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案/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林公案
◀上一回 第四回 愛賢才老師薦幕友 入險境俠女救書生 下一回▶


  且說林公因奏阻張保仔升任總兵事,深得上面器重。當時嘉慶帝微聞京都地方,時有少年皇親在外滋事,因知林公不避權要,鐵面無私,特派他為巡城御史,並且面諭林公:「輦轂之下,如有貴冑子弟酗酒滋事,盡管直奏。」林公自然奉命維謹,一班貴介子弟,都知道林公正直無私,是不賣情面的,卻也斂跡了不少。

  那一日正是清明佳節,林公閒著無事,和幾個同鄉京官出德勝門踏青,先到黃寺隨喜了一會;轉身出寺,一路步行,只見桃紅柳綠,看不盡的無邊春景。行經教場附近,只見一匹驊騮馬,四蹄騰空,從面前疾馳而過,馬背上坐著一個華服翩翩的少年。林公暗暗說道:「這少年真可惡極了!道上行人如此眾多,竟敢飛馬疾行,難道不怕闖禍麼?」正思量間,只見道上一個兒童已被馬蹄踩死,橫倒道旁,騎馬少年早巳加鞭遠去。

  一般閒人圍繞著踩死兒童,林公和同伴也擠入人叢中觀看,只見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淚流滿面,正在那裡向一老者嗚咽說道:「可憐我是個寡孀,丈夫於三年前去世,只遺此子,名叫才寶,今日清明,我帶他去祭掃墳墓,不料遇此騎馬喪神,把吾兒踩得腦漿迸裂而死。只可恨不知道這喪神的姓名住址,如有哪位認識,懇清明白見告!」老者答道:「咱本是此間保正,名叫趙老海。騎馬少年,卻是認得,但是死的是死了!你就知道了那人,又打算怎樣呢?」婦人揮淚說道:「我們母子二人,相依為命,孩子死了,我還指望些什麼?探明瞭凶首的姓名住址,除了同他拚命之外,還有什麼別法?」趙老海勸道:「我勸你不必如此了!難道死了一個不夠,還去找上一個麼?」有幾個閒人勸她到衙門去喊冤。一時七嘴八舌,弄得那婦人沒了主見,只是痛哭。

  林公在旁看了,明知此中大有文章,便向婦人詢問姓名住址。婦人自稱徐王氏,家居海甸,亡夫名徐幼才,生前做藥店伙計。林公又向趙老海詢問騎馬少年是誰?老海有些認得林公,連忙答道:「老爺!馬上少年叫敬敏,是穆彰阿大人的兄弟。」

  林公又向徐王氏說道:「你既不敢去告狀,我看你兒子死得可憐,定當替你伸冤。」徐王氏含淚叩謝。林公一面命趙老海報縣請驗,一面進城回寓,草疏詳敘敬敏為穆彰阿之兄弟,於鬧市馳馬,踩死徐才寶,並擬撫恤等情。次晨進呈,嘉慶帝親批如議辦理。又將原折擲給穆彰阿閱看,申飭他治家不嚴,罰俸三月,徐王氏從優撫恤。

  再說那穆彭阿本與林公有隙,現在又添一重新仇,遂把林公恨如刺骨,處處暗算林公。虧得林公的老師王鼎官居工部尚書,平時視林公為第一得意門生,又見他與權奸穆彰阿兩次作對,結下深仇,預料穆彰阿必然不肯干休,生怕林公遭了暗算,左思右想,只有把門生從速外放,方可避此危險。自己又與他有師生名分,未便保奏,便去與潘世恩商議,托他速保林公外放,避免穆彰阿的暗算。世恩平日也極器重林公,現在既受了王鼎重托,自然格外留心。事有湊巧,杭嘉湖道杜允綬丁憂開缺,浙撫奏請調補。世恩其時正為吏部尚書,專司百官升降補授,便即奏請為林公補授杭嘉湖道。疏稱:「林某有將相才,久居言路,不能展其抱負,宜外放以覘其才能,得當即可大用。」

  嘉慶帝覽疏批准。

  林公接到宮門抄之後,即日升辭赴任,並向老師與諸同寅處辭行。老師王鼎又設宴餞行,不邀陪客。師生倆酒至半酣後,王鼎屏退左右,向林公密語道:「賢契此次外放,卻是我的主張。只因你與穆奸結下深仇,只怕他密圖報復。常言道:『明槍容易躲,暗箭最難防。』你還是從速離京為妙。只是江河險惡,步步荊棘,路途之中,難免不生意外,你是個文弱書生,凡事不可不防。我如今薦一個人給你,作伴而行,路上可保平安。」林公連忙謝道:「師座處處照顧門生,恩同肉骨,門生惟有銘諸肺腑,終身不忘。」王鼎說道:「為國愛賢,本屬人臣之分,何足掛齒。」林公問道:「師座所薦之人,究竟是哪一位?

  現居何處?門生來朝就要動身,不知能否結伴同行?」王鼎含笑答道:「此人姓周名濟,現在敝寓,他卻並不因武功著名,大家只知他是文章妙手。此人你也見過。」林公想了一想道:「遮莫就是周保緒先生麼?看他恂恂儒雅,不想竟會拳勇。」

  王鼎答道:「正是此公。他自幼得少林高僧傳授絕技,深藏不露,故朋輩只知他文才出眾,不知兼精武功。他世居荊溪,為人任俠;因事往來齊魯,響馬攔路截劫,喪在他手裡的為數也不少,因此結下深仇,綠林中人恨他入骨,預請此中高手,圖乘機報復。乙丑早春,保緒來京應試,道出山東,有二人尾隨身後,保緒卻並未留意。晚間投宿客店,黃昏以後,滅燭就寢。

  隔不多時,忽聞呀的一響,房門敞開,保緒看時,只見兩盜全身紮靠,各執雪亮鋼刀,一人撲到牀前,舉刀向牀上猛砍。保緒手無寸鐵,正在急切之際,瞥見一女子從門外躥來,叱道:『強盜休得傷人!』說時揮動手中雙劍,向兩盜夾背砍下,兩盜忽聽得外面有人進來,急轉身揮刀迎戰。那女子舞動雙劍,力敵兩盜,劍光閃處,一盜的腦袋劈個正著,橫屍地上。另一盜自知不是對手,虛晃一刀奪門而遁。那女子手快,分心一劍,也被刺死。保緒驚惶之間,連忙下牀,向女子道謝!並請教姓名?女子答道:『婢子名叫紅娥,是本店主人之女;相公來此投宿時,就見那二盜尾隨,早做提防,潛伏暗中,等候動靜;他們竟下手加害客官,婢子忍不住,便一口氣將二人殺了,倒累客官受驚!』保緒連稱:『姑娘劍法精通,武藝出眾,才能力殲二盜,救了鄙人,此恩此德,沒齒不忘。』二人正在說話,店主也走了進來,瞧見地上橫著盜屍,向紅娥跺足道:『紅兒!

  你太膽大妄為了。這兩個,都是山東著名的響馬,如今被你殺了,他們同黨知道了,豈不要來尋仇報復?那時又如何處置呢?』紅娥聞言,也自悔魯莽。保緒插言道:『姑娘拚死救了鄙人,卻與響馬結下深仇,我又何忍見姑娘受盜暗算。為今之計,不如暫時與我同往京師,日後再作計較,或就在京師耽擱,或另謀生計。我身受大恩,決不忘報,只不知兩位意下如何?』紅娥低首無語。她母親金朱氏答道:『小女冒昧闖禍,弄得有家住不得,除了與相公同行之外,別無良法。只是既非家人,同行諸多不便。老婦在這裡想:小女二九年華,尚未字人,看相公尚未成婚,倒不如索性命小女侍奉箕帚。』保緒答道:『此事使不得,一則家中已有糟糠,二來令嫒有恩於我,正當香花供奉,豈敢生此妄想。』金朱氏笑道:『今番之事,也算大緣巧合,我們母女孤苦無靠,著紅兒得居偏房,終身有了著落,老婦也有了依傍;相公如此人才,不爭辱沒了她?還望成全此事!』保緒因愛紅娥武藝出眾,極表歡迎,便不再推辭,答應下來。

  母女二人,便入內收拾細軟,乘天光未明之時,一同上道。不日到京師,投旅館安歇。保緒入闈應試,竟中進士,因與鼎有舊,故耽擱在府中。」當下王鼎將周保緒的往事,向林公備述一番,林公甚為喜悅。

  王鼎即喚僕役人室,吩咐請周爺。僕役領命而去,不多片刻,保緒走來,大家行過了禮,各自就座。林公將保緒仔細打量,見他長得一表人才,身高七尺向外,淡黃臉膛,闊額角,濃眉毛,雙目突突有神,懸膽鼻,四方口,光下額,身穿藍綢子夾袍,藏青緞外褂;雖是儒雅打扮,眉宇間自有英氣流露,一望而知是個非常人物。當下寒喧了幾句,又飲了一會酒,王鼎就向保緒說明,薦至林公處襄辦文牘,兼資保護。

  要知保緒如何回答,且待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林公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