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饒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李文饒文集 卷第十一
唐 李德裕 撰 景常熟瞿氏藏明刊本
卷第十二

李文饒文集卷第十一     會昌一品制集

 釐革故事

  請増諌議大夫等品秩狀

  論時政記等狀

  論九宫貴神壇狀

  論九宫貴神合是大祠狀

  論冬至𡻕朝賀狀

  論復中書舎人故事狀

  議禮法等大事

  改單于大都護狀

  論公主上表狀

   請増諌議大夫等品秩狀

右㨿大唐六典隋氏門下省置諌議大夫七人從四

品下今正五品上自大曆二年昇門下中書侍郎為

正三品兩省遂闕四品建官之制有所未備謹按左

氏傳云衮軄有闕惟仲山甫補之能補過也仲山甫

則周之大臣漢書汲黯稱願出入禁闥補過拾遺後

漢書張衡為侍中嘗居帷幄從容諷諌拾遺左右皆

大臣之任故其秩峻其任重則君敬其言而用其道

况謇諤之地冝用老成之人秩不優崇則難用耆德

其諌議大夫望依隋氏舊制昇為從四品分為左右

以備兩省四品之闕向後與丞𭅺出入迭用以重其

   御史中丞

右中丞為大夫之貳緣大夫秩崇官不常置中丞常

為憲䑓之長今九寺少卿及秘書少監國子司業京

兆少尹等並省寺之貳皆為四品惟御史中丞官業

雖至品秩未崇望昇為從四品為大夫之貳令不隔

品亦為丞𭅺出入迭用以重其選

  以前臣等商量緣事𨵿朝廷典制湏行之可乆

  必在博盡群議詢謀僉同望令兩省御史䑓五

  品以上尚書省四品以上太子太保太常卿𠫵

  議聞奏未審可否

   論時政記等狀

右長夀二年宰臣姚璹以為帝王謨訓不可闕於紀

述史官踈遠無因得書請自今以後所論軍政國要

宰臣一人撰錄號為時政記厥後因循多闕紀述臣

等商量向後每坐日聖言如有慮及生靈事関典替

可昭示百代貽謀後昆者及宰臣獻替謀猷有益風

敎並請依國朝故事知印宰相撰錄連署名封印至

嵗末送史舘

   起居注

右起居注比者不逐季撰錄至有去官三五年後猶

未送納者伏以每度延英奏事後向外傳說三事猶

兩事虚謬豈有起注居皆三二年後採於傳聞耳目

已隔固非實事向後起居注記望每季初即送納向

前一季文字與史館納訖具狀申中書門下史館受

訖亦申報中書門下其起居攺轉便望以注記遅速

為殿最如有軍一本有國字大政傳聞疑誤者仍許於政

事堂都見宰相等臨事酌量如事巳施行非関機宻

者並一一向說所冀書事信實免有傳疑

   修史體例

右臣等伏見近日實錄多云禁中言者伏以君上與

宰臣及公卿言事皆湏衆所聞見方合書於史䇿禁

中之語向外何由得知或得於傳聞多出邪妄便載

史筆實累鴻猷向後實錄中如有此𩔗並請刋削更

不得以此紀述又宰臣及公卿論事行與不行湏有

朙㨿或奏議𠃔愜必見褒稱或所論乖僻固有懲責

在藩鎮獻表者必有答詔居要官啓事者自合著明

並當昭然在人耳目或取舎存於案堂或與奪形於

詔敕前代史書所載奏議無不由此近見實錄多載

密䟽言不彰於朝𦗟事不顕於當時得自其家未足

為信向後所載群臣奏議其可否得失湏朝廷共知

者方可紀述宻䟽並請不載如此則書必可法人皆

 公愛憎之志不行褒貶之言必信矣

  以前臣等伏見近日實錄事多紕繆若詳求摭

  實湏舉舊章謹件如前

   論九宫貴神壇狀

右准天寳三載十月六日敕九宫貴神實司水旱功

佐上帝德庇下民冀嘉糓嵗登災害不作每至四時

初節令中書門下攝祭者准禮九宫次昊天上帝壇

在太清宫太廟上用牲牢幣璧類於天地神祗天寳

三載十二月玄宗親祀乾元元年正月肅宗親祀伏

以累年以来水旱愆侯恐是有司禱請誠敬稍𧇊今

屬孟春合修祀典望至朙年正月癸日差宰臣一人

祈請向後四時祭並差僕射少卿尚書等官所兾稍

重其事以申嚴敬臣等去月二十五日已於延英靣

奏伏奉聖㫖令檢舊儀進來者今欲及祭時伏望令

有司崇飾舊壇務於嚴㓗謹錄奏聞伏侯敕㫖

   論九宫貴神合是大祠狀

右既經兩朝親祀必是祈請有徴伏以自太和以来

水旱愆𠋫陛下常憂稼穡每念蒸人臣等所以上副

聖心以修墜禮伏見大和三年禮官御史等狀或言

縱司水旱兵荒品秩不過列宿今者五星悉是從祀

日月猶在中祀又云太一天一此九神於天地猶子

男也竊觀其意皆是以星辰不合比於天地曾不知

綂而言之則為天地而在天成象自有尊卑謹按後

魏五均志大辰第二星盛而常朙者為天皇露寢大

帝常居始由道粤而陳變通之迹又天皇大帝其精

耀魄寳盖萬神之秘圖與河洛之命紀皆稟焉此則

上帝是星之朙㨿也天一掌八氣九精之政令以佐

天極㣲明而有常則隂陽序而大運興太一掌十有

六神之法度以輔人極㣲朙而得中則神人和而王

道平又北斗有衡權二星天一太一參居其間所以

財成天工輔相神道也若一槩以列宿論之實為乖

謬又按漢書天神貴者天一太一佐曰五帝古者天

子以春秋祭太一則列於祀典其来乆矣今五帝猶

為大祀則太一豈冝降禮稍重其祀固為得所劉向

言祖宗所立神祗舊位誠未易動又曰古今異制經

無朙文至尊至重難以疑説正也以劉向慱通尚難

攺作况臣等學不究於天人禮尤懵於祀典妄為參

酌恐未得中伏望更令太常卿與禮官詳定庶獲明

太常卿等奏議合為大祀

   論冬至嵗朝賀

右伏以近例其日若遇有敕權停朝賀惟詣興慶宫

賀太皇太后義安太后積善太后不詣闕庭恐乖嚴

敬臣子之禮實不遑安臣等商量向後冬至嵗如遇

有敕權停朝賀者其日中書門下與百寮先詣東上

閣門拜表稱慶望内降髙品宣答百寮受宣畢然後

赴興慶宫庶為得禮仍望永為常式未審可否謹錄

奏聞伏𠉀敕㫖

   請復中書舎人故事

右以見天寳以前中書舎人六員除機密遷授之外

其他政事皆得商量宰臣姚崇奏云事有是非理均

與奪人心既異所見或殊抑使雷同情有不盡臣既

是官長望於狀後略言事理優劣奏聞進止自艱難

以来務從權便政頗去於䑓閣事多系於軍期决遣

萬機專在宰弼伏以陛下神武功成昧旦思理精覈

庻政在廣詢謀詩云不愆不忘率由舊章前漢魏相

好觀故事以為古今異制方今務在奉行故事而已

數條漢興以来國家便冝行事奏請施行臣等商量

今日以後除機宻及諸鎮奏請戎事有司支遣錢糓

等外其他䑓閣常務関於㳂革州縣奏請系於典章

及刑獄等並令中書舎人依故事商量臣等詳其可

不聞奏

   議禮法等大事

右按史記仲尼在位獄訟之詞有可與人共者不獨

有也伏以漢魏以来朝廷犬政必令公卿奏議講求

理道慱盡群情所以政必有經人皆務學著在史䇿

𥺤然可觀臣等商量如有事関禮法群情凝𣻉者各

望令本司申尚書都省下禮官學官詳議意見不同

者任為别狀如是刑獄亦令法官同議然後丞𭅺以

下詳具可否聞奏如𭅺吏有能駮難者皆許上聞並

湏先㨿經義其次取正史䇿故事不得自為意見言

涉浮華如禮官學官才識出人議論精當者向後擢

授䑓省官𭅺吏别與遷擢所冀漢魏之風復行今日

  以前臣等今月二十五日巳於延英靣奏奉

  聖㫖令條䟽將狀来者謹具如前

   請攺單于大都䕶狀

石訪聞塞北諸蕃皆云振武是單于故地不可存其

名號以啟戎心臣等謹詳國史武德平突厥後於振

武置雲州都督麟德三年攺為單于大都督聖曆元

年攺為安北都䕶開元八年復為單于都䕶其安北

都䕶木在天德自貞觀二十一年以来移在甘州遷

徙不定今單于都䕶望攺為安北都䕶如此制置稍

循故事未審可否

   公主上表

右臣等伏見公主上表稱妾李者伏以臣妾之義取

其賤稱家人之稱亦要别嫌因循舊章恐未為得臣

等商量今日以後公主上表從大長公主以下並望

令稱某邑公主第幾女上表仍不令稱族所冀臣千

之道因此正名郡主縣主亦望准此未審状不岀








李文饒文集巻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