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白貶夜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太白貶夜郎
作者:王伯成

第一折[编辑]

(駕上云了)(高力士云了)(太真云了)(祿山上了)(外末宣住了)(正末扮上開)小生姓李名白,字太白。曾夢跨白鶴上升,吾非個中人也。

【仙呂】【點絳唇】鶴夢翱翔,坦然獨向,蓬山上。引九曲滄浪,助我杯中況。

【混江龍】忽地眼皮開放,似一竿風外酒旗忙。不向竹溪翠影,決戀著花市清香。我舞袖拂開三島路,醉魂飛上五云鄉。甘心致仕,自願歸休,歐陽浩氣,澆灌吟懷,不求名,不求利,雖不一簞食一瓢飲,我比顏回隱跡只爭個無深巷。歎人生碌碌,羨塵世蒼蒼。(見駕了)(云了)小生卻則酒肆之中,飲了幾杯。

【油葫蘆】常是不記蒙恩出建章,身踉蹌,把一領錦宮袍常惹禦爐香。臣覷得綠樽一點蒲萄釀,似禹門三月桃花浪。記當日設早朝,沒揣的見帝王。覺來時都汗盡江湖量,急卒著甚的潤枯腸。

【天下樂】官裏御手親調醒酒湯,聞香,不待嘗,量這筋頭酸怎揉我心上癢不能夠甕裏篤,斗內量,那一回浮生空自忙。

(駕云了)(末云)陛下休小覷這酒,有幾般好處。

【那吒令】這酒,曾散漫卻云煙浩蕩;這酒,曾眇小了風雷勢況;這酒曾混沌了乾坤氣象。想為人百歲中,得運則有十年旺,待有多少時光。(駕云了)

【鵲踏枝】欲要臣不顛狂,不荒唐,咫尺舞破中原禍起蕭牆。再整理乾坤紀綱,恁時節有個商量。(駕云了)(末云)陛下道微臣在長安市上,酒肆人家,土炕上便睡沙!那的是學士每好處。(做住了)

【寄生草】休笑那通廳炕,闊矮床。臣便似玉仙高臥仙人掌,錦橙嫩擘銷金帳,便似醉鞭誤入平康巷。則這一席好灑百十觴,抵多少五陵豪氣三千丈。(駕云了)

【么】舒開箋無皺,磨得墨有光。就霜毫寫出淩煙像,文場中立起定中軍帳,就兵床拜起元戎將。那裏是樽前誤草嚇蠻書,便是我醉中納了風魔狀。(駕云了)(末云)陛下問微臣直到幾時不吃酒?

【六么序】何時靜,盡日狂,但行處酒債尋常。典盡衣裳,知他在誰家裏也琴劍書箱!這酒似長江後浪催前浪,酒歌樓醉墨琳琅。筆尖兒鼓角聲悲壯,驅雷霆號令,煥星斗文章。

(駕云了)

【么】直等蠻正,見了吾皇,恁時節酒態軒昂,詩興飄揚。割捨了金鑾殿上,微臣待醉一場。紫綬金章,法灑肥羊。幾時填還徹這臭肉皮囊?聖朝帝主合興旺,教這廝橫枝兒燮理陰陽。肚嵐耽吃得惹來胖,沒些君臣義分,只有子母情腸!

【金盞兒】繞一百二十行,三萬六千場。這酒似及時雨露從天降,寬洪海量勝汪洋。臣那裏燕鶯花月影,鷗鷺水云鄉。□□□這裏鳳凰歌舞地,龍虎戰爭場。

(駕央末寫詞了)

【醉扶歸】見娘娘捧硯將入央,不如我看劍引杯長。生把個菱花鏡裏妝,做了個水墨觀音樣。這孩兒從懷抱裏看生見長,則一句道得他小鹿兒心頭撞。

【金盞兒】則客裏開宴出紅妝,咫尺賦高唐。瑞云重繞金雞帳,麝煙濃噴洗兒湯。不爭玉樓巢翡翠,便是錦屋閉鸞凰。如今宮牆圍野鹿,卻是金殿鎖鴛鴦。(正末做脫靴科,云)力士,你休小覷此物!

【後庭花】這靴曾朝踏輦路霜,暮登天子堂。軟趁殘紅片,輕沾落絮香。我若沾危邦,這的足脫身小樣,不合將足下央。

(末出朝科)

【尾】那廝主置定亂宮心,醞釀著漫天謊,倚仗著強耶壯娘。全不顧白玉階頭納表章,則信著被窩裏頓首誠惶。我繞著利名揚,佯做個瘋狂。指點銀瓶索酒嘗,盡教讒臣每數量。至尊把我屈央,休想楚三閭肯跳汨羅江。(下)

第二折[编辑]

(駕云)(外末進寶了)(駕、旦、外一行了)(外做宣末科)(正末扮上了)(引僕童上了)(正未云)嗨!對著此景,卻不快活!(做教小童斟酒了)(正末云)小童,此處無事,你自回去。如是朝野裏官人每,你鑿我在這裏。(僕童下)(末做住)

【正宮】【端正好】滿長安,花無數、霎時間暮景桑榆。偏得你罪鄉是閉塞定賢門路,偏俺不合蹄樽中物。

【滾繡球】這酒尋芳踏雪沽,棄琴留劍與。便大教我眼睜睜死生無路,莫不仕途中買我胡突。對著山河壯帝居,乾坤一草廬,便是我畫堂深處,那嚇蠻舡似酒面上浮蛆。不戀著九間天子長朝殿,曾如三尺黃公舊酒壚,但行處挈榼提壺。

(力士云了)(籠馬上了)(做尋末科)(見住了)(力士云了)(正末云)你道是我在此處無好處?

【倘秀才】我直吃的芳草展花裀繡褥,直吃的明月長銀台畫燭。自有春風醉後扶,怎和那兒女輩,潑無徒,做伴侶?

(力士云了)(末云)你朝野裏不如我這裏。

【滾繡球】禁庭中受用處,止不過皓齒歌,細腰舞,鬧炒炒物知其數,這其間眾公卿似有如無。奏梨園樂章曲,按廣寒羽衣譜,一聲聲不葉音律,倒不如小槽邊酒滴真珠。你那裏四時開宴充肥鹿,我這裏萬里搖船捉醉魚,胸卷江湖。

(力士教末上馬了)(末云)力士,我醉也,只怕去不的。(上馬了)

【脫布衫】花梢驚燕子鶯雛,錦韉蕩蝶翅蜂須。玉轡迎桃蹊杏塢,金蹬挑落花飛絮。

【醉太平】不比趁雕輪繡轂,遊月巷云衢。又不比荔枝幹裏赴皇都,止不過上天街禦路。全不似數聲啼鳥留人住,他則是一鞭行色催人去,我怎肯滿身花影情人扶,一言既出。

(正末外未了)(駕旦上了)(末騎馬上了)

【倘秀才】恰離了光燦燦花叢錦簇,又來到鬧炒炒車塵馬足。抵多少白日明窗過隙駒,勝急價,更疾如,狂風驟雨。

(末跪馬了)(旦驚了)(駕怒了)(末見駕了云)陛下,不幹臣事,是陛下馬的不是。

【叨叨令】鳳城有似溪橋路,落紅亂點莎茵綠。淡煙深鎖垂楊樹,因此上玉驄錯認西湖路。委實勒不住也末哥,委實勒不住也末哥,便似跳龍門及第思鄉去。(等云了)(末飲酒科)(駕賜衣服了)

【喜春來】又不是風流天寶新人物,則是個落托長安舊酒徒。怎消得明聖主,賜一領濺酒護身符。

【堯民歌】也不宜襆頭象笏,五帶金魚,金貂繡襖,真紫朝服。臣再洪飲天之美祿,倘或間少下青鳧。也強如鳳城春色典琴沽,白馬紅纓富之餘。披一襟瑞靄出天衢,攜兩袖天香卜蓬壺。須臾,須臾,行過長安市上去,便是臣衣錦還鄉去。

(末帶醉出朝科,云)古人尚然如此。

【四煞】想著劉伶數尺墳頭上,誰戀架上三封天子書?那酒更壓著救旱恩澤,洗沁甘露,止渴青梅,灌頂醍醐。怕我先嘗後買,散打零兜,高價寬沽。月明江浦,春醉酒口漉。

(太真、祿山送末了)(出朝科)(末云了)

【三煞】娘娘甚酒中貞潔真賢婦,祿山甚才上分明大丈夫。止不過盞號溫涼,布名火浣,瓶置玻璃,樹長珊瑚。犀澄離水,裙織綾絹,簾卷蝦須。真珠琥珀,紅瑪瑙紫王壽王梁。

【二煞】這個曾手扶萬丈擎天柱,這個曾口吐千年照殿珠,只消的一管霜毫,數張白紙,寫萬古清風,不夠一醉工夫。怕我連真帶草,一剗數黑論黃。寫仿描朱,從頭至尾,依本畫葫蘆。

【尾】那是安祿山義子台怒,則是楊貴妃賊兒膽底虛。似這般忒自由,沒拘束,猛軒騰,但發路。交近南蠻,至北隅,接西邊,去東魯。一年多,半載餘,那裏景淒涼,地悽楚。彈袖垂肩仕女圖,似秋草人情日日疏,待寄蕭娘一紙書,地北天南雁亦無。忽地興兵起士卒,大勢長驅入帝都。一戰功成四海枯,得手如還入宮寧。一就無毒不丈夫,玉殿珠樓盡交付。抵多少燭滅煙銷帝業虧,十萬用江山共寶物,和那花朵兒渾家做不得主。(下)

第三折[编辑]

(一行上)(祿山、旦云了)(外宣末了)(正末扮帶酒上了)

【中呂】【粉蝶兒】只被宿酒禁持,轟騰煞浩然之氣,幾曾明白見一個烏兔西飛?今日醉鄉中,如混沌,初分天地。恰辨得個南北東西,被子規聲喚回春睡。

【醉春風】一壁恰烘得錦袍幹,又酒淹得衫袖濕。半醒時猶透頂門香,不吃時怎由得你!你!耽擱得半世無成,非是我一心偏好,則為你滿朝皆醉。

【迎仙客】比及沾雨露,恨不得吐虹霓,滄海倒傾和月吸。向翠紅鄉,圖畫裏。不設著舞筵席,枉辜負了遲日江山麗。

【醉高歌】腳列趄登輦路花基,神恍惚步瑤階玉砌。吐了口中涎,按捺定心頭氣,勉強已呼萬歲。(正末失驚了)

【石榴花】疑怪翠樓人用錦重圍,不聽得月殿樂聲齊。往常恐東風吹與外人知,怎想這裏洩漏天機?知他那堝兒醉倒唐皇帝?空有聚溫泉一派香池,又無落花輕泛波紋細,怎生誤走到武陵溪?

(外末、旦做住了)(外末同旦與正末禮了)(正末云)不想如此!

【鬥鵪鶉】恰才個倚翠偎紅,揣與個論黃數黑。則他行怕行羞,和我也面紅面赤。誰大兩白日,細看春風玉一圍,卻是甚所為?更做個抱子攜用,莫不忒回幹就濕!

(力士云了)(一同與正末把酒了)(末笑科)

【普天樂】不須你沈郎憂,蕭郎難易。就未央宮擺佈尊罍,直吃的盡醉方歸。折末藏著劍鋒,承著機密,漢國功臣臻臻地,來,來,吃一回呂太后筵席。穩便波鸞交鳳友,休憂波鶯兒燕子,休忙波蝶使蜂媒。

(正末云了)(外把盞了)(末云了)

【乾荷葉】來的盞不曾推,有的話且休提。準備著明日,向君王行主意的緊支持,刁蹬的廝央及。被我連珠兒飲了三兩杯,則理會酒肉擅場吃。

【上小樓】這孩兒何曾夜啼,無些驚氣。嬌的不肯離懷,懶慵挪步,怕見獨立。三衙家,繞定著,親娘扒背,兀的後宮中養軍千日。

【么】穿了好的,吃了好的。盛比別人非理,分外費衣搭食。甚時曾,向人前,分明喘氣,他一身兒孝當竭力!

(云)力士,我只道官裏宣喚,誰想如此!(旦云了)

【滿庭芳】你心知腹知,宮中子母,村裏夫妻,覷得俺唐明皇顛倒如兒戲。我不來這其間敢錦被堆、堆,得了兒不語一官半職,做了個六證三媒,枉了閑啕氣。又道我虎嚇你酒食,怕誤了你愛月夜眠遲。(正末做出殿科)(外扯住了)(外將荔枝上了)(外央正末吃科)(末取物簽科)(云)我本待簽一個來,卻簽著你兩個。

【快活三】沾拈著不摘離,廝胡突不憐俐。盡壓著玉枝漿、白蓮釀、錦棖醅,官裏更加上些忍辱波羅蜜。

【鮑老兒】若是忔摟定舌尖上度與吃,更壓著王母蟠桃會,更做果木叢中占了第一。量這廝有多少甜滋味,壓著商川甘蔗,鄱陽龍眼,杭地楊梅,吳江乳橘,福州橄欖,不如魏府鵝梨。

(覷旦科)

【哨遍】兩葉眉兒頻擊蹙,鎖青嵐一帶驪山翠。香靄暗宮圍,則是子孫司裏酒病花醫。則為個肥肌體,把錦幃繡幄幔幕垂簾,做了張蓋世界的鴛鴦被。這張紙於官不利,作云屏斜掩,霧帳低垂。那裏是遮藏醜事護身符,則是張髮露私情樂章集。看你執盞殷勤,捧硯驅馳,脫靴面皮。

(云)你問我那裏去?

【耍孩兒】一頭離了鶯花地,直赴俺蓬萊宴會。碧桃間拂面風吹,浩歌聲聒耳如雷。平驅風月妝詩興,倒卷江湖此酒杯。偃仰在銀河內,折末冠簪顛倒,衫袖淋漓。

(云)我知道!我知道!

【五煞】見沒處發付咱,便飇一聲宣喚你。這場誤賺神仙罪,我閑來親去朝金闕,不記誰扶下玉梯。這醃臢輩,鬧中取靜,醉後添愁。

【四煞】你親上親,我鬼中鬼,無用如碧澄澄綠湛湛清冷水。于民只解滌塵垢,潤國何曾洗是非。水共祿山渾相類,見了些浮花浪蕊,玉骨冰肌。

【三煞】人古裏家不和鄰里欺,人貧賤也親子離,不求金玉重重貴。你惟情之外別無想,除睡人間總不知,謊得米無把臂!不曾三年乳哺,一劃合肥。(外末共旦云了)(末做指祿山云了)

【二煞】拈起紙筆,標是實,教千年萬古傳刁:世。看了書中有女顏如玉,路上行人口勝碑。兒曹輩,悔之晚矣,歸去來兮。

【尾】沒遭罹李翰林,忒昏沉楊貴妃。見如今鳳幃中摟抱著肥兒睡,更那裏別尋個杜子美。(下)

第四折[编辑]

【雙調】【新水令】謝你個月中人不棄我酒中仙,向浪花中死而無怨。是清風連夜飲,兒曾漁火對愁眠。畛眼的湖水湖淵,豁達似翰林院。

【駐馬聽】想著天子三宣,翠袖雙扶不上船。不如素娥捧勸,巨甌一飲倒垂蓮。為楊妃昧龍庭大乃婦之天,釣風波門似鉤和線。雖然在海角邊,舉頭日近長安遠。

(云)我想此處,卻不強如與他每鬧鬧吵吵地。

【沉醉東風】恰離廠天子金鸞殿前,又來到農家鸚鵡洲邊。白休官,從遭貶,早遞流了水地三千。待教我蓑等綸竿守自然,我比姜太公多來近遠。

【沽美酒】他被窩兒裏獻利便,枕頭上納陳言。義子賊臣掌重權,那裏旨舉善薦賢,他當家兒自遷轉。

【太平令】大唐家朝冶裏龍蛇不辨,禁幃中共豬狗同眠。河洛間途俗皆現,日月上清渾不辨。把謫仙,盛貶,一年半年,浪淘盡塵埃滿面。

(云)小生終日與酒為念。

【殿前歡】酒如川,鷺鷗長聚武陵原。鴛鴦不鎖黃金殿,綠蓑衣帶雨和煙。酒裏坐酒坦眠,紅蓼岸黃蘆堰,更壓著金馬門瓊林宴。岸邊學淵明種柳,水面學太乙浮蓮。

【甜水令】鬧鬧吵吵,歡歡喜喜,張筵開宴,送到楊柳岸古堤邊。正稚子妻兒,痛哭號啕,牽衣留戀,早解纜如煙。

【折桂令】一時間趁篷箔順水推船,不比西出陽關,北侍居延。幾時得為愛青山,住東風懶著吟鞭。流落似守淚羅獨醒屈原,飄零似浮泛槎沒興張騫。納了一紙氏黃宣,撇下滿門良賤。對十五嬋娟,怎不淒然。他每向水底天心,兩下裏團圓。

(末虛下)(水府龍王一齊上,坐定了)

【夜行船】畫戟門開見隊仙,聽龍神細說根元。向人鬼中間,輪回世面,又轉生一遍。

【川撥棹】赴科選,跳龍門奪狀元。命掩黃泉,魚跳深淵。不見九五數飛龍在天,塑海門潮信遠。

【七弟兄】偶然,見面,恕生年。那裏取禹門浪急桃花片,五溪月滿木蘭船,錦溪露濕芙蓉面。

【梅花酒】他雖無帝主宣,文武雙全,將相雙權,鸞駕齊肩。比侯門深似海,羅筵,衫袖濕,帽檐偏。相隔著水中原,無旅店少人煙。龜大夫在旁邊,鱉相公守根前,猿先鋒可憐見,眾水族盡皆全,擺列著一圓圈。

【收江南】可甚玉簪珠履客三千,比長安市上酒家眠。兀的不氣喘,月明孤枕夢難全。

【後庭花】翰林才顯耀徹,酒家邊還報徹。酬了鶯花志,補完了天地缺。尋常病無些,玉山低趄,不合保他短處揭。便將俺冤恨雪,君王行廝間迭。聽讒臣耳畔說,貶離了丹鳳闕。下江船不暫歇,採石渡逢令節。友人將筵會設,酒杯來一飲竭。正更闌人靜也,波心中猛覷絕。見冰輪皎潔潔,手張狂腳列趄,探身軀將丹桂折。

【柳葉兒】同此上醉魂如燈火,中秋夜祿盡衣絕,再相逢水底撈明月。生冤業,死離別,今番去再那裏來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