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履曲 (盧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朱履曲
作者:盧摯

【中呂】朱履曲

訪立軒上人於廣教精舍,作此命佐樽者歌之,阿嬌楊氏也。

相約下禪林閑士,更尋將樂府嬌兒,鶴唳松云雨催詩。你聽疏老子,剗地勸分司,他只道人生行樂耳。

恰數點空林雨後,笑多情逸叟風流,俊語歌聲互相酬。且不如攜翠袖,撞煙樓,都是些醉鄉中方外友。

這一等煙霞滋味,敬亭山索甚玄暉,玉頰霜髯笑相攜。快教歌宛轉,直待要酒淋漓,都道快遊山誰似爾。

雪中黎正卿招飲,賦此五章,命楊氏歌之數盞後兜回吟興,六花飛惹起歌聲,東道西鄰富才情。這其間聽鶴唳,再索甚趁鷗盟,不強如孟襄陽幹受冷。

恰才見同云旋磨,但相邀老子婆娑,似台榭楊花點青蛾。那些是風流處,這才是雪兒歌,便有竹間茶也不用他。

雖不至撏綿扯絮,是誰教剪玉跳珠?是誰把溪山粉妝梳?且圖待添些酒興,管甚凍了吟須,看乘風騰六舞。

又沒甚金吾呵夜,剩尋將玉女來也,一曲陽春助清絕。便章台街閑信馬,曲江岸誤隨車,且不如竹窗深閑聽雪。

泛公子樽中云液,倩佳人掌上金杯,淺酌清歌翠顰眉。直吃到銀燭暗,玉繩低,雪晴時人未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