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才東園亭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秀才東園亭記
作者:歐陽修 北宋
1033年
本作品收錄於《廬陵文鈔/20

修友李公佐有亭,在其居之東園。今年春,以書抵洛,命修誌之。

李氏世家隨。隨,春秋時稱漢東大國。魯桓公之後,楚始盛,隨近之,常與為鬥,國相勝敗。然怪其山川土地,既無高深壯厚之勢,封域之廣與鄖、蓼相介,才一二百里,非有古強諸侯制度,而為大國,何也?其春秋世,未嘗通中國盟會朝聘。僖公二十年,方見於經,以伐見書。哀之元年,始約列諸侯,一會而罷。其後乃希見。僻居荊夷,蓋於蒲騷、鄖、蓼小國之間,特大而已。故於今雖名蕃鎮,而實下州,山澤之產無美材,土地之貢無上物。朝廷達官大人自閩陬嶺徼出而顯者,往往皆是,而隨近在天子千里內,幾百年間未出一士,豈其庳貧薄陋自古然也?

予少以江南就食居之,能道其風土,地既瘠枯,民給生不舒愉,雖豐年,大族厚聚之家,未嘗有樹林池沼之樂,以為歲時休暇之嬉。獨城南李氏為著姓,家多藏書,訓子孫以學。予為童子,與李氏諸兒戲其家,見李氏方治東園,佳木美草,一一手植,周視封樹,日日去來園間甚勤。李氏壽終,公佐嗣家,又構亭其間,益修先人之所為。予亦壯,不復至其家。已而去客漢沔,遊京師。久而乃歸,復行城南,公佐引予登亭上,周尋童子時所見,則樹之孽者抱,昔之抱者枿,草之茁者叢,荄之甲者今果矣。問其遊兒,則有子,如予童子之歲矣。相與逆數昔時,則於今七閏矣,然忽忽如前日事,因歎嗟徘徊不能去。

噫!予方仕宦奔走,不知再至城南登此亭復幾閏,幸而再至,則東園之物又幾變也。計亭之梁木其蠹,瓦甓其溜,石物其泐乎!隨雖陋,非予鄉,然予之長也,豈能忘情於隨哉!公佐好學有行,鄉里推之,與予友善。明道二年十月十二日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