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抑亭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抑亭墓誌銘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0

雍正十年冬十月朔後九日,過吾友抑亭,遂赴海澱。次日歸,聞抑亭蹶而瘖,日再往視。越六日而死。

始余見君於其世父文貞公所。終日溫溫,非有問不言。及供事蒙養齋,始習而慕焉。期月而後,無貴賤老少,背面皆曰:「李君,君子人也。」其後,余移武英殿,領修書事,首舉君自助。殿中無貴賤老少,稱之如蒙養齋。君自入翰林,再充順天鄉試同考官,典試雲南,士論翕然。視學江西,高安朱相國每曰:「百年中無或並也。」按察使李蘭以谘革諸生,君常難之。劾君牽制有司之法,而彈章亦具列其廉明。余自獲交文貞,習於李氏族姻,及泉、漳間士大夫。其私論鄉人各有向背,而信君無異辭。君被劾,當降補國子監丞。群士日夜望君之至。既受職,長官相慶,而蒞事未彌月。用此六館之士尤深痛焉。往者歲在戊申,君弟鍾旺蹶而瘖,卒於君寓。余既哭而銘之。君在江西,喪其良子清江,又為之銘,以塞君悲。而今復見君之死。古者親舊相與宴樂,而樂歌之辭乃曰:「死喪無日,無幾相見。」有以也!君在蒙養齋及殿中,與余共晨夕各一二年。返自江西,無兼旬不再三見者。辛亥春,余益病衰,凡公事必私引君自助,無旬日不再三見者。一日不見而君疾,一言不接而君死。故每欲銘君,則愴然不能舉其辭。喪歸有日矣,乃力疾而就之。

君諱鍾僑,字世邠,福建泉州安溪縣人。康熙壬午舉於鄉,壬辰成進士,年五十有四。所著《論語孟子講蒙》十卷,《詩經測義》十卷,《易解》八卷藏於家。《尚書》《周官》皆有說未就。父諱鼎徵,康熙庚申舉人,戶部主事,誥授奉直大夫。母莊氏,贈宜人。兄弟五人,四舉甲乙科。兄天寵自入翰林,十餘年與君相依,皆不取室人自隨。痛兩弟羈死,乃引疾送君之喪以歸。君娶黃氏,敕封孺人。子五人,四舉甲乙科。長清載,庚戌進士,兵部武選司額外主事。次清芳,癸卯舉人,揀選知縣。次清江,癸卯舉人,揀選知縣。次清愷,壬子副榜貢生。次清時,壬子舉人,世父撫為己子。女一,適士族。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鄉某原。銘曰:

蓄之也深而施者微,將踵武於儒先而年命摧。悼餘生之無成,猶有望者,夫人而今誰與歸?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