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坡易傳/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過卦二十八 坎卦二十九
作者:蘇軾 北宋
離卦三十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易傳

  坎上

  坎下

   

  習“坎”。

  “坎”,險也。水之所行,而非水也。惟水為能習行於險,其不直曰“坎”,而曰“習坎”,取于水也。   

  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彖》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

  險,故流;流,故不盈。

  

  行險而不失其信。

  萬物皆有常形,惟水不然。因物以為形而已。世以有常形者為信,而以無常形者為不信。然而方者可斲以為圓,曲者可矯以為直,常形之不可恃以為信也如此。今夫水,雖無常形,而因物以為形者,可以前定也。是故工取平焉,君子取法焉。惟無常形,是以迕物而無傷①。惟莫之傷也,故行險而不失其信。由此觀之,天下之信,未有若水者也。

  【校注】

  ① 迕物而無傷:《蘇氏易傳》作“遇物而無傷”,誤。

  

  “維心,亨”;乃以剛中也。

  所遇有難易,然而未嘗不志于行者,是水之心也。物之窒我者有盡,而是心無已,則終必勝之。故水之所以至柔而能勝物者,維不以力爭而以心通也。不以力爭,故柔外;以心通,故“剛中”。

  

  行有尚,往有功也。

  “尚”,配也。方園曲直,所遇必有以配之。故無所往而不有功也。

  

  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

  朝廷之儀,上下之分,雖有強暴而莫敢犯,此“王公”之“險”也。

  

  險之時用大矣哉!

  

  《象》曰:水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

  事之待教而後能者,“教事”也。君子平居“常”其“德行”,故遇險而不變。“習”為“教事”,故遇險而能應。

  

  初六:習坎,入於坎窞,凶。

  《象》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

  六爻皆以險為心者也。夫苟以險為心,則大者不能容,小者不能忠;無適而非,寇也。惟相與同患,其勢有以相待,然後相得而不叛。是故居“坎”之世,其人可與同處患,而不可與同處安。九二、九五,二險之不相下者也;而六三、六四,其蔽也。夫有事於敵,則蔽者先受其害。故九二之於六三,九五之於六四,皆相與同患者也,是以相得而不叛,至於初、上,處內外之極,最遠於敵而不被其禍,以為足以自用而有餘,是以各挾其險以待其上。初不附二,上不附五,故皆有“失道”之“凶”焉。君子之習險,將以出險也。習險而入險,為寇而已。

  

  九二:坎有險,求小得。

  《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險”,九五也;“小”,六三也。九二以險臨五,五亦以險待之。欲以求五,焉可得哉?所可得者,六三而已。二所以能得三者,非謂其德足以懷之,徒以二者皆未出於險中,相待而後全故也。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於坎窞,勿用。

  《象》曰:“來之坎坎”,終無功也。

  “之”,往也;“枕”,所以休息也。來者“坎”也,往者亦“坎”也。均之二“坎”,來則得主①,往則得敵。遇險于外,而休息於內也。故曰“險且枕”。六三知其不足以自用,用必無功,故退入於“坎”以附九二,相與為固而已。

  【校注】

  ① 來則得主:《蘇氏易傳》作“來則得生”,誤。

  

  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無咎。

  《象》曰:“樽酒簋貳”,剛柔際也。

  “樽酒,簋貳,用缶”,薄禮也。“納約自牖”,簡陋之至也。夫同利者不交而歡,同患者不約而信。四非五無與為主,五非四無與為蔽。饋之以薄禮,行之以簡陋,而終不相咎者,四與五之際也。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無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祗”,猶言適足也。九五可謂大矣,有敵而不敢自大,故“不盈”也。“不盈”,所以納四也。盈者人去之,不盈者人輸之。故不盈,適所以使之“既平”也。

  

  上六:系用徽纆,寘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象》曰:上六失道,凶三歲也。

  夫有敵而深自屈以致人者,敵平則汰矣。故九五非有德之主也。無德以致人,則其所致者皆有求於我者也。上六維無求於五,故“徽纆”以“系”之,“叢棘”以固之。上六之所恃者險爾,險窮則亡,故“三歲不得,凶”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