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母孫太孺人壽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朱母孫太孺人壽序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四

吾崑山僻在東海之濱,為吳下邑,而山區水聚,天地之精氣,蜿蜒回薄而會於此。故士之登朝著,躋丱仕者,常倍於他州。至於耆艾長年,履期頤之福,閭巷之老,閨門之女子多有之。嘉靖癸丑、甲寅之歲間,以七十稱慶者數十家。以仕宦過家,為其親七十壽者,亦不下三數家。世稱七十古所稀,況於富貴壽考兼之,而在於吾邑如是者相望,豈非一時之盛哉!

朱君恭之,以進士起家。為浮梁令之三年,上計京師,天子擢為尚書冬官郎,將赴南都。浮江東下,來省其母。於是士大夫循鄉俗之禮,如前數十家之為賀者。又以恭之仕宦而歸,太孺人年又七十也,賀尤不可以後。雖然,予以恭之官南都,於其家不越五百里畿甸之內,昔之人所欲乞鄉郡以便養,而有不能得者,恭之不求而得之,此所尤宜賀者。

夫士以其身為國,而使之忘其私,非人情也。先王之制,未嘗然也。既富方穀,必也有好於而家。用其人之力,而忍絕其私耶?古者卿大夫皆仕於封內,銜使命於四方,則有越境之行,然亦不逾時而復,而不遑將母,先王所以恤之者至矣。今海內為一仕而去其父母妻子,宦轍所至,窮日月之出入,於是乎奪其私以為國,有不能於兩得之者。今恭之將行矣,所以壽太孺人者,非特一時鄉里之榮而已。去而之南都,風土之樂,猶吾邑也。膳羞被服,宴飲之奉,猶吾邑也。南都之士大夫來為壽者,猶吾邑也。恭之可謂兩得之也。使天下之士,仕於內外皆如恭之,是所謂各適其性,而無復《行葦》《裳裳者華》之思矣。以孝為忠,孰能禦之哉?孰能禦之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