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姚母《旌門頌》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姚母《旌門頌》後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84

余為姚母作《旌門頌》,在萬曆之丁巳。又三年己未,孟長舉進士高第,選入翰林。太孺人文駟雕軒,就養玉堂之署,蓬池之膾,郢水之醪。孟長晨夕視具,雜腆洗而進之。詞林傳誦,以為美譚。天啟乙丑,逆奄構禍,衣冠塗炭。孟長奉太孺人喪南歸,廬於墓側。攀柏哀號,聲動林木。佛燈熒熒,與素帷相映,三年如一日也。今天子即大位,元凶就殛。即家擢孟長為太子讚善,盡給所奪官誥,且有後命。孟長悼往事,感新恩,而悲太孺人之不及見也,屬文起侍讀書余所作頌刻之樂石,而復命余誌其後。

余與孟長定交二十有五年,登堂拜母,於太孺人有猶子之誼,而文起則太孺人之稚弟也。奄禍之方熾也,以余三人為黨魁,刺探之使,朝於吳門而夕於虞山,匈匈如不終日。孟長間遺余赫蹄書,語不及他,輒曰:「得無損太安人眠食乎?」以孟長之念吾母,則其念母勤可知也。以孟長之篤摯於念母,太孺人雖長寢,其齧指之思,倚門之望,終不能舍然,又可知也。一旦天晶日明,余三人同日並命。余既具冠衣拜母堂上,退而念孟長之所以諗余者,痛定思痛,君臣母子之間,其不能無泫然也已。昔蘇子瞻自黃州召歸,為王晉卿作詩,道其出處契闊之故,而終之以不忘在莒之戒。余於孟長之刻茲石也,其感殆不後於子瞻,故詳著之如此。詩有之:「孝子不匱,永錫爾類。」余三人期交勉之哉!崇禎改元之六月。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