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陵变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敦煌变文集·卷一·李陵变文

李陵变文[编辑]

  (前缺)

  □(战)□□□□□□(围),

  从来不信三军勇,是日方知九姓衰。

  凶(匈)奴得急於先走,汉将如云押背槌,

  丈夫百战宁词(辞)苦,只恐明君不照知。

  其时凶(匈)奴落节,输汉便宜,直至黄昏,收兵不了。著刀者重重著刀,著箭者重重著箭。单于见阵输失,心怀不分(忿),直至明朝,乃共老臣伊祑(訾)平章:“昨日见汉将卒徒寡鲜,旗鼓繿缕,举动途(迂)回,状同陇种(貌龙锺)。朕本意发遣三五十(千)人,把塔(搭)马索,从头缚取。奈何十万餘骑,不敌五十(千),可得嗔他大语!看陵形势,言作长盈,□(足)得纵横。战由(犹)未息。追取左贤王下兵马数十万人,四面围之,一时搦取。汉将得脱,归报帝知,言我单于,一一不济。仍差有旨拨者,西南取红挠山入,东南取骆驼烽已来,先令应接。如有汉贼渡河来走,一任诸军随时扑扫,自餘家口,向北远行。”

  单于亲领万众兵马,到大夫人城,趁上李陵。韩延年报李陵曰:“大将军蹔柚(抽)兵马,取路而行。”李陵闻言,向南即走,行经三日,遂被单于趁来。虏既全强,汉使半败,不觉在后,约损五百餘人。李陵唤左右曰:“如何不战?”左右答曰:“将军□(兵)□□尽,如何更战?”李陵报曰:“体著三枪四枪者,车上载行;一枪两枪者,重重更战。”下营来了,顿食中间,陵欲攒军,方令击鼓。一时朾(打)其鼓不鸣。李陵自叹:“天丧我等!”叹之未了,从弟三车上,有三条黑气,向上冲天。李陵处分左右搜括,得两个女子,年登二八,亦在马前。处分左右斩之,各为两段,其鼓不打,自鸣吼唤。庚(庾)信诗云:“军中二女忆,塞外夫人城。”更无别文,正用此时(事)。胡还大走,汉亦争奔,斩决凶(匈)奴,三千餘骑。旋割其耳,马上驼行。叙录之时,拟冯(凭)为验。夜望西北,晓望东南,取路而行,故望得脱。忽至平川之所,川静草深,李陵报左右曰:“缘没不攒身入草,避难南皈(归)?”将士闻言,一时入草。

  其时李陵忽遇北风大吼,吹草南倒。单于道:“汉贼不朾(打)自死。”左右闻言:“大王,汉贼不朾(打),如何自死?”单于人从后放火,其烟蓬悖,炽焰蒸天。“大将军后底火来,如何勉(免)死?”李陵问:“火去此间近远?”左右报言:“火去此间一里。”“军中有火石否?”急手出火,烧卻前头草,后底火来,他自定。前头火著,后底火灭。看李陵共单于火中战处:

  陵军骸骸向前催,虏骑芬芬(纷纷)逐后来,

  阵云海内初交合,朔气燕南望不开。

  此时粮尽兵初饿,早已战他人力破,

  遂被单于放火烧,欲走知从若边过?

  川中定是羽狼毛,风里吹来夜以毛,

  红焰炎炎传□□盛,一回吹起一回高。

  白雪芬芬(纷纷)平紫塞,黑烟队队人愁冥,

  前头草尽不相连,后底火来他自定。

  “传闻汉将昔家陈,惯在长城多苦辛,

  十万军由(犹)不怕死,况当陵有五千□(人)!

  军中有事须成援,数将同行不同战,

  遥奔逐北我自知,灭迹扫除□□□。

  平生愿望小臣功,山塞方知火幕空,

  圣主径饶今日下,可得知陵□□中,

  其时将军遭洛薄(落魄),在后遗兵我遣收。

  卧毡若重从抌(抛)卻,蒙轻时任意□。

  逢水且须和面吃,逢冰莫使咽人喉,

  隔是虏庭须决命,相煞无过死即休。

  国中圣主何年见?堂上慈亲拜未由!

  今朝死在胡天雁,万里飞来向霸头。”

  单于报左右曰:“入他汉界,早行二千,收兵卻回,各自稳便。”语由(犹)未了,陵下有一官决果管敢校尉,缘捡挍疏唯,李陵嗔朾(打)五下,“更作熠没捡挍,斩煞令军!”管敢怕陵斩之,背军逃走,直至单于帐前。勃笼宛转,舞道(蹈)风声,口称死罪。单于问:“是甚没人?”“李陵官决果管敢。”单于言:“作甚没来?”管敢启陛下:“李陵兵马,箭尽弓折,粮用俱无,去此绝近,大王何不收取?”单于见管敢投来,大笑呵呵。唤言左右曰:“更行三二百里,李陵自伏作奴。”单于左右闻语,便趁李陵,李陵即张弩射之,突骑尸(施)蕃王左眼著箭。单于怕急,不敢登前,马上逡巡,报左右曰:“急守趁贼来。大家疲乏,虽行千里,约损万人。纵得汉兵,知将何用!不如早回卻。”左右对曰:“大王自将十万人来,覆五千,不盖其荣,返昭(招)挫褥(辱),拓回放后庭还来,小弱不诛,大必有患。陛下更战,汉必败降,不至午时,陵军走败。”单于闻语,即趁李陵。

  李陵箭尽弓折,粮用俱无,赤心求於寸刃。李陵处分左右,火急交人拆车,人执一根车辐棒,朾(打)著从头面奄沙。李陵共单于斗战第三阵处,若为陈说?

  狂胡北上振天崖,大汉南行路上(尚)赊,

  交兵欲□风头便,对敌生曾(憎)日影斜。

  后军事急虽然战,汉将悬知力不加,

  不那弓刀浑用尽,遂搦空身左右遮。

  临时用快无过棒,火急交人拆破车,

  人执一根车辐棒,著者从头面唵沙,

  登时草木遭霜箭,是日山川被血荼。

  夜望胡星飞似电,朝看煞气状如霞,

  今日为将黄髭虏,岁岁还同赤觜鸦。

  如何管敢行非里(理),遣我将军不见家,

  今朝塞外浑输失,更将何面见京华!

  战已了首,须臾黄昏,各自至营。夜深以后,陵自出来,唤左右曰:“吾今不死者,非壮士也!”左右启大将军曰:“自从束发,远劫单于,一入虏庭,二千餘里。誓拟平於沙漠,拟绝嚣尘,持此微功,用将明主。岂谓将军失利,将士徒然,负特壮心,乖为(违)本愿。当今日下,实是孤危。睹(鱼)游鼎中,燕巢幕下,鼎焚鱼烂,幕动巢倾,势既不全,理难存立。大将军本意,莫狂(枉)劳人,幸请方圆,拟求生路。”陵曰:“吾文(闻)高文皇帝亲御卅万众,北征意(塞) 上,用(困)於平城。其时猛将如云,谋臣若雨,一入单于之境,三军数万,大行一回。赖得陈平克(刻)木女谁(诳)他,幸而获勉(免)。况我今日五千步卒,敌十万之军,何得蚊蚋拒於长风,蝼蚁捊於大树!”“大将军,蛇无头不行,鸟无翼不飏,军无将不战,兵无粮不存。径饶将军有黄石三略,陈平六奇,滔神述之法鬼没方为丧人亡。兵无救援,皇天所丧,非有罪兵,愿大将军不如降卻。”陵曰:“吾三军节度,六卿旗鼓,天子受(授)吾命,将破虏归朝。奈何汉弱胡强,旗鼓零洛(落),节度恓惶,人虽命在,军见无粮,眼看食尽,道理须降。君须去,努力同归,莫相抛掷。可不闻道:‘千世时君,万世乡里,好即同荣,恶即同耻。’夜果勉卧,平旦早起,若至汉朝,好防胡蚁。吾今薄命,天道若此。傥若至朝庭,明申道理。起居我北堂慈母,再拜吾南面天子。道陵生作异域之人,死作失乡之鬼。永别亲故,长辞知己。”更欲云云,不能已已。具看李陵共兵士别处若为陈说?

  “丈夫出寒(塞)命能判(拌),大众胡狼事实难,

  君拟前(剪)凶(匈)奴贼,自坐千金明月鞍。

  丈夫失制输狂虏,负特黄(皇)天孤傅(负)土,

  非但无面见天王,黄泉地下羞见祖。

  嗟呼叹息乃长吟,只为欺胡若(苦)入深,

  上天使尔知何道,陛下应知陵赤心。”

  左右闻言皆落泪,将军今日何千次,

  岂容独领五千人,战敌凶(匈)奴十万骑。

  赤血滂沛若水流,胡兵遍地横尸死,

  纵令无面见天王,亦合留名在使(史)记。

  大丈夫儿金(今)何在,乳哺之恩须愧耳,

  将军后莫辄行非,相将皈国朝天子。”

  陵闻左右说尊堂,大哭号咷泪万行,

  “更若人为十只矢,参嗟(差)重得见家乡。

  左右今须鸟兽分,失路迷津望月奔,

  偿(傥)若南皈见天子,为报陵辜陛下恩。

  李陵言讫,长吁数声,报左右曰:“吾闻鸟之在空,由(犹)凭六翮,皮既不存,三(毛)覆(复)何依!须运不策之谋,非常之计,先降后出,斩虏朝天,帝侧(测)陵情,当不信。”於是获收珍宝,脱下翻(幡)旗,埋著地中,莫令贼见。左右李陵,各自信缘,若至天明,必当受缚。左右闻语,当即星分,恰至天明,胡兵即至。陵副使韩延年著箭洛(落)马身亡。李陵弓矢俱无,勒辔便走,搥凶(胸)望汉国,号咷大哭。赤目明心,誓指山何(河),不辜汉家明主。抛下弓刀,便投突厥。逡巡欲语恐畏嗔,单于高声呵责,李陵降服处,若为?

  李陵言讫遂降蕃,走至单于大帐前,

  先守昨来征战事,然当尽朕本情元(缘)。

  凯(铠)四(甲)弓兵浑用尽,情愿长居玉塞垣,

  偿(傥)若蕃王垂一顾,於是无心朝汉天。

  自从按节为君将,一战凡知几百年,

  所是交兵由汉帝,奉使何增(曾)敢自专。

  虏臣计有弥天罪,今将草命献三(王)前,

  直为无公(功)谢蕃主,幸愿宽恩舍此僣。”

  单于既见李陵降,且责缘何入塞邦,

  “每每将兵来讨击,时时领众践沙场。

  出队上(尚)由(犹)无万众,如何辄敢突边方,

  比日上(尚)能称汉将,缘何今日自来降!

  前头有将名苏武,早向胡庭自索强,

  直为高心欺我国,长交北海枚(牧)羝羊。

  卿今必若来净伏,勉强留卿镇虏强(疆),

  已后不烦为汉将,当即封为右效王。”

  单于曰:“寻思是你汉家你将,倒不解深谋一时之功,行万里之地。昔者汉家兴盛,与我突厥和亲,单于殊常之义,坐著我众蕃之上,我祖仍自不拜,启赞不名,侍从临阶,剑履上殿。由(犹)更赐其珂珮,白玉装弓勒鞅,束封仆从,浮乘□厩之龙骑,餐百官之珍膳。敕赐赤斗钱二万贯,紫磨黄金一万廷(铤)。更锦绣衣裳,绫罗布绢,合合杂杂,答(达)五百餘车。岁给极多,用之不足。汉家为言过分,墨(默)啜由(犹)自手(不)平。从孝文皇帝亡来,免得塞庭无事,汉家将作,你的的专知抄略边疆,今日捉降,若生是?”

  李陵对曰:“臣是小人,虚霑大造,行事不谨,为将不明,辄驱(驱)一队之夫,冲万乘之主。臣闻周秦已来,此方兴盛。外有阴山,东西千里,草木慈(滋)茂,禽兽成群。本是我大王、上祖大王所居之处,臣亦尽知。臣见砂幕(沙漠)拥截,如何绝□往来西隅於中外圣制於常道者也。今日之陛下,唯命具心,生死嘱在大王,去住宁由小子!鼎镬在近,斧越不遥,万一急难,请将驱使。然败军之将,不可御(语)勇,亡躯大丈夫,不可徒(图)存。煞活二徒(途),希申一决。”单于闻语,深美李陵,一见雄才,高山仰指(止)。封官立号,具著胡衣,与(卫)律同行,推挽左右。

  陵下散者,可有千人,有命得至汉朝者,总有四百人。汉帝闻之,喟然叹曰:“我李将军必是捉矣!”帝唤太史司马迁,并唤陵老母妻子。帝唤司马迁向前想(相)陵母妻子面上有死色无:“陵在蕃中有死色无?若无丧色,陵在蕃中。卿想(相)报朕。”司马迁想(相)了报汉帝:“李陵蕃中在。陵母妻子面上并无死色。”武帝闻之,忽然大怒。“何其小人,背我汉国,降他胡虏!李陵老母妻子付法。”

  司马迁见是三代军将,向帝殿前口奏:“陛下!臣闻陵祖李广,名闻海内,勇管(冠)三军,廿餘年,积量砂幕(沙漠)。若使边庭苦战,中国获安,兴功若此。臣闻陵又邂逅事急降胡,获计未成,不久应出。母既非罪,伏乞宽刑,在后不来,臣即甘心鼎镬。”武帝闻言,舍其母罪。

  得至明年,差公孙遨(敖)领兵五万骑,兵到龙勒水北,峻(浚)山南,与单于兵战,云索苏武、李陵。其时有往年败没将李叙(绪)教单于兵马法,打公孙遨(敖)兵马失利,左穿右穴。公孙遨(敖)怕急,问:“蕃中行兵将是阿谁?”是李叙(绪)不能自道:“蕃中行兵马,不是餘人,是我李陵。”公孙遨(敖)卻走至汉朝,“臣兵马不合失利,尽是李陵教单于兵马,打臣兵马,失利输兵。”武帝闻之,忽然大怒,遂掩(阉)司马迁,并陵老母妻子於马市头付法。血流满市,枉法陵母,日月无光,树枝摧折。诛陵老母妻子处若为陈说?

  我昔幽闺事君子,拟望千载同终始,

  何其没在虏庭中,孤养少卿在祭□(祀)。

  当年初婚新妇时,少卿深得君王意,

  宠贵荣华不可当,出入朝庭无禁止。

  结亲本拟防非祸,养子承望奉甘碎(脆),

  何其没在虏庭中,生死不知居那地。

  老母妻子一时诛,旷古已来无此事,

  皆是先叶薄因缘,新妇不须生怨□(悔)?”

  新妇被法启尊婆:“枉法严刑知奈何?

  君王受佞无披诉,生死今朝一任他。

  呜呼上天无可恋,妾共老母同灾变,

  君在单于应不知,与君地下同相见。”

  诛陵老母妻子了手,所司奏表於王。即(既)至明年,差富平郡王进朝往於蕃中,看李陵在无?其王进朝行至黄河南岸,作书附与李陵。李陵蕃中闻母被诛,未知虚实。霸得王进朝书,沙场悲哀大哭,乃将侍从出迎处若为?

  陵闻汉使入胡庭,乃将侍从出来迎,

  下马望乡拜皇帝,便即号咷发哭声。

  “陵家历大(历代)为军将,世世从军为国征,

  失利天兵儿(而)自别(刭),临死之时怨为情。

  五千步卒逢狂虏,此苦从来阿那经?

  身虽屈节凶(匈)奴下,中心不望(忘)汉家城。

  遥闻汉主诛陵母,痛切於身深是苦,

  足下辛(新)从帝邑来,诛灭陵亲实已否?”

  王进朝答道儿(而)言曰:“欲语寻思而气咽,

  赖得脩书司马千(迁),殿前启答披干(肝)说。

  武帝闻之而息怒,寻思细察将军苦,

  后使公孙遨(敖)入虏庭,输兵失利而回去。

  过失推向将军上,汉家兵法任教虏,

  总是公孙遨下佞言,然始煞卻将军母。

  陵闻老母被君诛,叫苦号咷而气咽,

  双泪交流若愉(欲)终,肝肠寸寸如刀切。

  使人泣泪相扶得,沙塞遣出肠中血,

  良久提撕始得苏,南望汉国悲号曰:

  “忆性(昔)初至峻稽北,虏骑芬芬(纷纷)渐相逼,

  抽刀避(劈)面血成津,此是报王恩将得,

  制不由己降胡虏,晓夜方圆拟皈国,

  今日黄(皇)天应得知,汉家天子辜陵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