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三 曝書亭集 卷第四十四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四十五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四

           秀水 朱彞尊 錫鬯

 跋

   書周髀後

班固志藝文周髀不著于録啇髙姓名古今人表無聞焉然

蔡邕謂其術數具存考驗天狀多所違失則漢季已有其書

隋經籍志載周髀一卷趙嬰注又注一卷甄鸞重述又圗一

卷唐志益以李淳風注釋一卷崇文院緫目中興館閣書目

均有之宋志又益李籍音義一卷而釐周髀作二卷此今本

流傳惟音義别爲一卷其餘悉合爲一矣髙之言曰笠以寫

天靑黒爲表丹黄爲裏而陳子之吿榮方曰天象蓋笠地法

覆槃主蓋天之說者也隋唐志均書趙嬰注而今本卷首題

趙君卿字宋嘉定中知汀州軍州兼管内勸農事括蒼鮑澣

之作序疑唐以前有趙嬰之注而本朝則有趙爽之本君卿

其字也又疑趙嬰趙爽止是一人今觀君卿注每自稱其名

曰爽殆非隋唐志之舊注矣鸞北周司隸校尉淳風唐太史

令籍宋承務郎袐書省鈎考算經文字

   靈臺祕苑跋

靈臺祕苑本北周明帝詔太史中大夫新野庾季才叔奕撰

書成凡一百二十卷隋志一百十五卷今止存十五卷本目

録後有編修官司天監于大吉中官正權判司天監丁洵同

看詳官奉議郎輕車都尉歐陽發看詳官翰林學士承議郎

提舉司天監公事上騎都尉劇縣開國男王安禮姓名蓋宋

自太平興國而後私習天文者有厲禁天文推測之術不欲

使民知之季才完書必多奥義諸人奉勅芟削而僅摘其十

一若作酒醴去其漿而糟醨在矣

   乙已占跋

乙已占七卷唐太史令李淳風撰唐志作十二卷陳氏書録

解題作十卷則予家所藏非完書矣星野之說以在天二十

八宿分十二次在地十二辰配十二國由是九州各有分星

言天者尚之而是書兼引詩推度災𨚍鄘等十三國各有天

宿又引洛書凡禹貢諸山以岍爲角以岐爲亢以荆山爲氐

壺口爲房雷首爲心太岳爲尾砥柱爲箕析城爲斗王屋爲

牛太行爲須女恒山爲虚碣石爲危西傾爲室朱圉爲壁鳥

鼠爲奎太華爲婁熊耳爲胃外方爲昂桐柏爲畢陪尾爲觜

冢爲參荆山爲井内方爲SKchar大别爲柳岷山爲星衡山爲

張九江爲翼敷淺原爲軫其義不見于歷代國史天文志亦

足以廣異聞書以示門弟子

   天文鬼料竅跋

言天文者有SKchar料竅一冊繪昏旦中星爲圗述𨇠次于後相

其書名有𩔖乎毖緯而無瑰異怪奇之說昔者巫咸以黄燕

紀星甘德以黒燕紀星石申以赤燕紀星參差莫凖得此約

而能該不難羅二十八宿于心胷矣

   書宋寶祐㑹天曆後

右宋寶祐四年㑹天曆保章正荆執禮譚玉靈臺郎楊旂相

師堯判太史局提㸃曆書鄧宗文等算造具注頒行是歲在

丙辰元日立春田家諺所云百年罕遇者也按㑹天曆初名

顯天淳祐十二年太府寺丞張湜祕書省檢閱林光丗同師

堯玉等推算略見于宋史律歷志旣而寶祐改元定名曰會

天於是尤學士焴𬒳命作序原授時之典歲頒曆于萬國鏤

板印行莫可數計然歲旣更無復存焉者馬氏經籍志載金

人大明曆正以其不易得也是本爲崑山徐閣老公肅甫所

藏予假之編修道積録其副按南渡以後自統元至㑹天曆

名凡七改惟㑹天史稱闕其法試繇丙辰一歲推之曆家可

忖測而得其故巳

   太平寰宇記跋

太平寰宇記二百卷目録二卷宋朝奉郎太常博士樂史𢰅

康熙癸亥抄自濟南王祭酒池北書庫闕七十餘卷後二年

復借崑山徐學士傳是樓本繕寫補之尚闕河南道第四卷

江南西道第十一至十七卷聞黄岡王少詹購得上元焦氏

所藏足本及詢之則卷數殘闕同焉是編稽之國史多有不

合殆取諸稗官小說者居多不若九域志輿地記之簡而有

要也

   宋本輿地廣記跋

亡友仁和呉志伊以經史教授郷里束修所入就市閱書善

價購而藏之歐陽忞輿地廣記其一也志伊旣卒于官書多

散失是書偶歸予插架顧闕首二卷徐尚書緫裁一統志請

權發文淵閣故書以資考驗是編首二卷存焉予亟傳寫遂

成完書重是亡友物不輕假人每一展讀尚如手新觸也忞

爲廬陵族孫書成于政和中先之以禹貢九州而秦而漢而

國而晉而唐而五代首舉其大綱序之曰以今之州縣而

求于漢則爲郡以漢之郡縣而求于三代則爲州三代之九

州散而爲漢之六十餘郡漢之六十餘郡分而爲今之三百

餘州雖其間SKcharSKchar合不可討究而吾胸中蓋巳了然矣故

SKchar革有條有理勝于樂史太平寰宇記實多後此志輿地

者中原不入職方殘山剰水僅述偏安州郡至于元始修大

一統志而其書罕傳益以徵是編之當寶惜也

   桂林風土記跋

桂林風土記唐光化二年融州刺史莫休符撰新唐書藝文

志作三卷今祇存一卷閩謝在杭小草齋所録舊藏徐惟起

家卷尾稱獲諸錢塘沈氏是洪武十五年抄傳雖非足本中

載張固盧順之張叢元晦路單韋瓘歐陽臏李渤諸人詩采

唐音者均未著于録洽聞之君子亟當發其幽光者也

   續錦里耆舊傳跋

予年來思注歐陽子五代史記求野史于蜀若毛文錫前蜀

記事二卷董淳後蜀記事三卷李昊蜀書二十卷張𩇕錦里

耆舊傳一卷俱佚不傳僅存者張唐英蜀檮杌十卷今止二

卷若勾延慶續錦里耆舊傳三卷恐亦非完書也延慶字昌

裔成都人官應靈縣令書成于開寶二年咸通九年迄乾

德三年一名成都理亂記卷中載李昊降表及從降三十二

人入除目者二十六人李順王均劉旰作亂亦略載之可以

資采𫉬者惜太常博士張約序已亡之矣

   書夢華録後

東京夢華録十卷幽蘭居士孟元老撰紹興丁卯自爲之序

琴川毛氏曽刊入津逮袐書然失去淳熙丁未浚儀趙師俠

介之後序是編爲弘治癸亥雕本亞中大夫汴人賈宗仲原

兼有跋尾蓋周藩儀賔也

   書成都文𩔖後

安吉𡊮說友起巖中木待問榜進士除祕書丞歷寶文閣學

士通議大夫四川安撫制度使兼知成都軍府事輯漢以下

迄宋淳熙蜀人詩文釐爲五十卷目曰成都文𩔖書成于慶

元五年自爲之序分門十一頗爲詳整楊文憲公愼全蜀藝

文志所由本也自楊氏志行而𡊮氏之文𩔖𢇮之髙閣矣予

從海鹽陳氏得刊本重裝而藏之說友官于蜀後入爲吏部

尚書嘉泰二年八月同知樞密院事三年正月參知政事九

月罷相見宰輔編年録

   書熙寧長安志後

韋述東西京記丗無完書宋敏求本之撰河南長安二志丗

稱其該洽長安志舊有雕本字畫麁惡斯編借録于汪編修

文升善本也惜乎河南志不復可得爲之憮然金風亭長彞

尊識

   跋元豐九域志

九域志十卷元豐中丹陽王存正仲被旨與曽肇李德芻共

撰曩見宋槧本于崑山徐氏失四京第一卷次卷亦多闕文

特府州軍監縣均有古跡一門蓋民間流行之書而此則經

進本也故晁公武讀書後志有新舊九域志之目其進表上

陳文直筆核洵不媿乎其言者宋槧字小而密斯則格𥿄軒

朗便於老眼覽觀極爲可喜抄而插諸架德芻别有元豐郡

國志三十卷圗三卷載宋藝文志小長蘆八十一老人彝尊

手識

   淳熙三山志跋

閩中多藏書家康熙壬子過福州訪梁丞相三山志無有也

後三十年覩武進莊氏書目有之借觀不可得又六年而崑

山徐學使章仲以白金一鎰購之予遂假歸録焉書凡四十

二卷丞相自爲之序志閩地者晉有陶夔唐有林諝宋有林

丗程諸書均佚是編亦罕流傳以三山士夫未著録者一旦

有之足以豪矣特其體例附山川於寺觀之末未免失倫然

十國之事可徵信者多有岀于黃氏八閩通志王氏閩大紀

何氏閩書之外學者所當博稽也

   書新安志後

古文至南宋日趨于冗長獨羅鄂州小集所存無多極其醇

雅所撰新安志簡而有要篁墩程氏取其材作文獻志此地

志之最善者子年八十始抄得是書每勸新安冨家開雕終

鮮應者甚矣今人之不好古也

   景定建康志跋

建康志五十卷宋景定中承直郎宣差充江南東路安撫使

司幹辦公事武寧周應合撰歲在戊午春予留白下亡友周

雪客語予曽覩是書闕本訪之三十年未得也今年秋九月

過曹通政子淸真州使院則插架存焉亟借歸録之應合淳

祐間舉進士甞爲實録院修撰官以上章劾賈似道謫通判

饒州自号溪園先生康熙丁亥十一月竹垞七十九翁彝尊

   咸淳臨安志跋

南宋咸淳四年中奉大夫權戸部尚書知臨安軍府事縉雲

縣開國男處州潜說友君髙葺正府志增益舊聞凡一百卷

予從海鹽胡氏甞熟毛氏先後得宋槧本八十卷又借抄一

十三卷其七卷終闕焉宋人地志幸存者若宋次道之志長

安梁叔子之志三山范致能之志吳郡施武子之志㑹稽羅

端良之志新安陳壽老之志赤城每患其太簡惟潜氏此志

獨詳合以呉越備史中興舘閣録續錄都城紀勝武林舊事

夢梁録大滌洞天志庶幾文獻足徵惜後之作通志者目未

覩此以致舊聞放失可歎也夫

   夢梁錄跋

曩從古林曹氏借抄夢粱録係楊禮部南峰節文止得十卷

後留京師聞棠村梁氏有足本其卷倍之亟錄而藏諸笥歲

辛巳寓居昭慶僧樓取而卒讀之嫌其用筆拖沓不知所裁

未若泗水潜夫武林舊事之簡而有要也雖然自曽端伯編

類說朱藏一編紺珠集陶九成編說郛皆千百而取一說部

之完書存焉者寡矣因賛徐舍人鏤板于呉下小長蘆彞尊

   至元嘉禾志跋

嘉禾志三十有二卷至元中經歷單慶延郡博士徐碩纂輯

成書序之者郡人郭晦唐天麟也嘉禾之有志肇自宋淳熙

間郡守張元成延聞人伯紀修之旣而岳珂來守郡復延郷

先輩𨵿栻表卿續修因珂改調中輟僅存五卷是書蓋踵栻

舊本而增益之者栻分門二十五碩廣之凡四十三而官師

治蹟經籍目録俱闕焉又吳越錢氏建國曽改秀州爲開元

府乃是編不載未免失之踈略然所采碑碣題詠居全書之

半舊章藉以考證足快于心矣碩他無表見晦舉宋淳祐十

年方逢辰榜進士天麟字景仁寶祐四年文天祥榜第四甲

進士自稱納軒叟居嘉禾軒

   寰宇通志跋

寰宇通志一百一十九卷景泰中奉勅𢰅緫裁五人文淵閣

大學士泰和陳循東閣大學士揚州髙穀束鹿王文翰林院

學士泰和蕭鎡左春坊大學士淳安商輅纂修四十有二人

左春坊大學士安福彭時右春坊大學士吉水劉儼翰林侍

講學士上元倪謙秀水吕原左春坊左諭德莆田林文司經

局洗馬永新劉定之安福李紹右春坊右中允莆田柯潛翰

林院修撰杞縣孫賢左春坊左賛善長寧周洪謨右春坊右

賛善華亭錢溥左司直郎睂州萬安香河李泰翰林院編修

蘭縣黃諫長洲陳鑑博野劉吉壽光劉珝□□曹恩仁和王

獻盧龍劉宣錢塘童縁檢討曹縣李本□□馬昇巴縣江朝

宗中書舍人兼司經局正字順天趙昂庶吉士瓊山丘濬盧

氏耿裕安福彭華劉釪涿州牛綸滄州孟勲仁和何琮潛山

吳禎興化嚴洤泰和尹直番禺陳政順天𡩋珍馮定上元金

紳壽光黃甄餘姚夏時長壽王寛書成以景泰七年五月具

表進景陵親序之鏤板内府頒示中外先是洪武三年命儒

士魏俊民黃篪劉儼丁鳳鄭思克鄭權六人編𩔖大明志書

迨二十八年復命廷臣修飾刊行此通志之權輿也裕陵復

辟以其書汎濫勅儒臣約爲一統志天順五年帝亦爲之序

自一統志頒行而通志不復流布民間儲藏者寡矣緫裁纂

修諸員雖得附書于郕戾王紀獨曹恩馬昇二人香山黄才

伯翰林記題名遺之因具書姓氏冀洽聞之君子補書其籍

貫焉

   跋虎丘詩集

虎丘詩集一卷明初呉人王賔所録吾鄉項氏萬卷樓藏書

也集中載邾經詩云虎丘山前新築城虎丘寺裏斷人行呂

敏詩云山上樓臺山下城朱旗夾道少人行曽朴詩云闔閭

冢上見新城無復行人載酒行考其歲在至正丁酉淮張用

兵日也董其役者爲周南老故其詩云白髮趨公役驅馳上

虎丘又云四疊新城繞澗隈劒池池上碧崔巍而柳貫詩亦

云半山靑處作崇墉其後志吳地者多未之及由是虎丘築

城呉人鮮有知之者已予甞步山後見遺址尚存特未悉山

南何以爲界大都鶴澗以南即城外地也又山本晉司徒王

珣宅隋時舍利記珣宅有琴臺釋道宣載于廣弘明集而府

縣志俱遺之古蹟之蕪沒者蓋巳多矣賔字仲光經字仲誼

敏字志學朴字彦魯南老字正道貫字道傳

   正德重修金山寺志跋

葬師言禍福多本于郭景純之葬經然試與百人分謀之無

一人同者所云龍穴沙水向背如枘鑿齟齬之不相入其說

業已難擇加以日者配以年神方煞吉神祇百二十凶神倍

之規避實難以是不克葬者多矣丗傳景純墓在金山足過

于詭奇沈啓南詩氣散風衝豈可居先生埋骨理何如日中

數莫逃兵解丗上人猶信葬書如叩晨鐘寐者可以𤼵深省

矣日本中心叟墓前無地拜兒孫一語亦足𤼵𥬇詩載廬陵

胡經用甫金山志志成于正德辛巳文待詔徵仲序之

  書土官厎簿後

土官厎簿二冊未詳𢰅人姓氏海鹽鄭氏藏書也按禹貢三

百里蠻書旅獒周官禮職方氏戴記明堂位稱八蠻爾雅稱

六蠻其種曰黎曰犵曰狑曰獠曰猺曰獞各有大姓爲之雄

長明制仿元舊事分設官吏立宣慰招討安撫長官四司雲

南百五十一員廣西百六十七員四川二十四員貴州一十

五員湖廣五員廣東一員初隸驗封後以其半隷武𨕖嘉靖

中申明舊典𨽻驗封者布政司領之隸武𨕖者都指揮使領

之文武相維羈縻有術雖間有不靖旋即削平濊澤霑濡久

而漸知嚮學若黔之宋氏昆友滇之木氏祖孫各著詩文刊

有私集以雅以南昧任侏離明之聲教逺矣予在史館勸立

土司傳以補前史所未有毛檢討大可是予言𢰅蠻司合志

因以是編資其采擇焉

   安南志略跋

安南志略二十卷國人奉議大夫僉歸化路宣撫司事愛州

𥠖崱景髙𢰅序之者十有一人廣平程鉅夫魏郡元明善安

陽許有壬廬陵龍仁夫歐陽原功與焉崱亦自爲之序漢自

設交州日南九真三郡歷代SKchar革不同崱參攷史傳能詳其

山川風土人物及書命之往復軍旅之出入篇章之酬和一

一悉之蓋自内附後閑居漢陽得以優游著述宜爲諸公合

辭賛美也崱于泰定中游廬山著游記三卷惜乎吾不得而

見之矣天曆中修經丗大典大學士何榮曽以志略上進詔

付書局乃作安南録一卷附入今經丗大典已無存予從海

鹽鄭氏抄是書恨譌字太多豕三虎六疑難盡釋安得更求

善本是正之

   越嶠書跛

越嶠書二十卷宜山李文鳳廷儀𢰅安南自元𥠖崱輯志略

後又百餘年建置SKchar革廢興之由末有成書紀載文鳳特爲

詮次有倫有要外史邦國之志斯稱善矣序言其國主有二

名正名以祀天地神祇僞名以通中國示邦人以不臣文鳳

因具書之或訝其君臣之𭶑雖然人可欺乎適足形其至愚

而已文鳳中嘉靖壬辰進士歷官雲南按察司僉事

   書髙麗史後

髙麗史丗家四十六卷志三十九卷表二卷列傳五十卷目

錄二卷合計一百三十九卷國人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

殿大提學知經筵春秋舘事兼成均大司成鄭麟趾等三十

二人編纂以明景泰二年八月表進并鏤板行于國觀其體

例有條不紊王氏一代之文獻有足徵者卷中樂志歌辭率

本宋𥙿陵所賜大晟府樂譜若輿服志載蒙古俗剃頂至額

方其形留髪其中謂之開剃忠烈王四年二月令境内皆服

國衣冠開剃十六年九月百官始著笠朝謁此元史所不

載至若庚申君遁走沙漠之後君臣事迹不得而詳髙麗間

猶通使稱爲北元北元主奔應昌以洪武三年庚戌四月殂

落國人追諡曰惠宗即順帝也其子嗣立以餘兵走和林十

年丁已遣使至髙麗行宣光年号國人不允後二年又遣僉

院甫非告紀年天元辛禑遣永寧君王彬往賀相傳立十一

年而殂北元諡爲昭宗者也凡此明之載籍皆隱而不書藉

其史略存事迹後之論丗紀年者所當述也

   又

靖難君臣改修明太祖實録因方孝孺而其父克勤循吏也

乃沒其實黄觀景清修書傳㑹𨕖而削其名且誣方先生叩

頭乞哀觀于鄭麟趾髙麗史夢周圗李成桂不克爲芳逺所

殺芳逺猶知贈官易名麟趾等亦直書其事是SKchar竊之芳逺

賢于長陵而下國之史官勝于楊士奇輩多矣可歎也夫

   書海東諸國紀後

國惟髙麗有史有通鑑有史略其次則安南國人有志略

若日本之東鑑即吾妻鏡鳥言侏離辭不能達往時亡友鍾廣漢

撰歷代建元考自生民以來迄于明外極重譯凡有僣号靡

不書之旣獲東鑑喜劇著之于録然東鑑止紀其國八十七

年事中間闕漏尚多予晩得朝鮮人申叔舟海東諸國紀雖

非完書而此邦君長授受改元由周至于明初珠連繩貫因

取以補廣漢遺書至其分壤之廣八道六十六州若聚米于

前山川在目比于張洪薛俊侯繼髙李言恭鄭若曽所述尤

瞭如指掌矣叔舟字汎翁仕朝鮮官至議政封髙靈君書成

成化七年十二月

   跋吾妻鏡

吾妻鏡五十二卷亦名東鑑𢰅人姓氏未詳前有慶長十年

序後有寛永三年國人林道春後序則鏤版之歲也編中所

載始安德天皇治承四年庚子訖龜山院天皇文永三年七

月凡八十有七年歲月日陰晴必書餘紀將軍執權次第及

㑹射之節其文義鬱轖又㸃倭訓于旁繹之不易而國之大

事反略之所謂不賢者識其小者而已外藩惟髙麗人著述

往往流入中土若鄭麟趾髙麗史申叔舟海東諸國紀以及

東國通鑑史略諸書多可攷證日本職貢不修故其君長授

受次第自奝然所紀外相傳頗有異同臨淮侯李言恭撰日

本考紀其國書土俗頗詳而國王丗傳未明晰合是編以勘

海東諸國紀則不若叔舟之得其要矣康熙甲辰獲覩是書

于郭東髙氏之稽古堂後四十三年乃歸插架惜第六第七

二卷失去慶長十年者明萬曆三十二年寛永三年者明天

啓四年也

   跋洪遵翰苑羣書

翰苑初入供事吏手持張閣老位詞林典故翰苑須知二編

以見卷中引書五品不遜之語覽者以爲𥬇端予旣爲史官

思别𢰅一書自分職以來訖于明崇禎之季恒嚢書入直曉

夜抄撮積一十四冊擬刪其重複補其闕遺題曰瀛洲道古

錄㑹遭院長彈事未果㑹稡成書然歸田後毎扁舟近游未

甞不攜之藤笈也晚得孫逢吉職官分紀陳騤中興舘閣録

續録元王士㸃元祕書志頗快于心近又得洪遵翰苑羣書

足本于是詞臣之典故略備惜乎老矣目眊耳聾無能甄綜

歎有願之不吾遂也爰記憶所録書目授之門弟子溧陽黃

夢麟海寧查昇楊中訥髙郵吳丗燾婁縣姚弘緒長洲汪士

鋐武進錢各丗寶應喬崇烈俟有志者輯成之康熙丙戌

月竹垞老人書

   崇文書目跋

崇文緫目六十六卷予求之四十年不𫉬歸田之後聞四明

范氏天一閣有藏本以語黃岡張學使按部之日傳抄寄予

展卷讀之祗有其目當日之敘釋無一存焉樂平馬氏經籍

考述鄭漁仲之言以排比諸儒每書之下必岀新意著說嫌

其文䌓無用然則是書因漁仲之言紹興中從而去其序釋

也書籍自劉略荀簿王志阮錄以來不僅條其篇目而巳必

稍述作者之旨以詔後學故賛七略者或美其剖判藝文SKchar

稱其略序洪烈其後殷淳則有序録李肇則有釋題必如是

而大綱麁舉若盡去之是猶存虎豹之鞟與羊犬何别歟唐

志十九家宋志六十八部今存者幾希賴有是書學者獲覩

典籍之舊觀歐陽子集收緫目敘釋一卷餘則馬氏志間引

之辭不費而每書之本末具見法至善矣漁仲徒恃已長不

爲下學後覺之地此謂君子一言以爲不知者也

   跋中興舘閣録續録

中興舘閣録十卷分九門一SKchar革二省舍三儲藏四修纂五

撰述六故實七官聮八廩禄九職掌淳熙四年秋祕書監天

台陳騤叔進所撰序之者丹稜李燾心父也續録亦十卷則

嘉定三年舘閣重行編次後人次第補録迄于咸淳者二録

予抄自上元焦氏惜非完書然官聮尚存以之續洪氏羣書

下及王氏商氏之袐書志黃氏之翰林記先正入官之倫序

麁可紀述無憂文獻之不足徴矣

   書元袐書監志後

元祕書監志十一卷著作郞東平王士㸃繼志著作佐郎曹

州商企翁繼伯同撰所載詔旨公移多用國書文以是流傳

者罕然一代之典故存焉卷中題名有張應珍以至元三十

年十二月由從事郎歷祕書監丞大德八年六月遷袐書少

監九年十月乃更姓名曰吳鄹而吉安府志稱鄹永新人宋

末兵亂避仇轉徙山西元駙馬都尉髙唐郡王闊里吉思嘗

從之質疑刊其書于平陽路志遂附之宋遺民之列不知其

仕于元革命之初士之出處殊塗不可以紊有是編足以證

府志之誤矣

   文淵閣書目跋

文淵閣書目編自正統六年六月著録者少師兵部尚書兼

華蓋殿大學士楊士奇翰林院侍講學士馬愉侍講曹鼐也

其目不詳𢰅人姓氏又不分卷俾觀者漫無考稽此牽率之

甚者巳按宋靖康二年金人索袐書監文籍節次解發見丁

特起孤臣泣血録而洪容齋隨筆亦云宣和殿太淸樓龍圗

閣所儲書籍靖康蕩析之餘盡歸于燕元之平金也楊中書

惟中于軍前收伊洛諸書載送燕都及平宋王承旨構首請

輦送三舘圗籍至元中又徙平陽經籍所于京師且括江西

諸郡書板又遣使杭州悉取在官書籍板刻至大都明永樂

間勅翰林院凡南内所儲書各取一部于時修𢰅陳循督舟

十艘載書百櫝送北京又嘗命禮部尚書鄭賜擇通知典籍

者四岀購求遺書皆儲之文淵閣内相傳雕本十三抄本十

七蓋合宋金元之所儲而匯于一縹緗之冨古未有也攷唐

宋元藏書皆極其愼重獻書有賚儲書有庫勘書有人曝書

有㑹至明以百萬卷祕書顧責之典籍一官守視其人皆貲

生不知愛重而又設科專尚帖括四子書易詩第宗朱子書

遵蔡氏春秋用胡氏禮主陳氏愛博者窺大全而止不敢旁

及諸家袐省所藏土苴視之盜竊聽之百年之後無完書矣

迨萬曆乙已輔臣諭内閣勅房辦事大理寺左寺副孫能傳

中書舍人張萱秦焜郭安民吳大山校理遺籍惟地志僅存

亦皆嘉隆後書初非舊本經典散失寥寥無幾萱等稍述作

者之旨較正統書目大爲過之惜巳無足觀徒爲有識者歎

惜而巳

   跋重編内閣書目

内閣重編書目八卷萬曆三十三年大理寺副孫能傳中書

舍人張萱秦焜郭安民吳大山奉内閣諭令校理能傳等稍

疏諸書大略合乎晁氏陳氏之旨今以正統六年目録對勘

四部之書十亡其九惟地志差詳然宋元圗經舊本並不登

載著于録者悉成弘以後所編是則内閣藏書至萬曆年巳

不可問重編之目殆取諸刑部行人司所儲録之以塞責爾

嗚呼設一典籍掌十萬冊之書立法苟且已甚以楊士奇之

得君且奉詔編書目可以言而不言其罪尚可逭哉

   南京太常寺志跋

曩海寧談遷孺木館于膠州髙閣老弘圗邸舍閣老導之借

故冊府書縱觀因成國榷一部掇其遺爲棗林雜俎中述孝

慈髙皇后無子不獨長陵爲髙麗碽妃所出而懿文太子及

秦晉二王皆李淑妃産也聞者爭以爲駭史局初設彝尊嘗

以是質諸緫裁前輩緫裁謂宜仍實録之舊今觀天啓三年

南京太常寺志大書孝陵殿宇中設髙皇帝后主左配生子

妃五人右祇碽妃一人事足徵信然則實録出于史臣之曲

筆不足從也漢之文帝自言朕髙皇帝側室之子于義何傷

而奉天靖難記每載長陵上闕下書及宣諭臣民曰朕太祖

髙皇帝孝慈髙皇后嫡子考妣必並舉壺漿欲掩而迹反露

矣志凡四十卷嘉善沈若霖編

   書馮尚書元飇題首善書院詩後

萬曆二十九年二月庚午朔天津河御用監少監馬堂進大

西洋利瑪竇所貢土物時先文恪公以禮部侍郎掌本部尚

書事疏言㑹典止有西洋瑣里國無所謂大西洋其眞僞不

可知又寄住二十年方行進貢與逺方慕義獻琛者不同且

所貢天主天主母圗旣屬不經而行李中有神仙骨夫旣稱

神仙自能翀舉安得遺骨此韓愈所云凶穢之餘不宜令入

宮禁者也乞速勒歸國勿許潜居兩京與内監交往以致别

生支節眩惑愚民疏進不報迨天啓初元鄒忠介馮恭定同

官都察院都人建首善書院于大時雍坊爲講學之所二年

御史倪文煥詆爲偽學是歲毀先聖栗主燔經籍于堂中踣

其碑西洋人湯若望以其國中推歩之法證大統曆之差徐

宮保光啓篤信之借書院作曆局遂踞其中更名天主堂書

院廢而逆祠建矣誦馮公詩足當詩史

   跋綏寇紀略

梅村吳先生以順治壬辰舍館嘉興之萬壽宫方輯綏寇紀

略以三字標其目蓋倣蘇鶚杜陽編何光薳鑑誡録也一曰

澠池渡二曰車箱困三曰眞寧恨四曰朱陽潰五曰黒水擒

六曰穀房變七曰開縣敗八曰汴渠墊九曰通城擊十曰鹽

亭誅十一曰九江哀十二曰虞淵沉于時先生將著書以老矣

越歲有迫之出山者遂補國子祭酒非其志也久之其鄉人

發雕是編僅十二卷而止虞淵沉中下二卷未付棗木傳刻

焉明史開局求天下野史有 旨勿論忌諱盡上史館于是

先生足本岀予抄入百六叢書歸田之歲爲友人借失後十

八年從吳興書估購之怳如目接先生之謦欬也綏寇之本

末言人人殊先生聞之於朝雖不比見者之親切終勝草野

傳聞庶幾可資國史之采擇者與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