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4443號刑事判決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二審臺灣高等法院87年度上重訴字第5號刑事判決 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4443號刑事判決
1998年12月24日
1998年12月29日
【裁判字號】
87年度台上字第 4443 號
【裁判日期】
87/12/24
【案由】
懲治盜匪條例等罪
【相關法條】
【裁判全文】
最高法院刑事判決                              八十七年度台上字第四四四三號
    上  訴  人  陳進興
右上訴人因懲治盜匪條例等罪案件,不服台灣高等法院中華民國八十七年九月五日第
二審判決(八十七年度上重訴字第五號,起訴案號: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八十六
年度偵緝字第一○一二號、八十六年度偵字第二三六五二號、第二三七一九號、第二
三七二○號、第二三七二一號、第二三八二○號、第二三八六四號、第二三八六八號
、第二三八六九號、第二三八七○號、第二三八七一號、第二三八七二號、第二三八
七三號、第二三八七四號),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判決關於意圖勒贖而擄人而故意殺被害人、犯強姦罪而故意殺被害人、連續殺人未
遂部分撤銷,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原判決及第一審判決關於共同殺人未遂部分撤銷。
陳進興共同殺人未遂,累犯,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其他上訴駁回。
    理  由
發回更審部分:
本件原判決撤銷第一審關於上訴人陳進興擄人勒贖而殺被害人(即對被害人白曉燕部
分)、強姦而殺被害人(即對被害人李○○等十四人強姦、對被害人方保芳、張昌碧
、鄭文喻部分)等部分不當之判決,仍處其各該罪刑。並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連續
殺人未遂罪刑(即南非大使館駐台武官卓懋祺官邸案)之判決,駁回其在第二審之上
訴,固均非無見。
惟查:�藍波刀業於民國八十一年八月十日經內政部警政署公告列為槍砲彈藥刀械管
制條例第四條第三款之刀械,原判決既認定上訴人以藍波刀一把橫剁被害人白曉燕之
左手小指末關節指頭,卻未究其該條例之罪責,不無判決未適用法則之違法。究其剁
指所用為何器具,仍應詳查審認。�原判決雖認定上訴人之妻弟張志輝(另案判決)
,亦參與看管人質、剁指、毆打白女、清理現場等犯行,同犯相同之罪刑。惟查刑事
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明定,被告之自白,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
否與事實相符,即以補強證據擔保自白之真實性,因補強證據與自白之相互利用,而
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此在被告之自白經調查後,可信不可信參半,並非枝節部分
不符時,尤應不厭其詳,反覆勾稽,以求其真實之發現,期勿枉縱。依共犯張志輝歷
次之自白,其中八十六年四月十五日、十六日、十七日參與看管白曉燕,十八日發現
白女斷氣,參與棄屍等重要情節,經原審認定與事實不符而予剔除,僅認定其於同年
月十四日參與剁斷白女左手小指末關節指頭,同年月十八日參與毆打白女,及二十二
日清理現場血跡(至同年月二十八日後之接濟陳進興部分,原判決未審認)部分,此
自白之可信不可信參半。再對四月十四日下午三時至四時三十、四十分許,上訴人赴
台灣士林地方法院,未在西雲路二八七號現場(詳原判決第六十頁至第六十六頁)從
未提及。所供該西雲路現場有紅色電話一具,並目睹林春生接聽,與證人房東賴柏生
所供未合(第一審重訴字第三十四號卷�第四十四頁);所述白曉燕係被綁在有背之
椅子上,雙手反綁於後面,與白女被拍照片(白冰冰之女被綁案勘查及初步採驗報告
第五十二頁、五十四頁),上訴人所供係被綁在鐵門上(偵緝字第一○一二號卷第二
二一頁),警方現場勘查情形及照片(同上卷第一三五、一三六、一六三頁)不符,
凡此亦非枝節部分。原審未綜合有利、不利張志輝之各該自白及補強證據,詳查審認
,即予判決,自有證據調查未盡之違法。再有罪判決書對有利於被告之證據,不予採
信者,應�明其理由。張志輝迭辯稱:因觀看電視、報紙之大幅報導,始知白曉燕如
何被剁指、凌虐及西雲路現場狀況各情,而作不實之自白,事實上絕無參與其事云云
。原審亦於八十七年六月十八日批示函各大媒體,要求提供該期間有關本案之報導(
原審上訴字第一四一○號卷�第一一四頁),惟僅中國時報提供資料(同上原審卷�
第三十九頁),竟未再進一步追詢,似嫌粗率。依張志輝所提有關該期間各報報導(
八十七年十月二十九日上訴理由狀證一至證六),對西雲路現址詳圖、白女被剁手指
有注射迷藥、綑綁鐵絲止血、係遭痛毆內臟出血、頭、胸、腹部有踢傷、尼龍繩正面
勒斃各情,刊載綦詳,且有「十八日撕票」之大標題,此與張志輝八十六年五月二十
七日在調查處攸關本案之第一次重要自白(偵字第一一六三六號卷第十七頁至二十頁
),謂四月十八日在西雲路現場輪流踢打白女,用餐完畢返回發現其可能斷氣,乃以
麻繩、啞鈴等加以綑綁,丟棄排水溝等詞,似又契合,其所辯是否可採,非無研求餘
地。張志輝於八十六年五月三十日現場履勘表演時,稱上訴人以藍波刀反手切白曉燕
左小指未斷,再由其取磚塊交陳某,正握該刀以磚塊敲擊刀背而砍掉白女左小指末節
云云(偵字第九四五四號卷第五宗第二三四頁),此與法醫師楊日松證述刀子未離手
指頭之鑑定(原審卷�第一四八頁)不合。關於在白曉燕左小指綁鐵絲止血部分,張
志輝所供不一,或謂先綁後剁(五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筆錄),或稱先剁後綁(五
月二十九日、三十日、七月二十二日筆錄),惟無綁兩次之供述,此與鑑定意見並未
�合。原判決認定張志輝於八十六年四月十八日下午在西雲路現場看管白曉燕,上訴
人等三人則外出打電話聯絡取贖,下午五時許,返回後不滿白月娥報警而毆打白曉燕
等情,張志輝之自白亦為相同供述,惟卷附通話紀錄,當日十七時三十分,歹徒尚以
盜拷行動電話聯絡白月娥(警卷�第十一頁以下),亦有未符。凡此有利於張志輝之
證據,如何不足採信﹖如何不足推翻其先前自白之真實性﹖原審未詳予參酌、細心勾
稽,於判決內一一指駁,自屬理由不備。此部分涉及張志輝是否本案共犯,與犯罪事
實認定有關,其撤銷理由自及於上訴人,應認有發回更審之原因。
又查:�刑法上所謂財產上不法利益,包括提供勞務、設定權利、免除義務、放棄權
利等。上訴人與高天民(已死亡)至方保芳醫師診所,以強暴、脅迫等方式,致使不
能抗拒,而由方保芳為高天民整容,此醫療行為原須付費,則其所為是否令人提供(
廣義之)勞務,或免除(給付報酬)義務,而構成強盜得利罪,非無疑問,原判決此
部分僅論以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之妨害自由罪,究上訴人與高天民有無不法意圖
,究犯何罪尚有研求餘地。�連續犯須具有概括之犯意,而犯構成要件相同之罪,故
結合犯與其基礎之犯罪(如強姦殺人與強姦),固得成立連續犯,惟與相結合之罪(
如強姦殺人與殺人)則不得成立連續犯。原判決對上訴人與高天民連續殺害方保芳、
張昌碧、鄭文喻部分,認以連續殺人論為一罪,再與強姦鄭文喻部分,論以強姦殺人
罪之結合犯,適用法則不無可議。�於實施強暴、脅迫之際,如另對被害人毆打加害
,致受傷害,係另犯傷害罪,與本罪(強盜或強姦)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應從
一重處斷,必其受有傷害係實施強暴之當然結果,始不另論罪。原判決事實六之�、
�部分,既認上訴人對曹女、俞女強姦,經其等極力反抗,乃毆打兩女身上多處成傷
等情,似牽連犯傷害罪,原判決認為強暴之當然結果,亦有未合。�原判決事實六之
�認上訴人強姦陳女時,並將其旁之男友陳男綑綁,剝奪其行動自由,六之�謂上訴
人強姦許女時,適其姨媽林秋英進房,並命林女躺在床上以棉被遮蓋頭部各情,有無
牽連犯刑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三百零四條第一項之罪,自應審究。又起訴書附
表一編號十八,上訴人強姦被害女子部分,亦以手銬將其男友雙手反銬背後,雖此強
姦部分未經告訴,惟妨害自由部分亦難置而不論,以上均有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
之違法。此部分均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應認有發回更審之原因。
再查:原判決雖認上訴人在卓懋祺宅所為,犯有殺人未遂罪刑等情,理由欄亦泛謂其
多次殺人未遂所為,屬連續犯,惟對所犯對象究為何人,未為確切之認定,其中以梅
蘭妮作為盾牌擋在身前以阻擋員警還擊,對梅女有遭警員誤射中彈死亡之可能,是否
預見﹖有無違背本意﹖仍欠明確,本院自無從為法律上之判斷,此部分亦應認有發回
更審之原因。
撤銷改判部分: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進興於六十五年間,因盜匪案件,經判刑確定,並減刑為有期徒
刑十年,於八十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執行完畢,又犯盜匪、傷害、竊盜等罪,經定應執
行刑有期徒刑五年,至八十年三月十三日假釋,八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執行完畢。不
知悔改,於犯下白曉燕案後,知警追緝,竟與高天民於八十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清晨六
時三十分許,返回台北縣五股鄉西雲路二八七號現場,收拾槍彈,為圖湮滅罪證,另
行起意,明知該處樓上、隔鄰均有住戶,係現供人使用之住宅,共同基於放火燒燬該
住宅及殺害該棟、相鄰住家不特定人之故意,在上址各處散置火藥粉(未引燃),將
機車汽油倒置主臥屋地板之棉被上,未能引燃,又購買汽油,同澆於其上,及在和室
入口近餐廳處放置衛生紙澆上汽油,將林春生所有二桶液化石油氣,放置近起火點處
,引燃各該易燃物後離去,燒燬該屋部分拉門、台階,幸經路人發現濃煙,通知同樓
住戶宋明珠報警撲滅,始未成災及人員倖免於難等情。係以上開事實,業經屋主賴柏
生指訴綦詳,核與證人宋明珠供證相符,並有警方現場勘查採證之照片可證,該屋主
臥室地板上棉被絮,經鑑驗結果,確有汽油成分,亦有鑑驗通知書可參,為其所憑之
證據。並以上訴人等對燒燬整棟房屋及足造成住戶死亡,均有預見,雖未成災,仍犯
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之殺人未遂罪,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三項、第一項
之放火未遂罪(認犯第一百七十六條之準放火罪,尚有未當,如後述),所犯兩罪有
牽連犯關係,應從較重之殺人未遂罪處斷。上訴人與高天民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為共同正犯。放火部分既在起訴範圍,雖未援引各該法條,仍應審究。上訴人有如上
所述前科,有刑案紀錄簡覆表可按,五年內又犯本罪,自屬累犯,惟法定刑死刑、無
期徒刑部分不予加重。因而審酌上訴人不顧無辜住戶安全,放火殺人,手段殘暴,心
狠手辣,惡性重大,乃維持第一審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三項、第一
項、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
,判處上訴人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之判決,駁回其在第二審之上訴,原無不合,
此部分上訴人提起上訴並無理由。惟按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之準放火罪,以其燒燬之
原因係由於爆炸所致,亦即藉其爆風、高勢等急烈膨脹力,致其物毀壞或焚燬之義,
如單純之以火藥或煤氣等為放火之方法,並非利用其膨脹力使之炸燬者,應逕依放火
罪論處,不成立該條之罪。本件上訴人係在西雲路二八七號住宅以汽油、液化石油氣
等燒燬該屋,自僅以之為放火之方法,與用爆炸方法達燒燬目的者有間,直論以放火
罪即可。另該處既有多數住宅,居住之人並非單一,上訴人既有殺人之預見,其結果
可能造成多人死亡,係犯殺人未遂罪之同種想像競合犯。而其放火行為即為殺人行為
之著手,其間並非可分,應係異種想像競合犯。原判決認此部分上訴人犯準放火罪,
單一之殺人未遂罪,殺人與放火罪為牽連犯,均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顧此違誤不
影響於事實之認定,可以據為審判,應由本院將此部分一、二審判決違背法令部分撤
銷,自為判決,仍與原審為相同之審酌,處以相同之刑。
上訴駁回部分: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陳進興於六十五年間,因盜匪案件,經判刑確定,並減刑為有期徒
刑十年,於八十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執行完畢,又犯盜匪、傷害、竊盜等罪,經定應執
行刑有期徒刑五年,至八十年八月十三日假釋,八十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執行完畢。不
知悔改,於八十四年十月十三日凌晨,以鐵絲勾開張○○在台北市復興南路某處一樓
住處大門,破壞門鎖侵入張女房內(均未告訴),以床頭之水果刀一把,抵住張女脖
子,以其內褲將張女雙手、眼口綁住,脅稱「妳如果再不乖的話,就在妳臉上劃幾刀
」,並以該刀在張女臉、脖來回劃幾次,致其臉部、下巴裂傷(未告訴),復以張女
衣服撕成布條繞住其頸部緊勒,致張女昏暈,無法抗拒,遭上訴人強姦得逞,處女膜
受有二點及七點方向新鮮裂傷、會陰部裂傷併出血,上訴人並乘張女無法抗拒,劫走
其大背包內現款新台幣(下同)二萬二千元,揚長而去(現款事後花費無存)。另上
訴人與高天民、林春生(均已死亡)犯前述擄人勒贖並殺被害人白曉燕案後,為籌措
逃亡費用,高、林二人並打算偷渡出國短缺資金,乃另行起意商議擄走台北縣議員蔡
明堂,勒贖一千萬元。先於八十六年六月初三次至蔡明堂在台北縣三重市頂崁街二二
五號住處勘查,而於同年月六日上午上訴人持附表壹編號八所示奧地利製克拉克十九
型九MM制式半自動手槍(含同附表編號十所示彈匣三個)及同附表編號九所示之美
製具瑞塔九二FS型九MM制式半自動手槍(含同附表編號十所示彈匣三個)各一支
、如附表�所示尖刀一支(非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管制之刀械),林春生持如附表
壹編號一、三所示半自動手槍各一支(含同附表編號四所示彈匣一個),高天民持同
附表編號二德製半自動手槍一支(配用同附表編號四所示彈匣六個)、編號十一所示
美製半自動手槍一支(含編號十二所示彈匣一個),騎行機車至蔡明堂住處地下室躲
藏,待蔡某於同日上午十一時許至該地下室,打開車號GQ-六六八八號自用小客車
車門時,上訴人等三人一齊湧出,叫蔡明堂之外號「奧堂」,由林春生、高天民各持
手槍一支押蔡某坐上該車右後座,上訴人坐左後座,林春生坐右後側坐位,高天民駕
駛該車往同市五谷王北街方向,林春生即恫稱,有人出資一千萬元要蔡某之命,並勒
贖現款,表示至少五百萬元,車抵該街先嗇宮,由蔡明堂打公共電話予其會計李淑美
,上訴人等在旁監視,蔡某告知李女至華信商業銀行三重分行在其○一九-○○四-
九一○一○○○-八帳號內提款現金五百萬元,領取後再以呼叫器聯絡,上訴人等三
人又押蔡某往新莊垃圾場等候,並向蔡某嚇稱不可報警,李淑美於當日下午一時零四
分許,領得該款後以呼叫器聯絡蔡明堂,上訴人等強押蔡某打電話聯絡,於當日下午
三時許,再回蔡某住處地下室,由其下車至樓梯口,向李淑美拿取該五百萬元現款,
交予上訴人三人,因而獲釋。上訴人三人乃騎乘機車至台北縣二重新莊疏洪道附近,
朋分贓款,各得一百六十六萬餘元後,分處藏匿。林春生以所得贓款,購買如附表貳
編號一所示CHI-四二八號機車一輛,高天民以所得贓款購買同附表編號二所示A
UR-六一二號、編號三所示AWR-○一七號機車各一輛,上訴人則用以購買同附
表編號五所示CS-二○九三號五千西西黑色自用小客車一輛,並將贓款五十九萬五
千元交予游純瑜(另案審理),向嘉義縣水上鄉南鄉村牛稠埔五十四之四號慈雲寶塔
股份有限公司,購得如附表四所示健鈺國殿納骨堂內靈骨盒位七個,另林春生、高天
民將其中二十五萬元交予黃國信(另案偵辦)為二人購買雜物,並經花用完盡,交付
五十萬元予黃國信轉交他人作為偷渡費用而花盡,嗣林、高二人於八十六年八月十九
日同�贓款中之三十萬元,林春生另�一千一百元,在台北市五常街與警發生槍戰時
,掉落三十萬元,林某自戕,在身上被起獲一千一百元,其餘贓款則均用盡。上訴人
與林春生、高天民於所得贓款花用將盡後,認以擄人勒贖取款容易且金額龐大,乃復
行起意,重施故技,前往台北市北投地區尋找目標,於八十六年八月初,在同區富貴
一路五巷十八號地下室,覓得陳朝陽為對象,於同年月八日上午,三人同持對蔡明堂
作案用手槍(含彈匣)各二支,上訴人另持尖刀一支(未扣案),高天民加持附表一
編號五所示奧地利克拉克十七型九MM制式自動手槍(含編號七所示彈匣二個)、同
附表編號六所示之美制具瑞塔九二FS型九MM半自動手槍(含編號七所示彈匣一個
),往該地下室停車場躲藏,於同日上午九時許,陳朝陽開啟其ER-四五八九號自
用小客車車門坐進駕駛座欲關上車門時,高天民以左手擋住車門,上訴人持尖刀押住
陳某,掙扎中並劃傷其右手虎口(未告訴),林春生由後座上車,摀住陳某嘴巴,三
人合力將其推至後座,以手銬一副(未扣案)將其雙手反拷背後,並拿出前開同附表
編號一、三手槍中之一支讓其撫摸,告知勒贖之意,詢其家庭狀況,旋駕該車押陳朝
陽至台北市士東路三五三巷八十五號空屋旁草地,要求贖款三千萬元,並將該車貼上
黑色反光玻璃紙,林春生拿出二支手槍,嚇令不許動,上訴人檢查其皮包,陳朝陽答
應提款一、二十萬元交付,遭高天民毆打(未告訴),林春生要其睜眼看清楚,陳某
認出係其等三人,經商討答應交付五百萬元贖款,即聯絡友人楊德仁籌款,並協議由
陳朝陽令其公司經理陳宏成領出公司週轉金三百萬元,即由陳某聯絡公司會計張銀華
開好面額各一百五十萬元之支票二張,請陳宏成取至台北縣新莊市二省道與青山路口
會面,上訴人等將陳朝陽腰際綁上疑似爆裂物方型鐵盒(未扣案無法證明有殺傷力)
,以防逃跑,於當日下午一時三十分許,高天民在陳某身後三至五公尺處,林春生保
持約二十公尺左右監視,由陳朝陽將支票印鑑交予陳宏成,交待至彰化銀行三重分行
及華僑商業銀行三重分行分別提領一百五十萬元後,再以呼叫器聯絡,迨至下午一時
五十分許,楊德仁電話告知調得一百萬元,陳某並請將款�入華僑銀行三重分行,上
訴人等仍押陳朝陽到處等候,下午三時五分許,陳宏成以呼叫器聯絡陳朝陽,告知四
百萬元已提領,原約定在華僑商業銀行三重分行門口交款,後改該分行大樓旁車庫門
口交款,由陳某下車,高天民在其後三至五公尺處,林春生則距約十公尺許監視,由
陳宏成將四百萬元交陳朝陽�回車上,將款交付上訴人等,車抵前述士東路空屋旁草
地,將陳某身上所綁鐵盒卸下,另以強暴方式,脫下陳某內外褲,以康貝特空瓶插入
其肛門,予以拍照(此部分判刑確定),反綁其手腳,丟置該處,上訴人等則騎機車
離去,陳某掙脫後報警。後贖款上訴人分得一百萬元,高天民、林春生各分得一百五
十萬元,事後上訴人又償還欠高天民之債款,林、高兩人於八十六年八月十九日在台
北市五常街與警發生槍戰時,掉落三百萬元(已發還陳朝陽),同年十一月十七日高
天民自裁身亡,在其身上扣得如附表五編號四所示贖款七百五十元。在所騎機車內扣
得同附表編號五所示贖款六萬二千元、編號六所示六萬七千元,同年十一月十九日上
訴人投案後,在台北市仰德大道二段一○五巷後山坡扣得同附表編號七所示十萬七千
元、編號八所示三百十八元(以上均係勒贖陳朝陽之款),共計二十三萬七千零六十
八元,上訴人另以贖款購買如附表二編號四所示機車一輛,其餘贓款則花用完盡各等
情。係以上開事實,迭經上訴人在警訊及偵審中自白不諱,核與被害人張○○、蔡明
堂、陳朝陽指訴情節相符,強劫強姦部分並有現場照片六幀、張女受傷照片、驗傷診
斷書,及採得其下體所留精液與上訴人血液DNA比對相符之鑑驗書可證,擄人勒贖
部分復有上訴人與林春生、高天民所持手槍扣案為憑,及鑑定此等確屬制式槍枝,具
殺傷力之各鑑驗書足參,蔡明堂確著會計李淑美至華信商業銀行三重分行提領現金五
百萬元,亦有存摺影本、銀行取款憑條一紙可稽,陳朝陽所有ER-四五八九號自用
小客車上並採得上訴人等之指紋,其提款情形,亦有彰化商業銀行支票存款往來對帳
單一紙、華僑商業銀行兌帳單二紙為證,及五常街警匪槍戰後,掉落贖金三百萬元經
陳朝陽領回,所具贓物領據一紙可佐,檢察官並勘驗陳某被擄停車場及被拘禁之現場
,制有勘驗筆錄可參,為其認定各該犯行所憑之證據,因認上訴人右揭犯行,至堪認
定。而以其強劫、強姦張○○部分,係犯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八款之強劫而
強姦罪,公訴意旨認係強劫罪及強姦罪之牽連犯,尚有未洽,允宜變更起訴法條,至
傷害張女部分因未據告訴,自不另為不受理之諭知,上訴人有如事實欄之前科,經執
行有期徒刑完畢,五年內又犯本罪,為累犯,惟因法定本刑唯一死刑,不得加重其刑
。至對蔡明堂、陳朝陽部分,則均犯同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擄人勒贖罪,上訴
人與林春生、高天民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其持有槍彈部分,行為在
先,已經第一審判決判刑確定,另行起意犯本罪,自無牽連犯關係可言(對陳朝陽強
制罪部分,亦判刑確定),上訴人應論為累犯,如前所述。因而維持第一審(對被害
人張○○部分)審酌上訴人為逞一己之淫慾,劫財劫色,手段殘暴、人神共憤,無再
矯治可能,應永絕於社會,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八款、第八條,刑法第四
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處上訴人死刑,宣告褫奪公權終身,盜匪所得二萬二
千元,業已花用完盡(一審卷�第三○三頁反面),勿庸為發還被害人之諭知之判決
,駁回此部分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並維持第一審(對被害人蔡明堂部分)審酌上
訴人犯下撕票重典,通緝中為籌措逃亡費用,再犯本罪,惡性重大,目無法紀,泯滅
人性,已無矯治可能,依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九款、第七條、第八條,刑法
第二十八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規
定,量處上訴人死刑,褫奪公權終身,附表一編號一、二、三、八、九、十一所示手
槍(均含彈匣),係違禁物,附表三所示尖刀,係上訴人所有供犯罪所用之物,均宣
告沒收,附表五編號二、三所示盜匪所得三十萬元、一千一百元,諭知發還被害人蔡
明堂,附表二編號一、二、三、五所示機車、小客車,附表四所示靈骨盒位七個,均
係盜匪所得財物變更之財產利益,經上訴人供明,均應抵償被害人蔡明堂,其餘所得
均已花盡費失,不另諭知發還之判決,駁回此部分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又維持第
一審(對被害人陳朝陽部分)審酌上訴人通緝中一而再,再而三持槍擄人勒贖鉅款,
已達無惡不作程度,得款後又對被害人凌虐,亦無矯治可能,同上所援引法條(刑法
第三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除外),亦處上訴人死刑,褫奪公權終身,附表一編號一、
二、三、五、六、八、九、十一所示手槍(含彈匣),為違禁物,依法宣告沒收,附
表五編號四、五、六、七、八所示現金共二十三萬七千零六十八元,係盜匪所得,應
發還被害人陳朝陽,附表二編號四所示機車一輛,係盜匪所得財物變得之利益,應抵
償陳朝陽,另現金三百萬元業經陳某領回,其餘所得已花用費失,均勿庸發還之判決
,駁回上訴人在第二審之上訴。經核原判決此三部分,認事用法,均無不合,原審依
職權送上訴,視為上訴人提起上訴,並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九十六條第一項、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三百九十八
條第一款、第四百零一條,刑法第二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第一項、第一
百七十三條第三項、第一項、第五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決如
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七  年   十二    月   二十四   日
                              最高法院刑事第八庭
                                  審判長法官  謝  家  鶴
                                        法官  羅  一  宇
                                        法官  花  滿  堂
                                        法官  陳  世  淙
                                        法官  洪  佳  濱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書  記  官
中   華   民   國  八十七  年   十二    月   二十九   日

                                                      T
PD-icon.svg 本作品來自中華民國最高法院刑事判決,依據《著作權法》第九條,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