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法論
作者:徐浩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40

周官內史,教國子六書,書之源流,其來尚矣。程邈變隸體,邯鄲傳楷法,事則樸略,未有能工。厥後鍾善正書,張稱草聖,右軍行法,大令破體,皆一時之妙。近古以來,蕭永歐虞,頗得筆勢,褚薛以降,自謂不譏矣。人謂虞得其筋,褚得其囪,歐得其骨,當矣。夫鷹隼乏彩,而翰飛戾天,骨勁而氣猛也。翬翟備色,而皋翔於百步,肉豐而力沈也。若藻曜而高翔,書之鳳凰矣。歐虞為膺隼,陸褚為翬翟焉。歐陽率更云:「蕭書出於章草」,頗為知言。然歐陽飛白,曠古無比,餘年在齠齕,便工翰墨,忘寢與食,胼胝筆硯,而性不能逾,力不可強,勤而逾拙,勞而無功。區區碑石之間,矻矻幾案之上,亦古人所恥,吾豈忘情耶?德成而上,藝成而下,殷鑒不遠,何學書為?必以一時風流,千裏面目,斯亦愈於博奕,亞於文章矣。發揮聖緊事業,其由斯乎?初學之勢,特須藏鋒,鋒若不藏字則有病,病且未去,能何有焉?字不欲疏,亦不欲密,亦不欲長,亦不欲短。小展令大,大蹙令小,疏肥令密,密瘦令疏,斯亦大經矣。筆不欲捷,亦不欲徐,亦不欲平,亦不欲側。側豎令平,平峻使側,捷則須安,徐則須利,如此則其大較矣。張伯英臨池學書,池水盡黑;永師登樓不下,四十餘年。張公精熟,號草聖;永師拘滯,終著能名。以此而言,非一朝一夕所能盡美。俗云:「書無百日工」,蓋悠悠之談也,宜白首工之,豈可百日乎?汝曹年未弱冠,但當研精覃思,心(闕)目想,時複臨本,驗其短長,可致佳境耳。鍾太傅坐則畫地數步,臥則書被穿表裹,由是乃為翰墨之龜鑒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