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東臯子傳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東臯子傳後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予飲酒終日,不過五合,天下之不能飲,無在予下者。然喜人飲酒,見客舉杯徐引,則予胸中為之浩浩焉,落落焉,酣適之味,乃過於客。閑居未嘗一日無客,客至,未嘗不置酒。天下之好飲,亦無在予上者。常以謂人之至樂,莫若身無病而心無憂。我則無是二者矣。然人之有是者,接於予前,則予安得全其樂乎?故所至,常蓄善藥,有求者則與之,而尤喜釀酒以飲客。或曰:「子無病而多蓄藥,不飲而多釀酒,勞己以為人,何也?」予笑曰:「病者得藥,吾為之體輕,飲者困於酒,吾為之酣適,蓋專以自為也。」東臯子待詔門下省,日給酒三升。其弟靜問曰:「待詔樂乎?」曰:「待詔何所樂?但美醞三升,殊可戀耳。」今嶺南,法不禁酒,予既得自釀,月用米一斛,得酒六斗。而南雄、廣、惠、循、梅五太守,間復以酒遺予。略計其所獲,殆過於東臯子矣。然東臯子自謂五斗先生,則日給三升,救口不暇,安能及客乎?若予者,乃日有二升五合,入野人、道士腹中矣。東臯子與仲長子光遊,好養性服食,預刻死日,自為墓誌。予蓋友其人於千載,或庶幾焉。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