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六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外集卷第七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八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外集卷之七 考異音釋附

 順宗實録二起二月盡二月

二月甲子上御丹鳯門大赦天下自貞元二十一年二月二

十四日昧爽巳前大辟巳下罪無輕重常赦所不原者咸赦

原之諸色人中有才行兼茂明於理躰者經術精深可爲師

法者逹於吏理可使從政者宜委常參官各舉所知其在外

者長吏精加訪擇具名聞奏仍優禮發遣舊事宫中有要市

外物令官吏主之與人爲市隨給其直外物下或有間字貞元末以

官者爲使抑買人物稍不如本估末年不復行文書置白望

數百人於兩市并要閙坊閱人所賣物但稱宫市即歛手付

與眞僞不復可辨無敢問所從來其論價之髙下者率用百

錢物買人直数千錢物其論疑當作与論仍索進奉門户并脚價錢

將物詣市至有空手而歸者名爲宫市而實奪之嘗有農夫

以驢負柴至城賣遇宦者称官市取之纔與絹数尺又就索

門户仍邀以驢送至内農夫涕泣以所得絹付之不肯受曰

湏汝驢送柴至内農夫曰我有父母妻子待此然後食今以

柴與汝不取直而歸汝尚不肯我有死而巳遂歐宦者待或作得

有死或作必死街吏擒以聞詔黜此宦者而賜農夫絹十匹然宫市

亦不爲之改易諌官御史数奏䟽諌不聽上𥘉登位禁之至

大赦又眀禁又貞元中要乳母皆令選寺𮗚婢以充之而給

與其直例多不中選寺𮗚次當出者賣産業割與地買之貴

有姿貌者以進其徒苦之至是亦禁焉地上与字恐誤或賣産業是本文後改作

割地而傳者不夫舊文又誤增与字貞元末五坊小兒張捕鳥雀於閭里皆爲

𭧂横以取錢物至有張羅網於門不許人出入者或有張井

上者使不得汲水近之輒曰汝驚供奉鳥雀痛歐之出錢物

求謝乃去或相聚飲食於肆醉飽而去賣者或不知就索其

直多𬒳歐罵或時留蛇一嚢爲質曰此蛇所以致鳥雀而捕

之者今留付汝幸善飼之勿令飢渇賣者愧謝求哀乃𢹂而

去上在春宫時則知其弊常欲奏禁之至即位遂推而行之

人情大恱春或作東乙丑停塩鐡使進獻舊塩鐵錢物悉入正庫

一助經費其後主此務者稍以時市珍翫時新物充進獻以

求恩澤其後益甚歳淮錢物謂之羡餘而經入益少至貞元

末逐月有獻焉謂之月進至是乃罷遂或作逐非是命右金吾將軍

兼中丞田景度持節告哀於吐蕃以庫部貟外熊執易爲副

兵部郎中兼中丞元季方告哀于新羅且𠕋立新羅嗣王主

客貟外郎兼殿中監馬于爲副 二月庚午朔出後宫三百

人辛未以翰林待詔王伾爲翰林學士壬申以故相撫

州别駕姜公輔爲吉州刺史前戸部侍郎判度支江州别駕

蘇弁爲忠州刺史追故相忠州刺史陸贄郴州别駕鄭餘慶

前京兆尹杭州刺史韓皐前諌議大夫道州刺史陽城赴京

師德宗自貞元十年巳後不復有赦令左降官雖有名德才

望以微過忤㫖譴逐者一去皆不復叙用至是人情大恱而

陸贄陽城皆未聞追詔而卒於遷所士君子惜之聞下或有於字

酉出後宫并教坊女妓六百人聽其親戚迎于九仙門百姓

相聚讙呼大喜 景戍詔曰檢校司空平章事杜佑可檢校

司徒平章事充度支并塩鐵使以浙西𮗚察李錡爲浙西節

度檢校刑部尚書賜徐州軍額曰武寕制曰朕新委元臣綜

釐重務爰求貳職固在能臣起居舎人王叔文精識瓌材寡

徒少欲質直無𨼆沈深有謀其忠也盡致君之大方其言也

逹爲政之要道凡所詢訪皆合大猷冝継前勞佇光新命可

度支塩鐵副使依前翰林學士本官賜如故賜如或作餘如𥘉叔文

旣專内外之政與其黨謀曰判度支則國賦在手可以厚結

諸用事人取兵士心以固其權驟使重職人心不服藉杜佑

雅有㑹計之名位重而務自全易可制故先令佑主其名而

除之爲副以專之藉更作籍或无籍字除之疑當作除巳以户部尚書判度支

王紹爲兵部尚書以吏部郎中李鄘爲御史中丞武元衡爲

左庶子𥘉叔文黨数人貞元末巳爲御史在臺至元衡爲中

丞薄其人待之鹵莾皆有所憾而叔文又以元衡在風憲欲

使附巳使其黨誘以權利元衡不爲之動叔文怒故有所授

庚寅制下或有曰字門下侍郎守吏部尚書平章事賈耽可檢

校司空兼左僕射守門下侍郎平章事鄭珣瑜可守吏部尚

書守中書侍郎平章事髙郢可守刑部尚書守尚書左丞平

章事韋執誼可守中書侍郎並依前平章事 癸巳詔曰萬

國之本屬在元良主器之重歸于長子所以基社稷而固邦

統古之制也廣陵王某孝友温恭慈仁忠恕慱厚以容物寛

明而愛人祗服訓詞言皆合雅講求典學禮必從師居有令

聞動無違德朕𫉬纉丕緒祗(⿱艹石)大猷惟懷永圖用建儲貳以

承宗廟以奉粢盛爰舉舊章俾膺茂典宜𠕋爲皇太子改名

某仍令所司擇日備禮𠕋命𥘉廣陵王名從水傍享至𠕋爲

皇太子始改從今名 丁酉吏部尚書平章事鄭珣瑜稱疾

去位其日珣瑜方與諸相㑹食於中書故事丞相方食百寮

無敢謁見者叔文是日至中書欲與執誼計事令直省通執

誼直省以舊事告叔文叱直省直省懼入白執誼執誼逡巡

慙𧹞竟起迎叔文就其閤語良乆宰相杜佑髙郢珣瑜皆停

筋以待郢下或有鄭字有報者云叔文索飯韋相巳與之同餐閤中

矣佑郢等心知其不可畏懼叔文執誼莫敢出言或无不字非是

瑜獨歎曰吾豈可復居此位顧左右取馬徑歸遂不起前是

左僕射賈耽以疾歸第未起珣瑜又継去二相皆天下重望

相次歸卧叔文執誼等益無所顧忌逺近大懼焉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外集卷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