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穆堂文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穆堂文集》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4

余與穆堂始相見,即相與議所處。康熙庚寅杪冬,穆堂以庶吉士覲省歸里,道長干,停船過余。余時以老母衰病,不敢遠行,而守土吏及族姻皆謂:「誤殿試期至再三,懼物議。」穆堂獨正議以排之。余因謂穆堂:「子必大為世用,不及今肆力於學,則無其時矣。」

逾年而余以《南山集》牽連,兼罹宗禍。荷先帝赦除,召入內廷編校。而穆堂宦益達。各以職事拘綴,惟一見於故相國安溪李公所。及先帝登遐,穆堂自北河入臨,朝夕聚喪次,始知其學益老,識益堅,氣益厲,而可任公卿之位。無何,果起家為吏部侍郎,巡漕運,開府粵西,總督直隸,不通問者,復四三年。其後穆堂亦掛吏議,荷聖上赦除,典司別館編校。暇日過從,出其已刻散體文示余,則已數十萬言矣。又逾年,總其前後所作,別為三集,各五十卷,而屬序其正集。其考辨之文,貫穿經史,而能決前人之所疑;章奏之文,則鑿然有當於實用;記、序、書、傳、狀、誌、表、誄,因事設辭,必有概於義理,使覽者有所感興而考鏡焉。其平生所志,及已見於設施者,即是編以求之,抑可以得其崖略矣。

穆堂自始進即得顯仕,出入中外,近二十年,任重而事殷,其於誦數講習,宜未暇遑,而竟能以文章振發於世,豈非其材有兼人者與?余終世未嘗一日離文墨,而智淺力分,其於諸經,雖粗見其樊,未有若古人之言而無棄者,而文章之境,亦心知而力弗能踐焉。觀穆堂所編,未嘗不躊躇滿志,而又以自疚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