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後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後品
作者:李嗣真 唐

    《書後品》一卷,《新舊唐志》、《崇文總目·小學類》、《書錄解題·雜藝類》、《通志略》等均作《書後品》,而《說郛》本作《後書品》,誤倒一字。李嗣真因庾肩吾《書品》,更分十等,各為評贊,此書所載八十一人,各有敘錄,條理姝然,今本乃有八十二人,文中「登逸品數者四人」、可能僅指張、鐘、二王,不包括李斯,故有一人之誤。稱《後品》是因為前有王愔、王僧虔、袁昂、庾肩吾之《書品》。本篇上上品之上更列逸品,為嗣真所創,明其在九等之上。《書後品》作於初唐,是繼梁庾肩吾之後的又一部書法著錄。全書評述了秦至初唐的81名書家,按十品分十個等級加以評述,依次為逸品、上上品、上中品、上下品、中上品、中中品、中下品、下上品、下中品、下下品,在品評中亦有理論闡述,條理中然。

    昔倉頡造書,天雨粟,鬼夜哭,亦有感矣。蓋德成而上,謂仁、義、禮、智、信也,藝成而下,謂禮、樂、射、御、書、數也。吾作《詩品》,猶希聞偶合神交、自然冥契者,是才難也。及其作《書評》而登逸品數者四人,故知藝之為末,信也。雖然,若超吾逸品之才者,亦當絕終古,無復繼作也。故斐然有感而作《書評》,雖不足以對揚王休、弘闡神化,亦名流之美事耳。與夫飽食終日,博奕猶賢,不其遠乎?項籍云:「書足以記姓名」此狂夫之言也。嗟爾後生,既乏經國之才,又無干城之略,庶幾勉夫斯道。近代虞秘監、歐陽銀青、房、褚二僕射、陸學士、王家令、高司衛等亦並由此術,無所間。然其中亦有更無他技而俯措朱紱,如此則雖慚君子之盛烈,苟非莘野之器,箕山之英,亦何能作誡凌雲之台,拂衣碑石之際邪!今之馳騖,去聖逾遠,徒識方圓,而迷點畫,亦猶莊生之嘆盲者,《易·象》之談日中,終不見矣。太宗與漢王元昌、褚僕射遂良等皆授之於史陵,褚首師虞,後又學史,乃謂陵曰:「此法更不可教人。」是其妙處也。陸學士柬之受於虞秘監,虞秘監受於永禪師,皆有法體。今人都不聞師範,又自無鑑局,雖古蹟昭然,永不覺悟,而執燕石以為寶,玩楚風而稱珍,不亦謬哉!其議論品藻,自王愔以下,王僧虔、袁、庾諸公已言之矣;而或理有未周,今采諸家之善,聊措同異,以貽諸好事。其前品已定,則不復銓列。素未曾入,有可措者,亦復云爾。太宗、高宗皆稱神札,吾所伏事,何敢寓言!始於秦氏,終於唐世,凡八十一人,分為十等。

    李斯小篆之精,古今妙絕。秦望諸山及皇帝玉璽,猶夫千鈞強弩,萬石洪鐘。豈徒學者之宗匠,亦是傳國之遺寶。

    張芝章草。

    鐘繇正書。

    王羲之三體及飛白。

    王獻之草、行書,半草行書。

    右四賢之跡,揚庭效伎,策勳底績。神合契匠。冥運天矩,皆可稱曠代絕作也。而鐘、張筋骨有餘,膚肉未贍,逸少加減太過,朱粉無設,同夫披雲睹日,芙蓉出水,求其盛美,難以備諸。然伯英章草似春虹飲澗,落霞浮浦;又似沃霧沾濡,繁霜搖落。元常正隸如郊廟既陳,俎豆斯在;又比寒澗豁,秋山磋峨。右軍正體如陰陽四時,寒暑調暢,岩廊宏敞,簪裾肅穆。其聲鳴也,則鏗鏘金石;其芬郁也,則氤氳蘭麝,其難征也,則縹緲而已仙;其可覿也,則昭彰而在目。可謂書之聖也。若草、行雜體,如清風出袖,明月入懷,瑾瑜爛而五色,黼繡摛其七采,故使離朱喪明,子斯失聽,可謂草之聖也。其飛白也,猶夫霧繫卷舒,煙空照灼,長劍耿介而倚天,勁矢超騰而無地,可謂飛白之仙也。又如松岩點黛,蓊鬱而起朝雲;飛泉漱玉,灑散而成暮雨。既離方以遁圓,亦非絲而異帛,趣長筆短,差難縷陳。子敬草書逸氣過父,如丹穴風舞,清泉龍躍,倏忽變化,莫知所自』或蹴海移山,翻濤簸岳。故謝安石謂公當勝右軍,誠有害名教,亦非徒語耳。而正書、行書如田野學士越參朝列,非不稽古憲章,乃時有失體處。舊說稱其轉研去鑑,疏矣。然數公皆有神助,若喻之製作,其猶《雅》、《頌》之流乎。

    評曰:元常每點多異,羲之萬字不同、後之學者恐徒傷筋膂耳。然右軍肇變古質,理不應減鐘,故云:「或謂過之。」庾翼每不服逸少,曾得伯英十紙,喪亂遺失,常恨妙跡永絕。及後見逸少與亮書,乃曰:「今見足下答家兄書,煥若神明,頓還舊觀。」方乃大服羲之。又曾書壁而去,子敬密拭之,而更別題。右軍還觀之曰:「吾去時真大醉。」子敬乃心服之矣。然右軍終無敗累,子敬往往失落,及其不失,則神妙無方,可謂草聖也。

    贊曰:倉頡造書、鬼哭天廩,史籀堙滅,陳倉籍甚。秦相刻銘』爛若舒錦,鐘、張、羲、獻,超然逸品。


    上上品二人

    程邈 隸
    崔瑗 小篆
    

    右程君首創隸則,規範煥於丹青、崔氏爰效李斯,點畫皆如鐫石。傳之後裔,闕功亦茂。此外鐫勒,去之無乃藑乎,若校之文章,則《三都》、《二京》之比也。

    上中品七人

    蔡邕 索靖 梁鴿 鐘會
    衛瓘 韋誕 皇象
    

    右白王、崔以降,更無超越此數君。梁氏石書,雅勁於韋、蔡,皇、衛草跡,殆亞於二王。鐘、索遺蹟雖少,吾家有小鐘正書《洛神賦》,河南長孫氏雅所珍好,用子敬草書數紙易之。索有《月儀》三章,觀其趣況,大力遒竦,無愧珪璋特達。猶夫聶政、相如千載凜凜,為不亡矣。

    又《毋丘興碑》,雲是索書,比蔡,《石經》無相假借。蔡公諸體,惟有《范巨卿碑》風華豔麗,古今冠絕。王簡穆云:「無可以定其優劣。」此亦何勞品書者乎!

    上下品十二人

    崔寔章草 郗鑑 王廙 衛夫人正書
    王洽 郗愔 李式 庾翼
    羊欣 歐陽詢 虞世南 褚遂良
    

    逸少謂領軍「弟書不減吾」,吾觀可者有數十紙,信佳作矣,體裁用筆似逸少,虛薄不淪。右軍藻鑑,豈當虛發!蓋欲假其名譽耳。措之中下,豈所謂允僉望哉!崔、衛素負高名,王、庾舊稱拔萃,崔章草甚妙,衛正體尤絕。世將楷則遠類羲之,猶有古制,稚恭章草頗推筆力,不謝子真。郗、李超邁,過於羊欣。歐陽草書,難於競爽,如旱蛟得水,毚兔走穴,筆勢恨少。至於鐫勒及飛白諸勢,如武庫矛戟,雄劍欲飛。虞世南蕭散灑落,真草惟命,如羅綺嬌春,鹓鴻戲沼,故當子雲之上。褚氏臨寫右軍,亦為高足,豐豔雕刻,盛為當今所尚,但恨乏自然,功勤精悉耳。

    評曰:蟲篆者小學之所宗。草隸者士人之所尚,近代君子多好之,或時有可觀耳。然許靖之跡,殆不減小令,常嘆曰:「鐘書初不留意,試作之,乃不可得。研之彌久,如有彷彿。乃知有畫龍之惑耳,安可厚誣乎?此群英允居上流三品,其中銓鑑,不無優劣。

    贊曰:程邈隸體,崔公篆勢,梁、李、蔡、索、郗、皇、韋、衛,羊習獻規,褚傳羲制,邈乎天壤,光闕來裔。

    中上品七人

    張昶 衛恆 杜預 張翼
    郗嘉賓 阮研 漢王元昌
    

    右文舒《西嶽碑》但覺妍冶,殊無骨氣,庾公置之七品。張翼代羲之草奏,雖曰「小人幾乎亂真。「更乃編之乙科,涇渭混淆,故難品會。至於衛、杜之筆,流傳多矣,縱任輕巧,流轉風媚。剛健有餘,便娟詳惟,諒少儔匹,書賔與王庾相捋。是則高手顏黃門有言:阮交州、蕭國子、陶隱居各得右軍二體,故稱當時之冠絕。然蕭公力薄,終不能逮。阮漢王作獻之氣勢或如劍舞往往勝幾。

    中中品十二人

    謝安 康昕 桓玄 丘道護
    許靜 蕭子雲 陶弘景 釋智永
    劉玟 房玄齡 陸柬之 王知敬
    

    右謝公縱任自在,有螭盤虎踞之勢。康昕巧密精奇,有翰飛鶯弄之體。桓玄如驚蛇如草,銛鋒出匣。劉玟比顛波赴壑,狂澗爭流。隱居穎脫得書之筋髓,如麓景霜空,鷹隼初擊。道護謬登高品跡乃浮澷。陸柬之學虞草體用筆則青出於藍。故非子雲之徒,子雲正隸功夫恨少不至高絕也。智永精熟過人,惜無奇態矣。房司空含文抱質,王家令碎玉殘金,房如海上* *,王比松間孤* 。

    中下品七人

    孫皓 張超 謝道蘊 宗 炳
    宋文帝 齊高帝 謝靈雲
    

    右,孫皓,吳人酣暢,驕其家室,雖欲矜豪,亦復平矣。張如郢中少年,乍入京輦,縱有才辯,蓋亦可知。謝韞是王凝之之妻,雍容和雅,芬馥可玩。宋帝有子敬風骨,超縱狼藉,翁煥為美。康樂往往驚遒,齊帝時時合興,知慕韓、彭之豹變,有異張、桓之拾青。宗炳放逸屈懾,頗斅康、許,量其直置孤梗,是靈運之流也。

    評曰:古之學者皆有規法,今之學者但任胸懷,無自然之逸氣,有師心之獨任。偶有能者,時見一斑,忽不悟者,終身瞑目,而欲乘款段,度越驊騮,斯亦難矣。吾當告勉夫後生,然自古嘆知音者希,可謂絕絃也。

    贊曰:西嶽張昶,江東阮研,銀鷹貞白,鐵馬桓玄,衛、杜花散,安、康綺鮮。元昌、柬之,名後身先。

    下上品十三人

    陸機 袁崧 李夫人 謝眺
    庾肩吾 蕭綸 王褒 斛斯彥明
    錢毅 房彥謙 殷令名 張大隱 藺靜文
    

    右士衡以下,時然合作,踳chuan駁不倫,或類蚌質珠胎』乍比金沙銀礫。陸平原、李夫人猶帶古風,謝吏部、庾尚書創得今韻。邵陵王、王司空是東陽之亞,房司隸、張隘州參小令之體。藺生正書甚為鮮緊,亦有規則。錢氏小篆、飛白,寬博敏麗,太宗貴之。斛斯筆勢,咸有由來,司隸宛轉、頗稱流悅,皆著名矣。殷氏擅聲題榜,代有其人。嗟乎!有天才者或未能精之,有神骨者則其功夫全棄,但有佳處,豈忘存錄!

    下中品十人

    范曄 蕭思話 張融 梁簡文帝
    劉逖 王晏 周顒 王崇素
    釋智果 虞綽
    

    右,范如寒雋之士,亦不可棄,蕭比遁世之夫,時或堪采。思光要自標舉,蓋無足褒;簡文拔群貴勝,猶難繼作。劉黃門落花從風,王中書奇石當徑。彥倫意則甚高,跡少俊銳。崇素時象麗人之姿,智果頗似委巷之質。虞綽鋒穎迅健,亦其次矣。

    下下品七人

    劉穆之 褚 淵 梁武帝 梁元帝
    陳文帝 沈君理 張正見
    

    右數君亦稱筆札,多類效顰,猶枯林之春秀一枝,比眾石之孤生片琰。就中彥回輕快,練倩有力,孝元風流,君理放任,亦後來之所習,非先達之所營。吾黨論書,有異於是。

    評曰:前品雲「蕭思話如舞女回腰,仙人嘯樹」,則亦曰佳矣,又云「張伯英如漢武學道,憑虛欲仙」,終不成矣。商榷如此,不亦謬乎?吾今品藻,亦來能至當,若其顛倒衣裳,白圭之玷,則庶不為也。後來君子,倘為鑑焉。

    贊曰:蚌質懷珠,銀鋼蘊礫,陸、謝參蹤,蕭、張繼跡。思話仙才、張融賞擊,如彼苦秀,眾多群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