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饒文集 (四部叢刊本)/別集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別集卷第六 李文饒文集 別集卷第七
唐 李德裕 撰 景常熟瞿氏藏明刊本
別集卷第八

李文饒别集卷第七

 紀六𩠐

  掌書記𠫊壁記

  丞相鄒平公新置資福院記

  三聖記

  重冩益州五長史真記

  懐构楼記    玄真子漁歌記

 祭文

  祭唐叔文    祭𮧯相文崖州

   掌書記𠫊壁記

續漢書百官志偁三公及大将軍皆有記室主上表

章報書記雖列於上宰之庭然本爲從軍之軄故楊

雄偁軍旅之際飛書馳檄用枚臯非夫天機殊徤學

源濬彂含思而九流委輸揮毫而萬𧰼駿奔如庖丁

提刄爲之滿志師文鼓瑟效不可窮則不能偁是軄

也昔安豊矦竇融徴還京師光武問曰所上表章誰

與参之融曰皆從事班彪𠩄爲及竇憲貴寵班固傅

毅之徒皆置之戎幕以典文章憲邸文章之盛冠於

當代魏氏以陳琳阮瑀管記室自東漢以後文才高

名之士未有不由於是選其簡才之用亦金馬石渠

之亞况河東精甲十萬提封千里半雜胡騂遥制邉

朔惟師旅之威容爲列藩之儀表典玆羽檄代有英

髦閒者呉少㣲富嘉謨王翰孫逖咸有制作存於是

邦其所不知盖𨶕如也暨太尉臨淮王總節制之師

德𥙿叔父嘗興斯軄㝷以才識英妙肅宗召拜監

御史厥後僕射高貞公今河陽節度令挀公以人文

掌宸翰國子司業鄭公給事河南尹杜公以才華豋

貴仕⿰糹⿱𢆶匹斯躅者不亦盛歟丙申𡻕丞相高平公始自

樞衡以膺謀帥以右拾遺杜君爲主記朙主惜其忠

䂓復拜舊軄㝷參内庭視草之列次用殿中侍御史

崔君德𥙿𫉬接崔君之後文學空虚才術莫迨⿰糹⿱𢆶匹

塵於吾祖挹芬烈於前賢先是廡廊之下有豊碑紀

其名氏而不書職業今再刋斯記于本署西垣以高

平公綂戎爲始元和十四年四月十一日記

   丞相鄒平公新置資福院記

夫威鳯之炳然非海晏則不至卿雲之靄然非氣和

則不至故君子藏噐抱璞含忠毓德不遭遇其時則

光名不曄是以干木之退也高於千乗君曼容之仕

也止於六百石先僕射佩虎符而知足視蟬冕而蔑

如由斯志矣先僕射苞文武之道有清直之德良玉

羙潤徒蓄寳於荆岑喬木幽深不呈材於廊廟知者

所以歎息也丞相鄒平公鍾是餘慶爲唐寳臣公天

挺竒表角犀特秀居五嶽也禀太華削成之狀方四

時也得清秋爽朗之氣森矛㦸以耀頴粲珪璋而洞

照盖人之傑歟憲宗皇帝以神武之姿墾除菑害睿

慮澹以泉黙英威赫而電㫁竒權秘計皆中詔决之

參宸筭者惟公與二三麾士揣摩潤色繄公偁𩠐旣

平淮夷盪齊㓂四罪咸服八表晏然雖則武力之拘

原亦由謀臣之决䇿洎今上之宅SKchar也衮龍未襲嚮

朙未位召公於東宫含春殿歔欷前席付以大柄公

乃請SKchar武論道與天下休息上若渉水而得舟檝馭

馬而有銜轡始拜言以命咎即其時而相說君臣之

遇古無儔也公之爲政貞以制動平以偁物其志在

於識相體弘簡易而巳嘗以爲用京房之灋則煩碎

而亂理𦗟嗇夫之辨則捷給而傷化由是遵坦夷之

路窒邪枉之門不勤人以務逺耻竭澤以言利矧夫

洞虚朙之境應必以誠端不言之蹊孰不歸我故奉

聖者偁公爲良相焉公之趍丹啓侍紫垣名冠近臣

寵加贈典先僕射自弭貂而升左揆先夫人由趙郡

而啓大國金印石⿱穴夘當代榮之建中初先僕射以柱

下史叅梓潼軍計典昌榮二部益部之內有林居一

𢋨𢈔氏誅茅始傷於𭔃寓仲長樹果終見於繁蔚年

公纔佩觹志拾青紫方覃思於經籍未馳鶩於文章

游焉息焉必在於是及鍾家難乃入爲官暨韋太尉

鎮是邦也公釋褐從事在賔幄之間逮玆抗戎旌佩

相印曾未一紀⿰糹⿱𢆶匹爲三公下車逾月訪于舊舘卲伯

之樹未剪武矦之廬猶在干公邑里遂見高車龍驤

門閎竟容長㦸公瞻搆灑泣循陔永思以爲徴壊壁

者夫子之居尚毁固朽宅者如来之乗斯逺孰(⿱艹石)

於净土環以香林乃購之於官以爲精舎又以桑門

之上𩠐者七人居之所以證迷途而資夙植也殿堂

層立軒房四柱鎔金作繪髣髴諸天况乎蜀山葱蒨

下臨於雉堞錦江朙㓕近繚於郊垌紅樹𠋣檻靑蕖

傍砌海雛乍来靈草長秀彼之𦗟和音者不惟於寂

慮聞異香者自入於禪薰公之孝思永代作則豈止

何𠑽之宅獨入檀那將與文公之堂俱爲不朽某藐

焉孤生流落於代辱公感舊遂不見遺公自內庭升

台司居視草之列二三年間位偕先逹由是議人倫

者歸公之盛德不倍宻坐驟變寒暑迂懸榻之念沗

授簡之思且嘗典綸綍𫉬備官寮報德不讓惧斯文

之𨶕焉長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朝議大夫御史中

丞上柱國賛皇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戸賜紫金魚袋

李德𥙿撰

  三聖記

   大聖祖玄元皇帝

有唐寳歴二年𡻕次丙午八月丙申朔十五日庚戌

玉清玄都大洞三道弟子正議大夫使持節潤州諸

軍事守潤州剌史兼御史大夫克浙西道都團練觀

察處置等使上柱國賛皇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戸賜

紫金魚袋李德𥙿上爲九廟聖主次爲七代先靈下

爲一切含識於茅山崇元觀南敬造老君殿院及造

老君孔子尹真人像三軀皆按史籍遺文庻垂不朽

   老君

按史記孔子適周將問禮於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

共人與骨皆巳朽矣擉其言在耳且夫君子得其時

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艹石)

虚君子盛德容貌(⿱艹石)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慾態色與

滛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告子(⿱艹石)是而巳孔子

去謂弟子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

其能走走者可以爲網游者可以爲綸飛者可以爲

矰至於龍吾不知其乗風雨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

其猶龍𫆀

   尹真人

按史記老子居周乆之見周之衰乃遂去至関関令

尹喜曰子將隠矣𭛌爲我著書於是老子乃著書上

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列僊傳曰関令尹

喜者周大夫也喜內學星𪧐服精華隠德行仁時人

莫知也老子西逰喜先見其氣知真人當過物色而

迎之果得老子老子亦知其竒爲著書與老子俱之

流沙西服巨勝實莫知所終

   重冩前益州五長史真記

益州草堂寺成都記云在府西七里去浣花亭三里列畫前長史一十

四人節度職不帶尹則帶長史非今賔佐也代稱絶筆余嘗於數公子

孫之家𫉬見圖狀乃知草堂績事靡不造真者昔巖

野旁求徒聞審像稽山高遯惟上鎔金孰(⿱艹石)記之丹

靑妙盡神照楚國祠廟魯王宫室洎此邦文翁舊

皆圖歴仗卿相粲然可觀雖有慕於前良曾莫究於

形似豈與夫年仗巳逺遺像猶存入虚室而烟霞暫

披拂浮埃而瑶林斯覿余以精舎甚古貌像將傾乃

選其功德尤盛者五人模於𨛦之𦗟所追維二漢䑓

閣皆有圖冩黃覇于定國雖宰相名臣不得在畫像

之列卓子康德行君子而在功臣之右今之所取意

在斯乎旣新光靈可想儼(⿱艹石)神對吾将與歸因叙其

事詔諸来哲大和四年閏十二月十八日西川劍南

節度副太使知節度事銀靑光禄大夫檢校兵部尚

書兼成都尹御史大夫賛皇縣開國伯李德裕記

   懷崧樓記

懐崧思觧組也元和庚子𡻕予𫉬在內庭同僚九人

丞弼者五數十年間零落將盡今所存者惟三川守

李公而已已殘者西川杜公武昌元公中書𮧯公鎮海路公吏部沈公左丞廋公舎人李公

洎大和已丑𡻕復接舊老同升台階或纔歎止輿巳

恊白雞之夢或未聞稅駕⿺辶䖏有黃犬之悲向之榮華

可以悽愴况余SKchar傷所侵疲薾多病嘗驚北叟之福

豈忘東山之歸此地舊隠曲軒傍施僻塊竹樹隂合

簷檻晝昏喧雀所依凉飈罕至余盡去危堞敞爲虚

樓剪榛木而始見前山除宻篠而近對嘉樹𠫊事前有大辛

夷樹亦焉草木所蔽延清輝於月觀留愛景於寒榮晨憇宵

逰皆有殊致周視原野永懐崧峯肇此佳名且符夙

尚盡𢈔公不淺之意冩仲宣極望之心貽於後賢斯

乃無愧丙辰𡻕丙辰月銀青光禄大夫守滁州剌史

李德𥙿記

   玄真子漁歌記

德𥙿頃在內庭伏覩憲宗皇帝冩真求訪玄真子漁

歌歎不能致余世與玄真子有舊早聞其名又感朙

主賞異愛才見思如此每夢想遺跡今乃𫉬之如遇

良寳於戯漁父賢而名隠鴟夷智而功高未(⿱艹石)玄真

隠而名彰顕而無事不竆不逹其嚴光之比歟處二

子之間誠有𥙿矣長慶三年甲寅𡻕夏四月辛未日

潤州剌史兼御史大夫李德𥙿記

   漁SKchar如左

   煙波釣徒玄真子張■志和

西塞山邉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靑箬笠緑簔衣

斜風細再不湏歸

   右一

釣䑓漁父楬爲裘兩兩三三舴艋舟能緃櫂慣乗流

長江白浪不曾SKchar

   右二

霅溪湾裏釣漁翁舴艋爲家西復東江上雪浦邉風

反着荷衣不歎窮

   右三

松江⿱觧虫合主人歡菰飵蓴𦎟亦共飡楓葉落荻花乾

醉泊漁舟不覺寒

   右四

靑草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櫂歌連釣車子掘頭船

樂在風波不用僊

   右五

   祭唐叔文

元和十二年𡻕次丁酉六月巳未朔二十一日巳

𫑗河東節度使檢校吏部尚書平章事張弘靖敢昭

告于𣈆唐叔之靈惟神娠母彂祥手文爲信殪徒林

之兕以啓夏墟受宻湏之皷以𭛌戎索豈止削桐無

戯歸禾有典冝在𣈆蕃育與周盛衰况式瞻西山神

靈是宅毎廷烟夜簇嵐氣朝隮必膚寸而合油然以

遍蓄泄在我神冝主之屬淮雨爲災粢盛将廢是用

率玆祀典以榮閟宫伏𩓑䧏福蒸人撤玆隂沴俾三

農有望萬𢈔斯豊永儲犧牲以荅神祝尚饗

  奈元和中掌記戎幕時因𣈆祠止雨太保高平

  公命余爲此文嘗對諸從事偁賞以爲徴唐叔

  故事迨無遺漏今遇尚書愽陵公移鎮北都輒

  敢𭔃題廟宇㑹昌四年三月十五日司徒兼門

下侍郎平章事李德𥙿

   祭韋相執𧨏文

大中四年月日趙𨛦李德𥙿謹以𬞞禮之奠敬祭

于故相韋公僕射之靈嗚呼皇道咸寧藉于賢相德

邁臯陶功宣吕尚文學世雄智謀神貺一遘讒疾𭠘

身荒瘴地雖厚𠔃不察天雖高𠔃難諒野掇澗蘋晨

薦秬鬯信成禍深業崇身䘮某亦竄跡南陬從公舊

丘永泯軒裳之顧長爲㨬鶴之愁嘻吁絶域寤寐而

周儻知公者測公無罪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其心(⿱艹石)

水其死(⿱艹石)休臨風敬吊願與神逰尚饗










李文饒别集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