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語類/08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七 朱子語類
卷八十八·禮五
卷八十九 

大戴禮[编辑]

大戴禮無頭,其篇目闕處,皆是元無,非小戴所去取。其間多雜偽,亦有最好處。然多誤,難讀。義剛

大戴禮冗雜,其好處已被小戴採摘來做禮記了,然尚有零碎好處在。

大戴禮賀孫錄云:「或有注,或無注,皆不可曉。」本文多錯,注尤舛誤。武王諸銘有直做得巧了切題者,如鑑銘是也。亦有絕不可曉者。賀孫錄云:「有煞著題處,有全不著題處。」想古人只是述戒懼之意,而隨所在寫記以自警省爾;不似今人為此銘,便要就此物上說得親切。賀孫錄云:「須要倣象本色。」然其間亦有切題者,如湯盤銘之類。至於武王盥盤銘,則又似箇船銘,賀孫錄云:「因舉問數銘可疑。曰:『便是,如盥盤銘似可做船銘。』」想只是因水起意,然恐亦有錯雜處。廣。賀孫錄少異。

太公銘几杖之屬,有不可曉、不著題之語。古人文字只是有箇意思便說,不似今人區區就一物上說。

安卿問:「大戴保傅篇,多與賈誼策同,如何?」曰:「保傅中說『秦無道之暴』,此等語必非古書,乃後人采賈誼策為之,亦有孝昭冠辭。」義剛

明堂篇說,其制度有「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鄭注云,「法龜文」也。此又九數為洛書之一驗也。賀孫錄云:「他那時已自把九疇作洛書看了。」廣

 卷八十七 ↑返回頂部 卷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