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八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九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二十九  考異音釋附

  碑誌

   唐故朝散大夫商州刺史除名徙封州董府君墓誌

公諱溪字惟深丞相贈太師隴西㳟惠公第二子十九歳明

兩經獲第有司沈厚精敏未嘗有子弟之過賔接門下推舉

人士侍側無虚口退而見其人淡(⿱艹石)與之無情者太師賢而

愛之父子閒自爲知巳諸子雖賢莫敢望之太師累踐大官

大或作从非是臻宰相致平治終始以禮號稱名臣晨昏之助蓋有

頼云太師之平汴州師下或无之字年考益高挈持維綱鋤削荒纇

音耒祝曰𢇁節淮南子明月之珠不能無纇纇或作頑納之大和而巳其囊篋細碎無

所遺漏繄公之功上介尚書左僕射陸公長源齒差太師標

望絶人聞其所爲毎稱舉以戒其子楊凝孟叔度以材德顯

名朝廷或作於朝及來佐幕府佐或作往詣門請交屏所挾爲或作屏弃所挾

太師薨始以祕書郎選參軍京兆府法曹選或作迁日伏階下與

大尹爭是非大尹屢黜巳見大或並作太歳中奏爲司録參軍與

一府政以能拜尚書度支貟外郎遷倉部郎中萬年令兵誅

𢘆州改度支郎中攝御史中丞爲糧料使兵罷遷商州刺史

糧料吏有忿爭相牽告者事及於公因徴下御史獄因方作𩔰云漢

韓安囯傳由此𩔰結於漢當用此義○今按此召對私耳与方所引者不𩔖當只作因公不與吏辨一

皆引伏受垢除名徙封州元和六年五月十二日死湘中年

四十九州下方本无年月日但於湘中下云年(⿱艹石)干仐以⿱目兆本定按唐書元和七年立遂王爲太子亦与下文相

明年立皇太子有赦令許歸葬其子居中始奉䘮歸元和

八年十一月甲寅葬于河南河南縣萬安山下太師墓左夫

人鄭氏祔公凡再娶皆鄭氏女生六子四男二女長曰全正

惠而早死次曰居中好學善爲詩張籍稱之次曰從直曰居

敬尚小直下或有次字長女嫁呉郡陸暢其季女後夫人之子公之

母弟全素孝慈友弟公坐事棄同官令歸公殁比葬三年哭

泣如始䘮者大臣髙其行白爲太子舎人将葬舎人與其季

弟澥户買問銘於太史氏韓愈将葬下方有中字今以上文考之无者爲是然丗系表全

素太子中書舎人通典中舎一云中書舎人又安知全素不自舎人迁中舎邪○今按中字有則前後皆當有无則皆當

无不應前无而後有也審如方說此志亦必是未迁時作况它本自有无中字者今姑从之不必曲爲之説也愈則

爲之銘辭曰

物以乆弊或以轢音歴車所踐也毀考致要歸孰有彼此由我者吾

不我者天斯而以然其誰使然

   貞曜先生墓誌先生孟郊湖州武康人也

元和九年歳在甲午八月巳亥巳或作乙方云考唐曆是月无乙亥也貞曜

先生孟氏卒無子其配鄭氏以告愈走位哭且召張籍㑹哭

走或作赴位或作泣明日使以錢如東都供葬事諸嘗與往來者咸來

哭弔嘗或作常韓氏遂以書告興元尹故相餘慶閠月樊宗師使

來弔告葬期徴銘下或有於愈字愈𡘜曰嗚呼吾尚忍銘吾友也夫

興元人以幣如孟氏賻且來商家事人或作尹樊子使來速銘曰

不則無以掩諸幽乃序而鉻之先生諱郊字東野父庭玢

娶裴氏女而選爲崑山尉生先生及二季鄷郢而卒先生生

六七年端序則見長而愈騫則見或作有法涵而揉之或作内外完

好色夷氣清可畏而親及其爲詩劌目鈢心劌居衛切鉥時橘切又音沭劌

利傷也老子廉而不劌鉥長針也說文綦鍼也刃迎縷解刄或作物鉤章𣗥句搯擢胃腎

搯音滔或作滔非是擢音濁㧞也搯棺也刮也廣䪨引周書師乃搯棺胃腎或作皆尽神施鬼設間見

層出唯其大翫於詞而與丗抹摋或作採掇方从閣杭南唐本云字林抹摋掃㓕也漢

谷永傳未殺災異人皆劫劫我獨有餘有以後時開先生者曰吾旣

擠而與之矣其猶足存邪開或作聞㨈或作㑪年幾五十始以尊夫人

之命來集京師從進士試旣得即去間四年又命來選爲溧

陽尉迎侍溧上又下或有以字去尉二年而故相鄭公尹河南奏爲

水陸運從事試恊律郎親拜其母於門内陸下或有轉字門下方无内字

卒五年而鄭公以節領興元軍奏爲其軍參謀試大理評事

挈其妻行之興元次于閿郷或无之興元字暴疾卒年六十四買棺

以歛以二人輿歸鄷郢皆在江南十月庚申樊子合凡贈賻

而葬之洛陽東其先人墓左以餘財附其家而供圯或无而共祀字

有以俟字或无供祀字有俟字將葬張籍曰先生掲德振華於古有光賢者

故事有易名况士哉或无古有光字杭本无賢者下十字如曰貞曜先生則姓

名字行有載不待講說而明皆曰然遂用之待或作從非是𥘉先生

所與俱學同姓簡於丗次爲叔父由給事中𮗚察浙東曰生

吾不能㪯死吾知恤其家銘曰

於戯貞曜維執不猗方无戯字执或作持或无維执不猗一句或此句在維出不訾之下維出

不訾訾凡数義集韻云思也思不稱意也惟前漢書訾讀与皆同顔師古注多財也(⿱艹石)日不貲削貧也猗亦二義詩

那云𠋣欤歎辝也莭南山云有实其猗鄭氏注𠋣也(⿱艹石)日不猗則无所𠋣也東野中立不𠋣而以貧出仕卒至於无所施

爲止用昌其詩名意如是而巳維卒不施以昌其詩蘇子瞻嘗㪯此以問王定囯當昌其身耶昌其

詩也來詩下語不契作詩答之有云昌身如飽腹飽尽還復飢昌詩如膏面爲人作容姿不如昌其氣欎鬰老不衰虽云

老不衰却懷安所之不如昌其志志一氣自隨餋之塞天地孟朝不吾欺公謂東野昌其詩而東坡乃云不如昌其志盖

蘇嘗讀東野詩有未足當韓豪之句不爲所取也

   唐故祕書少監贈絳州刺史獨孤府君墓誌銘

君諱郁字古風河南人常州刺史贈禮部侍郎憲公諱及之

第二子憲公躬孝踐行篤實而辨於文𭄿飭指誨以進後生

名声垂延紹德惟克君生之年憲公殁丗與其兄㓪畜於伯

父氏始微有知則好斈問咨禀教飭不煩提諭月開日益卓

然早成年二十四登進士第時故相太常𫞐公掌出詔文望

臨一時望或作迎登君于門歸以其子帰或作妻選授奉禮郎楊於陵

爲華州署君鎮囯軍判官奏授恊律郎方从⿱目兆本无奉礼至奏授十八字

遊益附華問弥大元和元年對詔策拜右拾遺二年兼職史

館四年䙴右𥙷闕詔中貴人承璀將兵誅王承宗河北君奏

䟽諌召見問狀有言動聽其後上將有所相不可於衆君與

起居舎人李約交章指摘事以不行五年遷起居郎爲翰林

斈士愈𬒳親信有所𥙷助𫞐公旣相君以嫌自列改尚書考

功貟外郎復史館職七年以考功知制誥入謝因賜五品服

八年遷駕部郎中職如𥘉𫞐公去相復入翰林九年以疾罷

尋迁祕書少監即閑于郊閑下或有居字十年正月病遂殆甲午輿

歸卒於其家贈絳州刺史⿱目兆本有上五字本或繫於年四十下方並无年四十男

子二人長曰某早死次曰天官始十歳有至性聞呼父官與

聞弔客至輒號泣以絶女子一人夫人天水𫞐氏贈太子太

保貞孝公臯之承孫故相今太常德輿之女承孫字未詳慶

良是似是冝是似方作是以○今按是似是宜承上句言胤慶而似配良而宜也方似作以非是四月

已酉其兄右拾遺㓪以䘮東葬河南壽安之甘泉郷家塋憲

公墓側將以五月壬申窆家或冢謂愈曰子知吾弟乆敢屬以

知或作与乆或作友銘曰

於古風襮布谷切又音愽又黼領也衣表也詩繡衣朱儤謂衣領之在外者順而裏方於下或有

平字○仐按上篇四言不應首句爲三字此乃雜言或有此三字句也不耀其章其剛不傷戴

美丗令而年再不贏惟後之成戴或作載令或作命○仐按此言載前人之羙而丗其令

  唐故虞部貟外郎張府君墓誌銘

尚書虞部貟外郎安定張君諱季友字孝𫞐年五十四病卒

東都明年兄子塗與其弟𢈔掞等謢柩歸葬長安縣馬額原

夫人北海唐氏之封明下或无年字或作月𢈔掞或作庚揆前事塗進韓氏門

伏𡘜庭下曰叔父且死幾於不能言矣或无曰字張目而言曰吾

不可無告韓君别藏而不得韓君記猶不葬也張目方从杭本无目字云

後漢SKchar光傳良乆張目熟眎然此恐當从杭本爲正○仐按方知古有張目字而必以杭本爲正殊不可曉今从諸本

塗爲書致吾意巳而自署其末與封敢告以請愈旣與爲礼

發書云云其末有複語千万永訣八字方无未有字名日月與封

皆孝𫞐迹名下或有与字孝𫞐與余同年進士其上丗有暠者當宇

文時爲車𮪍大將軍鄜城太守卒葬河北謚曰

忠公至孝𫞐間五丗矣孝𫞐大父諱孝先太子通事舎人

或作奉先父諱庭光贈綏州刺史綏州之卒孝𫞐蓋尚小杭本史下无綏

州字非是母曰太原縣君卒旣葬孝𫞐守墓樹松栢三年而後歸

卒上方有複出縣君字選爲河南府文斈或无府字去官徐州使拜章請爲

判官授恊律郎孝𫞐始不痛絶詔下大悔即詐稱疾不言三

年元和𥘉徐使死孝𫞐疾即日巳試判入髙等授鄠縣尉明

年故相趙宗儒鎮荆南以孝𫞐爲判官拜監察御史經二年

拜真御史明年分司東䑓轉殿中按皇甫氏子母病不侍走

京師求試職宰相怒曰吾故皇甫氏御史助所善相戯法侮

我皇甫媪何疾衘未决皇甫母病果死得解遷留司虞部貟

外郎孝𫞐爲人孝謹與人語恐傷之而時嶷嶷有立與孝𫞐

游者極衆而獨以其死累余可尚也巳是爲銘此下或注銘亡二字或注

疑闕銘詞字

   唐故檢校尚書左僕射右龍武軍統軍劉公墓誌銘

    一本撿佼上有金紫光禄大夫字僕射下有兼御史大夫字統軍下有知軍亊上柱囯彭城郡開国

    公食邑二千户贈潞州大都督字

公諱昌裔字光後本彭城人曾大父諱承慶朔州刺史大父

巨敖好讀老子莊周書爲太原晋陽令再丗宦北方宦或作官

其土俗遂著籍太原之陽曲曰自我爲此邑人可也何必彭

城父訟贈右散𮪍常侍訟或作誦○仐按名訟无理疑避諱而改公少好斈問始

爲児時重遟不戯𢘆(⿱艹石)有所思念計畫及壯自試以開吐

說干邊將不售入三蜀從道士游乆之蜀人苦楊琳㓂掠

公單船往說琳感欷雖不即降約其徒不得爲虐洪云唐史昌裔傳云

入蜀楊惠琳反昌裔説之惠琳之乱在夏州歳月相逺惠琳亊詳見崔寜傳琳降公常隨琳不去

琳死脫身亡沈浮河朔之間建中中曲環招起之爲環檄李

納指摘切刻納悔恐動心𢘆魏皆疑惑氣懈環封奏其本德

宗稱焉環之㑹下濮州戰白塔救寕陵㐮邑擊李希烈陳州

城下公常在軍間環領陳許軍公因爲陳許從事以前後功

勞累遷撿校兵部郎中御史中丞營田副使呉少誠乗環䘮

引兵叩城留後上官說咨公以城守所以能擒誅叛將爲抗

拒令敵人不得其便說或作悅与舊史合擒方作檢〇今按此謂安囯寕謀以城降賊昌裔宻計漸

之當作擒圍解拜陳州刺史韓全義敗引軍走陳州求入保公自

城上揖謝全義曰公受命詣蔡何爲來陳公無恐賊必不敢

至我城下明日領𮪍歩十餘抵全義營全義驚喜迎拜歎息

殊不敢以不見舎望公改授陳許軍司馬上官說死拜金紫

光禄大夫撿校工部尚書代說爲節度使命界上吏不得犯

蔡州人曰俱天子人奚爲相傷少誠吏有來犯者捕得縛送

曰妄稱彼人公宜自治之少誠慙其軍亦禁界上暴者兩界

耕桑交跡吏不何問何或作呵方云漢賈𧨏傳大譴大何衛綰傳不孰何顔曰何即問也何上或有

可字亦非是○今按過秦論云陳利兵而誰何顔注云問之曰此爲誰人何人也亦此義封彭城郡開國

公就拜尚書右僕射元和七年得疾視政不時八年五月涌

水出他界過其地防穿不𥙷没邑屋流殺居人拜䟽請去職

即罪詔還京師即其日與使者俱西大𤍠旦暮馳不息疾大

發左右手轡止之公不肯曰吾恐不得生謝天子上益遣使

者勞問勑無亟行至則不得朝矣天子以爲㳟即其家拜檢

校左僕射右龍武軍統軍知軍事十一月某甲子薨年六十

某下或有日字下同上爲之一日不視朝贈潞州大都督命郎弔其

郎下或有中字明年某月某甲子葬河南某縣某郷某原公不好

音聲不大爲居宅於諸帥中獨然夫人邠國夫人武功蘇氏

子四人嗣子光禄主簿縱斈於樊宗師士大夫多称之長子

元一朴直忠厚便弓馬爲淮南軍衙門將便方作使非是次子景陽

㬌長皆㪯進士葬得日相與選使者哭拜階上使來乞銘銘

提將之符尸我一方配古侯公維德不爽平声祝曰楚詞厉而不爽些注楚人

謂羮敗曰爽我銘不亡後人之慶洪曰爽慶皆當叶韻(⿱艹石)(⿱艹石)慶(⿱艹石)羗又离騷云慶夭悴而

䘮榮沈存中云古人諧声如慶字多与章字叶韻孝孫有慶万壽无疆𮮐稷稲梁農夫之慶是也集韻並収入平声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集卷之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