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集/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有學集
卷九
作者:錢謙益 清
卷十

卷九[编辑]

紅豆初集[编辑]

題孟陽仿大癡仙山圖[编辑]

(萬曆丁巳夏五月,余與孟陽棲拂水山莊。中峰雪崖師藏大癡仙山圖,相邀往觀。是日毒熱,汗濯濯滴箯輿上,日落仍還。次日,孟陽憶之,作圖,筆硯燥渴,點染作焦墨狀,至今猶可辨也。去畫時四十一年,孟陽仙去亦十五年矣。子羽偶從集上購得以示余。人世俯仰,不堪把玩。孟陽每拈《首楞嚴》中前塵影事一語,念之惘然,因作歌題其上。)

大癡老人遊華山,白雲滃起衫袖間。玉簫聲滿車箱穀,抗手招邀竟不還。孟陽不樂人間住,燒松點墨天都去。三十六峰雲海中,白月吳吟向何處?愛畫都於畫笥探,湖橋東畔石城南。每對山窗圖粉本,更從禪榻仿浮嵐。紙上流年去無跡,筆端白汗猶堪滴。故人風致剩殘縑,老我顛毛比焦墨。楞嚴影事不吾欺,落卸前塵午夢遲。兩翁執手仙山裏,莫漫軒渠笑我癡。

和些庵和尚補山堂歌[编辑]

床頭雙劍匣龍虎,繡澀悲吟養毛羽。宵來光怪橫甲兵,彌天倒寫修羅雨。柴門白浪平江湖,天宮巨峨地極孤。閃電金蛇裂如線,戃恍豈知天有無?有人用管量天咫,我笑斯人夢夢耳。山僧貽我補山歌,使我沉憂霍然起。南條天高嶺千疊,何人移置沙灣裏?長沙銅柱不曾腐,規外星辰九嶷補。東海揚塵未移日,剩水殘山何足數?眼前突兀見此堂,摩空浴日開洪荒。長歌仰視天蒼蒼,河曲智叟徒徬徨。

送人還白門[编辑]

冒絮支床老病身,閉門消煞二分春。經殘自乞鄰家火,客到聊除坐榻塵。流水故依垂釣叟,桃花但引捕漁人。秦淮舊日邀遊侶,柳市鐙船念我頻。

送蕭孟昉還金陵[编辑]

雞黍交期雪涕頻,相看不語且沾巾。鬚眉歷落如吾友,談笑分明見故人。草白金陵吳殿月,花開鐵柱晉時春。西江朋舊如相問,破屋秋風剩此身。

六安黃夫人鄧氏[编辑]

鐃歌鼓吹竟芳辰,娘子軍前喜氣新。繡幰昔聞梁刺史,錦車今比漢夫人。須眉男子原無幾,粉黛英雄自有真。還待麻姑擘麟脯,笑看東海再揚塵。

秦淮花燭詞十首為蕭孟昉作[编辑]

柳市春風蕩玉鉤,香車寶馬簇紅樓。鳳簫聲裏秦淮月,偏照唐家紫綺裘。

花合花開晝夜知,圓生香樹長新枝。道人不解人間事,只道諸天花燭時。

桃葉初回閶闔風,圓榼方繡敚春紅。都人傳說新妝好,丱罝分明出漢宮。

圓黃散黛笑傾城,眉嫵何曾學畫成。十二珠簾春半卷,三山天下自盈盈。

潑墨攤書香每遲,鬥茶才了又征詩。清心玉映堪題品,林下風懷更有誰。

香奩申旦戒雞鳴,欲覓封侯少婦情。敕斷侍兒歌子夜,洞房齊唱豫章行。

十五盈盈比莫愁,將雛一曲倚箜篌。莫辭年少矜夫婿,珍重生兒字阿侯。

生兒那可不如孫,壁月矞枝總莫論。嬌小未知吳苑路,夢腸何事繞閶門。

繡佛幡前祝夢熊,金光夫婦宿因同。朝來沴發臨妝鏡,早有明珠現髻中。

春浮春色在花前,湯餅筵開抱送年。摩頂不須求寶誌,老夫斟雉是彭篯。

吾家歸佛長孫曾,名字都依日月燈。最是兩家繁種姓,不妨齊作白衣僧。

詩老才人各擅長,紫簫紅錦競催妝。衰翁自分如三老,花燭詩中祝弄璋。

戊戌中元寓僧舍毒熱如坐甑中偶見王孟端畫竹漫題二絕[编辑]

天地洪爐鍛不休,赤烏夾日火雲流。誰將玉律回殘紙,吹動琅玕萬葉秋。

竹埤梧垣久陸沉,舍人潑墨尚蕭森。閑窗展卷如尋夢,遮眼猶餘一院陰。

次韻酬覺浪大和尚[编辑]

誰云花果自然成?五百年來墮鬼坑。師子野幹同說法,土梟水母各齊盟。燈於半夜傳時密,月向千江落處明。自古昆岡能辨玉,莫將燕石誤題評。

戊戌新秋日吳巽之持孟陽畫扇索題為賦十絕句[编辑]

長日翻經讖昔因,西堂香寂對蕭晨。前塵影事難忘卻,只有秋風與故人。

斷楮殘縑價倍增,人間珍賞若為憑。松圓遺墨君應記,不是緪雲即送僧。

參錯交蘆黯淡燈,扁舟風物似西興。每於水闊雲多處,愛畫袈裟乞食僧。

畫裏僧衣接水文,菰煙蘆雨白紛紛。看他皴染無多子,只帶西灣幾片雲。

細雨西樓墊角巾,鬢絲香篆淨無塵。如今畫裏重看畫,又說陶家畫扇人。

落葉蕭疏破墨新,摩挲手跡話沾巾。廿年夜月秋燈下,無復停歌染翰人。

輕鷗柔櫓冪江煙,櫓背三僧企腳眠。只欠渡頭麾扇叟,岸巾指點泛江船。

春水桐江訣別遲,孤舟搖曳斷前期。可憐船尾支頤者,還似江千招手時。

一握齊紈揚劫灰,封題鄭重莫頻開。只應把向西台上,東海秋風哭幾回。

秋風廿載哭離群,泉路交期一葉分。依約情人懷袖裏,每移秋扇感停雲。

題呂天遺菊齡圖[编辑]

青衫皂帽自盤桓,老圃秋容相向寒。顧影不須嗟短鬢,黃花猶識晉衣冠。

甲子遷訛記不真,東籬花是老遺民。茫茫四海山河裏,剩得陶家漉酒巾。

秋花愁絕朔風塵,飲露飡英蛻此身。近日東郊難占籍,眾香國裏作頑民。

柴門低亞插籬新,長為寒花鎖綠筠。不比桃源在人世,春來勾引捕漁人。

碧梧枝下晚香花,風味依然故相家。歎息五侯零落盡,南山萁豆邵平瓜。

半樹梧桐小院陰,黃花幾朵照清襟。落陰閑淡人如菊,長向籬邊養道心。

題歸玄恭僧衣畫像四首[编辑]

莫是佯狂老萬回,壞衣掩脛髮齊腮。六時問汝何功課,一卷離騷酒百杯。

周冕殷●又劫灰,緇衣僧帽且徘徊。儒門亦有程夫子,讚歎他家禮樂來。

紫殿公然溺正衙,又從別室掉雷車。天公罰作村夫子,點簡千文與百家。

罵鬼文章載一車,嚇蠻書檄走龍蛇。顛書醉墨三千牘,聖少狂多言法華。

吳江吳母燕喜詩[编辑]

酒熟餘杭燕喜初,春盤入饌鱠江魚。閑居賦里長筵早,野史亭前視膳餘。歲晚雞豚存漢臘,夜闌燈火續班書。史家他日賢明傳,不道閨門即倚閭。

元昭太史約過村莊卻寄二首[编辑]

承明取次候花磚,醉月行春樂事偏。金管卻遺分韻客,銀箏同上泛湖船。相如舊賦青琴在,謝朓新詩紅藥傳。辛苦玉堂諸學士,上陽東去即登仙。

東山絲竹正駢羅,雒涘閑居意若何。飛蓋擁門停列炬,高軒夾巷候鳴珂。詩成點筆羊何和,舞罷移燈趙李過。我有燭花新釀酒,遲君同醉莫蹉蛇。

戲題付衣小師[编辑]

宗門強盛教門微,講席荒涼聽眾稀。冷淡衙門圖熱鬧,他家付拂我傳衣。

婁江謠五首[编辑]

赤丸宵伏白丸藏,片檄橫飛不下堂。柳市高樓聞夜語,桓東記取少年場。

退衙開卷一儒生,簾閣茶煙一縷清。官燭夜闌鈴索靜,銅簽遙應讀書聲。

扠衣上馬絕飛埃,百石弓弦霹靂開。千騎跨坊傳炬火,使君海岸射潮回。

英年白皙氣如虹,下馬文章上馬弓。吳下兒郎應錯認,周郎那復在江東。

皇天老眼詎茫茫,誰把民謠達上蒼?天若可憐窮百姓,便升州守做都堂。

石鏡[编辑]

石鏡塵埋錦樹空,珊瑚筆格臥牆東。山喧海鬧籬門外,燕乳鶯啼環堵中。授簡兒看玄草白,饁耕婦插野花紅。香蓮扁豆催詩好,還許排年餉老翁。

送黃生達可歸嶺南[编辑]

門盈蛛網榻盈塵,有客經過縛帚新。種菜自憐秋圃晚,看花猶說曲江春。文章金馬霜前淚,故舊銅駝劫後人。記取荔枝香酒熟,盈尊寄我莫辭貧。

後送達可[编辑]

秋水柴門執手辰,五羊南望重沾巾。白楊蕭瑟多良友,碧血輪囷有故人。洗面不堪●老淚,濯纓猶喜剩閑身。明年再釀荔枝酒,更與松醪鬬小春。

孟冬十六日偕河東君自芙蓉莊泛舟拂水瞻拜先塋將有事修葺感歎有贈效坡公上巳之作詞無倫次[编辑]

世間虛名巧相左,南箕北斗常欺我。村莊自昔號芙蓉,竊紅落紫無一朵。況復西風卷濁浪,水浸籬門潮打座。攤書仰屋百不耐,與君聊鼓西山柁。我家丘壟拂水西,屏山鏡水天所貽。澗水懸流雲浪疊,堤樹回合虹霓垂。喪亂奔波缺灑掃,負土誓墓心參差。每驚秋風響松栝,常懷夜雨鳴棠梨。佳城鬱鬱掩地胏,草木升長禽魚滋。彝陵沈灰息漂蕩,陸渾新火回赫熹。玄武中天遣環衛,神燈午夜懸靈旗。萬里黃山在何許,清秋白露空嗟谘。與君瞻拜共沾灑,殘生嬴得松楸在。馮君拮據理菟裘,放我蕭閑居畏壘。新豐枌榆剪椔翳,平泉花果護蓓蕾。枝撐蟹舍傍滄浪,摒擋漁莊聽款乃。癸亭夜月聞舊詠,丙舍朝陽發新彩。炊飯胡麻正好種,釀酒菊花旋應采。秋原落日耦耕孤,春野新晴饁耕待。生涯於陵同灌園,世事麻姑問滄海。夫負妻戴良可師,鷺侶鷗盟終不改。是時小春十月天,萬株紅滿千株顛。白帝自誇冬藏富,青女不仗春工妍。北斗朱旗互閃爍,炎光火傘相後先。衣錦城中花盡醉,將軍樹上枝欲燃。五百年來漢東國,山川文繡仍依然。朱顏彌惜丹黃候,白頭肯受霜風憐。停車酌酒成一笑,坐覺妍暖回芳年。白雲丹楓晚逾好,夕陽重上西湖船。

採花釀酒歌示河東君[编辑]

(戊戌中秋日,天酒告成,戲作《采花釀酒歌》一首,以詩代譜。其文煩,其辭錯,將以貽世之有仙才、具天福者。非是人也,則莫與知而好、好而解焉。)

昔從武烈卜如響,許我美酒扶殘年。搜訪征求越星紀,出門西笑終茫然。長幹盛生貽片紙,上請仙客枕膝傳。老夫捧持逾拱壁,快如渴羌得酒泉。歸來夜發枕中秘,山妻按譜重注箋。卻從古方出新意,溲和齊量頻節宣。東風泛溢十指下,得其甘露非人間。琬琰之膏玄碧酒,獨饗良恐欺人天。請從酒國征譜牒,為爾羅縷辨聖賢。劫初地肥失已久,上天飲樹誰人取?糟醨熏酣沉世界,不解采花能釀酒。采花釀酒誰作法?終古修羅是元首。選擇名花代曲糵,攪翻海水歸尊鹵。儀狄杜康非祖先,糟丘酒池等便溲。此方本出修羅宮,百花百藥為酒母。雲安曲米縮柘漿,庀治酒才須四友。釀投次第應火候,揉和停勻倚心手。回潮解駁只逡巡,色香風味無不有。才傾鬱烈先飽鼻,未瀉甘旨已滑口。豈同醇酎待月旦,不用新豐算升斗。君不聞仙家燭夜花,花葉如瓶圓且窪。花中醞酒泫瑞露,折花傾盞飛流霞。又不聞西國葡萄漿,散花供佛上妙香。狼藉萬石羨大宛,珍重十斛輕西涼。漢家百末歌郊祀,楚人桂酒朝東皇。布蘭切桂總殊勝,索郎醽醁皆尋常。嗔妒不憂天帝責,業力更笑魚龍忙。它時雜林共遊戲,還邀舍脂醉一觴。是夕秋窗淨如掃,銀瓶酒香碧月好。瓊漿已扣藍橋姝,油囊休貰餘杭媼。開篘勸我傾一盞,駐顏熏髓胡不早。舉杯邀月復再拜,敬受天祿飀頌禱。君不見東坡先生昔南遷,羈窮好事劇可憐。黃州蜜酒惠州桂,再釀不就空流涎。雪寺松黃但湯液,羅浮鐵柱徒刻鐫。餅精麪良亦長語,搗香篩辣非真詮。爾時朝雲正侍側,袖手不與扶危顛。老饕歠復爾爾,雲藍小袖寧無愆。坡聞此語應噴飯,大笑索絕冠纓偏。

勘讎憨大師《夢遊集》累夢曹溪僧攜卷冊付囑感而有作[编辑]

曹侯溪下水濙洄,一瓣心香度劫灰。物象總憑九鼎鑄,道場終待四依開。明燈半夜言猶在,落月空江水不回。壞衲短衣殘夢裏,十年獵隊看椎埋。

桂殤四十五首(有序)[编辑]

(桂殤,哭長孫也。孫名佛日,字重光,小名桂哥,生辛卯孟陬月,殤以戊戌中秋日。聰明勤敏,望其早成,絺作誌傳。毒痛憑塞,啜泣忍淚,以詩代之。效東野杏殤之作,凡七言長句十二首,斷句三十三首。歲在屠維大淵獻,如月二十五日蒙叟記。)

銀輪丹桂剪枝枝,璧月新圓汝命虧。世上無如為祖好,人間只有哭孫悲。踏翻大地誰相報,叫斷高天竟不知。身似束柴憐病叟,拾柴空復羨雛兒。

早知奄忽石麟徂,抱送何煩孔釋俱。七歲已看過項橐,九齡那得到揚烏。錦樓未許傳龍種,石鏡何曾照鳳雛。衰白思公猶研北,空將禿筆架珊瑚。

杏殤那比桂殤悲,八桂林摧最好枝。總是中原無獨角,不應東國有長離。驅烏畫地標秦塞,騎竹朝天習漢儀。臨穴正如哀奄息,傷心豈獨為家兒。

紈袴膏粱事事無,筆床硯匣與身俱。字裁破體雙飛白,書記他生一串珠。滿口阿嘔皆諷誦,經心辟咡每奔趨。寒窗避席更端處,燈火青螢閃坐隅。

庠序威儀長者同,佩觿遷履好兒童。夙生種性之無裏,稚齒光陰研削中。舍北空閑反蹋井,牆東辜負放鳶風。可憐住世三千日,蠹死螢幹一老翁。

鼠獄雞碑不鬥工,恰宜石室從文翁。挑燈每自將膏續,吞紙何曾為腹空。要約鳳麟成伴侶,指麾飛走付沙蟲。針鋒細字叢殘紙,剩有寒芒上白虹。

玉雪肌膚額髮青,秋堂自伴讀書螢。編摩楷正憎塗乙,嬉戲端詳恥琢丁。頻窘塾師窮鳥跡,自搜蠻語演禽經。與玄卻羨楊家子,帝夢居然畀九齡。

月中田地久荒蕪,顧兔重生信有無。圓景即看今夕滿,桂輪先報一枝枯。紅牆銀漢傾愁雨,碧落金波寫淚珠。豈但中秋荒宴賞,何曾見月不嗟籲。

每憶扁舟出水村,牽衣挽袖笑迎門。聞呼阿唯聲如響,問字摩娑膝尚溫。閣筆棲床留入塚,把書升屋與招魂。小樓廚角封題在,蛛網橫斜澹墨痕。

七十長筵燕喜新,充閭先報石麒麟。多生欠汝千行淚,此日拋予半個身。往往鳳凰傷短羽,家家豚犬竟長春。呼天擗地都無分,回向空王證往因。

佛日為名本佛奴,臨行大士數提呼。業山夙昔從茲倒,淚海今生為汝枯。香像銜悲頻頂禮,金經捫泣重箋疏。筆端舍利含桃許,憑仗光明度冥塗。

端正騎羊委佩紳,弓腰劍背肅稱臣。清除床席鋪行殿,排設羅睺拜主人。後報雞鳴催出日,早時龍馭啟清塵。牽車仙仗應憐汝,玉幾先教傍侍宸。

桂闕荒涼月輦欹,銀輪天子眼迷離。不知誰弄吳剛斧,砍斷中央桂一枝。

老大嫦娥掩素幃,蝦蟆金背任騰飛。桂枝零落無人管,天上分明少月妃。

兔泣蟾愁天老悲,月宮樹倒更攀誰?秋風從此無才思,不為人間生桂枝。

扶頭側枕語流連,點漆雙珠轉瞭然。執手一呼吾去也,可知少別已千年。

阿婆手壓桂花漿,桂酒先期酌桂郎。酒熟可憐誰喚汝,開篘辜負滿瓶香。

作意懵騰忍歎籲,不禁蜇鼻又沾鬚。無多老淚宜珍惜,留取摩挱潤眼枯。

古字新書日幾番,一回瞥見一加飧。攢花簇錦徒遮眼,嬴得長時吊淚痕。

寒燈殘夢影徘徊,問汝因何去不回?報道重湖限泉壤,孤魂無伴若為來。

銅山秋夜應霜鍾,玉石昆崗餘燼同。蕙折芝焚如殺菽,空將白筆訟西風。

大野祥麟沒網羅,破胎戕卵恨偏多。天公自放鉏商手,反袂沾袍可若何。

桂子元從月地移,月圓如此桂何之?而今剪紙為圓月,便是招魂背祝時。

黃鶴銜書便卻回,金衣唼喋暫裵徊。八年飲啄樊籠裏,不是仙家肯下來。

肇錫嘉名自木公,懸弧便擬付彤弓。桂宮迢遞丹枝剪,姓氏長留在月中。

兔園挾筴詠綿蠻,寸管雕鎪便不閑。月窟天心怕穿漏,可能容汝住人間。

揮毫潑墨氣如虹,鸞鳳麒麟指掌中。笑殺細兒矜乳臭,塗鴉蟠蚓號神童。

金天醉後事如麻,稷下雄談噪井蛙。可惜吾家黃鷂子,空餘爪觜向黃沙。

征西堂構倚孫枝,琬琰流傳述祖詩。不道客兒先短折,八公草木也淒其。

抱子將孫婉晚同,家兒諧噱每匆匆。如今笑口翻嗚咽,誰復開顏喚阿翁。

中年埋玉涕沾巾,好友過從假喻頻。腸斷松圓今隔世,平分老淚與何人。

神情秋水貌春風,鄉里嗟籲羨聖童。只有一般還其汝,書淫傳癖類家公。

衰年坐膝愛兒駒,掩口摳衣負劍初。不是讎書並解字,何曾輕挽阿翁須。

臥床猶自惜居諸,宛宛呻吟雒誦如。定是重來騶魯士,送行唯有七篇書。

童牙勤苦傍燈檠,文字因緣宿世成。指點之無餘習氣,樂天猶自悔前生。

清明喘息一絲如,片紙親身自潔除。宋刻蒙求元學範,叮嚀收拾幾編書。

飛白雙鉤又八分,丹鉛甲乙正紛紛。針鋒小字巾箱本,狼藉僮奴滿陌焚。

綠沈湘管葬沉沙,五色斑斕夢未賒。百道光華埋不得,塚中定有筆生花。

難字分標朱墨行,俗書鉤剔正偏傍。天家也要三倉學,召作修文最小郎。

庚寅劫火六丁然,綠字丹書運上天。汝去箋書應乞與,絳雲樓閣故依然。

玉府飛璋理汗青,緋衣趨召看新銘。靈壇瓊笈多多許,先問祗園百卷經。

謫來塵<土盍>八星霜,歸去仍依香案傍。驚怪滄桑比人世,玉樓新記換良常。

團桂新宮月駕移,金樞玉兔整威儀。白衣上直隨青輦,長把王孫第一枝。

福城解唱善財歌,纊息熹微念補陀。記取華嚴樓閣好,三生彈指一塵過。

花針蘭菪拾來無,晝水殘生戀鳥烏。會得昌黎問天語,也應再拜謝玄夫。

 卷八 ↑返回頂部 卷十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