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處州韓吏部孔子廟碑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處州韓吏部孔子廟碑陰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6》和《全唐文/卷0754

天不生夫子於中國,中國當何如?曰不夷狄如也。荀卿祖夫子,李斯師荀卿,一日宰天下,盡誘夫子之徒與書坑而焚之,曰:「徒能亂人,不若刑名獄吏治世之賢也。」彼商鞅者,能耕能戰,能行其法,基秦為強,曰:「彼仁義虱官也,可以置之。」置之,言不用也。自董仲舒、劉向,皆言司馬遷良史也,而遷以儒分之為九,曰:「博而寡要,勞而無功,不如道家者流也。」自有天地已來,人無有不死者,海上迂怪之士持出言曰:「黃帝鍊丹砂,為黃金以餌之,晝日乘龍上天,誠得其藥,可如黃帝。」以燕昭王之賢,破強齊,幾於霸;秦始皇、漢武帝之雄材,滅六強,擗四夷,盡非凡主也。皆甘其說,耗天下、捐骨肉而不辭,至死而不悟。莫尊於天地,莫嚴於宗廟社稷。梁武帝起為梁國者,以筍脯麫牲為薦祀之禮,曰:「佛之教,牲不可殺。」以天子尊,捨身為其奴,散髮布地,親命其徒踐之。

有天地日月為之主,陰陽鬼神為之佐,夫子巍然統而辯之,復引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為之助,則其徒不為劣,其治不為僻。彼四君二臣,不為無知,一旦不信,背而之他,仍族滅之。儻不生夫子,紛紜冥昧,百家鬬起,是己所是,非己所非,天下隨其時而宗之,誰敢非之。縱有非之者,欲何所依據而為其辭。是楊、墨、駢、慎已降,百家之徒,廟貌而血食,十年一變法,百年一改教,橫斜高下,不知止泊。彼夷狄者,為夷狄之俗,一定而不易,若不生夫子,是知其必不夷狄如也。

韓吏部《夫子廟碑》曰:天下通祀,惟社稷與夫子。社稷壇而不屋,取異代為配,未若夫子巍然當座,用王者禮,以門人為配,自天子至於庶人,親北面而師之。夫子以德,社稷以功,固有次第。因引孟子曰:「生人已來,未有如夫子者也。」自古稱夫子者多矣,稱夫子之德,莫如孟子,稱夫子之尊,莫如韓吏部,故書其碑陰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