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經集注/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蟲獸上品[编辑]

龍骨

味甘,平、微寒,無毒。主治心腹鬼疰,精物老魅,咳逆,泄痢膿血,女子漏下,症瘕堅結,小兒熱氣驚癇。治心腹煩滿,四肢痿枯,汗出,夜臥自驚,恚怒,伏氣在心下,不得喘息,腸癰內疽陰蝕,止汗,小便利,溺血,養精神,定魂魄,安五臟。白龍骨︰治夢寤泄精,小便泄精。 龍齒︰主治小兒大人驚癇,癲疾,狂走,心下結氣,不能喘息,諸痙,殺精物。治小兒五驚,十二癇,身熱不可近人,大人骨間寒熱,又殺蠱毒。(得人參、牛黃,畏石膏。)

角︰主治驚癇,瘈瘲,身熱如火,腹中堅及熱泄。畏干漆、蜀椒、理石。久服輕身,通神明,延年。生晉地川谷,及太山岩水岸土穴石中死龍處,采無時。今多出益州、梁州間,巴中亦有骨,欲得脊腦,作白地錦文,舐之著舌者,良。齒小強,猶有齒形。角強而實。又有龍腦,肥軟,亦斷痢。云皆是龍蛻,非實死也。比來巴中數得龍胞,吾自親見形體具存,云治產難,產後餘疾,正當末服之。(《新修》181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68頁)

牛黃

味苦,平,有小毒。主治驚癇,寒熱,熱盛狂痙,除邪逐鬼。治小兒百病。諸癇熱,口不開,大人狂癲,又墮胎。久服輕身,增年,令人不忘。生晉地平澤,生於牛,得之即陰乾百日,使時燥,無令見日月光。(人參為之使,得牡丹、菖蒲利耳目,惡龍骨、地黃、龍膽、蜚蠊,畏牛膝。)舊云神牛出入鳴吼者有之,伺其出角上,以盆水承而吐之,即墮落水中。今人多皆就膽中得之爾。多出梁、益,一子如雞子黃大相重疊,藥中之貴,莫復過此。一子起二三分,好者直五六千至一萬也。世人多假作,甚相似,唯以磨爪甲舐拭不脫者。是真之。(《新修》183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70頁)

麝香

味辛,溫,無毒。主辟惡氣,殺鬼精物,溫瘧,蠱毒,癇,去三蟲,治諸凶邪鬼氣,中惡,心腹暴痛脹急,痞滿,風毒,婦人產難,墮胎,去面 目中膚翳。久服除邪,不夢寤魘寐,通神仙。生中台川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之,生者益良。

麝形似獐,恆食柏葉,又啖蛇,五月得香往往有蛇皮骨,故麝香治蛇毒。今以蛇蛻皮裹麝香彌香,則是相使也。其香正在麝陰莖前皮內,別有膜裹之。今出隨郡義陽晉熙諸蠻中者亞之。

今出其形貌直如粟 人。又云是卵,不然也。香多被破雜蠻,猶差于益州。益州香形扁,仍以皮膜裹之。一子真者,分糅作三、四子,刮取其血膜,亦雜以余物。大都亦有精粗,破看一片,有毛在裹中者為勝,彼人以為志。若于諸羌夷中得者,多真好。燒當門沸起良久亦好。今唯得活者,自看取之,必當全真爾。生香人云是其精溺凝作之,殊不爾麝夏月食蛇蟲多,至寒香滿,入春患急痛,自以腳剔出,著屎溺中覆之,皆有常處。人有遇得,乃至一斗五升也。用此香乃勝殺取者。帶麝非但香,亦辟惡。以真者一子,置頭間枕之,辟惡夢及尸疰鬼氣。(《新修》184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69頁)

人乳汁

主補五臟,令人肥白悅澤。

張倉恆服人乳,故年百歲餘,肥白如瓠。(《新修》186頁,《大觀》卷十五,《政和》364頁)

味苦,溫、小寒,無毒。主治五癃,關格不得小便,利水道,治小兒癇,大人 。仍自還神化。合雞子黃煎之,消為水,治小兒驚熱,下痢。

李云是童男發。神化之事,未見別方。今世中嫗母為小兒作雞子煎,用發雜熬良久得汁,與兒服去痰熱。治百病而用發,皆用其父梳頭亂者爾。不知此發 審取是何物?且 字書記所無,或作算音,人今呼斑發為算發。書家亦呼亂髮為,恐 即是 音也。童男之理,未或全明。(《新修》186頁,《大觀》卷十五,《政和》363頁)

亂髮

微溫。主治咳嗽,五淋,大小便不通,小兒驚癇,止血,鼻衄,燒之吹內立已。

此常人頭髮爾,術家用已亂髮及爪燒,山人飲之相親愛。此與發 治體相似。(《新修》187頁,《大觀》卷十,《政和》363頁)

頭垢

主治淋閉不通。

術云頭垢浮針,以肥膩故爾。今當用悅澤人者。其垢可丸,亦主噎,又治勞復也。(《新修》188頁,《大觀》卷十五,《政和》364頁)

人屎

寒。主治時行大熱狂走,解諸毒,宜用絕乾者,搗末,沸湯沃服之。人溺,治寒熱,頭痛,溫氣,童男者尤良。溺白,治鼻衄,湯火灼瘡。東向圊廁溺坑中青泥,治喉痺,消癰腫,若已有膿即潰。

交廣俚人用焦銅為箭鏃,射人才傷皮便死,惟飲糞汁即瘥。而射豬狗不死,以其食糞故也時行大熱,飲糞汁亦愈。今近城寺,別塞空罌口,納糞倉中,積年得汁甚黑而苦,名為黃龍湯,治溫病垂死飲皆瘥。若人初得頭痛,直飲溺數升,亦多愈,合蔥豉作湯彌佳。溺及青泥為治並如所說。又婦人月水亦解毒箭並女勞復,浣 汁亦善。扶南國舊有奇術,能禁令刀斫人不入,惟以月水塗刀便死,此是污穢壞神氣也;又人合藥,所以忌觸之。皮既一種物,故從屎溺之例,又人精和鷹屎,亦滅瘢。(《新修》188頁,《大觀》卷十五,《政和》364頁)

馬乳

止渴。

今人不甚服,當緣難得也。(《新修》190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73頁)

牛乳

微寒。主補虛羸,止渴,下氣。

牛為佳,不用新被飲竟者。(《新修》190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73頁)

羊乳

溫。補寒冷虛乏。

牛乳、羊乳實為補潤,故北人皆多肥健。(《新修》190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72頁)

酪酥

微寒。主補五臟,利大腸,主治口瘡。

酥出外國,亦從益州來,本是牛羊乳所為,作之自有法。佛經稱乳成酪,酪成酥。酥成醍醐。醍醐色黃白作餅甚甘肥,亦時至江南。(《新修》191頁,《大觀》卷十六,《政和》)三七

熊脂

味甘,微寒、微溫、無毒。主治風痺不仁,筋急,五臟腹中積聚,寒熱,羸瘦。頭瘍白禿,面 食飲嘔吐。久服強志,不飢,輕身,長年。生雍州山谷。十一月取。

此脂即是熊白,是背上膏,寒月則有,夏月則無。其腹中肪及身中膏,煎取可作藥,而不

(《新修》191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70頁)

石蜜

味甘,平,微溫,無毒。主治心腹邪氣,諸驚癇,安五臟,諸不足,益氣。補中,止痛,解毒,除眾病,和百藥。養脾氣,除心煩,食飲不下,止腸,肌中疼痛,口瘡,明耳目。久服強志,輕身,不飢,不老,延年神仙。一名石飴。生武都山谷、河源山谷及諸山石中,色白如膏者良。

石蜜即崖蜜也。高山岩石間作之,色青、赤,味小,食之心煩。其蜂黑色似虻。又木蜜,呼為食蜜,懸樹枝作之,色青白,樹空及人家養作之者,亦白而濃濃,味美。凡蜂作蜜,皆須人小便以釀諸花,乃得和熟,狀似作飴須 也。又有土蜜,于土中作之,色青白,味 。

今出晉安檀崖者,多土蜜,云最勝。出東陽臨海諸處多木蜜;出於潛、懷安諸縣多崖蜜,亦有雜木蜜及人家養者,例皆被添,殆無淳者,必須親自看取之,乃無雜爾,且又多被煎煮。

其江南向西諸蜜,皆是木蜜,添雜最多,不可為藥用。道家丸餌,莫不須之。仙方亦單煉服之。致長生不老也。(《大觀》卷二十,《政和》410頁)

蜜蠟

味甘,微溫,無毒。主治下痢膿血,補中,續絕傷,金瘡,益氣,不飢,耐老。白蠟,治久泄,後重,見白膿,補絕傷,利小兒。久服輕身,不飢。生武都山谷。生於蜜房木石間。惡芫花、齊蛤。

此蜜蠟爾,生於蜜中,故謂蜜蠟。蜂皆先以此為蜜,煎蜜亦得之。初時極香軟,人更煮日許自然白;卒用之,亦可烊納水中十餘過亦白。世方惟以合治下丸,而《仙經》斷谷最為要用,今人但嚼食方寸者,亦一日不飢也。(《大觀》卷二十,《政和》412頁)

蜂子

味甘,平、微寒,無毒。主治風頭,除蠱毒,補虛羸,傷中。

治心腹痛,大人小兒腹中五蟲口吐出者,面目黃。久服令人光澤,好顏色,不老。輕身益氣。

大黃蜂子︰主治心腹脹滿痛,乾嘔,輕身益氣。

土蜂子︰主治癰腫,嗌痛。一名蜚零。生武都山谷。(畏黃芩、芍藥、牡蠣。)

前直云蜂子,即應是蜜蜂子也,取其未成頭足時炒食之;又酒漬以敷面,令面悅白。黃蜂

白膠

味甘,平、溫,無毒。主治傷中,勞絕,腰痛,羸瘦,補中益氣,婦人血閉無子。止痛,安胎。治吐血,下血,崩中不止,四肢酸疼,多汗,淋露,折跌傷損。久服輕身,延年。

一名鹿角膠。

生云中,煮鹿角作之。(得火良,畏大黃。)今人少復煮作,惟合角弓,猶言用此膠爾。方藥用亦稀,道家時又須之。作白膠法,先以米 汁,漬七日令軟,然後煮煎之,如作阿膠法爾。又一法即細銼角,與一片干牛皮,角即消爛矣,不爾相厭,百年無一熟也。(《新修》192頁,《大觀》卷十六,《政和》371頁)

阿膠

味甘,平、微溫,無毒。主治心腹內崩,勞極洒洒如瘧狀,腰腹痛,四肢酸疼,女子下血,安胎。丈夫少腹痛,虛勞羸瘦,陰氣不足,腳酸不能久立,養肝氣。久服輕身,益氣。

一名傅致膠。

生東平郡,煮牛皮作之。(出東阿。惡大黃,得火良。)出東阿,故曰阿膠。今都下能作之,用皮亦有老少,膠則有清濁。凡三種︰清薄者,書畫用;濃而清者,名為盆覆膠,作藥用之,用之皆火炙,丸散須極燥,入湯微炙爾;濁黑者,可六,《政和》三七二頁)

白鵝膏

主治耳猝聾,以灌之。毛︰主射工、水毒。肉︰平,利五臟。

東川多溪毒,養鵝以辟之,毛羽亦佳,中射工毒者,飲血又以塗身。鵝未必食射工,特以威相制爾,乃言鵝不食生蟲,今鵝子亦啖蚯蚓輩。(《新修》229頁,《大觀》卷十九,《政和》399頁)

雁肪

味甘,平,無毒。主治風擊,拘急,偏枯,氣不通利。久服長毛髮鬚眉,益氣,不飢,輕身,耐老。

一名 肪。生江南池澤。取無時。

詩云︰大曰鴻,小曰雁。今雁類亦有大小,皆同一形又別有野鵝大於雁,猶似家倉鵝,謂之駕鵝。雁肪自不多食,其肉應亦好。 作木音,云是野鴨。今此一名 肪,則雁、 皆相類爾。此後又有鴨事別注在後。夫雁乃住江湖,而夏應產伏皆往北,恐雁門北人不食此鳥故也,中原亦重之爾。雖采無時,以冬月為好。(《新修》230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0頁)

丹雄雞

味甘,微溫、微寒,無毒。主治女人崩中漏下。赤白沃,補虛,溫中,止血。不傷之瘡,通神,殺毒,辟不祥。頭︰主殺鬼,東門上者彌良。白雄雞肉︰味酸,微溫,主下氣,治狂邪,安五臟,傷中,消渴。烏雄雞肉︰微溫。主補中,止痛。膽︰微寒,主治目不明,肌瘡。

心︰主治五邪。血︰主 折,骨痛及痿痺。肪︰主治耳聾。雞腸︰平,主治遺尿,小便數不禁。肝及左翅毛︰主起陰。冠血︰主治乳難。 裡黃皮︰微寒,主治泄痢,小便利,遺溺,除熱,止煩。屎白︰微寒。主消渴,傷寒,寒熱,破石淋及轉筋,利小便,止遺溺,滅瘢痕。

黑雌雞︰主治風寒濕痺,五緩六急,安胎。其血︰無毒,平。主治中惡腹痛,及 折骨痛,乳難。翮羽︰主下血閉。黃雌雞︰味酸、甘,平。主治傷中,消渴,小便數不禁,腸 泄痢,補益五臟,續絕傷,治虛勞,益氣力。肋骨︰主治小兒羸瘦,食不生肌。雞子︰主除熱火瘡,治癇,可作虎魄神物。卵白︰微寒,治目熱赤痛,除心下伏熱,止煩滿,咳逆,小兒下泄,婦人產難,胞衣不出。醯漬之一宿,治黃膽,破大煩熱。卵中白皮︰主久咳結氣,得麻黃、紫菀和服之立已。雞白蠹︰能肥脂。生朝鮮平澤。

雞此例又甚多,云雞子作虎魄者,用欲 卵黃白,混雜煮作之,亦極相似,惟不拾芥爾。

又煮白合銀,口含須臾,色如金。雞子不可合葫、蒜及李子食之。烏雞肉,不可合犬肝、腎食之。小兒食雞肉,好生蛔蟲。又雞不可合芥葉蒸食之。朝鮮乃在玄兔樂浪,不應總是雞所出。今云白蠹,不知是何物,恐此別一種爾。(《新修》225頁,《大觀》卷十九,《政和》397頁)

味甘,無毒。主治風虛,寒熱。

白鴨屎︰名鴨通。主殺石藥毒,解結縛,散蓄熱。肉︰補虛,除熱,和臟腑,利水道。

即是鴨,鴨有家、有野,前《本經》云雁肪,一名 肪其治小異,此說則專是家鴨爾。 黃

修》230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0頁)

牡蠣

味鹹,平、微寒,無毒。主治傷寒,寒熱,溫瘧洒洒,驚恚怒氣,除拘緩,鼠,女子帶下赤白。除留熱在關節、榮衛虛熱去來不定,煩滿,止汗,心痛氣結,止渴,除老血,澀大小腸,止大小便,治泄精,喉痺,咳嗽,心脅下痞熱。久服強骨節,殺邪鬼,延年。

一名蠣蛤,一名牡蛤。

生東海池澤。采無時。(貝母為之使,得甘草、牛膝、遠志、蛇床良,惡麻黃、吳茱萸、辛夷。)是百歲雕所化,以十一月採為好,去肉,二百日成。今出東海,永嘉、晉安皆好,道家方以左顧者是雄,故名牡蠣;右顧則牝蠣爾。生著石,皆以口在上,舉以腹向南視之,口邪向東則是。或云以尖頭為左顧者,未詳孰是?例以大者為好。又出廣州,南海亦如此,但多右顧不用爾。丹方以泥釜,皆除其甲口,止取 如粉處爾。世用亦如之,彼海人皆以泥煮鹽釜,耐水火而不破漏。(《大觀》卷二十,《政和》412頁)

魁蛤

味甘,平,無毒。主治痿痺,泄痢,便膿血。一名魁陸,一名活東。生東海,正圓兩頭空,表有文,取無時。

形似紡,小狹長,外有縱橫文理,云是老蝙蝠化為,用之至少。而《本經》海蛤,一名

石決明

味鹹,平,無毒。主治目障翳痛,青盲。久服益精,輕身,生南海。

世云是紫貝,定小異,亦難得。又云是鰒魚甲,附石生,大者如手,明耀五色,內亦含珠。人今皆水漬紫貝,以熨眼,頗能明。此一種,本亦附見在決明條,甲既是異類,今為副品也。(《大觀》卷二十,《政和》415頁)

秦龜

味苦,無毒。主除濕痺氣,身重,四肢關節不可動搖。生山之陰土中,二月、八月取此即山中龜,不入水者,形大小無定,方藥不甚用龜類雖多,入藥只有兩種爾,又有鴦龜,小狹長尾,乃言治蛇毒,以其食蛇故也,用以卜則吉凶正反。帶秦龜前 骨,令人入山不迷。廣州有,其血甚治俚人毒箭傷。(《大觀》卷二十,《政和》413頁)

鮑魚

味辛、臭,溫,無毒。主治墜墮, 蹶, 折,瘀血、血痺在四肢不散者,女子崩中血不止。勿令中咸。

所謂鮑魚之肆,言其臭也,世人呼為 魚,字似鮑,又言鹽 之以成故也。作藥當用少鹽臭者,不知正何種魚爾?乃言穿貫者亦入藥,方家自少用之。今此鮑魚乃是 魚,長尺許。

合頁)

味甘,無毒。主治百病。

此是 也,今人皆呼慈音,即是 魚,作 食之云補;又有 魚相似而大;又有 魚亦相似,黃而美,益人,其合鹿肉及赤目赤須無鰓者,食之並殺人;又有人魚,似 而有四足,聲如小兒,食之治瘕疾,其膏燃之不消耗,始皇驪山塚中用之,謂之人膏也。荊州、臨沮、青溪至多此魚。(《大觀》卷二十,《政和》417頁)

鱔魚

味甘,大溫,無毒。主補中,益血,治瀋唇。五月五日取頭骨燒之,止痢。

鱔是荇芩根化作之,又云是人發所化,今其腹中自有子,不必盡是變化也。性熱,作食之亦補。而時行病起,食之多復,又喜令人霍亂。凡此水族魚 之類甚多,其有名者,已注在前條,雖皆可食,而甚損人,故不入藥用。

又有食之反能致病者,今條注如後說︰凡魚頭有白色如連珠至脊上者,腹中無膽者,頭中無鰓者,並殺人。魚汁不可合鸕 肉食之。鯽魚不可合猴、雉肉食之。鰍鱔不可合白犬血食之。鯉魚子不可合豬肝食之,鯽魚亦爾。青魚不可合生胡荽及生葵並麥醬食之。 無須及腹下通黑,及煮之反白,皆不可食。生 不可合雞肉食之,亦損人。又有 亦益人,尾有毒,治齒痛。又有 魚,至能醒酒。

魚有毒,不可食。(《大觀》卷二十,《政和》418頁)

蟲獸中品[编辑]

羚羊角

味鹹、苦,寒、微寒,無毒。主明目,益氣,起陰,去惡血注下,辟蠱毒惡鬼不祥,安心氣,常不魘寐。治傷寒,時氣寒熱,熱在肌膚,溫風注毒伏在骨間,除郁,驚夢,狂越,僻謬,及食噎不通。久服強筋骨,輕身,起陰,益氣,利丈夫。生石城山川谷及華陰山,采無時。

今出建平宜都諸蠻中及西域,多兩角者,一角者為勝。角甚多節,蹙蹙圓繞。別有山羊角極長,惟一邊有節,節亦疏大,不入方用。而《爾雅》云名 羊,而羌夷云只此即名羚羊,甚

政和》382頁)

羊角

味鹹、苦,溫、微寒,無毒。主治青盲,明目,殺疥蟲,止寒泄,辟惡鬼、虎、野狼,止驚悸。治百節中結氣,風頭痛及蠱毒,吐血,婦人產後餘痛。燒之殺鬼魅,辟虎野狼。久服安心,益氣力,輕身。生河西川谷。取無時,勿使中濕,濕有毒。(菟絲為之使。)

羊髓 ︰味甘,溫,無毒。主治男女傷中、陰氣不足,利血脈,益經氣,以酒服之。

青羊膽 ︰主治青盲,明目。

羊肺 ︰補肺,主治咳嗽。

羊心 ︰主止憂恚膈氣。

羊腎 ︰主補腎氣,益精髓。

羊齒 ︰主治小兒羊癇,寒熱。三月三日取之。

羊肉 ︰味甘,大熱,無毒。主緩中,字乳餘疾,及頭腦大風汗出。虛勞寒冷,補中益氣,安心止驚。

羊骨 ︰熱,主治虛勞,寒中,羸瘦。

羊屎 ︰燔之,主治小兒泄痢,腸鳴驚癇。

羊角方藥不甚用,餘皆入湯煎。羊有三、四種,最以青色者為勝,次則烏羊爾,其羊及虜中無角羊,正可啖食之,為藥不及都下者,其乳髓則肥好也。羊肝不可合豬肉及梅子、小豆食之,傷人心,大病患。(《新修》199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79頁)

犀角

味苦、鹹、酸,寒、微寒,無毒。主治百毒蠱疰,邪鬼,瘴氣,殺鉤吻、鴆羽、蛇毒,除邪,不迷惑魘寐。治傷寒,溫疫,頭痛,寒熱,諸毒气。久服輕身駿健。

生永昌川谷及益州(松脂為之使,惡 菌、雷丸。)今出武陵、交州、寧州諸遠山。犀有二角,以額上者為勝,又有通天犀,角上有一白縷,直上至端,此至神驗。或云是水犀,角出水中。

漢書》所云︰駭雞犀者,以置米邊,雞皆驚駭不敢啄。又置屋中,烏鳥不敢集屋上。昔者有人以犀為纛,死于野中,有行人見有鳶飛翔其上,不敢下往者,疑犀為異,抽取便群鳥競集。又云通天犀,夜露不濡,以此知之。凡犀見成物皆被蒸煮,不堪入藥,惟生者為佳。雖曰屑片,亦是已煮炙,況用屑乎﹗又有光犀,其角甚長,文理亦似犀,不堪藥用爾。

(《新修》195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83頁)

牛角

主下閉血,瘀血,疼痛,女人帶下,下血。燔之,味苦,無毒。

水牛角 ︰主治時氣寒熱頭痛。

髓 ︰補中,填骨髓,久服增年。髓︰味甘,溫,無毒。主安五臟。平三焦,溫骨髓,補中,續絕傷,益氣,止泄痢,消渴,以酒服之。

膽 ︰可丸藥。膽︰味苦,大寒。主此朱書牛角 、髓,其膽《本經》附出牛黃條中,此以類相從爾,非上品之藥,今撥出隨

心 ︰主治虛忘。

肝 ︰主明目。

腎 ︰主補腎氣,益精。

齒 ︰主治小兒牛癇。

肉 ︰味甘,平,無毒。主治消渴,止吐泄,安中益氣,養脾胃,自死者不良。

屎 ︰寒,主治水腫,惡氣,用塗門戶著壁者。燔之,主治鼠,惡瘡。

黃犍牛、烏牯牛溺 ︰主治水腫腹脹腳滿,利小便。

此牛亦以 牛為好,青牛最良,水牛為可充食爾。自死謂疫死,肉多毒。青牛腸不可共犬肉犬血食之,令人成病也。(《新修》202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77頁)

白馬莖

味鹹、甘,平,無毒。主治傷中,脈絕,陰不起,強志益氣,長肌肉肥健,生子。

小兒驚癇。陰乾百日。

眼 ︰主治驚癇,腹滿,瘧疾。當殺用之。

懸蹄 ︰主治驚癇,瘈瘲,乳難,辟惡氣,鬼毒,蠱注,不祥,止衄血,內漏,齲齒。生云中平澤。

白馬蹄 ︰主治婦人漏下,白崩。

赤馬蹄 ︰主治婦人赤崩,並溫。

齒 ︰主治小兒馬癇。

頭膏 ︰主生發。

毛 ︰主治女子崩中赤白。

心 ︰主治喜忘。

肺 ︰主治寒熱,小兒莖痿。

肉 ︰味辛、苦,冷。主除熱下氣,長筋,強腰脊,壯健,強意利志,輕身不飢。

脯 ︰主治寒熱痿痺。

屎 ︰名馬通,微溫。主治婦人崩中,止渴利,吐下血,鼻衄金創,止血。

頭骨 ︰主治喜眠,令人不睡。溺︰味辛,微寒。主治消渴,破症堅積聚。男子伏梁積疝,婦人瘕疾。銅器承飲之。

東行白馬蹄下土,作方術用,知女人外情。馬色類甚多,以純白者為良。其口、眼、蹄皆白,世中時有兩三爾,小小用不必爾。馬肝及鞍下肉,舊言殺人。食駿馬肉,不飲酒亦殺人。白馬青蹄亦不可食。《禮》云︰馬黑脊而斑臂漏脯,亦不復中食。骨,傷人有毒。人體有瘡,馬汗、馬氣、馬毛亦並能為害人也。(《新修》204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7?頁)

牡狗陰莖

味鹹,平,無毒。主治傷中,陰痿不起,令強熱,大生子,除女子帶下十二疾。一名狗精。六月上伏取,陰乾百日。

膽 ︰主明目,痂瘍,惡瘡。

心 ︰主治憂恚氣,除邪。

腦 ︰主治頭風痺痛,治下部 瘡,鼻中息肉。

齒 ︰主治癲癇,寒熱,猝風痱,伏日取之。

頭骨 ︰主治金創,止血。四腳蹄︰煮飲之,下乳汁。

白狗血 ︰味鹹,無毒。主治癲疾發作。

肉︰ 味鹹、酸,溫。主安五臟,補絕傷,輕身益氣。

屎中骨 ︰主治寒熱,小兒驚癇。

白狗、烏狗入藥用。白狗骨燒屑,治諸瘡 及妒乳癰腫。黃狗肉,大補虛,牝不及牡,牡者父也。又呼為犬,言腳上別有一懸蹄者是也。白犬血合白雞肉、白鵝肝、白羊肉、烏雞肉、蒲子羹等皆病患,不可食。犬春月目赤鼻燥欲狂 ,不宜食。(《新修》208頁,《大觀》卷 ?)

鹿茸

味甘、酸,溫、微溫,無毒。主治漏下惡血,寒熱,驚癇,益氣,強志,生齒,不老。

治虛勞洒洒如瘧,羸瘦,四肢酸疼,腰脊痛,小便利,泄精溺血,破留血在腹,散石淋,癰腫,骨中熱疽,養骨,安胎下氣,殺鬼精物,不可近陰,令痿,久服耐老。四月、五月解角時取,陰乾,使時燥。(麻勃為之使。)

角 ︰味鹹,無毒。主治惡瘡,癰腫,逐邪惡氣,留血在陰中。除少腹血急痛,腰脊痛,折傷惡血,益氣。七月取。(杜仲為之使。)

髓 ︰味甘,溫。主治丈夫女子傷中脈絕,筋急痛,咳逆。以酒和服之,良腎︰平,主補腎氣。

肉 ︰溫,主補中,強五臟,益氣力,生者治口僻,銼薄之。

野肉之中,唯獐鹿可食,生則不膻腥,又非辰屬,八卦無主而兼能溫補于人,則生死無尤,故道家許聽為脯過。其餘肉,雖牛、羊、雞、犬補益充肌膚,于亡魂皆為愆責,並不足啖。凡肉脯炙之不動,及見水而動,及曝之不燥,並殺人。又茅屋漏脯,即名漏脯,藏脯密器中名郁脯,並不可食之。

(《新修》210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76頁)

獐骨

微溫。主治虛損,泄精。肉︰溫,主補益五臟。髓︰益氣力,悅澤人面。

世云白肉,正是獐,不純于鹿,言其白膽,易驚怖也。又呼為麇,麇肉不可合鵠肉,食之

虎骨

主除邪惡氣,殺鬼疰毒,止驚悸,治惡瘡鼠,頭骨尤良。

膏 ︰治狗嚙瘡。

爪 ︰主辟惡魅。

肉 ︰主治惡心欲嘔,益氣力。

世云熱食虎肉,壞人齒,信自如此。虎頭作枕,辟惡魘;以置戶上,辟鬼。鼻,懸戶上,令二頁,

《大觀》卷十七,《政和》384頁)

豹肉

味酸,平,無毒。主安五臟,補絕傷,輕身益氣,久服利人。

豹至稀有,為用亦鮮,唯尾可貴。(《新修》213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86頁)

狸骨

味甘,溫,無毒。主治風疰、尸疰、鬼疰,毒气在皮中淫躍如針刺者,心腹痛。走無常處,及鼠 惡瘡,頭骨尤良。肉︰亦治諸疰。陰莖︰治月水不通,男子陰頹。燒之,以東流水服之。

狸類又甚多,今此用虎狸,無用貓者。貓狸亦好,其骨至難,別自取乃可信。又有,音信,色黃而臭,肉亦主鼠,及狸肉作羹如常法並佳。(《新修》214頁,《大觀》卷十七

兔頭骨

平,無毒。主治頭眩痛,癲疾。

骨 ︰主治熱中消渴。

腦 ︰主治凍瘡。

肝 ︰主治目暗。

肉 ︰味辛,平,無毒。主補中益氣。兔肉乃大美,亦益人。妊身不可食。令子唇缺。其肉又不可合白雞肉食之,令人面髮黃;合獺肉食之,令人病遁尸。(《新修》215頁,《大觀》卷十七,《政和》385頁)

雉肉

味酸,微寒,無毒。主補中,益氣力,止泄利,除蟻 。

雉雖非辰屬,而正是離禽。丙午日不可食者,明其王于火也。(《新修》232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3頁)

鷹屎白

主治傷撻,滅瘢。

只單用白,亦不能滅瘢。復應合諸藥,僵蠶、衣魚之屬以為膏也。(《新修》232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2頁)

雀卵

味酸,溫,無毒。主下氣,男子陰痿不起,強之令熱,多精有子。

腦︰ 主治耳聾。

頭血︰ 主治雀盲。

雄雀屎︰ 主治目痛,決癰癤,女子帶下,溺不利,除疝瘕。五月取之良。雀性利陰陽,故卵亦然。

術云︰雀卵和天雄丸服之,令莖大不衰。人患黃昏間目無所見,謂之為雀盲,其頭血治之。雄雀屎,兩頭尖是也,亦治齲齒。雀肉不可合李食之,亦忌合醬食,妊身尤禁也。(《新修》233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1頁)

鸛骨

味甘,無毒。主治鬼蠱諸疰毒,五尸,心腹疾。

鸛亦有兩種,似鵠而巢樹者為白鸛,黑色曲頸者為陽烏鸛。今宜用白者。(《新修》234頁)

雄鵲

味甘,寒,無毒。主治石淋,消結熱。可燒作灰,以石投中散解者是雄也。

五月五日鵲腦入術家用,一名飛駁烏。鳥之雌、雄難別,舊言其翼左覆右是雄。右覆左是雌。又燒毛作屑,納水中,沉者是雄,浮者是雌。今云投石,恐止是鵲爾,余鳥未必爾,並未識之。(《新修》二三四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4頁)

伏翼

味鹹,平,無毒。主治目瞑癢痛,治淋,利水道,明目,夜視有精光。久服令人喜樂,媚好,無憂。一名蝙蝠。生太山川谷,及人家屋間。立夏后采,陰乾。(莧實、云實為之伏翼目及膽,術家用為洞視法,自非白色倒懸者,亦不可服之也。(《大觀》卷十九,《政和》402頁)

味苦,平,無毒。主治五痔,陰蝕,下血赤白五色,血汁不止,陰腫,痛引腰背,酒煮殺之。又治腹痛,疝積,亦燒為灰,酒服之。生楚山川谷田野。取無時,勿使中濕。(得酒良,畏桔梗、麥門冬。)田野中時有此獸,人犯近,便藏頭足,毛刺人,不可得捉,能跳入虎耳中。而見鵲便自仰腹受啄,物有相制,不可思議爾。其脂烊鐵注中,內少水銀,則柔如鉛錫矣。(《大觀》卷二

石龍子

味鹹,寒,有小毒。主治五癃邪結氣,破石淋,下血,利小便水道。一名蜥蜴,一名山龍子,一名守宮,一名石蜴。生平陽川谷,及荊山石間。五月取,著石上令乾。(惡硫黃、斑蝥、蕪荑。)其類有四種︰一大形,純黃色,為蛇醫母,亦名蛇舅母,不入藥;次似蛇醫,小形長尾,見人不動,名龍子;次有小形而五色,尾青碧可愛,名斷蜴,並不螫人;一種喜緣籬壁,名蜓,形小而黑,乃言螫人必死,而未常聞中人。案東方朔云︰「若非守宮則蜥蜴」。如此蜓名守宮矣。以朱飼之,滿三斤,殺,乾末以塗女子身,有交接事便脫,不爾如赤志,故謂守宮。今此一名守宮,猶如野葛、鬼臼之義也,殊難分別。(《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2頁)

露蜂房

味苦、鹹,平,有毒。主治驚癇瘈瘲,寒熱邪氣,癲疾,鬼精蠱毒,腸痔,火熬之良。

又治蜂毒,毒腫。一名蜂場,一名百穿,一名蜂 。生 山谷。七月七日采,陰乾。(惡乾薑、丹參、黃芩、芍藥、牡蠣。)此蜂房多在樹腹中及地中,今此曰露蜂房,當用人家屋間及樹枝間苞裹者。乃遠舉 ,未解所以。(《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24頁)

樗雞

味苦,平,有小毒。主治心腹邪氣,陰痿,益精強志,生子,好色,補中,輕身。又治腰痛,下氣,強陰多精,不可近目。生河內川谷樗樹上。七月采,曝乾。

形似寒 而小,今出梁州,方用至稀,惟合大麝香丸用之。樗樹似漆而臭,今以此樹上為

蚱蟬

味鹹、甘,寒,無毒。主治小兒驚癇,夜啼,癲病,寒熱,驚悸,婦人乳難。胞衣不出,又墮胎。生楊柳上。五月采,蒸干之,勿令蠹。

蚱字音作笮,即是 蟬。,雌蟬也,不能鳴者。蟬類甚多。莊子云︰蟪蛄不知春秋,則是今四月、五月小紫青色者。而《離騷》云︰蟪蛄鳴兮啾啾,歲暮兮不自聊,此乃寒 爾,九月、十月中鳴甚淒急;又二月中便鳴者名 母,似寒 而小;七月、八月鳴者名,色青。

今此云生楊柳樹上是。《詩》云︰鳴蜩 者,形大而黑,傴僂丈夫,止是掇此,昔人啖之。故《禮》有雀 蜩范,范有冠,蟬有,亦謂此蜩。此蜩復五月便鳴。世云五月不鳴,嬰

白僵蠶

味鹹、辛,平,無毒。主治小兒驚癇,夜啼,去三蟲,滅黑 。令人面色好,治男子陰瘍病。女子崩中赤白,產後餘痛,滅諸瘡瘢痕。生穎川平澤。四月取自死者,勿令中濕,濕有毒,不可用。

人家養蠶時,有合箔皆僵者,即曝燥都不壞。今見小白色,似有鹽度者為好。末以塗馬齒,即不能食草,以桑葉拭去乃還食,此明蠶即馬類也。(《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0頁)

桑螵蛸

味鹹、甘,平,無毒。主治傷中,疝瘕,陰痿,益精,生子,女子血閉,腰痛,通五淋,利小便水道。又治男子虛損,五臟氣微,夢寐失精,遺溺。久服益氣,養神。一名蝕 。生桑枝上,螳螂子也,二月、三月采蒸之,當火炙,不爾令人泄。得龍骨,治泄精。(畏旋復花。)世呼螳螂為 螂,逢樹便產,以桑上者為好,是兼得桑皮之津氣,市人恐非真,皆令合枝

味鹹,寒,有毒。主治心腹寒熱洗洗,血積症瘕,破堅,下血閉,生子大良。一名地鱉,一名土鱉。生河東川澤及沙中,人家牆壁下土中濕處。十月取曝乾。(畏皂莢、菖蒲。)形扁扁如鱉,故名土鱉,而有甲,不能飛,小有臭氣,今人家亦有之。(《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4頁)

蠐螬

味鹹,微溫、微寒,有毒。主治惡血,血瘀痺氣,破折血在脅下堅滿痛,月閉,目中淫膚,青翳白膜。治吐血在胸腹不去,及破骨 折,血結,金瘡內塞,產後中寒,下乳汁。

一名蠐,一名 齊,一名 齊。

生河內平澤及人家積糞草中。取無時,反行者良。(蜚虻為之使,惡附子。)大者如足大指,以背滾行,乃駛于腳,雜豬蹄作羹與乳母,不能別之,《詩》云領如蝤蠐

蛞蝓

味鹹,寒,無毒。主治賊風 僻,軼筋及脫肛,驚癇,攣縮。

一名陵蠡,一名土蝸,一名附蝸。生太山池澤及陰地沙石垣下。八月取。

蛞蝓無殼,不應有蝸名,其附蝸者,復名蝸牛。生池澤沙石,則應是今山蝸。或當言其頭,形類猶似蝸牛蟲者,世名蝸牛者,作瓜字,則蝸字亦音瓜。莊子所云,戰于蝸角也。蛞蝓入三十六禽限,又是四種角蟲之類。熒室星之精矣。方家殆無復用乎。(《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2頁)

海蛤

味苦、鹹,平,無毒。主治咳逆上氣,喘息煩滿,胸痛,寒熱,治陰痿。

一名魁蛤。

生東海。(蜀漆為之使,畏狗膽,甘遂、芫花。)此物以細如巨勝、潤澤光淨者,好;有粗如半杏仁者,不入藥用。(《大觀》卷二十,《政和》416頁)

文蛤

味鹹,平,無毒。主治惡瘡,蝕五痔。咳逆胸痺,腰痛脅急,鼠,大孔出血,崩中漏下。生東海,表有文,取無時。

海蛤至潤澤,云從雁屎中得之,二三十過方為良,今人多取相 令磨蕩似之爾;文蛤小大而有紫斑,此既異類而同條,若別之,則數多,今以為附見,而在副品限也。凡有四物如此。(《大觀》卷二十,《政和》416頁)

鯉魚膽

味苦,寒,無毒。主治目熱赤痛,青盲,明目。久服強悍,益志氣。肉︰味甘,主咳逆上氣,黃膽,止渴。生者,主治水腫腳滿,下氣。骨︰主女子帶下赤白。齒︰主石淋。生九江池澤,取無時。

鯉魚,最為魚之主,形既可愛,又能神變,乃至飛越山湖,所以琴高乘之。山上水中有鯉

《政和》419頁)

蠡魚

味甘,寒,無毒。主治濕痺,面目浮腫,下大水,治五痔,有瘡者,不可食,令人瘢白。

一名 魚。生九江池澤,取無時。

今皆作鱧字,舊言是公蠣蛇所變,然亦有相生者。至難死,猶有蛇性。合小豆白煮,以治

龜甲

味鹹、甘,平,有毒。主治漏下赤白,破症瘕, 瘧,五痔,陰蝕,濕痺,四肢重弱,小兒囟不合。治頭瘡難燥,女子陰瘡及驚恚氣,心腹痛不可久立,骨中寒熱,傷寒勞復,或肌體寒熱欲死,以作湯良。久服輕身,不飢,益氣資智,亦使人能食。

一名神屋。

生南海池澤及湖水中,采無時,勿令中濕,中濕即有毒。(惡沙參、蜚蠊。)此用水中神龜,長一尺二寸者為善,厴可以供卜,殼可以充藥,亦入仙方,用之當炙。

生龜溺,甚治久嗽,亦斷瘧。肉,作羹,大補而多神靈,不可輕殺。書家載之甚多,此不具說也。(《大觀》卷二十,《政和》413頁)

鱉甲

味鹹,平,無毒。主治心腹症瘕,堅積,寒熱,去痞,息肉,陰蝕,痔,惡肉。治溫瘧,血瘕,腰痛,小兒脅下堅。肉︰味甘,主傷中,益氣,補不足。生丹陽池澤,取無時。(惡礬石。)生取甲,剔去肉為好,不用煮脫者。今看有連厴及干岩便好,若上有甲,兩邊骨出,已被煮也,用之當炙。夏月銼鱉,以赤莧包置濕地,則變化生鱉。人有裹鱉甲屑,經五月,皆能變成鱉子。此其肉亦不足食,多作症瘕。其目陷者,及合雞子食之,殺人。不可合莧菜食之。其厴下有如王字形者,亦不可食。(《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25頁)

魚甲

味辛,微溫,有毒。主治心腹症瘕,伏堅,積聚,寒熱,女子崩中,下血五色,小腹、陰中引相痛,瘡疥死肌。治五邪涕泣時驚,腰中重痛,小兒氣癃 潰。

肉︰主少氣吸吸,足不立地。生南海池澤,取無時。(蜀漆為之使,畏狗膽、芫花、甘遂。),即今鼉甲也,用之當炙。皮可以貫鼓,肉至補益。於物難死,沸湯沃口入腹良久乃剝十一,《政和》431頁)

烏賊魚骨

味鹹,微溫,無毒。主治女子漏下赤白經汁,血閉,陰蝕,腫痛,寒熱,症瘕,無子。

治驚氣入腹,腹痛環臍,陰中寒腫,令人有子,又止瘡多膿汁不燥。肉︰味酸,平,主益氣強志。生東海池澤,取無時。(惡白蘞,白芨。)此是 烏所化作,今其口腳具存,猶相似爾。用其骨亦炙之。其魚腹中有墨,今作好墨用

味鹹,寒,有毒。主治胸中邪氣熱結痛, 僻,面腫,敗漆燒之致鼠。解結散血,愈漆瘡,養筋益氣。爪︰主破胞,墮胎。生伊芳洛池澤諸水中,取無時。

(殺莨菪毒、漆毒。)蟹類甚多,蝤 、擁劍、彭 皆是,並不入藥。惟蟹最多有用,仙方以化漆為水,服之長生。以黑犬血灌之,三日燒之,諸鼠畢至,未被霜甚有毒,云食水莨所為,人中之,不即治多死。

目相向者亦殺人,服冬瓜汁、紫蘇汁及大黃丸皆得瘥。海邊又有彭蜞、擁劍,似彭 而大,似蟹而小,不可食。蔡謨初渡江,不識而啖之,幾死,嘆曰︰讀《爾雅》不熟,為勸學者所誤。(《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26頁)

鰻鱺魚

味甘,有毒。主治五痔,瘡,殺諸蟲。

能緣樹食藤花,形似鱔,取作 食之。炙以熏諸木竹,辟蛀蟲。膏,治諸 瘡。又有,亦相似而短也。(《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1頁)

原蠶蛾

雄者有小毒。主益精氣,強陰道,交接不倦,亦止精。屎︰溫,無毒。主腸鳴,熱中,消渴,風痺,癮疹。

原蠶是重養者,世呼為魏蠶。道家用其蛾止精,其翁繭入術用。屎,名蠶沙,多入諸方用,不但熨風而已也。(《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29頁)

蟲獸下品[编辑]

六畜毛蹄甲

味鹹,平,有毒。主治鬼疰蠱毒,寒熱,驚癇痙,癲疾,狂走,駱駝毛尤良。

六畜,謂馬、牛、羊、豬、狗、雞也,騾、驢亦其類。駱駝出外國,方家並不復用。且馬、牛、羊、雞、豬、狗毛蹄,亦已各出其身之品類中,所主治不必皆同此矣。(《新修》二一 ?

弓弩弦

主治難產,胞衣不出。

產難取弓弩弦以縛腰;及燒弩牙,令赤,內酒中飲之,皆取發放快速之義也。(《大觀》卷

敗鼓皮

平。主治中蠱毒。

此用穿敗者,燒作屑水和服之。病患即喚蠱主姓名,仍往令其呼取蠱便瘥。白 荷亦然。)(

鯪鯉甲

微寒。主治五邪驚啼悲傷,燒之作灰,以酒或水和方寸匕,治蟻 。

其形似鼉而短小,又似鯉魚,有四足,能陸能水。出岸開鱗甲,伏如死,令蟻入中,忽閉觀》卷二十二,《政和》454頁)

獺肝

味甘,有毒。主治鬼疰蠱毒,卻魚鯁,止久嗽燒服之。肉︰治疫氣溫病,及牛馬時行病。

煮屎灌之亦良。

獺有兩種︰有 獺,形大,頭如馬,身似蝙蝠,不入藥用。此當取常所見者,其骨亦治食頁,《大觀》卷十八,《政和》392頁)

狐陰莖

味甘,有毒。主治女子絕產,陰癢,小兒陰頹卵腫。五臟及腸︰味苦,微寒,有毒。主治蠱毒寒熱,小兒驚癇。雄狐屎,燒之辟惡,在木石上者是。

江東無狐,皆出北方及益州間,形似狸而黃,亦善能為魅也。(《新修》222頁,《大觀》卷十八,《政和》391頁)

麋脂

味辛,溫,無毒。主治癰腫,惡瘡,死肌,寒風濕痺,四肢拘緩不收,風頭腫氣,通腠理,柔皮膚,不可近陰,令痿。一名宮脂。畏大黃。角︰味甘,無毒。主痺,止血,益氣力。

生南山山谷,生淮海邊澤中,十月取。

今海陵間最多,千百為群,多牝少牡。人言一牡輒交十餘牝,交畢即死。其脂墮土中,經年人得之方好,名曰遁脂,酒服至良。尋麋性乃爾淫快,不應萎人陰。一方言不可近陰,令陰不痿,此乃有理。麋肉不合蝦及生菜、梅、李、果實,食之皆病患。其角刮去屑,熬香,酒

蝦蟆

味辛,寒,有毒。主治邪氣,破症堅血,癰腫,陰瘡,服之不患熱病。治陰蝕,疽癘惡瘡, 犬傷瘡,能合玉石。

一名蟾蜍,一名□,一名去甫,一名苦 。生江湖池澤。

五此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其皮汁甚有毒。犬嚙之,口皆腫。人得溫病斑出困者,生食一能使人縛亦自解。燒灰敷瘡立驗。其肪塗玉則刻之如蠟,故云能合玉石,但肪不可多得。取肥者,銼,煎膏,以塗玉,亦軟滑易截。古玉器有奇特,非雕琢人功者,多是昆吾刀及蝦蟆肪所刻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0頁)

味甘,寒,無毒。主治小兒赤氣,肌瘡,臍傷,止痛,氣不足。一名長股。生水中,取無凡蜂、蟻、蛙、蟬,其類最多。大而青脊者,俗名土鴨,其鳴甚壯。又一種黑色,南人名

453頁)

石蠶

味鹹,寒,有毒。主治五癃,破石淋,墮胎。肉︰解結氣,利水道,除熱。一名沙虱。

生江漢池澤。

李云江左無識此者,謂為草根,其實類蟲,形如老、蠶,生附石。傖人得而食之,味鹹而微辛。李之所言有理,但江漢非傖地爾。大都應是生氣物,猶如海中蠣蛤輩,附石生不動,亦皆活物也。今世用草根黑色多角節,亦似蠶,恐未是實。方家不用沙虱,自是東間水中細蟲。人入水浴,著人略不可見,痛如針刺,挑亦得之。今此名或同爾,非其所稱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9頁)

蚺蛇膽

味甘、苦,寒,有小毒。主治心腹 痛,下部 瘡,目腫痛。膏︰平,有小毒。主皮膚風毒,婦人產後腹痛餘疾。

此蛇出晉安,大者三、二圍。在地行往不舉頭者,是真;舉頭者,非真。形多相似,彼土人以此別之。膏、膽又相亂也。真膏累累如梨豆子相著,他蛇膏皆大如梅、李子。真膽狹長通黑,皮膜極薄,舐之甜苦,摩以注水即沉而不散;其偽者並不爾。此物最難得真,真膏多所入藥用,亦云能治伯牛疾。(《大觀》卷二十二,《政和》四四三頁)

蝮蛇膽

味苦,微寒,有毒。主治 瘡。肉︰釀作酒,治癩疾,諸,心腹痛,下結氣,除蠱毒。

其腹中吞鼠︰有小毒,治鼠 。

蝮蛇黃黑色,黃頷尖口,毒最烈,虺形短而扁,毒不異于,中人不即治,多死。蛇類甚眾,惟此二種及青 為猛,治之並別有方。蛇皆有足,五月五日取燒地令熱,以酒沃之,置中,足出。術家所用赤,黃頷,多在人家屋間,吞鼠子雀雛,見腹中大者,破取,干之。

蛇蛻

味鹹、甘,平,無毒。主治小兒二十種驚癇,瘈瘲,癲疾,寒熱,腸痔,蟲毒,蛇癇,弄舌搖頭,大人五邪,言語僻越,惡瘡,嘔咳,明目。火熬之良一名龍子衣,一名蛇符,一名龍子皮,一名龍子單衣,一名弓皮。生荊州川谷及田野。五月五日、十五日取之,良。(畏磁石及酒。)草中不甚見虺、蝮蛻,惟有長者,多是赤 、黃頷輩,其皮不可復識,今往往得爾,皆須

蜈蚣

味辛,溫,有毒。主治鬼疰,蠱毒,啖諸蛇蟲魚毒,殺鬼物老精,溫瘧,去三蟲。治心腹寒熱結聚,墮胎,去惡血。生大吳川谷江南。赤頭足者良。

今赤足者多出京口,長山、高麗山,茅山亦甚有,于腐爛積草處得之,勿令傷,曝乾之。

黃足者甚多,而不堪用,人多火炙令赤以當之,非真也。一名 蛆。莊周云 蛆甘帶。《淮南子》云︰騰蛇游霧,而殆于 蛆。其性能製蛇,忽見大蛇,便緣而啖其腦。蜈蚣亦嚙人,以桑汁白鹽塗之即愈。(《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6頁)

馬陸

味辛,溫,有毒。主治腹中大堅症,破積聚,息肉,惡瘡,白禿。治寒熱痞結,脅下滿。

一名百足,一名馬軸。生玄菟川谷。

李云此蟲形長五六寸,狀如大蛩,夏月登樹鳴,冬則蟄,今人呼為飛 蟲也,恐不必是馬陸爾。今有一細黃蟲,狀如蜈蚣而甚長,俗名土蟲,雞食之醉悶亦至死。書云百足之蟲,至死不僵。此蟲足甚多,寸寸斷便寸行,或欲相似,方家既不復用,市人亦無取者,未詳何者的是。(《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3頁)

下品

味辛,平,無毒。主治久聾,咳逆,毒气,出刺,出汗。治鼻窒。其土房主癰腫,風頭。

一名土蜂,生熊耳川谷及,或人屋間。

此類甚多,雖名土蜂,不就土中為窟,謂□ 土作房爾。今一種黑色,腰甚細,銜泥于人室及器物邊作房,如並竹管者是也。其生子如粟米大置中,乃捕取草上青蜘蛛十餘枚滿中,仍塞口,以擬其子大為糧也。其一種入蘆竹管中者,亦取草上青蟲,一名蜾蠃。詩人云︰「螟蛉有子,蜾蠃負之。」言細腰物無雌,皆取青蟲,教祝便變成己子,斯為謬矣。造詩者乃可不詳,未審夫子何為因其僻邪。聖人有闕,多皆類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6頁 )

雀瓮

味甘,平,無毒。主治小兒驚癇,寒熱,結氣,蠱毒,鬼疰。一名躁舍。生漢中,采蒸之,生樹枝間, 房也。八月取。

,蚝蟲也。此蟲多在石榴樹上,世呼為蚝蟲,其背毛亦螫人。生卵,形如雞子,大如巴豆,今方家亦不用此。蚝,一作 爾。(《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0頁)

彼子

味甘,溫,有毒。主治腹中邪氣,去三蟲,蛇螫,蟲毒,鬼疰,伏尸。生永昌山谷。

方家從來無用此者,古今諸醫及藥家,了不復識,又一名羆子,不知其形何類也。(《大觀

鼠婦

味酸,溫,微寒,無毒。主治氣癃,不得小便,婦人月閉。血瘕,癇痙,寒熱,利水道。

一名負□,一名,一名 。生魏郡平谷及人家地上,五月五日取。

一名鼠負,言鼠多在坎中,背則負之,今作婦字,如似乖理。又一名鼠姑。(《大觀》卷二十二,《政和》四五五頁)

螢火

味辛,微溫,無毒。主明目,小兒火瘡,傷熱氣,蠱毒,鬼疰,通神精。一名夜光,一名放光,一名熠耀,一名即 。生階地池澤。七月七日取,陰乾。

此是腐草及爛竹根所化,初猶未如蟲,腹下已有光,數日便變而能飛。方術家捕取內酒中

衣魚

味鹹,溫,無毒。主治婦人疝瘕,小便不利,小兒中風項強背起,摩之。又治淋,墮胎,塗瘡滅瘢。一名白魚,一名 。生咸陽平澤。

衣中乃有,而不可常得,多在書中。亦可用於小兒淋閉,以摩臍及小腹,即溺通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6頁)

白頸蚯蚓

味鹹,寒、大寒,無毒。主治蛇瘕,去三蟲,伏尸,鬼疰,蠱毒,殺長蟲,仍自化作水。

治傷寒伏熱,狂謬,大腹,黃膽。一名土龍,生平土,三月取,陰乾。

白頸是其老者爾,取破去土,鹽之,日曝,須臾成水,道術多用之。溫病大熱狂言,飲其汁皆瘥,與黃龍湯治同也。其屎,呼為蚓螻,食細土無沙石,入合丹泥釜用。若服此干蚓,應

螻蛄

味鹹,寒,無毒。主治產難,出肉中刺,潰癰腫,下哽噎,解毒,除惡瘡。

一名蟪姑,一名天螻,一名 。生東城平澤,夜出者良,夏至取,曝乾。

以自出者,其自腰以前甚澀,主止大小便。從腰以後甚利,主下大小便。若出拔刺,多用其腦。此物頗協神鬼,昔人獄中得其蟪力者。今人夜忽見出,多打殺之,言為鬼所使也。

(《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3頁)

蜣螂

味鹹,寒,有毒。主治小兒驚癇,瘈瘲,腹脹,寒熱,大人癲疾,狂易。手足端寒,肢滿賁豚。一名 蜣。火熬之良。生長沙池澤。五月五日取,蒸,藏之,臨用當炙,勿置水中,令人吐。(畏羊角、石膏。)莊子云︰ 蜣之智,在於轉丸。其喜入人糞中,取屎丸而卻推之,俗名推丸。當取大者,其類有三四種,以鼻頭扁者為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1頁)

地膽

味辛,寒,有毒。主治鬼疰,寒熱,鼠,惡瘡,死肌,破症瘕,墮胎。蝕瘡中惡肉,鼻中息肉,散結氣石淋,去子,服一刀圭即下。一名 青,一名青蛙。生汶山川谷,八月取。

(惡甘草。)真者出梁州,狀如大馬蟻有翼;偽者即斑蝥所化,狀如大豆,大都治體略同,必不能得真454頁)

馬刀

味辛,微寒,有毒。主治漏下赤白,寒熱,破石淋,殺禽獸賊鼠。除五臟間熱,肌中鼠,止煩滿,補中,去厥痺,利機關。用之當煉,得水爛人腸。又云得水良。一名馬蛤。生江湖池澤及東海,取無時。

李云生江漢中,長六、七寸,江漢間人名為單姥,亦食其肉,肉似蚌。今人多不識之,大都似今□而非。方用至少。凡此類皆不可多食,而不正入藥,惟蛤蜊煮之醒酒。蜆殼陳久者止痢。車螯、蚶蠣、 之屬,亦可為食,無損益,不見所主。雉入大水變為,云是大蛤,乃是蚌爾,煮食諸蜊蝸與菜,皆不利人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1頁)

貝子

味鹹,平,有毒。主治目翳,鬼疰,蠱毒,腹痛下血,五癃,利水道。除寒熱溫疰,解肌,散結熱。燒用之良。一名貝齒。生東海池澤。

此是今小小貝子,人以飾軍容服物者,乃出南海。燒作細屑末,以吹眼中,治翳良,又真

田中螺汁

大寒。主治目熱赤痛,止渴。

生水田中及湖瀆岸側,形圓大如梨、橘者,人亦煮食之。煮汁,亦治熱,醒酒,止渴。

患眼痛,取真珠並黃連納其中,良久汁出,取以注目中,多瘥。(《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9頁)

蝸牛

味鹹,寒。主治賊風 僻, 跌,大腸下脫肛,筋急及驚癇。

蝸牛,字是力戈反,而世呼為瓜牛。生山中及人家,頭形如蛞蝓,但背負殼爾。前以注說之。海邊又一種,正相似,火炙殼便走出,食之益顏色,名為寄居。方家既不復用,人無取者,未詳何者的是也。

(《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2頁)

即世人呼為老 者,一名, 作綠音。又有雕鶚,並相似而大。雖不限雌雄,恐雄者當

》403頁)

鴆鳥毛

此乃是兩種︰鴆鳥,狀如孔雀,五色雜斑,高碩,黑頸,赤喙,出交,廣深山中。 日鳥,狀如黑傖雞,其共禁大朽樹,令反,覓蛇吞之,作聲似云同力,故江東人呼為同力鳥,並啖蛇。人誤食其肉,亦即死。鴆毛羽,不可近人,而並治毒蛇。帶鴆喙,亦辟蛇。昔時皆用鴆毛為毒酒,故名 酒。頃來不復爾。又云有物赤色,狀如龍,名海薑,生海中,亦大有毒,甚於鴆羽也。(《新修》367頁、《大觀》卷三十,《政和》547頁)

鸕屎

一名蜀水華。主去面黑 痣。頭︰微寒。主治鯁及噎,燒服之。

溪谷間甚多見之,當自取其屎,擇用白處,市賣不可信。骨,亦主魚鯁。此鳥不卵生。

孔雀屎

微寒。主治女子帶下,小便不利。

出廣益諸州,都下亦養之。方家不見用其屎也。(《新修》235頁,《大觀》卷十九,《政和》401頁)

豚卵

味甘,溫,無毒。主治驚癇,癲疾,鬼疰,蠱毒,除寒熱,賁豚,五癃,邪氣攣縮,一名豚癲。陰乾藏之,勿令敗。豬懸蹄︰主治五痔,伏熱在腸,腸癰內蝕。豬四足︰小寒。治傷撻,諸敗瘡,下乳汁。心︰主驚邪,憂恚。腎︰冷,和理腎氣,通利膀胱。膽︰治傷寒熱渴。肚︰補中益氣,止渴利。齒︰主小兒驚癇,五月五日取。 膏︰主生發。肪膏︰主煎諸膏藥,解斑蝥、芫青毒。 豬肉︰味酸,冷,治狂病。凡豬肉︰味苦,主閉血脈,弱筋骨,虛人肌,不可久食,病患金創者尤甚。豬屎︰主寒熱,黃膽,濕痺。

豬為用最多,惟肉不宜人,人有多食,皆能暴肥,此蓋虛肌故也。其脂能悅澤皮膚,作手膏不皸裂,肪膏煎藥,無不用之。勿令中水,臘月者歷年不壞,頸上膏謂之負革脂,入道家用。其屎汁,極治溫毒。食其肉飲酒,不可臥秫稻穰中。又白豬蹄白雜青者不可食,食豬膏,又忌烏梅也。(吐魯番出土《集注》殘簡,《新修》218頁,《大觀》卷一八,《政和》388頁)

燕屎

味辛,平,有毒。主治蠱毒,鬼疰,逐不祥邪氣,破五癃,利小便。生高谷山平谷。

燕有兩種,有胡、有越。紫胸輕小者是越燕,不入藥用,胸斑黑聲大者是胡燕。世呼胡燕為夏候,其作窠喜長,人言有容一匹絹者,令家富。窠亦入藥用,與屎同,多以作湯洗浴,治小兒驚邪也。窠戶有北向及尾倔色白者,皆數百歲燕,食之延年。凡燕肉不可食,令人入水為蛟龍所吞,亦不宜殺之。(吐魯番出土殘卷《集注》,《新修》235頁,《大觀》卷一九,《政和》401頁)

天鼠屎

面黑 。一名鼠沽,一名石肝。生合浦山谷。十月、十二月取。(惡白蘞、白薇。)方家不復用,世不識也。(吐魯番出土《集注》殘卷,《大觀》卷十九,《政和》402頁)

鼴鼠

世中一名隱鼠,一名鼴鼠,形如鼠,大而無尾,黑色,長鼻甚強,恆穿耕地中行,討掘即得,今諸山林中,又有一獸,大如水牛,形似豬,灰赤色,下腳似象,胸前尾上皆白,有力而鈍,亦名鼴鼠。人張網取食之,肉亦似牛肉,多以作脯。其膏亦云主 ,乃云此是鼠王,其精溺一滴落地輒成一鼠。谷有鼠災年,則多出,恐非虛爾。谷字一作 。此鼠蹄燒末酒服,又以骨搗碎釀酒將服之,並治 良驗也。(吐魯番出土殘卷《集注》,《新修》220頁,《大觀》卷十八,《政和》393頁)

主墮胎,生乳易。生山都平谷。

是 鼠一名飛生,狀如蝙蝠,大如鴟鳶,毛紫色暗,夜行飛行。生人取其皮毛,以與產婦持之,令兒易出。又有水馬,生海中,是魚蝦類,狀如馬形,亦主易產。此 鼠別類而同一條中,當以其是皮毛之物也,今亦在副品限也。(《新修》216頁,《大觀》卷十八,《政和》393頁)

牡鼠

微溫,無毒。主治 折,續筋骨,搗敷之,三日一易。四足及尾︰主婦人墮胎,易產。

肉︰熱,無毒。主治小兒哺露大腹,炙食之。糞︰微寒,無毒。主治小兒癇疾,大腹,時行勞復。

牡鼠,父鼠也。其屎兩頭尖,專治勞復。鼠目,主明目,夜見書,術家用之。臘月鼠,燒之辟惡氣;膏煎之,亦治諸瘡。膽,主目暗,但才死膽便消,故不可得之。(《大觀》卷二十

斑蝥

味辛,寒,有毒。主治寒熱,鬼疰,蠱毒,鼠,疥癬,惡瘡,疽蝕,死肌,破石癃,血積,傷人肌,墮胎。一名龍尾。生河東川谷。八月取,陰乾。馬刀為之使,畏巴豆、丹參、空青、惡膚青。

豆花時取之,甲上黃黑斑色,如巴豆大者是也。(《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8頁)

芫青

味辛,微溫,有毒。主治蠱毒,風疰,鬼疰,墮胎。三月取。曝乾。

芫花時取之,青黑色,亦治鼠 。(《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4頁)

葛上亭長

味辛,微溫,有毒。主治蠱毒。鬼疰,破淋結,積聚,墮胎。七月取,曝乾。

葛花時取之,身黑而頭赤,喻如人著玄衣赤幘,故名亭長。此一蟲五變,為治皆相似,二月、三月在芫花上,即呼芫青;四月、五月在王不留行上,即呼王不留行蟲;六月、七月在葛花上,即呼為葛上亭長;八月在豆花上,即呼斑蝥;九月、十月欲還地蟄,即呼為地膽,此十二,《政和》446頁)

蜘蛛

微寒,主治大人小兒潰。七月七日取其網,治喜忘。

蜘蛛類數十種,《爾雅》只載七、八種爾,今此用懸網狀如魚罾者,亦名 。蜂及蜈蚣螫人,取置肉上,則能吸毒。又以斷瘧及乾嘔霍亂。術家取其網著衣領中辟忘。有赤斑者,世《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4頁)

蜻蛉

微寒。主強陰,止精。

此有五、六種,今用青色大眼者,一名諸乘,世呼胡蜊,道家用以止精。眼可化為青珠。

其餘黃細及黑者,不入藥用,一名蜻蜓。(《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55頁)

木虻

味苦,平,有毒。主治目赤痛, 傷淚出,瘀血,血閉,寒熱酸,無子。一名魂常。

生漢中川澤,五月取。

此虻不啖血,狀似虻而小,近道草中不見有,市人亦少有賣者,方家所用,惟是蜚虻也。

(《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3頁)

蜚虻

味苦,微寒,有毒。主逐瘀血,破下血積,堅痞,症瘕,寒熱,通利血脈及九竅,女子月此即今啖牛馬血者,伺其腹滿掩取干之,方家皆呼為虻蟲矣。(《大觀》卷二十一,《政和》433頁)

蜚蠊

味鹹,寒,有毒。主治血瘀,症堅,寒熱,破積聚,喉咽痺。內塞無子,通利血脈。

生晉陽川澤及人家屋間,立秋采。

形亦似 蟲而輕小能飛,本在草中。八月、九月知寒,多入人家屋裡逃爾。有兩三種,以

水蛭

味鹹、苦,平、微寒,有毒。主逐惡血,瘀血,月閉,破血瘕,積聚,無子。利水道,又墮胎。

一名,一名至掌。

生雷澤池澤。五月、六月采,曝乾。 今復有數種,此用馬蜞,得嚙人腹中有血者,仍干為佳。山 及諸小者,皆不用。

楚王食寒菹,所得而吞之,果能去結積,雖曰陰,亦是物性兼然。(《大觀》卷二十二,《政和》44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