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樓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朝陽樓記
作者:皇甫湜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6

嶺南屬州以百數,韶州為大,其地高,其氣清,南北之所同,貢朝之所途。先時此州無政,有聞土穢水煩,人創吏侵,田畝莠而不墾,城郭牢而不實。時唯李君,奉詔而來,一年粗洽,二年稱治,三年大成。顧郡之城,制狹而專,門牆枳扃,庭除湫底,秋之㳆雨,沉氣乃上,暑之燂爍,清風不下,人慢吏褻,無嚴諸侯。於是掠旁入之利,乘可為之時,端景相勢,凝土度木,經營未幾,興就嶷然。登閎豐崇,高明郎融,耽耽盡飾,沉沉生白,改積陰於多陽,散溫沴為祥風。公庭若虛,炎天若秋,茲焉觀遊,其政優優。密親嚴客,嘉肴旨酒,茲焉宴喜,其樂亹。朱衡旅楹,君子攸甯,飛磴雲基,君子攸躋。乃及月春,乃擇清辰,宴豆既陳,賓寮有容,肅肅累累,訖聲以止。天地若開,山川如新,原隰成文,雲霞相淩,蕩遠目於天涯,叢一境於階端。四座洸然,若夜行之煜於光,煩痾之脫於身。畢夕皆下,熙然滿足。以其直城之東,目為朝陽。《詩》云:「鳳凰鳴矣,於彼朝陽。」前代之良二千石,若東萊、潁川,是鳥鹹集,茲樓可以樹修竹,列高梧矣。僉以君朝之望也,而出刺是州,不己屈以事高,不心望以卑遠,夙夜其官,聲績用明,羽儀之拜,日月以數。嗣而居者致遠,請標疇克於將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