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晴江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晴江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甲戌秋,李君晴江以疾還通州。徙月,其奴魯元手君書來曰:「方膺歸里兩日,病篤矣。今將出身本末及事狀呈子才閣下。方膺生而無聞,藉子之文,光於幽宮,可乎?九月二日拜白。」讀未竟,魯元遽前跪泣曰:「此吾主死之前一日,命元扶起,力疾書也。」嗚呼,晴江授我矣,其何敢辭!

晴江諱方膺,字虯仲。父玉鋐,官福建按察使,受知世宗。雍正七年入覲,上憫其老,問:「有子偕來否?」對曰:「第四子方膺同來。」問:「何職?且勝官否?」對曰:「生員也。性戇,不宜官。」上笑曰:「未有學養子而後嫁者。」即召見,交河東總督田文鏡以知縣用。八年,知樂安。邑大水,晴江不上請,遽發倉為粥。太守劾報,田公壯而釋之。募民築堤,障滋水入海。又敘東郡山谷疏瀹法為《小清河》一書,載之省志。十年,調蘭山。

當是時,總督王士俊喜言開墾,每一邑中,丈量弓尺,承符手力之屬麻集。晴江不為動。太守馳檄促之,晴江遂力陳開墾之弊:虛報無糧,加派病民,不敢綤附粉飾,貽地方憂。王怒,劾以他事,獄繫之。民嘩然曰:「公為民故獲罪,請環流視獄。」不得入,則擔錢具雞黍,自牆外投入,瓦溝為滿。今天子即位,乾隆元年,下詔罪狀王士俊,凡為開墾罷官者悉召見。詔入城,已二鼓,守者即夜出君於獄。入都,立軍機房丹墀西槐樹下。大學士朱軾指示諸王大臣曰:「此勸停開墾之知縣李蘭山也。」願見者或擠不前,則額手睨曰:「彼頎而長,眼三角芒者,是耶?」少宗伯趙國麟,君父同年進士也,直前握其手曰:「李貢南有子矣。」悲喜為之泣。奉旨發安徽,以知縣用。晴江乞養母家居。四年,服闋,補潛山令,調合肥。被劾去官。

晴江之言曰:「兩漢吏治,太守成之;後世吏治,太守壞之。州縣上計,兩司廉其成,督撫達於朝足矣。安用損朝廷二千石米多此一官以?間之耶?」晴江仕三十年,率以不能事太守得罪。初劾擅動官穀,再劾違例請糶,再劾阻撓開墾,終劾以贓:皆太守有意督過之,故發言偏宕。然或擠之而不動,或躓而復起,或廢而不振,亦其遭逢之有幸有不幸焉。而晴江自此老矣。

晴江有士氣,能吏術,岸然露圭角,於民生休戚、國家利病,先臣遺老之嘉言善政,津津言之,若根於天性者然。性好畫,畫松、竹、蘭、菊,咸精其能,而尤長於梅。作大幅丈許,蟠塞夭矯,於古法未有。識者謂李公為自家寫生,晴江微笑而已。權知滁州時,入城未見客。問:「歐公手植梅何在?」曰:「在醉翁亭。」遽往,鋪氍毹再拜花下。罷官後得噎疾,醫者曰:「此懷奇負氣,鬱而不舒之故,非藥所能平也。」竟以此終。年六十,葬某。銘曰:

揚則宜,抑不可。為古劍,為碩果。寧玉雪而孑孑,毋脂韋而瑣瑣。其在君家北海之右,崆峒之左乎?已而已而,知子者我乎!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