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府君墓誌銘 (錢謙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曹府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3


崇德曹廣,舉崇禎庚辰進士,歸而將葬其父,乞銘於舊史氏錢謙益曰:「廣之先世,家歙之岩鎮,以貲雄里中。吾祖逐什一,行賈於浙,樂崇德之土風,將卜居焉。吾父生於斯,長於斯,念先人之遺志,命吾兄弟毋去此土也。曹之定居崇德,自吾父始也。吾父年十二,即代吾祖治家政,有獄訟於會城,僮奴千餘指,雁鶩行列,莫敢陝輸流視。市少年以殺人誣中表,連染吾祖。三年未白,往見錢塘令,拂衣奮袖,詞辨蜂湧。令大悟,立置誣訟者於理。吾祖自此得騎從出入閭里,雍容修長者之行矣。吾父性行高邁,口不道錢貨。吾祖歿,執其手而語曰:『吾傳食伯仲間,獨久慁汝。吾病,汝逾月不解帶,良苦也。有汝母私蓄千金,以償汝。』父頓首謝。已而瓜分之,不忍私一錢也。為邑令重客,出富人以誣坐論死者,其人數輦金錢以謝,拒弗與通。桀黠奴以盜貲繫獄,獄吏來告。彼得出,必致死於公,請為公殺之。父笑曰:『吾豈以我它日之死,易彼今日之生哉?』奴竟得出。吾父少讀書,負經濟,數踏省門,視一第如拾芥。萬曆甲子,以國子生試南畿。故人有大獄,親知縮首,莫敢過其門,傾身為之囊橐。奔走盡氣,病大作,弗克試而歸。歸而數病,遂不起。吾父嘗語曰:『南闈之役,失一舉,得一友,所得奢矣。』嗚呼!豈知其並以失身也哉!吾父之才,可以先人,其志與氣,不能後於人。而抑沒不自聊以死,則天也。其歿也,顧視妻子,無可憐之色。自述其生平,命筆誌之,壹似重有屬者,不能舍然於身後。其可知也,敢以請於夫子,夫子其哀而銘之。」謙益曰:「府君蓋孝友順祥,深中篤厚之君子也。其行己也比於節,其御物也近於俠,要以仁心為質,修業而息之。至於子而發聞於後,宜矣。是宜銘。」

府君諱以成,字玉汝。祖祺,父弘淮。先世皆葬於歙,今卜葬崇德,府君之志也。卒於崇禎甲戌三月十三日,年僅四十有四。娶程氏。子五人:序、廣、度、修來、廡。女子嫁仁和鄭錤。葬以某年某月甲子。銘曰:

君子五人,序廣長成。伯仲競爽,廣先序鳴。廣也英妙,翱翔上京。明發不寐,有懷嬛嬛。銜哀述德,以乞斯銘。我銘既勒,乃卜佳城。嶞山回水,葉彼經營。仁人孝子,惟後之贏。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