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娥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後漢會稽孝女之碑
上虞縣令度尚博平,弟子邯鄲淳子禮

蔡邕題其碑陰云:「黃絹幼婦,外孫齏臼。

元祐八年正月,左朝清郎充龍圖閣待制,知越州軍州事蔡卞重書。


孝女曹娥者,上虞曹盱之女也。
其先與同祖,末胄荒沉,爰茲適居。
盱能撫節按歌,婆娑樂神。
漢安二年五月,時迎伍君。
逆濤而上,為水所淹,不得其屍。
時年十四,號慕思盱,哀吟澤畔,旬有七日,遂自投江死。
經五日,抱父屍出。
漢安迄於永嘉[1]青龍辛卯,莫之有表。
度尚設祭誄之詞曰:
伊唯孝女,曄曄之姿。
偏其反而,令色孔儀。
窈窕淑女,巧笑倩兮。
宜其室家,在洽之陽。
大禮未施,嗟喪慈父。
彼蒼伊何,無父孰怙。
訴神告哀,赴江永號。
視死如歸,是以眇然輕絕,投入沙泥。
翩翩孝女,載沉載浮。
或泊洲嶼,或在中流。
或趨湍瀨,或逐波濤。
千夫失聲,悼痛萬餘。
觀者填道,雲集路衢。
泣淚掩涕,驚動國都。
是以哀薑哭市,杞崩城隅。
或有刻面引鏡,剺耳用刀。
坐台待水,抱柱而燒。
於戲孝女,德茂此儔。
何者大國,防禮自修。
豈況庶賤,露屋草茅。
不扶自直,不斫自雕。
越梁過宋,比之有殊。
哀此貞勵,千載不渝。
嗚呼哀哉。

銘曰:
名勒金石,質之乾坤。
歲數歷祀,立廟起墳。
光於後土,顯昭夫人。
生賤死貴,利之儀門。
何悵花落,飄零早兮。
葩艷窈窕,永世配神。
二女,為湘夫人。
時效仿佛,以昭後昆。


注释[编辑]

  1. 碑刻之误,应为"元嘉",为桓帝年号,元嘉元年干支正好是辛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