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一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外集卷第二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卷第三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外集卷之二

   上賈滑州書

    賈耽以貞元二年為滑州刺史此篇方从蜀𫟍

愈儒服者不敢用他術十進術或作藝又惟古執贄之禮竊整頓

舊所著文一十五章以爲贄而喻所以然之意於此章或作首下同

曰豐山上有鍾焉視日山海經云豊山有九鍾和霜鳴注云霜降則鍾鳴人所不可至

霜旣降則鏗然鳴蓋氣之感非自鳴也或无旣字愈年二十有三

讀書學文十五年言行不敢戾於古人或无有字三或作二讀書斈文十五年洪

云公与邢尚書書云生七歳而讀書十三而能文二十有五而擢第於春官愚固泯泯不能自計

周流四方無所適歸固或作故非是伏惟閤下昭融古之典義含和

發英作唐德元簡棄詭說保任皇極是宜小子刻心悚慕又

焉得不感而鳴哉和或作華元或作臣方云周書注元德之首也徒以獻策闕下方

勤行役且有負薪之疾不得稽首軒階遂拜書家僕待命于

鄭之逆旅僕或作僮逆上或无之字伏以小子之文可見於十五章之内

小子之志可見於此書與之進敢不勉與之退敢不從方作退

進退之際實惟閤下裁之

   上考功崔虞部書

    或作上考功宏詞官虞部崔貟外書

愈不肖行能誠無可取行巳頗僻與時俗異態抱愚守迷固

不識仕進之門廼與羣士爭名競得失行人之所甚鄙求人

之所甚利其爲不可雖童昬實知之失一或无行字如執事者不以

是爲念援之幽窮之中推之髙顯之上是知其文之或可而

不知其人之莫可也知其人之或可而不知其時之莫可也

不知其人上方有是字旣以自咎又歎執事者所守異於人人廢耳

任目華實不兼故有所進故有所退以方作巳廢上或有之字不疑當作必〇今按

人字属上句且執事始考文之明日浮囂之徒巳相與稱曰某得

矣某得矣問其所從來必言其有自一日之間九変其說

進士之應此選者三十有二人其所不言者數人而巳而愈

在焉不言方作不云及執事旣上名之後三人之中其二人者固所

傳聞矣華實兼者也果竟得之而又升焉或无其字固上或有則字果或作畢

其一人者則莫之聞矣實與華違行與時乖果竟退之如

是則可見時之所與者時之所不與者之相逺矣然愚之所

守竟非偶然故不可變竟非或作慬非故或作固凡在京師八九年矣足

不跡公卿之門名不譽於大夫士之口或无譽字於或作一或无士字始者

謬爲今相國所第此時惟念以爲得失固有天命不在趍時

而偃仰一室嘨歌古人今則復疑矣未知夫天竟如何命竟

如何由人乎哉不由人乎哉未上或有又字或无夫字天竟或作天意人乎或並作乎人

欲事干謁則患不能小書困於投刺欲上或有夫字於或作乎欲斈爲佞

則患言訥詞直卒事不成爲方作于患下或有於字卒或作則徒使其躬儳焉

而不終日其躬方本如此而㪯正躬作窮蓋誤而諸本作如方云蜀本作而今本皆以表記語刋作如然不知

古而如同意此語不當以如似之義讀之唐人惟韓栁知此子厚荅韋中立書假而以僕年先吾子与公此文是也董彦

逺曰春秋書星隕如雨左氏室如縣磬是皆以如爲而風俗通囯人望君而望歳鄒陽書白頭而新是皆以而爲如按家

語君入廟如右荀子作而右楽府艾如張亦作艾而張今人所用漣而攷之李善文選乃連而也实用易之泣血漣如爲

義去古益逺字義多失惟韓栁文時見一二因爲詳之○今按孟子望道而未之見亦是此例方言又有而如古字通用

說然陸德明論當時語音之失有曰此人則而如靡異盖不以爲然也然則此而字湏讀爲如乃爲正耳董引室如縣

磬乃拠左傳作罄字而杜預注云如而也言居室而資糧縣尽故其說如此囯語則作縣磬而韋昭注云府藏空虚但有

榱梁如縣磬左傳蓋借罄爲磬而杜氏誤解囯語則正作磬字而韋說得之董氏所引不足拠以爲說今併論之附見于

是以勞思長懷中夜起坐度時揣巳廢然而返雖欲從之

求由也巳又常念古之人日巳進今之人日巳退常方作嘗夫古

之人四十而仕其行道爲學旣巳大成而又之死不倦故其

事業功德老而益明死而益光故詩曰雖無老成人尚有典

刑言老成之可尚也可上或有人字又曰樂只君子德音不巳謂死

而不亡也巳或作忘亡或作忘方作巳夫今之人務利而遺道其學其問

以之取名致官而巳方无夫字遺或仁違問上或无其字得一名獲一位則棄

其業而役役於持𫞐者之門故其事業功德日以忘月以削

老而益昏死而遂亡位或作官忘方作亡愈仐二十有六矣距古人始

仕之年尚十四年豈爲晚哉今下或有年始字豈上或有矣夫字行之以不息

要之以至死不有得於今必有得於古不有得於身必有得

於後用此自遣且以爲知已者之報執事以爲如何哉其信

然否也爲如或作謂如仐所病者在於窮約無僦屋賃僕之資無緼

𫀆糲食之給驅馬出門不知所之斯道未䘮天命不欺豈遂

殆哉豈遂困哉竊惟執事之於愈也無師友之交無乆故之

事無顔色言語之情卒然振而發之者必有以見知爾故盡

暴其所志不敢以黙执亊下方有者字愈下方无也字顔色言語方作言語顔色尓或作耳以黙或

作黙又懼執事多在省非公事不敢以至是則拜見之不可

期獲侍之無時也是以進其說如此庶執事察之也至下或有於字

期下或有也字庶或作幸

   與張徐州薦薛公達書

    此篇方本有之今疑非公作當刪

   與少室李拾遺書

    諸本室下有山字李下有渤字方从蜀𫟍新書云此書作於元和三年公時尚為博士新書云洛陽

    令誤

十二月某日愈頓首方无此八字伏承天恩詔河南敦諭拾遺公

朝廷之士引頸東望(⿱艹石)景星鳯皇之始見也爭先覩之爲快

拾遺公新書作遺公萹内並同方今天子仁聖小大之事皆出宰相樂善言

如不得聞小大㪯正作大小恐誤事或作士自即大位巳來於今四年凡所

施者無不得宜者或作爲凡所施者新書作凡所出而施者勤儉之聲寛大之政

幽閨婦女草野小人皆飽聞而厭道之草或作山人新書作子愈不通

於古請問先生丗非太平之運歟加又有非人力而至者

作某於作于无丗字非作匪新書作兹非太平丗欤年榖熟衍符貺委至(⿱艹石)干紀之姦

不戰而拘纍彊梁之兇銷鑠縮栗迎風而委伏其有一事未

就正自視(⿱艹石)不成人四海之所環無一夫卑而兵者新書无自字視

或作是非是而兵或作与兵(⿱艹石)此時也拾遺公不疾起與天下之士君子

樂成而亨之斯無時矣(⿱艹石)上或有未有字昔者孔子知不可爲而爲

之不巳足跡接於諸侯之國即可爲之時自藏深山牢関而

固距即與仁義者異守矣或无足跡字想拾遺公冠帶就車惠然

肯來舒所蓄積以𥙷綴盛德之有闕遺利加於時名垂於將

來踊躍悚企傾刻以冀闕遺方作遺闕新書无有遺二字利下或无加字加於新書作加于垂下

亦无於字傾或作頃又竊聞朝廷之議必起拾遺公使者往(⿱艹石)不許即

河南必継以行或无即字拾遺徴君(⿱艹石)不至必加髙秩如是則辭

少就多傷於廉而害於義拾遺公必不爲也則或作即新書无則字

人斯進其𩔖皆有望於拾遺公拾遺公儻不爲起使衆善人

不與斯人施也或无使字也或作者○仐按此句疑有誤由拾遺公而使天子不

盡得良臣君子不盡得顯位人庶不盡𬒳惠利其害不爲細

人庶或作庶人必望審察而逺思之務使合於孔子之道幸甚而下或有

長字逺新書作諦愈再拜

   答劉秀才論史書方从蜀𫟍

六月九日韓愈白秀才方无此九字或有某月日韓愈白刘君足下辱問見愛教

勉以所宜務敢不拜賜愚以爲凡史氏襃貶大法春秋巳備

之矣為或作謂後之作者在據事跡實録則善惡自見或復出实録二字見

下或有矣字然此尚非淺陋偷惰者所能就况襃貶邪孔子聖人

作春秋辱於魯衛陳宋齊楚卒不遇而死齊太史氏兄弟幾

或无氏字左丘明紀春秋時事以失明司馬遷作史記刑誅班

固瘐死孫日和帝永元𥘉洛陽令种兢以亊捕固固死獄中洪日漢律囚以飢寒死曰瘦孟堅死獄中故云〇瘦

音愈今本作瘦傳冩之誤陳壽起又廢卒亦無所至王隱謗退死家習鑿

齒無一足孫日鑿齒字彦威㐮陽人以脚疾廢居里巷符堅稲㐮陽大說之与諸鎮書日昔晋平呉利在二陸

仐獲江南獲士𦂯一人有半耳崔浩范曄赤誅魏収夭絶宋孝王誅死足下

所稱呉兢亦不聞身貴而今其後有聞也赤或作赤族二字夭或作天或无仐

其字或无其後字夫爲史者不有人禍則有天刑豈可不畏懼而輕

爲之哉唐有天下二百年矣聖君賢相相踵其餘文武之士

立功名跨越前後者不可勝數豈一人卒卒能紀而傳之邪

士上或尤之字能上或无複出卒字方云司馬迁傳卒卒无湏㬰之間顔日促遽之意也僕年志巳就衰

退不可自敦率或无就字敦率方云猶敦勉也或作敢爲或无此二字○仐按此二字恐有脫誤

相知其無他才能不足用哀其老窮齟齬無所合不欲令四

海内有戚戚者猥言之上苟加一職榮之耳非必督責迫蹙

令就功役也他上方無無字就下或有其字賤不敢逆盛指行且謀引去且

傳聞不同善惡隨人所見傳聞或作傳云聞見甚者附黨憎愛不同巧

造語言鑿空構立善惡事迹於仐何所承受取信而可草草

作傳記令傳萬丗乎方无乎字(⿱艹石)無鬼神豈可不自心慙愧(⿱艹石)

鬼神將不福人僕雖騃亦粗知自愛實不敢率爾爲也自心上或

有可字非是或无心字夫聖唐鉅跡及賢士大夫事皆磊磊軒天地决

不沈没或无聖字方从文𫟍决下有必字又云蜀本作落落掀天地而无必字又按决或作决地或作抉地○今

按古潮本軒亦作掀而无必字盖因栁子厚書云所云磊磊軒天地者决必沈没故諸本或誤加必字耳今從柳集作軒

從潮本去必字今館中非無人將必有作者勤而纂之後生可畏安

知不在足下亦宜勉之將必或作必將或脫不在二字愈再拜

   與大顛師書

    此書諸本皆无唯嘉祐小杭本有之其篇次在此与作召顛作巔師作知尚方本列於石刻之首今

    從杭本附此而名篇從方氏杭本又注云唐元和十四年刻石在潮陽靈山禅院宋慶曆丁亥江西

    𡊮陟丗弼得此書疑之因之滁用謁欧陽永叔永叔覧之日实退之語它意不及也方本略載其語

    又録欧公集古録跋尾云文公与顛師書丗所罕傳予以集録古文其求之博盖乆而後獲其以繫

    辭爲大傳謂著山林与著城郭无異等語宜爲退之之言其後書吏部侍郎潮州刺史則非也盖退

    之自刑部侍郎貶潮州後移𡊮州召爲囯子𥙊酒迁兵部侍郎乆之始迁吏部而流俗相傳但知爲

    韓吏部尔顛師遺記虽云長慶中立盖并韓書皆囯𥘉重刻故謬爲附益年方又注云今石刻乃元

    祐七年重立又云按公三簡皆邀速常語耳𥘉无崇信佛法之說妄者旁沿别譔荅問等語以肆誣

    謗要當存此簡以觧後丗之惑○今按杭本不知何人所注疑𡊮自書也更以跋尾参之其記欧公

    之語不謬矣而東坡𮦀說乃云韓退之喜大顛如喜澄𮗚文暢意非信佛法也而或者妄撰退之与

    大顛書其詞凡鄙虽退之家奴僕亦无此語仐一士人又於其末妄題云欧陽永叔謂此文非退之

    不能作又誣永叔矣蘇公此語盖但見集注之出於或人而未見跋尾之爲欧公親筆也二公皆号

    一代文宗而其去取不同如此覧者不能无惑然方氏尽載欧語而略不及蘇說其所可見至吕伯

    恭乃於文鑑特著蘇說以備乙覧則其同異之間又益後人之惑矣以余考之所傳王書最後一篇

    实有不成文理処但深味其間語意一二文势抑揚則恐歐𡊮方意誠不爲過但意或是旧本亡逸

    僧徒所記不真致有脫誤欧公特𮗚其大槩故但取其所可取而未暇及其所可疑蘇公乃斍其所

    可疑然亦不能𥙊其爲誤而直斥以爲凡鄙所以其論虽各有以而皆未能无所未尽也(⿱艹石)乃後之

    君子則又往往不能究其本根其附欧說者旣未必深知其所以爲可信其主蘇氏者亦未必果以

    說爲然也徒幸其言可爲韓公觧紛(⿱艹石)有𥙷於丗教故特表而出之耳皆非可与实亊而求是者

    也至如方氏虽附欧說然亦未免曲爲韓諱殊不知其言旣曰乆聞道德又曰側承道髙又曰所示

    廣大深逈非造次可諭又曰論甚宏博安得謂𥘉无崇信其說之意邪韓公之事余於荅孟簡書盖

    已論其詳矣故不復論特從方本載此三書於别集并録欧公二語而附蘇說說於其後且爲全

    載書文於此而考其同異訂其謬誤如左方以爲讀者以此𮗚之則其决爲韓公之文而非它人之

    所能作无疑矣方氏所拠石本与杭本又自不同則疑傳冩之訛而欧公所疑官称之誤亦爲得之

    但愚意猶恐當時旣謫刺逺州亦未必更帶侍郎旧官也方氏所駁丗俗僞造誣謗之書即仐所謂

    别傳者洪氏辨證云别傳載公与大顚往復之語深詆退之其言多近丗經義之說又僞作永叔跋

    云使退之復生不能自觧免呉源明云徐君平見介甫不喜退之故作此文方氏又云周端礼曰徐

    安囯自言年二十三四時戯爲此今悔之无及然則其爲徐作无疑矣但君平字安道而方云安國

    未知便是君平否耳然靈山石刻張繫所撰其間載韓公問大顛云西囯一真之法何不教人顛云

    教人達性离无明貪嗔驕慢不生嫉妬此亦釋子常言𥘉无難觧但韓公素所未聞而頗中其病文

    虽不尽觧而適亦有㑹於心耳又載韓公青云人生貴賤各有定分何得以三塗之說誑人而顛荅

    云公何不常守侍郎之任而來此爲宫耶則恐其有謬誤或其徒所附益也

愈啓方无此二字孟夏漸𤍠惟道體安和𤍠下或有㐲字愈弊劣無謂坐

事貶官到此乆聞道德切思見顔切杭作竊方㨿石本如此切乃懇切之意此下大率

多從石本云縁昨到來未獲參謁儻能暫垂見過實爲多幸杭本无倘

能以下十字巳帖縣令具人船奉迎日乆竚瞻帖杭作貼乆當作夕竚方拠石本作

不宣愈白方拠石本无愈白字仐拠石本此下具衘姓名下云上顛師四月七日

愈啓方无此二字海上窮處無與話言側承道髙思獲披接專輒

有此咨屈儻惠能降喻非所敢望也惠字疑衍或下有然字而併在能字之下諸本

及石本皆誤至此一二日却歸髙居亦無不可旦夕渇望杭本无倘惠以

下二十七字而有此旬來晴明不甚热倘能乗間一訪实謂幸也十八字今按此旬以下乃下篇語定從石本不宣

愈白方㨿石本无愈白字今㨿石本与前書同但云六月𥘉三日

愈啓方无此二字惠匀至辱答問珍悚無巳所示廣大深逈非造

次可諭爾作易大傳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

其終不可得而見邪方㯫石本意作旨无而字邪作也〇仐按易实作意邪而无終而二字大抵石

本亦自多誤也後放此如此而論讀來一百遍一字疑衍蘇氏所謂凡鄙盖指此等処耳

如親見顔色隨問而對之易了方拠石本如此但无親字○今按親下當有見字而两本

皆闕故不敢増而空其処以待知者杭但云不如親面而對之是亦蘇氏所謂凡鄙者然親字乃方本之闕文面字乃問

字之誤筆而又脫去曰顔色随易了六字耳此旬來晴明旦夕不甚𤍠儻能乗閑

一訪幸甚旦夕馳望杭本巳見上萹此不復出愈聞道無疑滯行止繫縳

苟非所戀著則山林閑寂與城郭無異此從杭本但郭作皇仐㨿欧公語從方本

方拠石本止下有所字縳下有爱恋字所下无恋字及則字而著字下復出著字及与字異下有邪字皆非是其用邪字

尤不當律令亦所謂凡鄙者也但或疑非字下當有有字言於行止繫縳(⿱艹石)无所恋著則静閙一致語尤明白三或又疑

非當作有則語意賔主尤順然未知孰是又諸本皆无不敢輒増改也大顛師論甚宏博而必

守山林義不至城郭顛杭見上方无師字杭无義字城作州自激修行獨立空

矌無累之地者非通道也自方作似然細考之与下文激修行四字皆可疑方又以也爲矣而

井非通道四字萬於行字之下又以独為自而立下有於字皆非是勞於一來安於所適道故

如是於杭作于適方拠石本与杭本並作識今得真石本考之乃如此然則方之所考亦不詳矣盖適猶便也与唯

適之安之語用字略同言一來虽劳而旣來則當随其所便无如不安也道故如是即所以結上文道无疑滯之意方以

如為此亦石本誤不宣愈頓首方拠石本无末三字仐拠石本与前二書同但云大顛禅師七月十五日

不知韓公之於大顛旣聞其語而爲礼益恭如此何也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外集卷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