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子建集/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曹子建集
作者:曹植 曹魏
卷二


東征賦(並序)[编辑]

  建安十九年,王師東征吳寇,余典禁兵,衛宮省。然神武一舉,東夷必克,想見振旅之盛,故作賦一篇。

登城隅之飛觀兮,望六師之所營。
幡旗轉而心異兮,舟楫動而傷情。
顧身微而任顯兮,愧責重而命輕。
嗟我愁其何爲兮,心遙思而懸旌。
師旅憑皇穹之靈佑兮,亮元勳之必舉。
揮朱旗以東指兮,橫大江而莫御。
循戈櫓於清流兮,氾雲梯而容與。
禽元帥於中舟兮,振靈威於東野。

游觀賦[编辑]

靜閒居而無事,將游目以自娛。
登北觀而啟路,涉雲際之飛除。
從熊羆之武士,荷長戟而先驅。
罷若雲歸,會如霧聚。
車不及回,塵不獲舉。
奮袂成風,揮汗如雨。

懷親賦(並序)[编辑]

  濟陽南澤,有先帝故營,遂停駕,造斯賦焉。

獵平原而南騖,覩先帝之舊營。
步壁壘之常制,識旌旗之所停。
在官曹之典列,心髣髴於平生。
回驥首而永游,赴修途以尋遠。
情眷戀而顧懷,魂須臾而九反。

玄暢賦(并序)[编辑]

  夫富者非財也,貴者非寶也。或有輕爵祿而重榮聲者,或有反性命而以徇功名者。是以孔老異旨,楊墨殊義。聊作斯賦,名曰《玄暢》。庶以陶神知機,摛理表微。

夫何希世之大人,罄天壤而作皇。
該仁聖之上義,據神位以統方。
補五帝之漏目,綴三代以維綱。
僥余生之倖祿,遘九二之嘉祥。
上同契於稷卨,降合穎於伊望。
思薦寶以繼佩,怨和璞之始鐫。
思黃鐘以協律,怨伶夔之不存。
嗟所圖之莫合,悵蘊結而延佇。
希鵬舉以摶天,蹶青雲而奮羽。
舍余駟而改駕,任中才之展禦。
望前軌而致策,顧後乘而安驅。
匪逞邁之短脩,取全貞而保素。
弘道德以為宇,築無怨以作藩。
播慈惠以為圃,畊柔順以為田。
不愧景而慚魄,信樂天之何欲。
逸千載而流聲,超遺黎而度俗。

幽思賦[编辑]

倚高臺之曲隅,處幽僻之閑深。
望翔雲之悠悠,羌朝霽而夕陰。
顧秋華而零落,感歲暮而傷心。
觀躍魚於南沼,聆鳴鶴於北林。
搦素筆而慷慨,揚大雅之哀吟。
仰清風以嘆息,寄余思於悲絃。
信有心而在遠,重登高以臨川。
何余心之煩錯,寧翰墨之能傳。

節遊賦[编辑]

覽宮宇之顯麗,實大人之攸居。
建三臺於前處,飄飛陛以淩虛。
連雲閣以遠徑,營觀榭於城隅。
亢高軒以迥眺,緣雲霓而結疏。
仰西嶽之崧岑,臨漳滏之清渠。
觀靡靡而無終,何眇眇而難殊。
亮靈后之所處,非吾人之所廬。
於是仲春之月,百卉叢生。
萋萋藹藹,翠葉朱莖。
竹林青蔥,珍果含榮。
凱風發而時鳥讙,微波動而水蟲鳴。
感氣運之和順,樂時澤之有成。
遂乃浮素蓋,禦驊騮,
命友生,攜同儔。
誦風人之所歎,遂駕言而出遊。
步北園而馳騖,庶翺翔以寫憂。
望洪池之滉瀁,遂降集乎輕舟。
沉浮蟻於金罍,行觴爵於好求。
絲竹發而響厲,悲風激於中流。
且容與以盡觀,聊永日而忘愁。
嗟羲和之奮策,怨曜靈之無光。
念人生之不永,若春日之微霜。
諒遺名之可紀,信天命之無常。
愈志蕩以淫遊,非經國之大綱。
罷曲宴而旋服,遂言歸乎舊房。

感節賦[编辑]

攜友生而遊觀,盡賓主之所求。
登高墉以永望,冀消日以忘憂。
欣陽春之潛潤,樂時澤之惠休。
望候雁之翔集,想玄鳥之來遊。
嗟征夫之長勤,雖處逸而懷愁。
懼天河之一回,沒我身乎長流。
豈吾鄉之足顧,戀祖宗之靈丘。
惟人生之忽過,若鑿石之未燿。
慕牛山之哀泣,懼平仲之我笑。
折若華之翳日,庶朱光之長照。
願寄軀於飛蓬,乘陽風之遠飄。
亮吾志之不從,乃拊心以嘆息。
青雲鬱其西翔,飛鳥翩而止匿。
欲縱體而從之,哀余身之無翼。
大風隱其四起,揚黃塵之冥冥。
鳥獸驚以求群,草木紛其揚英。
見遊魚之涔灂,感流波之悲聲。
內紆曲而潛結,心怛惕以中驚。
匪榮德之累身,恐年命之早零。
慕歸全之明義,庶不忝其所生。

離思賦(并序)[编辑]

  建安十六年,大軍西討馬超,太子留監國,植時從焉。意有憶戀,遂作離思之賦。

在肇秋之嘉月,將曜師而西旗。
余抱疾以賓從,扶衡軫而不怡。
慮征期之方至,傷無階以告辭。
念慈君之光惠,庶沒命而不疑。
欲畢力於旌麾,將何心而遠之。
願我君之自愛,為皇朝而寶己。
水重深而魚悅,林修茂而鳥喜。


釋思賦(并序)[编辑]

  家弟出養族父郎中,伊余以兄弟之愛,心有戀然,作此賦以贈之。

彼朋友之離別,猶求思乎白駒。
況同生之義絕,重背親而為疏。
樂鴛鴦之同池,羨比翼之共林。
亮根異其何戚,痛別幹之傷心。


臨觀賦[编辑]

登高墉兮望四澤,臨長流兮送遠客。
春風暢兮氣通靈,草含幹兮木交莖。
丘陵崛兮松柏青,南園薆兮果載榮。
樂時物之逸豫,悲余志之長違。
嘆《東山》之愬勤,歌《式微》以詠歸。
進無路以效公,退無隱以營私。
俯無鱗以遊遁,仰無翼以飜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