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二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三十三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四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卷之三十三  考異音釋附

 碑誌

   楚國夫人墓誌銘韓弘妻

楚國夫人姓翟氏故檢校御史大夫宋州刺史良佐之女今

司徒兼中書令許國公之妻前鄜坊節度使散𮪍常侍兼御

史大夫公武之母或无司字坊或作州非是夫人在家以孝友聦明爲父

母所偏愛選所宜歸以適韓氏韓氏族大且貴又太尉劉公

甥内外尊顯又或作父非是公下或有之字夫人入門上下莫不賛賀或作

事皇姑齊國太夫人肅㳟誠至奉養不怠皇姑以夫人能盡

婦道稱之六親能上或有爲字其事夫義以順其教子愛以公司徒

公曰我之能守貴富不危溢者楚國有助焉耳大夫領梁偏

師卒就蔡功受節居藩爲邦家令人父母之教然也夫人以

元和十四年十一月一日薨于鄜之公府春秋(⿱艹石)干大夫委

節去位奉䘮以居東都詔起之辭以羸毀不任即命又加喻

勉固不變天子嗟歎之起上或有再字固下或有守字長慶二年三月某日

葬夫人于洛陽北山夫人生二子長曰肅元爲大子司議郎

以卒贈尚書主客郎中其次大夫公武也銘曰

翟氏之先蓋出宗周璜顯於魏以佐文侯髙陵翟方進封髙陵侯

漢義以家酬遷于南陽始自郎苗逮魏晉宋代不絶史以至

夫人太守之子司徒之妻大夫之母公居河東子在鄜畤爲

王屏翰有壌千里公或作父非是公曰姑止以承我祀子曰母𠔃莫

我撫已莫我或作莫慰文駟雕軒往來有煒莫尊於母莫榮於妻從

古迄今孰盛與夷用昭厥裔篆此銘詩

   唐故國子司業竇公墓誌銘

國子司業竇公諱牟字某或作字貽周六代祖敬遠嘗封西河公

大父同昌司馬比四代仍襲爵名代或作丗同昌諱胤生皇考諱

叔向官至左拾遺溧水令贈工部尚書尚書於大曆𥘉名

能爲詩文及公爲文亦最長於詩孝謹厚重舉進士登第

厚重又作孝愛謹厚佐六府五公八遷至檢校虞部郎中或无虞部字元和

五年眞拜尚書虞部郎中轉洛陽令都官郎中澤州刺史以

至司業年七十四長慶二年二月丙寅以疾卒其年八月某

日葬河南偃師先公尚書之兆次𥘉公善事⿰糹⿱𢆶匹母家居未出

學問於江東尚㓜也名聲詞章行于京師人遟其至及公

就進士且試其輩皆曰莫先竇生于時公舅𡊮髙爲給事中

方有重名愛且賢公然實未嘗以千有司甞下或有有字公一舉成

名而東遇其黨必曰非我之才維吾舅之私其佐昭義軍也

遇其將死公權代領以定其危後將盧從史重公不遣奏進

官職公視從史益驕不遜僞疾經年轝音預祝云舁車也歸東都從

史卒敗死公不以覺微避去爲賢告人公始佐崔大夫縱留

守東都後佐留守司徒餘慶歷六府五公文武細麤不同自

始及終於公無所悔望有彼此言者六府從事幾且百人有

愿姦易險賢不肖不同公一接以和與信卒莫與公有怨嫌

言下或无者字其爲郎官令守愼法寛惠不刻令守疑當作守令謂守法令也

誨於國學也嚴以有禮扶善遏過益明上下之分以躬先之

恂恂愷悌得師之道遏或作盖過或作惡方云漢路温舒𫝊遏過者謂之妖言或无益字公一

兄三弟常羣庠鞏常進士水部貟外郎朗夔江撫四州刺史

羣以處士徵自吏部郎中拜御史中丞出帥黔容以卒庠三

佐大府自奉先令爲登州刺史鞏亦進士以御史佐淄青府

皆有材名公子三人長曰周餘好善學文能謹謹致孝述父

之志曲而不黷好善斈文或作好斈善文或作好古善文次曰某曰某皆以進士

貢女子三人上某下或有少字愈少公十九歳以童子得見於今四

十年始以師視公而終以兄事焉公待我一以朋友不以㓜

壯先後致異公可謂篤厚文行君子矣其銘曰

后緡旨珉祝曰左傳曰昔有過澆㓕夏后相后緡方娠逃自宋帰于有仍生少康克復舊物少康二子曰抒曰龍龍

留居有仍遂為竇氏竇逃閔腹子夏以再家竇爲氏聖愕樊曰史記孔子將西見趙

簡子至于何聞竇鳴犢舜華之死臨河而嘆美哉洋洋乎丘之不済此命也夫旋河犢少康二子曰杼曰龍龍六

十九丗孫鳴犢為晋大夫引比引以爲比相嬰撥漢納孔𮜿鳴犢七丗孫子嬰漢竇嬰相武帝大

后好黄老而嬰務隆推儒術眨道家言此云撥漢納孔𮜿盖謂嬰撥漢家黃老之習而納之孔子之道左氏所謂納民於

𮜿物前漢叙傳所謂伏周孔之𮜿躅也撥一作發後去𮗚津安兄之子充葬𮗚津充之孫宣帝時以吏二千

石徙平陵而家平陵而或作西遥遥厥緒夫子是承我敬其人我懷其

德作詩孔哀質于幽刻或作

   唐正議大夫尚書左丞孔公墓誌銘

孔子之後三十八丗有孫曰戣字君嚴事唐爲尚書左丞年

七十三三上書去官天子以爲禮部尚書禄之終身而不敢

煩以政上上或无三字吏部侍郎韓愈常賢其能謂曰公尚壯上三

留奚去之果方无韓字留下或有公字曰吾敢要君吾年至一宜去吾爲

左丞不能進退郎官唯相之爲二宜去方从杭本无至字云洪引龔勝邴漢俱乞

骸骨苔詔古者有司年至則致事今大夫年至矣恐未必然〇今按洪所引漢書文理甚明方以欲从杭本之故遂以爲

未必然而不取殊不可曉今正之一本乙君吾二字語尤但如此則君下𨚫少一吾字不敢輒𥙷耳郎官或作郎中

愈又曰古之老於郷者將自佚非自苦閭井田宅具在親戚

之不仕與倦而歸者不在東阡在北陌可杖屨來往也今異

於是公誰與居且公雖貴而無留資何恃而歸曰吾負二宜

去尚奚顧子言愈面歎曰公於是乎賢逺於人於是或作是於於音烏或

元賢字皆非是明日奏䟽曰臣與孔戣同在南省數與相見相上方有孔戣

字○今按上下文孔戣字多此不宜有戣爲人守節清苦論議正平或作平正平或作直

年纔七十筯力耳目未覺衰老憂國忘家用意至到如戣輩

在朝不過三數人陛下不冝苟順其求不留自助也不報明

長慶四年正月巳未公年七十四告薨於家贈兵部尚書

公始以進士佐三府官至殿中侍御史元和元年以大理正

徵累遷江州刺史諌議大夫事有害於正者無所不言加皇

太子侍讀改給事中言京兆尹阿縱罪人詔奪京兆尹三月

之俸三上或无尹字權知尚書右丞明年拜右丞或作拜左丞或两皆作左方云戣在

元和中未嘗爲左丞盖𫞐知右丞事踰年而正除右丞長慶二年還自廣州乃爲左丞耳新舊史戣傳皆誤南海碑石本

可攷也而山谷本於爲尚書左丞之上从蜀本増一復字盖於元和两次除授皆巳誤作左丞故又誤謂長慶爲再除也

陳斉之又去拜右丞三字皆非改華州刺史明州歳貢海蟲淡菜蛤蚶可食

之屬自海抵京師道路水陸遞夫積功歳爲四十三萬六千

人奏䟽罷之改華州刺史或在罷貢海物之下方云華州乃輸貢之途此䟽專爲遞夫而言也新史亦可攷

或无可食二字下邽令笞外按小兒繫御史獄公上䟽理之詔釋

下邽令而以華州刺史爲大理卿外按或作按外○孫曰元和十年以李絳代戣爲華

州以戣爲大理卿○今按唐㑹要每歳冬以鷹犬出近畿習狩謂之外按使領徒数百恃恩恣横郡邑懼擾皆厚礼迎犒

百姓畏之如冦盗元和九年裴寰爲下邽令疾其擾人但據文供饋使者歸乃譛寰有慢言上大怒將以不敬論宰相武

元衡中丞裴度懇救甚切乃釋之即此亊也言小皃者盖以田獵應奉者謂之五坊小皃亊見順宗实録㑹要亦有小使

之名疑即此輩也十二年自國子𥙊酒拜御史大夫嶺南節度等使

約以取足境内諸州負錢至二百萬悉放不収蕃舶之至泊

歩有下碇丁定切与句同錘舟石之稅始至有閲貨之燕犀珠磊落賄

及僕𨽻公皆罷之賄方作財絶海之商有死于吾地者官藏其貨

滿三月無妻子之請者盡没有之没下或无有字公曰海道以年計

往復何月之拘苟有驗者悉推與之無筭逺近厚守宰俸而

嚴其法嶺南以口爲貨其荒阻處父子相縛爲奴公一禁之

縛或作傳或无公一禁之四字有隨公吏得無名兒蓄不言官有訟者公召

殺之吏上或有之字山谷諸黃丗自聚爲豪觀吏厚薄緩急或叛或

𮗚不或有察字非是容桂二管利其虜掠請合兵討之冀一有功有

所指取當是時天子以武定淮西河南北用事者以破諸黄

爲𩔖向意助之武定或作定武𩔖或作願皆非是公屢言逺人急之則惜性

命相屯聚爲冦緩之則自相怨恨而散此禽獸耳但可自計

利害不足與論是非恨下或有焉字无而散字或焉字在散字下此上或有况字方无耳字

子入先言遂歛兵江西岳鄂湖南嶺南㑹谷桂之吏以討之

𬒳霧露毒相枕藉死百無一還安南乗𫝑殺都護李象古桂

將裴行立容將楊旻皆無功數月自死嶺南囂然月或作日非是

部歳下廣州𥙊南海廟廟入海口爲州者皆憚之不自奉事

常稱疾命從事自代唯公歳常自行官吏刻石爲詩美之

方作自常非是詩或作詞十五年遷尚書吏部侍郎公之北歸不載南物

奴婢之籍不増一人長慶元年改右散𮪍常侍二年而爲尚

書左丞曽祖諱務本滄州東光令祖諱如珪海州司户參軍

贈尚書工部郎中皇考諱岑父祕書省著作佐郎贈尚書左

僕射公夫人京兆韋氏父种大理評事有四子長曰温質四

門博士遵孺遵憲温𥙿皆明經女子長嫁中書舎人平陽路

隋其季者㓜下温或作遵方云作温与傳合盖晚年皆從温丗系表云四子皆从温非也○今按上文長子

巳名温質則非晚年从温也豈以嫡庶爲異耶然非要切不必強解公之昆弟五人載戡戢戵

公於次爲第二公之薨戢自湖南入爲少府監其年八月

甲申戢與公子葬公于河南河隂廣武原先公僕射墓之左

銘曰孔丗卅八吾見其孫丗或作三十方云此銘皆以四言爲句作三十者非○今按此依字

當作白而長身寡𥬇與言白或作自非是其尚𩔖也莫與之倫也或作耶

德則多有請考于文

   故江南西道觀察使贈左散𮪍常侍太原王公墓誌

    銘或有中大夫洪州刺史兼御史中丞十二字

公諱仲舒字弘中少孤奉其母居江南游學有名貞元十年

以賢良方正拜左拾遺改右𥙷闕禮部考功吏部三貟外郎

貶連州司户參軍改夔州司馬佐江陵使改祠部貟外郎復

除吏部貟外郎方无復字吏部貟外下或无郎字遷職方郎中知制誥出爲

峽州刺史峽州說巳見前遷廬州未至丁母憂服闋改婺州蘇州刺

闋方作鈇改或作除徴拜中書舎人旣至謂人曰吾老不樂與少年

治文書得一道有地六七郡爲之三年貧可冨亂可治身安

功立無愧於國家可也樂或作宜文書下或有事字日日語人丞相聞問

語驗即除江南西道觀察使兼御史中丞至則奏罷㩁酒錢

九千萬以其利與民千或作上与民或作丐丐貧民方云諸本以後語誤入釀户非尽尽貧民○今按丐

貧民一語下文巳有不應再出方本是也但其説非是除酒㩁盖与民共之使得自釀非直以錢九千萬与醸户也

罷軍吏官債五千萬悉焚簿文書或无文字又出庫錢二千萬以

丐貧民遭旱不能供税者禁浮屠及老子爲僧道士不得於

吾界内因山野立浮屠老子象禁方作斈○今按作斈非是但下文自有浮屠老子字此

不應重出且其文理亦不明白疑此自浮至爲六字亦是行文去之則文理通暢矣但无本可證不敢刪耳界下或无内

字山或作出立或作去皆非是以其其字疑衍以其誑丐漁利奪編人之産編或作經○今

按以民爲人盖過諱當作民乃是下求人利害与人吏約放此在官四年數其蓄積錢餘於

庫米餘於廪朝廷選公卿於外將徴以爲左丞吏部巳用薛

尚書代之矣或无以字長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未命而薨年六

十二天子爲之罷朝贈左散𮪍常侍逺近相弔以四年二月

某日葬于河南某縣先塋之側公之爲拾遺朝退天子謂宰

相曰第幾人非王某邪是時公方與陽城更䟽論裴延齡詐

妄士大夫重之爲考功吏部郎也下莫敢有欺犯之者非其

人雖與同列未嘗比數収拾故遭䜛而貶在制誥盡力直友

人之屈不以𫞐臣爲意又𬒳䜛而出在或作及知三字元和𥘉婺州

大旱人餓死户口亡十七八公居五年完富如𥘉方无口字按劾

羣吏奏其贓罪州部清整加賜金紫其在蘇州治稱第一公

所至輒先求人利害廢置所宜閉閤草奏利或作之李云古本无利字神道碑

周知俗之病亦无利字〇今按下文云廢置所宜則此句合有利字古本偶皆脱漏不足爲据又具爲科條

與人吏約事備一旦張下民無不抃呌喜恱或𥘉(⿱艹石)小煩旬

歳皆稱其便備下或有悉字或有複出亊字○今按文势疑當有悉字在備字上公所爲文章

無丗俗氣其所樹立殆不可學曽祖諱玄SKchar2比部貟外郎

諱字下同祖諱景肅丹陽太守考諱政襄鄧等州防禦使鄂州採

訪使贈工部尚書政或作某工或作吏公先妣渤海李氏贈渤海郡太

或无太字公娶其舅女有子男七人𥘉哲貞弘泰復洄𥘉進士

及第哲文學俱善其餘幼也長女壻劉仁師髙陵令次女壻

李行脩尚書刑部貟外郎脩或作循或无郎字銘曰

氣鋭而堅又剛以嚴哲人之常又方作及哲方(⿱艹石)皆非是愛人盡巳不

倦以止乃吏之方與其友處順(⿱艹石)婦女何德之光墓之有石

我最其迹萬丗之藏之有或作中之最或作撮或作載方云集韻最撮之省文〇今按方說非也史

漢功臣傳末總計其功皆以最字起之

   殿中少監馬君墓誌或有銘字

君諱継祖司徒贈太師北平莊武王之孫少府監贈太子少

𫝊諱暢之子生四歳以門功拜太子舎人積三十四年五轉

而至殿中少監年三十七以卒有男八人女二人始余𥘉冠

應進士貢在京師窮不自存以故人稚弟拜北平王於馬前

王問而憐之因得見於安邑里第王軫其寒飢賜食與衣

或有能字食上方无賜字云表記君子問人之寒則衣之問人之飢則食之食与衣皆去声讀〇今按无賜字即不成文

食衣並讀如字方說非是召二子使爲之主其季遇我特厚少府監贈太

子少𫝊者也姆抱幼子立側眉眼如畫髪漆黒肌肉玉雪可

念殿中君也方云畫胡麥切左思嬌女詩眉目璨如畫〇今按畫當音胡卦切左詩叶韻故尔髪下或有如

字非是念或作憐方云姑記云王丞相於青踈䑓中𮗚有两三児𮪍羊皆端正可念當是時見王於北

亭猶髙山深林鉅谷龍虎變化不測傑魁人也或无鉅谷二字退見

少𫝊翠竹碧梧鵉鵠停峙能守其業者也碧或作蒼業或作㳟非是㓜子

於緣切好兒好靜秀瑶環瑜珥蘭茁其牙稱其家兒也後四五

年吾成進士去而東游哭北平王於客舎後十五六年吾爲

尚書都官郎分司東都而分府少𫝊卒哭之分府此見當時分司官之称号

或無此二字非是又十餘年至今哭少監焉嗚呼吾未耄老自始至

今未四十年而哭其祖子孫三丗于人丗何如也句末六字疑衍

欲乆不死而𮗚居此丗者何也李本云⿱目兆以道乙居字〇今按此篇末两三句不可曉疑

而字當作亦而何下當有如字盖誤冩著上文也然无别本可証姑闕以俟知者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