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魯亮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書魯亮儕
作者:袁枚 清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09

己未冬,余謁孫文定公於保定制府。坐甫定,閽啟:「清河道魯之裕白事。」余避東廂,窺偉丈夫年七十許,高眶大顙,白鬚彪彪然。口析水利數萬言。心異之,不能忘。後二十年,魯公卒已久,予奠於白下沈氏,縱論至於魯。坐客葛聞橋先生曰:

魯字亮儕,奇男子也。田文鏡督河南,嚴,提、鎮、司、道以下,受署惟謹,無遊目視者。魯效力麾下。一日,命摘中牟李令印,即攝中牟。魯為微行,大布之衣,草冠,騎驢入境。父老數百扶而道苦之,再拜問訊,曰:「聞有魯公來代吾令,客在開封,知否?」魯謾曰:「若問云何?」曰:「吾令賢,不忍其去,故也。」又數里,見儒衣冠者簇簇然,謀曰:「好官去可惜。伺魯公來,盍訴之?」或搖手曰:「咄!田督有令,雖十魯公奚能為?且魯方取其官而代之,寧肯舍己從人耶?」魯心敬之而無言。至縣,見李貌溫溫奇雅,揖魯入曰:「印待公久矣。」魯拱手曰:「觀公狀貌被服,非豪縱者,且賢稱噪於士民,甫下車而庫虧,何耶?」李曰:「某滇南萬里外人也。別母遊京師十年,得中牟,借俸迎母。母至被劾,命也。」言未畢,泣。魯曰:「吾暍甚,具湯浴我。」徑詣別室,且浴且思,意不能無動。良久,擊盆水,誓曰:「依凡而行者,非夫也。」具衣冠辭李。李大驚,曰:「公何之?」曰:「之省。」與之印,不受。強之曰:「毋累公。」魯擲印鏗然,厲聲曰:「君非知魯亮儕者!」竟怒馬馳去。合邑士民,焚香送之。

至省,先謁兩司,告之故。皆曰:「汝病喪心耶?以若所為,他督撫猶不可,況田公耶?」明早詣轅,則兩司先在。名紙未投,合轅傳呼魯令入。田公南向坐,面鐵色,盛氣迎之。旁列司、道下文武十餘人。睨魯曰:「汝不理縣事而來,何也?」曰:「有所啟。」曰:「印何在?」曰:「在中牟。」曰:「交何人?」曰:「李令。」田公乾笑,左右顧曰:「天下摘印者,寧有是耶?」皆曰:「無之。」兩司起立謝曰:「某等教敕亡素,致有狂悖之員。請公並劾魯,付某等嚴訊朋黨情弊,以懲餘官。」魯免冠前叩首,大言曰:「固也。待裕言之。裕一寒士,以求官故來河南。得官中牟,喜甚,恨不連夜排衙視事。不意入境時,李令之民心如是,士心如是。見其人,知虧帑故又如是。若明公已知其然,而令裕往,裕沽名譽,空手歸,裕之罪也;若明公未知其然而令裕往,裕歸陳明,請公意旨,庶不負大君子愛才之心與聖上孝治天下之意。公若以為無可哀憐,則裕再往取印未遲。不然,公轅外官數十,皆求印不得者也。裕何人,敢逆公意耶?」田公默然,兩司目之退。魯不謝,走出,至屋霤外,田公變色,下階呼曰:「來!」魯入跪。又招曰:「前。」取所戴珊瑚冠覆魯頭,歎曰:「奇男子,此冠宜汝戴也。微汝,吾幾誤劾賢員。但疏去矣,奈何?」魯曰:「幾日?」曰:「五日,快馬不能追也。」魯曰:「公有恩,裕能追之。裕少時能日行三百里,公果欲追疏,請賜契箭一枝以為信。」公許之,遂行。五日而疏還,中牟令竟無恙。以此,魯名聞天下。

先是亮儕父某為廣東提督,與三藩要盟,亮儕年七歲,為質子於吳。吳王坐朝,亮儕黃皞衫,戴貂蟬侍側。年少豪甚,讀書畢,日與吳王帳下健兒學嬴越勾卒、擲塗賭跳之法,故武藝尤絕人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