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外集卷第九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 外集卷第十
唐 韓愈 撰 宋 朱熹 考異 宋 王伯大 音釋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外集集傳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外集卷之十 考異音釋附

 順宗實録五起八月尽至山陵

八月庚子詔曰惟皇天祐命烈祖誕受方國九聖儲祉萬方

咸休肆予一人獲纉丕業嚴恭守位不遑暇逸或作給今从史而天

祐匪降匪史作不疾恙無瘳无或作弗今从史將何以奉宗廟之靈展郊

禋之禮疇咨庶尹對越上玄内愧于朕心上畏于天命夙夜

祗慄惟懷永圖惟懷史作深惟一日萬機不可以乆曠天工人代不

可以乆違皇太子某睿哲温文寛和慈惠慈史作仁孝友之德愛

敬之誠通于神明格于上下爱敬或作敬爱或作仁爱今从史是用推皇王

至公之道遵父子傳歸之制付之重器以撫兆人必能宣祖

宗之重光荷天地之休命奉(⿱艹石)成憲永綏四方宜令皇太子

即皇帝位朕稱太上皇居興慶宫制勑稱誥所司擇日行𠕋

永貞元年八月辛丑太上皇居興慶宫誥曰有天下者傳

歸於子前王之制也欽(⿱艹石)大典斯爲至公式揚耿光用體文

德朕獲奉宗廟臨御萬方降疾不瘳庶政多闕乃命元子代

予守邦爰以令辰光膺𠕋禮宜以仐月九日𠕋皇帝於宣政

殿仍命檢校司徒杜佑充𠕋使門下侍郎杜黄裳充副使

下二十一字史无國有大命恩俾惟新宜因紀元之慶用覃在宥之

澤宜改貞元二十一年永貞元年貞元二十一年八月

五日昧爽巳前天下應犯死罪特降從流流巳下遞减一等

 又下誥曰人倫之本王化之先爰舉令圖允資内輔式表后

妃之德俾形邦國之風兹禮經之大典也良娣王氏家承茂

族德冠中宫雅修彤管之規克佩姆師之訓自服勤蘋藻祗

奉宗祧令範益彰母儀斯著宜正長秋之位以明継躰之尊

良媛董氏備位後庭素稱淑愼進升號位礼亦冝之号位或作位号

良娣可𠕋爲太上皇后良媛宜𠕋爲太上皇德妃仍令所司

備禮擇日𠕋命宣示中外咸使知聞 壬寅制王伾開州司

馬王叔文渝州司户並貟外置馳驛發遣 叔文越州人以

碁入東宫頗自言讀書知理道乗閒常言人閒疾苦上將大

論宫市事叔文說中上意遂有寵因爲上言某可爲將某可

爲相幸異日用之密結韋執誼并有當時名欲僥倖而速進

者陸質吕温李景儉韓曄韓泰陳諌劉禹錫柳宗元等十數

人定爲死交而凌凖程异等又因其黨而進交遊蹤跡詭祕

莫有知其端者貞元十九年𥙷闕張正買䟽諌他事得召見

正買與王仲舒劉伯芻裴𮎼常仲孺吕洞相善数遊止按史王中

舒下更有韋成季三字今詳下文有成季字則此処當有此三字亦脫漏也正買得召見諸往來

者皆往賀之有與之不善者告叔文執誼云正買䟽似論君

朋黨事宜少誡執誼叔文信之執誼甞爲翰林學士父死罷

官此時雖爲散郎以恩時時召入問外事執誼因言成季等

朋讌聚遊無度皆譴斥之人莫知其由叔文旣得志與王伾

李忠言等專断外事遂首用韋執誼爲相其常所交結相次

抜擢至一日除数人日夜羣聚常或作甞一上或无至字伾以侍書幸寢

陋呉語上所䙝狎而叔文頗任事自許㣲知文義好言事上

以故稍敬之不得如伾出入無阻叔文入至翰林而伾入至

柿林院見李忠言牛昭容等故各有所主伾主往來傳授劉

禹錫陳諌韓曄韓泰柳宗元房啓凌凖等主謀議唱和採聽

外事上疾乆不瘳内外皆欲上早定太子位叔文黙不發議

已立太子天下喜而叔文獨有憂色喜上或有皆字常吟杜甫題諸

葛亮廟詩末句云出師未用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满𬓛按杜詩用

𢧐因歔欷流涕聞者咸竊𥬇之雖判兩使事未甞以簿書爲

意日引其黨屏人切切細語謀奪宦者兵以制四海之命旣

令范希朝韓泰揔綂京西諸城鎮行營兵馬中人尚未悟㑹

𫟪上諸將各以狀辭中尉且言方属希朝中人始悟兵柄爲

叔文所奪乃大怒曰從其謀吾屬必死其手密令其使歸告

諸將曰無以兵屬人希朝至奉天諸將無至者韓泰白叔文

計無所出唯曰柰何柰何無幾而母死執誼益不用其語叔

文怒與其黨日夜謀起復起復必先斬執誼而盡誅不附巳

者聞者皆恟懼皇太子旣監國遂逐之明年乃殺之伓杭州

人病死遷所其黨皆斥逐叔文最所賢重者李景儉而最所

謂竒才者吕温叔文用事時景儉持母䘮在東都而吕温使

吐蕃半歳至叔文敗方歸故二人皆不得用叔文敗後数月

乃貶執誼爲崖州司馬後二年病死海上執誼杜黄裳子壻

與黄裳同在相位故最在後貶 執誼進士對策髙等驟遷

拾遺年二十餘入翰林巧惠便辟媚幸於德宗而性貪婪詭

賊其從祖兄夏卿爲吏部侍郎執誼爲翰林學士受財爲人

求科第夏卿不應乃探出懷中金以内夏卿䄂夏卿驚曰吾

與卿頼先人德致名位幸各巳逹豈可如此自毀壞巳或作以

䄂引身而去執誼大慙恨旣而爲叔文所引用𥘉不敢負

文迫公議時時有異同輒令人謝叔文云非敢負約爲異同

蓋欲曲成兄弟爾約或作終非是弟疑當作亊叔文不之信遂成仇怨然

叔文敗執誼亦自失形𫝑知禍且至雖尚爲相當不自得長

奄奄無氣聞人行聲輒惶悸失色以至敗死時𦆵四十餘執

誼自卑嘗諱不言嶺南州縣名爲郎官時嘗與同舎郎詣職

方𮗚圖毎至嶺南圖執誼皆命去之閉目不視至拜相還所

坐堂北壁有圖不就省七八日試就𮗚之乃崖州圖也以爲

不祥甚惡之惮不能出口至貶果得崖州焉

永貞二年正月景戍朔戌史作寅下同太上皇於興慶宫受朝賀皇

帝率百僚奉上尊號曰應乾聖壽太上皇𠕋文曰維永貞二

二或作元非是歳次景戍正月景戍朔皇帝臣某稽首再拜奉𠕋

言臣聞上聖玄邈獨超乎希夷彊名之極猶存乎罔象彊或作引

豈足以表無爲之德光不宰之功然稱謂所施簡𠕋攸著

涵泳道德感於精誠仰奉洪徽有以自竭伏惟太上皇帝陛

下道継玄元業纉皇極膺千載之休曆承九聖之耿光昭宣

化源發揚大號政有敦本示儉慶𥙿格天政有二字疑衍恩翔春風

髙蹈體堯之德與神同符其動也天其静也地巍事表無


仁育羣品而功成不處褰裳去之付神器於冲人想汾陽以


得而言顧兹寡昧屬膺大寳懼忝傳歸之業莫申継述之志

夙夜兢畏惟懷永圖今天下幸安皆睿訓所𬒳而未極徽號

孰報君親是以台臣庶官文武之列抗䟽於内方伯藩守億

兆之衆同詞於外請因壽曆以播鴻名臣不勝大願謹上尊

號曰應乾聖壽太上皇當三朝獻壽之辰應五紀啓元之始

光膺徽稱允恊神休斯天下之慶也

元和元年正月甲申太上皇崩于興慶宫咸寕殿年四十六

遺詔曰朕聞死生者物之大歸脩短者人之常分聞或作𮗚古先

哲王明於至道莫不知其終以存義順其變以節哀故存者

不至於傷生逝者不至於甚痛謂之逹理以貫通䘮朕自弱

齡即敦清静逮乎近歳又嬰沈痼嘗亦親政益倦于勤以皇

帝天資仁孝日躋聖敬爰釋重負委之康済而能内睦于九

族外勤于萬機問寢益嚴侍膳無曠推此至德以安庶邦

之知子無愧天下今厥疾大漸不寤不興付託得人顧復何

恨四海兆庶亦奚所哀但聖人大孝在乎善継樞務之重軍

國之殷纘而承之不可蹔闕以日易月抑惟舊章皇帝宜三

日而聽政十三日小祥二十五日大祥五或作三非是二十七日釋

服方鎮岳牧不用離任赴哀天下吏人誥至後出臨三日皆

釋服無禁婚嫁祠祀飲酒食肉宫中當臨者朝脯各十五舉

音非朝晡臨時禁無得哭釋服之後勿禁樂他不在誥中者

皆以𩔖從事伏以崇陵仙寢復土𦆵終甸邑疲人休功未幾

今又重勞營奉朕所哀矜况漢魏二文皆著遺令永言景行

常志夙心其山陵制度務從儉約並不用以金銀錦綵爲飾

百辟卿士同力盡忠克申送往之哀冝展事居之禮居或作君非是

布告天下明知朕懷 七月壬申葬豊陵謚曰至德大聖大

安孝皇帝廟曰順宗





朱文公校昌𥠖先生外集卷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