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義山詩集注/卷一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李義山詩集注
卷一上
 

錦瑟[编辑]

錦瑟無端五十絃。《周禮樂器圖》:「雅瑟二十三絃,頌瑟二十五絃,飾以寳玉者曰寳瑟。繪文如錦曰錦瑟。」《漢書·郊祀志》:「秦帝使素女鼔五十絃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絃。」或曰:《吕氏春秋》云:「朱襄氏作五絃瑟,以采陰氣,以定羣生。瞽叟乃拌五絃。爲十五絃之瑟,命之曰大章。舜立。乃益八絃以爲二十三絃之瑟。」此詩五十絃,當倒其文為十五絃,與下「思華年」相應。一云:「五十」疑作「廿五」,正用素女事。廿。人汁切,音入。古人書「二十」字。多併省爲「廿」。顔之推《稽聖賦》:「中山何夥,有子百廿。」但詩家罕用。

一絃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莊子》:「昔者莊周夢爲蝴蝶,栩栩然蝶也。」

望帝春心託杜鵑。《水經注》來敏本《蜀論》:望帝者,杜宇也,從天下。女子朱利自江源出。爲宇妻。遂王於蜀,號曰望帝。」《蜀王本紀》:「望帝使鼈靈治水,與其妻通,慚愧,且以徳薄,不及鼈靈,乃委國授之。望帝去時,子規方鳴。故蜀人悲子規鳴而思望帝。」《成都紀》:「望帝死,其魂化爲鳥,名曰杜鵑,亦曰子規。

滄海月明珠有淚。《文選》注:「月滿則珠全。月虧則珠闕。」郭憲《别國洞㝠記》:「味勒國在日南,其人乘象入海底取寳,宿於鮫人之宫,得淚珠,則鮫人所泣之珠也,亦曰泣珠。」《博物志》:「南海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績織,其眼泣則能出珠。」

藍田日暖玉生烟。《長安志》:「藍田山在長安縣東南三十里,其山産玉,亦名玉山。」《困學紀聞》:「司空表聖云,戴容州叔倫謂詩之景,如藍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間也。」李義山「玉生烟」之句。蓋本於此。」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按,義山《房中曲》:「歸來已不見,錦瑟長於人。」此詩寓意略同,是以錦瑟起興,非専賦錦瑟也。《緗素雜記》引東坡「適、怨、清、和」之說,吾謂不然。恐是僞託耳。《劉貢父詩話》云:「錦瑟。當時貴人愛姬之名。」或遂實以令狐楚青衣說,尤誣妄,當亟正之。

重過聖女祠水[编辑]

《水經注》:「武都秦岡山懸崖之側,列壁之上,有神像狀婦人之容,其形上赤下白,世名之曰聖女神。福應愆違,方俗是禱。」按,武都,今漢中府略陽縣地。

白石巖扉碧蘚滋。

上清淪謫得歸遲。《靈寳本元經》:「四人天外曰三清境:玉清、太清、上清。亦名三天。」《太真經》:「三清之間,各有正位:聖登玉清,真登上清,仙登太清。」釋道源注:「上清蘂珠宫,大道玉宸君居之。」

一春夢雨常飄瓦。夢雨,用巫山神女事。《九歌》:「東風飄兮神靈雨。」

盡日靈風不滿旗。陶貞白《真誥》:「英王夫人歌:『阿母延軒觀,朗肅躡靈風。』」道源注:「《雲笈七籖》:『靈風揚音,綠霞吐津。』」

蕚綠華來無定所。《真誥》:「萼綠華者,自云是南山人。女子,年可二十許上下,青衣,顔色絶整。以晉穆帝昇平三年十一月夜,降於羊權家。自此往來,一月之中輙六過其家,授權尸解藥,亦隠景化形而去。」

杜蘭香去未移時。《墉城仙錄》:「杜蘭香者,有漁父於湘江之岸見啼聲,四顧無人,惟一二歲女子,漁父憐而舉之。十餘歲,天姿奇偉,靈顔姝瑩。天人也。忽有青童自空下,集其家,携女去。臨升天,謂漁父曰:『我仙女也,有過,謫人間,今去矣。』其後降於洞庭包山張碩家。」《搜神記》:「漢時有杜蘭香者,自稱南康人氏。以建業四年春,數詣張碩,言本為君作妻,情無曠遠。以年命未合,其小乖,太嵗東方卯。當還求君。」

玉郎會此通仙籍。《真誥》:「北元中玄道君,太保玉郎李靈飛之小妺。」道源注:「《雲笈七籖》:『登命九天司命、侍仙玉郎,開紫陽玉笈、雲錦之囊,出《九天生神玉章》。』」

憶向天階問紫芝。《茅君内傳》:「句曲山有神芝五種,其三色紫,形如葵葉,光明洞徹。服之,拜為太清龍虎仙君。」

寄羅劭興[编辑]

一作輿。

棠棣黃花發。棠棣。疑即唐棣。本草。不言花黃。候考。

忘憂碧葉齊。博物志。合歡蠲忿。萱草忘憂。

人閒微病酒。

燕重遠兼泥。

混沌何由鑿。莊子。鑿七日而混沌死。

青冥未有梯。楚詞。據青冥而攄虹兮。注青㝠。雲也。謝朓詩。共登青雲梯。

高陽舊徒侶。史記。酈生叱使者曰。入言沛公。吾高陽酒徒也。

時復一相攜。

令狐舍人說昨夜西掖翫月因戲贈[编辑]

唐書。令狐綯。字子直。楚之子。大中三年拜中書舍人。襲封平陽男。初學記。中書省在右。因謂中書。為右曹又稱西掖。

昨夜玉輪明。一作門。誤。○李賀詩。玉輪軋露濕團光。

傳聞近太清。世說。會稽王道子齋中夜坐。於時天月明浄。都無纎翳。歎以為佳。謝景重曰。意謂不如㣲雲㸃綴。王因戲謝曰。卿居心不浄。乃復强欲滓穢太清耶。

凉波衝碧瓦。漢郊祀志。月穆穆以金波。劉騊駼詩。縹碧以為瓦。

曉暈落金莖。廣韻。暈。日月旁氣也。漢武故事。帝作金莖。擎玉杯。承雲表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西都賦。擢雙立之金莖。注。金莖。銅柱也。

露索秦宫井。廣韻。綆。井索。古樂府。桃生露井上。曹植述行賦。濯予身於秦井。

風絃漢殿筝。杜甫詩。風筝吹玉柱。丹鉛綠。古人殿閣。簷稜間有風琴。風筝皆因風動成音。自叶宫商。

幾時緜竹頌。

擬薦子虚名。漢書。緜竹縣屬廣漢郡。蔡夢弼杜注。綿竹,產漢州綿竹縣之紫岩山。揚雄甘泉賦序。孝成帝時。客有薦雄文似相如者。翰注。雄嘗作綿竹頌。成帝時。直宿郎楊莊誦此文。帝曰。似相如之文。莊曰。非也。此臣邑人揚子雲。帝即召見。拜黃門侍郎。按。子雲答劉歆書云。先作縣邸銘。王佴頌。階闥銘。及成都四隅銘。蜀人楊莊為郎誦之於成帝。帝以為似相如。後又作繡補靈節龍骨之銘。詩三章。成帝好之。遂得盡意。不及緜竹頌。翰注云云。不知何本。五臣注極為東坡所譏。然間有可采者。如此事。義山亦引用之矣。

崔處士[编辑]

真人塞其内。

夫子入於機。莊子。萬物出乎機。入乎。機

未肯投竿起。

惟歡負米歸。家語。昔者由也為親百里負米。

雪中東郭履。史記。東郭先生行雪中。履有上無下。足盡踐地。

堂上老萊衣。列士傳。老萊子行年七十。作嬰兒娯親。著五采斒斕衣。

讀遍先賢傳

如君事者稀

自喜[编辑]

自喜蝸牛舍。古今汪。蝸牛。陵螺也。野人為圓舍。如其殻。曰蝸舍。魏志。焦先自作一蝸牛廬。浄掃其中。

兼容燕子巢。

綠筠遺粉籜。韻會。筠竹。青皮。白居易詩。筠粉汙新衣。

紅藥綻香苞。謝朓詩。紅藥當階翻。

虎過遙知穽。

魚來且佐庖。

慢行成酩酊。

鄰壁有松醪。本草。松葉松節松膠。皆可為酒。能已疾。裴硎傳。奇酒名松醪春。

題僧壁[编辑]

捨生求道有前蹤。

乞腦剜身結願重。道源注。知玄三昩懴。捨頭目髓腦。如棄涕唾。報恩經。有婆羅門往乞其頭。王許之。婆羅門尋斷王頭。持還本國。又轉輪聖王為求佛法。有一婆羅門言。若能就王身上剜作千瘡。灌滿膏油。安施燈炷。然以供養者。我當為汝解說佛法。

大去便應欺粟顆。陳啟源曰佛偈一粒粟中藏世界即此句義

小來兼可隠針鋒。道源注。維摩經。如持一針鋒。舉一棗葉。而無所嬈。涅槃經。尖頭針鋒。受無量衆。

蚌胎未一作永。滿思新桂。吕氏春秋。月望則蚌蛤實。羣隂盈。月晦則蚌蛤虛。羣隂缺。吳都賦。蚌蛤珠胎。與月虧全。虞喜安天論俗傳。月中有仙人桂樹。今視其初生。見仙人之足。漸已成形。桂樹後生。李賀詩。新桂如蛾眉。

琥珀初成憶舊松。陳藏器本草。舊說松脂入地千年。化為琥珀。今燒之亦作松氣。○按新桂舊松。即未來過去之喻。

若信貝多真實語。酉陽雜俎。貝多出摩伽陀國。西土用以寫經。長六七丈。經冬不凋。齊民要術。嵩山記云嵩高寺中忽有思維樹。即貝多也。一年三花。翻譯名義集。貝多形如北方㯶櫚。直而且高。長八九十尺。花如黃米子。西域記云。南印建那補羅國北不遠有。多羅樹林三十餘里。其葉長廣。其色光潤。諸國書寫。無不採用。般若經。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

三生同聽一樓鐘。道源註。過未現為三生。

霜月[编辑]

初聞征雁已無蟬。

百尺樓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文苑英華作柰。冷。淮南子。秋三月。青女乃出。以降霜雪。高誘注。青女。青腰玉女。主霜雪也。謝莊月賦。集素娥於后庭。注。嫦娥竊藥奔月。月色白。故曰素娥。

月中霜裏鬬嬋娟。

異俗二首[编辑]

原注。時從事嶺南。○本傳。給事中鄭亞廉察桂州。請為觀察判官。檢校水部員外郎。

鬼瘧朝朝避。後漢書禮儀志注。顓頊氏有三子。生而亡去為疫鬼。一居江水。為瘧鬼。賓退綠。高力士流巫州。李輔國授謫制。力士方逃瘧功臣閣下。則避瘧之說。自唐已然。

春寒夜夜添。

未驚雷破柱。世說。夏侯太初嘗倚柱作書。時大雨霹靂。破柱。衣服焦燃。神色無變。

不報水齊簷。

虎箭侵膚毒。桂海虞衡志。蠻箭以毒藥濡箭鋒。中者立死。藥以蛇毒草為之。

魚鈎刺骨銛。嶺表志。鱷魚大如船。牙如鋸齒。尾有三鈎。極利。遇鹿豕即以尾㦸之。

鳥言成諜訴。一作詐。韓愈文。小吏十餘家。皆鳥言夷面。北山移文。牒訴倥偬裝其懐。注。牒。文牒也。訴。告也。

多是恨彤幨。一作襜。○周禮。巾車有容葢。鄭司農云。容。謂幨車。山東謂之裳幃。以幃障車旁如裳為容飾。其上有葢。四旁垂而下。謂之幨。職原皂葢分輝彤幨昭彩。

户盡懸秦網。地理志。桂林郡。本秦置。網罟之利開於秦。故曰秦網。

家多事越巫。漢郊祀志。命越巫立越祝祠。安臺無壇。亦祠天神。帝。百鬼而以雞卜。

未曾容獺祭。月令。孟春之月。獺祭魚。然後虞人入澤梁。

只是縱猪都。酉陽雜爼。伍相奴或擾人。許於伍相廟。多已。舊說。一姓姚二姓王。三姓汪。昔值洪水。食都樹皮。餓死。化為鳥都。皮骨為猪都。婦女為人都。在樹根居者。名猪都。在樹半可攀及者。名人都。在樹尾者。名鳥都。南中多食其巢。味如木芝。窠表可為履。屜治脚氣。

點對連鰲餌。列子。龍伯之國有大人。一釣而連六鰲。

搜求縛虎符。抱朴子。道士趙昞能禁虎。虎伏地。低頭閉目。便可執縛。真誥。道家有制虎豹符。南中多虎。故求符禁之。

賈生兼事鬼。漢賈誼傳。上方受釐。坐宣室。因感鬼神事。問以鬼神之本誼。具道所以然之故。

不信有洪爐。莊子。今一以天地為大爐。賈誼鵬鳥賦。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杜甫詩。汨沒聴洪爐。

歸墅[编辑]

按詩有踰南極之句。時必歸自桂林。

行李踰南極。

旬時到舊鄉。

楚芝應徧紫。十道志。商洛山在商州東南九十里。亦名楚山。高士傳。四皓避秦。入商洛山。作歌曰。煜煜紫芝。可以療饑。

鄧橘未全黃。唐書地理志。鄧州南陽郡。屬山南東道。王維詩。商山包楚鄧。張衡南都賦。穰橙鄧橘。

渠濁村舂急。杜甫詩。村舂雨外急。

旗高社酒香。廣韻。青帘。謂之酒旗。張載酒賦。擬酒旗於玄象。白居易詩。青旗沽酒趁梨花。

故山歸夢喜。

先入讀書堂。

商於[编辑]

唐書。商州。上洛郡。屬闗内道。即古商於地。

商於朝雨霽。

歸路有秋光。

背塢猿收果。

投巖麝退香。埤雅。麝絶愛其香。為人追逐。即自投高巖。舉爪剔出其香。

建瓴真得勢。漢書高帝紀。下兵於諸侯。譬猶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

横㦸豈能當。

割地張儀詐。史記張。儀說楚能閉闗絶齊。請獻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果絶齊求地。儀與六里。

謀身綺季長。三輔舊事。漢惠帝為四皓立碑。一曰園公。二曰綺里季。三曰夏黃公。四曰甪里先生。

清渠州外月。

黃葉廟前霜。

今日看雲意。

依依入帝鄉。

和孫朴韋蟾孔雀詠[编辑]

唐詩紀事。韋蟾。字隠珪。下杜人。表微之子。大中七年進士。為徐商掌書記。咸通末。官尚書左丞。○按義山樊南乙集序云。大中二年。自桂府歸。為盩厔尉。與孫朴韋蟾同官。詩當作於是時。

此去三梁遠。三梁。在桂管。本集。為鄭亞桂州謝上表。三梁路阻。九嶠山遙。

今來萬里攜。

西施因網得。西谿叢語。吳越春秋云。呉亡。西子被殺。杜牧之詩。西子下姑蘇。一舸逐鴟夷。後人遂云。范蠡将西子去。嘗疑之。别無所據。楊慎曰。修文御覧引呉越春秋逸篇云。呉亡。後越浮西施於江。令隨鴟夷以終浮沈也。反言耳。隨鴟夷者。子胥譛死。盛以鴟夷。西施有功焉。今沈之江。所以報子胥之忠。○按西施沈江。事容有之。但此云。西施因網得。他詩又云。莫将越客千絲網。網得西施别贈人。皆言初得西施。非呉亡後事也。其故實未詳疑出小說家。今逸之耳。

秦客被花迷。秦客。未詳。集内贈人詩。豈知一夜秦樓客。偷看吳宫苑内花。疑即此秦客。

可在青鸚鵡。山海經。黃山有鳥焉。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鵡。南方異物志。鸚鵡有三種。一種青。大如鳥鶹。一種白大如鴟鴞。一種五色。大於青者。交州巴南盡有之。

非闗碧野雞。漢郊祀志。秦文公獲若石於陳倉北坂城。祠之。其神從東方來。若雄雉。其聲殷殷云。野雞皆鳴。又云。宣帝時。或言金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於是遣王褒持節求焉。○言孔雀如青鸚鵡之可玩。非若碧野雞之形聲恍惚也。

約眉憐翠羽。登徒子好色賦。眉如翠羽。

刮目一作膜。想金箆。湼槃經。有肓人詣良醫。醫即以金鎞刮其眼膜。

瘴氣籠飛遠。

蠻花向坐低。續漢書。西南夷曰滇池出孔雀。是從蠻瘴中來也。稗雅。博物志。云孔雀尾多變色。有金翠。始春而生。三四月後復凋。與花蕚相榮衰。杜甫詩。翠尾金花不辭辱。

輕於趙皇后。西京雜記。趙后體輕腰弱。善行步進退。白帖。飛燕體輕。能為掌上舞。

貴極楚懸黎。戰國䇿。梁有懸黎。楚有和璞。

都䕶矜羅幕。杜氏通典。漢置西域都䕶。唐永徽中。始於邊方置安東安西安南安北四大都䕶府。

佳人炫繡袿。音圭。○釋名。婦人上服曰袿。廣雅。長襦也。沈約詩。先表繡袿香。

屏風臨燭釦。說文。釦。金飾器口。

捍撥倚香臍。樂府雜綠。琵琶以蛇皮為槽。厚二寸餘。鱗介亦具。以楸木為面。其捍撥以象牙為之。海綠碎事。金捍撥在琵琶面上。當絃或以金塗為飾。所以捍䕶其撥也。説文。麝如小麋臍有香。

舊思牽雲葉。陸機雲賦。金柯分。玉葉散。梁簡文帝詩。雲開瑪瑙葉。

新愁待雪泥。盧綸送張少府詩。判詞花落紙。擁吏雪成泥。

愛堪通夢寐。

畫得不端倪。

地錦排蒼雁。鄭嵎津陽門詩。錦鳬繡雁相追隨。注。温泉湯中。縫綴錦繡為鳬雁。

簾釘鏤白犀。李賀詩。玳瑁釘簾薄。東觀漢記。章帝元和元年。日南獻白雉白犀。廣志。犀角之好者。稱雞昩白。

曙霞星斗外。

凉月露盤西。三輔故事。武帝於建章宫立銅柱。高二十丈。上有仙人掌承露盤。

妬好休誇舞。紀聞。孔雀自喜其尾而甚妬。遇婦人童子好衣服。必逐而啄之。聞管絃笙歌。必舒張翅尾。盼睇而舞。

經寒且少啼。顧有孝曰。北地多寒。戒之以少啼。即子美花鴨詩。作意莫先鳴意也。

紅樓三十級。酉陽雜俎。長樂坊安國寺紅樓。睿宗在藩時舞榭也。李白詩。紫殿紅樓覺春好。王建宫詞。禁寺紅樓内裏通。

穏穏上丹梯。謝靈運詩。躧步凌丹梯。注。丹梯。陛階也。○後四語全是寓意。

人欲[编辑]

人欲天從竟不疑。

莫言圓蓋便無私。劉氏正歴。問黄帝為蓋天。以天象蓋。宋玉大言賦。方地為車。圓天為蓋。

秦中久已烏頭白。藝文類聚。燕丹子曰。秦止燕太子丹為質。曰烏頭白乃可歸。丹仰天嘆。烏即白頭。

却是君王未備知

華山題王母祠[编辑]

蓮華峯下鎖雕梁。華山記。山巔有池。生千葉蓮花。服之羽化。因名華山。

此去瑤池地共長。穆天子傳。天子觴王母於瑤池之上。

好為麻姑到東海。

勸栽黄竹莫栽桑。神仙傳。麻姑謂王方平曰。接侍以來。見東海三變為桑田。向到蓬萊。水淺於往時略半也。豈將復還為陸陵乎。方平笑曰。聖人皆言。海中行復揚塵也。穆天子傳天。子遊黄臺之丘。獵於苹澤。有隂雨。天子乃休。日中大寒。北風雨雪。有凍人。天子作詩三章以哀之。曰。我徂黄竹。員閟寒。

華清宫[编辑]

唐書。天寳六載。改驪山温泉宮曰華清宫。治湯為池。環山列宫殿。

華清恩幸古無倫。唐書。太真得幸。進冊貴妃。三姊皆美。帝呼為姨。帝幸華清。貴妃與三夫人皆從。遺簮墮舄。瑟瑟璣琲。狼籍於道。香聞數十里。

猶恐蛾眉不勝人。

未免被他褒女一作氏。笑。

只教天子暫䝉塵。言褒姒能滅周。而玄宗不久便歸國。是貴妃之傾城。猶在褒氏下也。二語深著色荒之戒。意最警䇿。

楚澤[编辑]

夕陽歸路後。

霜野物聲乾。

集鳥翻漁艇

殘虹一作紅。拂馬鞍。

劉楨元抱病。劉楨詩。余嬰沈痼疾。竄身清漳濱。

虞寄數辭官。南史。虞寄。字次安。性冲静。有栖遁志。大同中。閉門稱疾。惟以書籍自娯。陳寳應既擒文帝。敕章昭達。發遣還朝。衡陽王出閣。手敕用為掌書記。後除東中郎。建安王諮議加昭戎將軍。

寄辭以疾。王於是命長停公事。其有疑議。就以決之。

白袷經年卷。說文。袷。夾衣。無絮。亦作裌。真誥。許長史著葛帴單衣白袷。李賀詩。白袷王郎寄桃葉。

西來及一作又。早寒。

[编辑]

本以高難飽

徒勞恨費聲

五更疎欲斷

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汎。

故園蕪已平。

煩君最相警。

我亦舉家清。

江亭散席循柳路吟歸官舍[编辑]

春詠敢輕裁。

銜辭入半杯。

已遭江映柳。

更被雪藏梅。

寡和真徒爾。

殷憂動即來。

從詩得何報。

惟感一作看。二毛催。

潭州[编辑]

唐書。潭州。長沙郡。屬江南西道。元和郡國志。隋平陳。改湘州曰潭州。取昭潭為名。

潭州官舍暮樓空。

今古無端入望中。

湘淚淺深滋竹色。博物志。舜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淚揮竹。竹盡斑。

楚歌重疊怨蘭叢。楚詞九歌稱澧蘭秋蘭者不一。故曰。重疊怨蘭叢。

陶公戰艦空灘雨。晉陶侃傳。劉弘為荆州刺史。以侃為江夏太守。又加督䕶。使與諸軍。并力拒陳恢。侃乃以運船為戰艦。所向必破。後討杜弢。進克長沙。封長沙郡公。

賈傅承塵破廟風。西京雜記。賈誼在長沙。鵩鳥集其承塵。俗以鵬鳥至人家。主人死。誼作鵩鳥賦。釋名。承塵施於上。以承塵土也。寰宇記。賈誼廟在長沙縣南六十里。廟即誼宅。宅中有井。上圓下方。

目斷故園人不至。

松醪一醉與誰同。

贈劉司户[编辑]

蕡。○唐書。劉蕡。字去華。昌平人。太和二年䇿試賢良。蕡切論黄門太横。将危宗社。考官不敢留蕡在籍中。人讀其文。至有相對垂泣者。令狐楚在興元。牛僧孺在襄陽。皆辟為從事。中人嫉之。誣以罪。貶柳州司戸。

江風吹浪動雲根。張協詩。雲根臨八極。注。雲根。石也。雲觸石而生。故曰雲根。

重碇危檣白日昏。韻會。碇。鎮舟石。

已斷燕鴻初起勢。

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一作召。誰先入。

楚路高歌自欲翻。 萬里相逢歡復泣。

鳳巢西隔九重門。帝王世紀。黄帝時。鳳凰止帝東園。或巢於阿閣。九辨。君之門兮九重。道源曰。東坡詩。九重新掃舊巢痕。本此。

哭劉司户二首[编辑]

蕡。卒於貶所。

離居星歲易。

失望死生分。

酒甕凝餘桂。楚詞。奠桂酒兮椒漿。

書籖冷舊芸。杜甫詩。書籖映夕曛魚豢。魏略。芸香。辟紙魚蠧。故藏書臺曰芸臺。

江風吹鴈急。

山木帶蟬曛。

一呌千迴首。

天高不為聞。

有美扶皇運。

無誰薦直言。

已為秦逐客。

復作楚冤魂。謂屈原。杜甫詩。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湓浦應分派。廬山記。江州有青盆山。故其城曰湓城。浦。曰湓浦。一統志。湓浦在今九江府城。西江賦。流九派乎潯陽。

荆江有會源。

并將添恨淚。

一灑問乾坤。

悼傷後赴東蜀辟至散關遇雪[编辑]

本傳。柳仲郢鎮東川。辟為節度判官檢校工部郎中。方輿勝覧。大散關在梁泉縣。為秦蜀要路。通志。在鳳翔府寳雞縣城南。通褒斜大路。屬漢中府。 劍外從軍遠。劍外劍閣之外也。杜甫詩。草木變衰行劍外。

無家與寄衣。

散關三尺雪。

回夢舊鴛機。

樂遊原[编辑]

兩京新記。漢宣帝樂遊廟。一名樂遊苑。亦名樂遊原。基地最高。四望寛敞。

向晩意不適。

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黄昏。

北齊二首[编辑]

一笑相傾國便亡。

何勞荆棘始堪一作悲。傷。吳越春秋。夫差聽讒。子胥垂涕曰。以曲為直。舍讒攻忠。将㓕吳國。城郭丘墟。殿生荆棘。

小憐玉體横陳夜。北齊書。後主馮淑妃。名小憐。大穆后從婢也。穆后愛衰。以五月五日進之。號曰續命。慧黠。能彈琵琶。工歌舞。後主惑之。願得生死一處。宋玉諷賦。主人之女為臣歌曰。内怵惕兮徂玉牀。横自陳兮君之旁。釋德洪楞嚴合論。引司馬相如好色賦曰。花容自獻。玉體横陳。今此賦不傳。或出假託。

已報周師入晉陽。北齊書。武平七年十二月。周武帝來救晉州。齊師大敗。帝棄軍先還。留安德王延宗等守晉陽。帝走入鄴。辛酉。延宗與周師戰。大敗。為周師所虜。

巧笑知堪敵萬幾。

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

更請君王獵一圍。北齊書。周師取平陽。帝獵於二堆。晉州告急。帝将還。淑妃請更殺一圍。從之。

街西池館[编辑]

杜牧有街西詩。鼓吹注。長安領街西五十四坊及西市。多王公貴戚之家。

白閣他年别。通志。紫閣白閣黄閣。三峯俱在圭峯東。紫閣。旭日射之。爛然而紫。白閣。隂森。積雪不融。黄閣。不知所謂。三峯相去不甚遠。杜甫詩。錯磨終南翠。顛倒白閣影。

朱門此夜過。晉書麴游歌。南開朱門。北望青樓。

疎簾留月魄。

珍簟接煙波。

太守三刀夢。晉書。王濬夢懸三刀於梁上。須㬰又益一刀。李毅曰。三刀為州。又益者。明府其臨益州乎。果遷益州刺史。

將軍一箭歌。唐詩紀事。楊巨源詩。三刀夢益州。一箭取遼城。由是知名。此詩三刀一箭。即用巨源語。但下事未詳。

國租容客旅。

香熟玉山禾。張協七命。瓊山之禾。善曰。瓊山。即崑崙山。山海經。崑崙之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鮑炤詩。遠食玉山禾。

南朝[编辑]

宋書。元嘉二十三年。築北隄。立玄武湖於樂遊苑北。建康實錄。吳開城北渠。引後河水流入新宫。又名練湖。徐爰釋文曰。本桑泊。晉大興三年始創北海。築長隄以壅北山之水。東自覆舟山。西至宣武城。六里餘。宋元嘉中。有黑龍見。因改玄武湖。張衡渾天制。以玉虬吐漏水。入兩壺。李蘭刻漏賦。以玉壺玉管流珠。馬上奔馳行漏。

雞鳴埭口繡襦迴。南史。齊武帝數幸琅琊城。宫人常從早發。至湖北埭。雞始鳴。故呼為雞鳴。埭。一統志。在晉溪西南潮溝之上。

誰言瓊樹朝朝見。陳書。後主製新曲。有玉樹後庭花。臨江樂等。其略云。璧月夜夜滿。瓊樹朝朝新。大抵美張貴妃孔貴嬪之容色。二句乃江總詞也。

不及金蓮步步來。齊書。東昏侯鑿金為蓮花。貼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蓮花也。

敵國軍營漂木柹。隋書。文帝将伐陳。命大作戰船。或請宻之。文帝使投柹於江。曰。若彼能改。吾又何求。

前朝神廟鎖烟煤。陳書。後主於郭内大皇佛寺。起七層塔。未畢。火從中起。飛至石頭。燒死者甚衆。

滿宫學士皆顔一作蓮。色。陳書。後主起臨春結綺望仙等閣。珠簾寳帳。服玩瑰麗。近古未有。上自居臨春。張貴妃居結綺。孔龔二貴嬪居望仙。複道往來。以宫人袁大捨等為女學士。

江令當年只費才。陳書。江總。字總持。後主授尚書令。總為宰輔。不親政務。侍宴後庭。謂之狎客與。諸嬪妃及女學士共賦詩。采其尤豔麗者。被以新聲。    

復京[编辑]

唐書徳宗建中四年十月。涇原卒擁朱泚叛。上如奉天。興元元年二月。如梁州。五月戊戌。李晟收復京城。七月壬子。上至自興元。

虜騎胡兵一戰摧。

萬靈回首賀軒臺。藝文類聚。山海經曰。西王母之山。有軒轅臺射者不敢西向。梁元帝臨終詩。寂寥千載後。誰畏軒轅臺。

天教李令心如日。唐書。興元元年六月。加李晟司徒。兼中書令。實封一千户。

可要昭陵石馬來。唐書。京兆府醴泉縣有九峻山。太宗昭陵在西北六十里。唐會要。上欲闡揚先帝徽烈。乃刻石。為嘗所乘破敵馬六匹於昭陵闕下。安禄山事蹟。潼關之戰。我軍既敗。賊将崔乾祐領白旗引左右馳突。又見黄旗軍數百隊。官軍潜謂。是賊。不敢逼之。須㬰。見與乾祐闘。黄旗軍不勝。退而又戰者不一。俄。不知所在。後昭陵奏。是日靈宫前石人馬汗流。

渾河中[编辑]

唐書。渾瑊。本鐵勒九姓之渾部也。與李晟同平朱泚。德宗還宫。以瑊為河中尹。晉絳節度使。河中同陜虢等州。及管内行營副元帥。封咸寧郡王。貞元十五年薨。

九廟無塵八馬回。八馬。八駿也。

奉天城壘長春苔。唐書。奉天縣屬京兆府。文明元年。分醴泉置。

咸陽原上英雄骨。

半向君家養馬來。漢書金。日磾以父不降見殺。與母閼氏。弟倫。俱沒入官。輸黄門養馬。後以討莽何羅功。封秺侯。按舊唐書。瑊忠勤謹慎。功髙不伐。時論方之金日磾。故末語云然。

鄠杜馬上念漢書[编辑]

一云五陵懐古。○漢書。宣帝尤樂鄠杜之間。注。杜屬京兆。鄠屬扶風。

世上蒼龍種。

人間武帝孫。

小來惟射獵。

興罷得乾坤。漢書。宣帝。武帝曾孫。戾太子孫也。高材好學。然亦喜游俠。鬬雞走狗。上下諸陵。周徧三輔。昌邑王廢。霍光與諸大臣迎。即皇帝位。

渭水天開苑。三輔黄圗。漢有三十六苑。羽獵賦序。武帝廣開上林。北繞黄山。濱渭而東。

咸陽地獻原。長安志。長安萬年二縣之外。有畢原。白鹿原。少陵原。高陽原。細柳原。吳融詩。咸陽一火便成原。

英靈殊未已。

丁傅漸華軒。漢書。哀帝時。帝舅丁明封陽安侯。皇后父傅晏封孔鄉侯。說文。軒。曲輈轓車也。

[编辑]

動春何限葉。

撼曉幾多枝。

解有相思苦。道源注。梁劉邈折楊柳詩。春來誰不思。相思君自知。

應無不舞時。

絮飛藏皓蝶。

帶弱露黄鸝。

傾國宜通體。北史柳昻傳。楊素嘗於朝堂見昻子調。因獨言曰。柳條通體弱。獨搖不須風。

誰來英華作家獨賞眉。梁元帝詩。柳葉生眉上。唐太宗柳詩。半翠幾眉開。

巴江柳[编辑]

三巴記。閬白二水南流自漢中經始寧城下入涪陵曲折三回如巴字曰巴江經峻峽中謂之巴峽

巴江可惜柳。

柳色綠侵江。

好向金鑾殿。兩京記。大明宫紫宸殿。北曰蓬萊殿。西龍首山支龎起平地。上有殿。名金鑾殿。殿旁坡名金鑾坡。五代會要。殿因金鑾坡以為名。與翰林院相對。

移隂入綺窗。

咸陽[编辑]

咸陽宫闕鬱嵯峨。

六國樓臺豔綺羅。史記。始皇每破諸侯寫放其宫室。作之咸陽北阪上。殿屋複道。周閣相通。所得美人鐘鼓。以充入之。

自是當時天一作秦非。帝醉。西京賦。昔者大帝悅秦繆公而覲之,饗以鈞天廣樂。帝有醉焉。乃為金䇿錫。用此土而翦諸鶉首。薛綜曰。大帝天也。虞喜志林。諺曰。天帝醉秦暴。金誤隕石墜。謂秦繆公夢天帝。奏鈞天樂時。有此諺。事詳史記。

不關秦一作天非地有山河言暴秦之兼并六國。實天帝畀之。非以其地有山河之固也。

同崔八詣藥山訪融[编辑]

禪師道源注。稽古略。藥山在澧州。惟儼禪師為初祖。太和六年入寂。融禪師或其後也。

共受征南不次恩。杜氏通典。征南将軍。漢光武建武二年置。以馮異為之。

報恩惟是有忘言。

巖花澗草西林路。高僧傳。沙門慧永居在西林。與慧遠同門遊好。遂邀同止。刺史桓伊以學徒日衆。更為遠建東林事。

未見高僧只見猿。

聞著明凶問哭寄飛卿[编辑]

舊唐書。温庭筠。字飛卿。大中初應進士。累年不第。徐商鎮襄陽。往依之。署為巡官。咸通初。遷隋縣令。卒。

昔歎讒銷骨。

今傷淚滿膺。

空餘雙玉劒。曹植七啓。步光之劍。錯以荆山之玉。盧思道詩。犀渠玉劍良家子。劍有雌雄。故言雙也。

無復一壺冰。鮑炤詩。清如玉壺冰。

江勢翻銀礫。一作漢。○說文。礫小石也。梁簡文帝雪詩。晩霰飛銀礫。

天文露玉繩。春秋元命苞。玉衡北兩星為玉繩。

何因攜庾信。

同去哭徐陵。

聽鼓[编辑]

城頭疊鼔聲。{{*|衛公兵法。鼓三百三十三槌為一通。鼔止角動。吹十二聲為一疊。

城下暮江清。

欲問漁陽摻。七勘切。

時無禰正平。後漢書。禰衡。字正平。善擊鼓。曹操召為鼓吏。著岑牟單絞之衣。為漁陽摻撾。容態有異。音節悲壯。徐鍇曰。摻。三撾鼓也。

送崔珏往西川[编辑]

唐書。藝文志。崔珏。字夢之。大中進士。有詩一卷。

年少因何有旅愁。

欲為東下更西遊。

一條雪浪吼巫峽。徐凝瀑布詩。一條界破青山色。

千里火雲燒益州。盧思道納凉賦。火雲赫而四舉。

卜肆至今多寂寞。高士傳。嚴君平賣卜成都市中。日閱數人。得百錢足自養則閉肆。下簾而講老子。

酒壚從古擅風流。史記。相如與文君俱之臨卭買酒舍。令文君當壚。

浣花牋紙桃花色。寰宇記。浣花溪在成都西郭外。屬犀浦縣地。名百花潭。大厯中。崔寧鎮蜀。其夫人任氏本浣花溪人。後薛濤家其旁。以潭水造紙。為十色牋。資暇錄。元和初。薛濤尚松花牋。而好製小詩。惜其幅大。乃命匠狹小為之。蜀中才子以為便。後減諸牋亦如是。特名曰薛濤牋。

好好題詩咏玉鈎。招魂。砥室翠翹。挂曲瓊些。王逸注。挂。懸也。曲瓊。玉鈎也。雕飾玉鈎以懸衣服。

代贈[编辑]

楊柳路盡處。

芙蓉湖上頭。

雖同錦步障。晉書。石崇與王愷奢靡相尚。愷作紫絲步障四十里。崇以錦步障五十里敵之。拾遺記。石虎為浴室。列鳳文錦步障縈蔽於浴所。

獨映一作應。鈿箜篌。風俗通。箜篌。一名坎侯。漢武帝令樂人侯調作坎侯。言其坎坎應節。侯。以姓冠章也。或曰。箜篌。取其空中。以鈿飾之。曰鈿箜篌。

鴛鴦可羨頭俱白。

飛去飛來煙雨秋。

桂林[编辑]

山海經。桂林八樹在賁隅東。注。八桂成林。言其大也。舊唐書。江源多桂。不生雜木。故秦時立為桂林郡。武徳四年。置桂州總管府。後置桂管經畧觀察使治桂州。

城窄山將壓。柳宗元記。桂州多靈山。發地峭竪。林立四野。

江寛地共浮。方輿勝覧。桂州冇湘灕二江。荔江。陽江。

東南通絶域。方輿勝覧。桂州東接諸溪。南浮瓊崖。

西北有高樓。桂海虞衡志。靈川興安之間。有嚴關。朔雪至此輙止。大盛則度關至桂州城下。不復南矣。北城舊有樓曰雪觀。所以夸南州也。

神䕶青楓岸。道源注。南方草木狀。五嶺之間多楓木。歲久則生瘤癭。一夕遇暴雷驟雨。其樹贅暗長三五尺。謂之楓人。越巫取之。作術。有通神之驗。取之不以法。則能飛去。述異記。南中有楓子鬼。楓木之老者。人形。亦呼為靈楓焉。

龍移白石湫。一統志。白石湫在桂林府城北七十里。俗名白石潭。

殊鄉竟何禱。

簫鼓不曾休。宋李彦弼八桂堂記。民俗篤信隂陽。多尚巫卜。病不求醫藥。

夜雨寄北[编辑]

君問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牕燭。

却話巴山夜雨時。

陳後宫[编辑]

茂苑城如畫。吳都賦。帶長洲之茂苑。虞世南詩。高臺臨茂苑。按。茂苑。非必吳地始可稱。南史。宋有樂遊苑。齊起新林芳樂等苑。皆在臺城内。所謂茂苑城如畫也。若吳地記之茂苑。其名立於貞觀中。有引此者。非是。

閶門瓦欲流。宋書。元嘉十二年。新作閶闔廣莫二門。

還依水光殿。

更起月華樓。陳書。後主盛修宫室。無時休止。稅江稅市。徵取百端。

侵夜鸞開鏡。范泰鸞鳥詩序。昔罽賓王結罝峻卯之山。獲一鸞鳥。王甚愛之。三年不鳴。其夫人曰。嘗聞鳥見其類而後鳴。何不懸鏡以映之。王從其言。鸞睹影悲鳴。冲霄一奮而絶。

迎冬雉獻裘。晉咸寧起居注。太醫司馬程據上雉頭裘一領。詔於殿前焚之。

從臣皆半醉。

天子正無愁。北齊書。後主好彈琵琶。自為無愁之曲。民間謂之無愁天子。

屬疾[编辑]

許靖猶覊宦。蜀志。許靖。字文休。避難。走交州。與相隨中外同其饑寒。後因劉璋招入。蜀先主即尊號以靖為司徒。

安仁復悼亡。潘岳集有悼亡詩二首

兹辰聊屬疾。

何日免殊方。

秋蝶無端麗。

寒花只暫一作更不。香。

多情真命薄。

容易即迴腸。

石橊[编辑]

橊枝婀娜榴實繁。

橊膜輕明橊子鮮。

可羡瑤池碧桃樹。道源注。尹喜内傳。喜從老子西遊。省太真王母。共食碧桃紫梨。

碧桃一作眉。紅頰一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