在三千人之數不

 與弟子之列不復著録恐滋後學之惑也

 又按孔門弟子籍漢藝文志有孔子徒人圖法二卷隋經

 籍志有鄭康成論語孔子弟子目録一卷唐藝文志作論語篇目弟子惜俱

 失傳議禮者止以國語爲憑至斥史記爲附會若文翁禮

 殿圖置之不復參詳矣又會要通典祖庭廣記素王紀事

 孔門僉載闕里志等編紀諸弟子連書姓名統不分析以

 致明南北雍闕里廟曁海内外府州縣衞學從祀弟子率

 改複姓爲一字姓沿其誤而不知今依廣韻注如奚容壌

 駟左人少叔石作左丘悉爲更正冀信古之君子有取焉

 又按古今人表于孔子弟子居第二等者左丘明顔淵閔

 子騫冉伯牛仲弓居第三等者宰我子貢冉有季路子游

 子夏曽子子張曽晳子賤南容公冶長公西華有若漆雕

 啓澹臺滅明樊遲巫馬期司馬牛子羔原憲顔路商瞿季

 次公良顔刻顔柳居第四等者孟懿子南宮敬叔公伯寮

 公肩子子石琴牢賔牟賈居第五等者顔燭雛陳亢林放

 申棖子服景伯


曝書亭集卷第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