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笛漁小稾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笛漁小稾卷第一 曝書亭集 笛漁小稾卷第二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笛漁小稾卷第三

笛漁小槀卷第二

            秀水 朱昆田 西畯

   得畊客都下書云首夏歸桃郷喜而賦此

去歳送君桃葉渡紛紛雨雪江城暮今歳憶君梅花谿落紅

如雨成春泥一春飽聽雞頭鶻為怕愁多睡連月陌上開殘

似面花水邊不見湔裙韤桃郷寂𡨜無人烟古水百折流涓

涓吳牛兩具犂兩架結鄰並蓋茆三椽萬里知君遊已倦逃

名舊日曽燒硯試思紅塵插汙脚何如白水下釣線朝來門

外傳素書發函伸紙心顔舒書言南歸計已決春尾定得栖

林廬牛車曉出青門道拄杖無邊堪寄傲不將澹面對公卿

只辦清樽共傾倒春山筍蕨如蜜甜朱藤百尺緐花黏人間

冨貴何足數吟興從敎日日添

   出門示逺士

年來乞食走連連一飽何由謝俗纒懐刺復游鎗脚郡載書

止借橛頭船半家寒骨愁無賴幾緉芒鞵著屢穿安得與君

尋舊約租牛同種上鄉田

   過白蓮寺

梓樹花開講寺門琉璃照殿晝昬昬牆邊古佛存泥骨壁上

番書滅漏痕入社詩篇同隔世故人墓木走長根淒涼舊事

憑誰說翦𥿄難招散客魂亡友沈武功讀書寺中今十五年矣

   萬安橋候潮

華亭昔載秀州版相依有若齒與脣一從行省畫江浙民分

壤錯猶爲鄰我來破荒始辛酉於今三度浮輕䑳萬安橋邊

水似箭憂心繹繹蠶抽綸船頭拽𥮘尾捩柁撐拄復用雙篙

人奔流不受兩岸束其勢桀驁來無垠客舟到此每小泊偃

杠且復留逡巡自潮始生候潮落日影過午還加申十五年

來走万里不測屢涉魚龍津沙頭長跽謝河伯荻夾再拜祠

江神前年髙郵湖水決堤口百道如鎔銀舟師歌𥬇一不戒

幾與川后爲編民當其痛定乃知痛埀堂之訓非無因所願

衣食得麄足三椽一席寧棲貧㝷常不出數里外牛背穩臥

行何㸪未須切切愁行路長作江郷自在身

   魯松江餉鰣魚

楊花落後到江鄉脫網鰣魚白似霜馬上裹氷初入貢雨中

穿柳忽分將行㕑亦解和鱗煮緩帶先𢬵恣意嘗太守新來

招一戸官齋直欲醉千塲

   競渡歌

白龍潭圎如鏡年年五月龍舟競市上紛紛走少年未到五

月先斂錢今年龍舟更加様擔酒椎牛集丁壯競兒醉飽𥬇

豢龍一一乘潮能䞟漲五月五日天氣晴空城倒巷奔吳傖

人頭戢戢如束筍人聲隱隱如飛蚊或聚如鬭蟻或散如驚

麏朱樓臨水簾半開紅牎小舫連翩來盤雲髻滑金釵溜窄

袖衫輕白苧裁琥珀光傾大小瓮定州瓷盤出氷鯼命縷新

SKchar2五色絲香蘆小裹九子糉醉眼爭看日端午春雷塡塡聞

打鼓龍頭卷晴波龍尾攪素浪吳綾翦作旗蜀錦裁爲障競

兒把槳各竦聽疾徐恰與鼓聲應鼓聲徐輕撶緩棹閒以舒

鼓聲疾長招斡波無一失忽然趁勢眠水中似欲入水㝷龍

宫四圍觀者盡失色蹶然而起何其雄亦有好事者買鴨投

龍潭鴨頭乍沒水羣龍爭來撏標竿一丈船心矗直上竿頭

齊詫速斜懸倒挂比猨猱橫身更以竿摩腹復有快船紛如

麻名爲護龍森矛叉茸城俠少好身手各逞長技交相誇須

臾日落龍舟缷細柳SKchar2頭口瘖瘂舟沉野港人始𣪚我聞此

俗尤堪詫此俗江湖傳已舊淫風最是吳人狃枯槁忠臣不

可招婆娑少女安能救今春連月雨不収大小麥子皆無秋

急宜插秧向田頭何為輟耒事嬉游當年元江陵作詩諷競

舟岳陽刺史賢百舟一不留我作此詩非夸稱亦欲竊比元

江陵

   題荷包牡丹

小包輕縷蹙紅羅一一緘愁貯恨多籬落自憐顔色好人間

姚左待如何

   題槎客畫扇二首

滿槽春水漲蒲萄浪闊波肥駕小舠記得天門山下路江魚

如雪鱠蘆刀

歸向漁村作釣徒湖田幾棱足支吾黏天髙浪魂猶悸愁見

江南萬里圖

   飲心在齋分得花字

每嗟相見似團沙卯飲渾忘到日斜未肯逢人輸酒戸不愁

受病在脾家倚聲欲和短長句陳子允文出牡丹花詞甚工乞畫定須凹凸花

張僧繇画花遠視作凹凸狀近看却平曹子十經頗得是訣西郭還扶殘醉去迎神隊裏逐鈿車

   蘅圃寄竹根杯

朱生飲家稱小户終日多不過三蕉性雖不飲喜人飲愁壘

每借生春澆傾家一釀一百斛觥船斗醆羅深宵酒徒醉眠

若魚貫快意寧頋家人枵今年一貧不可奈種種已為官租

銷官哥汝定不可得無錢更買宣皇窯景德新瓷價亦貴鬭

雞舊様仍輕描楠瘤杉癭但臃腫椰瓤楷節非堅牢吾鄉匏

巵最晚出五峰死後魂難招每因酒事覓酒具牀頭但有顔

生瓢龔五知予嗜奇最竹根十節精鎪雕或作折枝垂果實

㦯作細草抽苗條或于古藤竄鼯鼬或于叢𣗥棲鷦鷯秋蟲

一一列瑣細怳若趯趯還喓喓水邊老屋足幽趣松牀菌枕

同香寮此杯雅與野人稱𦊙師簑友分頭邀銀杯羽化何須

惜長把荒齋破𡨜寥

   落帆亭

又攜書卷走風塵録別誰行酒一巡惟有落帆亭畔桞尚將

青眼送愁人

   和逺士無題六首

每嗟相見太匆匆一片紅牋恨未通幾向小梯行細步爲憐

宋玉在牆東

細細輕帬薄薄衣斷人腸處緫依稀温幃願結交加夢化作

雙雙蝴蝶飛

燕釵新綴小於菟五色絲纒八角符午日龍舟看勝會者番

抛却繍工夫

幾日無心奉阿𡝠密書草草背人題書成最恨無青鳥獨上

南樓帶粉啼

匆匆過盡可憐春収淚還將粉臉匀鏡裏但留顔色在他時

好作比肩人

小股平分九子釵雙飛願作並頭鞵如何抵死催人去悵㫁

長安十二街

   題聲山仗劒圗

查生讀書如破竹查生飲酒如淋灰撐腸何止五千卷空腹

一倒三百杯好色亦如書與酒空中延想珊瑚釵圎珠三斛

安可得只憑画史為良媒羅帬細細衫葉葉玲瓏小髻梳慵

來㾌琴一張錦爲襆澀劒一把銅生苔有時嫣然出秀句紅

絲片石生光煤酒邊記曲喚娘子歌容宛轉聲徐徊人生如

此足快意安用九陌衝黃埃

   京口阻風

江燕風中飛江豚浪中舞𤓰洲對蒜山有檝不敢鼓久知踏

浪危不若歸踏土飢復來驅人歎息貧士苦

   露筋祠

水面紛飛豹脚蚊荒祠𡨜寂倚湖垠髙舸滿載西江女猶復

含羞說露筋

   寶應

八寶湖中水聲同万馬奔浪髙城岌岌堤滑雨昏昏人以魚

爲飯家惟荻作門十年昏墊苦有口向誰論

   題東川先生讀書秋樹根圖

秋山骨崚嶒秋水流浹渫西風烏桕樹冉冉舞紅蝶境冷人

不爭日與空翠接先生乞假歸東湖清泉白石無處無由拳

自昔讀書地一峰老人曽作圗

   題明妃出塞圖

馬上琵琶聲最悲漢宫無復有蛾睂丹青不是汚顔色爲乏

金錢買畫師

   送客子歸平湖

悵斷家山未得歸深秋作客計全非霜楓落後烏蔆老秔稻

熟時黃雀肥小榼三升傾別酒新緜一稱補征衣輕鞭短鐙

輸君決冷夢空尋舊釣磯

   和題硯溪紅豆書齋五首

幾束荒茅縛作亭笆籬宛轉勝雲屏更添小閣疎花外恰對

何山九朶青

早稻収時堆滿門齊民要術篋中存閒田幾棱舍南北不讓

西風碌碡邨

吾家殳史兩山東小小莊窠與此同細雨衝泥跨秧馬肥波

射鴨把桃弓

硯溪小隱吾曾到紅豆書齋亦再過城市山林俱秀絶不歸

君意欲如何

經義紛綸井大春每聞妙解脫陳塵一𢋨舊有葑門宅擬作

亭前問字人

   珍珠泉

中丞官舍第三泉水面跳珠顆顆圎小舫不妨牽㟁上羣山

無限落亭前舊游欲說還同夢勝地重過合是縁十七年來

成厎事𩯭絲如許實堪憐

   張上舍盛誇亳州牡丹逺過洛下因賦十絶以紀且

   訂探花之約焉

洛下家家種牡丹歐陽小譜舊曽看年來寂寞花王國譙邑

春風綻滿闌

好種曽誇九十餘花名記得小屏書若於雙桂堂邊見雙桂

樓中也不如上舍𠩄居曰雙桂堂錢思公於雙桂樓小屏上載牡丹佳者凡九十餘種

花外春春列小筵每因客到興尤顚待尋穀雨前頭約日下

叉頭百个錢

天生花葉出尋常一朶傾城插晚妝好似玉環微醉後沉香

亭下舞霓裳太眞晚妝亳花之上品也

小小燕支染玉盤徐熙崔白画應難虛黃夜㸃宫人臂莫作

楊家一捻看花色如玉有丹砂一㸃著於瓣上每花㸃㸃不同土人謂之燕支㸃

輕紅淺緑破天慳無限名花盡貶顔淳化街頭新様好春游

不上大房山緑牡丹惟大房山有之亳州新産緑水紅蓮其色尢奇

姚左紛紛未足論支紅孟白變陳根不妨數十千錢買池館

栽看到子孫支紅孟白皆花品之佳者

斬新瑶朶出僧區月下看來色似無試比白家花更好不須

爭賞玉盤盂健上人種花色如雲母土人謂之健白

新來學得漿花法欲把千株種廣陵他日紅橋傳勝事不教

芍藥數龍興翦牡丹嫩條和熟土封裹謂之漿花上舎欲以是法移千木於廣陵

梅花溪上徑三三歸夢濃于酒半酣見說接花開亦好與君

分種種江南

   晚步泉上

難得人生十日閒行吟頓覺旅愁刪珠跳的的泉中水螺擁

層層郭外山魚檻坐看長線裊石橋望㫁小門𨵿狂思弄水

船去北渚亭邊一往還

   次止淵病起二首

尺作齊東客來看歷下山論交得同調終日話鄉關藥物非

容易詩篇賴往還朝來成健起唫卷待君刪

文章乖俗尚丘壑寄吾情窮鳥初成賦閒鷗舊結盟新愁來

似瘧歸萝重於酲幸有郷門老新詩照眼明

   夜萝

夜夢不知逺忽然侍庭闈父𠔃課我書母兮攬我衣怪我書

去手憐我衣減圍愁多學易荒客久身不肥語我懸望切何

為音信稀哽咽欲置對急雪𫾣牎扉覺來淚飄枕殘燈寒無

   咏史二首

瓠子秋風信手裁須知漢武是雄才侍臣縱有枚皐在一字

如何代得來

說三神路渺茫歳星偏愛近君王若非麄識神仙字𨙻得

長爲漢侍郎

笛漁小稾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