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綱目/木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草綱目
木之四
 

木之四 (寓木類一十二種)[编辑]

茯苓[编辑]

(《本經》上品)

【釋名】

伏靈(《綱目》)、伏菟(《本經》)、松腴、不死面(《記事珠》)

,抱根者名伏神(《別錄》)。

宗奭曰︰多年樵斫之松根之氣味,抑郁未絕,精英未淪。其精氣盛者,發泄於外,結為茯苓,故不抱根,離其本體,有零之義也。津氣不盛,只能附結本根,既不離本,故曰伏神。

時珍曰︰茯苓,《史記‧龜策傳》作伏靈。蓋松之神靈之氣,伏結而成,故謂之伏靈、伏神也。《仙經》言︰伏靈大如拳者,佩之令百鬼消滅,則神靈之氣,亦可征矣。俗作苓者,傳下有伏靈,上有菟絲,故又名伏兔。或云“其形如兔,故名”,亦通。

【集解】

《別錄》曰︰茯苓、茯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

弘景曰︰今出郁州。大者如三、四升器,外皮黑而細皺,內堅白,形如鳥、獸、龜、鱉者良。

虛赤者不佳。性無朽蛀,埋地中三十年,猶色理無異也。

恭曰︰今泰山亦有茯苓,白實而塊小,不複采用。第一出華山,形極粗大。雍州南山亦有,不如華山。

保升曰︰所在大松處皆有,惟華山最多。生枯松樹下,形塊無定,以似龜、鳥形者為佳

禹錫曰︰《范子計然》言︰茯苓出嵩山及三輔。《淮南子》言︰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菟絲。《典術》言︰松脂入地千歲為茯苓,望松樹赤者下有之。《廣志》言︰茯神乃松汁所作,勝於茯

頌曰︰今太、華、嵩山皆有之。出大松下,附根而生,無苗、葉、花、實,作塊如拳在土底,大者至數斤,有赤、白二種。或云松脂變成,或云假松氣而生。今東人見山中古松久為人斬伐,其枯折槎 ,枝葉不複上生者,謂之茯苓撥。即於四面丈餘地內,以鐵頭錐刺地。

如有茯苓,則錐固不可拔,乃掘取之。其撥大者,茯苓亦大。皆自作塊,不附著根。其包根而輕虛者為茯神。則假氣生者,其說勝矣。《龜策傳》云︰茯苓在菟絲之下,狀如飛鳥之形。

新雨已霽,天靜無風,以火夜燒菟絲去之,即篝燭此地罩之,火滅即記其處。明乃掘取,入地四尺或七尺得矣。此類今不聞有之。宗奭曰︰上有菟絲之說,甚為輕信。時珍曰︰下有茯苓,則上有靈氣如絲之狀,山人亦時見之,非菟絲子之菟絲也。注《淮南子》者,以菟絲子及女蘿為說,誤矣。茯苓有大如斗者,有堅如石者,絕勝。其輕虛者不佳,蓋年淺未堅故爾。

劉宋‧王微《茯苓贊》云︰皓苓下居,彤絲上薈。中狀雞鳧,其容龜蔡。神侔少司,保延幼艾。終志不移,柔紅可佩。觀此彤絲,即菟絲之証矣。寇氏未解此義。

【修治】

曰︰凡用,去皮、心,搗細,於水盆中攪濁,浮者濾去之。此是茯苓赤筋,若誤服餌,令人瞳子並黑睛點小,兼盲目。

弘景曰︰作丸散者,先煮二、三沸乃切,曝乾用。

【氣味】

甘,平,無毒。

元素曰︰性溫,味甘而淡,氣味俱薄,浮而升,陽也。

之才曰︰馬間為之使。得甘草、防風、芍藥、紫石英、麥門冬,共療五臟。惡白蘞,畏牡蒙、地榆、雄黃、秦艽、龜甲,忌米醋及酸物。

弘景曰︰藥無馬間,或是馬莖也。

恭曰︰李氏《本草》︰馬刀為茯苓使。間字草書似刀字,傳訛爾。

志曰︰二注恐皆非也。當是馬藺字。

【主治】

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咳逆,口焦舌乾,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飢延年(《本經》)。止消渴好睡,大腹淋瀝,膈中痰水,水腫淋結,開胸腑,調臟氣,伐腎邪,長陰,益氣力,保神守中(《別開胃止嘔逆,善安心神,主肺痿痰壅,心腹脹滿,小兒驚癇,女人熱淋(甄權)。補五勞七傷,開心益志,止健忘,暖腰膝,安胎(大明)。止渴,利小便,除濕益燥,和中益氣,利腰臍間血(元素)。逐水緩脾,生津導氣,平火止泄,除虛熱,開腠理(李杲)。瀉膀胱,益脾胃,治腎積奔豚(好古)。

赤茯苓

【主治】

破結氣(甄權)。瀉心、小腸、膀胱

茯苓皮

【主治】

水腫膚脹,開水道,開腠理(時珍)。

【發明】

弘景曰︰茯苓白色者補,赤色者利。俗用甚多,仙方服食亦為至要。云其通神而致靈,和魂而煉魄,利竅而益肌,濃腸而開心,調營而理衛,上品仙藥也。善能斷谷不飢。

宗曰︰茯苓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缺也。元素曰︰茯苓赤瀉白補,上古無此說。氣味俱薄,性浮而升。其用有五︰利小便也;開腠理也,生津液也,除虛熱也,止瀉也。如小便利或數者,多服則損人目。汗多人服之,亦損元氣,夭人壽,為其淡而滲也。又云︰淡為天之陽,陽當上行,何以利水而瀉下?氣薄者陽中之陰,所以茯苓利水瀉下。不離陽之體,故入手太陽。杲曰︰白者入壬癸,赤者入丙丁。味甘而淡,降也,陽中陰也。其用有六︰利竅而除濕,益氣而和中,治驚悸,生津液,小便多者能止,小便結者能通。又云︰濕淫所勝,小便不利。淡以利竅,甘以助陽。甘平能益脾逐水,乃除濕之聖藥也。好古曰︰白者入手太陰、足太陽、少陽經氣分,赤者入足太陰、手少陰、太陽氣分。伐腎邪。小便多,能止之;小便澀,能利之。與車前子相似,雖利小便而不走氣。酒浸與光明朱砂同用,能秘真元。味甘而平,如何是利小便耶?震亨曰︰茯苓,得松之餘氣而成,屬金,仲景利小便多用之,此暴新病之要藥也。若陰虛者,恐未為宜。此物有行水之功,久服損人。八味丸用之者,亦不過接引他藥歸就腎經,去胞中久陳積垢,為搬運之功爾。時珍曰︰茯苓本草又言利小便,伐腎邪。

至李東垣、王海藏乃言小便多者能止,澀者能通,同朱砂能秘真元。而朱丹溪又言陰虛者不宜用,義似相反,何哉?茯苓氣味淡而滲,其性上行,生津液,開腠理,滋水之源而下降,利小便。故張潔古謂其屬陽,浮而升,言其性也;東垣謂其為陽中之陰,降而下,言其功也。

《素問》云︰飲食入胃,游溢精氣,上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觀此,則知淡滲之藥,俱皆上行而後下降,非直下行也。小便多,其源亦異。《素問》云︰肺氣盛則小便數而欠;虛則欠KT 、小便遺數。心虛則少氣遺溺。下焦虛則遺溺。胞移熱於膀胱則遺溺。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溺。厥陰病則遺溺閉癃。所謂肺氣盛者,實熱也。其人必氣壯脈強,宜用茯苓甘淡以滲其熱,故曰︰小便多者能止也。若夫肺虛、心虛、胞熱、厥陰病者,皆虛熱也。

其人必上熱下寒,脈虛而弱。法當用升陽之藥,以升水降火。膀胱不約、下焦虛者,乃火投於水,水泉不藏,脫陽之癥。其人必肢冷脈遲。法當用溫熱之藥,峻補其下,交濟坎離。二癥皆非茯苓輩淡滲之藥所可治,故曰︰陰虛者不宜用也。仙家雖有服食之法,亦當因人而用焉。

茯神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辟不祥,療風眩風虛,五勞口乾,止驚悸、多恚怒、善忘,開心益智,安魂魄,養精神(《別錄》)。

補勞乏,主心下急痛堅滿。人虛而小腸不利者,加而用之(甄權)。

神木(即伏神心內木也。又名黃松節)

【主治】

偏痛,諸筋牽縮(時珍)。

【發明】

弘景曰︰仙方只云茯苓而無茯神,為療既同,用應無嫌。

時珍曰︰《神農本草》只言茯苓,《名醫別錄》始添茯神,而主治皆同。後人治心病必用茯神。故潔古張氏云︰風眩心虛,非茯神不能除。然茯苓亦未嘗不治心病也。陶弘景始言茯苓赤瀉白補。

李杲複分赤入丙丁、白入壬癸。此其發前人之秘者。時珍則謂茯苓、茯神,只當云赤入血分,則白茯神不能治心病,赤茯苓不能入膀胱矣。張元素不分赤白之說,於理欠通。《聖濟錄》松節散︰用茯神心中木一兩,乳香一錢,石器炒,研為末。每服二錢,木瓜酒下。治風寒冷濕搏於筋骨,足筋攣痛,行步艱難,但是諸筋攣縮疼痛並主之。

【附方】

舊六,新二十。

服茯苓法︰頌曰︰《集仙方》多單餌茯苓。其法︰取白茯苓五斤,去黑皮,搗篩,以熟絹囊盛,於二斗米下蒸之,米熟即止,曝乾又蒸,如此三遍。乃取牛乳二斗和合,著銅器中,微火煮如膏,收之。每食,以竹刀割,隨性飽食,辟谷不飢也如欲食谷,先煮葵汁飲之。又茯苓酥法︰白茯苓三十斤(山之陽者甘美,山之陰者味苦),去皮薄切,曝乾蒸之。以湯淋去苦味,淋之不止,其汁當甜。乃曝乾篩末,用酒三石、蜜三升相和,置大瓮中,攪之百匝,密封勿泄氣。冬五十日,夏二十五日,酥自浮出酒上。掠取,其味極甘美。作掌大塊,空室中陰乾,色赤如棗。飢時食一枚,酒送之,終日不食,名神仙度世之法。又服食法︰以茯苓合白菊花(或合桂心,或合術)為散、丸自任。皆可常服,補益殊勝。《儒門事親》方︰用茯苓四兩,頭白面二兩,水調作餅,以黃蠟三兩煎熟。飽食一頓,便絕食辟谷。至三日覺難受,以後氣力漸生也。《經驗後方》服法︰用華山挺子茯苓,削如棗大方塊,安新瓮內,好酒浸之,紙封三重,百日乃開,其色當如餳糖。可日食一塊,至百日肌體潤澤,一年可夜視物,久久腸化為筋,延年耐老,面若童顏。《嵩高記》︰用茯苓、松脂各二斤,淳酒浸之,和以白蜜。日三服之,久久通靈。又法︰白茯苓去皮,酒浸十五日,漉出為散。每服三錢,水調下,日三服。孫真人《枕中記》云︰茯苓久服,百日病除,二百日晝夜不眠,二年役使鬼神,四年後玉女來侍。葛洪《抱朴子》云︰任子季服茯苓十八年,玉女從之,能隱能彰,不食谷,灸瘢滅,面體玉澤。又黃初起服茯苓五萬日,能坐在立亡,日中無影。交感丸︰方見草部莎根下。吳仙丹︰方見果部吳茱萸下。胸脅氣逆脹滿︰茯苓一兩,人參半兩。每服三錢,水煎服,日三。(《聖濟總錄》)

養心安神︰朱雀丸︰治心神不定,恍惚健忘不樂,火不下降,水不上升,時複振跳。常服,消陰養火,全心氣。茯神二兩(去皮),沉香半兩,為末,煉蜜丸小豆大。每服三十丸,食後人參湯下。(《百一選方》)。

血虛心汗︰別處無汗,獨心孔有汗,思慮多則汗亦多,宜養心血。以艾湯調茯苓末,日服一錢。(《証治要訣》)。

心虛夢泄或白濁︰白茯苓末二錢,米湯調下,日二服。蘇東坡方也。(《直指方》)。

虛滑遺精︰白茯苓二兩,縮砂仁一兩,為末,入鹽二錢。精羊肉批片,摻藥炙食,以酒送下。(《普濟方》)。

漏精白濁︰方見菜部薯蕷下。濁遺帶下︰威喜丸︰治丈夫元陽虛憊,精氣不固,小便下濁,余瀝常流,夢寐多驚,豬苓四錢半,入內煮二十餘沸,取出晒乾,擇去豬苓,為末,化黃蠟搜和,丸彈子大。每嚼一丸,空心津下,以小便清為度。忌米醋。李時珍曰︰《抱朴子》言︰茯苓千萬歲,其上生小木,狀似蓮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視有光,燒之不焦,帶之辟兵,服之長生。《和劑局方》威喜丸之名,蓋取諸此。小便頻多︰白茯苓(去皮)、乾山藥(去皮,以白礬水瀹過,焙)等分,為末。每米飲服二錢。(《儒門事親》方)。

小便不禁︰茯苓丸︰治心腎俱虛,神志不守,小便不禁。用白茯苓、赤茯苓等分,為末。

以新汲水 洗去筋,控乾,以酒煮地黃汁搗膏搜和,丸彈子大。每嚼一丸,空心鹽酒下。(《三因方》)。

小便淋濁︰由心腎氣虛,神志不守,小便淋瀝或夢遺白濁。赤、白茯苓等分。為末。新汲水飛去沫,控乾。以地黃汁同搗,酒熬作膏,和丸彈子大。空心鹽湯嚼下一丸。(《三因方》)

下虛消渴︰上盛下虛,心火炎爍,腎水枯涸,不能交濟而成渴癥。白茯苓一斤,黃連一斤,為末,熬天花粉作糊,丸梧桐子大。每溫湯下五十丸。(《德生堂經驗方》)。

下部諸疾︰龍液膏︰用堅實白茯苓去皮焙研,取清溪流水浸去筋膜,複焙,入瓷罐內,以好蜜和勻,入銅釜內,重湯桑柴灰煮一日,取出收之。每空心白湯下二、三匙,解煩郁燥渴。一切下部疾,皆可除。(《積善堂方》)

飧泄滑痢不止︰白茯苓一兩,木香(煨)半兩,為末。紫蘇木瓜湯下二錢。(《百一選方》)。

妊娠水腫,小便不利,惡寒︰赤茯苓(去皮)、葵子各半兩,為末。每服二錢,新汲水下。(《禹講師方》)。

面 雀斑︰白茯苓末,蜜和,夜夜敷之,二七日愈。(姚僧坦《集驗方》)。

豬雞骨哽︰五月五日,取楮子(晒乾)、白茯苓等分,為末,每服二錢,乳香湯下。一方不用楮子,以所哽骨煎湯下。(《經驗良方》)。

痔漏神方︰赤、白茯苓(去皮)、沒藥各二兩,破故紙四兩,石臼搗成一塊。春、秋酒浸三日,夏二日,冬五日;取出木籠蒸熟,晒乾為末,酒糊丸梧桐子大。每酒服二十丸,漸加至五十丸。(董炳《集驗方》)。

血余怪病︰手十指節斷壞,惟有筋連,無節肉,蟲出如燈心,長數尺,遍身綠毛卷,名曰血余。以茯苓、胡黃連煎湯,飲之愈。(夏子益《奇疾方》)。

水腫尿澀︰茯苓皮、椒目等分,煎湯,日飲取效。(《普濟方》)

琥珀[编辑]

(《別錄》上品)

【釋名】

江珠。

時珍曰︰虎死則精魄入地化為石,此物狀似之,故謂之虎魄。俗文從玉,以其類玉也。

梵書謂之阿濕摩揭婆。

【集解】

《別錄》曰︰琥珀生永昌。

弘景曰︰舊說松脂淪入地千年所化。今燒之亦作松氣。亦有中有一蜂,形色如生者。《博物志》乃云“燒蜂巢所作”,恐非實也。此或蜂為松脂所沾,因墜地淪沒爾。亦有煮 雞子及青魚枕作者,並非真。惟以手心摩熱拾芥為真。今並從外國來,而出茯苓處並無,不知出琥珀處複有茯苓否也?

曰︰琥珀是海松木中津液,初若桃膠,後乃凝結。複有南珀,不及保升曰︰楓脂入地千年變為琥柏,不獨松脂變也。大抵木脂入地千年皆化,但不及楓、松有脂而多經年歲爾。蜂巢既燒,安有蜂形尚在其間?

宗奭曰︰今西戎亦有,其色差淡而明澈。南方者色深而重濁,彼土人多碾為物形。若謂千年茯苓所化,則其沾著蜂、蟻宛然具在,極不然也。《地理志》云︰海南林邑多出琥珀,松脂淪入地所化。有琥珀則旁無草木。入土淺者五尺,深者八、九尺。大者如斛,削去皮乃成。此說為勝。但土地有所宜、不宜,故有能化、不化。燒蜂之說,不知何據?承曰︰諸家所說茯苓、琥珀,雖有小異同,皆云松脂所化。但茯苓、茯神,乃大松摧折或斫伐,而根瘢不朽,津液下流而結成,故治心腎,通津液也。若琥珀乃是松樹枝節榮盛時,為炎日所灼,流脂出樹身外,日漸濃大,因墮土中,津潤歲久,為土所滲泄,而光瑩之體獨存。今可拾芥,尚有粘性。故其蟲蟻之類,乃未入土時所粘者。二物皆自松出,而所稟各異。茯苓生於陰而成於陽,琥珀生於陽而成於陰,故皆治營安心而利水也。 曰︰凡用,須分紅松脂、石珀、水珀、花珀、物象珀、 珀、琥珀。其紅松脂如琥珀,只是濁,大脆,紋橫。水珀多無紅,色如淺黃,多皺紋。石珀如石重,色黃不堪用。花珀紋似新馬尾松心紋,一路赤,一路黃。

物象珀其內自有物命,入用神妙。 珀是眾珀之長。琥珀如血色,以布拭熱,吸得芥子者,真也。時珍曰︰琥珀拾芥,乃草芥,即禾草也。雷氏言拾芥子,誤矣。《唐書》載西域康干河松木,入水一、二年化為石,正與松、楓諸木沉入土化珀,同一理也。今金齒、麗江亦有之。其茯苓千年化琥珀之說,亦誤傳也。按︰曹昭《格古論》云︰琥珀出西番、南番,乃楓木津液多年所化。色黃而明瑩者名蠟珀,色若松香紅而且黃者名明珀,有香者名香珀,出高麗、倭國者色深紅。有蜂、蟻、松枝者尤好。

【修治】

曰︰入藥,用水調側柏子末,安瓷鍋中,置琥珀於內煮之,從巳至申,當有異光,搗粉篩用。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安五臟,定魂魄,殺精魅邪鬼,消瘀血,通五淋(《別錄》)。

壯心,明目磨翳,止心痛癲邪,療蠱毒,破結瘕,治產後血枕痛(大明)。止血生肌,合金

【發明】

震亨曰︰古方用為利小便,以燥脾土有功,脾能運化,肺氣下降,故小便可通。

若血少不利者,反致其燥急之苦。

弘景曰︰俗中多帶之辟惡。刮屑服,療瘀血至驗。《仙經》無正用。藏器曰︰和大黃、鱉甲作散,酒下方寸匕,下惡血、婦人腹內血,盡即止。宋高祖時,寧州貢琥珀枕,碎以賜軍士,敷金瘡。

【附方】

舊四,新五。

琥珀散︰止血生肌,鎮心明目,破癥瘕氣塊,產後血暈悶絕,兒枕痛,並宜餌此方。琥珀一兩,鱉甲一兩,京三棱一兩,延胡索半兩,沒藥半兩,大黃六銖,熬搗為散。空心酒服三錢匕,日再服。神驗莫及。產後即減大黃。(《海藥本草》)

小兒胎驚︰琥珀、防風各一錢,朱砂半錢,為末。豬乳調一字,入口中,最妙。(《指方》)。

小兒胎癇︰琥珀、朱砂各少許,全蠍一枚。為末。麥門冬湯調一字服。(《直指方》小便轉胞︰真琥珀一兩,為末。用水四升,蔥白十莖,煮汁三升,入珀末二錢,溫服。

沙石諸淋,三服皆效。(《聖惠方》)。

小便淋瀝︰琥珀為末二錢,麝香少許。白湯服之,或萱草煎湯服。老人、虛人,以人參湯下。亦可蜜丸,以赤茯苓湯下。(《普濟方》)

小便尿血︰琥珀為末。每服二錢,燈心湯下。(《直指方》)。

從高墜下,有瘀血在內︰刮琥珀屑,酒服方寸匕。或入蒲黃三、二匕,日服四、五次。(《外台秘要》)。

金瘡悶絕不識人︰琥珀研粉,童子小便調一錢。三服瘥。(《鬼遺方》)。

魚骨哽咽,六、七日不出︰用琥珀珠一串,推入哽所,牽引之即出。(《外台秘要》)。

[编辑]

(音黟。宋《嘉祐》)

【釋名】

瑿珀。

斆曰︰ 瑿是眾珀之長,故號瑿珀。

時珍曰︰亦作䃜。其色黳黑,故名。

【集解】

恭曰︰古來相傳松脂千年為茯苓,又千年為琥珀,又千年為瑿。二物燒之皆有松氣。狀似玄玉而輕。出西戎,而有茯苓處無此物。今西州南三百里黑磧中得者,大則方尺,黑潤而輕,燒之腥臭。高昌人名為木瑿,謂玄玉為石瑿。共州土石間得者,燒作松氣,功同琥珀,見風拆破,不堪為器。恐此二種及琥珀,或非松脂所為也。慎微曰︰《梁公子傳》︰奈公云︰交河之間平磧中,掘深一丈,下有瑿珀,黑逾純漆,或大如車輪。末服,攻婦人小腸癥瘕諸疾。時珍曰︰瑿即琥珀之黑色者,或因土色熏染,或是一種木瀋結成,未必是千年琥珀復化也。《玉策經》言︰松脂千年作茯苓,茯苓千年作琥珀,琥珀千年作石膽,石膽千年作威喜。大抵皆是神異之說,未可深憑。雷斆琥珀下所說諸珀可據。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補心安神,破血生肌,治婦人癥瘕(《唐本》)。小兒帶之辟惡,磨滴目翳赤障(藏器)。

豬苓[编辑]

(《本經》中品)

【釋名】

豬屎(《本經》)、豕橐(《莊子》)、地烏桃(《圖經》)。

弘景曰︰其塊黑似豬屎,故以名之。司馬彪注《莊子》云︰豕橐一名苓,其根似豬矢。是也。

時珍曰︰馬屎曰通,豬屎曰零(即苓字),其塊零落而下故也。

【集解】

《別錄》曰︰豬苓生衡山山谷,及濟陰冤句。二月、八月

弘景曰︰是楓樹苓,其皮黑色,肉白而實者佳,削去皮用。

頌曰︰今蜀州、眉州亦有之。生土底,不必楓根下始有也。

時珍曰︰豬苓亦是木之餘氣所結,如松之餘氣結茯苓之義。他木皆有,楓木為多耳。

【修治】

曰︰采得,銅刀削去粗皮,薄切,以東流水浸一夜。至明漉出,細切,以升麻葉對蒸一日,去葉,晒乾用。

時珍曰︰豬苓取其行濕,生用更佳。

【氣味】

甘,平,無毒。

普曰︰神農︰甘。雷公︰苦,無毒。

權曰︰微熱。

元素曰︰氣平味甘,氣味俱薄,升而微降,與茯苓同。

杲曰︰淡、甘,平,降也,陽中陰也。

好古曰︰甘重於苦,陽也。入足太陽、足少陰經。

【主治】

瘧,解毒蠱疰不祥,利水道。久服,輕身耐老(《本經解傷寒溫疫大熱,發汗,主腫脹滿腹急痛(甄權)。治渴除濕,去心中懊 (元素)。瀉膀胱

【發明】

頌曰︰張仲景治消渴脈浮、小便不利、微熱者,豬苓散發其汗。病欲飲水而複吐,名為水逆,冬時寒嗽如瘧狀者,亦與豬苓散,此即五苓散也。豬苓、茯苓、術各三分,澤瀉五分,桂二分,細搗篩,水服方寸匕,日三。多飲暖水,汗出即愈。利水道諸湯劑,無若此快,今人皆用之。

杲曰︰苦以泄滯,甘以助陽,淡以利竅,故能除濕利小便。

宗奭曰︰豬苓行水之功多,久服必損腎氣,昏人目。久服者宜詳審之。

元素曰︰豬苓淡滲,大燥亡津液,無濕癥者勿服之。

時珍曰︰豬苓淡滲,氣升而又能降。故能開腠理,利小便,與茯苓同功。但入補藥不如茯苓也。

【附方】

舊五。

傷寒口渴︰邪在臟也,豬苓湯主之。豬苓、茯苓、澤瀉、滑石、阿膠各一兩。以水四升,煮取二升。每服七合,日三服。嘔而思水者,亦主之。(張仲景方)。

小兒秘結︰豬苓一兩,以水少許,煮雞屎白一錢,調服,立通。(《外台秘要》)。

通身腫滿,小便不利︰豬苓五兩,為末。熟水服方寸匕,日三服。(楊氏《產乳》)。

妊娠腫渴︰從腳至腹,小便不利,微渴引飲。方同上法。(《子母秘錄》)。

妊娠子淋︰方同上法,日三夜二,以通為度。(《短劇方》)

壯年夢遺︰方見草部半夏下。

雷丸[编辑]

(《本經》下品)

【釋名】

雷實(《別錄》)、雷矢(同上)、時珍曰︰雷斧、雷楔,皆霹靂擊物精氣所化。此物生土中,無苗葉而殺蟲逐邪,猶雷之丸也。竹之餘氣所結,故曰竹苓。苓亦屎也,古者屎、苓字通用。

【集解】

《別錄》曰︰雷丸生石城山谷及漢中土中。八月採根,曝乾

弘景曰︰今出建平、宜都間。累累相連如丸。

恭曰︰雷丸,竹之苓也。無有苗蔓,皆零,無相連者。今出房州、金州。

時珍曰︰雷丸大小如栗,狀如豬苓而圓,皮黑肉白,甚堅實。

【修治】

曰︰凡使,用甘草水浸一夜,銅刀刮去黑皮,破作四、五片。以甘草水再浸一宿,蒸之,從巳至未,晒乾。酒拌再蒸,晒乾用。

大明曰︰入藥炮用。

【氣味】

苦,寒,有小毒。

《別錄》曰︰咸,微寒,有小毒。赤者殺人,白者善。

普曰︰神農︰苦;黃帝、岐伯、桐君︰甘,有毒;扁鵲︰甘,無毒。

李當之︰大寒。

權曰︰苦,有小毒。

時珍曰︰甘、微苦,平。

之才曰︰荔實、濃朴、芫花為之使,惡蓄根、葛根。

【主治】

殺三蟲,逐毒气胃中熱。利丈夫,不利女子(《本經》)。

作摩膏,除小兒百病,逐邪氣惡風汗出,除皮中熱結積蠱毒,白蟲寸白自出不止。久服,令人陰痿(《別錄》)。逐風,主癲癇狂走(甄權)。

【發明】

弘景曰︰《本經》云利丈夫,《別錄》曰︰久服陰痿,於事相反。

志曰︰《經》言利丈夫不利女子,乃疏利男子元氣,不疏利女子臟氣,故曰久服令人陰痿也。

時珍曰︰按︰范正敏《遁齋閑覽》云︰楊 中年得異疾,每發語,腹中有小聲應之,久漸聲大。有道士見之曰︰此應聲蟲也。但讀本草,取不應者治之。讀至雷丸,不應。遂頓服數粒而愈。

【附方】

舊一,新一。

小兒出汗有熱︰雷丸四兩,粉半斤,為末撲之。(《千金方》)。

下寸白蟲︰雷丸,水浸去皮,切焙為末。五更初,食炙肉少許,以稀粥飲服一錢匕。須上半月服,蟲乃下。(《經驗前方》)。

筋肉化蟲︰方見石部雄黃下。

桑上寄生[编辑]

(《本經》上品)

【釋名】

寄屑(《本經》)、寓木(《本經》)、時珍曰︰此物寄寓他木而生,如鳥立於上,故曰寄生、寓木、蔦木。俗呼為寄生草。《東方朔傳》云︰

【集解】

《別錄》曰︰桑上寄生,生弘農川谷桑樹上。三月三日采莖

弘景曰︰寄生松上、楊上、楓上皆有,形類是一般,但根津所因處為異,則各隨其樹名之。生樹枝間,根在枝節之內。葉圓青赤,濃澤易折。旁自生枝節。冬夏生,四月花白。五月實赤,大如小豆。處處皆有,以出彭城者為勝。俗呼為續斷用之,而《本經》續斷別在上品,主療不同,市人混雜無識者。

恭曰︰此多生楓、槲、櫸柳、水楊等樹上。葉無陰陽,如細柳葉而濃脆。莖粗短。子黃色,大如小棗。惟虢州有桑上者,子汁甚粘,核大似小豆,九月始熟,黃色。陶言五月實赤,大如小豆,蓋未見也。江南人相承用其莖為續斷,殊不相關。

保升曰︰諸樹多有寄生,莖、葉並相似,云是烏鳥食一物子,糞落樹上,感氣而生。葉如橘而濃軟,莖如槐而肥脆。處處雖有,須桑上者佳。然非自采,即難以別。可斷莖視之,色深黃者為驗。又《圖經》云︰葉似龍膽而濃闊。莖短似雞腳,作樹形。三月、四月花,黃白色。六月、七月結子,黃綠色,如小豆,以汁稠粘者良也。

大明曰︰人多收櫸樹上者為桑寄生。桑上極少,縱有,形與櫸上者亦不同。次即楓樹上者,力與櫸樹上者相同,黃色。七月、八月採。

宗奭曰︰桑寄生皆言處處有之。從官南北,處處難得。豈歲歲斫踐之,苦不能生耶?抑方宜不同耶?若以為鳥食物子落枝節間感氣而生,則麥當生麥,谷當生谷,不當生此一物也。自是感造化之氣,別是一物。古人惟取桑上者,是假其氣爾。第以難得真者,真者下咽,必驗如神。向有求此於吳中諸邑者。予遍搜不可得,遂以實告之。鄰邑以他木寄生送上,服之。

震亨曰︰桑寄生藥之要品,而人不諳其的,惜哉。近海州邑及海外之境,其地暖而不蠶,桑無采捋之苦,氣濃意濃,自然生出也。何嘗節間可容他子耶?時珍曰︰寄生,高者二、三尺。其葉圓而微尖,濃而柔,面青而光澤,背淡紫而有茸。人言川蜀桑多,時有生者。他處鮮得。須自采或連桑采者乃可用。世俗多以雜樹上者充之,氣性不同,恐反有害也。按︰鄭樵《通志》云︰寄生有兩種︰一種大者,葉如石榴葉;一種小者,葉如麻黃葉。其子皆相似。大者曰蔦,小者曰女蘿。今觀《蜀本》、韓氏所說亦是兩種,與鄭說同。

【修治】

曰︰采得,銅刀和根、枝、莖葉細銼,陰乾用。勿見火。

【氣味】

苦,平,無毒。

《別錄》曰︰甘,無毒。

【主治】

腰痛,小兒背強,癰腫,充肌膚,堅發齒,長須眉,安胎(《本經》)。去女子崩中內傷不足,產後余疾,下乳汁,主金瘡,去痺(《別錄》)。助筋骨,益血脈(大明)。主懷妊漏血不止,令胎牢固(甄權)。

【附方】

新四。膈氣︰生桑寄生搗汁一盞,服之。(《集簡方》)。胎動腹痛︰桑寄生一兩半,阿膠(炒)半兩,艾葉半兩,水一盞半,煎一盞,去滓溫服。或去艾葉。(《聖惠方》)。

毒痢膿血︰六脈微小,並無寒熱。宜以桑寄生二兩,防風、大芎二錢半,炙甘草三銖。為末。每服二錢,水一盞,煎八分,和滓服。(楊子建《護命方》)。

下血後虛︰下血止後,但覺丹田元氣虛乏,腰膝沉重少力。桑寄生為末。每服一錢,非時白湯點服。(楊子建《護命方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明目,輕身,通神(《本經》)。

松蘿[编辑]

(《本經》中品)

【釋名】

女蘿(《別錄》)、松上寄生。

時珍曰︰名義未詳。

【集解】

《別錄》曰︰松蘿生熊耳山谷松樹上。五月採,陰乾。

弘景曰︰東山甚多。生雜樹上,而以松上者為真。《詩》云︰蔦與女蘿,施於松上。蔦是寄生,以桑上者為真,不用松上者,互有異同爾。

時珍曰︰按︰毛萇《詩注》云︰女蘿,菟絲也。《吳普本草》︰菟絲一名松蘿。陶弘景謂蔦是桑上寄生,松蘿是松上寄生。陸佃《埤雅》言︰蔦是松、柏上寄生,女蘿是松上浮蔓。

又言︰在木為女蘿,在草為菟絲。鄭樵《通志》言︰寄生有二種︰大曰蔦,小曰女蘿。陸機

《詩疏》言︰菟絲蔓生草上,黃赤如金,非松蘿也。松蘿蔓延松上生枝正青,與菟絲殊異。

羅願《爾雅翼》云︰女蘿色青而細長,無雜蔓。故《山鬼》云︰“被薜荔兮帶女蘿”,謂青長如帶也。菟絲黃赤不相類。然二者皆附木而生,有時相結。故《古樂府》云︰南山冪冪菟絲花,北陵青青女蘿樹。由來花葉同一根,今日枝條分兩處。《唐樂府》云︰菟絲故無情,隨風任顛倒。誰使女蘿枝,而來強縈抱。兩草猶一心,人心不如草。據此諸說,則女蘿之為松上蔓,當以二陸、羅氏之說為的。其曰菟絲者,誤矣。

【氣味】

苦、甘,平,無毒。

【主治】

嗔怒邪氣,止虛汗頭風,女子陰寒腫痛(《本經》)。療痰熱溫瘧,可為吐湯,利水道(《別錄》)。治寒熱,吐胸中客痰涎,去頭瘡、項上瘤癭,令人

【發明】

時珍曰︰松蘿能平肝邪,去寒熱。同瓜蒂諸藥則能吐痰,非松蘿能吐人也。葛洪《肘後方》︰治胸中有痰,頭痛不欲食,氣壯者。用松蘿、杜蘅各三兩,瓜蒂三十枚,酒一升二合漬再宿。旦飲一合,取吐。不吐,晚再服一合。孫思邈《千金方》︰治胸膈痰積熱,斷膈湯︰用松蘿、甘草各一兩,恆山三兩,瓜蒂二十一枚,水、酒各一升半,煮取一升半。分三服,取吐。

楓柳[编辑]

(《唐本草》)

【集解】

恭曰︰楓柳出原州。葉似槐,莖赤根黃。子六月熟,綠色而細。剝取莖皮用。

時珍曰︰蘇恭言楓柳有毒,出原州。陳藏器駁之,以為楓柳皮即今楓樹皮,性澀能止水痢。按︰《斗門方》言即今楓樹上寄生,其葉亦可製粉霜,此說是也。若是楓樹,則處處甚多,何必專出原州耶?陳說誤矣。楓皮見前楓香脂下。

【氣味】

辛,大熱,有毒。

【主治】

風,齲齒痛(《唐本》)。積年痛風不可忍,久治無效者。

細銼焙,不限多少,入腦、麝浸酒常服,以醉為度(《斗門方》)。

桃寄生[编辑]

(《綱目》)

【氣味】

苦,辛,無毒。

【主治】

小兒中蠱毒,腹內堅痛,面目青黃,淋露骨立。取二兩為末,如茶點服,日四、五服(時珍。《聖惠方》)。

柳寄生[编辑]

(《綱目》)

【集解】

時珍曰︰此即寄生之生柳上者。

【氣味】

苦,平,無毒。

【主治】

膈氣刺痛,搗汁服一杯(時珍)。

占斯[编辑]

(《別錄》下品)

【釋名】

炭皮(《別錄》)、良無極(《綱目》)

時珍曰︰占斯,《范汪方》謂之良無極,《劉涓子鬼遺方》謂之木占斯,盛稱其功,而《別錄》一名炭皮,【集解】

《別錄》曰︰占斯生太山山谷。采無時。

弘景曰︰李當之云︰是樟樹上寄生,樹大銜枝在肌肉。今人皆以胡桃皮為之,非是真也。按︰《桐君采藥錄》云︰生上洛。是木皮,狀如濃朴,色似桂白,其理一縱一橫。今市人皆削,乃似濃朴,而無正縱橫理。不知此複是何物,莫測真假也。

【氣味】

苦,溫,無毒。

權曰︰辛,平,無毒。茱萸為之使。

【主治】

邪氣濕痺,寒熱疽瘡,除水堅積血癥,月閉無子,小兒 不能行,諸惡瘡癰腫,止腹痛,令女人有子(《別錄》)。主脾熱,洗手

【附方】

新一。

木占斯散︰治發背腸癰疽痔,婦人乳癰,諸產癥瘕,無有不療。

服之腫去痛止膿消,已潰者便早愈也。木占斯、甘草(炙)、濃朴(炙)、細辛、栝蔞、防風、乾薑、人參、桔梗、敗醬各一兩。為散。酒服方寸匕,晝七、夜四,以多為善。此藥入咽,當覺流入瘡中,令化為水也。癰疽灸不發敗壞者,尤可服之。內癰在上者,當吐膿血;在下者,當下膿血。其瘡未壞及長服者,去敗醬。一方加桂心。(《劉涓子鬼遺方》)

石刺木[编辑]

(《拾遺》)

【集解】

藏器曰︰石刺木乃木上寄生也。生南方林 間。其樹江西人呼為靳刺,亦種為籬院,樹似棘而大,枝上有逆鉤。

根皮

【氣味】

苦,平,無毒。

【主治】

破血,產後餘血結瘕。煮汁服,神驗不可言(藏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