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碩人壽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朱碩人壽序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四

朱碩人為尚書旅溪之女,張莊懿公之子婦。碩人生長富貴,公舅並為六卿,兩族光顯矣。既而與其子太學君客京師,又得今少保徐公為之子婿,而女封至一品夫人。碩人既已承藉貴盛,及其季年,又發祥於其女子。而往者其孫仲謙復舉於鄉。今年躋八十,少保與夫人問遺饋贈,歲月有加,鄉人是以榮之。

余友秦進士光甫之姑,旅溪尚書之夫人也,碩人於光甫為女兄。先是,光甫之先人嘗以詿誤,幾毀其家,親族往往棄去,而碩人恩勤備至,故光甫每稱碩人之德,其於仁孝藹然也。光甫又言,碩人在公卿家,不能為閭巷女子治生纖嗇之事,獨其平生莊靜,推其孝慈,以洽於九族,豈非所謂盛德者耶?由此言之,人之居富貴,能享之終始不替也,非獨天命,亦其盛德有以當之也。世謂婦人以能治生為賢,然如先王之教,亦使足以供婦事而已。若如巴寡婦蜀卓氏之徒,直貨殖之流,何足道哉?《詩》曰:「于以采蘩,于沼于沚。於以用之,公侯之事。」又曰:「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旋歸。」可以想后妃夫人幽閒貞靜之容矣。

歲之某月日,碩人降誕之辰,光甫來徵余文以為壽。昔少保嘗家居,或以余文相示,特謬加獎誘,以為可與進於古人。今逾一紀,余落然無所遇,而公方在日月之際,使人有異世知己之歎。因光甫論碩人事,益知公內德之助。昔《詩》與《春秋》稱公侯夫人,必言姬姜,其原本於碩人,尤不誣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