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綱目/禽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禽之一 本草綱目
禽之二
禽之三 

禽之二 (原禽類二十三種)[编辑]

[编辑]

(《本經》上品)

【釋名】

燭夜。

時珍曰︰按徐鉉云︰「雞者稽也,能稽時也。」《廣志》云︰「大曰蜀,小曰荊,雛曰𪇗 。《梵書》曰︰「雞曰鳩七咤 。」

【集解】

《別錄》曰︰雞生朝鮮平澤。

弘景曰︰雞屬甚多。朝鮮乃在玄菟、樂浪,不應總是雞所出也。

馬志曰︰入藥取朝鮮者,良爾。

頌曰:今處處人家畜養,不聞自朝鮮來。

時珍曰︰雞類甚多,五方所產,大小形色往往亦異。朝鮮一種長尾雞,尾長三四尺。遼陽一種食雞,一種角雞,味俱肥美,大勝諸雞。南越一種長鳴雞,晝夜啼叫。南海一種石雞,潮至即鳴。蜀中一種 雞,楚中一種傖雞,並高三四尺。江南一種矮雞,腳才二寸許也。雞在卦屬巽,在星應昴,無外腎而虧小腸。凡人家無故群雞夜鳴者,謂之荒雞,主不祥。若黃昏獨啼者,主有天恩,謂之盜啼。老雞能人言者,牝雞雄鳴者,雄雞生卵者,並殺之即已。俚人畜雞無雄,即以雞卵告灶而伏出之。南人以雞卵畫墨,煮熟驗其黃,以卜凶吉。

又以雞骨占年。其鳴也知時刻,其棲也知陰晴。《太清外術》言︰蓄蠱之家,雞輒飛去。《萬畢術》言︰其羽焚之,可以致風。《五行志》言︰雄雞毛燒著酒中飲之,所求必得。古人言雞能辟邪,則雞亦靈禽也。不獨充庖而已。

【諸雞肉氣味食忌】

詵曰︰雞有五色者,玄雞白首者,六指者,四距者,雞死足不伸者,並不可食,害人。

時珍曰︰《延壽書》云︰閹雞能啼者有毒。四月勿食抱雞肉,令人作癰成漏,男女虛乏。

弘景曰︰小兒五歲以下食雞生蛔蟲。雞肉不可合葫蒜、芥、李食,不可合犬肝、犬腎食,並令人泄痢。同兔食成痢,同魚汁食成心瘕,同鯉魚食成癰癤,同獺肉食成遁尸,同生蔥食成蟲痔,同糯米食生蛔蟲。

【發明】

宗奭曰︰巽為風為雞。雞鳴於五更者,日將至巽位,感動其氣而然也。今有風病患食之,無不發作。巽為雞,信可驗矣。

震亨曰︰雞屬土而有金、木、火,又屬巽,能助肝火。寇言動風者,習俗所移也。雞性補,能助濕中之火。病邪得之,為有助也。若魚肉之類皆然。且西北多寒,中風者誠有之。

東南氣溫多濕,有風病者非風也,皆濕生痰,痰生熱,熱生風耳。時珍曰︰《禮記》云︰天產作陽,地產作陰。雞卵生而地產,羽不能飛,雖為陽精,實屬風木,是陽中之陰也。故能生熱動風,風火相扇,乃成中風。朱駁寇說為非,亦非矣。頌曰︰雞肉雖有小毒,而補虛羸是要,故食治方多用之。

丹雄雞肉

【氣味】

甘,微溫,無毒。扁鵲曰︰辛。

【主治】

女人崩中漏下,赤白沃。

通神,殺惡毒,辟不祥。補虛溫中止血。(本經)能愈久傷乏瘡不瘥者。(《別錄》)

補肺(孫思邈)。

【發明】

普曰︰丹雄雞一名載丹。宗奭曰︰即赤雞也。時珍曰︰雞雖屬木,分而配之,則丹雄雞得離火陽明之象,白雄雞得庚金太白之象,故辟邪惡者宜之;烏雄雞屬木,烏雌雞屬水,故胎產宜之;黃雌雞屬土,故脾胃宜之;而烏骨者,又得水木之精氣,故虛熱者宜之,各從其類也。吳球云︰三年 雞,常食治虛損,養血補氣。

【附方】

新二。辟禳瘟疫︰冬至日取赤雄雞作臘,至立春日煮食至盡,勿分他人。(《肘後方》)

百蟲入耳︰雞肉炙香,塞耳中引出。(《總錄》)

白雄雞肉

【氣味】

酸,微溫,無毒。藏器曰︰甘,寒。

【主治】

下氣,療狂邪,安五臟,傷中消渴(《別錄》)。調中除邪,利小便,去丹毒(《日華》)。

【發明】

藏器曰︰白雄雞養三年,能為鬼神所使。時珍曰︰按陶弘景《真誥》云︰學道山中,宜養白雞、白犬,可以辟邪。今術家祈禳皆用白雞,其原本此。是乃異端一說耳,雞亦何神何妖哉?

【附方】

舊三,新四。

癲邪狂妄︰自賢自聖,行走不休。白雄雞一隻煮,以五味和作羹粥食。(《心鏡》)

驚憤邪僻︰治因驚憂怖迫,或激憤惆悵,致志氣錯越,心行違僻者。白雄雞一頭(治如食法),真珠四兩,薤白四兩,水三升,煮二升,盡食之,飲汁令盡。(《肘後》)

卒然心痛︰白雞一頭,治如食法,水三升,煮二升,去雞,煎取六合,入苦酒六合,真珠一錢,復煎取六合,納麝香二豆許,頓服之。(《肘後》)

赤白痢下︰白雄雞一隻,如常作 及餛飩,空心食。(《心鏡》)

猝得咳嗽︰白雞一隻。苦酒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並淡食雞。(《肘後》)

水氣浮腫︰小豆一升,白雄雞一隻,治如食法,以水三斗煮熟食之,飲汁令盡。(《肘後方》)

肉壞怪病︰凡口鼻出腥臭水,以碗盛之,狀如鐵色蝦魚走躍,捉之即化為水,此肉壞也。

但多食雞饌即愈。(夏子益《奇疾方》)

烏雄雞肉

【氣味】

甘,微溫,無毒。

【主治】

補中止痛(《別錄》)。止肚痛,心腹惡氣,除風濕麻痺,補虛羸,安胎,治折入肉(《日華》)。

【發明】

時珍曰︰按李鵬飛云︰黃雞宜老人。烏雞宜產婦,暖血。馬益卿云︰妊婦宜食牡雞肉,取陽精之全於天產者。此亦胎教宜見虎豹之意耳。又唐崔行功《纂要》云︰婦人產死,多是富貴家,旁人擾攘,致婦驚悸氣亂故耳。惟宜屏除一切人,令其獨產,更爛煮牡雞取汁,作粳米粥與食,自然無恙,乃和氣之效也。蓋牡雞汁性滑而濡。不食其肉,恐難消也。今俗產家,每產後即食雞啖卵,氣壯者幸而無恙,氣弱者因而成疾,皆由不解此意也。

【附方】

舊四,新六。

補益虛弱︰詵曰︰虛弱人用烏雄雞一隻治淨,五味煮極爛,空腹飽食之。食生即反損人。

或五味淹炙食,亦良。

反胃吐食︰用烏雄雞一隻,治如食法,入胡荽子半斤在腹內,烹食二隻愈。老人中風,煩熱語澀︰每用烏雄雞一隻(切),蔥白一握,煮 ,下麻子汁、五味,空心食之。(《養老書》)

腳氣煩懣︰用烏雄雞一隻,治如食法,入米作羹食。(《養老書》)

寒疝絞痛︰用烏雄雞一頭(治如食法),生地黃七斤,同銼,著甑中蒸之,以器盛取汁。

清旦溫服,至晚令盡,當下諸寒癖,訖,以白粥食之。久疝不過三服。(《肘後》)

卒得咳嗽︰烏雄雞一隻,治如食法,酒漬半日飲之。(《肘後》)

腎虛耳聾︰烏雄雞一隻治淨,以無灰酒三升煮熟,乘熱食三五隻,效。狐尿刺瘡棘人,腫痛欲死。破烏雞拓之,良。(《肘後方》)

貓眼睛瘡︰身面上瘡,似貓兒眼,有光采,無膿血,但痛癢不常,飲食減少,名曰寒瘡。

多吃雞、魚、蔥、韭自愈。(夏子益《奇疾方》)

打傷顛撲及牛馬觸動,胸腹破陷,四肢摧折︰以烏雞一隻,連毛杵一千二百下,苦酒一升和勻。以新布拓病處,將膏塗布上。覺寒振欲吐,徐徐取下,須臾再上。一雞少,則再以愈為度。(《肘後方》)

黑雌雞肉

【氣味】

甘、酸,溫、平,無毒。

【主治】

作羹食,治風寒濕痺,五緩六急,安胎。(《別錄》)。安心定志,除邪辟惡氣,治血邪,破心中宿血,治癰疽,排膿補新血,及產後虛羸,益色助氣。(《日華》)

治反胃及腹痛, 折骨痛,乳癰。又新產婦以一隻治淨,和五味炒香,投二升酒中,封一宿取飲,令人肥白。又和烏油麻二升熬香末之,入酒中極效。(孟詵)。

【附方】

新三。中風舌強不語,目睛不轉,煩熱︰烏雌雞一隻治淨,以酒五升,煮取二升去滓,分作三次,連服之。食蔥薑粥,暖臥,取小汗。(《飲膳正要》)

死胎不下︰烏雞一隻去毛,以水三升,煮二升去雞。用帛蘸汁摩臍下,自出。(《婦人良方》)

虛損積勞︰治男女因積虛或大病後,虛損沉困,酸疼盜汗,少氣喘 ,或小腹拘急,心悸胃弱,多臥少起,漸至瘦削。若年深,五臟氣竭,則難治也。用烏雌雞一頭,治如食法,以生地黃一斤(切),飴糖一升,納腹內縛定,銅器貯,於瓶中蒸五升米熟,取出,食肉飲汁,勿用鹽。一月一作,神效。(姚僧坦方)

黃雌雞肉

【氣味】

甘、酸、鹹,平,無毒。《日華》曰︰性溫。患骨熱人勿食。

【主治】

傷中消渴,小便數而不禁,腸 泄痢,補益五臟,續絕傷,療五勞,益氣力(《別錄》)。

治勞劣,添髓補精,助陽氣,暖小腸,止泄精,補水氣(《日華》)。

補丈夫陽氣,治冷氣瘦著床者,漸漸食之,良。以光粉、諸石末和飯飼雞,煮食甚補益。(孟詵)

治產後虛羸,煮汁煎藥服,佳(時珍)。

【發明】

時珍曰︰黃者土色,雌者坤象,味甘歸脾,氣溫益胃,故所治皆脾胃之病也。丹溪朱氏謂雞屬土者,當指此雞而發,他雞不得侔此。

【附方】

舊四,新五。

水癖水腫︰詵曰︰腹中水癖水腫。以黃雌雞一隻,如常治淨,和赤小豆一升同煮,候豆爛,即出食之。其汁飲,日二夜一,每服四合。時行黃疾,時行髮黃︰用金色腳黃雌雞治如食法,煮熟食之,並飲汁令盡,不過再作。亦可少下鹽豉。(《肘後方》)

消渴飲水小便數︰以黃雌雞煮汁冷凍飲料,並作羹食肉。(《心鏡》)

下痢噤口︰黃肥雌雞一隻,如常為 ,作濕餛飩,空心食之。(《心鏡》)

脾虛滑痢︰用黃雌雞一隻炙,以鹽、醋塗,煮熟乾燥,空心食之。(《心鏡》)

脾胃弱乏人痿黃瘦︰黃雌雞肉五兩,白面七兩,切肉作餛飩,下五味煮熟,空心食之。 日一作,益顏色,補臟腑。(《壽親》)

產後虛羸︰黃雌雞一隻,去毛及腸肚,背上開破,入生百合三枚,白粳米半升,縫合,入五味汁中煮熟,開腹取百合並飯,和汁作羹食之,並食肉。(《聖濟》)

病後虛汗︰傷寒後虛弱,日夜汗出不止,口乾心躁。用黃雌雞一隻(去腸胃,治淨),麻黃根一兩,水七大盞,煮汁三大盞,去滓及雞,入肉蓯蓉(酒浸一宿,刮淨)一兩,牡蠣( ) 粉二兩,煎取一盞半,分為三服一日服盡。(《聖惠》)

老人噎食不通︰黃雌雞肉四兩(切),茯苓末二兩,白面六兩,作餛飩,入豉汁煮食,三五服效。(《養老書》)

烏骨雞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補虛勞羸弱,治消渴,中惡鬼擊心腹痛,益產婦,治女人崩中帶下,一切虛損諸病,大人小兒下痢噤口,並煮食飲汁,亦可搗和丸藥(時珍)。

【發明】

時珍曰︰烏骨雞,有白毛烏骨者、黑毛烏骨者,斑毛烏骨者,有骨肉俱烏者;肉白骨烏者。但觀雞舌黑者,則肉骨俱烏,入藥更良。雞屬木,而骨反烏者,巽變坎也,受水木之精氣,故肝腎血分之病宜用之。男用雌,女用雄。婦人方科有烏雞丸,治婦人百病,煮雞至爛和藥,或並骨研用之。按《太平御覽》云︰夏侯弘行江陵,逢一大鬼引小鬼數百行。弘潛捉末後一小鬼問之。曰︰此廣州大殺也,持弓戟往荊、揚二州殺人。若中心腹者死,余處猶可救。弘曰︰治之有方乎?曰︰但殺白烏骨雞薄心即瘥。時荊、揚病心腹者甚眾,弘用此治之,十愈八九。中惡用烏雞,自弘始也。此說雖涉迂怪,然其方則神妙,謂非神傳不可也。鬼擊猝死,用其血塗心下,亦效。

【附方】

新三。赤白帶下︰白果、蓮肉、江米各五錢,胡椒一錢,為末。烏骨雞一隻,如常治淨,裝末入腹煮熟,空心食之。遺精白濁下元虛憊者︰用前方食之良。

脾虛滑泄︰烏骨母雞一隻治淨,用豆蔻一兩,草果二枚,燒存性,摻入雞腹內,扎定煮

反毛雞

【主治】

反胃。以一隻煮爛,去骨,入人參、當歸、食鹽各半兩,再同煮爛,(時珍。出《乾坤生意》)。

【發明】

時珍曰︰反毛雞,即翻翅雞也,毛翮皆反生向前。治反胃者,述類之義耳。

泰和老雞

【氣味】

甘、辛,熱,無毒。

【主治】

內托小兒痘瘡(時珍)。

【發明】

時珍曰︰江西泰和、吉水諸縣,俗傳老雞能發痘瘡,家家畜之,近則五六年,遠則一二十年。待痘瘡發時,以五味煮爛,與兒食之,甚則加胡椒及桂、附之屬。此亦陳文中治痘用木香、異功散之意,取其能助濕熱發膿也。風土有宜不宜,不可以為法。

雞頭(丹、白雄雞者良)

【主治】

殺鬼,東門上者尤良(《本經》)。治蠱,禳惡,辟瘟(時珍)。

【發明】

時珍曰︰古者正旦,磔雄雞,祭門戶,以辟邪鬼。蓋雞乃陽精,雄者陽之體,頭者陽之會,東門者陽之方,以純陽勝純陰之義也。《千金》轉女成男方中用之,亦取此義也。按應劭《風俗通》云︰俗以雞祀祭門戶。雞乃東方之牲,東方既作,萬物觸戶而出也。《山海經》祠鬼神皆用雄雞,而今治賊風有雞頭散,治蠱用東門雞頭,治鬼痱用雄雞血,皆凡祭祀禳舋,供其雞牲。注云︰禳郊及疆,卻災變也。作宮室器物,取血塗舋隙。《淮南子》曰︰雞頭已 ,此類之推也。

【附方】

新一。猝魘死昏︰東門上雞頭為末,酒服之。(《千金方》)

雞冠血(三年雄雞者良)。

【氣味】

鹹,平,無毒。

【主治】

烏雞者,主乳難(《別錄》)。

治目淚不止,日點三次,良(孟詵)。亦點暴赤目(時珍)。丹雞者,治白癜風(《日華》)。

並療經絡間風熱。塗頰,治口 不正;塗面,治中惡;卒飲之,治縊死欲絕,及小兒猝驚客忤。塗諸瘡癬,蜈蚣、蜘蛛毒,馬嚙瘡,百蟲入耳(時珍)。

【發明】

時珍曰︰雞冠血,用三年老雄者,取其陽氣充溢也。風中血脈則口僻 ,冠血咸而走血透肌,雞之精華所聚,本乎天者親上也。丹者陽中之陽,能辟邪,故治中惡、驚忤諸病。烏者陽形陰色,陽中之陰,故治產乳、目淚諸病。其治蜈蚣、蜘蛛諸毒者,雞食百蟲,製之以所畏也。高武《痘疹正宗》云︰雞冠血和酒服,發痘最佳。雞屬巽屬風、頂血至清至高,故也。

【附方】

舊九,新十。益助陽氣︰詵曰︰丹雄雞冠血,和天雄、太陽粉各四分,桂心二分,丸服之。鬼擊猝死︰烏雞冠血,瀝口中令咽;仍破此雞拓心下,冷乃棄之道邊,妙。(《肘後》)

猝死寢死︰治猝死,或寢臥奄忽而絕,皆是中惡。用雄雞冠血塗面上,乾則再上,仍吹入鼻中,並以灰營死人一周。(《肘後》)

猝然忤死不能言︰用雞冠血,和真珠,丸小豆大。納三、四丸入口中,效。(《肘後方》)

卒縊垂死心下猶溫者︰勿斷繩。刺雞冠血滴口中,以安心神。或云︰男用雌,女用雄。(《肘後》)

小兒猝驚︰似有痛處,不知疾狀。用雄雞冠血少許,滴口中,妙。(《譚氏小兒》)

小兒解顱︰丹雄雞冠上血滴之,以赤芍藥末粉之,甚良。(《普濟》)

陰毒猝痛︰用雄雞冠血,入熱酒中飲之,暖臥取汗。(《傷寒蘊要》)

女人陰血︰女人交接違理,血出。用雄雞冠血塗之。(《集驗》)

爛弦風眼︰雞冠血點之,日三五度。(《聖惠》)

對口毒瘡︰熱雞血頻塗之,取散。(《皆效方》)

發背癰疽︰用雄雞冠血滴疽上,血盡再換,不過五六雞,痛止毒散,數日自愈。(《保壽堂方》)

浸淫瘡毒︰不早治,周身殺人。以雞冠血塗之,日四五度。(《肘後》)

馬咬成瘡腫痛︰用雞冠血塗之。 馬用雌雞,牝馬用雄雞。(《肘後方》)

蜈蚣咬瘡︰雞冠血塗之。(錢相公《篋中方》)

蜘蛛咬瘡︰同上。

中蜈蚣毒︰舌脹退場門是也。雄雞冠血浸舌,並咽之。(《青囊雜纂》)

雞血(烏雞、白雞者良)

【氣味】

鹹,平,無毒。

【主治】

折骨痛及痿痺,中惡腹痛,乳難(《別錄》)。

治剝驢馬被傷,及馬咬人,以熱血浸之。白癜風, 瘍風,以雄雞翅下血塗之(藏器)。

熱血服之,主小兒下血及驚風,解丹毒蠱毒,鬼排陰毒,安神定志。(時珍曰︰《肘後》治驚邪恍惚大方中亦用之)。

【附方】

新十。

陰毒︰雞血沖熱酒飲。

鬼痱猝死︰用烏雄雞血塗心下,即蘇。(《風俗通》)

解百蠱毒︰白雞血,熱飲之。(《廣記》)

驚風不醒︰白烏骨雄雞血,抹唇上即醒。(《集成》)

縊死未絕︰雞血塗喉下。(《千金》)

黃膽困篤︰用半斤大雄雞,背上破開,不去毛,帶熱血合患人胸前,冷則換之。日換數雞

筋骨折傷︰急取雄雞一隻刺血,量患人酒量,或一碗,或半碗,和飲,痛立止,神驗。(

雜物瞇目不出︰以雞肝血滴少許,即出。(《聖惠》)

蚰蜒入耳︰生油調雞心血,滴入即出。(《總錄》)

金瘡腸出︰以乾人屎末抹入,桑皮線縫合,熱雞血塗之。(《生生編》)

肪(烏雄雞者良)

【氣味】

甘,寒,無毒。

【主治】

耳聾(《別錄》)。頭禿發落(時珍)。

【附方】

新一。

年久耳聾︰用煉成雞肪五兩,桂心十八銖,野葛六銖,同以文火煎三沸,去滓。每用棗許,以葦筒炙熔,傾入耳中。如此十日,耵聹自出,長寸許也。(《千金翼》)

腦(白雄雞者良)

【主治】

小兒驚癇。燒灰酒服,治難產(蘇恭)。

心(烏雄雞者良)

【主治】

五邪(《別錄》)。

肝(雄雞者良)

【氣味】

甘、苦,溫,無毒。

時珍曰︰微毒。《內則》云︰食雞去肝,為不利人也。

【主治】

起陰(《別錄》)。補腎。治心腹痛,安漏胎下血,以一具切,和酒五合服之(孟詵)。療風虛目暗。治女人陰蝕瘡,切片納入,引蟲出盡,良(時珍)。

陰痿不起︰用雄雞肝三具,菟絲子一升,為末,雀卵和,丸小豆大。每服一百丸,酒下,日二。(《千金》)

肝虛目暗︰老人肝虛目暗。烏雄雞肝一具(切),以豉和米作羹成粥食之。(《養老書》)

睡中遺尿︰雄雞肝、桂心等分,搗丸小豆大。每服一丸,米飲下,日三服。遺精,加白龍骨。

膽(烏雄雞者良)

【氣味】

苦,微寒,無毒。

【主治】

目不明,肌瘡(《別錄》)。月蝕瘡,繞耳根,日三塗之(孟詵)。燈心蘸點胎赤眼,甚良。水化搽痔瘡,亦效(時珍)。

【附方】

新四。

沙石淋瀝︰用雄雞膽(乾者)半兩,雞屎白(炒)一兩,研勻。溫酒服一錢,以利為度。(《十便良方》)

耳 疣目︰黑雌雞膽汁塗之,日三。(《聖惠》)

眼熱流淚︰五倍子、蔓荊子煎湯洗,後用雄雞膽點之。(《摘玄方》)

塵沙瞇目︰雞膽汁點之。(《醫說》)

腎(雄雞者良)

【主治】

鼻作臭,用一對與脖前肉等分,入豉七粒,新瓦焙研,以雞子清和作餅,安鼻前,引蟲出。忌陰人、雞、犬見(《十便良方》)。

【主治】

小便不禁,及氣噎食不消(時珍)。

【附方】

新三。氣噎不通︰雞嗉兩枚連食,以濕紙包,黃泥固, 存性為末,入木香、沉香、丁香末各一錢,棗肉和,丸梧桐子大。每汁下三丸。

小便不禁︰雄雞喉嚨,及 ,並屎白,等分為末。麥粥清服之。(《衛生易簡方》)

發背腫毒︰雞嗉及肫內黃皮,焙研。濕則乾摻,乾則油調搽之。(《醫林正宗》)

裡黃皮(一名雞內金) (音脾鴟),雞肫也。近人諱之,呼肫內黃皮為雞內金。男用雌,女用雄。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泄痢。(《本經》)

小便頻遺,除熱止煩(《別錄》)。

止泄精並尿血,崩中帶下,腸風瀉血(《日華》)。

治小兒食瘧,療大人淋漓反胃,消酒積,主喉閉乳蛾,一切口瘡,牙疳諸瘡(時珍)。

【附方】

舊三,新十七。小便遺失︰用雞 一具,並腸燒存性,酒服。男用雌,女用雄。(《集驗》)

小便淋瀝痛不可忍︰雞肫內黃皮五錢,陰乾燒存性,作一服,白湯下,立愈。(《醫林集要》)

膈消飲水︰雞內金(洗,晒乾)、栝蔞根(炒)各五兩,為末,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溫水下,日三。(《總錄》)

反胃吐食︰雞 一具,燒存性,酒調服。男用雌,女用雄。(《千金》)

消導酒積︰雞 、干葛為末,等分,麵糊丸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酒下。(《袖珍方》)

噤口痢疾︰雞內金焙研,乳汁服之。

小兒瘧疾︰用雞 黃皮燒存性,乳服。男用雌,女用雄。(《千金》)

喉閉乳蛾︰雞肫黃皮勿洗,陰乾燒末,用竹管吹之即破,愈。(《青囊》方)

一切口瘡︰雞內金燒灰敷之,立效。(《活幼新書》)

鵝口白瘡︰燒雞肫黃皮為末,乳服半錢。(《子母秘錄》)

走馬牙疳︰《經驗》︰用雞肫黃皮(不落水者)五枚,枯礬五錢,研搽立愈。《心鑒》︰用雞肫黃皮,燈上燒存性,入枯礬、黃柏末等分,麝香少許。先以米泔洗漱後,貼之。

陰頭疳蝕︰雞內金(不落水)拭淨,新瓦焙脆,出火毒,為細末。先以米泔水洗瘡,乃搽之。亦治口疳。(《經驗方》)

谷道生瘡久不愈︰用雞 燒存性為末,乾貼之,如神。(《總錄》)

腳脛生瘡︰雄雞肫內皮,洗淨貼之。一日一易,十日愈。(《小山奇方》)

瘡口不合︰雞 皮,日貼之。

發背初起︰用雞肫黃皮(不落水者)陰乾,臨時溫水潤開貼之,隨乾隨潤,不過三五個,即消。(楊氏《經驗方》)

發背已潰︰用雞肫黃皮,同綿絮焙末搽之,即愈。

金腮瘡蝕︰初生如米豆,久則穿蝕。用雞內金(焙)、郁金等分,為末。鹽漿漱了貼之。忌米食。(《總錄》)

小兒疣目︰雞肫黃皮擦之,自落。(《集要》方)

雞骨哽咽︰活雞一隻打死,取出雞內金洗淨,燈草裹,於火上燒存性。竹筒吹入咽內,即

腸(男用雌,女用雄)

【主治】

遺溺,小便數不禁。燒存性,每服三指,酒下(《別錄》)。止遺精、白濁、消渴(時珍)。

【附方】

舊一,新一。小便頻遺︰《心鏡》︰用雄雞腸一具作 ,和酒服。《普濟》︰用雄雞腸,水煎汁服。

肋骨(烏骨雞者良)

【主治】

小兒羸瘦,食不生肌(《別錄》)。

【附方】

新二。小兒囟陷︰因臟腑壅熱,氣血不榮。用烏雞骨一兩(酥炙黃),生乾地黃(焙)二兩,為末。每服半錢,粥飲調下。(《聖惠方》)

瘡中朽骨︰久疽久漏,中有朽骨。以烏骨雞脛骨,實以砒石,鹽泥固濟, 紅出毒,以骨研末,飯丸粟米大。每以白紙捻送一粒入竅中,外以拔毒膏藥封之,其骨自出。(《醫學正傳》)

距(白雄雞者良)

【主治】

產難,燒研酒服(蘇恭)。下骨鯁,以雞足一雙,燒灰水服(時珍。出《外台》)。

翮翎 (白雄雞者良)

【主治】

下血閉。左翅毛,能起陰(《別錄》)。

治婦人小便不禁,【發明】

時珍曰︰翅翮形銳而飛揚,乃其致力之處。故能破血消腫,潰癰下鯁。按葛洪云︰凡古井及五月井中有毒,不可輒入,即殺人。宜先以雞毛試之,毛直下者無毒,回旋者有毒也。又《感應志》云︰五酉日,以白雞左翅燒灰揚之,風立至;以黑犬皮毛燒灰揚之,風立止也。巽為風,雞屬巽,於此可見。

【附方】

舊二,新七。陰腫如斗︰取雞翅毛(一孔生兩莖者)燒灰飲服。左腫取左翅,右腫取右翅,雙腫並取。(《古今錄驗》)

陰猝腫痛︰雞翮六枝燒存性,蛇床子末等分,隨左右敷之。(《肘後方》)

婦人遺尿︰雄雞翎燒灰,酒服方寸匕,日三。(《普濟方》)

咽喉骨鯁︰白雄雞左右翮大毛各一枚,燒灰水服。(《外台》)

腸內生癰︰雄雞頂上毛並屎燒末,空心酒服。(《千金》)

決癰代針︰白雞翅下兩邊第一毛,各一莖燒灰水服,即破。(《經驗後方》)

解蜀椒毒︰雞毛燒煙吸之,並水調一錢服之。(《千金方》)

馬汗入瘡︰雞毛燒灰,酒服方寸匕。(《集驗方》)

蠷 尿瘡︰烏雞翅毛燒灰,油調敷之,蟲畏雞故也。(《瑣碎錄》)

尾毛

【主治】

刺入肉中,以二七枚燒作灰,和男子乳汁封之,當出(孟詵)。解蜀椒毒,燒煙吸之,並以水調灰服。又治小兒痘瘡後生癰,燒灰和水敷之(時珍)。

小便不禁︰雄雞尾燒研,酒服方寸匕。(《外台秘要》)

屎白︰雄雞屎乃有白,臘月收之,白雞烏骨者更良。《素問》作雞矢。

【氣味】

微寒,無毒。

【主治】

消渴,傷寒寒熱(《本經》)。破石淋及轉筋,利小便,止遺尿,滅瘢痕(《別錄》)。

治中風失音痰迷。炒服,治小兒客忤蠱毒。治白虎風,貼風痛(《日華》)。

治賊風、風痺,破血,和黑豆炒,浸酒服之。炒服之,亦治蟲咬毒(藏器)。下氣,通利大小便,治心腹鼓脹,消症瘕,療破傷中風,小兒驚啼。以水淋汁服,解金銀毒。以醋和,塗蜈蚣、蚯蚓咬毒(時珍)。

【發明】

頌曰︰按《素問》云︰心腹滿,旦食不能暮食,名為鼓脹。治之以雞屎醴,一劑知,二劑已。王冰注云︰本草雞屎利小便,並不治鼓脹。今方法當用湯漬服之耳。時珍曰︰鼓脹生於濕熱,亦有積滯成者。雞屎能下氣消積,通利大小便,故治鼓脹有殊功,此岐伯神方也。醴者,一宿初來之酒醅也。又按︰《范汪方》云︰宋青龍中,司徒吏顏奮女苦風疾,一髀偏痛。一人令穿地作坑,取雞屎、荊葉然之,安脛入坑中熏之,有長蟲出,遂愈也。

【附方】

舊十四,新三十一。

雞屎醴︰《普濟方》云︰治鼓脹,旦食不能暮食。由脾虛不能制水,水反勝土,水穀不運,氣不宣流,故令中滿。其脈沉實而滑。宜雞屎醴主之。何大英云︰諸腹脹大,皆屬於熱。

精氣不得滲入膀胱,別走於腑,溢於皮裡膜外,故成脹滿,小便短澀。雞屎性寒利小便,誠萬金不傳之寶也。用臘月乾雞屎白半斤,袋盛,以酒醅一斗,漬七日。溫服三杯,日三。或為末服二錢亦可。《宣明》︰用雞屎(乾者)、桃仁、大黃各等分為末,每服一錢,水一盞,生薑三片,煎湯調下,食後,臨臥服。《正傳》︰用雞屎炒研,沸湯淋汁,調木香、檳榔末二錢服。一方︰用雞矢、川芎 等分為末,酒糊丸服。牽牛酒︰治一切肚腹、四肢腫脹,不拘鼓脹、氣脹、濕脹、水脹等。有峨嵋一僧,用此治人得效,其人牽牛來謝,故名。用乾雞矢一升炒黃,以好酒三碗,煮一碗,濾汁飲之。少頃,腹中氣大轉動,利下,即自腳下皮皺消也。未盡,隔日再作。仍以田螺二枚,滾酒瀹食,後用白粥調理。(《積善堂經驗方》)

小兒腹脹黃瘦︰用乾雞矢一兩,丁香一錢,為末,蒸餅丸小豆大。每米湯下十丸,日三服。(《活幼全書》)

心腹鱉症及宿症,並卒得症︰以飯飼白雄雞取糞,同小便於瓦器中熬黃為末。每服方寸匕,溫酒服之,日四五服,以消為度。或以膏熬飯飼之,彌佳。(《集驗方》)

食米成瘕︰好食生米,缺之則口中出清水。以雞矢同白米各半合,炒為末,以水一鐘調服。良久,吐出如米形,即瘥。昔慎道恭病此,飢瘦如勞,蜀僧道廣處此方而愈。(《醫說》)

反胃吐食︰以烏骨雞一隻,與水飲四五日,勿與食。將五蒲蛇二條,竹刀切與食。待雞下糞,取陰乾為末,水丸粟米大。每服一分,桃仁湯下。五七服即愈。(《証治發明》)

中諸菜毒發狂,吐下欲死︰用雞矢燒末,水服方寸匕。(葛氏方)

石淋疼痛︰雞矢白,日中半乾,炒香為末。以酸漿飲服方寸匕,日二,當下石出。(《古今錄驗》)

小兒血淋︰雞矢尖白如粉者,炒研,糊丸綠豆大。每服三五丸,酒下,四、五服效。

產後遺溺不禁︰雞矢燒灰,酒服方寸匕。(《產寶》)

轉筋入腹︰其人臂腳直,其脈上下行,微弦。用雞矢為末,水六合,和方寸匕,溫服。(張

中風寒痙口噤,不知人︰以雞矢白一升炒黃,入酒三升攪,澄清飲。(葛氏)

白虎風痛︰詵曰︰鋪飯於患處,以丹雄雞食之。良久,取熱糞封之。取訖,使伏於患人床下。

破傷中風︰腰脊反張,牙緊口噤,四肢強直。用雞矢白一升,大豆五升,和炒黃,乘熱以酒沃之,微烹令豆澄下。隨量飲,取汗避風。(《經驗後方》)

產後中風︰口噤螈 ,角弓反張。黑豆二升半,同雞矢白一升炒熟,入清酒一升半,浸取一升,入竹瀝服,取汗。(《產寶》)

角弓反張,四肢不隨,煩亂欲死︰雞矢白一升,清酒五升,搗篩,合揚千遍,乃飲。大人服一升,少小五合,日二服。(《肘後》)

小兒口噤︰面赤者屬心,白者屬肺。用雞矢白如棗大,綿裹,以水一合煮二沸,分二服。

一方︰酒研服之。(《千金方》)

小兒唇瘡︰燒雞矢白,研末敷之。有涎易之。(《聖惠》)

小兒驚啼︰雞矢白燒灰,米飲服二字。(《千金方》)

頭風痺木︰用臘月烏雞矢一升,炒黃為末,絹袋盛,漬三升酒中。頻頻溫服令醉。(《千金方》)

喉痺腫痛︰雞矢白含之咽汁。(《千金》)

牙齒疼痛︰雞矢白燒末,綿裹咬痛處,立瘥。(《經驗後方》)

鼻血不止︰雞矢取有白色半截者,燒灰吹之。(唐氏《經驗方》)

牙齒不生,《普濟》︰不拘大人、小兒。用雄雞矢、雌雞矢各十四顆焙研,入麝香少許,先以針挑破出血,敷之。年高者不過二十日,年少者十日必生。

又方︰但用烏雞雌雄糞,入舊麻鞋底燒存性,等分,入麝香少許,三日夜不住擦,令熱為佳。李察院亮卿嘗用,有效。

耳聾不聽︰雞矢白(炒)半升,烏豆(炒)一升,以無灰酒二升,乘熱投入服,取汗。

耳如鼓鼙勿訝。(《外台》)

面目黃膽︰雞矢白、小豆、秫米各二分。為末。分作三服,水下,當有黃汁出也。(《肘後方》)

子死腹中︰雄雞糞二十一枚,水二升,煎取五合,下米作粥食,胎即出。(《產寶》)

乳妒乳癰︰雞矢白炒研,酒服方寸匕,須叟三服愈。(《產寶》)

乳頭破裂︰方同上。梅師。

內癰未成︰取伏雞屎,水和服,即瘥。(《千金》)

頭瘡白禿︰雄雞屎末,和陳醬、苦酒洗之。(《千金》)

消滅瘢痕︰以豬脂三斤,飼烏雞一隻,三日後取白矢,同白芷、當歸各一兩,煎十沸,去滓,入鷹矢白半兩,調敷。(《外台》)

耳中惡瘡︰雞矢白炒研,敷之。(《聖惠》)

瘰癧瘡︰雄雞矢燒灰,臘豬脂和,敷之。(《千金》)

食金中毒已死︰取雞矢半升,水淋取汁一升,飲之,日三。(《肘後方》)

縊死未絕︰雞矢白如棗大,酒半盞和,灌口鼻。(《肘後》)

尸腳拆裂無冬夏者︰雞屎煮湯,漬半日,取瘥乃止。(《千金》)

射工溪毒︰白雞矢(白者)二枚,以餳和,塗瘡上。(《肘後》)

骨疽不合︰骨從孔中出。掘地作坑,口小裡大,深三尺。以乾雞屎二升,同艾及荊葉搗碎,入坑內,燒令煙出。以疽口就熏,用衣擁之,勿令泄氣。半日當有蟲出,甚效。(《千金方》)

陰毒腹痛︰雞糞、烏豆、地膚子各一把,亂髮一團,同炒,煙起,傾入好酒一碗浸之,去滓,熱服即止。(《生生編》)

小兒心痛︰白烏雞屎五錢(晒研),松脂五錢,為末,蔥頭汁和,丸梧桐子大,黃丹為衣。每醋湯服五丸。忌生冷、硬物,三、四日立效。(《嬰童百問》)

雞子(即雞卵也) 黃雌者為上,烏雌者次之。

【氣味】

甘,平,無毒。

思邈曰︰微寒。畏醇醋。鼎曰︰不宜多食,令人腹中有聲,動風氣。和蔥、蒜食之,氣短;同韭子食,成風痛;共鱉肉食,損人;共獺肉食,成遁尸注,藥不能治;同兔肉食,成泄痢。歸濃曰︰妊婦以雞子、鯉魚同食,令兒生瘡;同糯米食,令兒生蟲。時珍曰︰小兒患痘疹,忌食雞子,及聞煎食之氣,令生翳膜。

【主治】

除熱火灼爛瘡、癇 。可作虎魄神物(《本經》。弘景曰︰用欲 子(黃白混雜者)煮作之,極相似,惟不拾芥爾。又煮白,合銀口含,須臾色如金也)。鎮心,安五臟,止驚安胎,治妊娠天行熱疾狂走,男子陰囊濕癢,及開喉聲失音。醋煮食之,治赤白久痢,及產後虛痢。光粉同炒乾,止疳痢,及婦人陰瘡。和豆淋酒服,治賊風麻痺。醋浸令壞,敷疵。作酒,止產後血暈,暖水臟,縮小便,止耳鳴。和蠟炒,治耳鳴、聾,及疳痢(《日華》)。

益氣。以濁水煮一枚,連水服之,主產後痢。和蠟煎,止小兒痢(藏器)。大人及小兒發熱,以白蜜一合,和三顆攪服,立瘥(孟詵。《太平御覽》云︰正旦吞烏雞子一枚,可以練形。

《嶁神書》云︰八月晦日夜半,面北吞烏雞子一枚,有事可隱形)。

【發明】

時珍曰︰卵白象天,其氣清,其性微寒;卵黃象地,其氣渾,其性溫;卵則兼黃白而用之,其性平。精不足者補之以氣,故卵白能清氣,治伏熱、目赤、咽痛諸疾;形不足者補之以味,故卵黃能補血,治下痢、胎產諸疾;卵則兼理氣血,故治上列諸疾也。

【附方】

舊九,新二十二。天行不解已汗者︰用新生雞子五枚,傾盞中,入水(一雞子)攪渾,別以水一升煮沸,投入雞子微攪,才似熟則瀉置碗中,納少醬清,似變腥氣,帶熱啜之,覆令汗出愈。(許仁則方)天行嘔逆,食入即吐︰雞子一枚,水煮三、五沸,冷水浸少頃,吞之。(《外台》)

傷寒發狂,煩躁熱極︰吞生雞子一枚,效。(《食鑒》)

三十六黃救急方︰用雞子一顆,連殼燒灰,研酢一合溫之,頓服,鼻中蟲出為效。身體極黃者,不過三枚,神效。(《外台秘要》)

白虎風病︰藏器曰︰取雞子揩病處,咒願,送糞堆頭上,不過三次瘥。白虎是糞神,愛吃雞子也。

身面腫滿︰雞子黃白相和,塗腫處。乾再上。(《肘後方》)

年深哮喘︰雞子略敲損,浸尿缸中三、四日,煮食,能去風痰。(《集成》)

心氣作痛︰雞子一枚打破,醋二合調勻,暖過頓服。(《肘後》)

小兒疳痢肚脹︰用雞子一個開孔,入巴豆一粒(去皮),輕粉一錢,用紙五十重裹,於飯甑上蒸三度,放冷去殼研,入麝香少許,糊和丸米粒大。食後溫湯下二丸至三丸。(《經驗方》)

預解痘毒︰保和方︰用雞卵一枚,活地龍一條入卵內,飯上蒸熟,去地龍,與兒食。每歲立春日食一枚,終身不出痘也。

李氏︰用雞卵一枚,童便浸七日,水煮食之,永不出痘。

李捷︰用頭生雞子三、五枚,浸廁坑內五、七日,取出煮熟與食,數日再食一枚,永不出痘。(徐都司得於浙人之方)

痘瘡赤瘢︰雞子一個(酒醅浸七日),白僵蠶二七枚搗末,和勻,揩赤塗之,甚效。(《聖惠》)

雀卵面 ︰雞卵醋浸令壞,取出敷之。(《普濟》)

妊娠時疾令胎不傷︰以雞子七枚,納井中令冷,取出打破吞之。(《子母秘錄》)

病欲去胎︰雞子一枚,入鹽三指撮,服。(張文仲方)

胎動下血︰藏器曰︰雞子二枚打破,以白粉和如稀粥,頓食之。

子死腹中︰用三家雞卵各一枚,三家鹽各一撮,三家水各一升,同煮。令婦東向飲之,立出。(《千金方》)

產後血多不止︰烏雞子三枚,醋半升,酒二升,和攪,煮取二升,分四服。(《拾遺》)

產後心痛︰雞子煮酒,食即安。(《備急方》)

產後口乾舌縮︰用雞子一枚打破,水一盞攪服。(《經驗後方》)

頭風白屑︰新下烏雞子三枚,沸湯五升攪,作三度沐之,甚良。(《集驗》)

腋下狐臭︰雞子兩枚,煮熟去殼,熱夾,待冷,棄之三叉路口,勿回顧。如此三次效。(《肘後方》)

乳石發渴︰水浸雞子,取清生服,甚良。(《普濟》)

解野葛毒已死者︰以物開口後,灌雞子三枚,須臾吐出野葛,乃蘇。(《肘後方》)

胡蔓草毒︰即斷腸草。一葉入口,百竅流血。惟急取鳳凰胎(即雞卵抱未成雛者,已成者不用)研爛,和麻油灌之。吐出毒物乃生,少遲即死。(《嶺南衛生方》)

癰疽發背︰初作,及經十日以上,腫赤 熱,日夜疼痛,百藥不效者。用 雞子一枚,新狗屎如雞子大,攪勻,微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餅子,於腫頭上貼之,以帛包抹。時時看視,覺餅熱即易,勿令轉動及歇氣,經一宿定。如日多者,三日貼之,一日一易,至瘥乃止。此方穢惡,不可施之貴人。一切諸方皆不能及,但可備擇而已。(《千金方》)

蛛蠍蛇傷︰雞子一個,輕敲小孔合之,立瘥。(《兵部手集》)

蠷 尿瘡︰同上法。身體發熱不拘大人、小兒︰用雞卵三枚,白蜜一合和服,立瘥。(《普濟方》)

卵白

【氣味】

甘,微寒,無毒。

【主治】

目熱赤痛,除心下伏熱,止煩滿咳逆,小兒下泄,婦人產難,胞衣不出,並生吞之。醋浸一宿,療黃膽,破大煩熱(《別錄》)。產後血閉不下,取白一枚,入醋一半攪服(藏器)。和赤小豆末,塗一切熱毒、丹腫、腮痛神效。冬月以新生者酒漬之,密封七日取出

【發明】

宗奭曰︰產後血暈,身痙直,口、目向上牽急,不知人。取雞子一枚,去殼分甚敏捷。烏雞子尤善。

【附方】

舊四,新六。時行髮黃︰醋酒浸雞子一宿,吞其白數枚。(《肘後方》)

下痢赤白︰生雞子一個,取白攤連紙上日乾,折作四重,包肥烏梅十個,安熨斗中,以白炭燒存性,取出碗覆,冷定研末,入水銀粉少許和勻。大人分二服,小兒三服,空心井華水調下。如覺微利,不須再服。(《類証》)

蛔蟲攻心,口吐清水︰以雞子一枚去黃,納好漆入雞子殼中和合。仰頭吞之,蟲即出也。(《古今錄驗》)

五種遁尸︰其狀腹脹,氣急沖心,或 踴起,或牽腰脊。以雞卵白一枚,頓吞之良。(《千金》)

咽塞鼻瘡及乾嘔頭痛,食不下︰用雞子一枚,開一竅,去黃留白,著米酢, 火頓沸,取下更頓,如此三次。乘熱飲之,不過一、二度即愈。(《廣濟方》)

面生 瘡︰雞子,以三歲苦酒浸之三宿,待軟,取白塗之。(《肘後》)

湯火燒灼︰雞子清和酒調洗,勤洗即易生肌。忌發物。或生敷之亦可。(《經驗秘方》)

頭髮垢 ︰雞子白塗之,少頃洗去,光澤不燥。(《瀕湖》)

面黑令白︰雞子三枚,酒浸,密封四七日。每夜以白敷面,如雪白也。(《普濟》)

塗面駐顏︰雞子一枚,開孔去黃留白,入金華胭脂及 砂少許,紙封,與雞抱之,俟別卵抱出,乾以塗面。洗之不落,半年尚紅也。(《普濟》)

卵黃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醋煮,治產後虛及痢,小兒發熱。煎食,除煩熱。煉過,治嘔逆。和常山末為丸,竹葉湯服,治久瘧(《藥性》)。炒取油,和粉,敷頭瘡(《日華》)。

猝乾嘔者,生吞數枚,良。小便不通者,亦生吞之,數次效。補陰血,解熱毒,治下痢,甚驗(時珍)。

【發明】

時珍曰︰雞子黃,氣味俱濃,陰中之陰,故能補形。昔人謂其與阿膠同功,正此意也。其治嘔逆諸瘡,則取其除熱引蟲而已。頌曰︰雞子入藥最多,而發煎方特奇。劉禹錫《傳信方》云︰亂髮雞子膏,治孩子熱瘡。用雞子五枚,去白取黃,亂髮如雞子大,相和,於鐵銚中炭火熬之。初甚乾,少頃即發焦,乃有液出。旋取置碗中,以液盡為度。取塗瘡上,即以苦參末粉之。頃在武陵生子,蓐內便有熱瘡,塗諸藥無益,而日益劇,蔓延半身,晝夜號啼,不乳不睡。因閱本草發 條云︰合雞子黃煎之,消為水,療小兒驚熱、下痢。注云︰俗中嫗母為小兒作雞子煎,用發雜熬之,良久得汁,與小兒服,去痰熱,主百病。又雞子條云︰療火瘡。因是用之,果如神效也。

【附方】

舊三,新十一。

赤白下痢︰雞卵一枚,取黃去白,入胡粉滿殼,燒存性。以酒服一錢匕。(葛氏方)

妊娠下痢絞痛︰用烏雞子一枚,開孔去白留黃,入黃丹一錢在內,濃紙裹定,泥固煨乾為末。每服三錢,米飲下。一服愈者是男,兩服愈者是女。(《三因方》)

子死腹中︰雞子黃一枚,薑汁一合,和勻頓服,當下。(《普濟》)

小腸疝氣︰雞子黃攪,溫水服之。三服效。

小兒癇疾︰雞子黃和乳汁攪服。不過三兩枚,自定。(《普濟》)

小兒頭瘡︰煮熟雞子黃,炒令油出,以麻油、膩粉搽之。(《事林廣記》)

鼠 已潰︰雞卵一枚,米下蒸半日,取黃熬令黑。先拭瘡令乾,以藥納孔中,三度即愈。(《千金方》)

腳上臭瘡︰熟雞子黃一個,黃蠟一錢,煎油塗之。

湯火傷瘡︰熟雞子十個,取黃炒取油,入膩粉十文攪勻,用雞翎掃上,三、五日永除瘢痕。(《集驗方》)

杖瘡已破︰雞子黃熬油搽之,甚效。(唐瑤《經驗方》)

天泡水瘡︰方同上。

消滅瘢痕︰雞子五七枚煮熟,取黃炒黑,拭塗,日三,久久自滅。(《聖惠方》)

妊娠胎漏︰血下不止,血盡則子死。用雞子黃十四枚,以好酒二升,煮如餳服之。未瘥再作,以瘥為度。(《普濟方》)

耳疳出汁︰雞子黃炒油塗之,甚妙。(談野翁方)

抱出卵殼︰時珍曰︰俗名混沌池、鳳凰蛻。用抱出者,取其蛻脫之義也。李石《續博物志》云︰踏雞子殼,令人生白癜風。

【主治】

研末,磨障翳(《日華》)。傷寒勞復,熬令黃黑為末,熱湯和一合服,取汗出即愈(蘇頌。出《深師方》)。燒灰油調,塗癬及小兒頭身諸瘡。酒服二錢,治反胃(時珍)。

【附方】

舊二,新七。小便不通︰雞子殼、海蛤、滑石,等分為末。每服半錢,米飲下,日三。(《普濟方》)

小兒煩滿欲死︰雞子殼燒末,酒服方寸匕。(《子母秘錄》)

痘入目︰雞子殼燒研,入片腦少許,點之。(《鴻飛集》)

頭瘡白禿︰雞子殼七個,炒研油和,敷之。(《秘錄》)

頭上軟癤︰用抱出雞卵殼,燒存性研末,入輕粉少許,清油調敷。(危氏方)

耳疳出膿︰用抱出雞卵殼,炒黃為末,油調灌之,疼即止。(《杏林摘要》)

玉莖下疳︰雞卵殼炒研,油調敷之。(同上)外腎癰瘡︰抱出雞卵殼、黃連、輕粉等分,為細末。用煉過香油調塗。(《醫林正宗》)

痘瘡惡証︰ 痘倒陷,毒气壅遏於裡,則為便血、昏睡不醒,其証甚惡。用抱出雞子殼(去膜),新瓦焙研。每服半錢,熱湯調下。嬰兒以酒調,抹唇、舌上,並塗風池、胸、背,神效。

卵殼中白皮

【主治】

久咳氣結,得麻黃、紫菀服,立效(《別錄》)。

【發明】

時珍曰︰按︰《仙傳外科》云︰有人偶含刀在口,割舌,已垂未斷。一人用雞子白皮袋之,摻止血藥於舌根。血止,以蠟化蜜調沖和膏,敷雞子皮上。三日接住,乃去皮,只用蜜蠟勤敷,七日全安。若無速效,以金槍藥參治之。此用雞子白皮無他,但取其柔軟而薄,護舌而透藥也。

【附方】

新二。咳嗽日久︰雞子白皮(炒)十四枚,麻黃三兩(焙),為末。每服方寸匕,食後飲下,日二。(《必效方》)

風眼腫痛︰雞子白皮、枸杞白皮,等分為末。吹鼻中,一日三次。(《聖濟總錄》)

雞白蠹肥脂(《本經》)

弘景曰︰不知是何物?恐別一種耳。藏器曰︰今雞亦有白台,如卵而硬,有白無黃,云是牡雞所生,名父公台。台字似橐字,疑傳誤也。機曰︰此《本經》文,列於黑雌雞條下,似指雌雞之肥脂,如蠹蟲之肥白,因其似而名之也。時珍曰︰蠹音妒,而藏器以為橐何耶?今牡雞生子,亦時或有之,然不當有肥脂字,當以機說為近。否則,必雌雞之生腸也。《本經》有其名,不具其功,蓋脫簡之文。

窠中草

【主治】

頭瘡白禿,和白頭翁草燒灰,豬脂調敷(《日華》)。天絲入眼,燒灰淋清汁洗之,良(時珍。出不自秘方)。

【附方】

新一。

產後遺尿︰雞窠草燒末,酒服一錢匕。(《普濟方》)

雞湯

【主治】

消渴,飲水無度,用 雄雞水,濾澄服之。不過二雞之水愈,神效(《楊氏經驗方》)。

【附方】

新一。

雞眼作痛︰剝去皮,以燖雞湯洗之。(《簡便方》)

[编辑]

(《別錄》中品)

【釋名】

野雞。宗奭曰︰雉飛若矢,一往而墮,故字從矢。今人取其尾置舟車上,欲其快速也。漢呂太后名雉,高祖改雉為野雞。其實雞類也。時珍曰︰黃氏《韻會》云︰雉,理也。雉有紋理也。故《尚書》謂之華蟲,《曲禮》謂之疏趾。雉類甚多,亦各以形色為辨耳。

《禽經》云︰雉,介鳥也。素質五采備曰 雉,青質五采備曰鷂雉,朱黃曰 雉,白曰 雉(音罩),玄曰海雉。《爾雅》云︰鷂雉,青質五采。 雉,黃色自呼。翟雉,山雉也,長尾。雉,長尾,走且鳴。秩秩,海雉也。《梵書》

【集解】

時珍曰︰雉,南北皆有之。形大如雞,而斑色繡翼。雄者紋采而尾長,雌者紋暗而尾短。其性好斗,其鳴曰KT (KT 音杳),其交不再,其卵褐色。將卵時,雌避其雄而潛伏之,否則雄食其卵也。《月令》季冬雉始 ,謂陽動則雉鳴而勾其頸也。孟冬,雉入大水為蜃。蜃,大蛤也。陸佃《埤雅》云︰蛇交雉則生蜃。蜃,蛟類也。《類書》云︰蛇與雉交而生子,曰 , ,水蟲也。陸 《續水經》云︰蛇雉遺卵於地,千年而為蛟龍之屬,似蛇四足,能害人。魯至剛《俊靈機要》云︰正月蛇與雉交生卵,遇雷入土數丈為蛇形,經二三百年成蛟飛騰。若卵不入土,仍為雉耳。又任 《述異記》云︰江淮中有獸名能(音耐),乃此皆異類同情,造化之變易,不可臆測者也。

【氣味】

酸,微寒,無毒。恭曰︰溫。《日華》曰︰平,微毒。秋冬益,春夏毒。有痢人不可食。頌曰︰《周禮‧庖人》供六禽,雉是其一,亦食品之貴。然有小毒,不可常食,損多益少。詵曰︰久食令人瘦。九月至十二月稍有補,他月則發五痔、諸瘡疥。不與胡桃同食,發頭風眩暈及心痛。與菌蕈、木耳同食,發五痔,立下血。同蕎麥麵食,生肥蟲。卵,同蔥食,生寸白蟲。自死爪甲不伸者,殺人。

【正誤】

思邈曰︰黃帝書云︰丙午日勿食雞、雉肉,丈夫燒死目盲,女人血死妄見。野雞肉同家雞子食,成遁尸,尸鬼纏身。弘景曰︰雉非辰屬,正是離禽。丙午不可食,明王於火也。時珍曰︰雉屬離火,雞屬巽木。故雞煮則冠變,雉煮則冠紅,明其屬火也。春夏不可食者,為其食蟲蟻,及與蛇交,變化有毒也。能發痔及瘡疥,令人瘦病者,為其能生蟲,與雞肉同也。有鄙人者,假黃帝為書,謂丙午日不可食,及成遁尸之說,乃不經謬談;而陶氏和之,孫氏取之,皆誤矣。今正其誤。

【主治】

補中,益氣力,止泄痢,除蟻 (《別錄》)。

【發明】

時珍曰︰雉肉,諸家言其發痔、下痢人不可食,而《別錄》用治痢、 何邪?蓋雉在禽上應胃土,故能補中;而又食蟲蟻,故能治蟻 ,取其制伏耳。若久食及食非則生蟲有毒,故不宜也。

【附方】

舊三,新一。

脾虛下痢,日夜不止︰野雞一隻,如食法,入橘皮、蔥、椒、五味,和作餛飩熟煮,空心食之。(《食醫心鏡》)

產後下痢︰用野雞一隻,作餛飩食之。(同上)消渴飲水小便數︰用野雞一隻,五味煮取(三升以來)汁飲之。肉亦可食,甚效。(同上)心腹脹滿︰野雞一隻(不拘雄雌),茴香(炒)、馬芹子(炒)、川椒(炒)、陳皮、生薑等分,用醋以一夜蒸餅和雉肉作餡料,外以面皮包作餛飩,煮熟食。仍早服嘉禾散,辰服此,午服導氣枳殼丸。(《朱氏集驗方》)

【主治】

塗凍瘡(時珍)。

【主治】

蟻 (孫思邈)。

【主治】

燒灰和麻油,敷天火丹毒(時珍)。

【主治】

久瘧(時珍)。

【附方】

新一。

久瘧不止︰雄野雞屎、熊膽、五靈脂、恆山,等分為末,醋糊丸黑豆大。正發時,冷水下一丸。聖惠

鸐雉[编辑]

音狄《食療》

【釋名】

鸐雞《禽經》)、山雞(同上)、山雉。

時珍曰︰翟,美羽貌。雉居原野,鸐居山林,故得山名。大者為鷮。

【集解】

頌曰︰伊洛江淮間一種雉,小而尾長者,為山雞,人多畜之樊中,即《爾雅》所謂「 ,山雉也」。時珍曰︰山雞有四種,名同物異。似雉而尾長三、四尺者, 雉也。

似而尾長五、六尺,能走且鳴者, 雉也,俗通呼為 矣。其二則 雉、錦雞也。 、皆勇健自愛其尾,不入叢林。雨雪則岩伏木棲,不敢下食,往往餓死。故師曠云︰雪封枯原,文禽多死。南方隸人,多插其尾於冠。其肉皆美於雉。《傳》云︰四足之美有 ,兩足之美有。

【氣味】

甘,平,有小毒。

詵曰︰發五痔,久食瘦人。和蕎麥麵食,生肥蟲。同豉食,害人。卵同蔥食,生寸白蟲。

余並同雉。

【主治】

五臟氣喘不得息者,作羹 食(孟詵)。炙食,補中益氣(時珍)。

雉(敝、鱉二音。《拾遺》)

【釋名】

山雞(《禽經》)、錦雞(同上)、金雞(《綱目》)、采雞(《周書》)、 KT (音峻儀)。時珍曰︰ 性憋急耿介,故名。 KT ,儀容俊秀也。周有 冕,漢有 KT 冠,皆取其衣冠文物俊秀之義。 與 同名山雞, 大而 小; 與 同名錦雞, 紋在綬而 紋在身,以此為異,大抵皆雉屬也。

按︰《禽經》云︰首有采毛曰山雞,腹有采色曰錦雞,項有采囊曰避株。是山雞、錦雞又稍有分別,而俗通呼為一矣。蓋是一類,不甚相遠也。

【集解】

藏器曰︰ 似雉五色。《山海經》云「小華之山多赤 ,養之禳火災」,是也。

時珍曰︰山雞出南越諸山中,湖南、湖北亦有之。狀如小雞,其冠亦小,背有黃赤紋,綠項紅腹紅嘴。利距善斗,以家雞斗之,即可獲。此乃《爾雅》所謂「 ,山雞者也」。《逸周書》謂之采雞。錦雞則小於 ,而背紋揚赤,膺前五色炫耀如孔雀羽。此乃《爾雅》所謂「 ,天雞」者也。《逸周書》謂之文 (音汗)。二種大抵同類,而錦雞紋尤燦爛如錦。或云錦雞乃其雄者,亦通。劉敬叔《異苑》云︰山雞愛其羽毛,照水即舞,目眩多死,照鏡亦然。與 雞愛尾餓死,皆以紋累其身者也。

【氣味】

甘,溫,微毒。

【主治】

食之令人聰慧(汪穎)。養之禳火災(藏器)。

【附錄】

吐綬雞 時珍曰︰出巴峽及閩廣山中,人多畜玩。大者如家雞,小者如鴝鵒。頭頰似雉,羽色多黑,雜以黃白圓點,如真珠斑。項有嗉囊,內藏肉綬,常時不見,每春夏晴明,則向日擺之。頂上先出兩翠角,二寸許,乃徐舒其頷下之綬,長闊近尺,紅碧相間,采色煥爛,逾時悉斂不見。或剖而視之,一無所睹。此鳥生亦反哺。行則避草木,故《禽經》謂之避株。《食物本草》謂之吐錦雞,《古今注》謂之錦囊,蔡氏《詩話》謂之真珠雞,《倦游錄》謂之孝鳥。《詩經》謂之 (音厄),「邛有旨 」是矣。

雞(曷、渴二音。《拾遺》)

【釋名】

時珍曰︰其羽色黑黃而褐,故曰 。青黑色者名曰 (音介),性耿介也。青鳳亦名 ,取象於此也。

【集解】

藏器曰︰ 雞出上黨。魏武帝賦云︰ 雞猛氣,其斗期於必死。今人以 為冠。象此也。時珍曰︰ 狀類雉而大,黃黑色,首有毛角如冠。性愛其黨,有被侵者,直往赴斗,雖死猶不置。故古者虎賁戴 冠。《禽經》云︰ ,毅鳥也,毅不知死,是矣。性復粗暴,每有所攫,應手摧碎。上黨即今潞州。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炙食,令人勇健(藏器)。炙食,令人肥潤(汪穎)。

白鷴[编辑]

(《圖經》)

【校正】

原附雉條,今分出。

【釋名】

白 (音寒)、閑客。

時珍曰︰按︰張華云︰行止閑暇,故曰鷴。李 命為閑客,薛氏以為雉類,汪氏以為白雉。按︰《爾雅》白雉名 ,南人呼閑字如寒,則鷴即 音之轉也。當作白 ,如錦雞謂之文也。 者,羽美之貌。又《西京雜記》云︰南粵王獻白鷴、黑鷴各一。蓋雉亦有黑色者,名鸕雉,彼通呼為 矣。

【集解】

頌曰︰白鷴出江南,雉類也。白色,而背有細黑紋,可畜,彼人亦食之。 穎曰︰即白雉也。時珍曰︰鷴似山雞而色白,有黑紋如漣漪,尾長三四尺,體備冠距,紅頰赤嘴丹爪。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補中解毒(汪穎)。

鷓鴣[编辑]

(《唐本草》)

【釋名】

越雉。

時珍曰︰按︰《禽經》云︰隨陽,越雉也。飛必南翥。晉安曰︰懷南,江左曰逐影。張華注云︰鷓鴣其名自呼,飛必南向。雖東西回翔,開翅之始,必先南翥。其志懷南,不徂北也。

【集解】

孔志約曰︰鷓鴣生江南。行似母雞,鳴云「鉤 格磔」者是。有鳥相似,不作此鳴者,則非矣。頌曰︰今江西、閩廣、蜀夔州郡皆有之。形似母雞,頭如鶉,臆前有白圓點如真珠,背毛

時珍曰︰鷓鴣性畏霜露,早晚稀出,夜棲以木葉蔽身。多對啼,今俗謂其鳴曰「行不得哥也」。其性好潔,獵人因以 竿粘之,或用媒誘取。南人專以炙食充庖,云肉白而脆,味勝雞、雉。

【氣味】

甘,溫,無毒。《日華》曰︰微毒。詵曰︰不可與竹筍同食,令人小腹脹。

自死者不可食。或言此鳥,天地之神每月取一隻饗至尊,所以自死者不可食。

【主治】

嶺南野葛、菌子毒,生金毒,及溫瘴久,欲死不可瘥者,合毛熬酒漬服之。或生搗取汁服,最良(《唐本》)。酒服,主蠱氣欲死(《日華》)。能補五臟,益心力聰明(孟詵)。

【發明】

時珍曰︰按︰《南唐書》云︰丞相馮延已,苦腦痛不已。太醫吳廷紹曰︰公多食山雞、鷓鴣,其毒發也。投以甘豆湯而愈。此物多食烏頭、半夏苗,故以此解其毒爾。又《類說》云︰楊立之通判廣州,歸楚州。因多食鷓鴣,遂病咽喉間生癰,潰而膿血不止,寢食俱廢。醫者束手。適楊吉老赴郡,邀診之,曰︰但先啖生薑片一斤,乃可投藥。初食覺甘香,至半斤覺稍寬,盡一斤始覺辛辣,粥食入口,了無滯礙。此鳥好啖半夏,久而毒發耳,故以薑製之也。觀此二說,則鷓鴣多食,亦有微毒矣;而其功用又能解毒解蠱,功過不相掩也。凡鳥獸自死者,皆有毒,不可食,為其受厲氣也,何獨鷓鴣即神取饗帝乎?鄙哉其言也﹗

脂膏[编辑]

【主治】

塗手皸瘃,令不龜裂(蘇頌)。

竹雞[编辑]

(《拾遺》)

【釋名】

山菌子(藏器)、雞頭鶻(《蘇東坡集》)、泥滑滑。

時珍曰︰菌子,言味美如菌也。蜀人呼為雞頭鶻,南人呼為泥滑滑,因其聲也。

【集解】

藏器曰︰山菌子生江東山林間。狀如小雞,無尾。時珍曰︰竹雞今江南、川、廣處處有之,多居竹林。形比鷓鴣差小,褐色多斑,赤紋。其性好啼,見其儔必斗。捕者以媒誘其斗,因而網之。諺云︰家有竹雞啼,白蟻化為泥。蓋好食蟻也。亦辟壁虱。

【氣味】

甘,平,無毒。

時珍曰︰按︰《唐小說》云︰崔魏公暴亡。太醫梁新診之,曰︰中食毒也。仆曰︰好食竹雞。新曰︰竹雞多食半夏苗,蓋其毒也。命搗生薑汁折齒灌之遂蘇。則吳廷紹、楊吉老之治鷓毒,蓋祖乎此。

【主治】

野雞病,殺蟲,煮炙食之(藏器)。

【附錄】

杉雞 時珍曰︰按︰《臨海異物志》云︰閩越有杉雞,常居杉樹下。頭上有長黃毛,冠頰正青色,如垂 。亦可食,如竹雞。

英雞[编辑]

(《拾遺》)

【集解】

藏器曰︰英雞出澤州有石英處,常食碎石英。狀如雉,而短尾,體熱無毛,腹下毛赤,飛翔不遠,腸中常有石英。人食之,取英之功也。今人以石英末飼雞,取卵食,終不及此。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益陽道,補虛損,令人肥健悅澤,能食,不患冷,常有實氣而不發也(藏器)。

秧雞[编辑]

(《食物》)

【集解】

時珍曰︰秧雞大如小雞,白頰,長嘴短尾,背有白斑。多居田澤畔,夏至後夜鳴達旦,秋後即止。一種 (音鄧)雞,亦秧雞之類也。大如雞而長腳紅冠。雄者大而色褐,雌者稍小而色斑。秋月即無,其聲甚大,人並食之。

【氣味】

甘,溫,無毒。

【主冶】

蟻 (汪穎)。

[编辑]

(《嘉 》)

【釋名】

時珍曰︰鶉性淳,竄伏淺草,無常居而有常匹,隨地而安,莊子所謂「聖人鶉居」是矣。其行遇小草即旋避之,亦可謂淳矣。其子曰 。宗奭曰︰其卵初生謂之羅鶉,至秋初謂之早秋,中秋已後謂之白唐,一物四名也。

【集解】

禹錫曰︰鶉,蛤蟆所化也。慎微曰︰楊億《談苑》云︰至道二年夏秋間,汴人鬻鶉者,車載積市,皆蛙所化,猶有未全變者,《列子》所謂「蛙變為鶉」也。宗奭曰︰鶉有雌雄,常於田野屢得其卵,何得言化也?時珍曰︰鶉大如雞雛,頭細而無尾,毛有斑點,甚肥。雄者足高,雌者足卑。其性畏寒,其在田野,夜則群飛,晝則草伏。人能以聲呼取之,畜令斗摶。《萬畢術》云︰蛤蟆得瓜化為鶉。《交州記》云︰南海有黃魚,九月變為鶉。以鹽炙食甚肥美。蓋鶉始化成,終以卵生,故四時常有之。 則始由鼠化,終復為鼠,故夏有冬無。

【氣味】

甘,平,無毒。

禹錫曰︰四月以前未堪食。不可合豬肝食,令人生黑子;合菌子食,令人發痔。

【主治】

補五臟,益中續氣,實筋骨,耐寒暑,消結熱。和小豆、生薑煮食,止泄痢。酥煎食,令人下焦肥(《嘉 》)。小兒患疳,及下痢五色,旦旦食之,有效(寇宗奭)。

【發明】

時珍曰︰按︰董炳《集驗方》云︰魏秀才妻,病腹大如鼓,四肢骨立,不能貼席,惟衣被懸臥,谷食不下者數日矣。忽思鶉食,如法進之,遂運劇。少頃雨汗,莫能言,但有更衣狀。扶而圊,小便突出白液,凝如鵝脂。如此數次,下盡遂起。此蓋中焦濕熱積久所致也。詳本草鶉解熱結,療小兒疳,亦理固然也。董氏所說如此。時珍謹按︰鶉乃蛙化,氣性相同。蛙與蛤蟆皆解熱治疳,利水消腫;則鶉之消鼓脹,蓋亦同功云。

??[编辑]

(《拾遺》)

【釋名】

鵪(一作 )。 (音寧)、 (音如)、 。時珍曰︰ 不木處,可謂安寧自如矣。莊子所謂騰躍不過數仞,下翔蓬蒿之間者也。張華注《禽經》謂之籬 ,即此。鵪則 音之轉也。青州謂之 母,亦曰 雀。又

【集解】

藏器曰︰ 是小鳥,鶉類也。一名 。鄭玄注《禮記》雉、兔、鶉、 ,以為。人多食之。時珍曰︰ ,候鳥也。常晨鳴如雞,趨民收麥,行者以為候。《易通卦驗》云立春、雨水鶉鵪鳴是矣。鵪與鶉兩物也,形狀相似,俱黑色,但無斑者為鵪也。今人總以鵪鶉名之。按︰《夏小正》云︰三月田鼠化為 ,八月 化為田鼠。注云︰鵪也。《爾雅》云︰鶉子, ; 子, 。注云︰鵪,鶉屬也。 ,鵪也。《禮記》云︰鶉羹, 釀之以蓼。注云︰ 小,不可為羹,以酒蓼釀之,蒸煮食也。據數說,則鶉與鵪為兩物明矣。因其俱在田野,而形狀仿佛,故不知別之。則夫鶉也,始由蛤蟆、海魚所化,終即自卵生,故有斑而四時常有焉; 也。始由鼠化,終復為鼠,故無斑,而夏有冬無焉。本原既殊,性療當別,何可混邪?

【氣味】

甘,平,無毒。

【主治】

諸瘡陰 。煮食去熱(時珍)。

[编辑]

(音述。《拾遺》)

【集解】

藏器曰︰鷸如鶉,色蒼嘴長,在泥塗間作鷸鷸聲,村民云田雞所化,亦鵪鶉類也。蘇秦所謂「鷸蚌相持」者,即此。時珍曰︰《說文》云︰鷸知天將雨則鳴,故知天文者冠鷸。今田野間有小鳥,未雨則啼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補虛,甚暖人(藏器)。

鴿[编辑]

(宋《嘉 》)

【釋名】

鵓鴿(《食療》)、飛奴。時珍曰︰鴿性淫而易合,故名。鵓者,其聲也。張九齡以鴿傳書,目為飛奴。《梵書》

【集解】

宗奭曰︰鴿之毛色,於禽中品第最多,惟白鴿入藥。凡鳥皆雄乘雌,此獨雌乘雄,故其性最淫。時珍曰︰處處人家畜之,亦有野鴿。名品雖多,大要毛羽不過青、白、皂、綠、鵲斑數

白鴿肉

【氣味】

鹹,平,無毒。詵曰︰暖。

【主治】

解諸藥毒,及人、馬久患疥,食之立愈(《嘉 》)。調精益氣,治惡瘡疥癬,風瘙白癜, 瘍風,炒熟酒服。雖益人,食多恐減藥力(孟詵)。

【附方】

舊一,新一。消渴飲水不知足︰用白花鴿一隻,切作小片,以土蘇煎,含咽。(《心鏡》)

預解痘毒︰每至除夜,以白鴿煮炙飼兒,仍以毛煎湯浴之,則出痘稀少。

【主治】

解諸藥、百蠱毒(時珍。出《事林廣記》)。

【主治】

解瘡毒、痘毒(時珍)。

【附方】

新一。預解痘毒︰小兒食之,永不出痘,或出亦稀。用白鴿卵一對,入竹筒封,置廁中,半月取出,以卵白和辰砂三錢,丸綠豆大。每服三十丸,三豆飲下,毒從大小便出也。(《潛江方》)

屎名左盤龍 時珍曰︰野鴿者尤良。其屎皆左盤,故《宣明方》謂之左盤龍也。

【氣味】

辛,溫,微毒。

【主治】

人、馬疥瘡,炒研敷之。驢、馬,和草飼之(《嘉 》)。消腫及腹中痞塊(汪穎)

【附方】

舊四,新六。帶下排膿︰宗奭曰︰野鴿糞一兩(炒微焦),白朮、麝香各一分,赤芍藥、青木香各半兩,延胡索(炒赤)一兩,柴胡三分,為末。溫無灰酒空心調服一錢。候膿盡即止,後服補子臟藥。

破傷中風,病傳入裡︰用左蟠龍(即野鴿糞)、江鰾、白僵蠶各(炒)半錢,雄黃一錢,為末陰症腹痛,面青甚者︰鴿子糞一大炒研末,極熱酒一鐘,和勻澄清,頓服,即愈。(劉氏)

蠱毒腹痛︰白鴿屎燒研,飲和服之。(《外台》)

冷氣心痛︰鴿屎燒存性,酒服一錢,即止。

項上瘰癧︰左盤龍,炒研末,陳米飯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陳米飲下。(張子和方)

頭癢生瘡︰白鴿屎五合,醋煮三沸,杵敷之,日三上。(《聖惠》)

頭瘡白禿︰鴿屎研末敷之,先以醋、米泔洗淨。亦可燒研摻之。(同上)反花瘡毒︰初生惡肉如米粒,破之血出,肉隨生,反出於外。用鵓鴿屎三兩,炒黃為末。

先以溫漿水洗,後敷之。(《聖惠方》)

鵝掌風︰鴿屎白、雄雞屎,炒研,煎水日洗。

突厥雀[编辑]

(《拾遺》)

【釋名】

鳩(音奪)、寇雉。藏器曰︰雀從北來,當有賊下,邊人候之,故名。時珍曰︰案︰《唐書》云︰高宗時,突厥犯塞。始虜未叛,有鳴 群飛入塞。邊人驚曰︰此鳥一名突厥雀,南飛則突厥必入寇。已而果然。案︰此即《爾雅》「 鳩,寇雉」也。然則奪寇之義,亦由此矣。

【集解】

藏器曰︰突厥雀,生塞北,狀如雀而身赤。時珍曰︰案︰郭璞云︰ 鳩生北方沙漠地。大如鴿,形似雌雉,鼠腳無後趾,歧尾。為鳥憨急群飛。張華云︰ 生關西。飛則雌前雄後,隨其行止。莊周云︰青 ,愛其子而忘其母。

【氣味】

甘,熱,無毒。

【主治】

補虛暖中(藏器)。

[编辑]

(《別錄》中品)

【釋名】

瓦雀、賓雀。時珍曰︰雀,短尾小鳥也。故字從小,從佳。佳(音錐),鳥之短尾也。棲宿檐瓦之間,馴近階除之際,如賓客然,故曰瓦雀、賓雀,又謂之嘉賓也。俗呼老而斑者為麻雀,小而黃口者為黃雀。

【集解】

時珍曰︰雀,處處有之。羽毛斑褐,頷嘴皆黑。頭如顆蒜,目如擘椒。尾長二寸許,爪距黃白色,躍而不步。其視驚瞿,其目夜盲,其卵有斑,其性最淫。小者名黃雀。

八九月群飛田間。體絕肥,背有脂如披綿。性味皆同,可以炙食,作 甚美。案︰《逸周書》云︰季秋雀入大水為蛤。雀不入水,國多淫 。又《臨海異物志》云︰南海有黃雀魚。

常以六月化為黃雀,十月入海為魚。則所謂雀化蛤者蓋此類。若家雀則未常變化也。又有白雀,緯書以為瑞應所感。

【氣味】

甘,溫,無毒。弘景曰︰雀肉不可合李食,不可合醬食。妊婦食雀肉、飲酒,令子多淫;食雀肉、豆醬

【主治】

冬三月食之,起陽道,令人有子(藏器)。壯陽益氣,暖腰膝,縮小便,治血崩帶下(《日華》)。益精髓,續五臟不足氣。宜常食之,不可停輟(孟詵)。

【發明】

宗奭曰︰正月以前、十月以後,宜食之,取其陰陽靜定未泄也。故卵亦取第一番者。頌曰︰今人取雀肉和蛇床子熬膏,和藥丸服,補下有效,謂之驛馬丸。此法起於唐世,云明皇服之有驗。時珍曰︰《聖濟總錄》治虛寒雀附丸,用肥雀肉三、四十枚,同附子熬膏丸藥,亦祖此

【附方】

新六。

補益老人︰治老人臟腑虛損羸瘦,陽氣乏弱。雀兒五隻(如常治),粟米一合,蔥白三莖,心氣勞傷︰朱雀湯︰治心氣勞傷,因變諸疾。用雄雀一隻(取肉炙),赤小豆一合,人參、赤茯苓、大棗肉、紫石英、小麥各一兩,紫菀、遠志肉、丹參各半兩,甘草(炙)二錢半,細腎冷偏墜疝氣︰用生雀三枚,燎毛去腸,勿洗,以舶上茴香三錢,胡椒一錢,縮砂、桂肉各二錢,入肚內,濕紙裹,煨熟,空心食之,酒下,良。(《直指方》)

小腸疝氣︰用帶毛雀兒一枚去腸,入金絲礬末五錢縫合,以桑柴火煨成炭,為末。空心無灰酒服。年深者,二服愈。(《瑞竹堂方》)

赤白痢下︰臘月取雀兒,去腸肚皮毛,以巴豆仁一枚入肚內,瓶固濟, 存性,研末。

以好酒煮黃蠟百沸,取蠟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一、二十丸。紅痢,甘草湯下;白痢,乾薑湯下。(《普濟方》)

內外目障︰治目昏生翳,遠視似有黑花,及內障不見物。用雀兒十個(去毛翅足嘴,連腸胃骨肉研爛),磁石( ,醋淬七次,水飛)、神曲(炒)、青鹽、肉蓯蓉(酒浸炙)各一兩,菟絲子(酒浸三日,晒)三兩,為末。以酒二升,少入煉蜜,同雀、鹽研膏和,丸梧桐子大。每溫酒下二十丸,日二服。(《聖惠方》)

雀卵

【氣味】

酸,溫,無毒。五月取之。

【主治】

下氣,男子陰痿不起,強之令熱,多精有子(《別錄》)。和天雄、菟絲子末為丸,空心酒下五丸,治男子陰痿不起,女子帶下,便溺不利,除疝瘕(孟詵)。

【發明】

弘景曰︰雀利陰陽,故卵亦然。術云︰雀卵和天雄服之,令莖不衰。

頌曰︰按︰《素問》云︰胸脅支滿者,妨於食,病至則先聞臊臭,出清液,先唾血,四故月事衰少不來。治之以烏 魚骨、 茹,二物並合之,丸以雀卵,大如小豆,以五丸為飯,飲鮑魚汁,以利腸中及傷肝也。飲後藥先為後飯。本草三藥並不治血枯,而經法用之,是攻其所生所起耳。

時珍曰︰今人知雀卵能益男子陽虛,不知能治女子血枯,蓋雀卵益精血耳。

【主治】

腎虛陽弱(《聖惠》四雄丸用之)。

頭血

【主治】

雀盲(《別錄》。弘景曰︰雀盲,乃人患黃昏時無所見,如雀目夜盲也。日二,取血點之。)

【氣味】

平。

【主治】

綿裹塞耳,治聾。又塗凍瘡(孟詵。時珍曰︰按︰張子和方︰臘月雀腦燒灰,油調塗之亦可)。

喙及腳脛骨

【主治】

小兒乳癖,每用一具煮汁服。或燒灰,米飲調服(時珍)。

雄雀屎一名白丁香(俗名)、青丹(《拾遺》)、雀蘇(《炮炙論》)。

【修治】

《日華》曰︰凡鳥右翼掩左者是雄。其屎頭尖挺直。

曰︰凡使,勿用雀兒糞。雀兒口黃,未經淫者也。其雀蘇底坐尖在上是雄,兩頭圓者是雌。陰人使雄,陽人使雌。臘月採得,去兩畔附著者,缽中研細,以甘草水浸一夜,去水焙乾用。

時珍曰︰《別錄》只用雄雀屎。雌雄分用,則出自雷氏也。

【氣味】

苦,溫,微毒。

【主治】

療目痛,決癰癤,女子帶下,溺不利,除疝瘕(《別錄》)。療齲齒(陶弘景)。

和首生男子乳點目中, 肉、赤脈貫瞳子者即消,神效。和蜜丸服,治症瘕久痼冷病。和少乾薑服之,大肥悅人(蘇恭)。癰苦不潰者,點塗即潰。急黃欲死者,湯化服之立蘇。腹中癖、諸塊、伏梁者,和乾薑、桂心、艾葉為丸服之,能令消爛(藏器)。和天雄、乾薑丸服,能強陰(孟詵)。消積除脹,通咽塞口噤,女人乳腫,瘡瘍中風,風蟲牙痛。(時珍)。

【發明】

時珍曰︰雀食諸谷,易致消化。故所治疝瘕積脹 癖,及目翳 肉,癰疽瘡癤,咽噤齒齲諸症,皆取其能消爛之義也。

【附方】

舊六,新八。

霍亂不通,脹悶欲死,因傷飽取涼者︰用雄雀糞二十一粒,炒研末,溫酒半盞調服。未效,再服。(《總錄》)

目中翳膜︰治目熱生赤白膜。以雄雀屎和人乳點上,自爛。(《肘後方》)

風蟲牙痛︰雄雀屎,綿裹塞孔中,日二易之,效。(《外台》)

咽喉噤塞︰雄雀屎末,溫水灌半錢。(《外台》)

小兒口噤中風︰用雀屎,水丸麻子大。飲下二丸,即愈。(《千金方》)

小兒不乳︰用雀屎四枚末之,著乳上與吮。(《總微》)

小兒痘 ︰白丁香末,入麝少許,米飲服一錢。(《保幼大全》)

婦人吹乳︰獨勝散︰白丁香半兩,為末。以溫酒服一錢。(《簡要濟眾》)

破傷風瘡作白痂無血者︰殺人最急。以雄雀糞(直者)研末,熱酒服半錢。(《普濟》)

破決癰癤︰諸癰已成膿,懼針者。取雀屎塗瘡頭,即易決。(《梅師方》)

瘭瘡作痛︰用雀屎、燕窠土研,敷之。(《直指》)

浸淫瘡癬︰洗淨,以雀屎、醬瓣和研,日塗之。(《千金翼》)

喉痺乳蛾︰白丁香二十個,以沙糖和作三丸。每以一丸綿裹含咽,即時遂愈。甚者不過兩面瘡酒刺︰白丁香十粒,蜜一兩浸,早夜點,久久自去。(《普濟方》)

蒿雀[编辑]

(《拾遺》

【集解】

藏器曰︰蒿雀似雀,青黑色,在蒿間,塞外彌多。食之,美於諸雀。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食之,益陽道,補精髓(藏器)。

【主治】

塗凍瘡,手足不皸(藏器)。

巧婦鳥[编辑]

(《拾遺》)

【釋名】

鷦鷯(《詩疏》)、桃蟲(《詩經》)、蒙鳩(《荀子》)、女匠(《方言》)、黃雀(俗)。

時珍曰︰按︰《爾雅》云︰桃蟲,鷦。其雌曰 。揚雄《方言》云︰桑飛自關而東謂之巧雀,或謂之女匠。自關而西謂之襪雀,或謂之巧女。燕人謂之巧婦。江東謂之桃雀,亦曰布母。鳩性拙,鷦性巧,故得諸名。

【集解】

藏器曰︰巧婦小於雀,在林藪間為窠。窠如小袋。

時珍曰︰鷦鷯處處有之。生蒿木之間,居藩籬之上。狀似黃雀而小,灰色有斑,聲如吹噓,喙如利錐。取茅葦毛毳而窠,大如雞卵,而系之以麻發,至為精密。懸於樹上,或一房、二房。故曰巢林不過一枝,每食不過數粒。小人畜馴,教其作戲也。又一種 鷯,《爾雅》謂之剖葦。似雀而青灰斑色,長尾,好食葦蠹,亦鷦類也。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炙食甚美,令人聰明(汪穎)。

【主治】

燒煙熏手,令婦人巧蠶(藏器)。治膈氣噎疾。以一枚燒灰酒服,或一服三錢,神驗(時珍。出《衛生易簡方》)。

[编辑]

(《別錄》中品)

【釋名】

乙鳥(《說文》)、玄鳥(《禮記》、鷙鳥(《古今注》)、 鴯(《莊子》)、游波(《炮炙論》)、天女(《易占》)。

時珍曰︰燕字篆文象形。乙者,其鳴自呼也。玄,其色也。鷹鷂食之則死,能製海東青鶻,故有鷙鳥之稱。能興波祈雨,故有游波之號。雷 云「海竭江枯,投游波而立泛」,是矣。京房云︰人見白燕,主生貴女,故燕名天女。

【集解】

《別錄》曰︰燕生高山平谷。

弘景曰︰燕有兩種︰紫胸輕小者是越燕,不入藥用;胸斑黑而聲大者,是胡燕,可入藥用。胡燕作窠喜長,能容一匹絹者,令人家富也。若窠戶北向而尾屈色白者,是數百歲燕,《仙經》謂之肉芝,食之延年。

時珍曰︰燕大如雀而身長,銜口豐頷,布翅歧尾。背飛向宿,營巢避戊己日。春社來,秋社去。其來也,銜泥巢於屋宇之下;其去也,伏氣蟄於窟穴之中。或謂其渡海者,謬談也。玄鳥至時祈高 ,可以求嗣。或以為吞燕卵而生子者,怪說也。或云燕蟄於井底,燕不入屋,井虛也。燕巢有艾則不居。凡狐貉皮毛,見燕則毛脫。物理使然。

【氣味】

酸,平,有毒。

弘景曰︰燕肉不可食,損人神氣,入水為蛟龍所吞。亦不宜殺之。

時珍曰︰《淮南子》言︰燕入水為蜃蛤,故高誘注謂蛟龍嗜燕,人食燕者不可入水,而祈禱家用燕召龍。竊謂燕乃蟄而不化者,化蛤之說未審然否?但燕肉既有毒,自不必食之。

【主治】

出痔蟲、瘡蟲(《別錄》)。

胡燕卵黃

【主治】

卒水浮腫,每吞十枚(《別錄》)。

秦燕毛

【主治】

解諸藥毒。取二七枚燒灰,水服(時珍)。

【氣味】

辛,平,有毒。

【主治】

蠱毒鬼疰,逐不祥邪氣,破五癃,利小便。本經熬香用之(思邈)。頌曰︰胡洽治疰病,青羊脂丸中用之。療痔,殺蟲,去目翳(蘇恭)。治口瘡、瘧疾(孫思邈)。作湯,浴小兒驚癇(弘景)。

【附方】

舊三,新三。

解蠱毒︰藏器曰︰取燕屎三合(炒),獨蒜(去皮)十枚和搗,丸梧桐子大。每服三丸,蠱當隨利而出。

厭瘧疾︰藏器曰︰燕屎方寸匕,發日平旦和酒一升,令病患兩手捧住吸氣。慎勿入口,害下石淋︰用燕屎末,以冷水服五錢。旦服,至食時,當尿石水下(葛氏方)。

通小便︰用燕屎、豆豉各一合,糊丸梧桐子大。每白湯下三丸,日三服。(《千金》)

止牙痛︰用燕子屎,丸梧桐子大。於疼處咬之,丸化即疼止。(《袖珍》)

小兒猝驚︰似有痛處而不知。用燕窠中糞,煎湯洗浴之。(《救急方》)

窠中土見土部。

燕蓐草即窠草。見草部之九。

石燕[编辑]

(《日華》)

【釋名】

土燕(《綱目》)。

【集解】

詵曰︰石燕在乳穴石洞中者。冬月採之,堪食。餘月,只可治病。

炳曰︰石燕似蝙蝠,口方,食石乳汁。

時珍曰︰此非石部之石燕也。《廣志》云︰燕有三種,此則土燕乳於岩穴者是矣。

【氣味】

甘,暖,無毒。

【主治】

壯陽,暖腰膝,添精補髓,益氣,潤皮膚,縮小便,御風寒、嵐瘴、溫疫氣。(《日華》。詵曰︰治法︰取石燕二七枚,和五味炒熟,以酒一斗浸三日。每夜臥時飲一、二盞,甚能補益,令人健力能食)。

伏翼[编辑]

(《本經》中品)

【校正】

時珍曰︰《本經》中品有伏翼條,又有天鼠屎,今依《李當之本草》合而為一

【釋名】

蝙蝠(音編福)、天鼠(《本經》)、仙鼠(《唐本》)、飛鼠(《宋本》)、夜燕。

恭曰︰伏翼者,以其晝伏有翼也。

時珍曰︰伏翼,《爾雅》作服翼,齊人呼為仙鼠,《仙經》列為肉芝。

【集解】

《別錄》曰︰伏翼生太山川谷,及人家屋間。立夏後采,陰乾。天鼠屎生合浦山谷。十一月、十二月採。

弘景曰︰伏翼非白色倒懸者,不可服。

恭曰︰伏翼即仙鼠也,在山孔中食諸乳石精汁,皆千歲,純白如雪,頭上有冠,大如鳩、鵲。陰乾服之,令人肥健長生,壽千歲;其大如鶉,未白者已百歲,而並倒懸,其腦重也。其屎皆白色,入藥當用此屎。

頌曰︰恭說乃《仙經》所謂肉芝者。然今蝙蝠多生古屋中,白而大者蓋稀。其屎亦有白色,料其出乳石孔者,當應如此耳。

宗奭曰︰伏翼白日亦能飛,但畏鷙鳥不敢出耳。此物善服氣,故能壽。冬月不食,可知矣。

時珍曰︰伏翼形似鼠,灰黑色。有薄肉翅,連合四足及尾如一。夏出冬蟄,日伏夜飛,食蚊蚋。自能生育,或云鼉虱化蝠,鼠亦化蝠,蝠又化魁蛤,恐不盡然。生乳穴者甚大。或云燕避戊己,蝠伏庚申,此理之不可曉者也。若夫白色者,自有此種爾。《仙經》以為千百歲,服之令人不死者,乃方士誑言也。陶氏、蘇氏從而信之,迂矣。按︰李石《續博物志》云︰唐‧陳子真得白蝙蝠大如鴉,服之,一夕大泄而死。又宋‧劉亮得白蝙蝠、白蟾蜍合仙丹,服之立死。嗚呼﹗書此足以破惑矣。其說始載於《抱朴子》書,葛洪誤世之罪,通乎天下。又《唐書》云︰吐番有天鼠,狀如雀鼠,其大如貓,皮可為裘。此則別是一種鼠,非此天鼠也。

伏翼

【修治】

曰︰凡使要重一斤者。先拭去肉上毛,及去爪、腸,留肉、翅並嘴、好酒浸一宿,取出以黃精自然汁五兩,塗炙至盡,炙乾用。

時珍曰︰近世用者,多 存性耳。

【氣味】

鹹,平,無毒。《甄權》曰︰微熱,有毒。

之才曰︰莧實、雲實為之使。

【主治】

目瞑癢痛,明目,夜視有精光。久服令人喜樂媚好無憂(《本經》。《日華》久服解愁)。療五淋,利水道(《別錄》)。主女人生子余疾,帶下病,無子(蘇恭)。治久咳上氣,久瘧瘰癧,金瘡內漏,小兒 病驚風(時珍。藏器曰︰五月五日,取倒懸者晒乾,和桂心、薰陸香燒煙,辟蚊子。夜明砂、鱉甲為末,燒煙,亦辟蚊)。

【發明】

時珍曰︰蝙蝠性能瀉人,故陳子真等服之皆致死。觀後治金瘡方,皆致下利,其毒可知。《本經》謂其無毒,久服喜樂無憂,《日華》云久服解愁者,皆誤後世之言。適足以增憂益愁而已。治病可也,服食不可也。

【附方】

舊二,新九。

仙乳丸︰治上焦熱,晝常好瞑。用伏翼(五兩重)一枚(連腸胃炙燥),雲實(微炒)五兩,威靈仙三兩,牽牛(炒)、莧實各二兩,丹砂、雌黃、鉛丹各一兩,膩粉半兩,為末,蜜丸綠豆大。每服七丸,食後木通湯下,以知為度。(《普濟》)

久咳上氣︰十年、二十年,諸藥不效。用蝙蝠除翅、足,燒焦研末。米飲服之。(《百一方》)

久瘧不止︰《范汪方》︰用蝙蝠七個,去頭、翅、足,搗千下,丸梧桐子大。每服一丸,清湯下。雞鳴時一丸,禺中一丸。

久瘧不止︰伏翼丸︰用蝙蝠一枚(炙),蛇蛻皮一條(燒),蜘蛛五枚(去足,研如膏),鱉甲一枚(醋炙),麝香半兩,為末。五月五日午時研勻,以蜘蛛膏入煉蜜和,丸麻子大。

每溫酒下五丸。(《聖惠方》)

小兒驚癇︰用入蟄蝙蝠一個,入成塊朱砂三錢在腹內,以新瓦合, 存性,候冷為末。

空心分四服(兒小,分五服),白湯下。(《醫學集成》)

小兒慢驚︰返魂丹︰治小兒慢驚,及天吊夜啼。用蝙蝠一枚(去腸、翅,炙黃焦),人中白、乾蠍(焙)、麝香各一分,為末,煉蜜丸綠豆大。每服乳汁下三丸。(《聖惠方》)

多年瘰癧不愈︰神效方︰用蝙蝠一個,貓頭一個,俱撒上黑豆,燒至骨化,為末摻之(乾即油調敷),內服連翹湯。(《集要》)

金瘡出血不止,成內漏︰用蝙蝠二枚,燒末。水服方寸匕,當下水而血消也。(《鬼遺方》)

腋下狐臭︰用蝙蝠一個,以赤石脂末半兩塗遍,黃泥包固,晒乾 存性。以田螺水調塗腋下,待毒气上沖,急服下藥,行一、二次妙。(《乾坤秘韞》)

乾血氣痛︰蝙蝠一個,燒存性。每酒服一錢,即愈。《生生編》婦人斷產︰蝙蝠一個燒研,以五朝酒浮調下。(《摘玄方》)

【主治】

塗面,去女子面 。服之,令人不忘(蘇恭)。

血及膽

【主治】

滴目,令人不睡,夜中見物(藏器。弘景曰︰伏翼目及膽,術家用為洞視法。)

天鼠屎(《本經》)

【釋名】

鼠法(《本經》)、石肝(同上)、夜明砂(《日華》)、黑砂星。弘景曰︰方家不用,俗不識也。

李當之曰︰即伏翼屎也,《方言》名天鼠爾。

【修治】

時珍曰︰凡采得,以水淘去灰土惡氣,取細砂晒乾焙用。其砂乃蚊蚋眼也。

【氣味】

辛,寒,無毒。之才曰︰惡白蘞、白薇。

【主治】

面癰腫,皮膚洗洗時痛,腹中血氣,破寒熱積聚,除驚悸(《本經》)。去面上黑(《別錄》)。燒灰,酒服方寸匕,下死胎(蘇恭)。炒服,治瘰癧(《日華》)。治馬撲損痛,以三枚投熱酒一升,取清服立止,數服便瘥(蘇頌。出《續傳信方》)。熬搗為末,拌飯與一歲至兩歲小兒食之,治無辜病,甚驗(慎微)。治疳有效(宗 )。治目盲障翳,明目除瘧(時珍)。

【發明】

時珍曰︰夜明砂及蝙蝠,皆厥陰肝經血分藥也,能活血消積。故所治目翳盲障,瘧 疳驚,淋帶,瘰癧癰腫,皆厥陰之病也。按︰《類說》云︰定海徐道亨患赤眼,食蟹遂成內障。五年忽夢一僧,以藥水洗之,令服羊肝丸。求其方。僧曰︰用洗淨夜明砂、當歸、蟬蛻、木賊(去節)各一兩,為末。黑羊肝四兩,水煮爛和,丸梧桐子大。食後熟水下五十丸。如法服之,遂復明也。

【附方】

舊一,新十三。

內外障翳︰夜明砂末,化入豬肝內,煮食飲汁,效。(《直指方》)

青盲不見︰夜明砂(糯米炒黃)一兩,柏葉(微炙)一兩。為末,牛膽汁和,丸梧桐子大。每夜臥時,竹葉湯下二十丸;至五更,米飲下二十丸,瘥乃止。(《聖惠》)

小兒雀目︰夜明砂一兩,微炒細研,豬膽汁和,丸綠豆大。每米飲下五丸。一方︰加黃芩等分為末。米泔煮豬肝,取汁調服半錢。(並《聖惠》)

五瘧不止︰《簡要濟眾》︰用夜明砂末,每冷茶服一錢,立效。《聖惠》︰治瘧發作無時,經久不瘥。用蝙蝠糞五十粒,朱砂半兩,麝香一錢,為末,糯米飯丸小豆大。未發時,白湯下十丸胎前瘧疾︰夜明砂末三錢,空心溫酒服。(《經驗秘方》)

咳嗽不止︰蝙蝠去翅足,燒焦為末。一錢,食後白湯下。(《壽域神方》)

小兒 病︰以紅紗袋盛夜明砂,佩之。(《直指方》)

一切疳毒︰夜明砂五錢,入瓦瓶內,以精豬肉三兩薄切,入瓶內,水煮熟了。午前以肉與兒食,飲其汁,取下腹中胎毒。次用生薑四兩,和皮切炒,同黃連末一兩,煮麵糊丸黍米大。食前米飲服,日三次。(《全幼心鑒》)

耳出汁︰夜明砂二錢,麝香一字,為末。拭淨摻之。(《聖濟》)

潰腫排膿︰夜明砂一兩,桂半兩,乳香一分。為末,入乾砂糖半兩。井水調敷。(《直指方》)

腋下狐臭︰夜明砂末,豉汁調敷。同上風 牙痛︰夜明砂(炒)、吳茱萸(湯泡,炒)等分為末,蟾酥和,丸麻子大。綿裹二丸含之,吐涎。(《普濟方》)

[编辑]

(累、壘二音。《本經

【校正】

鼠原在獸部,今據《爾雅》、《說文》移入禽部。

【釋名】

鼠(《本經》)、鼯鼠(《爾雅》)、耳鼠(《山海經》)、夷由(《爾雅》)、(《禽經》)、飛生鳥(弘景)。

時珍曰︰案︰許慎《說文》云︰ ,鼠形、飛走且乳之鳥也。故字從鳥,又名飛生。《本經》從鼠,以形似也。此物肉翅連尾,飛不能上,易至 墜,故謂之 。俗謂痴物為 ,義取乎此。亦名鼯鼠,與螻蛄同名。

【集解】

《別錄》曰︰ 鼠生山都平谷。

弘景曰︰此鼠即鼯鼠(飛生鳥)也。狀如蝙蝠,大如鴟鳶,毛紫色暗,夜行飛生。人取其皮毛與產婦持之,令兒易生。

頌曰︰今湖嶺山中多有之。南人見之,多以為怪。

宗奭曰︰關西山中甚有。毛極密,但向下飛,不能致遠。人捕取皮為暖帽。

時珍曰︰案︰郭氏注《爾雅》云︰鼯鼠狀如小狐,似蝙蝠肉翅四足。翅、尾、項、脅毛皆紫赤色,背上蒼艾色,腹下黃色,喙、頷雜白色。腳短爪長,尾長三尺許。飛而乳子,子即隨母後。聲如人呼,食火煙。能從高赴下,不能從下上高。性喜夜鳴。《山海經》云︰耳鼠狀如鼠,兔首麋身,以其尾飛。食之不 ,可御百毒。即此也。其形,翅聯四足及尾,與蝠同,故曰以尾飛。生嶺南者,好食龍眼。

【氣味】

微溫,有毒。

【主治】

墮胎,令易產(《本經》)。

【發明】

頌曰︰人取其皮毛與產婦,臨蓐時持之,令兒易生。而《短劇方》乃入服藥,用

時珍曰︰ 能飛而且產,故寢其皮,懷其爪,皆能催生,其性相感也。《濟生方》治難產,金液丸,用其腹下毛為丸服之。

寒號蟲[编辑]

(宋《開寶》)

【校正】

自蟲部移入此。

【釋名】

、獨舂,屎名五靈脂。

時珍曰︰楊氏《丹鉛錄》謂寒號蟲即 ,今從之。 ,《詩》作盍旦,《禮》作曷旦,《說文》作 ,《廣志》作侃旦,《唐詩》作渴旦,皆隨義借名耳。揚雄《方言》云︰ ,自關而西謂之 ;自關而東謂之城旦,亦曰倒懸。周、魏、宋、楚謂之獨舂。郭璞云︰ ,夜鳴求旦之鳥。夏月毛盛,冬月裸體,晝夜鳴叫,故曰寒號,曰 旦。古刑有城旦舂,謂晝夜舂米也。故又有城旦、獨舂之名。《月令》云︰仲冬,曷旦不鳴。蓋冬至陽生漸暖故也。其屎名五靈脂者,謂狀如凝脂而受五行之靈氣也。

【集解】

《志》曰︰五靈脂出北地,寒號蟲糞也。

禹錫曰︰寒號蟲四足,有肉翅不能遠飛。

頌曰︰今惟河東州郡有之。五靈脂色黑如鐵,采無時。

時珍曰︰曷旦乃候時之鳥也,五台諸山甚多。其狀如小雞,四足有肉翅。夏月毛采五色,自鳴若曰︰鳳凰不如我。至冬毛落如鳥雛,忍寒而號曰︰得過且過。其屎恆集一處,氣甚臊惡,粒大如豆。采之有如糊者,有粘塊如糖者。人亦以沙石雜而貨之。凡用以糖心潤澤者為真。

【氣味】

甘,溫,無毒。

【主治】

食之,補益人(汪穎)。

五靈脂[编辑]

【修治】

頌曰︰此物多夾沙石,絕難修治。凡用研為細末,以酒飛去沙石,晒乾收用。

【氣味】

甘,溫,無毒。惡人參,損人。

【主治】

心腹冷氣,小兒五疳,辟疫,治腸風,通利氣脈,女子血閉(《開寶》)。

療傷冷積聚(蘇頌)。凡血崩過多者,半炒半生為末,酒服,能行血止血。治血氣刺痛甚腹諸痛,疝痛,血痢腸風腹痛,身體血痺刺痛,肝瘧發寒熱,反胃消渴,及痰涎挾血成窠,血貫瞳子,血凝齒痛,重舌,小兒驚風,五癇癲疾,殺蟲,解藥毒,及蛇、蠍、蜈蚣傷(時珍)。

【發明】

宗奭曰︰五靈脂引經有功,不能生血,此物入肝最速也。嘗有人病目中翳。往來不定,此乃血所病也。肝受血則能視,目病不治血,為背理也。用五靈脂之藥而愈。又有人被毒蛇所傷,良久昏憒。一老僧以酒調藥二錢灌之,遂蘇。仍以滓敷咬處,少頃復灌二錢,其苦皆去。問之,乃五靈脂一兩,雄黃半兩,同為末耳。其後有中蛇毒者,用之咸效。

時珍曰︰五靈脂,足厥陰肝經藥也。氣味俱濃,陰中之陰,故入血分。肝主血,諸痛皆屬於木,諸蟲皆生於風;故此藥能治血病,散血和血而止諸痛。治驚癇,除瘧痢,消積化痰,療疳殺蟲,治血痺、血眼諸症,皆屬肝經也。失笑散,不獨治婦人心痛血痛;凡男女老幼,一切心腹、脅肋、少腹痛,疝氣,並胎前產後,血氣作痛,及血崩經溢,百藥不效者,俱能奏功。屢用屢驗,真近世神方也。又案︰李仲南云︰五靈脂治崩中,非只治血之藥,乃去風之劑。風,動物也,衝任經虛,被風傷襲營血,以致崩中暴下,與荊芥、防風治崩義同。

方悟古人識見,深奧如此。此亦一說,但未及肝血虛滯,亦自生風之意。

【附方】

舊六,新三十一。

失笑散︰治男女老少,心痛腹痛,少腹痛,小腸疝氣,諸藥不效者,能行能止;婦人妊娠熬成膏,入水一盞,煎至七分,連藥熱服。未止再服。一方以酒代醋。一方以醋糊和丸,童尿、酒服。(《和劑局方》)

紫金丸︰治產後惡露不快,腰痛,小腹如刺,時作寒熱,頭痛不思飲食;又治久有瘀血,月水不調,黃瘦不食;亦療心痛,功與失笑散同。以五靈脂水淘淨炒末一兩,以好米醋調稀,慢火熬膏,入真蒲黃末和,丸龍眼大。每服一丸,以水與童子小便各半盞,煎至七分,溫服,少頃再服,惡露即下。血塊經閉者,酒磨服之。(《楊氏產乳》)

五靈脂散︰治丈夫脾積氣痛,婦人血崩諸痛。飛過五靈脂炒煙盡,研末。每服一錢,溫酒調下。此藥氣惡難吃,燒存性乃妙也。或以酒、水、童尿煎服,名抽刀散,治產後心腹、脅肋、腰胯痛。能散惡血。如心煩口渴者,加炒蒲黃減半,霹靂酒下。腸風下血者,煎烏梅、柏產後血暈︰治產婦血暈,不知人事。用五靈脂二兩(半生半炒)為末。每服一錢,白水調下產後腹痛︰五靈脂、香附、桃仁等分研末,醋糊丸,服一百丸。或用五靈脂末,神曲糊丸,白朮、陳皮湯下。(丹溪方)

兒枕作痛︰五靈脂慢火炒,研末。酒服二錢。(《危氏》)

血氣刺痛︰五靈脂(生研)三錢,酒一盞煎沸,熱服。(《靈苑方》)

卒暴心痛︰五靈脂(炒)一錢半,乾薑(炮)三分,為末。熱酒服,立愈。(《事林廣記》)

心脾蟲痛不拘男女︰用五靈脂、檳榔等分為末,水煎石菖蒲調服三錢。先嚼豬肉一二片。(小兒蛔痛︰五靈脂(末)二錢,白礬(火飛)半錢。每服一錢,水一盞,煎五分,溫服。

當吐蟲出,愈。(閻孝忠《集效方》)

經血不止︰五靈脂炒煙盡,研。每服二錢,當歸兩片,酒一盞,煎六分,熱服,三、五度取效。(《經效方》)

血崩不止︰頌曰︰用五靈脂十兩,研末,水五盞,煎三盞,去滓澄清,再煎為膏,入神曲末二兩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二十丸,空心溫酒下,便止,極效。《集要》︰用五靈脂燒研,以鐵秤錘燒紅淬酒,調服。以效為度。

胎衣不下,惡血沖心︰用五靈脂(半生半炒)研末。每服二錢,溫酒下。(《產寶》)

子腸脫出︰五靈脂燒煙熏之。先以鹽湯洗淨。(危氏)吐血嘔血︰《總錄》︰五靈脂一兩,蘆薈二錢,研末,滴水丸芡子大,捏作餅子。每龍腦漿水化服二餅。又治血妄行入胃,吐血不止。五靈脂一兩,黃 半兩。為末。新汲水服二錢。

吐逆不止︰不拘男女,連日粥飲湯藥不能下者,即效。五靈脂治淨為末,狗膽汁和,丸芡子大。每服一丸,煎生薑酒磨化,猛口熱吞,不得漱口,急將溫粥少許化食消氣︰五靈脂一兩,木香半兩,巴豆四十枚(煨熟去油),為末,糊丸綠豆大。每白湯下五丸。(《普濟方》)

久瘧不止或一日一發,或一日二、三發,或二、三日一發︰用五靈脂、頭垢各一錢,古城鍛石二錢。研末,飯丸皂子大。每服一丸,五更無根水下即止,神效方也。(《海上》)

消渴飲水︰竹籠散︰用五靈脂、黑豆(去皮、臍)等分為末。每服三錢,冬瓜皮湯下(無皮用葉亦可),日二服。不可更服熱藥,宜八味丸去附子,加五味子。若小渴者,二、三服即止。(《保命集》)

中風癱瘓︰追魂散︰用五靈脂三兩杵碎,以水飛去上面黑濁、下面沙石,挹乾研末。每服二錢,熱酒調下,日一服。繼服小續命湯。(《奇效方》)

手足冷麻︰寇曰︰風冷,氣血閉,手足身體疼痛冷麻。五靈脂二兩,沒藥一兩,乳香半兩草衍義》)

骨折腫痛︰五靈脂、白芨各一兩,乳香、沒藥各三錢。為末,熟水同香油調,塗患處。(《乾坤秘韞》)

損傷接骨︰五靈脂一兩,茴香一錢。為末。先以乳香末於極痛處敷上,以小黃米粥塗之,乃摻二末於粥上,帛裹,木片子夾定,三、五日效。(《儒門事親》)

五疳潮熱,肚脹發焦︰不可用大黃、黃芩,損傷胃氣,恐生別症。五靈脂(水飛)一兩,胡咳嗽肺脹︰皺肺丸︰用五靈脂二兩,胡桃仁八個,柏子仁半兩,研勻,滴水和丸小豆大。

每服二十丸,甘草湯下。(《普濟》)

痰血凝結︰紫芝丸︰用五靈脂(水飛)、半夏(湯泡)等分為末,薑汁浸蒸餅丸,梧桐子大。

酒積黃腫︰五靈脂末一兩,入麝香少許。飯丸小豆大。每米飲下一丸。(《普濟方》)

目生浮翳︰五靈脂、海螵蛸各等分,為細末。熟豬肝日蘸食。(《明目經驗方》)

重舌脹痛︰五靈脂一兩,淘淨為末,煎米醋漱。(《經驗良方》)

惡血齒痛︰五靈脂末,米醋煎汁含咽。(《直指方》)

血痣潰血︰一人舊有一痣,偶抓破,血出一線,七日不止,欲死。或用五靈脂末摻上,即止也。(楊拱《醫方摘要》)

血潰怪病︰凡人目中白珠渾黑,視物如常,毛發堅直如鐵條,能飲食而不語如醉,名曰血潰。以五靈脂為末,湯服二錢,即愈。(夏子益《奇疾方》)

大風瘡癩︰油調五靈脂末,塗之。(《摘玄方》)

蟲虺螫 ︰凡蜈蚣、蛇、蠍毒蟲傷,以五靈脂末塗之,立愈。(《金匱鉤玄》)

毒蛇傷螫︰五靈脂為末,酒調二錢服。仍以少末摻瘡口,妙。(《普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